今天開始放的這篇文呢‥‥可以說是某位親估促成的,在她強烈(?)的要求下,決定放這位大神的作品。其實這篇也是我的口袋名單之一,原本想放的文還沒有拿到授權,所以現在只是提早放出來而已。

噬夜兒,大家都很熟悉的豆花文大神,我先前已經有放了她的《獄寵》和《不留》,這兩部作品都比較壓抑、沉重一點,這次決定放篇她比較輕鬆一點的作品。

這次要放的豆花文是《人生到處知何似》,這文名是詩人蘇軾 “和子由澠池懷舊”一詩中的前一句,整首詩是--

【人生到處知何似?恰似飛鴻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哪復計東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壞壁無由見舊題  往日崎嶇還記否? 路長人困蹇驢嘶】

初看文名可能會以為又是一篇很壓抑的豆花文,當初會看這篇完全是衝著夜大的盛名看的。點開之前就有心裡準備這可能會是篇虐文(沒辦法~~~我真的被那兩篇虐很慘),然後看了開頭我就有點放心了(我是下載來看的),這篇算是很輕鬆的文,雖然中間有點小虐、有點小彆扭,但總括整篇還是甜的。至於夜大為什麼會取這麼古風的文名‥‥看到最後你就知道了。

這文裡的允在從初中起就認識了,這允浩是老師眼中的模範生、父母眼中的好孩子、同學眼中的好學生,但他真實的一面只有在中一個人知道,允浩以欺負在中為樂,每次都把在中整的要死,氣得在中是腦沖血破口大罵、拳腳相向,但每次的結局就是加害者允浩的“無辜”獲得了無數的同情票,然後被害者在中則是被罰的更慘!任憑自己怎麼喊冤就是沒有人會相信。好不容易挨到初中畢業以為從此脫離苦海遠離允浩這個惡魔,沒想到高中報到的第一天,就讓在中有種身在冰窖的感覺,那惡魔歡快的擁著他跟同學介紹:這是我最好的朋友!然後俯身在他耳邊低語:金在中!你死定了。這水火不容的兩個人‥‥這精彩可期的高中生活啊。。。

=====================================================

 

 

哎?你問誰?鄭允浩?他?切!我實話告訴你吧!鄭允浩那王八蛋根本就是個人面獸心的衣冠禽獸!你別看他長得斯斯文文的,其實滿肚子壞水!最缺德的就是他!真的!哎你別走哇!你別不信我!真的!真的!

噢?你說金在中啊!不錯啊!他是個很好的人,頭腦聰明,講義氣,心眼也好,我們倆初中開始就是同學了,感情很好的!

那邊的金在中在被人用“我看你就是嫉妒”的眼神剜了一大眼,氣得在原地直跺腳,他多想當著全校所有師生的面兒把鄭允浩的心挖出來,讓大夥兒看看那心有多黑!

而這邊的鄭允浩則被人用“真是好人、對誰都這麼和氣”的贊許眼神笑望了半天,直到那人轉身走開了,他才一口唾沫吐到地上,「啊呸!就金在中那腦瓜子怕是笨到連五五是二十五還是二十六都算不明白呢!還有他那小心眼兒,連初二的時候我管他借過五毛錢的事兒都記得清清楚楚!哼!更別提什麼義氣了!怕是我要是出點兒什麼事,第一個放鞭炮慶祝的就是他!」

說到鄭允浩和金在中,全校沒人不認識。鄭允浩是校學生會主席,剛上高一就是一米八的個子,那小夥子長得,精神!學習又好,為人又謙和,對誰都是一副樂呵呵的模樣,是忙他就幫,從不嫌麻煩。別說學校那幫小姑娘個個對他哈喇子直流,就是那幫老師見著他都調侃「允浩啊,將來哪個女孩子要是嫁給你的話,一輩子的幸福可就不用愁啦!怎麼樣?考慮考慮做我女婿?」每次一到這種時候,允浩就一言不發溫和地笑笑,那模樣別提多乖巧多招人稀罕了!

 

 

 

第一篇

「哼!」辦公室另一邊傳來一聲輕哼,不過卻是足以引得人往靠著牆站的那個衣冠不整的男生看一眼,看完就是斥駡,「金在中!你有什麼好不服氣的!聽說你跟允浩從初中開始就是同學,你怎麼也不好好跟人家學學!你說你!一天到晚不學無術,還打架?!」

允浩看著那位鼻青臉腫的老同學,心裡暗爽的快翻了天。

這邊老師的怒駡還是不絕於耳,「你知不知道你一個人給全班拉了多少平均分!沒有一天不惹事!沒有一天能讓我省心!一天24個小時你要在我這兒站20個小時!這辦公室都快成你的了!」

允浩在老師的身後不斷竊笑,一邊竊笑一邊對著在中手舞足蹈,在中氣得快吐血了,但什麼話都不能說,只能用大眼睛死死蹬著那個表面一套背後一套的人。

老師可算是罵夠了,轉過頭對允浩說,「允浩,你帶他去醫務室清理一下傷口,要是被學校看到又要追問我的責任了!」

「好,老師,我知道了。」

「對了,清理完了你看著他在操場跑10圈,允浩,我知道你倆是老同學,你可不要徇私枉法哦!我會在窗戶上監督的!」

「老師‥‥」

「好了!不用幫他求情了!去吧!」

老師,我沒想求情,我是想說,10圈實在太少了,不足以讓他引以為戒,況且今天天氣這麼好,應該讓他跑個20圈才夠啊!

不過允浩嘴上當然不能這麼說,只是一副欲言又止又無可奈何的樣子,看向在中的眼神也多了一份心疼,還夾雜了恨鐵不成鋼的隱忍。

「在中啊,走吧!」痛心疾首啊!仿佛一會兒要遭罪的是自己的腿似的。

在中不再多廢話,反正今兒個是鐵定要受這罪了,便安靜地跟著允浩出去了。

 

看著允浩在前面一蹦一跳的背影,在中真想抬起一腳、送他一記淩空飛踹,讓他從樓梯上摔下去徹底腦殘,不過他還是忍了,只是一句不著痕跡的譏諷,「鄭允浩啊鄭允浩,你這演技真是越來越高超了啊!估計明年那奧斯卡金像獎就是你的了!」

允浩轉過頭“嘿嘿”一笑,「那還不是讓你給調教出來的!」

「不敢當不敢當!不過你這麼好的演技就我一個人欣賞實在是太可惜了,要不要我把你的豐功偉績到處宣揚一下啊!」

「你也沒少宣揚了啊!只不過是大家都不信你罷了‥‥」允浩一臉惋惜。

「你!」在中眼睛又瞪大了一圈。

允浩馬上笑得天真無邪,「走吧!老同學!我帶你去清理一下傷口!」

 

敲開醫務室的門,裡面卻沒有人,允浩四處看了看,從醫務箱裡取出雙氧水和紅藥水,又拿了幾根棉籤,「坐下!」

在中一臉鄙夷地坐在椅子上,「給我吧!」說完向允浩伸出手。哼!他才沒那麼好心會給我上藥!

「別動!」允浩揚手甩開在中的手,一本正經地用棉籤沾了點兒雙氧水。

呦!今兒是不是天上下錢了?

「嘶‥‥」在中還沒揣測完允浩的反常,就被雙氧水刺激地倒吸一口氣。

「疼啊?」允浩小心翼翼地問了一句。

在中從沒被允浩這麼溫柔對待過,呆呆地點了下頭。

「噢‥‥」允浩一副了然的樣子,隨即笑得邪惡奸猾,將棉籤重重戳在了在中臉上的傷處。

“啊‥‥”“哐‥‥”“啊‥‥”“哐噹‥‥”“稀裡嘩啦‥‥”“啊‥‥”

醫務室裡瞬間跟開了一台春節聯歡晚會一樣熱鬧,下面我們逐一來分析一下上述各種聲音。

“啊”——慘叫的在中。

“哐”——在中本能地一伸腿,一腳踹在允浩的小腿上。

“啊”——慘叫的允浩。

“哐噹”——允浩被強大的衝力一帶,凳子也跟著倒到了地上。

“稀裡嘩啦”——凳子鉤到了桌子腿,把桌子上的瓶瓶罐罐帶到了地上,碎了一大片。

“啊”——允浩想用手撐地,不幸按到了一地的小碎片。

在中頓時傻在原地,張大嘴巴看著允浩,然後慢慢的、慢慢的、慢慢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允浩氣得快要抓狂了,剛想握住拳頭對面前這個幸災樂禍的卑鄙小人送上一拳,無奈手剛一抬起,就感應到一陣刺痛,低頭看了眼自己的手,只見白皙的手掌中間橫七豎八地插著些細細碎碎的玻璃碎片。

在中抬起手擦著笑出來的眼淚,表情不是一般的解恨,就像多少年的冤情沉冤得雪了一樣,他一頓一頓地笑,「真是、哈哈、真是多行不義必、必自斃啊‥‥哈哈哈‥‥」

允浩一邊惡狠狠地死瞪著在中,一邊艱難地站起來,可忽然臉上恢復了以往對待別人的謙和面容,「老師,您怎麼來了?」

在中止住了笑,還沒回過神來,身後一個身影卻冷不防地竄了過來,把他撥弄到了旁邊,直直奔著允浩衝了過去。

「我看你們一直沒到操場上,所以想下來看看,允浩,這是怎麼回事?」

「呵呵,沒什麼的老師‥‥」允浩面露尷尬。

又開始裝上了!在中忿忿地沖允浩揮了揮拳。

允浩馬上像得到了什麼暗示一樣,開口道,「老師!你別怪在中!這次真的是我不小心!」

在中的下巴僵硬在了空氣中。

 

這件事最後的結果就是,由在中的老爸老媽帶著允浩去醫院包紮手,而在中自己則要在操場上跑20圈。

所以整整一個下午,在中一節課也沒上,光顧著在操場上繞圈了。

 

 

 

晚上拖著快要散架子的腿剛到家門口,就聽到裡面一陣歡聲笑語,在中心裡一陣不安,遲疑著打開了門——果然!那個罪魁禍首正舉著雞腿沖他甜甜地笑呢!

「在中!回來啦!」

在中想撞牆,看著他這副似乎是不計前嫌的尊榮,真想給他一嘴巴啊!

「在中!怎麼那麼瞪著人家允浩!你那是什麼態度!好像跟人家允浩有深仇大恨似的!人家允浩都沒怪你把他手弄壞了,你在那兒瞪什麼瞪?!」

在中翻了個白眼,沒有再看飯桌一眼,徑直進了自己的臥室,把門重重地摔上。

「阿、阿姨」,允浩放下雞腿,「在中不高興了,都怪我,要不是我,他也不用跑那20圈了‥‥」

允浩那股子委屈勁兒分外讓人心生憐愛,這允浩和在中從初中起就是同學,學習好,長得也好,對長輩更是禮貌得不得了,在中爹媽喜歡他喜歡得緊,總是隔三差五地叫允浩來家裡吃飯。今天在中把允浩弄傷著了,在中爹媽心裡過意不去,再加上挺久沒見到他心裡怪惦記的,於是去完醫院就直接把他帶回家來了。

「允浩,甭管那小兔崽子!不管他!咱吃咱的!」在中他老爸又給允浩夾了一筷子的菜。

允浩懂事地笑笑,低頭吃起飯來。

 

飯後,在中媽又端來一盤子水果,「來,允浩,吃個蘋果!」

「不了,阿姨,我進屋去看看在中吧!」

「這孩子,真好真懂事‥‥」

在中爹媽還在身後誇著允浩,允浩得意地笑笑,推開了在中房間的門。

「你不會敲個門啊!」在中躺在床上懶洋洋地嘟囔了一句,聽腳步聲就知道保準兒是那王八蛋進來了,不過今天實在是有夠累的,在中也懶得再跟他計較了,更何況,這麼多年了,在中就從來沒有“計較”贏過,百分之百會被允浩反敗為勝,到時候倒楣的還是自己。

允浩掩上門,然後對準在中的大床,直直倒了下去,「哎呀!真舒服!」

在中冷笑,每次允浩來他家都是這德性,在大人面前點頭哈腰跟個孫子似的,但只要進了這屋,門跟外面一隔開,立馬跟到了自己家一樣,怎麼舒服怎麼來。

在中懶得理他,閉目養神。

允浩見在中這麼沒鬥志,也有點兒自覺無趣起來。一直以來,欺負在中,氣在中,跟在中對罵甚至對打,構成了允浩人生的全部樂趣。只要一看到在中被自己氣得渾身發抖,允浩心裡就止不住的興奮。在中就像個隨時準備戰鬥的公雞,往往是自己稍稍一挑釁他就猛地衝過來,不過這頭笨公雞只是空有點兒蠻力,一點兒頭腦都沒有,所以往往他剛一過來,就被允浩咬掉一脖子的毛,然後馬上這公雞就蔫了。想到每每在中那張寫滿挫敗感的臉允浩就滿是得意。

 

不過今天這公雞怎麼這麼有氣無力,要是往常他被自己這麼倒打一耙地欺負著了,他一定會事後跟自己大吵一架或者拳打腳踢地泄洩恨的——雖然,每次的結果都是自己再挨頓揍‥‥

「喂!你怎麼不囂張啦?」允浩輕輕蹬了在中一腳,試圖喚醒他體內流動著的革命戰士的血液。

「嗯‥‥」在中哼哼了一聲,翻了個身,並隨手抓了個枕頭抱在胸前。

呃、睡著了‥‥

允浩看著跟自己面對面的在中,皺了下眉。

還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地看他,允浩把臉向前貼近一點兒,想看得更清楚些。

以前一直覺得在中長得很清秀,但從來沒有仔細看過,這麼細看起來——睫毛又密又長,雖然沒有像洋娃娃那樣向上翹,可看起來很恬靜。鼻子小小的,但是很挺,嘴也小小的,而且紅紅的,像粒小草莓。皮膚很白,也很光潔。

允浩正專心致志地盯著在中,忽見在中撅起嘴嘟囔了句什麼,嘟囔完伸出小舌頭舔了舔嘴巴。

允浩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在剛剛就一直想捏的臉蛋兒上使勁揉搓了兩下。

在中吃痛地睜開眼,允浩卻已經把手收回去,好整以暇地坐起來俯視他。

「喂!你怎麼長得那麼像女的?!」允浩拋出這麼一句。

在中一時沒反應過來,累得半死好不容易剛睡著就被人弄醒,而醒了以後還莫名其妙地被人說像女的,頓時新仇舊恨一併湧了上來,在中翻坐了起來,將臉迅速移到允浩的面前,響亮地高喊——「滾!」

餘音繞梁,三日不絕。

 

 

 

 

第 二 篇

 

在中實在記不起當初是怎麼跟鄭允浩結下了梁子,反正就是不知不覺地,兩個人就開始針鋒相對起來。鄭允浩總是暗地裡整他,可偏偏表面上還一副好得要命的樣子,總是粘著他,像個“非君不嫁”的大姑娘似的。無論在中跟旁人揭發多少允浩的惡行,可別人就是不信,並且拋給在中一臉“允浩對你那麼好,你居然在背後罵他”的鄙夷。

久而久之,在中放棄了,反正自己這副半吊子的模樣也沒人願意搭理他。既然別人不信,那就算了,跟鄭允浩撕破臉不就好了!於是在中不再在別人面前配合允浩,處處拆他的台,可允浩卻總是不以為意,反而總是在在中闖禍後幫他向老師求情,至於為什麼每次允浩一求情老師就罰得更重、在中實在不得而知。

鄭允浩的確有本事,他能讓全世界都覺得他是個大大的好人,他能在達到讓老師更嚴厲地處罰在中的目的後而讓老師安慰他說「允浩,你也別太難受了,老師知道你跟金在中關係好,但不這麼罰他他是不會長記性的!」他能讓自己的老爸老媽沒事閒的就念叨「允浩可有日子沒來咱家玩兒了,在中啊,這週末把允浩叫家裡來吃個飯!」

有本事!確實有本事!這表裡不一的手腕鄭允浩可以說的上是用的如魚得水了!

初中的時候在中常想——忍忍吧!再忍幾年,初中畢業了就好了!

那時候初中畢業的那天成了在中唯一的念想,每次只要一想到畢業就可以脫離苦海了,在中就不禁歡欣雀躍,對生活再次充滿希望。

反正以鄭允浩的成績他是鐵定會上一中的,一中是省重點,而以在中那一瓶不滿半瓶咣噹的水準肯定是考不上的。這樣分開了就不用再受鄭允浩那王八蛋的窩囊氣了!

 

中考成績下來的時候,允浩如願以償地考上了一中,在中也如願以償地沒考上。可誰知道在中的老媽竟然動員了她全部的人脈愣是把在中送進了一中。

當走到7班門口的時候,在中心裡還默念著「不要跟鄭允浩一個班不要跟鄭允浩一個班‥‥」

可剛一開門就聽見了那令他作嘔了三年的聲音,「同學們,我叫鄭允浩,以後我將擔任班長這個職務,希望能夠和同學們好好相處,同學們有難處的時候儘管告訴我,我一定盡力幫助‥‥」說到這兒發現了門外站著一個人,看清了那人臉後允浩有點兒愣了,但馬上套上了異常驚喜的笑容,「在中!」然後沖著在中飛奔過去把在中的臉埋在了自己的肩窩,陰陰地在在中的耳邊低聲說了句,「金在中,你死定了‥‥」

在中頓時覺得體內血氣倒流。

 

允浩抱夠了後放開在中,把在中拉拽到全班同學面前。在中比允浩小了整整一號,被他猛地這麼一拽竟全然無力反抗。

「同學們,我介紹一下,這是我初中的同班同學金在中,請同學們多多照顧!」

全班同學報以雷鳴般的掌聲,老師感動的熱淚盈眶。

多好的孩子啊!這麼關心同學!這麼照顧同學!

 

於是乎,在中的噩運沒有停止,反而更加積極熱情地向著愈演愈烈的方向發展了。在中還是一樣地被鄭允浩壓榨著,只不過是換了個地方,身邊換了一群觀眾,沒有本質的區別。沒過多久,在中就像當年在初中的時候一樣,在高中也混不下去了。還都是拜他的老同學所賜。

所有同學都不理解,鄭允浩為什麼要對金在中那麼好,金在中那人學習差人品差,根本一無是處,怎麼配做鄭允浩的朋友?

在中自己也不理解,這鄭允浩玩了自己那麼多年,怎麼就玩不膩呢?

不過!

在中是不會屈服的!只要鄭允浩不撒手,自己就絕對奉陪到底!

只是玩到最後,居然把自己搭進去了,這是在中沒有想到的。

呵呵,這是後話。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