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三 篇

鄭允浩喜歡9班的梁曉吟,不過只有金在中知道,還是有一次鄭允浩說漏了嘴。

梁曉吟是校花級人物,人長得那叫一個甜!跟熟透了的水蜜桃似的!

鄭允浩是在校迎新晚會上認識梁曉吟的,那時候梁曉吟跳了一段獨舞,就那小身段,外加一笑起來那兩個深深的酒窩,一下子把鄭允浩迷得七葷八素的。

是哪個特偉大的詩人說過一句什麼話來著,什麼「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愛你,而是愛到癡迷卻不能說我愛你‥‥」

鄭允浩就苦在這兒啊!

想想他是誰!校學生會主席!全年組的第一名!老師眼中省狀元的苗子!

他怎麼能早戀呢?!

唉!所以他只能將這份熾熱的初戀情懷深埋在心中,有時候實在是忍得辛苦了他就故意到9班門口晃,只為能輕輕瞥一眼坐在窗邊的那個美麗身影。

不過幾乎每次鄭允浩正伸著脖子往裡面看的時候,總會聽到身後尖銳的一聲譏諷,「呵!你說你這是純情呢?還是悶騷呢?」

然後一個身影從面前掠過。

金在中!可惡!

允浩立馬把自己的初戀小情人忘得一乾二淨,然後追上去大力挽著在中的脖子暗暗使勁,反正在別人看來不過是哥們兒之間的親昵舉動罷了,只有在中才知道他的壞心眼。

 

 

「允浩!」

允浩從題海中抬起頭,看到門外的人後眼睛瞪得溜圓,比平時亮了好幾倍,不著痕跡地拉扯幾下衣服,從容地走到班級門口,淡定地微笑,「曉吟,有事嗎?」

「那個‥‥」女孩子的臉上一片火燒雲,更像水蜜桃了,煞是好看。

「嘿!嘿!讓讓!別堵班級門口!」在中拿著球進來了,推了把允浩,低聲在他的耳邊說道,「我說哥們兒,那哈喇子擦擦,都快滴答到腳邊了啊!」然後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大搖大擺地進了屋。

允浩斜了他一眼,接著不自覺地在嘴邊摸了一把。

看到在中,梁曉吟的臉更紅了,見在中回了座位,梁曉吟笑了一笑,「允浩,沒事了,我走了!」然後飛快地跑開了,留著允浩獨自發愣。

 

 

當天晚上,在中收到了一封信,在中疑惑地打開信,越看眼睛瞪得越大,越看嘴巴張得越大,等到看到署名的時候在中的嘴都足夠塞進去一個燈泡了。

心神不寧,輾轉反側,在中有生以來第一次——失眠了‥‥

第二天晨讀的時候,在中把允浩叫到了樓梯口。

「幹什麼?」允浩不耐煩地皺眉。

「那、那個‥‥雖然我挺煩你的,但這回你攤上的這事兒我心裡也挺不好受的‥‥」

「說什麼呐你?我攤上什麼事兒了?」

「都說“朋友妻不可欺”,雖然咱倆算不上什麼朋友,但至少也同學快四年了,出了這事兒我覺得挺對不住你的‥‥」

「金在中!你到底有什麼事兒?你再這麼磨磨蹭蹭的我就回去了!」

「哎別!」在中拉住要往回走的允浩,「那我說了,你可別翻臉!」

「你有完沒完!」

「梁曉吟喜歡我。」在中迅速地開口。

允浩呆了一瞬,隨即哭笑不得,來回打量了在中好幾眼,拋下一句,「我回去了!」

「真的!」在中把信遞到了允浩的手上。

允浩把信展開——

【在中,我真的好喜歡你,你壞笑的樣子,踢球的樣子,嚼東西的樣子,我都好喜歡‥‥】

【我常常故意去你們班找鄭允浩,其實為的只是看你兩眼罷了‥‥】

【在中,我們可以在一起嗎?】

【在中‥‥】

一字一句,就像一塊塊板磚一樣砸到允浩的腦袋上,什麼感覺呢?羞恥?氣憤?不服氣?說不清楚。

金在中這一仗贏得漂亮,足以顛覆他曾經所有的失敗。

允浩無言,把信塞回了在中的手裡,用輕不可聞的聲音問,「你喜歡她嗎?」

在中頭一回看到鄭允浩這副喪家犬的樣子,開心不已,打算乘勝追擊氣氣他,「不學無術,打架鬥毆,反正我的罪狀已經夠多了,再加上一條“早戀”應該也沒什麼!」

允浩猛地抬頭,嘴唇都被咬白了。

在中掃了他一眼,接著說,「眾生平等!我要賜予每個人同等的追求幸福的權利!雖然梁曉吟的條件不怎麼樣,但我決定勉為其難地接受了!」說完轉過身背著手揚長而去。

在中想像著身後那張憋得發紫的臉就忍不住笑,說實話在中的心智尚小,對什麼情啊愛啊的完全不熱衷,有那閒功夫牽著小女生的手滿大街亂跑,還不如回家坐電腦前打兩個怪呢!不過看到鄭允浩那垂頭喪氣的模樣,就是想氣他!乾脆一鼓作氣氣死他算了!哼!真解恨呐!

 

那天之後,在中跟沒事兒人一樣每天吃喝拉撒睡全部照常,可鄭允浩卻似乎變了個人,當然對待別人還是如同春風一般溫暖,但對在中徹底變了。他不再明裡暗裡地欺負他,甚至都不在別人面前假裝跟他很好,不同他講話,不對他笑,迎面過來連看都懶得看他一眼。

面對鄭允浩難得的表裡如一,在中十分不適應。

不對啊!

他明明應該跳出來指著自己的鼻子罵,「金在中你少在那兒自以為是啦!你以為梁曉吟是真喜歡你啊?!有點兒自知之明吧你!」

或者是找個沒人的地方對自己一頓拳打腳踢,「我警告你不准跟梁曉吟在一塊兒啊!」

再卑劣點兒他應該跑到班主任那兒,「老師,金在中他早戀,嚴重破壞了班級的風氣!」

反正不管是哪種,都不該是忍氣吞聲啊‥‥

要是以前,在中還知道怎麼反抗他——雖然每回都會被反圍剿——但至少還能跟他對峙上幾百回合,可現在,在中卻覺得無從下手了。

看著教室另一邊那張正在認真聽課的臉,在中腦袋裡馬上雲集出了十萬個為什麼,百思不得其解。難道他真的被打擊著了?嗨!那梁曉吟有什麼好哇!看她還不如照鏡子養眼!真不知道鄭允浩那眼珠子是怎麼長的!

在中正歪頭沉思著,忽然允浩轉過頭對上了在中的眼睛,在中一個激靈坐正了身子,覺得有點兒尷尬,於是手舞足蹈地對著允浩做起了鬼臉。允浩沒什麼反應,淡然地又轉回了頭。

「金在中!」

在中頓住懸在半空中的手,慢慢將頭轉向了講臺的方向,心裡滑過一絲不祥之感。

「你在那兒張牙舞爪的幹什麼呢?!能不能尊重點兒老師?!不像話!給我到最後一排站著去!」

 

放學的時候梁曉吟來找在中,在中偷偷瞄了眼允浩,見允浩正神不守舍地收拾書包,表情“衰”的十分到位。

在中感覺到了一點點的負罪感。

「在中,晚上一起吃飯好嗎?我請你!」

在中幾乎是脫口而出,「為什麼要一起吃飯?」聲音冷淡至極。

梁曉吟有些不知所措,怕是從小到大還從未有人這麼冷冰冰地對她說過話呢吧‥‥

「就是、呃、那件事你還沒有答覆我‥‥」梁曉吟把頭埋得低低的。

那件事?答覆她?

「啊!」在中猛然想起,這兩天光顧著琢磨鄭允浩,居然把那封信的事兒完全忘乾淨了,讓人家女孩子白等了那麼多天,估計很多天都沒睡好了吧!在中仔細看了看梁曉吟,眼下掛著兩個明顯的黑眼圈,頓時內疚感上升,「對、對不起啊!這兩天太忙了,沒來得及跟你說,實在不好意思!這樣吧!我請你吃飯!走吧走吧!」在中急忙推著梁曉吟走了。

一直低著頭的允浩這時抬起頭來——約會?

嘴邊苦澀地笑了笑。

這次允浩是真的生氣了,生氣之餘,還有點兒失望。金在中一直就很胡鬧,這他早就知道,也有辦法來制住他,可這次,允浩卻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

梁曉吟那麼優秀,金在中就算現在不喜歡她,早晚有一天也會淪陷吧?今天兩個人不就這麼相親相愛地約會去了嗎?

想到金在中可能已經喜歡上了梁曉吟,允浩的臉色黯淡了下去。

今後,那種吵架吵輸了或者打架打輸了之後在他臉上呈現出了各種各樣的可愛表情,再不會專屬於自己了吧?他也不會再每天專注於怎麼報復自己、而是要將更多的心思花費給梁曉吟了吧?

想到這些,允浩泄了氣,在路燈下邊踢著石子邊百無聊賴地向前走。

只是在他思考那些問題的時候,卻沒有發現自己心情的惡劣竟然跟梁曉吟完全沒有關係,反而齊刷刷地指向了金在中‥‥

 

 

 

 

第 四 篇

到了家門口的時候,已經是2個小時以後了,能把20分鐘的路程延長到2個小時,允浩也很佩服自己。剛打算去按門鈴,忽然聽到背後有人叫他,「鄭允浩!」

允浩回頭,有些呆滯。

「你怎麼才回來?」在中走上前,後面還跟了個尾巴梁曉吟。

至於這麼出雙入對的嗎?示威啊?

允浩眼光極冷地看了他們倆一眼,「什麼事?」

在中察覺到了允浩的不滿,心裡暗笑——還真是個小心眼兒!接著無奈地大嘆了一口氣,一手拉起允浩的手,另一隻手拉起梁曉吟的手,把兩個人的手交疊在一起,轉過頭衝著允浩語重心長地說,「梁曉吟我就託付給你了,你可千萬不要辜負了人家啊!」再然後,轉個身瀟瀟灑灑地走了。

允浩和梁曉吟全都傻了——這、這算個什麼事?

「金在中你給我站住。」允浩從後面追了上來,「你什麼意思?」

在中眼神掠過允浩,瞟了眼愣在原地的梁曉吟,然後神秘兮兮地對著允浩說,「喂!梁曉吟我還給你,你別再一天到晚對我擺死臉了好不好?」

「什、什麼?」

「我知道你喜歡她,那我把她讓給你不就好了嘛!你放心,我對她真的沒什麼非分之想的,這點同學情分我還是講的!不就是個女生嘛,你喜歡你拿去不就好了!我這個人很大方的‥‥」

允浩急紅了眼,捏起拳頭想往那張喋喋不休的嘴上砸,而後,就真的砸了。

在中還沒念叨夠,冷不防被允浩一拳揮來,錯愕之餘也動了火氣,不過念及後面的梁曉吟,只得壓低聲音說,「鄭允浩!梁曉吟我都給你送回來了你還想怎麼樣?別給你臉不要臉啊!」

允浩一把推開在中,惡狠狠地指著他說,「金在中!你少在那兒狗拿耗子多管閒事!我喜歡誰不喜歡誰不用你操心!也不用你在那兒裝好人拉紅線!」吼完轉過身按響了門鈴,飛快了跑上了樓。

 

在中望著允浩跑開的方向有些不知所措,他這又是生的哪門子氣啊?梁曉吟我也拒絕了,人我也給他送回來了,他還有什麼好不滿的。摸摸微微發痛的嘴角,在中滿臉的不解。

「金在中,你、你太過分了‥‥」只見梁曉吟梨花帶雨地就走過來了。

在中更矇了——她這又是哪一齣?添什麼亂呐!

「你不喜歡我就直說,幹什麼把我推給別人?你太過分了!」梁曉吟滿眼淚痕地望著在中,表情相當幽怨。

「我‥‥」

「我恨死你了!」梁曉吟哭著喊出一句,接著轉身跑開了。

恨死我了?那些狗屁言情小說裡女主角不是經常跟忘恩負義或者不解風情的男主角說這麼一句嗎?我幹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就恨死我了啊?在中邊揉著腫脹的嘴角邊看著梁曉吟的背影,瞬間有種裡外不是人的感覺。

 

晚上允浩睡不著,索性翻坐起來抱著枕頭靠在了床頭,越想自己剛才的舉動越不理解。金在中這可是難得的一次向自己示弱討好了,甚至不辭辛苦地幫他拉紅線,可心裡怎麼就是高興不起來呢?還有種被人賣了的感覺。換成是別人這麼熱心地把他和梁曉吟撮合在一起,他肯定樂得都得忘了自己姓什麼,可這人要是是金在中的話,就有說不上的憤懣。

月色透著薄薄的窗紗滲進來,照著這個歪頭冥思苦想的大男生,半天,他喃喃了一句,「幹嘛這麼心急火燎地把我往外送啊?」

 

 

日子過得飛快,一學期好像也沒幹什麼就過去一半了。

男生十五、六歲的時候,正是最不知天高地厚的時候,也是最不懂感情的時候。

鄭允浩和金在中也是一樣,暗藏下那一天所有的困惑、平安無事地相處下來了。

初戀不懂愛情——的確如此。

鄭允浩的初戀在金在中的攪和下無疾而終、走得悄無聲息,甚至讓鄭允浩困惑那場初戀是否真的到來過。

那天後,鄭允浩當然沒有跟梁曉吟在一起,在中雖然不知為什麼,但也不敢再去找事。

也是從那天開始,梁曉吟再也沒有跟鄭允浩和金在中說過話了,平時照了面也不打招呼,陌生人一般走過。金在中不懂,的確,這個年齡段的女孩子是最難懂的,不過好在,他也不想去懂。

沒有人再去提那封信的事,也沒有人再去提那天晚上的事。

一切就像沒有發生過一樣。鄭允浩又慢慢恢復了對著金在中明裡笑暗裡刀的生活,金在中也慢慢恢復了隨時準備跟鄭允浩開戰的緊張狀態。

梁曉吟——只是鄭允浩和金在中兩個人成長過程中的犧牲品罷了。

 

 

轉眼到了五月份,學校傳統的春季運動會要開始了。

「喂!靜靜!靜下來!」允浩站在講臺上敲著桌子喊。

下面的同學們馬上噤了聲。

「下周就要開運動會了啊!學校讓每個班統計出來參加的名單!項目有男子和女子的100、200、400、800,4乘100米接力,還有跳高和三級跳,鉛球和一些趣味項目比賽!」

「什麼趣味項目啊?」

「這個學校還沒定下來,不過估計跟往屆是一樣的,就是兩人三腳什麼的吧!這個老師說讓女生參加!你們誰要參加什麼項目寫個紙條給我,下課交上來!」

課後,允浩把收到的紙條統計了一下,所有的項目都有人參加,看來自己這班長當得真是一呼百應深得人心啊!想到這兒,允浩不禁沾沾自喜起來。

咦?

允浩忽然發現登記表的最下面還有一個項目,竟然被自己落下了——男子5000米。

「咳咳!」允浩清著嗓子又走到了講臺上面,「剛才不小心落了一項,男子5000,誰報名?」

「5000?誰跑的下來啊!」

「瘋了吧5000米?!誰報誰是傻子!」

「就是‥‥」

下面亂哄哄成一片,允浩暗號不好,這要是沒人報名,還不得自己頂上去啊!

允浩不動聲色地環視了班級一周,最終把目光定格在了角落處那個正矇頭大睡的人身上,嘴角不自覺彎起一抹笑。

「咳咳!」允浩又清了清嗓子,「咱學校那操場一圈是多少米阿?」

「400吧!」有男生在底下回答。

「那5000米就是12圈半唄?」

「是啊!」

「我隱隱約約記得咱班有位勇士曾經在操場上跑了20圈是不是啊?」

同學們齊刷刷地回頭盯著那個渾然不自知的勇士,勇士還是沒有醒過來,但在睡夢中似乎是感受到了一絲寒氣,肩膀禁不住顫動了一下。

「這個為班爭光的榮譽真的很難得,相信我這位老同學是絕對不會拒絕的!」允浩笑瞇瞇地說道。

同學們回過頭來,紛紛鼓起掌來——鄭允浩真是不可多得的好班長,所有髒活累活難活全都攬到自家人身上,這種“捨己為人”的精神,太讓人感動了!

當然,受難的也只是他那個唯一倒楣的“自家人”——金在中。

 

在中醒後,沒有人告訴他發生了什麼事,就連允浩也沒有通知他。只是在接下來的幾天裡,同學們對他的態度明顯友善了很多,甚至看他的目光都透著那麼一點點的壯烈和敬佩,還時不時地拍拍他的肩膀,「加油啊!」「咱班就靠你了!」「我很看好你呦!」

在中不明所以,只當他們是集體犯病了。

 

 

到了運動會當天,真是鑼鼓喧天鞭炮齊鳴紅旗招展人山人海。

在中跟往常一樣穿著運動褲,捧著本小說窩在坐席的最後一排,正看到天昏地暗的時候,忽然聽到主席臺上傳來一陣聲音,「接下來的項目是男子5000米,參賽的同學馬上到跑道上集合!」

所有同學夥同班主任的目光全部聚集到在中身上,在中也感到了有些異樣,緩緩抬起頭來。

「在中啊!快來!」允浩一個跨步躥上去把在中拽了下來,接著拿起號碼布和別針不由分說地往在中身上安。

「等、等下‥‥」

在中沒弄明白是怎麼回事,想阻止允浩,但已經來不急了。

老師走過來,「金在中,希望你這次能夠為班級取得榮譽!老師沒少栽培你,這次你要把平時努力的結果展現給全校同學看!」

允浩對著坐席上猛拍了兩個手,同學們立刻響應,齊聲高喊,「金在中!向前衝!勇往直前勢如風!」

在中額上青筋暴跳,再一看鄭允浩那廝的奸笑,回想前兩天同學們對他說過的話,完全了然了。

這招先斬後奏用的真妙啊!現在自己是騎虎難下了!好!我算你狠!

在中咬牙切齒地用盡全力瞪了允浩一眼,大義凜然地奔向賽道了。

 

 

 

 

第 五 篇

話說平日裡在中那10圈20圈可不是鬧著玩兒的,講究的就是個實力!

你看!這已經是第7圈了,他還是那麼悠哉悠哉地向前跑,沒減速也沒提速,但足以把那幫體力不支的給落到後面了。

「允浩啊!你去跟著跑一會兒,給金在中遞遞水什麼的!」老師發話了。

允浩老大不樂意的,但老師開的口自己也沒法拒絕,於是立馬掛上了燦爛的笑容,「好!老師!我這就過去!其實我早想去了!」樂呵呵地拿過一條毛巾和一瓶水顛到了操場上。

不一會兒在中跑過來了,允浩急忙跟上。

「喂!你就不能跑快點兒!慢慢悠悠的跟老太太遛彎似的!平時努力的成果哪去啦?!老師罰你那麼多次白罰了啊?!」說著把毛巾搭到在中的脖子上,

在中往旁邊掃了一眼,從鼻子裡「哼」一聲,「你見誰被老師罰跑圈還帶衝刺的啊?」

「現在這也不是平時了啊!你就不能用點兒勁!」

「少在那兒站著說話不腰疼!你跑個8圈試試!又不是奧運會,我玩什麼命啊?!」

「我說你就不能有點兒集體榮譽感!我拜託你也為班級做點兒貢獻吧!」

嘿!這鄭允浩反倒倒打我一耙!

在中抬起手打算讓允浩血灑操場,誰知允浩自然地接過在中的手臂,還拉著他的手衝著坐席上揮了揮,坐席上馬上傳來一陣歡呼聲。

在中往坐席上一看,原來是到了自己班級的前面。等跑過了自己班,在中使勁甩開了允浩的手,「你說國家年年打假怎麼就沒把你打走呢?」

「嘿嘿!」允浩賊笑兩聲,「對了,你喝不喝水?」允浩把礦泉水瓶遞給在中。

「不喝,我怕嗆著!」

 

兩人一陣無言。在中的速度明顯慢了下來,臉色也漸漸紅潤了起來,下巴時不時滴下汗液。允浩放慢腳步,亦步亦趨地跟著。

良久後,「喂!還有幾圈啊?」

「1圈半,金在中,你臉怎麼這麼白?」半天沒有看他,這麼一看,允浩才發現,在中的臉色已經由剛才的紅色變得煞白。

「沒事。」在中皺了皺眉。

「到底怎麼了?你是不是不舒服?」允浩緊張了起來,拉著在中的胳膊想讓他停下來。

「哎呀我說沒事了!別拽著我!」在中甩開允浩。

允浩馬上又跟了上來,在中的臉更白了,汗也流下得更多。

「金在中!你要是難受就別跑了!又不是奧運會,你玩什麼命啊?!」允浩難得對在中這麼嚴肅。

「算了吧你!裝什麼高尚啊!我要是現在不跑了,還不是給你這個老同學丟臉,給班級抹黑!我還是有點兒集體榮譽感吧!」

「你!」允浩被噎的不知說什麼好,「這時候你就別賭氣了!」

在中還是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反而速度越來越快。

允浩見在中不想再跟他說話,琢磨著他現在可能很難受,也不敢再說話,默默地在旁邊跟著他跑。

賽道邊有人揮了揮旗子,剩半圈了。

在中往前面看了一眼,前面有兩個人。跑第一的那個是體育生,看起來還很有體力,超過他是不太可能了。第二個那個似乎是不行了,連衝刺的勁兒都沒有了,估計腿已經機械化了。

好!

在中卯足了勁兒,倏地衝了過去,允浩沒反應過來,等再一看的時候,在中已經超過了前面的人,跑在第二位了。

「糟了!」——允浩心一驚,生怕在中出什麼事,於是迅速跟了上去,但在中速度很快,沒等允浩追上他,他就已經衝破終點線了。

第二名‥‥

「啊啊啊!」坐席上傳來一陣歡呼。

 

過了終點線,在中並沒有停下來,而是靠著慣性又向前衝了十幾米,衝到操場中央的草坪上猛地倒在地上。

允浩見狀,馬上奔了過去。

「金在中!」允浩大喊著蹲下,結果見在中正閉著眼睛重重喘著氣,脊背隨之一起一伏。

「你嚇死我了!我以為你暈倒了呢!」允浩不禁脫口而出,不過說出口就後悔了,於是不自然地站起身,尷尬地四處看。半晌,允浩見在中沒動靜,就探尋似的看了他一眼,只見在中仍是閉著眼輕聲喘著,「喂!」允浩輕輕踢了在中一下,「你也歇夠長時間啦!別裝死啦!趕緊起來啦!」

在中好不容易回過神,向允浩伸出一隻手,允浩會意地把他拉了起來,兩人慢慢地走回班級。

走到半途中,允浩無意識地把手輕搭在了在中的肩上。

在中抬頭一看——哼!原來是到了班級同學的視線範圍內了!

不過胃疼得厲害,沒心情跟他計較了,於是不知可否地笑笑,沒有理會。

這一路上在中都沒有說話,讓允浩不由得擔心,低頭湊向在中的臉,「你怎麼了,是不是真的很難受?」

在中的火“騰”地竄了上來,一時間,胃內攪動、全身酸痛、頭昏腦脹,所有的病痛全部擠在了一起,加上莫名其妙地被騙來跑步,跑完了還要接受這樣一張虛偽的臉,本來已經想忍下來了,可他居然還得寸進尺,禁不住怒從中來,爆發了,「鄭允浩你有完沒完?你真的玩上癮了是不是?到了同學面前你就馬上換上這樣一副面孔,你知不知道你讓我覺得很噁心?!」

在中不再搭理愣在原地的允浩,徑直向前走去。

允浩傻站了半天,終於失笑——這次,我是真的‥‥

 

等允浩回到班級的坐席上時,在中已經面無表情地坐回自己的座位上去了,仍然是一臉慘白。允浩跟老師打了個招呼,也在自己的位置坐下了。

「黑子!有沒有吃的?」

在中的聲音——允浩坐直了身子豎起耳朵。

「有!給!」

半天沒有人再說話。

「哎!你慢點兒!急什麼啊!早上沒吃飯啊?」

「嗯。」從滿是食物的嘴裡發生一個渾渾的聲音。

沒吃飯?

「你明知道今天上午要跑步怎麼不吃早飯啊?」

允浩不禁臉紅,金在中一定會把他的罪行昭告天下的,他一定會說是因為鄭允浩沒有通知他有比賽。不過他那麼說了也好,起碼能減輕點兒負罪感。

「起床起晚了,沒來得及。」

允浩猛地回頭,難以置信地看著在中,在中見允浩看他,也沒什麼反應,淡淡地把目光轉移到操場的賽道上,一口一口啃著麵包。

完了!罪孽深重了!允浩頭一次覺得自己特不是東西,默默地轉回頭,像個霜打的茄子一樣蔫了。

 

 

第二天的運動會,在中告假,老師體諒他昨天的確累壞了,於是特別恩准。允浩見不到在中,整整一天都神不守舍、心不在焉的,做什麼都有氣無力。

好不容易挨到下午的運動會結束,允浩心裡琢磨著以什麼理由去在中家看看,恰巧老師把他叫過去了。

「允浩啊,你跟金在中是老同學了,跟他家應該也挺熟悉的,你去他家看看吧!」

允浩正愁沒理由,這下名正言順了,急忙點頭答應了老師,買了點兒水果奔向了在中家。

 

「允浩!你怎麼來啦!來來!快進來!」

「阿姨」,允浩禮貌地笑笑,「在中今天請假,老師讓我來看看,他怎麼樣了,沒什麼事吧?」

「噢!沒事兒!在臥室裡玩遊戲呢!」

「那我進去看看他。」允浩把水果遞給在中媽。

「好,去吧!」

 

允浩敲了兩聲門,然後推門進了屋。

在中沒有回頭,也沒等允浩開口,冷冷說道,「好了,人你也看到了,老師的任務你也完成了,可以走了吧?」

允浩一怔,隨即把門關上,看似隨便地問了一句,「你胃還疼不疼了?」

在中哼笑一聲,沒有說話,顯得很不耐煩。

允浩苦笑一下,沒了以往盛氣淩人的架勢,坐在床沿,呆呆地看著電腦螢幕上打來殺去的一人一怪。

又過了一會兒,允浩猶猶豫豫地開口,「對、對不起‥‥」

在中的背影一震,滑鼠也停頓了下來,螢幕上的人沒有防備,一下子被怪物擊倒在地。

「對不起,沒有事先通知你有比賽,害你沒吃早飯胃疼難受,對不起‥‥」

「哈哈哈哈哈哈‥‥」在中突然笑了起來。

「笑什麼?」允浩盯著已經是黑屏的電腦螢幕,上面映出在中的臉。

「鄭允浩,現在就我一個人,你不用演戲啦!給誰看呐!」

傳來一段歡快的音樂,新的一局開始了,在中重新挪動起滑鼠,螢幕上花花綠綠的,不再有在中的臉。

允浩看不見在中的表情,覺得心裡莫名的難受。自己就像是放羊的孩子,一次、兩次、三次四次之後,再得不到別人的信任,再無法表示自己認真的感情。

這是第一次,允浩有種作繭自縛的感受。

心裡變得空落落的,但既然已經這樣了,那就將錯就錯吧!

允浩站起身,輕呼出一口氣,拍拍褲子,「被你發現啦!看來我最近演技下降了啊!反正看到了你,也完成了任務,那我走啦!」

在中麻木地看著螢幕,聽到門打開又關上了的聲音,“唰”螢幕再次變黑了,上面映出了一張臉——若有所失的一張臉。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