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在中公寓裡。

好像沒什麼效果?鄭允浩擺弄了一會接收器說,金在中看半天也想露一手說給我試試?鄭允浩狐疑的看他一眼你學過無線電?金在中說家裡的答錄機都是我修的,還有電視他補充。

修了以後呢?

換了新的。

‥‥你一邊待著去,這是進口貨!好幾十萬一台的呢。弄壞了你賠啊?

調試了一下還是沒任何聲音傳來。

怪了。

被趕到一邊的金在中幸災樂禍的說還進口貨呢。

鄭允浩很認真的跟這部機器卯上了,專心致志的模樣很好看,所以金在中在一邊花癡的欣賞著。

 

你把竊聽器放哪裡了?信號都收不到。

冰箱啊。金在中很順口的說了。然後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

鄭允浩瞪著他說你把警隊申請了5次才申請到的價值幾十萬的優良設備和2塊錢一根的冰棍一起放在了冰箱裡嗎?

金在中看看天再看看地就是不敢看鄭允浩,說我‥‥我想藏在隱蔽的位置啊。

鄭允浩很鄙視的說,要隱蔽你不會放馬桶裡嗎。

金在中看他臉色不對馬上說我重新去弄,茲的溜了。

鄭允浩在背後喊道記得放茶桌下。就怕金在中真放進馬桶裡。

 

所以當胖子一開門發現有個侍應生拿著一包冰棍在包廂裡晃蕩的時候他忍不住說我沒有叫冰棍。

金在中愣住了,誰知道今晚胖子就來了呢。

呃‥‥金在中看著胖子以及胖子身邊一個高個,正尋思著怎麼下手:都怪剛才太猶豫了隨便放桌子上也好過現在進退不得。

高個說放這吧我正好想吃。你快點出去。

胖子其實是怕花錢,但見這高個開口了也馬上說好啊外面那麼熱,我也滿身汗呢。

金在中退了出去但不敢走遠,給鄭允浩打了個電話。

 

DUDU 電話接通了:

包子包子我是花花、我是花花!

‥‥‥

包子包子?喂?喂?

金在中!你再叫我包子試試看!

那是局長起的我們這次的代號嘛。你也可以叫我花花啊。

閉嘴!還不回來搞什麼。鄭允浩在心裡已經把局長全家都問候了一遍。

嘿嘿鄭隊你是不是想我了

(電話裡傳來一陣咣當的聲音,鄭允浩從椅子上摔下來了)

鄭隊?鄭隊?別掛啊,我真有緊急情況彙報。那個胖子來了這次還有我們高老闆也來了。

真的?金在中你聽著別輕舉妄動。我們的同志都埋伏在附近了。你聽我的指示再行動先監視他們的行動一旦有異常馬上報告。

 

金在中公寓這邊的鄭允浩已經接收到信號了還出奇的好(你見過把竊聽器放犯罪分子眼皮底下的嗎?)

從胖子和高老闆的對話裡刑警們得知他們雙方有交易活動。胖子從泰國弄貨高老闆分銷。而且最近就有一批貨就要到了。

大情況。鄭允浩很激動。

這邊監視中的金在中也相當激動:因為他看見那胖子真的打算吃冰棍了!

糟了!竊聽器!

金在中馬上按了下鈴鐺。然後衝了進去在胖子的手剛要碰觸袋子前把袋子抱起,吼到:大、大哥,別吃!

胖子和高老闆都看著他。

金在中說剛接到消費者協會發佈的通知這牌子的冰棍被查出大腸桿菌超標、綠黴素超標、黃麴黴素超標、膽固醇超標同時檢測出蘇丹紅1、2、3、4號,我們秉著為顧客負責的態度決定回收這批品質嚴重不合格的產品。

娘咧!胖子拍拍胸口說這哪個廠子賣的玩意兒太他媽缺德了,搞出人命啊。

高老闆說這從哪家進的貨啊要嚴肅的徹查到底!把責任人揪出來扣他倆月工資。

肯定收回扣了。胖子說。

金在中也在一邊附和說沒良心的奸商。

那‥‥那我把這包東西拿去銷毀。金在中小心翼翼的後退。

站住!胖子喝止。

什、什麼?金在中這時心中默念:生是警/鄭隊的人,死是警/鄭隊的死人,打死我也不說‥‥

胖子沉重的拍拍金在中的肩膀說小子。我‥‥不當大哥已經很多年了‥‥

‥‥哦

提著這包冰棍走出包廂。金在中覺得心臟都要跳出胸腔了。好險!

 

 

鄭隊!金在中鬼吼鬼叫的衝進房間。滿屋子的人都盯著他看。

金在中立刻識相的安靜下來。詭異的氣氛。

連局長都來了。老王他們都在。

金在中。局長表情很怪異,僵僵的好像中風後遺症,他顫抖的問在中要竊聽器,說上面的說了這次的設備咱國內才2台如果有個萬一叫我‥‥

金在中掏出一個濕嗒嗒的竊聽器遞給局長。

局長沒接轉頭對小實習說我的速效救心丸帶了沒,胸口疼‥‥

鄭允浩安慰他說沒事修修還能用。

金在中說我能修我來我來。便拿出一塊毛巾把竊聽器擦了乾乾淨淨還甩了兩下,說可以了。

鄭允浩沒說話轉頭看窗外的夜景。

局長按著胸口漲紅著臉說‥‥氧氣、氧氣瓶帶了沒‥‥

老王在一邊替局長搧扇子,同時說局長您休息一下,我們繼續討論。

小實習趕緊把局長架走了。

鄭允浩說我們要佈置一下,你先出去。

金在中瞪大眼睛說沒我的份嗎?我也要參加。

鄭允浩說你出去。

金在中一個跨步衝上前去死死的揪住鄭允浩的衣領說你忘恩負義過河拆橋用過就扔今晚你不給我個交代我就跟你拼個魚死網破!我金在中雖不是三貞九烈但在這種事情上向來是堅持原則的!我才找著點幹刑警的感覺你就要我收手?沒門我一定要參加到底!金在中紅了眼睛鄭允浩卻很平靜,他嘆了口氣說我是讓你去把風,沒人趕你走。

金在中立刻抽開手獻媚的替鄭允浩平整下領口很狗腿的說我的意思是我要跟那幫窮凶極惡的犯罪分子拼個魚死網破。那幫傢伙癡心妄想想要破壞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建設成果是必然遭到我們鄭隊的嚴厲打擊的。我們團結在以鄭隊為核心的正義之師周圍堅決擁護鄭隊的作戰方針。

鄭允浩說你給我消停會吧。

老王在一邊說小金不錯啊敢和隊長叫板了。

金在中搓著手嘿嘿的傻笑樂顛顛的跑出去。

鄭允浩撇他一眼說小白癡‥‥

老王笑了笑說鄭隊,有你受的了。

 

 

 

月黑風高夜,殺人放火時。

鄭允浩率領一班刑警埋伏在海邊。

按胖子的說法今晚就有貨過來。

鄭允浩打算人贓併獲。

金在中靠著鄭允浩說,鄭隊,組織考驗我的時候到了。今晚就看我的,跟他們拼了。

鄭允浩把金在中冒出來的頭一壓,金在中的腦袋就碰上了垃圾桶,咚的發出一聲響。

你電影看多了,白癡。

我那是壯膽嘛。我連酒都帶上了‥‥這地兒怎麼那麼臭。鄭隊你幹嘛挑垃圾筒邊啊。很髒也~~~~

想死就上那邊站去,那邊乾淨。看不把你打成馬蜂窩。

嗯‥‥我有句話想跟你說。允浩你聽了別激動哦。

把話留著慶功宴上說吧。

可是錯過了今晚我怕我以後都沒機會說了。我——

我知道!他鄭允浩不是膽怯的人不過這金在中在大敵當前還想告白也太具衝擊性了。

啊?什麼?

我也喜歡你‥‥ 好吧,鄭允浩承認這個小傢伙其實很可愛,雖然麻煩了點。

天啊!我、我、我!

把你的嘴巴合上。

哦。

金在中滿臉幸福卻要裝出嚴肅的表情實在是太難受了,心裡飄蕩著歡樂頌此時此刻真想跳出來大喊三聲:鄭允浩!我愛你!

啪,一個激動又撞上垃圾筒。

誰!誰在那裡!不遠處有人似乎注意到垃圾筒的異樣。

糟了。鄭允浩給對面的老王打了個暗號表示隨時可能行動。千萬別來人,萬一暴露了只有硬拼只可惜了泰國那邊的線索就斷了‥‥鄭允浩狠狠的撇一眼金在中:都是你多話!金在中把嘴一扁把脖子一揚雙頰鼓足氣沉丹田,然後學起隔壁的黃毛:嗷~嗷~嗷嗚~~~嗷嗚嗚!!!!!!!!!!

對面的老王嚇了一跳差點從樹上掉下來(老王辛苦你了,要你一把年紀的爬樹‥‥)

鄭允浩倒抽一口氣,這金在中嫌動靜不夠大是吧,還敢鬧!

這廂所有人都為即將暴露身份而捏把汗,而鄭允浩恨不得把金在中捆起來塞垃圾筒裡。

那邊的犯罪分子倒打消了過來察看的念頭,聽這聲響那“狗”估計發春呢,叫的怪槮人的。

別過去了,萬一是瘋狗呢!胖子說。

等船來我們就撤。這裡的狗叫的怪淒涼的。高老闆說。

眾嘍囉附和。

 

遠處漸漸閃現一盞燈。是船上有人打信號。

胖子也拿出手電打出了暗號。

雙方都全神貫注的看著越來越接近的船。金在中覺得心就快跳到嗓子眼了。

 

 

 

鄭允浩當年在警校就有神槍手的稱呼,這麼多年的刑警生涯更是鍛煉了他在危急關頭應激能力。但是眼前那麼複雜的情況是他不知道應該相信能力還是直覺。

我們的同志們已經勇敢的控制了局面:

金在中黑洞洞的槍口正指著主謀高老闆的腦袋瓜子。而他的槍口也很準的對著胖子。

完美啊。

如果高老闆的槍不指著鄭允浩,胖子的槍不對著金在中的後腦勺就更完美了。

四個人四把搶,互相制約著。

喂,姓高的。你居然敢用槍指著我們鄭隊。找死啊!金在中滿頭冷汗不過依然氣勢淩人正義凜然的叫囂著。

你放我們走,我就把搶放下。高老闆沖胖子示意,看準時機就行動。

老實點!鄭允浩呵斥!胖子立刻乖乖的不做聲響。好漢不吃眼前虧。

你敢動我就不怕他腦袋開個花?胖子嘿嘿的奸笑。前面就是金在中。

哈哈。也好。今晚我們乾脆同歸於盡。能拉兩個員警墊背也值當了。高老闆附和胖子。

哼!鄭允浩很沉著的說:看清楚形勢,姓高的你們已經被我們包圍了。

周圍是被老王他們制服的小嘍囉,雙手抱頭正蹲著呢。

媽的。逼急了我真敢開槍。胖子見大勢已去吼到。

喀嚓,槍上膛的聲響。鄭允浩打開了槍的保險。

喀嚓,高老闆的槍也準備好了。

喀嚓,胖子冷哼一聲。要死一起。

喀喀喀喀,金在中,也,嗯正擺弄著他的槍。

咦?允浩,我的槍怎麼回事?金在中覺得好像是武器卡殼了。啪啪的甩了兩下,再揮了揮。怎麼回事啊?沒子彈嗎?

鄭允浩心裡一緊。咬咬牙說:金在中出發前不是叫你檢查過了嗎!這會兒了你他媽的給我出亂!

金在中也急了顫抖著說:這個這個‥‥

胖子見此形勢扭頭對鄭允浩說哈哈三缺一,不,現在是2:1我們兩支槍你們才一支。你乖乖的把槍扔了,否則我真開槍了。因為鄭允浩的槍還指著自己,那感覺真不好受。

鄭允浩把槍放下,胖子立刻把槍踢到老遠。

高老闆說快點給我們讓開我們要上船!

鄭允浩看了眼囂張的犯罪分子說你們是逃不掉的。

是嗎?高老闆看看周圍不敢上來的員警們說你們頭正在我手上呢。不想他死的就把船開過來!

老王看著鄭允浩,低聲對其他人說:按他們的話做。先救人。

胖子見還有逃生的希望,就對高老闆說這兩人怎麼辦。

高老闆說我們需要人質。然後望了眼金在中意思是抓這個菜鳥當擋箭牌吧。 鄭允浩說放了他我當你們人質。

嘿嘿。你當我傻的嗎?胖子說,我會那麼笨上你的當!

鄭允浩說我是他們的隊長,他只是一個小刑警。你說呢?

高老闆思索了一下決定換鄭允浩,得拿含金量大的不是。萬一真能脫險到泰國就再把他殺了。

不!金在中雙手一張呈螳臂擋車狀說,休想帶走我的允浩!

胖子不耐煩的說你腦子撞殘了啊沒看見這是綁架嗎?脅持人質!你懂不?別擋著哪邊涼快哪邊待去啊,哥哥們不陪你玩了。

金在中依舊不動說要抓抓我。他渾身直抖不知道是氣的還是怕的。

胖子估計是覺得金在中傻的挺可愛,倒是好笑的說你以為你還能討價還價啊你們隊長那是救你命呢。

鄭允浩也緊張的手心冒汗,他沖金在中大吼:給我閃開!這是命令!他看金在中在頻臨爆發的邊緣了,一旦情緒上來真跟這些亡命徒拼了也不一定。

胖子死死的按住奮力掙扎的鄭允浩,為了不讓他脫離自己的掌握順手就是一下,槍把打在鄭允浩的頭上滿是血。

高老闆見其他員警正在圍上來便悄悄說別跟他廢話,我們走!轉身準備登船了。胖子架著鄭允浩節節後退。

我跟你拼了!乓的一聲槍響。

高老闆痛苦且扭曲的捂著胸口,不敢置信的回頭一看。

金在中的槍口正往外冒煙。

你‥‥耍‥‥我‥‥

乓!高老闆轟然倒下。

輪到胖子和鄭允浩愣了。不是沒子彈嗎?

要說這胖子吧,其實他的心理素質也不怎的,見到高老闆死不瞑目的樣子人也慌了。鄭允浩雖不知道金在中的槍是怎麼回事,但職業的靈敏性讓他瞅准了這個時機,一肘子打中了胖子的臉。

胖子哎喲一聲忙伸隻手捂住受傷的臉。鄭允浩立刻反手奪過胖子的槍,剛要開口說舉起手來。就聽見金在中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衝上來揪住胖子就是一頓死掐,連咬帶揣嘴裡也沒閒著,說什麼敢抓我們隊長我咬死你咬死你敢打允浩我踹死你踹死你。

鄭允浩本想拉開騎在胖子身上的金在中但是見到他那張牙舞爪的樣子覺得還是自己先止血實在。

 

過了一會鄭允浩見那胖子被揍的連他家祖宗都認不出了才讓一邊看戲的老王把廝打中的兩人分開,其實應該是把瘋狂的金在中和只剩出氣兒的胖子隔離開來。老王在蹲在他們旁邊瞅准空隙把他們二人拉開救出了胖子,哪知那金在中此時已經是殺紅了眼,有敢拉住他的通通是一口子下去。

哎喲喂呀現場一片慘叫。老王小陳小劉老許都給咬了救護車一來直接給拉到市防疫處打疫苗去了。原本躺的筆挺挺的胖子見沒人搭理自個兒也爬上了救護車,說我要驗傷‥‥

DIDU DIDU 救護車走遠了。

鄭允浩按住大喘著氣的金在中說,我沒事。

金在中漸漸平靜不復剛才彪悍,立馬化作小鳥依人狀服在鄭允浩的胸口說,浩浩,剛才好險呢,人家好怕哦~~~~~

鄭允浩嘴角一抽抽的半天吐不出一句話。

 

 

 

 

某年某月某日。

報紙以雙版面的篇幅發表了系列報導,題目是《警界雙雄展威,犯罪分子喪膽》。下面是金在中接受領導們慰問的超大號照片:病房裡鮮花圍繞(金在中因為暈血還是給抬進去了)領導們按級別一字排開周圍遍佈醫生護士護工以及我們的英雄金在中(都被擠進角落旮旯裡了還虧了好心的記者畫了個箭頭指出:該人為金在中。)——當時隊長也躺在隔床,不過鄭允浩死活不願意抛頭露面說功勞屬於大家,瞧瞧人家這覺悟在功勞面前不爭不搶。朴有天認為是記者的攝像頭無法包容鄭允浩那顆包裹的像印度阿三的頭。

金在中十分可惜一直怨嘆沒能與隊長合影一張留念。朴有天說得了,又不是拍結婚照有的是機會。

出名不是好事。鄭允浩提醒金在中,你以後還想不想開展工作了,萬一你的臉被人認出來怎麼辦。

嗯?

鄭允浩說,我給局長申請了他同意你繼續待刑偵隊了。

金在中哦也哦也的歡呼半天,抱著鄭允浩一陣猛親。

朴有天不屑的說噁心死人了。換來金在中一記白眼。於是他趕緊說噁心並甜蜜著,擁抱和親吻是愛的體現啊其實我是羡慕來著。

金在中說晚上請你吃海鮮宴。

朴有天說看看這令人豔羨的嬌妻啊上的廳堂下的廚房,羡慕也羡慕不來的。

金在中嬌羞的掩嘴一笑。

鄭允浩說你少噁心人了忽悠金俊秀去吧,這裡沒你的事了出門右轉不送記得帶上門。

 

朴有天走了醫生就又進來了。

嗯哼。

幹嘛。

打針啊。

又打?

破傷風可大可小的。萬一感染了就英年早逝了。

我已經打過了啊。怎麼還打?

打過了?打幾針了?

3針了,從前天開始‥‥

3針算完啦?一共要打8針的你這才開了個頭還叫嚷啥。

‥‥我其實只是破了一小口子流了一點血。

你廢什麼話呢你是醫生還是我是醫生啊你這是質疑我的專業素質嗎?我說打幾針就打幾針我說什麼時候打就什麼時候打。少廢話了脫褲子!

醫生。金在中插話,能不能等他喝完雞湯再打?

哦?雞湯啊‥‥真香。加了人參了。

是啊您鼻子真靈,醫生你喝點?

呀‥‥那多不好意思。不過病人身體虛弱不能大補更不能盲目的補。這雞湯是好但別多喝。這碗喝了就算了,剩下我沒收了等會上我那收碗去。很多家屬對這點不重視有好東西就給病人吃其實是不科學的。以後給病人的東西要先讓我檢查下否則適得其反就糟了。一會我再過來,對了鄭允浩你喝完了就把褲子脫了床上等我。(這話聽著怎麼那麼彆扭)

鄭允浩急忙拉住捧走雞湯的醫生說,我什麼時候出院?

醫生說隨時,但要打針。

鄭允浩說出院以後回來打針。

醫生看看雞湯又看看鄭允浩,再摸摸雞湯,說:你可能不知道破傷風為臨床急危重病,病情兇險,病死率高。感染破傷風桿菌後到出現症狀時間,各人不一、一般1、2周至50天不等。所以我從專業的角度建議你再觀察一陣子。

鄭允浩臉有點青了。金在中說要不讓我們隊長先回去以後我來拿藥順.便.做幾樣小菜‥‥

行!醫生滿意的說。

但‥‥你不是說兇險‥‥鄭允浩遲疑了下。

放心。堅持打針就行了。醫生斬釘截鐵的說。對了這是我名片,記得找我打針。

鄭允浩接過來一看,沈昌珉。

 

 

 

等鄭允浩和金在中光榮歸隊的時候,老王領著全隊的人在大門口列隊歡迎。

局裡早就張燈結綵的跟過年似的,見報啊,多光榮的事。

據說局長這幾天光是開報告會都不下十場了,每天都是紅光滿面的。今天一早就去省裡參加關於“建設怎樣的和諧社會以及如何建設好和諧社會”的報告會並發表了《新時期的人民警察的使命:狂飆突進建設和諧社會》的感想。

回來的時候還帶來了上級的獎勵:紅旗和獎金

為了更好的貫徹上級領導的指示領會會議的宗旨精神,局長馬不停蹄的召集有功之臣們開了一場關於“舉辦怎樣的慶功宴以及如何舉辦好慶功宴”的小會。

大會上眾人發言踴躍,最後決定拿出這筆獎金支持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上農家樂度假村包個場子,吃喝玩樂一應俱全。

 

 

宴會上局長高歌了一曲人民警察之歌。

鄭允浩一幫人都鼓掌叫好。雖然局長唱到最後走了調唱錯詞。誰叫局長說飯後還要發獎金呢。

然後局長在安可聲中退場讓金在中上臺。

金在中興致也很高於是唱了一曲“員警先生幹嘛拖我車‥‥阿我就停五分鐘而已‥‥我請你們喝茶嘛不要拖啊”

局長聽完臉黑了一半,說獎金扣半。

鄭允浩把金在中拉下說你喝酒吧歌就別唱了

金在中委委屈屈的灌了一口酒。

席間局長說我宣佈一個消息——我要買車了!

嘩!大家連忙道喜。買車了就不用開公車了,最近市里正整治公車私用的問題。

金在中眼睛一亮問,是QQ嗎?

局長臉全黑了說你的獎金沒了。

金在中更委屈了把剩下的酒全灌下了肚子。

 

等散的時候金在中已經分不清東西南北。鄭允浩只好架著他回房。

浩浩~~~~金在中倒在床上直哼哼

幹嘛!鄭允浩幫他拖衣服、鞋子。

你愛我嗎?金在中拉著鄭允浩撒嬌

上次不都說好了嗎‥‥

上次?上次是哪個上次?上次和這次不是一回事。上次是上次這次是這次。上次你說過這次你沒說。金在中開始胡攪蠻纏。你說你愛我不。你說嘛‥‥

好啦!明天再說!乖,睡覺。鄭允浩把很不安分的金在中塞進被窩包成粽子狀。由於沒開燈,金在中沒機會欣賞臉紅的鄭允浩。他嘟嘟嚷嚷的哼了一會就漸漸的睡去了。

鄭允浩坐在床邊仔細端詳著他的睡顏,慢慢伏下身子吻上了在中的額頭、臉頰、嘴唇。

我愛你。小傻瓜。

你偷親我。金在中突然睜開眼睛,笑瞇瞇的看著錯愕的鄭允浩。難怪朴有天會說你悶騷,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嘛我就不會這樣。你辦案多英勇怎麼處理感情那麼婆婆媽媽的,砍你一刀也不見你皺下眉頭嘛,說句我愛你就那麼困難嗎。你看我多有勇氣啊。我不怕承認哦‥‥

然後金在中絮絮叨叨的話語在鄭允浩的吻中結束。

在然後就是兒童不宜的畫面。

馬賽克處理。

 

===============全文完================

 

這歡樂無比的文結束啦~~~~~其實這文還有第二部,同樣也3萬多字,親估們可以自行找來看!(好你個不負責任的BO主!!!!!)

明天是MAMA的頒奬典禮,為了專心看頒奬所以明天停一天。(有你這樣的嗎?!!)

東方神起!懷挺!!!!!!!!!!!*\( ̄▽ ̄)/*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