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前一篇文太虐了,所以接下來要放一篇輕鬆一點的文!

《顛覆》這部作品是篇聯文,由"單se的花"和"狗狗"兩位鼎鼎大名的寫手共同完成,這文初發於2008年9月,距今也有五年的時間了,單大的作品我前面也貼了一篇《當腐男遇上高帥富》,那篇抽文相信看過的文無不捧腹大笑,狗狗這位寫手~我想愛好豆花文的親估一定也不陌生,她的《致命誘惑》、《絕色纏綿》應該算是豆花文的必讀之作。

其實在今天放文之前,我都一直以為這部作品是單大一個人的作品,因為要查資料才發現原來是部聯文,好加在我有查,要不然就糗大了!

這部作品我是大約在兩年前讀的,剛看文名以為會是商戰或黑道文之類的,但看了第一章之後才發現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在看《顛覆》的時候我常常被裡面的文句笑得出聲,心想原來單大是這麼搞笑的人吶(那時以為是只有單大寫的),前兩天再重看一遍時還是會被戳中笑點!

大綱:因為老闆的逼迫,也為了和自己的偶像鄭允浩看齊,金在中發誓一定要拿到"全能作者"大賽的最高殊榮,但為什麼偏偏是耽美文呢?他一個無比正直、血氣方剛、青春年茂、性取向正常的男人,那耽美文到底要怎麼寫啊?!!!迫於無奈金在中只好上網求教。然一個自稱為"神"的陌生男子說可以幫他,還使了手段和金在中住到了一塊,那位叫"神"的男人打著教他寫耽美文的旗號,光明正大的吃豆腐、說著曖昧不清的話語,這叫直男金在中一直處在神經緊繃的狀態中,他再三警告某男不要得寸進尺,否則就對他不客氣。但事情的發展就這麼地神展開了,在某個和平常一樣的夜裡....當小在中在"神"的手裡獲得滿足的釋放時,金在中忍不住在心裡吶喊:我--完--了!!!呀咩爹~~~~~

 

 

===========================================

單se的花微博:http://weibo.com/213363?from=profile&wvr=5&loc=infdomain

單se語花貼吧:http://tieba.baidu.com/f?kw=%B5%A5se%D3%EF%BB%A8

 

 

 

【第一章】

 

「我說金編輯啊,你必須完成一個耽美作品才能參加這次的百萬大獎活動!哎呀呀……我知道你是一個血氣方剛的正常男人!可是年輕人啊,人生的經歷有一點瑕疵也是可貴地!你那個姓鄭的偶像作家也說過,『這世上沒有不帶毛的豬肉』嘛!」

是世上沒有不帶刺的玫瑰吧……金在中假裝撓了撓頭,擋住腦後的黑線。

這隻吐沫橫飛、口齒不清、喋喋不休的豬就是他們鼎鼎有名的《豐功偉記》雜誌社大老闆——朱有才。

不過人家也的確有才,教唆自己的職工去寫些什麼……耽美文。

什麼該死的活動叫自己這樣一個正直青春茂年的正常男人寫這種東西?

這是今天第N次咒駡世界上為什麼會有同性戀這種活物了。

 

 

 

 

 

金在中將剛剛打出的幾行字再次不留情的全部刪除,很是挫敗的嘆了口氣,看看牆上的鐘,已經半夜2點了。

站起身子疏通了下久坐的筋骨,踱步來到客廳給自己倒了杯水。金在中回到了屋內,目光掃過電腦,不經意的落到了桌旁的幾疊書上,發起了呆。

如果換做是他,他會怎麼寫……

 

不行,這點東西都寫不好,怎麼追上我的偶像。

回過神咬咬唇,金在中再次坐到電腦前,滑鼠點擊網頁,手指猶豫了一秒,終於打出了幾個字來。

不一會,安靜的房間內便出現了不小的響動。

「哇靠!」

他瞪大眼睛,身體差點從椅子上跌落下去。這網頁上的圖片,不管怎麼看,都是兩個脫得光光的男人。其中一個人還把他的那個放進了另一個人的……嘴?

「噗——燙!燙!燙……」連忙拿紙擦著螢幕和遭殃的手。

一股噁心勁湧滿胃部,他騰出手來捂著自己的嘴巴乾嘔,迅速將網頁移到了下面。

——然後他的血壓再次以光速飆升……

 

這莫非就是傳說中的3P?

 

「靠,有沒有搞錯?!」啪的關掉網頁,在中皺眉努力按下那股噁心勁兒。

開什麼網頁不好,我偏偏開到耽美圖片區來,這厚顏無恥的手!

 

 

啪啪給自己的手狠狠抽了兩下,他調整好坐姿,重新回到網站上。遊來晃去,硬是不敢再開什麼東西出來了。

這麼做不是辦法……想了想,他來到了論壇的自由討論區,發下了帖子。

 

【題目:求助!誰能把我變彎?】

某某雜誌社帥編被逼迫撰寫耽美文一篇,本帥為此撓地三尺,抓牆八丈,跪求仙人指教耽美文一二!

ps:本人資質有限,對於耽美屬於零基礎人群。

再ps:動機不純者送無影掌一枚(左右邊可選)

 

發完帖,其實他根本沒抱什麼希望。這麼晚了,誰還會管這種無聊事?

可當他再次倒水歸來的時候,習慣性的刷新網頁,下面竟有人回覆自己。

【我有辦法,你要不要試試。】

在中看了眼ID,【神】?

【什麼辦法?】

該不是叫我以身相許吧?

那人很快做出了回應。

【這個周日晚上7點,在你那家雜誌社旁的星巴克見。】

 

「哇靠!這麼好?沒理由的吧……」

 

【這位兄台怎麼稱呼?】

【神——莫顏之神。】

 

哦,不要臉的神……

這傢伙到底靠不靠得住?……

 

【星巴克那麼奢,咱只是個窮得叮噹響的三線編輯。】

【我請。】

【為什麼這麼幫我?】一打出來就立即刪了,免得對方覺得自己太矯情。在中靠在椅上,這回還真有點兒心裡打鼓……難不成是個拐賣販?

 

唔……

突然又想起了那只差一篇文就可晉級爭奪的百萬大獎,留在他臉上的遲疑終於變成了獸性的爆發——去見那個“不要臉的神”!

 

 

 

 

 

 

 

 

 

【第二章】

 

7點零5分,比約好的時間晚了5分鐘。周日夜晚的星巴克廳內坐了5成人,溫和的燈光使金在中原本有些小激動的情緒得到空前的平復。

目光看似隨意掃視,某個並不起眼的地方有人衝他招了招手,快步走了過去,對方溫柔一笑,仿佛他們已是多麼貼心的好友一般問道:

「渴不渴?先點杯咖啡吧。」

「當然,兄弟你買帳哪能不給面子!」世上還沒有算得這麼清楚的親密好友吧……

又是包容一笑,對方穿著HUGO BOSS的淺咖色男裝,休閒款並不能降低其彰顯遒勁的魄力身型。那種舉手投足間的十足男人味與恰到好處的滄桑感讓人很難不在第一次見到他時就好感頓生。

可就目前坐在他面前仍然不大自在的粗神經男來說,卻只得到了“人長得比較乾淨,不像是個人販子”之類的驚人評價。

 

「抱歉啊兄弟,我遲到是有原因的。」一般說到這兒對方都會出於客氣連忙回應:沒關係的!也不算太晚。

可很明顯,金在中發現對方正穩穩的看著他等他的理由,心中一涼:此人決不是一般的小魚小蝦級人物。於是又看似很熟的大掌拍拍對方的肩:

「哎別提了!是我一哥們兒非要跟我蹭段路,結果臭打扮了大半個鐘頭!我說當初看《功夫熊貓》裡那個龜仙人死了他為什麼哭的那麼傷心,鬧半天是他同類……」

鄭允浩輕笑著看他,突然直截了當道:

「我想和你同居。」

「噗!」怒吼一聲又覺有失風度,壓低嗓門爆豆,「媽的……你這人太混蛋了!」

鄭允浩想要開口解釋,對方突然怒指著他的鼻子道:

「這杯摩卡中杯要28塊大杯要34!一句話啊,一句話你就讓我噴出2塊錢的量!你就聽不到我的心在滴血嗎?!」

以為是自己的話才是罪魁的鄭允浩怔在那裡看他,忍俊不禁道:

「是我請客。」

「哦。」平靜後又猙獰,「那我怎麼聽不到你的心在滴血?!」

鄭允浩的心情看起來很好,笑意濃了些,道:

「你的耽美文進展如何?」

金在中聽後心情一落千丈,表面上誠懇討教:

「就等著大師您的指點了!我看這杯還是我來請,別跟我客氣啊!我剛剛那樣只是很討厭浪費罷了。」

「你知道我是誰嗎?」

——大師,這個稱呼鄭允浩並不陌生。

他是現今當紅現代小說作家,多少絢麗的光環圍繞著他?多少有名人士想要結識他?多少名門想要與他攀上關係?

可鄭允浩現在只希望眼前這個令他耳目一新的男人並不知曉他。

 

「我知道你是誰,否則怎麼會坐在這兒?」

金在中奸詐一笑,鄭允浩心中一震,肩膀被一隻手曖昧而友好的摸來摸去,「——你是“莫顏之神”嘛。」

暗暗鬆口氣,見對方沒有在喝咖啡,繼續剛才的直截了當:

「我會幫你,前提是幫你的這段時間我們要住在一起。」

「住在一起?」

手依舊搭在對方的肩膀上,金在中的奸笑則化作了讓人看到就不禁寒毛豎立的甜笑。

「我們?」

「對。如果覺得我是騙子,可以住你那裡。」

沒有想太多,鄭允浩再次肯定了自己的話語。

「喔——」

手指開始輕輕地在鄭允浩的肩部點動,裝作恍然大悟而發出意味深長的感嘆,金在中挑起眉眯眼看著鄭允浩,再又一個富有深意的笑容之後,收回手起身。

「我突然想起家裡的水龍頭沒關好。你付錢,我撤了先。」

拜託,如果窮到了沒地方住,就別在這裡充大款請客!我那玲瓏可愛的小房可養不起小白臉哎。

將手插進褲兜就往門口走的在中頭也不回。

 

 

當前邊的人風風火火的踏出咖啡廳的門口時,後邊的人終於趕到和他並肩,並不多加阻攔,只說一句:

「該不會是玩不起吧?」

拍拍允浩的肩:

「老兄你的激將法很爛哎。」

「我並沒有讓你中計的想法,你是怕我會吃了你?還是因為我的名字是——」鄭允浩這三個字還沒說出口,又被對方搶去後半句:

「“神”?哦,多麼厚顏無恥的名字。」跨上心愛的摩托車,頭盔被鄭允浩按在手下,「嘿!你最好別惹我。」

「如果這麼容易就讓你退縮,告訴我當初為什麼在網站求人!」微怒的表情具有十足的震懾力。

金在中只靜靜的看著他,又抬起顫顫巍巍的雙手:

「一想到我必須靠完成這種小說來爭奪我偶像曾經獲得過的大獎,我的手就開始克制不住……」

「哦,多麼厚顏無恥的手!」哎這話有點耳熟……

 

允浩並不屑與人玩以牙還牙的把戲,他只是貪玩,只是覺得新奇,大概只有這樣吧?

「要不然,住我家?」

簡直是不要命的對話!現在他只相信最後這一招,真誠。

金在中看他的眼神轉變了好幾種,最終轉化為茫然與試圖探索的複雜表情,帶著一點獸類的狂野勁頭,勾起唇角衝鄭允浩一側頭:

「上車。」

「我家?」

「對,」金在中複雜的神情很快轉為嘴角翹起的詭秘一笑,「你家。」

 

 

可惜鄭允浩早該料到金在中的與眾不同。

剛才擺出來的真誠姿態,似乎根本就不夠說服眼前這個不按常理出牌的傢伙。

當摩托車停留在警察局門口時,金在中身子一斜單腳著地,在身後的鄭允浩肩上親密友好的一拍。

「哥們,快快回家投入媽媽的懷抱吧。」

「比起“母親”,我好像更喜歡你。」

坐在車上根本沒有下去的意思,鄭允浩倒想看看金在中還會有多少有趣的反應。

 

「靠!」金在中的臉已經是皮笑肉不笑了。

難纏的傢伙,我哪是來見“神”的,我明明是碰到鬼了!得趕緊騙他下車好揮袖走人。

「下車,咱們再好好談談。」

「給我個你會好好跟我談的理由。」說罷,鄭允浩乾脆悠哉的將手撐在身後,一副不慌不忙的姿態,臉上泛出迷人微笑。

這叫什麼來著——請神容易送神難?這隻瘟神還真他媽難搞……

 

「好好好,」一臉退一步海闊天空的架子,「去你家,免談。來我家,可以——只要你能找得到。」

似乎非常滿意於金在中的這個提議,鄭允浩坐直了身子,將頭伸到了金在中的耳邊。

「當真?」

「你以為你哥我在朋友圈中為什麼混得開?別瞧不起人好不好。」

金在中剛想推人下車,對方已不緊不慢、優雅無比的下了車。

金在中二話不說立馬飛馳而去,瞬間消失在鄭允浩的視線之內。

 

真把自己當狼了?

他鄭允浩生平第一次被人像瘟神一般防著,然而那無懈可擊的面容又立刻泛起淡淡的笑意。

偶爾當一回狼,似乎……也不錯。

 

 

 

 

 

 

 

 

 

【第三章】

 

這兩天,再次苦悶於耽美文的金在中一點進展也沒有。

在社裡被老闆天天像催魂一樣催得頭都發脹,真可謂凶多吉少、慘不忍睹、深入暗穴、進退兩難……回了家再次對著那空空如也的電子文檔也是腦袋空空、兩眼發直、四肢無力、全身癱軟……

「想我英名蓋世、威震八方、魅力無邊、帥死人不償命的堂堂《豐功偉績》雜誌社實力主編金在中的人生即將從此黯淡啊黯淡!……」振臂高呼,抱頭低吟。(純屬缺氧……)

 

百無聊賴之際撥通手機:

「姓金的,我讓你幫忙找的東西到底找了沒?」

『喲呵,姓金的二號,小的天天為您跑活,您指的哪樣啊?』電話裡甜甜的男聲咯咯笑著打趣。

可惜金老大心情實在差極,平日裡“和藹可親”的雜誌社前輩形象蕩然無存:

「再拿我尋開心信不信我把你脖子擰下來?」

『哥哥你這是被誰踩了自己的雷啊?這麼爆。』很識相的嚴肅起來。

「我是踩了不該踩的雷。」突然有點兒被看破的沮喪感。

金俊秀還真是個十惡不赦的損友,口氣中帶著無法抑制的興奮問道:

『莫非這回是你吃虧?』

「你小子到底有沒有點兒做哥們的自覺?!」

『你讓我找的G片儘管放心,什麼暴力NP、SM、強X的,一樣也不會給你少!』金俊秀就是這點好,能伸能縮,真正做到點怒對方還不被殺的神仙般境界。

「喂老兄,正經點行不行,你是想害死我啊!」

完了,最不正經的開始教訓一般不正經的。

『哎呀,沒想到金大編您也有落後的時候,不知道現在這種東西有多流行嗎?』

「總之儘快拿給我。哥們兒靠著活命呢。」

 

掛了電話,從電腦前站起,將身子重重的摔在身後的大沙發上,金在中拿靠墊蓋住自己的臉,一息長嘆。

起身,決定洗個澡就繼續奮鬥的他收拾衣服就進了浴室。

 

——

泡澡對於自己來說實在是件美好的事情。只要脫乾淨了往裡面一躺,似乎什麼事都能忘記,所有的煩惱都能隨著熱騰騰的蒸汽消失不見。

閉上眼,金在中雙手搭在浴缸邊上,舒舒服服的享受著水流貼著肌膚柔絡的按摩,嘴邊哼起了德沃夏克的《幽默曲》。

閉目養神了半個小時,心情愜意的伸手去搆牆邊的毛巾,閉著眼摸了半天卻摸了個空,有點兒慵懶而茫然的睜開眼看著空蕩蕩的浴巾架,愣了:

「浴巾呢?」

「這兒。」

一隻手,一條眼熟的毛巾,一聲精美絕倫的男中音。

「謝了。」

雙眼一瞟這突如其來的到訪者,給金在中內心帶來不小的震驚。然而他並沒有做出任何暴動的反應,表面平靜的接過毛巾後,緊接著伸出了另一隻手。

「給我電話。」

「做什麼?」

「報警。」

鄭允浩看著一臉處事不亂的性感裸男露出深深的笑意,他從沒有這般愉悅過,遇到這個男人要比他站在市中心最高的商業大廈樓頂只為尋找一瞬的靈感時還要刺激驚心。

 

「我正在裡邊沖澡,是你一進來就往浴缸裡鑽看也沒看我一眼。」當鄭允浩正在解講述過程時,對方已經跨出浴缸將浴巾圍在腰際,優雅的靠在牆上鄙視他。

「你是唐納德麥克林嗎?或者蓋伊伯吉斯、金菲爾比、恩托尼布蘭特以及約翰凱倫克洛斯在世?」

「呵呵,想不到你對二戰時期的間諜這麼感興趣。」鄭允浩低笑兩聲說道。

「本人的偶像在某篇文章裡射影到不少那段時期的典故,當然要充分瞭解!」果然提到偶像就忘了當前的狀況。

 

然而此時就算鄭允浩再落落大方、不拘小節,亦不會裸著身體和對方談論蘇德諜報大戰,趁著某粗神經男提到偶像一臉神往的空當,上前扯下對方身上的浴巾就往自己腰上圍。

「嗨你幹嘛?!快把浴巾還我,別逼你金爺爺親自動手,」金在中一把拽住鄭允浩的手臂,「還有,怎麼來的就怎麼給我滾蛋!」

被扯住的鄭允浩突然發力,一個踉蹌金在中便被扯回摔靠在牆上,還沒來得及動彈,就被人禁錮在雙臂之間。折騰也要有個限制,自己可一點也不喜歡被來回左右的感覺。

「你忘了自己的承諾?」

撞得後背一陣火辣的疼痛,金在中蹙眉聽到對方毋庸置疑的話:

「金在中,既然我找到了,你就得兌現。」

媽的,到底是什麼讓這傢伙這麼執著啊?而且對方明顯有強迫症!但起碼他看清了一點,照對方目前的狀況看,實屬發病狀態中,不好惹……

 

「留下可以。但你也給我聽清楚,這段期間內,如果我仍寫不出什麼狗屁耽美,你就給我永遠消失,不然爺爺我見一次咬一次!」

不甘示弱的淩厲眼神顯得在中更加俊朗無比,微仰起臉與鄭允浩對視。

明明是緊張的角逐時刻,鄭允浩卻突然笑道:

「我現在就教給你,我們此刻在浴室全裸而深情對視的狀態,就叫同性曖昧。」

猛地將濕漉漉緊貼自己的鄭允浩推開,強抑住嘔吐欲危險的怒視對方——:

「離我遠點!」猛的撞開門,金在中堪稱絕帥又絕情的將背影甩給對方。

——而且是赤身裸體、春光外泄性的……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