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六 篇

在中認識鄭允浩快四年了,每天都在一級戒備的狀態中度過,鄭允浩有幾千幾萬種方法來騙他捉弄他,都不會重樣的。可被耍了那麼多次,在中還是每次都會有試圖去相信他的衝動,並且對他每次陰自己的花樣也都默默承受。

以前在中覺得,鄭允浩只是愛在別人面前演戲,至少對自己還是真的,毫不介意把他赤裸裸的壞心眼展露給自己看。可現在,他越來越入戲了,甚至在自己的面前也演起了戲,就比如他今天跑來道歉‥‥

想到這兒,在中自嘲地笑了笑,自己竟會在那一瞬間相信了‥‥

要知道,鄭允浩雖然在別人面前一副謙遜有禮的樣子,事實上卻是個眼高過天不可一世的傢伙。在他看來,自己是完美的,也不會做錯事,至於每次在中被他捉弄個死去活來,也是因為在中太笨,根本就怪不得自己。

所以,鄭允浩那種人,怎麼可能道歉?他只不過是貪玩,想看看自己被他騙後的表情罷了!

在中捏起拳頭,暗暗咬牙,明天開始,絕對不會再相信鄭允浩一句話了!

哎‥‥

這到底是第幾次發這樣的誓,連在中自己都記不清了‥‥

 

還有最後半天的運動會,都是些趣味專案,在中決定去看看,於是跟老師消了假。

一走到班級,全班同學就開始鼓掌,在中一下子變成了英雄,這種感覺真是不錯!怪不得鄭允浩愛裝模作樣,原來被人敬仰的滋味這麼好!

幾個同學把在中讓到班級中間坐,然後七七八八地詢問起他的身體狀況。在中頭一回受到這樣的重視,有些不好意思,一邊說自己已經好多了一邊跟大家道謝。

「老師!」

允浩匆匆跑了過來,跟老師低聲說了幾句話,說完後老師站了起來,「同學們注意一下,“兩人三腳”那個專案,本來學校說只讓女生報名,但現在說男女生各要一組,哪個男生想參加?」

「我!」「我!」

一聽是趣味專案,愛玩的男生們紛紛舉起手。

老師看了看坐在正中間的在中,「金在中!你去吧!」

「啊?」在中一愣,這可是個好差事,能玩兒還能得獎品,居然會攤到自己身上,難道真的是時來運轉、鹹魚翻身了?

在中趕緊美滋滋地點著頭從座位上跳了下來。

「你自己挑個搭檔吧!」

在中掃著那一張張充滿期待寫滿虔誠的臉,似乎自己是個要拋繡球的大姑娘,下面的人都如狼似虎地爭著向上衝似的。

老師看在中為難,於是笑了笑,「我看你也不好選,怪得罪人的,乾脆我幫你挑吧!就‥‥就允浩吧!你跟允浩一塊去吧!這兩天允浩一直忙來忙去,也沒撈著玩兒,就你倆去吧!」

在中愣了一下,喪氣地應了聲,「好‥‥」

 

「你不願意跟我一起玩兒是不是?」向賽道走的時候,允浩問在中。

「嗯,不願意。」

允浩沒想到在中會答得這麼乾脆,「還真誠實‥‥」

在中懶得再開口。

允浩忽然有點兒委屈,「你真的那麼討厭我啊?」

在中轉過頭異常認真地盯著允浩的臉,「我不討厭你,我覺得喜歡你啊、討厭你啊、生你的氣啊等等等等,任何一種感情放在你身上都是一種浪費,你不值得別人用任何一種感情對待,因為你從來沒有對任何一個人付出過感情。」在中說完向前走去。

允浩呆呆地看著在中的背影,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看著他的背影了。

在中總是一個人自顧自地向前走,他從來沒有想過回過頭看看允浩,其實他只要回過頭就會看到,很多時候,默默站在他身後的允浩——是真的。

 

後來兩個人都沒有再講過話,就連比賽的過程中都沒有再講話,比賽很順利,他們連一步都沒有邁錯。

原來不知不覺中,兩個人已經默契到這種地步了。

他們得了男子組的第一名,獎品是隻玩具熊。

在中把玩著玩具熊,「學校怎麼還送這種東西‥‥」

允浩附和著「嗯」了一聲。

「給你吧!」在中把熊遞過來。

「你拿著吧!我不喜歡這種東西。」

「我也不喜歡!」

「那你隨便給誰吧。」

看著允浩垂頭喪氣的樣子,在中覺得心裡毛毛的,是自己剛才的話說得太重了嗎?

不會!他一定又是裝的!昨天晚上說好再也不相信他了的!絕對不能對他手慈心軟!

不過‥‥

「喂!你生氣了?」在中終於還是沒忍住,不過話一出口他就做好了被允浩嘲笑的準備了,了不起再向往常一樣踢他兩腳解恨好了。

出乎意料,允浩竟然沒有哈哈大笑,表情還是一樣沮喪。

「你到底怎麼啦?」在中用手肘輕輕推了允浩一下。

允浩抬起頭,「你剛才那些話是認真的嗎?」

在中微怔。

「你說什麼討厭我啊,覺得我對誰都沒有付出過真感情啊,是真的嗎?」

「本、本來就是啊!你的確對誰都假惺惺的啊!」在中有點兒底氣不足,不敢看允浩的眼睛。

「你!」

在中下意識地縮縮脖子,以為允浩的拳頭要砸過來了,可半天卻沒有動靜,他顫巍巍地睜開眼睛,看到一張發紫的臉。

「金在中!我告訴你!我的確對別人都是假惺惺的,但我對你是真的!」允浩吼完,氣哄哄地走了。

莫、莫名其妙‥‥

幹嘛忽然說這樣的話‥‥

在中覺得自己好像發燒了,渾身燥熱不安,一摸臉頰,也是燙的驚人。

 

運動會結束了,正好趕上週末,這樣算起來,相當於連放了好多天的假。

在中回家後反反覆覆想了好多遍允浩說的那句話,百思不得其解。允浩沒來再找過在中,看來也沒有要解釋的意思。

都是大男生,何必糾結一兩句話,他可能也是隨口說的吧!

在中這樣開解自己,於是安安心心地打怪物去了。

 

 

 

放假回來後,天氣已經很熱了,女孩子們也紛紛換上了夏裝。十五、六歲的女孩子最美,體態上越來越豐盈,可尚顯稚嫩的臉上卻露著一股子清純可人的神情,靈動的眼睛最是活靈活現,穿著五顏六色的短裙,像是一塊塊誘人的蛋糕。

在中抱著籃球蹲在球場邊,看小姑娘們圍在一起唧唧喳喳,忽然覺得——該找個小女朋友了。

在中從小就缺根筋,對男男女女的事一直沒有概念,雖然倒追他的女生不少,但他還真就沒有踏踏實實地喜歡過誰。

在中抬頭望了眼天,兩片雲朵悠悠地飄啊飄啊,一陣清風吹過,“砰”——抱在了一起。

雲朵軟軟的,抱起來一定很舒服,女孩子的身體應該也是軟軟的吧?

16歲的在中,第一次對異性產生了好奇。

想著想著,在中有些懊惱,自己當時怎麼就把梁曉吟拱手讓人了呢!可氣的是鄭允浩還壓根就沒領那份情!真是資源浪費!

一定要在夏天的時候談場戀愛!

在中衝著仍然抱在一起的雲朵暗暗發誓。

 

放學的時候,在中像往常一樣獨自向家走。

「金在中!」一個清脆的女聲響起。

在中回頭——梁曉吟?

「金在中,我家搬家了,正好搬到你們家那個社區,以後放學我們一起走吧!」

嗯?在中有點兒發矇,自從上次的事兒後,梁曉吟再沒跟自己講過話,怎麼現在跟個沒事人似的?

一路上,在中一直沒話找話,可今天的路怎麼就這麼長,怎麼走就走不到家‥‥

「金在中‥‥」

「嗯?」在中從神遊中回神。

「那個‥‥其實‥‥」女孩子吞吞吐吐。

「怎麼了?」

抿了抿嘴,梁曉吟好像終於下定決心了,「其實我還是喜歡你!」

在中的身子一僵。

「金在中,我真的很喜歡你,我們在一起吧!」梁曉吟一下撲到了在中的身上,靠著在中的肩膀嚶嚶哭了起來,「金在中,我真的好喜歡你,跟我在一起吧!求求你跟我在一起吧‥‥」

在中的腦袋渾渾噩噩的,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答應的,只記得在後半段送梁曉吟回家的路上,梁曉吟一直死死拽著在中的手。

 

送走梁曉吟後,在中的神智慢慢清醒過來,加上夜風的清冷,頭腦清晰了很多。

就在剛剛那一瞬間,自己竟然擁有了人生中的第一段戀情,下午剛剛祈禱過夏天的時候要談場戀愛,願望竟這麼快就實現了!自己應該開心、應該有種失而復得的幸福感對不對?可是,卻沒有‥‥相反,在中的心情一團糟,有些無可奈何,還有一些,連他自己也說不清。

不知道為什麼,在中想起了鄭允浩的臉,他想起了運動會那天鄭允浩憤然的表情——「金在中!我告訴你!我的確對別人都是假惺惺的,但我對你是真的!」

在中的眼睛有點兒疼,頭更是疼得要爆炸了一般,他覺得自己似乎被推進了一個深淵,有種萬劫不復的慌亂。

 

 

 

 

 

第 七 篇

梁曉吟是個很懂浪漫的女孩子。

她知道在中每天早上都起的很晚、沒時間吃早飯,就細心地買好早餐放到保溫的飯盒裡拿給在中,課間的時候她會給在中送去削好的蘋果,在中上完體育課她會送來一瓶涼涼的綠茶和味道清新的面巾紙,她也會給在中抄寫老師講課的筆記,還會在每天放學的時候準時在在中的班級門口等他。

梁曉吟絲毫不避諱,因此沒出三天,全年級的人都知道了校花梁曉吟跟7班那個不學無術的金在中走到了在一起,大家都為梁曉吟惋惜,覺得金在中會成為她人生中最大的敗筆。可梁曉吟卻完全不在乎旁人的想法,全心全意地陷入了愛情之中,每天笑瞇瞇地看著在中,感覺甜甜蜜蜜的。

然而,在中卻是一點兒都興奮不起來。他每天都膽顫心驚,就怕門外那聲脆生生的「在中」。看著梁曉吟一臉幸福的樣子,在中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只能被動地被她一步一步推著往前走。

在中感覺到最近鄭允浩看他的眼神越來越冷冽了。從運動會兩個人不歡而散開始,鄭允浩就刻意地減少了跟他的接觸,而知道了自己跟梁曉吟在一起後,鄭允浩對自己就更冷淡了,說的話也不冷不熱的。

這個在中可以理解,怪不得鄭允浩,自己不聲不響地跟他喜歡的梁曉吟在一起,的確不太應該。

可事以至此,無法挽回了。

以前的在中總是期待可以徹底跟鄭允浩劃清界限的那一天,這次似乎是個天賜的良機,可為什麼就是高興不起來呢?

在中覺得自己越來越貪心,自己想得到的愛情和自己想失去的友情,這不都成真了嗎?可怎麼就是不滿足呢?

 

允浩這陣子的心情也是差到極點,看到每天金在中梁曉吟兩個人恩愛的樣子,允浩的心裡酸酸澀澀的。允浩可以清楚地確定自己的壞心情跟梁曉吟無關,這就是他最困惑的地方了。在反覆確認了好多天後,允浩得出一個結論——自己心情差的根源是——金在中。

「忘恩負義的傢伙!沒良心的白眼狼!」允浩對著房間裡的沙袋拳打腳踢。

踢得累了,允浩就靠著窗臺休息,今天似乎不是很熱,允浩換了件衣服,決定到街上走走。

到了步行街上允浩就後悔了,可能因為是週末的緣故,街上的人很多,氣溫雖然不是很高,但人一多空氣就不流動,所以有些悶熱。

允浩打算回家,剛想轉頭,卻忽然發現前面有個很熟悉的背影。

允浩在腦海中搜索了半天——啊!梁曉吟!

允浩下意識地向梁曉吟旁邊看了看——是個男生。

原來兩個人在約會,允浩有些失落,可再一看那男生的背影——不對!那不是金在中,那人比金在中高出整整一頭,可能比允浩還要高一些,而且那人的身材很壯,從背影看來,不像個學生,倒像個社會青年。

梁曉吟親昵地挽著那人的手臂,還不斷沖他媚笑。

允浩心中滿是疑惑,實在按捺不住好奇,偷偷跟在了他們的後面。

兩個人進了一家蛋糕店,出來後捧了一個漂亮的蛋糕盒子。允浩終於看清了那人的臉,的確不是金在中,那人看起來怎麼也得有二十五、六歲。

允浩猜不透他們的關係,是兄妹?可如果是兄妹的話,有點兒太親密了。那會是‥‥

允浩不願瞎猜,決定接著跟下去。

兩人又進了一個花店,出來後梁曉吟抱著一大束玫瑰,笑吟吟的跟朵花兒似的,撒嬌的沖那男人撅起了嘴巴,男的一樂,重重地在梁曉吟嘴上蓋了個章。

“轟”——允浩的腦袋炸了——金在中怎麼辦?金在中怎麼辦?

 

允浩沒有心情再跟蹤下去,迅速地跑到旁邊的電話亭,急急撥出一個號碼。

「喂?」那邊傳來慵懶的聲音。

「金在中?你在家?」

「嗯‥‥」似乎還沒睡醒。

允浩暗罵,你小子都被人扣了綠帽子了,居然還能沒心沒肺地睡著!

不過罵之前,允浩決定先確定一下,也許梁曉吟是已經跟在中分了手才跟那男的混在一起的。

允浩試探性地問了一句,「大週末的你怎麼沒約梁曉吟出去玩兒啊?」

「你大清早的打電話就問我這事兒啊!沒事兒我掛了!」

允浩抬頭望了一眼正午的大太陽,翻了個白眼。

「別掛別掛!哎我問你,今天是不是梁曉吟的生日啊?」

「對啊,你怎麼知道?靠!我就知道你小子對梁曉吟賊心不死,憋了這麼多天終於忍不住跟我發飆了吧?不過哥們兒,我看這事兒就算了,我跟梁曉吟處的也挺好,你就當高抬貴手成全我們算了!我知道我不聲不響地就跟她在一塊兒了是我不對,不過‥‥」

哪兒那麼多廢話啊!

允浩匆匆打斷他,「那今天是梁曉吟生日你怎麼沒跟她一塊兒慶祝去啊?」

「她說她今天有舞蹈課,太忙了,所以我們就改明天慶祝了啊!怎麼的,你也想跟我倆一起慶祝啊?成啊!那明天你到我們家樓下等‥‥喂?喂?我靠!鄭允浩!你幹嘛掛我電話啊?」

在中把電話蓋好重新趴回了床上,心裡覺得敞亮了很多,畢竟這是這些日子以來,允浩第一次主動打給自己的電話啊!在中美滋滋地翻了個身,接著白日做夢去了。

 

跟在中相反,允浩可沒那麼樂觀,他覺得血氣上沖,頂的他腦袋都要冒煙了。允浩動用了他所有的腦細胞,試圖想出一個可以對金在中的傷害降到最低的方法。從那小傻子的語氣看來,他似乎對兩個人現在的感情相當滿意,一想到金在中終於還是喜歡上了梁曉吟,允浩那種酸澀的心情又湧上來了。

「哎呀!」允浩使勁甩了甩頭,現在不是思考那種莫名其妙的感受的時候!

允浩茫然地在街上走,來來回回地走,反反覆覆地走。

不知不覺中,街燈已經亮起來了,允浩抬頭一望,天竟然已經黑了。

一下午的時間,允浩還是沒有想出一丁點兒的辦法。後來,允浩決定先靜觀其變,只盼著金在中能夠在沒發現梁曉吟是腳踏兩隻船之前就先因為什麼理由跟梁曉吟分手。這也許是最保護金在中的方法,當然,也是最難成為現實的方法。

 

 

允浩的預感是正確的,這條路的確沒有行得通,在金在中成功甩掉梁曉吟之前,梁曉吟就先發制人了,而且“制”得相當決絕。

大概也就是梁曉吟生日之後的一個星期左右,有一天下午,允浩見金在中一臉怒氣地進了班級,坐到座位上後,開始蒙頭大睡。

允浩有種不好的預感。

下課後,在中“騰”地站了起來,跑著衝出班級,允浩趕緊跟在他後面出了門。

遠遠的,允浩看見金在中抓著梁曉吟的胳膊在說著什麼,來往的同學很多,開始圍著他們看,梁曉吟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眼睛裡盈滿了淚水。

允浩暗叫不好,笨蛋金在中!這不是明擺著招老師罵呢嘛!

允浩想衝到人群裡拉走在中,但已經晚了。

「誰在那兒大喊大叫呢!」

四周的同學們一見教導主任來了,立馬閃到了兩邊。

「怎麼回事?都給我回自己班去!」

人群馬上散開了,熱鬧的走廊上只剩了教導主任、金在中、梁曉吟和遠處站著的允浩。

教導主任一見是梁曉吟,態度和緩了許多,「曉吟,是你啊,出了什麼事了?」

梁曉吟在學校也算是個出名的人物,舞蹈跳得好,學習好,人長得也漂亮,所以幾乎全校的老師都認識她,對她的印象也很好。

「柳主任‥‥」梁曉吟話還沒說全乎呢人就先哭了出來。

「怎麼了曉吟?別哭!」

允浩覺得不妙,不由得向前挪了好幾步。

「柳主任,金、金在中他非逼著我跟他談、談戀愛,我不同意,他、他就‥‥」梁曉吟斷斷續續地說道。

在中在一旁瞪大了眼睛,允浩也倒吸了一口氣。

梁曉吟,她竟然‥‥

 

 

 

 

 

第 八 篇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在中實在難以相信這個年頭還有這麼有心計的女孩子。其實梁曉吟並沒有打算要跟在中分手,但誰知被在中自己撞上了她和別人在一起,梁曉吟一見事情敗露,便直接說了要跟在中分手。在中苦想了一節課,越想越來氣,於是下課便去找梁曉吟理論,現在卻被惡人先告狀。

在中想解釋,但根本沒人相信,那幫老師先入為主,認準了就是在中死纏著梁曉吟不放手。

其實這件事很好證明,只要隨便找個學生就能問出來——在中並不是單方面的,兩個人本來就是情侶關係。可這種時候,誰願意去淌這趟渾水,更何況,學校也不會特意去調查這件事。

金在中就這麼生生地被冤枉了。

學校念及學生的尊嚴問題,並沒有面向全校通報批評,只是在在中的檔案上狠狠記上了一筆。

允浩私下去找過老師,求老師去跟教導主任求情,並告訴老師在中其實是被冤枉的。

但老師對允浩說出的真相卻令允浩渾身戰慄。

原來梁曉吟的舅舅是市教育局的局長,學校哪裡招惹得起這樣的權貴,所以即使知道在中被冤枉了也只能這樣將錯就錯,本來學校想稍微警告一下在中當是給梁曉吟她舅舅做個樣子,可她舅舅不依不饒,非要好好地給外甥女報仇。

於是,在中就這樣背上了黑鍋。

老師跟允浩說這件事的時候一點兒也沒有露出憤慨的神情,反而最後還坦然地說,「金在中違反校規早戀本來就是他不對,學校這樣處罰他也無可厚非!」說得好像在中是罪有應得一樣。

允浩眼中冒火,沒錯,在中早戀理應受到處罰,但不應是這樣的罪名,本來只是這個年齡單純的情感萌動,到最後卻被說成是“求愛不成、反覆糾纏、幾近騷擾”,這個罪名實在是太重了,也太傷人了。

允浩看著顛倒黑白的老師覺得很悲哀,大人的世界果然純粹,純粹的骯髒。

同時允浩心裡的歉疚也一點一點升了起來,如果當初自己沒有那麼優柔寡斷,而是告訴在中事實,也許就不會有今天的事發生了,自己還大言不慚地說是要保護他,結果卻令他傷得更重。

 

 

在中最近的心情一直很低落,學校雖然沒有通報批評,但消息還是透露了出來,全校皆知。稍微有些良心的人暗罵梁曉吟不是東西,更多的人卻是幸災樂禍,似乎等這一天等很久了,為梁曉吟叫好。

在中不知道外面的風言風語,他把自己封閉起來,就像是一隻不小心傷了前爪的小貓,自己舔舐著傷口,別人一旦靠近,就是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

允浩看著以前氣焰囂張的小惡貓如今卻這樣慘兮兮,心裡說不出的難受,他幾次想去找在中好好談談,可都是還未走近,在中就先離開了。

在中問心無愧,本是不想躲著鄭允浩的,但無奈手腳總是比思維快一些,每次看到鄭允浩向自己走過來,就下意識地躲了。

在中不知道怎麼面對允浩,也不知道允浩的心裡是怎麼想的。他應該覺得很解氣吧?自己這樣的下場純屬活該,以鄭允浩的性格他應該放鞭炮慶祝一下吧‥‥

其實在中的心裡是有些小小的失落的,全校的人都知道事情的真相,他們怕惹禍上身或者覺得在中是罪有應得而不去幫在中澄清,在中覺得無可厚非。但是鄭允浩‥‥他明明說過對自己是真的的‥‥

在中苦笑著搖搖頭,騙我的,還是騙我的。

 

這時候搖頭苦笑的在中一定沒有想到,其實此刻最苦惱的不是他,而是那個因為怕他受到更大的刺激而無法告訴他真相的鄭允浩。

兩個可憐的孩子,面對成人的世界,除了無力承受,還能做些什麼呢?

 

 

 

幾天後,允浩在老師的辦公室裡看到了在中,臉上青一塊紫一塊,嘴角還有一塊淤血。

允浩心裡“咯噔”一下,在辦公室看到鼻青臉腫的金在中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他愛打架是出了名的,可這段時間他意志一直都很消沉,現在臉上卻突然出現這麼多傷痕,允浩有些擔心。

「允浩,看看你的老同學吧!打架居然都打到外校去了!真是越來越出息了他!你趕緊把他領到醫務室抹點兒藥,我看著他鬧心!」老師厭煩地揮揮手。

 

向醫務室走的路上,允浩一直眉頭緊鎖,走在前面,在中也一言不發,跟在後面。

進了醫務室,校醫又不在,允浩駕輕就熟地拿過藥品,沖在中揚了揚下巴示意他坐下。

「嘶‥‥」在中倒吸一口氣。

允浩不禁輕了一下手上的力道,「你還知道疼啊!」

在中沒吭聲。

允浩有些責怪地瞪了在中一眼,接著小心翼翼地給他上藥。

在中還在奇怪鄭允浩今天怎麼一反常態沒有落井下石,就聽到他冷冷的問話,「你又跟誰打架了?」

在中皺皺眉,還是沒吱聲。

允浩停下手上的動作,「你是不是又去找梁曉吟了?」

在中一愣,臉上有點兒泛紅。

擔心成了現實,允浩怒氣躥了上來,「你是不是去求梁曉吟?然後被她男朋友揍了?!」

在中一時間又羞又憤,猛地站了起來,冷冷看著鄭允浩,「我做什麼關你屁事!不要擺出一副貓哭耗子假慈悲的模樣,最開心的應該是你不是嗎?我搶了你喜歡的人,現在又被人甩了,你高興了吧?我告訴你鄭允浩,不要惹我,離我遠一點!」在中一字一句地警告鄭允浩,轉身離開了醫務室。

允浩拿著棉簽的手還舉在半空中,腦中閃現出在中苦苦哀求梁曉吟的場景,閃現出梁曉吟那虎背熊腰的男朋友對在中拳打腳踢的場景,心裡悲一陣怒一陣。

 

放學的時候,允浩跟同學們打了招呼就下樓了,出了教學樓的大門,允浩不自覺地瞟了一眼停車場的方向,正好看到一個人斜靠在車邊,好像是在等人。

允浩覺得這人有些面熟,猛地想起來——這不就是梁曉吟那虎背熊腰的男朋友嗎!

再一看,一隻快樂的小鳥衝他飛奔了過去——正是梁曉吟。

可能鑒於還在學校範圍內的關係,倆人沒抱上一通亂啃,那“熊”頗為紳士地打開車門。

還是開車族?那應該已經上班了吧?那麼大歲數了怎麼還會對黃毛丫頭有興趣?

不過允浩已經沒有時間思考這種破問題了,因為從確定了那是“熊”的那一刻起,他的手就一直微微顫抖,眼中全是金在中那張髒兮兮的小臉。

允浩把書包隨手一甩,朝停車場跑了過去。

「砰‥‥」熊還沒反應過來,就被突如其來的拳頭打翻在地。

梁曉吟嚇傻了,急忙從車上下來了。

熊果然是熊,根本沒有人的思維,被打了之後他不想著去問允浩為什麼打他,而是咆哮著站起來也衝允浩揮過拳。

允浩雖然靈巧,但身材還是不及熊那麼魁梧,冷不防也吃了一拳,嘴角滲出血跡。

不過允浩那沙袋可不是白練的,一拳一拳揮過去,中的全部是熊的要害處,當然因為那熊的蠻力,自己也傷了不少地方。

 

正趕上學生放學的高峰期,所以很快這場惡鬥就聚集了不少人圍觀,大家走近了一看打架的人居然是鄭允浩,不由得驚訝萬分。在同學們的心中,鄭允浩一直都品學兼優,溫文爾雅,怎麼也不會和打架鬥毆搭上邊的。

在中走出大門,看到一旁圍了很多人,他本來就不是愛湊熱鬧的人,所以也沒打算湊過去看。可他從圍觀人群的議論聲中聽到了“鄭允浩”的字眼,於是決定鑽進去看一看。

在中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鑽到了最前端,定睛一看,頓時驚呆了——此時的鄭允浩臉上掛著彩,正抬腳去踹對面的那個人,再一看對面那人,不正是今天剛剛教訓過自己的那頭熊嗎?旁邊還有個拼命哭喊著的人,竟然是梁曉吟!

在中被面前的狀況摸不清頭腦,但直覺就是——與自己有關。

不管怎麼樣,先攔下來再說!

說時遲那時快,在中正準備往上衝的時候,那熊的熊拳又揮向了允浩已然慘不忍睹的臉。

「鄭允浩!」在中衝過去撲倒允浩,熊的面前沒了靶子,一下子被自己的力量甩到地上,熊臉也跟地面來了個親密接觸。

允浩還沒弄明白怎麼回事,就被人撲到了地上,再下一秒,聽到一聲,「快跑!」然後就被人迅速拉跑了。

 

跑出了好遠,在中回頭看了看,然後停了下來,「沒追上‥‥」說完坐在路邊大喘氣。

允浩也向後看了一眼,然後坐到在中的旁邊,不屑地說,「你打了這麼多年架別的沒有長進,倒是“逃跑”的功夫還真不賴!哼!天生就是挨揍的命!」

「打不過就跑唄!誰像你那麼傻在那兒拼命!」

「算啦!就說你沒種得了!」

在中想接著反駁,但抬頭看到允浩那張五顏六色的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中發誓,那一刻他真的想努力裝出同情鄭允浩的樣子的,但認識了鄭允浩那麼多年,還從沒見過他這麼“生動”的樣子,所以沒忍住‥‥

允浩氣得要發瘋,自己為了他可是賣了命,他居然在一旁幸災樂禍!

不過,允浩還是沒說什麼,看著金在中笑的樣子,允浩有些得意。

要知道,這麼多天來,這是他笑得最開心的一次,而這個難得的笑容,是自己用拳頭換來的。

允浩覺得自己捍衛了一樣很重要的東西,不禁翹起了嘴角。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