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然而當天深夜,公寓內又響起暴走男瀕臨瘋狂的吼聲:

「什麼?實際操作?——乾脆殺了我!」

坐在對面看著明明是絕種美男卻做著毫無美感的跳腳爆豆動作,鄭允浩雙肘放在陽光椅的扶手上手指交叉:

「親身體驗是後階段的必然課程,今天我只會簡單的告訴你耽美需要寫些什麼,有必要的話會告訴你至少耽美是什麼。」

對面的豪爽男將椅子倒過來跨坐在上邊,雙臂抱在一起搭椅背上露出“非常有必要”的表情。

允浩的表情淡雅含笑,優雅的長腿搭在一起靜靜地欣賞面前可愛的小獅子,對,金在中很可愛卻絕不是什麼無害且溫和的小動物,他絕對是一頭會咬人的獅子。

「其實相對其他文學種類,我不算太瞭解耽美。」

「你是想先對自己這方面的天賦謙虛一般嗎?」想起剛才這傢伙果斷的扯掉自己腰上唯一遮蔽物的罪魁就鼻孔冒煙,不,換一個詞——是七竅生煙!

 

廢話周旋了太多,這實在不是允浩的風格,進入主題:

「耽美題材很廣泛,基本上你能想到的都可以寫。但不管你寫什麼都要記住兩點。」

允浩在講述時與平時的他不一樣,那雙眸深邃難測,借著陽臺上微弱的燈光射出王者般的氣息,吸引人跟隨他一同進入狀態。

「第一,你要寫的是兩個十足的男人。蘭花指固然存在,但不要指望會給你帶來群眾的喝彩。第二,男男做時和男女不同。耽美文中床戲也是一門藝術,我想出於男人本性的你會無師自通的。」

在中收回玩世不恭認真的點頭,眉毛微蹙:

「寫這玩意兒有沒有套路?比如一個棕發一個金髮,一個略高一個稍矮,一個強健一個柔美?好像那些漫畫都這麼畫的。」

在金在中不住滿意自己的洞察力而點頭肯定時,鄭允浩微微一笑,掃視著這個完全沒察覺出異樣的金髮美男:

「你對耽美瞭解多少?」

「我知道櫻木花道和流川楓、施瓦辛格和詹姆斯邦德、奧特曼和忍者神龜……你笑什麼?」

就算本人真的很有天分也沒必要這麼快樂吧……金在中毫不客氣的瞪了眼突然笑起來的鄭允浩,皺眉,「可是老大,前兩對都還能理解,奧特曼和忍者神龜要怎麼搞?」

允浩強抑住笑出聲,平穩的回答:

「人獸。」

對方一口冷氣吸到頭。一雙明眸撐到無限大,定格兩秒後鎮定下來:

「我們還是討論正常點的內容吧……耽美小說的結構是怎樣?」

「鳳頭豬肚豹尾。」

言簡意賅,金在中滿意的點點頭,無意識的瞄了眼坐在對面淡淡望著自己的完美男人,有那麼一瞬覺得對方的目光過於熾熱,但粗神經的好處就在於這裡,下一秒就拋開這個莫名的眼神,金在中很快將允浩的話敲進筆記本裡。

 

「這裡的風景不錯。」

突然跑題,鄭允浩側過臉微打量了一下公寓外的視野,燈火通明、璀璨星光,不時襲來清爽微風,「我要在這裡完成一部作品,就當作是對我的答謝吧。日常費用我日後會給你一張卡。抱歉——」懷中手機響起,欠了欠身站起來接通。

在鄭允浩起身講電話時,金在中就在他身後不斷釋放殺氣騰騰的目光。

難道這禽獸做事一向這麼一意孤行?……

他要是搞人獸,人還不見得願意跟他配呢!為了“全能”的榮譽與獎金,你爺爺我……忍了。

 

很簡短的就解決了電話,所以當鄭允浩轉身的時候,直接便對上了金在中沒來得及拉回的“深情”光波。滋滋作響的電流在空中立馬就來了個乾坤大刹車,金在中眼珠一轉,扭頭靠在一旁吹起了悠哉的口哨。

鄭允浩不自覺的嘴角上揚,邊收起手機,邊低聲悠然的給了對方一個字。

「受。」

「瘦?謝老大關心,現在除了大盤什麼都在上漲,兄弟我伙食一直不太好,現在又整個耽美出來折磨人,強健如我也抵擋不住赤裸裸的憔悴啊。」

簡直是風馬牛不相及……鄭允浩發現在不知不覺中,自己已被眼前這個男人逗笑了不知幾次。

一物降一物,他鄭允浩也有被人牽著鼻子走的時候。

 

「看來我有必要給你講清楚,耽美文中的攻受關係。」

「公獸?」

「對。」

金在中的表情已經告訴了鄭允浩他心裡所想,微微一笑,來到電腦旁,優雅的手指敲出那兩個字。

「耽美中人物分為兩種性質,攻和受。你可以直接從字面上理解,即攻擊和承受。」

看著注視於螢幕上的字眼若有所思點著頭的在中,鄭允浩為了讓他更快進入瞭解的狀況,直接拿兩人做起了例子。

「比如我上了你,那我是攻,你就是受。明白?」

「嘶……」眯著眼恍然大悟狀,皺眉,「等一下,為什麼是你上我?」

再次大悟後倒吸一口涼氣,金在中反射性的渾身一抖,毫不客氣、大大方方的解放出剛才堵在半路嘎然而止的怨氣。

「我說你怎麼佔我便宜啊?!而且老兄,你舉例子的時候就不能文藝點、斯文點?搞藝術注重的是內涵與精神,您老遷就一下OK?」

「但不能否認這個例子足夠讓注重內涵與精神的你理解透徹了。」

不知何時開始,他學會了與這個男人周旋、調侃。

 

「攻受的種類分強攻強受,強攻弱受,依次按理類推。強攻強受是攻受都很強勢,雙方男性魅力鮮明。至於強攻弱受……」

頓了下,鄭允浩微微頷首,正對的是擺出一副“你再敢說出一點混帳話來試試”的表情的男人。可這只會讓自己更加想要看他的反應。

「強攻弱受就是我硬上了你,你想反抗卻敵不過我最後還呻吟連連的愛上我那種。」

靠!有沒有點兒人道主義精神啊?

而且,為什麼又是你上我?!

僅一秒內,金在中在腦中殺他千萬遍。

努力平息心中的氣急敗壞。

最終,維持“內涵和精神”的繩索脫韁--

「你是打從一開始就想佔我便宜是吧?!告訴你,老子馳騁情場的時候你還在為尿床而擔心要被媽咪打屁屁呢!我是聽你講同性戀不是讓你逞口舌之快佔老子便宜的,給我記住了!」酷斃的架勢指著鄭允浩警告道。

「現在就這麼抵觸的話,後面的實戰你打算怎麼配合?」

「實戰?呵……」

先是聽到金在中一聲輕笑,突然感覺胸前的空氣猛地被襲來的手臂代替--允浩悶哼一聲被緊緊抵在牆邊,對方的眸像一團迷人而濃烈的火焰注視著他,抓著他的衣領發狠:

「我真他媽太把你當人看了……」

「這種東西……你以為是嘴上說說就行的?」

因窒息感而皺眉,鄭允浩也用咄咄逼人的眼神回視金在中。頭一次這麼仔細近距離的看到鄭允浩的臉,金在中似乎有點想把之前對於其形容裡的“乾淨”換成“標緻”了。

原來我近視啊……

「以身試法的破招勸你不要再跟我提,你不是本事很大嗎?隨便拉個同性戀過來當例子示範啊!」

輕輕一笑,鄭允浩紳士的拉下金在中停留在自己頸間的雙手,不緊不慢的鬆了鬆衣領。

對金在中,果然不能用激的。

「我可以找個攻來幫你的忙,我是喜歡男人沒錯,但我不是同性戀協會的,所以要麻煩你給他找個體面點的受。」

「沒問題。」

體面的受……金在中的腦引擎開始高速的運轉。當他跳過一個又一個自己挖盡腦汁能想得起來的面孔時,一個笑得一臉陽光的臉進入了他的考慮範圍,然後一捶敲定。

 

 

 

 

 

【第五章】

轉天上午,《豐功偉績》雜誌社的全數編輯和部分職員召開每季一次的大型會議,由於前一天晚上熬夜看文一宿沒睡,金在中在屁股沾到座位上時就開始眼皮打架,社長朱有才話說到一半,眼見一個金髮扎眼的傢伙坐在座位上身體不住往下沉,停下話題用力一咳:

「——金編輯?」

「…………」所有人包括他身邊的金俊秀都看向這個仍然昏迷狀的男人。

朱老闆再清嗓子,氣正腔圓吐出三個字:

「鄭,允,浩。」

座位上的男人只覺精神一振,猛然睜開眼向平靜詭異的四周緊張激動的左右張望,發覺異樣後一臉掩飾不住的失落與認命般的表情,抬頭看向一臉黑線的朱有才大老闆。

朱老闆在繼續之前的話題。

「朱有才,朱有才……你真是比豬還有才啊!竟然用那個人的名字對付我……」昨天一夜沒睡也是為了看這個偶像的新作才變成現在這副萎靡不振的樣子,有時候真的感覺鄭允浩是他的神,也是剋星。

「金編輯,勞駕把我辦公室第二個抽屜裡棕色的“通訊錄”拿來,劉主編已經有三次沒參加雜誌社的會議了,我要親自問她原因!」朱有才要炒人了?金在中接過騰空飛來的一串鑰匙,對老闆點了點頭便在眾人五味雜談的目光下走出會議廳。

大家都知道朱有才對這個年輕的小編輯偏愛有加,連這3年一屆的“全能作者大賽”也破格推薦這個新人去競爭,對其表面苛刻實則用心備至。

小記者金俊秀也跟著沾了不少光,總之是金在中有肉吃,他就不可能吃素。俊秀心裡自豪,想著今天完事後得趕緊把在中需要的光碟給他送過去!

 

 

「靠……」

金在中一點也沒感到自己受寵,看著一抽屜大大小小的棕色本子發呆。再一次認命的一本一本挑起來,其中一本重重掉了下來扣在地上,「啊……」

——金在中的心跳加速,蹲下身撿起那本港臺版本的鄭允浩的作品,並不是這本限量版本吸引了他,而是……那原本夾在書裡而現在則靜靜躺在地板上——那張鍍了金絲邊的作者名片……

「他跟豬有才認識?……」這本書很明顯是鄭允浩寄送給他老闆的,名片背面寫了賀詞,日期是今年老闆結婚的日子。金在中望眼欲穿的看著那上邊的手機號碼,「要地震了……」拿著名片的手在顫抖,左手連忙扶住右手,於是兩手同顫。

 

 

 

——

中午午飯時間,某欣欣向榮的社區公寓內,英雅的男人待著斯文的金邊眼鏡面對著電腦螢幕寫作,時而停下修長的手指靜靜思索,時而彈鍵如械。

數小時後太陽光漸弱,男人合上電腦,起身舒展健碩修長的身軀——心情極好。

這時手機作響,並不打算看來電顯示:

「鄭允浩,請問哪位?」

電話另一頭的金在中興奮大叫:

『啊……竟然是本人接的!』

允浩挑了挑眉,「要不你再打來一次,我讓語音信箱回覆你?」應該是不認識的人,否則不會在好像菜市場的嘈雜地方給自己打電話。

靠在金在中房內的書桌上,說道。

「可以!我現在在食堂所以很吵思維很亂,等找個安靜、狀態好的時候我會給你留言!再見——」

這邊已經掛斷,鄭允浩除了意外,竟然還有些感動……對方就這麼輕易作罷?與以往那些有目的或不禮貌的粉絲不同,這個連聲音都還沒聽清的男人哪怕一句敬仰與羡慕之情都沒來得及說。

「難道最近有趣的人變多了?」看看這並不寬敞卻無比令自己舒心的房間,男人喝了口變冷的咖啡,笑了。

 

 

 

 

 

 

 

【第六章】

 

一下班,記者金俊秀起身將文稿一股腦兒塞進包,正歡快的準備踏上回家的道路,一個充滿撒旦氣息的高大身軀死死的擋住了他的去路。抬眼一看,正是他那英俊非凡、人氣鼎沸、風流倜儻、瀟灑“堵”一回的金大哥是也!

「啊,碟子我忘帶了,要不你來我家拿?還是我給您送過去?……」

可憐的金俊秀只想到了這件事情,膽兒薄的看著陰影籠罩著自己的男人,此刻的某人臉上露出非喜非怒之色,誰也不知道他心裡所想的東西。

冷漠的眸子上下掃視俊秀全身,終於露出奸詐的笑容。

這小臉、小身段、翹屁股一看就是個嬌嫩弱受型,一定能把那不要臉的神叫來的不要臉的GAY迷得……

沒有吭聲,發現金在中從上到下“掃描”自己的眼神詭異無比,金俊秀突然覺得被寒氣逼得全身打顫,嘴唇向右一抽。

「大、大哥,我膽子小您別嚇我……有什麼需要我的一定幫忙!要不碟子我今兒晚上送您家去行不?!」

「嘶——在你眼裡我就那麼齷齪?找你談正事呢,思想給我端正點!」大手臂一揮,死死勾住金俊秀的脖子,露出齷齪表情,「我不是要你的盤,我是要你的人。」

“撲通”一聲金俊秀抱著金在中的手臂哀嚎起來,「大哥!您饒了咱吧!……咱家裡上有老下有小,秀秀向來吃不飽,養條貓還打疫苗,追隻耗子還磕個包……」

話還沒說完,就被一記猛力推在前臺小姐的座椅上,金俊秀被施暴者的陰影完全淹沒,對方俯瞰著自己:

「你,知道什麼是同性戀裡的受吧?」

金俊秀能聽見自己喉嚨裡咽口水的聲音。

難道金在中真的寫耽美文到走火入魔,瘋得決定跟自己玩把曠世奇絕的背背山?!

「知、知道一些……」

緊緊抱著懷裡的包……金俊秀緊張萬分的縮著身子。

「你,剛才那句一定幫忙的話不是在放屁吧?」

步步緊逼,金在中的表情沒給金俊秀一點回絕的餘地。

就像是掉進了陷阱,他麻木的點點頭,卻看見金在中嘴角劃過一絲滿意而邪惡異常的笑容。

「OK,有空上我家來裝把受,有攻跟你搭檔。」

陰影消失,金在中直起身子舒舒服服伸了個懶腰,還沉浸在終於和偶像通過話的喜悅裡。

重獲陽光的俊秀卻是一頭霧水,等僵著的頭腦逐漸分析過來,不管礙不礙著周圍的文藝環境,一聲高八度的尖叫破了整棟樓房整條街。

 

「我是給他發條短信還是用語音信箱好呢……」

金在中的思想已經跳躍到該如何給偶像留言的問題上,完全忽略了身後抓狂的金俊秀。

「大哥,能不能換一下讓我來當攻?萬一被人非禮了以後可怎麼混……」

「那死同性戀要敢動你我就對他不客氣。」

絕酷的口氣,轉而看了下錶,金在中終結了話題舉起手機準備給偶像發資訊。

「那時候再修理就晚了啊!」

「廢話少說,三天內我必須看到你的人,記得把碟子一起帶上。先走了!」

發完短信,在中瀟灑的甩身跨上摩托,留下毫無反駁餘地的金俊秀。

「為什麼我是受……我到底哪裡像受啊?!「俊秀鼻子一抽,撇了嘴,眼睛微紅,耷拉著耳朵灰溜溜的走出雜誌社。

 

 

 

 

 

 

 

 

【第七章】

——

「昌珉,我記得我說過如果她再打到我的製作室就為你試問。「剛剛秘書向自己報導工作情況時又提到了這個女人,鄭允浩不得不給助手打電話拷問究竟。

「您誤會了!製作室的新號我自己都背混了,怎麼可能告訴程女士……」

沈昌珉也是剛剛知道他這神出鬼沒的師傅居然在拿完奧斯卡文學巨作獎後跑到中國去寫文了!而且還是隻身一人,靠著一張金卡在那裡落戶。

提著大行李箱的他怎麼會對這種虐待癖、強迫症、失蹤狂敬佩到為其效力的程度呢?是因為不菲的薪水嗎?聰明如他沈昌珉,這事怎麼就想不通啊……

 

「程美崖讓秘書轉達給我,既然到了中國就在明天下午的長城飯店座談會會面。」允浩看到書房桌上的幾個飛鏢,拿起來瞄準牆上的靶心。

「您讓我轉達什麼給程女士?」沈昌珉覺得自己又要折壽了。

「告訴她我下午不能去了。」

手機突然響了,放下飛鏢看到一條短信:【尊敬的鄭允浩大人,我是那個冒失打電話給您的仰慕者!望您見諒,期望早日在中國的簽售上會面!from:KJJ】

「不過這是您住的地方的座機號碼?師傅?」昌珉想起來電顯示。

允浩的嘴角終於有了笑意,對話筒應道:

「嗯,我暫時住在給你發過去的地址那裡,對,就是上次讓你查的那人家裡。你暫時找個星級賓館落腳,我會隨時聯繫你。明天下午我恐怕真的要去見個人,怎麼向她轉達你看著辦吧。」掛上電話,飛鏢一擲,落中靶心。

「仰慕者嗎?」回覆那條短信:【明天下午如果可以的話,朝陽門星巴克見,兩點,ok?】

從書房來到臥室筆記本前時短信就來了,鄭允浩笑出聲,敲起鍵盤。

手邊的手機螢幕上跳躍著母語字:【比見瑞士美妞還要興奮!不見不散。】

 

 

——

翌日,天朗氣清,風暖花香。不愧是為個休息約會的好天氣呵。

同樣是休息,同樣是約會,我們的小記者金俊秀先生心情卻怎麼也歡快不起來。

當然,倘若讓個正常男人去裝同性戀和另一個男人約會,多半都會很苦惱。

唉……交友不慎啊。

金俊秀踢著腳下的小石子。不知道是第幾次嘆氣。

自從金在中的任務佈置下來,金俊秀就一直盤算著這受該怎麼裝,裝成什麼樣比較正常,要裝到什麼時候不會吐血而亡……

或許應該比較娘的跟男人撒撒嬌?社裡那個小文員linda是怎麼跟朴編輯討蛋撻的來著?……哎不對啊,後來不是讓自己不惜犧牲色相用身體蹭來蹭去得逞了嗎?天耶,到底要怎麼撒嬌啊?!嗚不會了啦……

 

完全不知自己本能的金俊秀竟然為撒嬌頭疼半天。

 

等等,或許只要正常一點如同好朋友般的勾勾肩搭搭背?那要是這麼簡單還裝什麼裝啊!本身就是正常人啊!嗚……腦袋要爆炸了。

他左想不是右想也不是,足足在金在中的樓下徘徊了半個小時。晚秋天冷,凍得小鼻頭粉粉的,臉頰通紅。

 

就在這期間,他看到一個身著時尚髮型奇特、眼戴墨鏡的男人從這一旁走過,可不一會,這個男人又折了回來,還直直走向了自己。

——

「Hi,Hostel manager?」

標準的美式英語像華麗音符,金俊秀四周看看,確定這個男人是在跟自己說話,腦中快速的過濾了下這兩個單詞的含義,然後萬分無奈:

「讓您失望了,這樓搞的是小本生意沒有類似宿舍管理這種東西。」

「Oh,sorry.我是見Baby你一直站在這兒誤會了。」

聳肩一個微笑,把眼鏡摘下的男人看起來更像是個明星。

小夥長的很偶像派嘛。

「請問This Address,over there?or here? 」

朴有天遞出一張紙條到俊秀面前,他的Mr.鄭可不喜歡遲到的人——即使對方是他的死黨。

 

溫柔磁性的聲音仿佛能讓金俊秀心潮澎湃,接過卡片看了下前面的地點和樓棟,還沒看清門牌號碼,俊秀包裡的手機便劇烈震動了起來。

趕緊點頭示意地址上的正是此樓,俊秀轉臉翻開包來掏手機,卻在手忙腳亂的同時,拖出了某些不該出來的東西。

「喂?搞錯,推銷滅鼠器推到我這裡!你們倒是哪裡得來的電話?」

掛下電話,俊秀準備上樓,卻聽見那個磁性的聲音帶著鑒賞性的感嘆響起。

「《wrong Side Of The Tracks》……wow,Punctuality! 」

什麼?

扭頭,男人手上驚現勁爆光碟,金俊秀猛然把手伸進自己的包一摸。

「嘿!別看!」

撲上前一把搶過男人手裡的東西,金俊秀憋紅了臉,扭身就往樓上跑。

「OH,baby.Are u GAY?」

問者抬頭對他燦爛一笑。

「你才GAY呢!你最GAY了!男不男女不女的,穿的跟印第安酋長似的……」

違心的話俊秀一說就會臉紅,於是捏著身子繼續向上奔。

不過剛剛的自己氣勢真的好大攻!

 

猛然大仙那滿嘴美國腔的傢伙竟跟了上來。

「幹嘛跟著我啊?」

無辜的聳了聳肩,男人一笑:

「sorry,我不是故意的,可我的朋友也住這兒。」

「退後退後,別擠我。」

俊秀望著眼前這個一旦跨進去就要變身同志的地獄之門,深深的吸了口氣。

還沒呼出來,另一個不厭其煩的聲音又冒出來了。

「能不能讓一下,My friend?」

俊秀還沒反應過來,對方已經伸手去摁門鈴,於是聽見了以下讓自己無比滯頓的對話。

「你是?」

「朴有天。」

「那個不要的臉的神請來的攻?怎麼今天就來了。我靠,俊秀,你怎麼也來了?!」

門被大力推到極限,俊秀只聽見在中奔進屋裡,向誰咆哮著。

「你他媽快從我床上滾開,人都來了!」

 

 

 

 

 

 

 

【第八章】

 

當在中衝到允浩面前時,略微一怔,對方已經拿起外套來到自己面前。

「你這是要出門?」

鄭允浩重新注視他:

「你觀察“實物”不代表我不能另外有約吧?」

「你有約也不代表我另外沒活動吧?!我可跟我偶像約好了見面的。」靠……哪個智障說的不見不散?!現在是沒退路了……

金在中一手攔住對方的道路,某個身體部位的火山即將噴發。

「難道你那個偶像比你的人格重要?」

「對。」

允浩慢慢凝眉,微低頭看他,不語。

「Mr.鄭,Hey man……」朴有天上下打量著渾身長刺的兩人,將目光落在金在中身上,「你好我是——」

理都沒理可憐的朴有天,金在中拿了摩托車鑰匙對鄭允浩硬邦邦甩下一句話:

「可以說我不負責任,但這次的攤子你來收拾,要怎麼報答你我日後會認真思考。」衝出房間的人不做停留。

眼前一陣風和被強制留下的鄭允浩使朴有天大嘆風水輪流轉:

「真是個新鮮物種啊……Mr.鄭你——」

「這個攤子你來收拾,等這個仙人掌報答我之後我再考慮報答你。」對慢慢蹭過來的金俊秀微微點頭,允浩追了出去。

 

 

 

——

從上車開始,金在中就毫不客氣的扭過鏡子整理起頭髮和衣服。那股認真勁兒,讓鄭允浩輕笑出聲。

「你看我這樣……還行吧?」

「你確定不是去相親?」

很意外沒有反駁鄭允浩的話,金在中不斷在車座上輾轉身子,目光忽遠忽近遊蕩不定,時不時還會聽到他長長的吐吸聲。

只是要與偶像見面,他卻清楚地注意到這個粗神經男與往日的不同,鄭允浩心裡不知是什麼滋味。

「朝陽門哪裡?」

「嗯?星巴克。」反應有點兒呆,看來真是緊張過頭了,抬起手看錶,不安定的挪動了下。

「哇——跟跳踢踏舞似的。」手按胸口,金在中一臉掩飾不住的期待。

「可以知道你偶像的名字嗎?」

「我敢打賭,你知道的話會失眠!所以偶像那句話說的很對,有時候不知道比知道要幸運很多。」終於找到一個舒適的坐姿,在中靠上去閉了眼。

「這句話恐怕已經多的找不到原版了。」允浩淡淡一笑,若有所思片刻卻終沒開口,直到車已經到了朝陽門,金在中的手機很HIGH的唱了起來。

「喂——」

喂字只哼了半截兒,那邊金俊秀的聲音便劈裡啪啦的一溜煙鑽了過來,如同怨婦般——

「天啊上帝啊皇帝爺爺閻王老爺啊……金大哥——你要給我做主哇嗚嗚嗚嗚,想我冰清玉潔、純情伶俐的藍顏佳人就要被玷污了呀……「

皺眉,事情好像有點嚴重,金在中儘量耐心等著那邊一長串的牢騷發完,回道:

「我馬上回來。」

掛了電話,金在中就怒目瞪向鄭允浩,原來對方已經在減速等他說話了。

竟然還擺出一臉無辜的樣子!

「我說,你到底從哪找來的變態竟然把我們俊秀囚禁起來!」

剛要質疑,允浩的手機也叫了起來。

「喂——」

「Hi,Mr.鄭。」

「這不是你的號,出了什麼事?」允浩看了看眼邊作勢要發飆的男人。

「Nothing,不過你最好還是回來一趟啊darling. 」

有天依舊樂觀,可允浩聽得出他很無奈。側頭,發現金在中在給偶像打電話,不過可以看得出來,他並沒有打通。

「對不起,對方正在通話中……」偶像果然公事繁忙啊……金在中望著手機半天提不起勁兒。

鄭允浩對電話說道:

「我儘量快點趕回來。」掛斷後鄭允浩停了車,手機裡一條短信:偶像大人希望您還沒有出發,我因突然有急事遂無法赴約,請您原諒……

金在中發現對方看著手機上的短信靜默許久終於耐不住性子打破沉默:

「喂,你朋友就快把我朋友吃了!」

鄭允浩終於抬頭看向身邊的躁狂患者,好像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看來我被人爽約了。你呢,要偶像還是朋友?」他知道這句話問得十分不客觀,但他熱愛自己這種樸實的反常表現。

「媽的衰……」

像是掙扎了很久才咬牙出聲,金在中甚至不忍望向星巴克的那個方向,狠狠擊打了下車門。

意思再明顯不過,鄭允浩調轉車頭,踩下油門。

嘆口氣,金在中看著那條爽偶像約的短信。

蔫兒在車座上,長籲短嘆。

搖頭笑著,鄭允浩更是覺得他可愛極了。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