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5

「哇——」金在中突然地大聲哭起來。

原本運籌帷幄胸有成竹的鄭家二老瞬間有些矇了,這這這,這也哭得太撕心裂肺了吧‥‥要演戲也不會這麼逼真啊。

鄭允浩也矇了,被爸媽識破的當下金在中不能再出個什麼亂子了。明明昨晚就講過,就算失敗了也不能在沒有自己的提示下說話啊,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我知道我做錯了,真的錯了‥‥嗚嗚‥‥」金在中抽泣著,隨即跪了下來,抱著鄭允浩的大腿又是一陣嚎啕大哭。

鄭允浩徹底地矇了,這到底上演的是哪一齣啊?劇本上沒有寫啊,就算是被識破了那也不是金在中的錯啊。鄭允浩看著滿臉是淚的金在中,茫然的同時也莫名地心疼,這孩子到底是怎麼了?

「我說兒子,你該不會威脅別人小朋友吧?」鄭母擔心地問。

鄭允浩搖搖頭。一家三口齊齊看著哭得酣暢淋漓的小孩,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小孩一直哭,也不說話,到是鄭父開始詢問了。

「你把小孩帶回來不會就只是為了糊弄我們吧?」鄭父皺皺眉。

鄭允浩點點頭,又搖搖頭。「是為了‥‥糊弄你們,過關了就當兒子養,沒過關就當侄子養。反正,反正我也是一個人的,而且我也‥‥」活生生地把“不想結婚”吞了下去。

「鄭允浩!人家好歹也是一個孩子,雖說是個小乞丐,但是肯定也有家人親戚的不是,怎麼輪到你鄭允浩操心了?」鄭父立即不爽了。這兒子說什麼也都快三十了,怎麼盡做些幼稚的事情?演戲就算了,這些日子相親把他弄得神志不清了這當父母的也能體會,但但但,但這又不是一個撿小狗小貓那樣輕鬆的事情,怎麼能說養就養?

小孩子還在那裡盡情地哭,也不知道原因。

「兒子,也沒見過你做什麼充滿愛心的事兒(‥‥)啊,況且,這事情這麼嚴重,怎麼能那麼輕巧地決定呢?」鄭母也有些急了,雖說看著這孩子這樣也心疼,但是,這隨便撿來的,怎麼能糊裡糊塗地就供養一個人呢?

鄭允浩沒有說話。自己其實也說不上來為什麼那麼肯定地要養這個小孩。他可憐的經歷?有這種經歷的人太多了。他傻傻地等自己?和自己相親的女人哪個不是等好久才能看到自己的尊容的。他看到自己離開時難過又期待的眼神?這這這,自己還沒文藝到這份兒上。他長得水靈靈的分外可愛?靠,這又不是找媳婦兒。雖說當時是有想過以此來躲避那恐怖的頻繁的相親,但這真的不是一個好的理由。可儘管這樣,自己還是莫名地堅定地要養這個孩子。

 

就在三人都停止說話的時候,小孩抽噎著開了口。

「叔,叔叔‥‥」小孩抹一把眼淚,「不要趕我走,沒有幫你演成功(‥‥),我真的錯了‥‥」

鄭允浩想把一直跪著的小孩拉起來,可是小孩怎麼也不肯起來,還越哭越凶。

「叔叔是對我最好的人,不要,不要趕我走,我一定聽話的‥‥」

「爸,媽,你們也看到了,這孩子真可憐,而且我又十分喜歡他。他父母早沒了,又被唯一的親人舅舅趕走了,我又不是養不起他。」鄭允浩看著鄭父鄭母鬆動的表情,立即趁熱打鐵,「趕明兒我就去把手續什麼的辦好,也去跟他舅舅說好,你們就別阻攔我養他這事兒了。」

鄭允浩抱起小孩坐到沙發上,小心地擦乾他的眼淚,又拍拍那瘦瘦的背幫他順氣。

 

說什麼人心也是肉長的,鄭父鄭母最後還是同意了這事。

金在中吸吸鼻子,而後甜甜的笑了。

終於,在經歷了這只有鄭允浩才能搞出來的事後,金在中正式地開始了他和鄭允浩的生活。

 

 

 

 

 

 

Part. 6

鄭允浩第一次覺得家裡沒有那麼冷冰冰的了。

以前的自己,一個人住在這個兩百坪的房子裡,每天朝九晚五規律地上下班,偶爾和朋友聚聚。不花天酒地,也沒什麼情調去做什麼文藝浪漫的事情,生活過得波瀾不驚,宛如那平靜的湖,沒有什麼風來吹起美妙的漣漪。

然而從金在中正式住進自己的生活的第一天,鄭允浩就清晰地感覺到不同了。

「叔叔叔叔!這床好軟啊~」金在中穿著鄭允浩的T恤,露出兩截小白腿在床上一蹦一蹦的,像是遇到什麼新奇的事情一樣,兩眼放光。

這可是大冬天啊!!鄭允浩飛快地衝到床邊,抱住金在中就往被窩裡放,「這麼冷,再跳就要感冒了。」

金在中窩在被窩裡,看著鄭允浩一副大媽的樣子幫他蓋好被子,喜滋滋地笑著。

鄭允浩看著小孩的萌樣,忍不住捏了捏小臉,「別在被窩裡亂折騰啊,叔叔要去準備上班的東西了。」

「叔叔明天要上班嗎?」小孩眼睛睜得大大的。

「叔叔的假期沒幾天了,得早點準備一下。」鄭允浩順了順小孩有些長的黑髮,「明天叔叔帶你去剪頭髮,早點睡。」

金在中撅撅嘴,扭扭身子,大眼一閉,睡了。

 

鄭允浩坐在電腦前一陣敲敲打打,郵箱裡堆滿了待處理郵件,密密麻麻的文字讓放了假輕鬆過頭的自己怎麼看怎麼煩躁。

而就在鄭允浩煩躁又不知道怎麼發作的時候,突然聽到了細微的聲音。

「叔叔。」鄭允浩聞聲轉過去,端著咖啡的手抖了一下。

眼前,是裹著臥室小沙發上的小被子的金在中,只露出個小腦袋,上面的頭髮胡亂地翹著。

「在中怎麼起來了?」鄭允浩看著這樣可愛的金在中不僅煩躁沒了,而且也不責怪他大半夜地亂跑出來。

「睡不著。」金在中偏著頭,眨眨眼睛,然後迅速地爬到鄭允浩的腿上。

「叔叔,你好冰,」金在中摸摸鄭允浩的臉,又摸摸鄭允浩的手,隨即在鄭允浩的懷裡鑽了鑽,「在中是熱和的,嘿嘿。」

鄭允浩無奈地看著小孩,拉了拉被子為小孩蓋好。雖然金在中已經有九歲,但是身子小小的,裹了被子後抱起來還挺舒服的。捏捏懷裡正睜大眼睛看電腦的小孩的臉,鄭允浩繼續閱讀那些文字,不過此刻絲毫沒有先前的煩躁。

「叔叔,這些都是什麼啊,好多字。」

「上班用的東西。」

「哇,這個好神奇,可以裝這麼多東西~~」

「這是電腦,以後叔叔教你用。」

「叔叔叔叔,明天要帶我去哪裡剪頭髮啊。」

「嗯‥‥叔叔愛去的地方哦。」

「那裡很漂亮嗎?叔叔為什麼喜歡去?」

「呃,那裡可以把人變漂亮。」

「真的嗎?那在中明天就可以變漂亮了。」

「是更帥了。」

「叔叔叔叔‥‥」

‥‥‥‥

小孩一直問著問題,一會兒激動地從被子裡伸出手來比劃,一會兒高興地把小腦袋在鄭允浩胸前蹭了又蹭,甚至在鄭允浩說要帶他去遊樂園時,直接在鄭允浩腿上站了起來,而後抱著鄭允浩的臉親了口後滿足地又回到被子裡開始他的遊樂園計畫。鬧了跳了笑了折騰夠了後,小孩終於在鄭允浩懷裡睡了,而鄭允浩也終於看完了他的文件。

鄭允浩抱起懷裡的人往臥室走,突然覺得這個夜晚過得很神奇。

以前自己都找不到人說話,就算和朋友電話聊聊天也說些無關痛癢的東西。而今天,自己非但充滿耐心地說了那麼多有的沒的,而且還真心覺得很快樂。每一個笑都是那麼發自肺腑,這個只和自己相處短暫的小孩就是有這樣的魅力。

就連這樣想著自己也會情不自禁地揚起唇角,看著懷裡小孩白嫩嫩的臉,忍不住親了下,睡得不是很安穩的小孩估計覺得有些癢,蹭了蹭臉,砸吧砸吧嘴,換了個姿勢後繼續睡。

這孩子真是可愛的緊,鄭允浩看了看窗外夜空上的星星,也許,以後的日子會有更多的期待。

 

 

 

 

 

 

Part. 7

往前十多年,鄭允浩也是這般大的小孩子。每天背著小書包去上學,會因為考試考差了而傷心,也會拿著各種獎狀在爸媽面前討賞。週末有各種各樣的活動,有時是去親戚家,有時是爸媽帶出去玩,也會坐在遊戲機前拼殺地天昏地暗。喜歡偷偷買校門口小店裡便宜得要死的零食,就算老媽天天給自己講這些都是垃圾可還是惦念著它的味道;喜歡小本的漫畫書,常常講著動畫片裡面的臺詞;喜歡數學不喜歡語文,字寫多了的話總會心煩。那被許許多多新奇的事物和成長裡的種種經歷填滿的,是記憶裡美好的童年。

可是金在中沒有。

在遇到鄭允浩之前,他沒有零食,沒有上學,沒有新衣服,沒有遊戲機。有的是幫舅舅舅媽做做不完的活,有的是不停地挨駡甚至挨打。

金在中從來沒有想過現在的生活,幻想都沒有過。

所以,他在看到鄭允浩抱著大盒的最新的組裝玩具站在他面前時,他被鄭允浩帶到大廈裡童裝專賣店任意挑選漂亮的衣服時,他坐在鄭允浩的車裡穿梭在這個城市迷人的夜景時,他和鄭允浩坐在遊戲機前一起沖關打boss時,那種幸福到不真實的感覺填滿了整顆心臟。很多次,金在中都喜歡轉過頭去看鄭允浩,看他帶著寵溺的笑容,直到被鄭允浩發現視線後又會不好意思地撇開目光。

這僅僅是跟隨著鄭允浩生活了一周而已,這短短的幾天仿佛體驗了前九年遺失的幸福。

 

假期很快地就沒了,還沒來得及帶金在中去遊樂場,鄭允浩就已經坐在辦公室的電腦前抓狂。事情堆了一個假期,所以這段時間過得極其忙碌,加之忙著尋找金在中舅舅處理相關手續,所以就只好把金在中送到爸媽那裡。

鄭允浩放下電話,剛剛韓庚打來電話交待了手續的情況。金在中的父母是在出去打工時意外身亡的,除了兩間破房子和一塊地什麼都沒有留下,舅舅家為了房子和地就養著金在中。領養要處理的手續不難辦,韓庚打了包票說要幫兄弟解決問題,只是鄭允浩需要去金在中舅舅家一趟,那家人窮,給點錢就能打發。

簡單地收拾了一下,鄭允浩一下班就直奔爸媽家。把金在中送到爸媽那裡的第一天,因為鄭允浩加班所以金在中只能在那裡睡一晚上,可是金在中無論如何也睡不著,一睡著就會被噩夢驚醒,鄭母半夜起來上廁所時看到金在中坐在床上,問了原因後也在第二天告訴了鄭允浩。自那以後,鄭允浩不管多忙都要去接金在中,晚上也要抱著金在中睡著然後再去工作。

「叔叔!」鄭允浩剛開門時,就看到金在中放下手中的紙和筆朝他跑過來。

「在中今天在學寫字嗎?」鄭允浩抱起金在中,看了看桌上的紙筆,「我要看看在中寫得怎麼樣。」

鄭允浩認真地看著金在中寫了一下午的歪歪扭扭的字,金在中有些不好意思地把臉埋在鄭允浩胸前。下午可是認認真真地寫了好久呢,可還是寫得不太好。

「在中只寫了叔叔的名字啊,晚上回去叔叔教你寫你的名字。」鄭允浩把金在中放下來,看到老媽在廚房裡忙活,「媽,今晚我和在中就不在家吃飯了,我有點事,先走了。」

「你爸都出去買在中愛喝的飲料了呢,」鄭母穿著圍裙從廚房裡出來,摸摸金在中的頭,「那在中明天喝好不好?」

金在中點點頭,「奶奶再見。」

鄭母看著鄭允浩拉著金在中的手離開,臉上一直滿是笑容。不得不承認,自從有了金在中後,感覺生活裡突然多了很多東西,家裡面也變溫暖變得有生氣了,只是,要是金在中是自己的親孫子就好了。唉,親孫子。

 

「叔叔,晚上又要去工作嗎?」金在中看著開車的鄭允浩,小嘴嘟嘟的。剛剛聽鄭允浩說「有點事」的時候,一下子就高興不起來了,還說晚上回去教他寫字呢。

鄭允浩看著金在中滿臉的不高興,心裡知道小孩想要自己陪他,故意說道,「哎呀,今晚真的有好多事情呢。要帶某個小孩去吃日本料理,還要帶小孩去看喜羊羊的電影,哦哦,還要教小孩寫字呢。」

金在中兩眼閃亮閃亮,一下子撲到鄭允浩的身上,「叔叔最好啦~~~」

 

因為之前沒看過電影,還是自己最喜歡的喜羊羊,金在中嘴裡塞著各種壽司心卻早飛到電影院了。鄭允浩自然是看在眼裡,早早結束晚餐然後買了不少零食便帶著滿心期待的小孩去了電影院。

電影院裡都是爸媽帶著小孩子看,金在中好奇地看著周圍的一切。他知道,眼前小孩被爸媽牽著的幸福場景是自己以前最羡慕的了,可是現在他不羡慕了,因為他自己和他們一樣幸福。金在中看著鄭允浩牽著自己的手,吸了一口鄭允浩剛買的熱奶茶,心裡感慨著他的叔叔比別人的爸爸和媽媽加起來還要好。

看完電影走出影院時,金在中還沉浸在電影的歡樂中,手舞足蹈地不停地講,鄭允浩蹲下來擦了擦他吃得滿臉的爆米花。

「我是喜羊羊,」金在中認真地比劃著,然後小手拍著鄭允浩的臉,「灰太狼你抓不到我哦~」

鄭允浩露出“兇狠”的表情,「現在灰太狼要抓小羊回家了。」

話一說完便抱起金在中往街對面的停車場跑。金在中一會兒拍著鄭允浩的背,一會兒在鄭允浩懷裡不安分地亂動,一會兒亂捏鄭允浩的臉,腳不停手不住地,「我才不怕灰太狼~~」興奮的笑聲在這燈火絢爛的夜裡回蕩,街上的行人忍不住地看向他們,每個人都淡淡地笑著,仿佛被他們的快樂所感染。

金在中坐在車上喘著氣,因為剛剛的嬉鬧現在臉上紅紅的,顯得格外可愛。

「在中啊,明天就是週六了,這週我們去燒烤好不好?」

「燒烤?」金在中沒有弄過,但是小孩的好奇心很是嚴重,眼睛睜得大大的,「燒烤是不是很好玩?」

「我們要先去超市里買很多很多的吃的,然後去一個漂亮的地方自己烤著吃,還有叔叔的兩個好朋友哦。」

「嗯嗯!!」小孩高興地在位子上一陣亂扭。

「但是,在中要先跟叔叔去躺你舅舅家。」鄭允浩小心地看向金在中,他想趁著這個好不容易沒有加班的週末把這件事情徹底地解決。

「叔叔‥‥要把我送回去嗎?」金在中害怕地看著鄭允浩,「我不想回去不想回去,叔叔。」

「不是,叔叔是要去告訴在中的舅舅以後在中要和叔叔一起生活啦。」鄭允浩連忙說道,看著小孩眼睛裡的淚水就一陣心疼。

金在中聽了立即就不難過了,拉著鄭允浩的一隻手,小聲地說道,「在中想要和叔叔一起生活,一直一直。」

「那我們明天就去舅舅家,後天回來就去燒烤好不好?」

「好~~」金在中爬到車座上,半跪著身子,抱著正在開車的鄭允浩的臉,大大的啵了一個,然後毛毛地頭蹭了蹭,「最愛叔叔了。」

 

 

 

 

 

 

Part. 8

鄭允浩把東西從後備箱裡拿出來,鎖上車。前面的一段小路車沒法開,只得拜託路口的人家幫忙看著車。村裡的人挺熱情,尤其是看著鄭允浩就知道是有錢人,接過鄭允浩給的菸,高興地答應說幫他好好看車。

金在中緊緊地拉著鄭允浩的手。這條小路他再熟悉不過了。在之前的很多年裡,這條小路上有他背著一大捆柴的影子,有他大冬天還穿著薄薄的布鞋踩下的腳印,還有他被舅媽打到跑出來,狼狽地在路上跌倒爬起。

早春的風還是冰冷的,尤其是在這只有平房和廣袤(ㄇㄠˋ)無垠的農田的郊區,鄭允浩幫金在中圍好圍巾,戴好手套,握著一隻小手放進自己大衣口袋裡。

鄭允浩看得出金在中想起了他的以前,小臉上眉毛緊緊地皺著,大眼睛裡有掩藏不住的害怕和膽怯。

鄭允浩輕輕地嘆了口氣,「在中,」風很大,一開口就呼出的白汽很快消失,鄭允浩蹲下來抱起金在中,冰涼的小臉貼在自己的臉上,「在中別怕,叔叔不會不要你的。」

金在中點點頭,手摟上鄭允浩的脖子,「叔叔,前面還有很長一段路,在中可以自己走的。」

鄭允浩親了親金在中的鼻子,「叔叔冷,抱著在中熱和知道不?」

金在中甜甜地笑了,手摟得更緊了。

鄭允浩的懷抱是最能讓金在中安心的。金在中知道,鄭允浩也知道。所以這個習慣一直都堅持著,不管是現在的小孩,還是很多年後的少年,就算懷中的人已經長得很高,就算已經沒有足夠力氣抱著他走很長的路,可是他們還是堅持著擁抱彼此。那是最安心的擁抱,足夠讓兩顆心以最平穩的節奏鼓動著所謂的幸福。

 

到達時,韓庚已經在那裡了。因為韓庚早給金在中的舅舅舅媽說過整件事情,所以他們在看到鄭允浩抱著金在中出現時,沒有那麼地震驚。

「在中,」舅媽一改往日的嘴臉,堆上諂媚的笑容,而在中沒有回應這突然的熱情,隔了好半天才小聲地叫了聲,「舅舅,舅媽。」

而就在這時,一個有些胖胖的小男孩從屋裡跑了出來。

「俊秀~~」在中從鄭允浩的懷裡掙出來,高興地和小男孩來了個大大的擁抱。

「在中,我都好久沒有看到你了,擔心死了。」金俊秀嘟著嘴說著,他不知道是自己的媽媽把金在中趕了出去,更不知道金在中流浪乞討的生活,要是沒有遇到鄭允浩,說不定他們再也不會見面。

兩個小孩在那裡說著鬧著,鄭允浩趕緊開始辦正事。

「金先生,相信剛剛韓庚已經詳細地給你們講過了。」鄭允浩從包裡掏出一個厚厚的信封,「這裡面的錢,當作是感謝你們之前對在中的照顧。」

金在中的舅舅舅媽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錢,樂呵呵地接過後,滿口答應了把金在中交給鄭允浩撫養。反正都已經是趕出去的,還能拿到這麼多錢,何樂而不為呢。

沒有談多久,鄭允浩便叫在中說要回去了,金在中很是不捨金俊秀,兩個小孩不情願地道別。

鄭允浩見狀蹲下身來,「你叫俊秀嗎?」

金俊秀點點頭,抹了抹臉上的眼淚。

「想不想跟叔叔還有在中去城裡玩幾天?」

鄭允浩的話音剛落,兩個小孩都震驚地瞪大眼,而後兩人興奮地歡呼起來。

「金先生,你看他們兩兄弟感情這麼好,在中也很久沒有和俊秀一起玩了,我想帶兩個孩子去城裡玩幾天,就麻煩你們去學校幫俊秀請幾天假,過幾天我會把俊秀送回來的。」

兩個人還沒從錢裡回過神來,什麼都沒想就答應了,反正鄭允浩是好人又那麼有錢,俊秀要玩就去玩幾天吧。

於是,鄭允浩帶著兩個小孩離開了。

金在中是第一次這麼高興地走在這條小路上。他一手拉著鄭允浩,一手牽著金俊秀,從來沒有這麼開心過。他把鄭允浩握著的那隻手上的手套分給俊秀,看到俊秀好奇而高興的神情,趁著俊秀把玩著手套的時候忍不住地示意鄭允浩蹲下來,趴在他耳邊悄悄地說,「叔叔,我想送俊秀一雙手套。」

鄭允浩看著如此開心的寶貝,也湊近他耳邊,學著剛剛在中那樣的小心的語氣說,「好,寶貝想怎樣就怎樣。」

金在中摸摸被鄭允浩的氣息熏熱的耳朵,心裡甜得不得了。他沒有爸爸媽媽,可是他卻有一個把他當寶貝的叔叔。他叫他寶貝,他說自己想怎樣就怎樣。自己可以和他一直生活。

金在中抬頭迎上這早春的風,全身都暖暖的,未來也都是暖暖的。

 

 

 

 

 

 

Part. 9

泛白的陽光穿過冰冷的空氣,連影子都是淡淡的,幾乎要被這早春的薄霧掩蓋。社區裡格外安靜,偶爾有買完菜回來的大叔大媽呵著白氣不緊不慢地上樓,也有匆匆行走的年輕人裹著圍巾往停車場趕。零零碎碎的鳥叫聲被窗前厚厚的窗簾隔開,葉尖殘留的霜緩緩地化成一顆顆晶亮的露珠。

原本社區是這樣的,在朴有天和沈昌珉到達鄭允浩家之前。

「哇塞——」就在鄭允浩打開門的那一刻,朴有天像發現新大陸一樣,桃花眼開始閃光,飛快地取下一路上被沈昌珉取笑了很久的小白兔手套,不顧路上被撞倒的在中,直直地衝向離在中不遠的俊秀,「好可愛的胖娃兒啊~~~」伴隨著手上捏捏的動作的,是不太正常的、不能一下子判別性別的感嘆聲。

於是,沈昌珉扶額,鄭允浩飛速抱起在中開始醞釀怒吼,在中被嚇地縮在鄭允浩懷裡怯怯地看著正“欺負“俊秀的朴有天。而下一秒,高亢的海豚音擊破了此時詭異的氣氛,金俊秀小朋友閉著眼大張著嘴雙手緊握垂於腿邊,鼻涕眼淚一下子在臉上開闢四條水路。

在中見此狀似乎以為那個詭異的叔叔很可怕,立即像八爪魚一樣纏在鄭允浩身上,鄭允浩拎起蹲在地上不知所措的某人,「朴有天,你可不可以給我正常點!!」

沈昌珉連忙抽著紙巾幫俊秀擦鼻涕抹淚,本著當院長之前當兒科醫生的一段經歷,使出沈氏絕活兒來安慰俊秀,這不看著這麼可愛的小朋友被朴有天嚇成這樣怪可憐的嘛,況且,他的耳朵真的有些受不住了= =

 

被俊秀高亢的哭聲弄得有些茫然的朴有天癟癟嘴,「你知道人家最萌這種胖胖的正太啦~」

鄭允浩飛速地朝天花板翻一個白眼,「你信不信我和昌珉把你弄到精神病院去治一治?」

話音剛落,朴有天便收好他那小怨婦的表情,立即恢復正常,先是討好地摸摸在中的頭髮,「小在中,我是有天叔叔,不記得了嗎?」

在中從鄭允浩懷裡探出來,小聲地說,「有天叔叔好。」

隨即朴有天立刻跑到正被沈昌珉哄著的俊秀面前,「小朋友,我是你的有天叔叔哦~~」

俊秀定定地看了朴有天一眼,吸吸鼻子,就在朴有天敞開他那自稱男女通殺的懷抱迎接他時,俊秀再次兩眼一閉嘴巴大張,「哇——」地哭了出來。

「朴有天,你去停車場等我們!!」鄭允浩和沈昌珉異口同聲道。

鄭允浩用臉蹭了蹭懷裡小孩的頭髮,「寶貝別怕,我們去拿你的大象小包,然後就出發咯~」

剛剛還是怯怯的神情立即掛上燦爛的笑容,在中從鄭允浩的懷裡下來,拉著俊秀跑去臥室拿包包了,那是他最愛的大象包包啊,昨晚就和俊秀一起在裡面裝滿了最愛吃的零食,兩個小孩拿著零食玩具立刻就忽略了剛剛朴有天對他們心裡造成的陰影。

 

朴有天坐在副駕駛位子上,委屈地看著後座正和沈昌珉玩得異常開心的小孩,想要求安慰地看向正在開車的鄭允浩,怎料鄭允浩回了他一個“你活該”的表情。

「昌珉叔叔,」在中把手中剝開的果凍遞到沈昌珉嘴邊,「這個可好吃了。」

沈昌珉滿足地接過在中遞的果凍,又接過俊秀遞來的薯片,得瑟地向朴有天挑挑眉。

「叔叔,」在中爬在駕駛員位子的靠背上,將自己剛咬了一半的草莓味軟糖塞進鄭允浩嘴裡,「只有一個了,分給叔叔一半。」說完還從後面抱住鄭允浩的頭,調皮地用手擠了擠鄭允浩的臉。

朴有天就這麼華麗麗地被兩個小朋友無視了,只得可憐兮兮地扭頭看窗外的風景。

 

在超市裡迅速而瘋狂地掃蕩後,五人歡快(朴有天:老子這叫歡快?!)地來到公園的燒烤區。

小朋友對自己親手做吃的是十分感興趣的,雖然基本上都不會有什麼好的結果。這邊因為被朴有天嫌棄說搭烤架像是要手術的沈昌珉無奈地準備食物,兩個小朋友發揮創意地開始他們的混搭,把一串菜弄得花裡胡哨的,還時不時地拿到鄭允浩和沈昌珉面前得瑟。

等第一批食物烤熟後,鄭允浩帶著在中、沈昌珉帶著俊秀到一邊吃去了,朴有天因為讓俊秀驚魂未定導致被集體嫌棄只得去看火繼續烤下一批食物。

「燙‥‥」在中吃得太急,連忙把小舌頭吐出來。

「小心點吃,別擔心俊秀他們搶,叔叔的都給你留著呢。」鄭允浩笑得一臉寵溺,看得一旁的沈昌珉渾身發冷,拉過俊秀開始和他比賽誰啃雞翅啃得快。

「我要吃排骨!!」朴有天剛把食物端來,兩手都拿滿食物的在中便盯上他手中香噴噴的大排骨。

「別急,」鄭允浩拿過排骨,吹了又吹,然後餵到在中嘴邊,讓貪吃的小孩就著他的手慢慢啃排骨。

朴有天發現俊秀喜歡吃肉,拿著排骨屁顛屁顛地跑過去。

「俊秀啊,有天叔叔剛烤好的排骨,來嚐嚐,可香了~~」朴有天裝作沉醉在排骨香中不能自拔的樣子,看到俊秀本想不理他又想吃排骨的模樣,內心一陣偷笑。

俊秀伸過手來接,朴有天卻把排骨拿開,「叫聲有天叔叔。」

俊秀憋屈地看著排骨,就在打算開口叫時,沈昌珉拿著羊肉串過來,「俊秀,咱不稀罕他那排骨,咱們有羊肉吃。」

俊秀立即飛撲過去,留下朴有天愣愣地拿著排骨,油滋溜溜地滴了一地。

「我說沈昌珉,你有必要這麼針對我嗎?」朴有天咬牙切齒地說,而後又笑得桃花滿面地轉向俊秀,「俊秀,別不理有天叔叔哈,叔叔給你吃肉,隨便你吃。」

俊秀埋頭吃羊肉串,完全不理朴有天。沈昌珉大笑,隨後讓朴有天看一旁,在中坐在鄭允浩兩腿間吃得不亦樂乎,而鄭允浩則樂呵呵地為在中端菜遞飲料,就一根羊肉串兩人還一人一口‥‥

「哇,從來沒發現鄭允浩是這麼喜歡小孩的人,」朴有天嘖嘖地搖頭,「我說這麼喜歡小孩怎麼之前那麼排斥相親啊?鄭允浩這二貨。」

「你才二貨。」沈昌珉一副“你智商沒救”的表情看向鄭允浩,「那是一般地喜歡小孩嗎?你看俊秀啃得滿臉是油怎麼沒見他來擦啊?」

「俊秀‥‥」朴有天完全沒有抓住沈昌珉說的重點,一臉同情地看向仍然吃得很哈皮的俊秀,「來,有天叔叔幫你擦擦臉上的油。」

俊秀就著那油膩膩的小手推開靠近他的朴有天,跑到在中那裡去拿吃的。留下朴有天立在寒風中,看著他昂貴的外套上兩個油手印,聽著沈昌珉滾在地上地大笑,寂靜憂傷,獨自吞淚‥‥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