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53

清晨的光透過窗簾。

寧靜的病房裡。金賢重小心地起身,然後為還在熟睡的楚天依蓋好被子。拿起一旁的熱水瓶,像是在這裡照顧了很久一樣地嫺熟。打水,買早飯,和晨檢的護士詢問情況,倒垃圾,取藥,送檢查樣品。楚天依醒後,看著金賢重忙碌的身影,唇角愈發上揚,當她轉動目光時,看到病房外,母親立在一角,安靜地笑著,看著病房裡的他們。

 

溫馨的臥室裡。頭一晚兩人擁抱著說著話睡著的,彼此都是一夜無夢,睡得前所未有的舒適。金在中是在鄭允浩注視的目光中醒來的。鄭允浩順著他額前的劉海,舒醒時的慵懶的笑容看得鄭允浩一陣心動。習慣性地早安吻卻在兩人都捨不得放開的情況下愈演愈烈。房間裡的溫度剛剛好,帶著這日美好的冬日陽光,讓人仿佛置身於四月天一般。鄭允浩輕輕地剝開在中的睡衣,順著白皙的皮膚一路落下溫柔的吻。

這樣的時刻總是太溫情。你可以和不同的人度過夜晚,可是卻很少找到可以同你共度清醒時的清晨。在愛的目光中醒來,在一天開始的時候,呼吸著對方的味道。

不同於以往那樣迷濛著雙眼,在中的目光緊緊地跟隨著鄭允浩輕輕晃動的頭,手指順進他的頭髮,嘴裡是動情的呼喚。

然而就是因為這樣的時刻過於溫情,以至於兩人都沒有聽到開門聲。

 

鄭允浩的父母是早晨散步過來的,知道兒子這兩天不停加班,看著也是上班的點了,把昨晚做好的湯菜帶過來。

開門時是一如既往的安靜,然而就在鄭母想叫「允浩」時,老夫妻同時聽到了臥室裡傳來的聲音。

那種聲音太敏感,總是讓人一聽就想入非非甚至面紅耳赤。

難道兒子有女朋友?不可能啊,這麼長時間過得像和尚一樣,要是他們老倆口提起結婚這些事,還總會擺臉色。難道是一夜什麼?現在是快要上班的點啊‥‥

帶著滿心的好奇,老倆口默契地悄悄地走向臥室,鄭母甚至連手中的飯菜都忘了放下。

臥室的門並沒有關,開著一個人可以側身而入的縫隙。而當鄭父鄭母站在那縫隙前時,他們看到的是讓他們寧死也不願相信的畫面。

他們的兒子,那個不近女色不談婚娶的兒子,正赤身覆在一個男子身上,他的頭在男子下半身出來回晃動,一看就是在用嘴取悅著身下的男子。而那叫得縱情渾身泛紅的男子,不是別人,要是那一紙證明沒有解除的話,就是自己兒子的養子,叫了自己這麼多年「爺爺奶奶」的,金在中。

「啊!!!!!」鄭母手中的飯菜全部砸在地上,她顫抖著舉著手,眼前的畫面讓她幾乎要癲狂。

「嘭!」鄭父一腳將門踢開,瞬間發黑的臉昭示著這老爺子前所未有的怒氣。

鄭允浩飛速地用被子把在中的身體蓋好,自己隨意地穿好睡衣,「爸,媽。」

「啪!」鄭父衝上來就是一耳光,「你還有臉叫我們嗎?!」

「鄭允浩,你這個孽子!」怒火迅速燃燒,鄭父又是一巴掌。

「你給我起來!」鄭母衝過去,拉起還在床上的在中。

在中已經嚇得臉色發白,他什麼都沒穿,被鄭母拉出被窩,身上的紅痕顯得格外刺眼。

鄭母幾乎是被這些痕跡點燃了,她尖叫著,哭喊著,手不停地打著在中。

「媽,你在幹嘛!」鄭允浩一把把在中摟進懷裡。他緊貼著在中汗濕的臉,「寶貝,別怕,有我在。」

「給我把衣服穿上!穿上後就滾出來!」鄭父的嘴唇發著抖,胸口劇烈地起伏。

 

「都給我跪下!」鄭父一吼,兩人就那麼跪了下來。

在中的臉上全是冷汗,他渾身涼得可怕,可是除了驚慌地看著兩個暴怒的老人,他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

「你們簡直是連畜生都不如!!幹的是什麼,啊?!!喪盡天良!!」

鄭母不再尖叫與哭喊,她淚眼婆娑地看向鄭允浩,「兒子啊,告訴媽,你是一時糊塗‥‥」

「媽,」鄭允浩的臉上沒有絲毫畏懼,他帶著前所未有的堅定,握起在中汗濕的手,「我愛在中,愛了很多年了。」

「啊——」鄭母不想聽見這帶著驚悚的現實的回答,她順手拿起手邊的玻璃杯朝在中扔去,「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害了我兒子!!」

鄭允浩猛地抱住在中,玻璃杯剛好落在他肩上,發出一聲悶響。

「允浩,允浩‥‥」在中急了,他手忙腳亂地要去看鄭允浩有沒有受傷,可這樣在兩個老人眼裡,親昵地刺眼,和拿著刀割心一樣。

「爺爺,奶奶‥‥」在中的眼淚飛速地往下掉,「我們錯了,但是,我和允浩是真心相愛的‥‥」

「給我住嘴!!」鄭父疾步走向在中,把在中拉起來,「你就是禍害!現在我知道了,當初那個畜生不結婚,什麼都不在意,是不是都是為了你!!說啊!!」

「爸!」鄭允浩站起來想要阻止鄭父。

「你給我跪下!」鄭父又是一聲怒吼。眼前的是自己的親生父親,鄭允浩焦急地看著,卻不能把他推開。

在中流著淚看著鄭父,「我們‥‥真的是真心相愛的‥‥」

不能放手,不能再放手了。他不能再經歷一次過去,那些痛苦,那些彼此的傷害,他都受夠了,如今好不容易在一起,他一定不能放手。

「你他媽的畜生!不要臉!」鄭父猛地把在中一推,沒有絲毫準備的在中往後倒去。

時間仿佛靜止一般。

鄭允浩看著在中那麼倒下去,頭重重地磕在鋼化玻璃茶几的尖口。

「在中!!」鄭允浩衝過去,他的雙眼帶著令人心疼的猩紅,他摟起在中,手一碰到頭部,滿是血。

鄭父愣在了那裡,怒火就那麼頓住,然而下一秒,他身後的鄭母突然倒下。她抽搐著,臉色蒼白,嘴唇發紫。

那一個原本美好的清晨,留下的只有刺耳的警報聲。

 

 

 

 

 

 

 

Part. 54

上午的醫院裡來來往往都是人,有時都有種置身於菜市場的感覺。與門診的熱鬧繁忙不同的是,住院區依舊安靜。住院區的大門口停著一輛殯儀館的車,大概是今晨哪位病人去世了,家人哭泣著立在車旁。比門診更要濃烈的消毒水味道,偶爾一兩聲尖厲的哭喊,住院區總是顯得讓人心悸。

因而當鄭允浩立在三樓的視窗向下看的時候,鬱結在胸口的難受立刻翻湧。仿佛望下去的不是一片空曠的水泥地,而是灰茫茫的未來。

鄭母是腦溢血,還好送得及時,及時挽救了性命。然而鄭母還是處於危險期,現在的她就算有時醒過來也說不出話。

這是醫院經常遇到的病例,而現在,沈昌珉正和醫院四個權威的腦科專家開會,因為正躺在重症監護室的在中讓他們束手無策。

沈昌珉看著正激烈爭論的幾個專家,一時有些走神。今天早上無非是很普通的一個早上,他按時來上班,剛把車開進醫院,就看到救護車開了回來。一大早的就是這種情況也不太多見,沈昌珉正打算收回目光時,他看到了鄭允浩慌忙地從救護車上跳下來,接著是他的父親。一定是出事了。沈昌珉知道,要是一般有什麼不急的問題,鄭允浩總會打電話來讓他安排好,反而是很急的事情,鄭允浩就無暇來提前通知他。沈昌珉立即跑下車,等他衝上去的時候,看到的是毫無人氣的鄭母,以及到處是血的在中。搶救,他來不及向鄭允浩詢問那麼多。當鄭母從搶救室出來時,鄭允浩才言簡意地說了一句,「他們知道我和在中的關係了。」而那時,沈昌珉正想告訴鄭允浩,在中的病情很棘手。沈昌珉忍了忍,只是拍了拍鄭允浩的肩,便馬上通知那幾個腦科專家來開會。

「所以‥‥結論呢?」沈昌珉問。四個專家不約而同地搖頭。

「明明是很普通的撞傷,傷口也很正常,可是,腦內的情況真得太複雜了,我這麼多年都沒有見過。」其中一個人說著。

沈昌珉並沒有多說什麼,在中的情況他再清楚不過,況且他研究腦科並不比面前的幾個專家少,他知道這幾個專家目前面臨的困境是正常的。

「先按照常規方法治療,我們再想辦法,各位最近需要費神了。」沈昌珉捏了捏鼻樑,從一大早就忙到現在,他有些疲累,而更重要的是,他知道,鄭允浩現在的麻煩,絕不僅僅是生病的母親和在中,他要面對的是和在中的未來,甚至是在中的生死未卜。沈昌珉拿起手機撥通了朴有天的電話,「請個假,來醫院吧。」

 

 

「現在你很滿意了是吧?」鄭父冷笑著。

「爸,你覺得現在說這個有用嗎?媽隨時都有危險,在中還躺在那裡,沈昌珉都給不了一個回覆!」鄭允浩低吼著。此刻的他腦裡一片混亂,自己也處於快要崩潰的邊緣。他沒有想過今天這樣的情況,一個是自己的母親,一個是他的在中。當在家裡爭吵的時候,他還有力氣思考如何去讓父母接受,可當在中和母親雙雙倒下的時候,他發現,自己連抑制住心中的恐懼的力量都沒有。

「你這個不肖子,你竟然可以把你媽氣成這樣!」鄭父鐵青著臉。他氣憤,一直引以為傲的兒子竟然做出這樣違背倫理道德的事情。當憤怒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先前所有的不滿都會混在一起,理性也會喪失。對!就是那個人!自從他出現後,家裡就沒好過過!要不是他,兒子怎麼會拒絕找對象,又怎麼會讓他們老倆口逼急了等著兒子結婚遇到了小安,又怎麼會有後面一系列的事情!!

「爸!你可不可以先冷靜一下?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媽還躺在那裡!在中也躺在那裡!!」

「冷靜?!你叫我怎麼冷靜?你不結婚不生孩子氣我和你媽就算了,你現在和一個比你小20歲的男的搞在一起,你叫我冷靜?!!」鄭父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鄭允浩,這是我最後一次這麼對你說了,關於你和金在中的這件事,我和你媽就算是死了也不會同意!」

鄭允浩看著憤然走開的父親,心裡突然難受得幾乎要呼吸不過來。然而就在這時,沈昌珉的電話來了。

 

鄭允浩推開沈昌珉辦公室的門時,覺得整個辦公室的氣氛都很詭異。朴有天就坐在沈昌珉的對面,手裡隨意地翻著沈昌珉辦公桌上的東西,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

「昌珉,什麼事?」鄭允浩的聲音沉沉的,心裡有些不安,「是在中的?」

沈昌珉張張嘴,不知道該怎麼說,他看了眼朴有天,朴有天抿抿嘴,輕輕地搖了搖頭。

「到底怎麼回事?」鄭允浩皺著眉問,心裡不安的感覺越來越濃烈,心臟似乎就要跳脫動靜脈的束縛了。

「在中他‥‥」沈昌珉嘆了口氣,「我們現在也找不到辦法,確切的說,他這種症狀我們都沒見過。」

鄭允浩愣在了那裡。什麼叫找不到辦法?什麼叫沒見過?怎麼覺得自己有些聽不懂?

「允浩,我會請醫生盡力想辦法,但是‥‥」沈昌珉頓了頓,「你還是要做好心理準備。」

「什麼叫做好心理準備?!!」鄭允浩衝上去一把將沈昌珉從椅子上提起來,「他是在中!!你叫我做好心理準備,什麼心理準備?!我只有一個準備!那就是他儘快好起來!」

「允浩。」朴有天忙走過去勸說鄭允浩,見鄭允浩鬆了手,忙扶著他坐下來,「冷靜點冷靜點,我們都應該相信昌珉不是?他那小子是醫學界的天才,況且還是我們的好哥們兒在中的昌珉叔叔,所以啊,他醫治在中不是最好的嗎?昌珉的意思你誤會了,他是讓你放鬆一下心情,瞧你現在的模樣,要是在中醒了瞧見了能不心疼嗎?」

鄭允浩大口大口地呼吸著,沒有說一句話。朴有天和沈昌珉交換了眼色,他們都懂鄭允浩現在的心情,這是他們之前都想好了的,一個告訴事實,一個來安慰。只是,到底要不要接受,還是得看鄭允浩自己。

「我啥都不想‥‥」半晌,鄭允浩捂住自己的臉,聲音很是痛苦,「別人要不要接受,以後怎麼辦,我什麼都不想‥‥」

「只要在中醒來,和我好好在一起,我做什麼都可以‥‥」

朴有天拍拍鄭允浩的肩。眼前這個捂臉欲哭的男人真的是經歷了太多,他和在中好不容易才走到一起,這還不到半年,就出現了這種情況,換誰誰都接受不了。他見識過鄭允浩和在中的黏糊勁兒,可現在在中插著各種管子躺在那兒,那種痛苦絕對不比要是俊秀躺在那裡自己的痛苦少。

 

良久,鄭允浩才站起身來,「我去看看在中。」

鄭允浩推開門,步伐有些不穩。他有些急促地走到在中的病房,而後在病床旁的椅子上坐下。輕輕地握住沒有插針管的左手,溫柔地在掌心揉捏。床上的人,緊緊地閉著雙眼,面色蒼白。就在幾十個小時前,他家的寶貝才給了他驚喜提前跑了回來,他們還在床上幸福地擁吻,然而現在,他被人告訴他家的寶貝不知是什麼情況,要他做好心理準備,這怎麼可以?

鄭允浩俯下身子,在在中的額頭上輕輕地一吻,寶貝,快點醒來吧。

 

 

 

 

 

 

 

 

Part. 55

「轉院?」鄭允浩愣了愣。幾日來不眠不休的他,看起來很是憔悴。

「不是轉院,是那邊醫院剛引進了一批現在最先進的設備,我們這邊還沒有,我想讓在中過去檢查一下,或許有幫助。」沈昌珉頓了頓,「我和那邊院長是舊友,你就放心吧。」

鄭允浩點點頭。已經過去快五天了,在中還是沒有一點好轉,依舊昏迷不醒。只能這樣了,不放過任何一絲希望。

「那我去安排一下,一會兒就帶在中過去檢查。」沈昌珉拿著手中的設備離開了。只剩鄭允浩一個人在病房裡。

鄭允浩輕輕地撫弄了在中的劉海,嘴邊帶著淺淺的微笑。繼而他小心地幫在中換了一套乾淨的病號服,弄完之後已是滿頭大汗。上午的陽光正好從落進來,為在中的臉龐鍍上淡淡的光芒。依舊是蒼白的臉色,看得鄭允浩一陣心疼。護士進來為在中取下身上測量的管子,鄭允浩抱起在中,把他緊緊地摟在懷裡。鼻尖埋在在中的頸窩,撲鼻而來的消毒水的味道將鄭允浩滿是血絲的雙眼熏得猩紅。顧不得還站在一旁的護士,也沒看見已經站在門口緊握住拳的鄭父,鄭允浩輕輕地吻了吻在中的額頭,在他耳邊小聲地說著,寶貝,我們走吧。

「你留下來!」鄭父實在是忍不住了,剛剛的畫面刺眼至極,要不是這在醫院,要不是那個金在中現在要死不活,他早就衝上去把他倆分開了,「你媽今天剛剛好轉,已經可以說話了,你留下來陪你媽。」

「爸!」鄭允浩狠狠地盯著鄭父。

「你別再說了,」鄭父看到今日恰好來探望鄭母的韓庚,「韓庚,你隨在中去那邊醫院,鄭允浩你現在就跟我去那邊病房。」

鄭允浩知道他沒辦法反抗自己的父親,在自己的母親容不得半點刺激的時候。他小心翼翼地把在中放在擔架上,認真地看著韓庚,「韓庚哥,你一定要幫我好好照顧他,有什麼第一時間給我電話,拜託了。」

韓庚點點頭,鄭允浩緊皺著眉不放心地看著被抬出去的在中,完全沒有看到韓庚若有所思的目光。

 

 

「媽,現在感覺好些沒有?」鄭允浩坐在病房裡削蘋果,嘴上和父母聊著天,心裡早就擔心死了,也不知道檢查地怎麼樣了,更不知道檢查的結果會不會給治療帶來希望。

「好‥‥好多了。」鄭母因為腦溢血,嚴重地影響到大腦,還好恢復不錯,只是現在說話確實有些吃力,「兒,兒子啊‥‥你,和‥‥」

鄭允浩知道母親要說什麼,忙打斷她,「媽,來,我餵你吃蘋果。」

「唉,允浩,你媽現在已經這樣了,你就真的忍心嗎?我和你媽可以原諒你們,只要你從今往後不要在和金在中來往。他讀他的書,你過你的生活。」鄭父看著鄭允浩小心地給鄭母餵著已經削成小塊的蘋果,心裡明白他這個兒子是最孝順的,只要他和老伴堅持,鄭允浩肯定會為了他們而變得正常的。

「爸,媽,你們好好休息,我出去問問昌珉有沒有什麼消息。」鄭允浩並沒有打算回應父母,只是站起身來,準備離開。

「你!」鄭父氣結,而此時鄭母在病床上也喘得厲害,忙跑過去幫鄭母順氣,「你這個不孝子,真的要把我和你媽氣死你才甘心!那個男的就比你爸媽還重要嗎?你這個沒良心的!到底是誰把你生出來養大的!要是沒有我們,能有你今天嗎?!」

「爸!你冷靜點好不好,媽現在這樣子,不能刺激她的!」鄭允浩按了呼叫器,鄭母喘得厲害,必須得讓醫生來看看。

「啪!」一個耳光落在鄭允浩臉上,「刺激你媽的是我嗎?!到底是那個不孝子把自己的母親氣得快要死的?!」

鄭允浩站在那裡,沒有動。

下一秒,病房的門幾乎是被沈昌珉撞開的。

「允‥‥允浩‥‥」沈昌珉氣得順過過來,「在中出事了!」

 

 

當鄭允浩和沈昌珉趕到事故現場時,周圍已經被員警和圍觀的人堵住了。大橋被車撞出一個缺口,一輛大貨車正懸在那裡,一半在橋上,一半懸空,隨時都有可能掉進江裡。而江面上,是幾條救援艇在迅速搜捕。

貨車追尾,救護車被直接撞進了江裡。這樣的特大型事故是罕見。

圍觀的人有人目擊了整個過程,正在那裡激動地講述。有人在感慨,還好當時江上有一條漁船,在救護車翻下去的時候,這條漁船迅速地開始救人。

救護車上,除了司機,還有三個護士一個醫生,以及韓庚,在中。

橋面上的員警拿著對講機,聽到江裡搜捕的人講著,「四個醫院裡的和兩名男子已經救上船,讓上面的救援醫生馬上做準備。」

鄭允浩僵立在那裡,看著慘不忍睹的現場,愣著,臉色迅速變得慘白。

半晌,他猛地衝上去,拉住員警就大聲地問,「那個病人呢?車裡的病人呢?」

「車裡還有病人?」員警也有些茫然,事發突然,現在下面報告書救了6個人,都只是受傷,也沒見下面的人說還有一個病人。

「你他嗎的什麼員警!」鄭允浩一拳揮了上去,現場立即變得極為混亂。沈昌珉連忙上去勸阻,他順手撿起員警掉在地上的對講機,「大家迅速找找,救護車裡還有一個昏迷的病人。」

江面上原本準備匯集的救援艇立即散開搜尋了,鄭允浩被兩個員警扣著手,嘴角帶著剛剛廝打時的血跡,眼睛裡像是要噴火一樣。

 

救上來的六個人已經上了岸,幾個護士傷得有些重,司機和韓庚基本只是外傷。

「韓庚!」鄭允浩不顧員警的阻攔,衝過去握住躺在擔架上的韓庚的肩,「在中呢?告訴我在中呢?」

韓庚的臉被掛傷了好幾處,血漬和江裡的髒汙佈滿了皮膚,「對不起‥‥」

那一瞬間,鄭允浩覺得他身上的血都燃燒了。他握緊了拳,狠狠地砸在韓庚躺著的擔架的鐵杆上。

「允浩,你先別激動,現在還在尋找‥‥」

鄭允浩推開上來安慰的沈昌珉,衝下岸,靠岸的救援艇上的搜救人員還沒來得及反應,就看到這個男的跳了上來,發動救援艇往落水點飛奔。

「唉唉‥‥」搜救人員話都沒說清楚,鄭允浩就直接跳進了江中的事故點。

鄭允浩憋著氣,只是感覺肺都要炸了,可是他依然堅持著,落在江裡的救護車裡,擔架還在,可是就是不見在中的身影。

他在昏迷,連掙扎都不會有,已經過了這麼久,他的在中到底在哪裡?

江水冰得可怕,鄭允浩努力睜開的雙眼被刺得生疼。他拼命地游著,恨不得把一生的力氣都用完。他知道,只要遲一秒,他的在中可能就永遠離開他了。

橋上的人隨著鄭允浩的跳江而變得騷動,有一支救援趕來,沈昌珉焦急地看著湖面,身旁的員警已經開始各種部署了。

過了好一會兒,江面上才看到鄭允浩的頭,他身旁救援艇上的人立馬向他丟繩子和救生衣,可是,鄭允浩沒有接,他奮力地向下游有著,順著在中可能被沖走的方向一路搜尋。

冬天的江水格外刺骨,水勢雖沒有汛期的湍急,可是對於這條貫穿整個城市的江來說,它的水勢依舊兇猛。

救援艇上的兩個人已經準備好了,跳下水,迅速地靠近鄭允浩,就在鄭允浩精疲力竭開始下沉的時候,順利地托住了他,把他帶上了救援艇。

 

離事故發生已經過去半個過小時了,正常人落水四分鐘便不會有生的希望。江面上的救援艇回去了一半,替代的是大型的打撈船,船上的人拿著設備,用員警的話來說,現在只是準備撈屍體了。

沈昌珉看著渾身濕透的昏迷的鄭允浩被送上救護車,雙腿覺得很無力,他撥通了小芩和朴有天的電話,他知道,一切都開始朝著他們無力的方向發展。

圍觀的人群漸漸散去,這場特大型事故,除了貨車司機當場喪命,以及救護車上的病人還處於失蹤狀態,其他的人員都沒有生命安全。員警在做著最後的記錄,貨車被成功拖走,沈昌珉站在殘損的橋面,看著依舊湍急的江面,流下了淚水。

 

 

 

 

 

 

 

 

Part. 56

鄭允浩是在下午醒來的。

當他睜開眼睛的時候,病房裡鄭父、沈昌珉、朴有天、小芩還有俊秀都在。氣氛很是壓抑,大家都做好了鄭允浩爆發的準備,可是病床上的鄭允浩十分安靜。

他睜著眼,無力地環視著病房,他知道,要是在中被救了,這些人會在第一時間告訴他,可是看到他們臉上的神情,他就知道,一切都完了。

幾日沒有休息加上先前江水的浸泡,鄭允浩的眼睛紅得可怕。他緩緩地眨著眼睛,然後大顆大顆的淚水滑落下來,滴進雪白的枕頭。

半晌,他啞著嗓子問,「在中呢?」

「員警還在尋找。」開口的是朴有天,他看到落淚的鄭允浩,眼睛也不禁濕了。

鄭允浩依舊沒有任何動作,病房裡沉默地要死。過了好一會兒,還是俊秀忍不住哭出了聲,俊秀撲進朴有天的懷裡,一時哭得快要喘不過氣來。

小芩抹著臉上的淚水,沈昌珉攬住她的肩。鄭父立在那裡,心裡一時很是複雜。

良久,鄭允浩在大家都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從病床上坐了起來,他麻利地拔掉手上的針頭,就穿著身上的病號服往外走去。

「允浩!」朴有天眼疾手快地拉住鄭允浩,「你要去哪裡?」

原以為鄭允浩要掙扎,可是在拉住鄭允浩的時候,朴有天才發現鄭允浩渾身都沒有力氣,他鬆了手,看著鄭允浩緩緩地說,「我想去那裡看看,我怕,我怕在中找不到回家的路‥‥」

朴有天的眼淚落了下來,他取下一旁掛著的大衣為鄭允浩披上,「我帶你去。」

 

江面上只還有一艘打撈的船,事故現場已經被清理,被撞開的橋欄也被圍了起來,放上請勿靠近的標誌。

鄭允浩立在橋上,江風凜冽,吹亂他的頭髮,吹紅了他的鼻頭。他一直一錯不錯地看著江面,嘴裡喃喃著,寶貝,我在這裡,我來帶你回家。

 

 

 

兩周後,鄭母出院。出院的那天,朴有天來接的鄭母鄭父。

「允浩那邊‥‥」鄭父忍不住問了問。

「他還是那樣,把自己關在家裡,我們都進不去,警察局那邊已經結案了,剩下的事交給我和昌珉就行,伯父伯母你們好好照顧自己。」

鄭父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在中‥‥還沒找到?」

朴有天嘆了口氣,「員警說估計是被沖走了,已經通知下游的了,但是現在還不見‥‥屍體,估計,已經腐爛了。這條江那麼大,又不是什麼普通的河‥‥」

「有天啊,就麻煩你們幫我們老倆口看看允浩,他不能再出事了。」鄭母擔心地說。

「嗯,我和昌珉會想辦法的。」

 

把鄭父鄭母送回家,朴有天再一次來到鄭允浩的家門口。敲了幾下門口,以為還是會和前兩周一樣沒人開門,可是這一次,門竟然開了。

朴有天有些震驚。眼前的鄭允浩並沒有像朴有天想的那樣鬍子拉雜狼狽不堪,房間裡也不是朴有天想像的各種零亂,一切都很正常,就像過去很多次來這裡一樣。

「你吃早飯沒?」朴有天一時不知怎麼和鄭允浩交談,看到鄭允浩正常的樣子總覺得怪怪的。

「剛做好,你進來坐吧。」

朴有天坐在沙發上,看著鄭允浩圍著圍裙忙著把一盤盤菜和稀飯端上桌,看得出是一頓很豐富的早餐。

當鄭允浩取下圍裙走向臥室時,朴有天震驚了,瞬間覺得渾身冰涼。

他傻傻地看著鄭允浩走到在中臥室門口輕輕地敲門,臉上滿是寵溺的笑容,「寶貝,起來吃早飯了。」

鄭允浩走回餐桌,坐下來,把一碗粥放在對面的位置,然後剝了一顆雞蛋放進對面的碗裡,「今天的雞蛋煮的剛剛好,快點吃吧。」

朴有天僵坐在那裡,看著鄭允浩對著對面空空的位置,不停地夾菜,嘴裡還不停地嘮叨著,臉上盡是溫柔的笑容。

「允浩‥‥」朴有天走過去。

「哦,都忘了你還在這裡,要不要吃早餐?」鄭允浩邊問朴有天邊繼續往已經堆滿了飯菜的碗裡夾菜。

「允浩你‥‥」朴有天眼睛紅紅的,想要說什麼卻全部哽在喉嚨裡。

幾分鐘後,鄭允浩收拾了餐桌,拿上外套,對著朴有天說,「我要出去買菜了,在中喜歡吃我做的魚,我趁早去買條新鮮的。」

 

朴有天一路跟著鄭允浩去菜市場,看著鄭允浩和一群大媽擠,等買到一條新鮮的好魚時,臉上滿是笑容,覺得自己心裡憋得快要透不過氣來。朴有天給沈昌珉打電話說了鄭允浩的情況,又跟著鄭允浩去超市。

超市也是相當擁擠,鄭允浩說了句,「寶貝你在這裡等著啊。」便和一群大媽擠著挑水果蔬菜。

當鄭允浩提著滿手的果蔬艱難地從人群中轉過身時,他看到面前的空地上沒有在中,只有過往的人群。

幾袋水果和蔬菜掉了下來,滾了一地,周圍的人都紛紛地看著這個怪異的男人。

記得是在十歲的時候,又一次去擠著買水果,鄭允浩一回頭就看見在中不見了,他忙著找了好多地方才發現在中在零食區望著花花綠綠的零食流口水。

「在中!」鄭允浩一下子慌了,他拔腿就跑,顧不上沿途撞到了多少人,他一個區一個區地找,他的在中呢,他的在中呢,怎麼又不見了‥‥

「先生,發生什麼事了?」超市的保安攔住鄭允浩。

「在中‥‥在中‥‥」鄭允浩兩眼無神,慌亂無比地說著,「求求你,幫我找找我的在中,我的在中不見了,我怎麼找都找不到‥‥」

保安詫異地看著眼前這位看上去應該是三十多的男人哭得滿臉是淚,「先生,您家的孩子穿的是什麼衣服?多大了?有什麼特徵?」

鄭允浩癱坐在地上,突然之間沒了先前的慌亂。他的唇角有淺淺的笑容,「我們在中在小的時候,喜歡穿有大象的衣服,背著大象包,個頭小小的,蘑菇頭。長大了後還是喜歡大象,可是就是不好意思穿大象的衣服了,喜歡穿純色的衣服,頭髮又黑又亮,笑起來像個天使一樣。」

兩個保安面面相覷,周圍已經圍了不少人了。

「先生‥‥您的孩子,到底幾歲了?」保安心想著這人該不會是神經病吧,可是看著面前的男人又格外可憐,不忍心把他拖走。

 

當朴有天打完電話返回來找鄭允浩時,看到了一大堆人圍在那裡,他撥開人群,看到的是鄭允浩癱坐在地上哭得滿臉是淚。

「我們在中還不到十九歲呢‥‥求求你們,幫我找找好不好,我找不到他,怎麼都找不到他!」

朴有天紅著眼靠近鄭允浩,慢慢地把他扶起來。此刻的鄭允浩,脆弱地像是和媽媽走失了的孩子。他看到朴有天,立即握住朴有天的肩膀,「有天,在中是不是去你們那裡了?我記得他一和我生氣就老愛往你那裡跑,是不是又讓你和俊秀瞞著我不告訴我他在哪裡?你去告訴他,我買了好多好吃的,在家裡等著他回來,還有,別再生我氣了,我做錯了什麼都改,只要他回來,只要他回來‥‥」

朴有天摟住鄭允浩,「允浩‥‥你聽我說,在中已經不在了,你不能再這樣子了‥‥」

鄭允浩像是什麼都沒有聽到一樣,他推開朴有天,慌忙地跑過去撿地上的菜和水果,而後又跑到零食區,一袋一袋挑著在中喜歡吃的零食。

朴有天默默地跟著鄭允浩,看著鄭允浩拿著零食嘴裡嘀嘀咕咕地說著,而後幾乎是習慣性的看向身邊,臉上是寵溺的笑容。

「允浩‥‥」朴有天上前拉住鄭允浩。

「有天,你快回去告訴在中,今天中午我給他做魚吃,還有,我允許他吃這些零食了。你先回去,我現在得回家做飯了。」

朴有天立在那裡,看著付了錢後匆匆離開的鄭允浩,覺得渾身冰涼。

「先生,剛剛那位先生沒事吧?」保安小心翼翼地問著。

「沒事。」朴有天搖搖頭,深吸了一口氣,「他正趕回家給他愛人做飯呢。」

「哦,沒事就好沒事就好。」保安放心地走開了。

朴有天緊了緊拳,他突然覺得,那個以前的鄭允浩,不見了,跟著在中一併走失了。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