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上班,行程是這樣的,鄭允浩開完會,兩人就要去拍個經濟雜誌的封面,於是一早起來金在中的第一件事就是——伺候大爺去開會。

兩人昨天用餐後就開始天雷勾動地火的在餐廳衛生間來了那麼一場肉肉撞,事後鄭允浩神清氣爽的把某只走路姿勢都不自然的了小狐狸塞進車裡,衝著自家高級公寓揚長而去。

第二天兩人從公寓出來,居然還被蹲點的記者拍到,金在中看看被拍的另一個人一臉的不在意就猜到,這准又是“自己人”幹的。

這就讓他不覺想起鄭BOSS為什麼在自己和旬爺、朴執行碰面之後就火急火燎的把他帶到家裡給家長過目?又馬上要去見自己的父母?

對於旬爺他們嘴裡說的「他不是個簡單的人」的疑問卻從來不做解釋,只一句冰冷的反問「你不信任我嗎」就算了事了。

但每每有這麼個懷疑的念頭起來時又馬上想起沈媽媽那張恨鐵不成鋼的臉——

【你有什麼能讓鄭總利用的?】【要利用的話,那個李泰民比你年輕又比你聰明‥‥】

金在中一方面打消了“被利用”的想法,一方面開始泛酸水。

那個李泰民!一見到本尊就一臉天敵的模樣到底是為什麼?問他本人肯定不說,但是預防針必須得趁早打,我可不是小說裡那種任人宰割的小白受!

對,這事得儘快找虐待狂念叨念叨!

o( ̄ヘ ̄o* )握拳!

 

 

 

這邊鄭允浩散了會,其他高管都散了,金在中探出個狐狸腦袋賊頭賊腦的咧嘴對還未離開的美男殷勤的笑開了:

「整理會後思路呐?」

鄭允浩看是他,又看回眼前的筆記本,等著小狐狸鑽進來,倒騰著小狐狸腿兒直奔到自己身邊,小狐狸開始用黏黏的眼神看自己,鄭允浩仍舊冷著臉目光盯在本子上,聲音不鹹不淡:

「說。」

知道自家腹黑聰明絕頂,金在中心裡甜著臉上委屈著,吸一口氣剛要把竇娥那點子功力使出來就被鄭腹黑阻止道:

「用正常語氣說。」

金在中一噎,自己都沒想到一放鬆這話說出來居然是如此的‥‥準確到位:

「你跟李泰民是怎麼回事?」

這邊鄭允浩一怔,側頭他看失笑,居然陰陽怪氣的說:

「我跟他怎麼回事,你會不清楚嗎?」

金在中僅僅用了兩秒的時間權衡了一下他與對方的辯論技巧,就打消了再次演強強戲碼的念頭,軟趴趴道:

「可是他總是處處為難我,就好像等著紮我小針兒似的,而且還威脅說我要是幹不好就會搶了我的位置!」

「哦?」鄭允浩這回真從公事上脫離開,面對著呆萌往椅背上一靠,右腿搭著左腿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他還說過這種話?」

金呆萌撅著嘴使勁的點頭:

「嗯嗯!」

「你知道為什麼嗎?」

這不是他想質問虐待狂的嗎‥‥怎麼感覺是被對方牽引了?

見金呆萌茫然,鄭允浩身子前傾過來,近距離的對視:

「因為他喜歡上一個男人。」

「一個男人‥‥」果然如此!

「那個男人跟你很親。」

金在中看著鄭某人像在學唇語:

「很親‥‥」

果然有姦情,果然有內容!果然腹黑和那個小孩曖昧不清!

見金在中哆哆嗦嗦的嘴唇,眼睛也紅,鄭允浩捏捏他的臉蛋莞爾一笑:

「我說的是你那個死黨,沈昌珉。」

看我的眼神。

(⊙o⊙) ‥‥

鄭允浩繼續講道:

「你還記得上次的脫衣柔道嗎?」

「記得!」

「我發現泰民看你朋友的眼神很不一般,再看他連我的命令都不聽想讓你在比賽場上出醜就全都明白了。」

金在中這才想起來,原來李泰民在那時就看上了自家兄弟沈昌珉!這簡直‥‥這簡直‥‥這簡直太簡直了!

鄭BOSS端賞了會兒淩亂的某人,突然笑問:

「你是不是吃醋了?」

金在中立刻炸毛:

「我哪有!?我就是很費解他為什麼總是看我不順眼,我以為他喜歡的是你,鬧半天是因為我跟沈小珉是死黨讓他砸了醋罎子!」

好藉口,鄭允浩都不接話了,呆萌看他盯著螢幕有些出神,好像是遇到什麼棘手的事,也噤了聲。

看著那滿篇的蝌蚪文,鄭允浩的眼神突然重重一沉,金在中驚悚,忙小聲問:

「怎麼了?‥‥」

鄭允浩回覆一派淡然道:

「沒事,走吧。」說話起身,拿著本子走向門外,金在中納悶的跟上。

 

 

 

 

到拍照現場,排場還挺大。

因為鄭總臨時出去接電話,所以幾個化妝師都圍在某人身邊斤斤計較起來,好不容易被擺弄完,金在中覺得特別“攻”,在鏡子前得瑟了好半天也不見忙公事的鄭總回來。

算了,先跟娘親報備一下,週末‥‥他要帶朋友回家看她。O(*////▽////*)q

金在中臉上掛著山楂片鑽出化粧室,站走廊裡給老娘發短信,啪啪啪手指都顯出主人雀躍的心情,突然走廊拐彎處一個男人的聲音使他停下了動作——正是週末要和他一起回家的男人——

「雲絡,是不是生我的氣了?」

電話那邊說了句什麼,鄭允浩的聲音又響起:

「你明知道這只是公司的指派工作,我和他怎麼可能呢?」

金在中“嘭”的捂著胸口,另一手捂住嘴巴。

這不是!‥‥這不是‥‥小說裡經常出現的橋段?!

金在中眼珠子亂飄不知道該怎麼辦,因為他知道,鄭允浩沒有在演戲,這裡更不是小說‥‥

金在中僵在那裡,沒有躲也沒有湊近聽,但允浩的聲音,甚至手機那邊纖細的女子聲音都能聽到些尾音‥‥

好像那女人消氣了,金呆萌聽到鄭允浩前所未有的溫柔語氣對電話那頭的人說道:

「晚上下班我去接你,有話要對你說。」

那邊似在打趣,鄭允浩亦低笑:

「對,告白,是的話,你願意嫁給我嗎?」

金在中喘息片刻,暗暗對牆壁後面的男人豎起大拇指,那只捂著胸口的手,已將襯衣攥的走了形‥‥

d46c0255b319ebc4a9bf6aaf8326cffc1f171699  

 

之後的拍照進行的自然不順利,金在中表情僵硬,最終是攝影師一臉盛怒的來到他面前噴火:

「你是死掉了嗎?化妝師給你拍太多粉了?臉皮都不帶動一下的!」

「對不起!‥‥」金在中用力鞠躬,臉上帶著委屈。

鄭允浩對攝影師客氣道:

「趙老師,在中這兩天壓力很大,情緒不穩定,請您見諒。」

攝影師倒是很給鄭某人面子,可看著金在中又有遮不住的嫌棄:

「趕緊回去休息休息,把狀態調好了再來。鄭總,按照您的那個要求,今天肯定是拍不出來了,我下周才回新加坡,準備好了請隨時CALL我。」

「好。」鄭允浩對攝影師點頭,這邊趕來的劉助忙張羅著提前收工,鄭允浩攬著金在中的肩頭離開現場。

 

走到休息室裡,鄭允浩對他道:

「我去洗把臉。」然後向旁邊的獨立衛生間走去,金在中看眼化妝鏡上呆若木雞的自己,癟癟嘴,好一副被拋棄的怨婦樣!

一想到鄭允浩對那女人說的話就心絞痛,想起他在電話裡說一會兒就要去接那女人,想了想還是挪步到衛生間門口含糊道:

「那個‥‥一會兒咱們去吃午飯吧??」

門在眼前打開,動靜不大卻把金在中嚇得往後一跳,鄭允浩看看他,走到化妝鏡前整理袖口,自然道:

「我一會兒要去找個客戶談合同的事,你回公司吃飯吧。」

找個客戶談合同‥‥順便把結婚證書談下來?

金在中端詳他那張表情文質彬彬的臉,覺得他還是不夠瞭解這個心思如海一般深的男人,心下雖然是痛的,但比起那些小說裡面對對方的謊言默默落淚的小受,他可是很明白眼下應當強硬些的。

要勇於質疑他們!他就是當下受虐人的救世主,金偉人是也。

於是當即提高嗓門抗議:

「哪個客戶趕著大中午快吃飯的點跟你談合同也不怕消化不良!」

誰知鄭允浩突然從後邊環住他的腰,將下巴搭在他肩上低聲道:

「什麼時候開始黏我了?有點反常呢小狐狸,拍照怎麼總走神?」

金在中眼珠子滾了兩圈,決定先不拆穿他,嬌笑道:

「還不是緊張週末讓你見我娘的事嘛呵呵!」

鄭允浩聞言將他轉正,看他半晌,笑唇輕啟:

「交給我吧,放心。」

如果金在中沒有聽到他和那女人的對話,鄭允浩的這句一定是最棒的情話,可惜,金在中只得梗著脖子探索望著鄭允浩那根本不容窺視的深眸。

 

這時劉助在外邊敲門,鬆開呆萌,鄭允浩道了聲:

「進來。」

「鄭總,我送您和金代理回公司。」

「不用管我,你們先回去吧。」說完在劉助看不到的死角揉揉在中的耳垂,「回見。」

「‥‥拜拜。」金在中決定了要抓他現行,咬咬牙看著鄭某人大搖大擺走了出去‥‥

 

 

「劉助,鄭總是不是讓你定了餐廳要和那個客戶共用午餐?」

金在中默不作聲的上了接送專車就扒著車座上對駕駛的劉助問道。

劉助當即點點頭:

「嗯怎麼了?」

「‥‥‥」金在中心臟撲騰撲騰跳,他覺得自己在顛覆!顛覆小說的套路!他要去揭穿鄭允浩的完美計畫,如果他進入餐廳的瞬間看到鄭允浩和某女人正在互啃,或者‥‥或者鄭允浩單膝下跪手上捧著戒指盒求婚的話‥‥他就要害他在人前丟臉!他要揭穿他的偽善面具!然後抓著女人的頭髮嘰哇亂叫,拿著切牛排的小刀在鄭允浩臉上畫烏龜!

「在中啊‥‥你表情怎麼這麼豐富啊?‥‥是不是剛剛被攝影師的話傷的太重了?」

劉助驚悚的看著他。

金呆萌用拳頭擋住嘴低聲咳了一下,回覆正常道:

「我沒事,對了劉助,你能不能送我到鄭總要去的那家餐廳啊?他有東西忘在我這兒了‥‥」

「哦那得趕緊的了!你坐好啊。」

金在中瞬間對劉助產生了敬佩之情,劉助,您老也挺有戲感的啊‥‥

783f8d35e5dde711585e7acfa6efce1b9c1661dc   

二十多分鐘後,金在中擺著一副諱莫如深的嘴臉,瞇著小眼兒用一種幾乎鄙夷的目光打量這個高檔餐廳的陳設,一旁的接待小姐強笑著讓自己忽略他頭頂淩亂的髮:

「先生,是一個人嗎?」

「我是來找人的。」金在中目不斜視,看到了觀景窗邊的俊男美女,毫不猶豫地走了過去,越走越快。

鄭允浩似乎感受到了這種咄咄逼人的靠近感,偏過臉一看,驀地怔住,目光變得忽明忽暗。

說實話,走到這兩人面前時,金某人自己都被自己震住了,鄭允浩很意外,但只是看到他的刹那,剩下的竟都是波瀾不驚,遊刃有餘的模樣讓他無比憤怒!眼下這位叫雲洛的美女見一個陌生男人撞入忙作小鹿狀,按耐著自己受驚的小心肝:

「允浩,他‥‥」

鄭允浩沒開口,金在中先發制人,嘴裡諷刺道:

「鄭總,您不是說要見客戶嗎?」

女子茫然的看向鄭腹黑,腹黑淡然對在中道:

「雲洛的確是客戶公司老闆,」他溫柔看向雲洛, 「——的千金。」

喲——千金呢?我看你那滿眼的金光,怕是差點就念反了,念成金錢了吧?

沒想到鄭腹黑除了靠實力還要靠體力爭取業務成績啊?

 金在中在心裡腹誹著,臉上存著凶相,就聽鄭某人突然開口:

「金助理,我有個事情要麻煩你。」

「幹嘛?」金呆萌這一聲回的不情不願,跟正在氣頭上的老婆沒什麼兩樣,可還是看向鄭允浩手上多出來的東西。

渾身僵住。

 

【這個叫做願望紙條,我可以滿足你三個願望!】

 

是他給鄭某人的禮物!鄭允浩將裝著願望紙條的信封遞給他,金在中遲疑著接下了,木木的翻開紙條——裡邊什麼也沒有,但此刻,壽星已經口頭許起願來:

「拿著它離開吧。」

「‥‥‥」

金在中抬頭看他,鄭允浩也正一瞬不瞬的看著他,好像在說:這就是我要的生日禮物,你不是說,會替我完成心願嗎?

金在中正發著呆,雲洛在一旁恍然大悟,對鄭允浩笑道:

「原來是你的助理,來拿東西的?」

鄭允浩對她笑笑,又對在中輕道:

「先離開。」

金在中捏著信的手微微用著力,他真的恨不得掀了這個桌子,恨不得將眼前的酒杯砸到那女人臉上,你才是來拿東西的,你全家都是來拿東西的!

金在中在那裡磨牙齒,鄭允浩明明是犯人,為什麼‥‥為什麼要忍耐的卻是他?!

就因為這個紙條?

他是說過,只要他做的到的都可以向他許願‥‥

他是說過。

他只是沒想到‥‥

竟然是這樣的要求。

 

金在中掙扎了片刻,鄭允浩的眼神已經變得很可怕了,雲洛也越來越疑惑的看著倆人,事情可能就要變得更糟糕。

金在中攥著信封,緩緩抬眸:

「生日快樂。」便轉身走了。

目送氣炸了毛一身怨氣的小狐狸,鄭允浩垂眸嘆息,再抬眸就見某隻狐狸居然又威風凜凜返回到他面前,並抄起他手邊的酒杯大口大口的灌進了嗓子眼兒裡。

見不能沾酒的人喝了酒,鄭允浩大驚,拳頭握得緊緊的,眼看小狐狸示威似的對自己一哼,扭頭再次顛了,鄭允浩一想起金在中喝酒後的不良反應,心下就是狠狠一緊,沒等雲洛開口就一臉歉意道:

「不好意思,我先離開下‥‥」說著就起了身,在雲洛小姐震驚的目光下抽身而去‥‥

 

當金在中淚奔著跑出餐廳的瞬間,心裡就狂喊:太狗血了!~~~

只是這次,鄭允浩始終沒有追來,金在中心臟撲騰撲騰的跳,很顯然某人讓他再次失望了,身後乾乾淨淨一條絲毫沒有某人半個影子的街道,金在中徹底萎了。

 

 

 

下午,早已過了飯點,金呆萌一個人坐在員工餐廳發呆,人事部林小雨說,小栗旬辭職了。

金在中聽到這話時,只感覺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冷的發顫。

小栗旬的聲音在他耳畔響起:

【鄭允浩沒有你想得那麼簡單】

【在中桑,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受到傷害,鄭允浩他太危險了‥‥】

【他的野心比我們都大‥‥】

金在中眼中逐漸燃起了熊熊火焰:

「我要跟他把剩下的願望紙條要回來!工作上跟從此他劃分界限!」說到此心裡卻空空的,覺得有什麼東西被人偷走了,讓他傷心的想要大哭。

可是他還是終究忍下來了,暗下決心,要反擊!要逆襲!

 

可惜這一下午直至下班的點兒都沒有看到鄭某人的影子,問劉助,劉助說是因為公事外出讓直接回家。

金在中攥著手機冥思苦想,終於還是放棄給某人打電話質問的念頭,他承認他這強攻頭一次被難住了,他想不通也沒辦法再去找小栗旬求證了,直覺告訴他這絕對是鄭腹黑的手筆‥‥包括自己現在‥‥那個女人,電話裡的甜言蜜語,餐廳裡的冷淡驅逐‥‥

鄭BT,你敢虐我,不得好死!

至此,金在中揚長而去,不帶走一點妥協。

 

 

 

第二天上班,金在中沒去找鄭某人,一上午也沒見到某人,就好像是約好了似的,這簡直就是可怕的冷戰!

金在中表面還裝的沒事人似的,在辦公室裡有說有笑,就是不肯去鄭總的樓層,在人事部和姐妹們廝混著到了中午,又一起端著盤子在食堂裡說著八卦。

 

林小雨是何方神聖?

閒聊不出什麼新八卦,就十分有探討精神的往金在中身上這麼一撇,準備挖掘他身上那股子怨氣從何而來,嗔道:

「當了代言人就是不一樣啊,玩深沉了?我說——」突然變小聲,怪笑道,「你跟你家鄭總打算什麼時候領證呀?網上整個耽美頻道都是你們的同人文!能不能給個授權?我把你微博裡那些照片編一個圖文小說出來,掛個VIP,賺了錢平半分?」

金在中埋頭吃飯。

「四六?」

金在中放下筷子抹嘴。

「就三七了!姐就當是培養愛好了!行不行?」

「我跟鄭總根本沒——」關係兩個字卡在嗓子眼兒,就被奔過來的劉助驚著了——

「哎呀你怎麼還在這兒待著?!一早上打你手機都是關機,跑了這一圈才找到你人,趕快跟我去趟醫院,鄭總出車禍了!」

劉助這一頓混亂的說辭把在場聽到的所有同事都嚇住了。

餐廳金在中所在的這一片瞬間炸開了花。

「啥?!鄭總出車禍了?」

「嚴不嚴重?什麼原因啊?」

「太可惡了!抓到兇手沒??鄭總千萬不要有事啊‥‥」

唯獨金在中一個人,石頭一樣坐在那裡,表情木木的不知道想什麼,說出來的話也怪怪的:

「我不去。」

「嚇?」(o゜▽゜)o ‥‥

林小雨趁著劉助石化的空擋捅了捅金在中:  

「瘋啦?‥‥」

「他出車禍管我什麼事啊?我跟他非親非故。」金在中越說嘴撅的越高,可就聽到劉助身後有人在不停的說“借過借過”,無心往那個方向一瞥,才撇到一個黑黑的圓圓的東西,人們稱之為——攝像頭。

於是不情不願的金在中礙於工作的特殊身份,在記者鏡頭的監督下被劉助拉上了去往醫院的車,一路看窗無語狀。

 

 a4aa98529822720e064857c37acb0a46f31fabe6

剛到醫院,在中的眼睛卻開始止不住尋找起來,被記者推來擠去,莫名想起最近兩次被圍堵都是和某人同行,某人一路為他遮攔。

金在中知道他已經心疼了,他想問劉助鄭腹黑傷得重不重,不過既然已經到了醫院,他還是打算自己去看看。

於是腳步也不由自主快了起來,反正,這回他總不會轟自己走了吧?

 

「啊!這裡這裡!在中啊,我去找醫生,你先進去吧!」說著就七拐八拐沒了人影。

在中哪裡還進得去?站在門口看著再次出現在眼前的雲洛,雲洛背對著他坐在鄭允浩床頭,用手撫摸著他的額頭,鄭允浩的臉本來就很小,再罩個呼吸器在上面,顯得那麼蒼白無力。

金在中默默地扒著門邊看著雙目緊閉的鄭允浩,聽到雲洛梨花帶雨的對他說:

「都怪我不好‥‥如果不是我的話,你也不會受這麼重的傷‥‥」

說的,絕對是英雄救美的故事,金在中在門外淒慘的笑著,他真的,恨死這種童話故事了。

金在中發了條短信給床上躺著的人,轉身就走。

 

「站住‥‥」

那一道聲音像從胸腔傳出穿過了呼吸罩,雖然聲音不大卻極富震懾力。

金在中的腳跟才抬起,身後的人也只叫了這一聲,周身陷入了沉寂之中,最終金在中還是頭也不回的走掉了。

「允浩‥‥他‥‥好像是和你一起代言的那個人吧?」雲洛回憶著問床上剛剛醒來的虛弱的人。

「雲洛‥‥」他看著她,口氣透著疲憊,「我想拜託你一件事,可不可以答應我?‥‥」

「好你說,我一定答應你!」雲洛眼中立馬蓄了淚水,抱著鄭允浩的手哽咽道。

「我說想和你在一起是真的‥‥但是,現在我恐怕沒辦法了‥‥」他看著她快要崩潰的臉,「我助理把我的筆記本摔壞了,裡邊有和齊龍的合作協定書‥‥公司很快會追究下來‥‥」

雲洛哀吟一聲:

「是他把你和我爸的合作書弄沒了應該找他負全責啊!」

鄭允浩閉著眼,沉重的喘息著虛弱道:

「這件事我自認難辭其咎‥‥會自動請辭的,只是‥‥就再也無法配得上你。」

雲洛聽到此已哭成了淚人,趴在允浩身上哭嚎著:

「只是一個合作書罷了!你為了我差點連命都丟了啊!‥‥我跟我爸爸說是你救了我,他不會怪你的!他在外邊考察,我這就去找他說!‥‥允浩你等我‥‥你一定要等我‥‥」

 

這時出現在門口的劉助目瞪口呆的看著雲洛掩著面奔了出去,回過神趕緊走到鄭允浩床前:

「鄭總,這就搞定啦?」

「‥‥嗯。」那雙深不見底的眸子此刻也滿是疲態。

「那個司機我已經交代好了,只是沒想到他還真敢撞!您這身子倒是沒大事,頭上的傷可是個硬傷!醫生說了要好好養,呃‥‥所以那個被我叫來做看護的臭小子怎麼不見了?」

鄭允浩原本閉目聽劉助彙報情況,在聽到某個小狐狸沒來的時候睜開了眼:

「他知道我撞車後什麼反應?」

「他也沒什麼反應,」劉助沒敢說金某人不打算來看鄭BOSS,「是我給他生拽過來的。」

聽到此,鄭允浩蹙眉,沒了語言。

劉助見鄭某人不語,又放心不下開始充當老管家:

「鄭總,您下次可不可以不要這麼玩命?‥‥一個大單子丟了也頂多被說失職,您在凱越的實權已經穩固不用這麼掛心了,難道您真的只是擔心上頭追究責任時,把金助理給哢嚓了?‥‥」

「‥‥‥」鄭允浩沉默著,聲音帶著幾分心痛和失重感,「我大概是變蠢了吧?」說起他蠢,那個笨蛋也真是一點都不爭氣,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不慎讓那隻狐狸聽到了與雲洛的聊天內容,居然追來餐廳搞破壞,還害他浪費了一張願望紙條,可就算這樣,至於連他的傷勢都不關心?‥‥

金在中,你心裡到底有沒有我?‥‥

 

 

 

文章標籤

允在 YJ 豆花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