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俊秀篡位

 

第二天清晨,我不顧腰酸背疼依舊堅強的去上了早朝……人雖是在這大殿之上,可是心早就飄回了那個溫柔鄉……

允浩的臂膀……允浩的雙唇……允浩的肌膚……允浩的……呵呵……

一切是那麼美好~一切是那麼飄逸~

啊!天~你為什麼這麼藍?

哦!雲~你為什麼這麼白?

哦呵呵呵呵……

 

「皇上……」

「嘿嘿……」

「皇上!!」

突然左手臂一陣疼痛,我向身旁看去,原來是昌珉那小子掐了我一下。讓我頓時清醒了不少。啊,差點忘了現在這是在大殿上呢!又走神了!

「朴太師在和您說話呢……」

昌珉見我還是一臉懵懂,俯身提醒道。

我看了看大殿之下,果然,太師大人正殷切的看著我呢。我不好意思的坐直了身子……

「太師……有話請講……」

何謂氣度不凡?請大家看我就對了!

「回皇上……老臣已經講完了……」太師無奈的說。

什麼?講完了?可是我完全沒聽見啊!這讓我如何接話?我尷尬的咳了兩聲,坐直了身子無比正直的說:

「為了檢驗太師的記憶力,我不介意再聽一遍……」

「…………」

太師滿臉黑線的看著我,但仍然十分友好的重複了一遍:「過幾日是老臣的侄兒朴正秀的大喜之日,正秀向來仰慕皇上的風采,想請皇上前去府上做一次主婚人……不知皇上能否賞臉前往……」

「…………」這次黑臉的該是我了。

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呢!原來是去給人當媒婆!!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用得著在早朝的時候說嗎?浪費時間!時間乃生命他娘!沒聽過這句話嗎?浪費時間就等於間接扼殺我們的生命!

 

不過……話說回來,如今這個時候,除了說這些小事還能說什麼呢?現如今國泰民安,風調雨順,既無外敵又無內患,讓人很難不放鬆警惕啊……我不由得對男紹的將來而感到擔憂……

「眾卿家……」我難得十分嚴肅的看著殿下低頭不語的各位大臣,「在各位之中,難道沒有那麼一兩個有志之士想造反嗎?」

殿下的大臣們不負眾望的群體倒吸了一口冷氣。眾人身子頓時一僵,撲通撲通的跪在地上,齊聲說道:

「皇上明鑒!臣等對男紹一心一意!絕無二心!皇上愛民如子!臣等願誓死效忠!」

…………

555555555……你們效忠我幹什麼啊!我有什麼好的?還愛民如子呢!說謊也不打個草稿!說出來我都為你們感到臉紅!我好吃懶做,又老是貪玩闖禍!你們如果真對得起男紹對得起我的話,早就應該造反了!我離宮出走這麼多日,回來後竟然沒有人彈劾我??我不服啊!為什麼別的國家的皇帝做夢都怕遇到的事,我卻非得做夢才能遇的到呢?難道我做的還不夠不好?老天為什麼這麼對我!老天對我不公啊!!!

 

「哼!」我猛的一拍桌子,殿下的人頓時抖了三抖。

我氣憤的站起身來。

「還敢說效忠於朕?真要是效忠的話,就不可能在早朝之時談論家常!朴明秀!你可知罪!」

「老,老臣知罪……」太師邊說邊一個叩首,所有人見了都不由得細汗外溢。

「眾卿家真是應該好好的回家面壁思過了!」我緊皺著眉頭痛惜的說:「你們看看人家夜狼國!今年光皇帝就換了四個!而男紹呢?朕從政都快五年了!你們連換的意思都沒有!這五年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夜狼的皇帝都可以組團旅遊了!而咱們呢?效率太差!跟不上時代的進步!再看看織牛國!前幾天不是又被外敵襲擊了?人家為什麼就有那麼大的魅力!讓那麼多國家放著清靜日子不去過,一個個的都往那邊跑呢?沒聽過那句話嗎?有反對就證明有人氣!難道大家從來沒有對我國的人氣而糾結過嗎?難道大家從來都沒有對我國的將來而感到擔憂嗎?愛卿們的這種態度實在太令朕心寒了!識君之路,擔君之憂!這句話不是講給朕聽的!眾卿家可明白?」

「…………」殿下頓時鴉雀無聲。

怎麼樣!震撼住了吧!那就對了!

「臣等明白……」片刻,眾人說道。聲音整齊,但卻稍微不是那麼沉穩。

「嗯!明白就好!」我點了點頭,「既然如此,眾卿家都回家寫一篇論文,明日交到朕的御書房!題目就叫“國家是怎樣滅亡的”(原名: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好!退朝!」

「…………」

 

我歡快的跳下了龍椅,在眾人驚奇的目光下蹦出了大殿。呵呵,突然間想到了一個好辦法呢!我真是個天才!

「皇上為何笑的如此淫蕩?」

昌珉邊跟著我走邊不解的問道。

「嘿嘿!這是秘密!我是不可能告訴你我已經想到怎麼讓人篡位的辦法了!別想從我嘴裡套出話來~~」

呵呵!想套我的話?沒那麼容易!我的嘴可是嚴的很!

「…………」昌珉不語。估計知道怎麼問我都不可能告訴他的。

「皇上為何去琉秀宮?」

過了片刻,昌珉又問。

「嗯??」我大驚!「你怎麼知道我要去琉秀宮?」

怪了!這件事我自己都是剛才才想到的。昌珉怎麼會知道?莫非他學了什麼讀心之術?

「…………」昌珉看了我一眼:「因為我們走的這個方向只能去琉秀宮……俊秀王爺的住處……」

哦,原來如此……

我笑了笑,神秘的看著他,「聽沒聽說過這麼一句話?“沒有困難,創造困難也要上!”現在!我就是自己創造困難來了!!」

「…………」

他一臉茫然,想必是不懂。呵呵!不懂就對了!讓你懂了我還是那個玉面小王金在中?(注:帝王的王)

 

在他不解的眼神下,我們來到了琉秀宮門前。

「你們讓開!」

我對四周的宮女太監揮了揮手,眾人都十分知趣的讓開了道路。

我深吸一口氣,犀利的雙眼直視著房門。運了運氣,起跑……助跳……上腳……踹!!

可是……

怎麼又是這樣??

「啊——!!好痛!!誰閒的沒事在大白天裡鎖門!!」

我抱著腳哀聲連連,出現這種現象的原因我大概也猜到了!肯定是朴有天那小子在裡面!哼!光天化日下偷偷摸摸!非奸即盜!

「皇上你沒事吧?」昌珉擔心的前來攙扶。

我大手一揮,毫不客氣的說:「讓開——!!」

然後一個躍身,再次來到了門前……我深呼一口氣……

哐哐哐!!我腳踢不成還不能手砸?

「開門!查房!!」

剛一敲,就聽見裡面傳來了腳步聲,接著門被打開,出現了恩赫的小臉。

由於我身負重擔,所以無暇顧及他,越過他直接來到了俊秀的房間。一進門就看見兩個面色紅潤衣衫不整的人坐在桌前大喘著粗氣。此等情景,可想而知他們剛剛幹了什麼!

我一個氣火攻心,紅著臉就跳到了朴有天的身旁,伸出胳膊勒住了他的脖子。

「好你個朴有天!膽子肥了是不是!敢動我弟弟的身子!老子讓你嘗嘗武林失傳已久的分筋錯骨爪!!」我勒著他的脖子就往後拽,他痛苦的握住我的胳膊,想要掙脫,小臉因為掙扎而變得通紅。

一旁的俊秀和恩赫見後也是慌了神,紛紛前來攔住我的行兇。

「皇上!息怒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左邊的恩赫說。

「不是我想的樣子?是我看到的樣子!!都這樣了還有什麼好解釋的!」我大吼道。

「皇兄……我們只是一時貪玩而已……」俊秀一邊拉著我一邊不好意思的說。

「貪玩?你們把這種事當成玩??」我更加加大了力氣。

「皇兄……我,我是自願的!」俊秀更是緊張了三分。

我聽後再用力!死朴有天!不知道用什麼法子讓我弟弟如此深陷?

「有天他……有天他對我很溫柔的……皇兄你不要這樣對他……」

這金俊秀!真給我丟臉!氣死我了!這種話說出來也不臉紅?我們允浩對我也很溫柔啊!我跟誰說了?你看我跟誰說了!哼!

「主子!你就別越描越黑了!」一旁的恩赫實在是忍不下去了,「皇上,我們主子和朴少爺是在這玩摔跤呢!」

「摔跤?摔跤又怎麼了?摔跤就可以動俊秀了?摔跤就能扭曲這個帶有污點的事實了?哼!摔跤!……嗯?摔跤??」

我猛的鬆開了手,惹的有天一陣亂咳。

「皇,皇上!你好狠的心!你想殺了我??」有天紅著臉,痛苦的看著我。

「誰,誰讓你們大白天的鎖門!難免讓人胡思亂想!這不能怪我!」

俊秀不停的給有天摸索著後背,那小樣,一看就知道他很心疼。哎……果然是嫁出去的皇弟潑出去的水~!他這還沒嫁出去呢!胳膊肘就學會往外拐了!男大不中留啊!!

 

「皇兄來我琉秀宮有何事?」

我突然想到了來此地的最終目的。心裡頓時澎湃不已。大笑了起來,幾人自然是茫然到了極致,不解的看著我。

等我笑夠了以後,豪爽的將腳踩到了凳子上,豪爽的拍了拍大腿,豪爽的說:「俊秀!咱爺們不會那些彎彎的東西!有話就直說!你看這天氣啊~秋高氣爽的!馬上第一場雪也該下了吧……鳥兒們過完冬也該回來了!小孩子們也歡歡樂樂的到樹林裡抓知了去了……因此……我們……我們……你是不是也……嗯……」

「皇兄……」俊秀看著我:「你確定你說的這是一個季節?有話直說好了……不要拐彎抹角……」

「拐彎抹角?」我大呼!「我怎麼可能拐彎抹角?我是那種人嗎?那根本不是我的風格!」

「那你就說吧……」

俊秀又皺了皺眉頭。

「…………」我憨厚的看著他,笑了,「秀秀啊……你看天氣這麼好……你不準備準備篡個小位,當當皇帝?」

「…………」三人無表情的看著我。

「…………」我依舊笑的十分憨厚。

「恩赫……把昌珉叫進來,讓他把他們家主子拖走,告訴他,他們家主子發燒了……」

俊秀說著便扶起有天往裡屋走,而恩赫也非常聽話的準備出門。

氣死朕也!朕這麼正經八理的建議他篡位,他竟然把朕的意見當耳邊風?

 

「全部都給朕站住——!!」

我大聲呵道!這一聲真乃是地動山搖,三人也十分配合的鎮在了原地沒有再往前走。

我緩緩的抬起頭,面無表情的走到俊秀的面前,他見我這樣的神態知道我現在很嚴肅,不是在和他開玩笑,於是緊張的吞了吞口水。

「金俊秀……」我冷冷的念了他的名字,他恐慌的看著我。

「俊秀啊~我的好俊秀啊!你就答應了吧~嗯~你忍心看你心愛的皇兄無聊死在那張皇椅上嗎?你若是不篡位的話,朕可就要長毛了!況且,歷朝歷代那麼多殺兄弑父的英雄豪傑,你就不能向先輩們學習學習?朕不要求你殺了這麼人見人愛的我!只求你把這位子給篡了你都不肯?你也太傷為兄的心了!」我扯著他的手來回晃著。

「不要!皇兄你嫌無聊我還嫌麻煩呢!」

「你你你!」我氣得直打哆嗦,他卻一點也不為所動。

「你非得逼我下旨讓你造反?」

「你就算是下旨我也不幹!」他一邊說一邊向我吐了吐舌頭。

可惡!金俊秀!你實在是——!實在是……太有氣魄了!這樣更加堅定了我逼你篡位的決心了!哼哼!這位你是篡定了!

 

我環顧四周,目光落到了桌子上,我飛速衝了過去,拿起一個香蕉又衝了回來。

「金俊秀!你到底是篡不篡!」我豎握住香蕉直指著他。

有天一見情勢不對,馬上擋在了俊秀面前,一副英雄救美的架勢。

「皇上!你別做傻事!先把香蕉放下來!」他的神情頗為緊張,估計沒想到我會來這招。

「休想!」我對他說:「除非俊秀肯篡位!」

俊秀見了害怕的躲在有天身後,小鳥倚人的扯著他的衣服,還不忘探出頭來對我喊:

「不篡不篡就是不篡!!」

好!金俊秀!你有種!

「你!你要是不篡的話!我就自殺!!」

我猛的把香蕉抵在了脖子上,四周人頓時冷氣倒抽。

「皇,皇上……你別激動!」

有天慌了……

「皇兄……不要啊!」

俊秀也慌了……

哼哼!我冷笑了兩聲,不卑不亢的看著他們,「我先殺了我自己,再殺了朴有天!俊秀!你自己看著辦吧!」

「什麼——!!」有天大叫,「為什麼還要殺我??!」

「誰讓你是俊秀的相好!活該!自找的!」

有天聽後不禁大怒:「皇上你太過分了!你把我們這十九年的友誼當成什麼了?!!」

「十九年?怎麼還多出來一年?」我和有天都是十八歲啊……

「怎麼拉!還有胎教一年不行!!」

「…………」行……

「你忘了七歲那年你往先皇鞋子裡撒沙子的時候是我給你把的門???」

「…………」

對!後來父皇走到我跟前的時候,他睡著了。

「你忘了十歲那年你給錢將軍家的狗吃春藥的時候是我給你把的風???」

「…………」

對!後來我被狗追著跑的時候,他不見了。

「你忘了十一歲那年太后打你還是我給你求的情???」

「…………」

對!後來經過他的求情,太后打得更重了。

「我們風風雨雨這麼多年!你竟然說的出這種話?」有天一臉的傷感。

「哼!你不說還好!一說我就來氣!想想以前幹的這些缺德事,哪次不是你出的餿主意?我決定了!在殺了你之前先閹了你!讓你去做小太監!直屬昌珉管轄!!」

昌珉:我不是太監——!!!

「皇上……55555……我們十九年的友誼啊……就這麼讓你給閹了……555555……」

他轉過身,抱著俊秀痛哭了起來。

「有天哥……」俊秀不忍的撫摸著他。

他抬起頭看著我,一絲無奈,一絲不甘……

「皇兄,你別鬧了……我篡……」

哦呵呵呵呵!!!

所以我說嘛!愛情是偉大的!拿朴有天開刀果然沒錯!

我金在中有生之年終於被人篡位了!!!!

 

 

 

 

 

 

 

第三十六章 大結局

 

翌日清晨:

我坐在大殿之上,翹首以盼,等待著某人的出現,可是盼了許久,都不見那人身影。這使我不由得心急火燎,俊秀這傢伙不會忘了我們昨天的約定了吧!!再看看殿下的眾臣,已經開始竊竊私語,對這個毫無內容的早朝失去了耐性,一個個都想要走人的樣子,再不來的話,我可頂不住了!

「昌珉……」我輕輕拉了拉昌珉的衣擺,昌珉立刻欠身聽來。

「你去琉秀宮看看俊秀怎麼了,催他快點來!」

昌珉點了點頭,撒腿跑了下去,惹的眾人又是一陣私語。這個沈昌珉!我跟他說了多少次!做事要低調!低調!!

 

「皇上……」

片刻之後,仍是沒有什麼動靜,朴太師站了出來,「皇上若無其它要事,臣等先行……」

「慢,慢著!!」

我就知道朴太師一出馬肯定是要談下朝!現在這麼關鍵的時刻怎麼可以下朝呢?好戲還沒開始呢!!

「眾卿家莫要急著走……」我緩緩道來,不管怎麼樣都要拖住他們!!

「昨日朕吩咐下去的功課,不知眾卿家完成了沒有?」

差點忘了我的“國家是怎樣滅亡”的論文了!緊急情況下,先用這個拖一拖吧!

「回皇上……一早便派人送去您的御書房了。」朴太師微微欠身回答。

御書房?怎麼給送那裡去了?不管了!繼續扯!

「朕現在就想聽聽眾卿家的答案,不知哪位大人願意在此抒發一下自己的意見呢?」

「這……」眾人面面相覷,不明白我這樣做的用意,一時間,沒有一個人站出來。

看來,我也只有使出最後的殺手鐧——點名了!

「劉大人,不知你的高見是?」

被點了名的劉大人走出佇列,恭敬的說:「回皇上,老臣認為,要想讓國家早日滅亡,便應多多增加稅收,以加重百姓負擔,引起民憤,以此失去民心,以便覆國!」

我皺著眉頭想了想,「這個提議朕也想過,不過,這可是需要長年累月的堅持不懈,頗無成效!不可取!」我嚴肅的說。

「依臣之所見……」我的話剛落音,許大學士便走了出來,「要想國家早落幕,多生孩子少種樹!」

「好——!!」我猛的一拍大腿,看看!這就是讀書人啊!有文化!有內涵!多麼精闢的道理啊!!多生孩子少種樹?好是好!不過和上一個犯了同樣的毛病。

「有沒有起效更快點的?」

我又一次問道。

「不如……」李將軍猛的抬頭,「皇上!我們起兵打別人吧!!」

我眯起眼笑了笑,「這個主意不錯……既有成效,又有時效,既然如此……就由李將軍你來帶兵出征吧……」

「其實……微臣也就是說說而已,皇上就當是沒聽見好了……各位大人繼續……」

說著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躲到了人群裡。哼!膽小鬼一個!

「諸位還有什麼辦法嗎?」

我打量著殿下的眾人,突然見到昌珉風塵僕僕的從外面趕了回來。

我頓時心花怒放,看來俊秀應該是來了!哦呵呵呵呵!!

 

昌珉瞬間已經來到了我的跟前。

「來了嗎?」我用清輔音向他詢問道。

他笑著向我點了點頭,以表示回答。我更是樂開了花,但估計著殿下的諸位大臣,還是非常理智的管理了自己的表情。

「咳咳……諸位……我們繼續!」

話雖是這麼說,眼睛已經開始向外張望了起來。嘿嘿!!來了來了!!嗯……??那是怎麼回事?那身行頭……??

哐……哐……哐……

隨著聲音的越來越大,我滿臉的黑線也越來越多。大臣們也滿是不解的看向了殿外……

哐……哐……哐……

只見俊秀身穿一套鐵甲向大殿走了過來。注意:這裡用的是“套”這個形容詞!而不是“件”!頭頂鋁制頭盔,看那色澤,應該是鋁合金沒錯!身上是紅銅冶制的鐵甲服!(眾:銅制鐵甲服?在:怎麼的?基因變異不行?!!眾:行……)好不壯觀!腳套鐵制大靴,雄赳赳氣昂昂的慢步移了過來……

他移開了腿前的鐵衣,露出了鐵腿,抬起了鐵腳,欲進大殿……怎奈那門檻過高,腳上的鞋子又太重,邁了半天愣是沒邁進來!

我立刻招呼了兩位大臣前去幫忙。

「快去幫秀王爺將腳抬進來!」

「是……」兩人聞訊立即前往,「一二三!嘿咻!一二三!嘿咻!」

在三人齊心努力下,俊秀終於大喘著粗氣來到了大殿上。

我不禁擦了擦頭上的冷汗,俊秀啊……你這身行頭,我指著鬼來篡位啊!!

 

「王爺……恕小臣愚昧……不知王爺今日為何會以此等造型前來上朝呢?」

幫俊秀抬腿的錢大人不禁問到。

俊秀邊喘著粗氣邊回答:「沒辦法!誰讓有天說今天是歷史性的一刻,要被寫入史冊裡的,讓我穿的要多拉風有多拉風!剛過丑時就給我穿了這套衣服,結果光往上穿就穿了一個時辰,我怕遲到,特地在寅時就動了身,結果最後還是遲到了……」

寅時?那不是離現在有三個時辰了?俊秀他……他竟然走了三個時辰才到這裡?為兄真的……真的……太感到丟人了……

「有天?」朴太師一聽自己兒子的名字急忙上前詢問道,「王爺說的可是犬兒朴有天?」

「是朴有天沒錯!可是他不是狗的兒子啊……你幹嗎罵他是犬兒?」

我倒!俊秀……你……你這個笨蛋!我真想大聲告訴他,太師的意思不是說有天是狗的兒子!而是說有天是隻小狗!真給我丟人!

「………」朴太師不語,而是聰明的轉換了話題,「不知小兒說的歷史性時刻所謂何事?」

於是,金俊秀就用他那張純真無邪的臉,坦坦蕩蕩的說出了一句舉國歡慶……不!是大逆不道的話:

「篡位啊……」

頓時,大殿之上響起了人們倒吸冷氣的聲音,我樂呵呵的笑了笑……不!我應該嚴肅!這可是在篡我的位啊!

「皇上……」昌珉碰了我兩下,輕聲對我說:「您別笑了……」

我大為震驚,依然嚴肅的看著他,「朕什麼時候笑了!你沒看見朕的眉頭在皺著嗎?」

「…………」昌珉鄙夷的看著我,「眉頭皺著但嘴巴卻是咧著的……」

「…………」我拍了拍臉頰,想把嘴合起來,可是越拍笑得越開心,沒辦法啊!朕現在在在被人篡位哎!!這是多麼值得高興的一件事啊!

 

「王……王爺……你剛剛說什麼……?」終於從震驚中蘇醒過來的朴太師又問了一遍,估計他以為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

「本王爺為了天下的百姓蒼生!為了我們男紹國的將來!今日站在這裡!勢必殺死這個昏庸的皇帝!我要代表太陽!消滅你們!哈——!!」

說著他便去抽取自己別在腰間的劍。

我重重的拍了一下龍椅,氣憤的站了起來,「俊秀!都教了你多少遍了!不是代表太陽!是代表月亮!」

想想我和有天耐心指導了他整整一個晚上,他到了現在竟然還給我說錯了詞?真是氣刹朕也!!上天啊!誰來告訴我這個到現在連劍還沒拔出來的傻子不是我弟弟啊!

「皇兄!這衣服太重了!我拔不出劍來啊……」

俊秀憋屈著他那小臉委屈的看著我。

「那就把衣服脫了啊!」

我氣呼呼的說道。這個該死的朴有天!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他給俊秀穿這麼多衣服幹什麼!他也不想想!現在是他來刺殺朕!而不是朕去刺殺他!

看了看眾人,發現他們一個個的竟然都在看著我?我不由得好氣的說:「看我幹什麼!還不幫俊秀王爺把衣服脫下來!」

他們遲疑了一會,但片刻馬上反應了過來,紛紛前去給俊秀更衣。

 

待到那“衣服”脫下來,時間已經過了半個時辰,我看了看滿地的鐵衣不由得傻了眼,這,這都是怎麼穿上的啊……

俊秀脫完了盔甲,笑的特別歡快,果然是一身輕鬆精神爽啊,他利索的把劍拔了出來,直指著我……

「今天!我就要替天行道!喝——!!」

他大喝了一聲,如電光火石般衝了上來,暫態間來到了我面前,將我一把提起,並順勢將劍抵在了我的脖子上。整套動作一氣呵成,毫不拖泥帶水,如電閃如雷鳴,快的令人瞠目結舌,刀光劍影間,眾大臣嘴張三寸,連驚呼都蔫死在了喉間。

好一個挾天子而令諸侯!不枉我昨夜細心演習了那麼久!

「俊秀!你這是在做什麼!!」

我抓住他的胳膊不卑不亢的問道。

「做什麼??」他邪邪的一笑,那笑容和昨天有天教的原版有的一拼!

「哼哼!取你的首足!!」俊秀大聲喊道。

「咳咳……」身旁的昌珉不好意思的對俊秀說:「是首級……」

我不禁冷汗直流,這該死的朴有天!我不是讓他好好教俊秀說臺詞了嗎?他都教了些什麼?如果被別人看出來的話怎麼辦?看來……靠人不如靠自己!只能發揮我出色的演技了……

「金俊秀!我可是皇上!」

「哼!」俊秀冷哼了一聲,「殺的就是你這個皇上!想我男紹千百年來創下的宏偉基業,不能就這麼毀在你的手裡!」

我立刻裝出來動怒的樣子,「為何說毀在朕的手裡!!朕為我男紹兢兢業業從政數年,無處不太平,無處不繁榮!百姓與君同樂,四海懼與為敵,有何根據那麼說!!」

「你!……你……你……」

「…………」

身後的俊秀突然說不出話來,我的心咯噔一沉,這孩子……又怎麼了……

殿下的大臣們也都奇怪的看著我們,也因俊秀半天的“你”而感到了不解,我們就保持著這樣的姿勢僵持了許久。

「哦!有了!」突然,身後的人開心的呼叫道,我終於鬆了一口氣,看來他是想起臺詞了……

「皇兄,你幫我拿一下……」

他把劍就那麼大大方方的遞給了我,拜託!你現在可是在刺殺我啊!

把劍給我後,他便在身上四處亂翻了起來,殿下此時鴉雀無聲……

「啊!有了!」片刻,他拿出了一張紙,高興的把它展開,然後把劍從我手裡奪了回去,重新架在了我脖子上。

「你無須多言!」他低頭看著手裡的紙說道:「要怪就怪你那張臉!」

我很想讓別人告訴我現在在殿下正用鄙視的眼神看著我們的這些人都有高度智障!他們……應該看不出來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吧……呵呵……應該……

 

「我的臉怎麼了!!」我繼續發揮著自己高超的演技。

「這張臉……這張臉……一看就是張禍國殃民的臉!長的美不是你的錯!可是……可是……」他可能看不清楚紙上的字,微微欠身,「可是出來禍害別人就是你的錯了!你的臉是各國戰亂的源頭!會造成後宮的混亂!打擊到無數秀女無知的真心!會使各臣子們鉤心鬥角!實在是罪不可……哎?皇兄,這個字是什麼字?」

他將紙放在了我的面前,指著一個字問道。

「笨!這是“赦”!罪不可赦的赦!!」

「哦……我就覺得像個赦嘛,你偏偏寫的像個赫……哎,實在是罪不可赦!!因此!高高的上天動怒了!皎潔的月亮動怒了!世間的萬物動怒了!我也動怒了!」

「什——麼——!」

我故意拉長了腔,用來轉移眾大臣放在紙上的注意力。

「實在是太過分了!長的美就是我的錯嗎?你以為我願意背負紅顏禍水的名聲嗎!!可是能有什麼辦法!我天生長的就是這個樣子!!我也不想禍害人間!可父皇給我的重任使我不得不在這黑暗的宮廷中苟延殘喘!倘若有機會!我也只求苟全性命於亂世!不求聞達于諸侯!然而!慷慨赴死易,從容就義難啊!俊秀!你可知皇兄我的痛苦!」

我大義凜然的對著眾大臣……不!是對俊秀說道。

既然馬上就要被人篡位了,自然要給眾人留下一個好印象……而且,這些話都是要記錄在史冊裡的~呵呵

「咦??皇兄……好像沒有這段啊……」

俊秀不停的翻著那張紙。

「呆子!」我氣的敲了一下他的頭,「我即興發揮不行?!你不用管我!繼續!!」

「哦……」

他點了點頭,繼續讀道:「看在你是我唯一的兄長的份上,我姑且可以饒你一死……只要你肯交出玉璽!我就放你走!」

俊秀緊了緊架在我脖子上的劍。

我依舊是不惟驚險,一身正氣的說:「自古人生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清!眾愛卿!不要聽他多言!朕就算死!你們也不可將玉璽交給他!」

眾人聽後,並沒有我想像的那樣感動的痛哭流涕,只是懶洋洋的回答:「是……」

靠!!

他們竟然回答是???氣死朕也!看來他們也早就想篡位了!要不然怎麼會置朕的生死與不顧??

 

「你,你們……其實求求他……朕也不會怪你……那個……朕可不是怕死啊……只是覺得你們這樣做更比較合理一些……呵呵……」

我皮笑肉不笑的說……

俊秀見眾人的回答也有點懵,但他卻十分聰明的繼續說著自己臺詞……

「你們求我也沒用!除非交出玉璽!否則!我可不敢保證皇兄的脖子會不會沒事!」

好俊秀!這是你十七年來做的第一件聰明事!我對你刮目相看!!

「哎……王爺……」

朴太師慢悠悠的站了出來,慢悠悠的說,「不是臣等不願意交,而是實在不知道這玉璽到底被皇上藏在哪啊……」

哎?我怎麼忘了這點??失策啊失策!!

「呵呵!!」我笑道,「天助我也!!金俊秀!看見了吧!這就是正義與邪惡的區別!諒你怎麼猜也是不可能猜的到我把玉璽藏在枕頭底下的!哈哈哈哈哈!真乃天助我也啊!!哈哈哈哈!」

「…………」

眾人不語……

「你還是放棄吧!」我笑過之後大聲說,「倘若你肯放了朕,朕還會念在你年紀還小的份上放你一馬!」

一時間,場上竟然尷尬到要命,完全不知該如何是好……

老天啊!你為什麼這麼對我!連被人篡個位都要我自己幫忙??

 

「啊!!昌珉!你做什麼!!你!竟然出賣朕!你要去給俊秀拿玉璽嗎??你不要去啊——!!」

「……??……」

昌珉茫然的看著我,「皇上,你說什麼呢?奴才連動都沒動啊……」

555555555……老天!為什麼我身邊的人都這麼笨!難不成真的要我自導自演?

我悲哀的人生啊!!

「你不要去啊!!不要去——!!」

快去啊!快去啊!我對著他猛的打眼色和手勢,在打了第三十三次手勢的時候,他終於恍然大悟,跌跌撞撞的跑下了大殿。

「奴,奴才知道了……」

哎……終於開竅了……

我內心裡狂擦汗……可是,解決完一個還有一個!

我抓住俊秀的胳膊對眾人大喊:「俊秀!~朕可是你的皇兄!你為什麼把胳膊收緊了?你想殺朕??你想殺——朕!!」

我故意把殺字拖了很長的因,用來動搖大臣們的意志,沒想到他們聽後連眉頭都沒皺一下,有的甚至還打了個哈欠?朕演的如此淋漓盡致!他們竟是這種態度?

太不給朕面子了吧!

 

「王爺三思啊……刀下留人……」

朴太師站在原地,毫無激情毫無誠意毫無緊張感的說。

緊接著,其他人也十分配合的紛紛勸道……

「所謂一日為兄,終生為兄……俊秀王爺莫要激動啊……」

沒有任何語調起伏……

「一夜兄弟百日嗯,俊秀王爺與皇上兄弟情深,不要一時衝動……」

同上……

「對啊對啊……」

同上上……

「先放了皇上吧……」

同上上上……

一時間,勸聲陣陣,雖然眾人說的話與他們實際表現不甚相符,但最起碼有了點反應,值得欣慰……

算是給了我這個拼死抵抗的人的一絲安慰……

不到一柱香的時刻……昌珉回來了。

「啊————!你!你竟然回來了!你不要給他啊!為了我們男紹!不要給——!!」

我喊的撕心裂肺,因為激動人心的時刻馬上就要到來了!

昌珉被我這麼一喊,一時間有點愣,不知道到底該不該往前,估計也被我這逼真的演技給騙倒了。

這個時候!再次見證了求人不如求己的硬道理!我輕鬆的掙脫開俊秀束縛著我的手,邊喊邊跑到了昌珉的跟前……

「不要給他!不要給他……!國家不可落到一個逆臣的手裡——!!」

我一把把玉璽從昌珉的懷裡搶了過來,再一次邊喊邊跑了回去,將玉璽塞給了俊秀……

 

於是……

金在中與糾纏了他五年的帝王生活正式告別……

男紹國的帝王史上從此再添一人——金俊秀!

人民繼續安康,國家繼續昌盛……

而上任皇上金在中,自那以後行蹤不明,有人說他帶著心腹與愛人歸隱山林,從此不問世事……也有的人說他已經看破紅塵,出家為僧……

諸多說法,流傳民間,金在中……他的一切都成了一個迷……

一代帝王……終被人篡……

 

 

 

幾個月後……

清風明月,素影紛輝,美麗的星空之下,自有那熱鬧的事兒上演……

京城,堂皇街……

被喻為男紹國最為繁華的街道。燈紅酒綠,歌舞昇平,無時不在張顯著如今正是太平盛世的這個事實。多彩的霓裳,賞心悅目,任任何人都抵不住的誘惑,而在此流連忘返。

沿著街道往前走,大紅燈籠高掛,一見便知有什麼喜慶事。高大的樓閣張燈結綵,富麗堂皇,看的出看此店之人必定身份顯貴,別的不說,光看“妙香院”三字扁額,全部是由純金打造,造價不菲!再瞧進出大門賀喜的人,哪個不是富態滿滿?除了這點,還可以看的出,此店的老闆必定是一個極有生意頭腦的人!別的妓院不就是清一色男色,就是清一色女色,而此妙香院不同,男女兼備!來往間,或秀麗~或妖嬈~香氣肆溢,媚眼如絲,嬉笑聲,如鶯啼,如燕鳴,呵呵~好一處銷魂穀……

而真正銷魂的,並非這些妙齡少男少女,而是此店的當家掌櫃!回眸間,傾國傾城,電刹了多少旁人!身為男子,勝於女子的容顏。所謂美男配佳人!熟識此人的人都知道,這妙人兒早已心有所屬。那人黑髮如瀑,明眸柔腸,擁有著精緻的小臉和完美身材,無須多言,便打動千萬少女無知的真心。潘安相見都自慘形愧。

此二人站在一起那才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只是……前提是,他們不要說話…

 

「喂!那個誰誰誰!把燈籠掛上!什麼?沒有釘子?沒釘子不會去借!快去對面借把回來!」

「喂!那個誰誰誰!你那邊貼歪了!」

「喂!那個誰誰誰!好好擦!我這來的可都是貴客!」

「喂!那個誰誰誰!把凳子搬過來!」

「喂!那個誰……」

「主子……時辰到了……」

昌珉走過來對我說,我看了看時辰點了點頭,對著裡面吩咐了些事情,然後跑到門邊與正在招呼客人的允浩會合。

「喲~金老闆!別來無恙啊~」

「哈哈!無恙無恙~」

「鄭老闆!生意興隆啊!」

「多謝美言~快請進!」

「金老闆和鄭老闆真是越來越登對了啊!」

「呵呵!這話說的!那當然了!我們早就知道了~」

「皇……老闆……」

「……??!!……」

我頓時一驚,瞪了一眼來人。恩赫那張小臉立即呈現眼前,原來是恩赫啊……

「皇……」

「噓!」我對他猛打手勢。

「呵呵~金老闆。」他走到我面前,遞上了一個大大的笑容,「我代表我們家兩位主子來給金老闆道喜了~」

他們家兩位主子?

「喲~這幾日不見,你家主子都變成兩位了~~」我肆意調戲說。

他笑了笑,「沒辦法啊~誰讓他們整日粘在一起,想不多個主子都不成了呢……」

我點了點頭,想像著有天和俊秀幸福小樣兒……噁……肉麻!

「我們主子本來是想親自過來給您賀喜的,不想國事繁忙,所以只有讓小的帶來禮物,以表心意……」

他說著便對著身後的人招了招手,身後數人推著車向後院走去。

哼!什麼國事繁忙!我看是房事繁忙吧!不過看在禮物這麼多的份上,就先饒了他們兩個吧!算他們聰明!

「在中……」允浩走到我跟前,「時間不早了,該剪綵了~」

他笑呵呵的說。

我也笑著對他點了點頭,和他手拉手走到了彩帶前。昌珉給我們遞上了兩把剪刀,我們瞄準彩帶中間,準備開剪……

 

「掌櫃的……」

這時,一人匆匆茫茫的從對面走了過來,我定睛一看,這不是我剛剛派出去借釘子的那個誰嗎?

他跌跌撞撞的跑到了我和允浩的跟前,那樣子,活像是見了鬼似的。

「怎麼了?不是讓你借釘子嗎?釘子呢?」

我看了看他那空空如也的手。

「金,金當家他不借……」

「什麼——!」我聽後不禁勃然大怒!

「金希澈這個小氣鬼!連個釘子都不借!!」

「你說誰是小氣鬼!」

話音剛落,一聲獅子吼便接踵而至。抬頭一看,對面正站著金希澈等人。那廝一如既往高傲的扇著小扇子,分外妖媚。不愧是京城第二大的妓院老鴇!什麼?你問第一大的是誰?廢話!當然是我了!

我挑了挑眉,得意的看著他,「誰理我,說的就是誰嘍~」

今日的金在中可不是當初在希湘閣裡打雜的金小在了~呵呵!不用忍氣吞聲的感覺真好!

「你說什麼!」金希澈就是金希澈!還是那麼容易就被激怒。

只見他收了扇子,向著妙香院走來,我也不甘示弱,一把將彩帶抬起,鑽了過去,向著希湘閣走去。

「希澈……別鬧彆扭了,人家允浩他們剛開業呢……」

韓庚還是那麼好,拉著希澈勸道。

「韓庚!你是不是又想睡門外了?」

刷——!這是放手的聲音……

韓庚立即十分狗腿的擺了一個“請”的姿勢……哎,叛徒!……這就是忠犬攻啊……你看看我!同樣是做攻的,差距怎麼這麼大?(眾:您老是攻?躺底下的攻?)

「在中……你也是……別過去了……」

允浩也同時拉住了我……

「鄭允浩!你是不是對金希澈餘情未了!!」我瞪了他一眼。

「我……行!你過去好了!」

他隨即放開了手。

頓時間,場上硝煙彌漫,琴弦緊繃,一觸即發!

我們面面相覷,同時展開了攻勢。

「—*%—……(*(*—•#••……!!!!」

「*……%•#¥•!•(—*!……!!!!!!」

對罵中……

……………

身後的允浩和韓庚同時搖了搖頭……

此等活寶,世間何求?

「哎……你辛苦了……」

韓庚對允浩說。

允浩對他和煦的笑了笑……

「你也辛苦了……」

……………

……………

 

看來選擇在希湘閣對面開妓院真是對了!即有允浩相陪,又有希澈相吵,人生啊!就是這麼美妙!

如果來生再當皇帝,我一定還會離家出走!

一輩子當我的——出家皇帝!

哦呵呵呵呵呵呵!

 

 

==================全文完====================

 

 

終於完結了~(呼)

老實說....這篇依我現在的選文標準是不會出現的

這篇雖然當時看得我很開心~但時隔多年再看....好像不是那麼的....

因為是急就章之選,所以沒有再看一遍就PO出來了

當然也不是說這文不好,有些地方還是很讓人捧腹的

總之~這文就是一篇很抽很無厘頭很歡樂的文

我希望看文的親估還是有很愉快的把這文看完

這篇呢~作者後來有再寫趴吐--《再次出家》

我查了一下茶樓裡有放點我

有興趣的親估可以去看

那就....下禮拜見囉~安妞!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