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想在放長篇以前先分享個短篇給大家,作者是Keiwin蕊兒,也就是《侍郎》的作者,接下來要放的長篇也是蕊大的文,對於她詳細的介紹我明天PO文的時候再寫。這個短篇共1萬6千字,甜文,竹馬竹馬的故事,看金在中如何把一個鐵齒的直男鄭允浩掰彎。

 ========================================

《上》

 

金在中喜歡鄭允浩,那是所有親朋好友乃至整個社區都知道的事,從金在中三歲時搬到鄭允浩家隔壁起,他就從來沒吝嗇過表達自己對鄭允浩的喜歡,大概這就是所謂的一見鍾情。鄭允浩比他大五歲,金在中小時候像個跟屁蟲,在他身後哥哥,哥哥地喊,長得像女孩子,連愛哭這點也像女孩子,狗皮藥膏一樣黏著甩不掉,經常讓鄭允浩覺得煩人,一覺得煩了就會欺負他,那小東西哭得凶的時候,卻只要哄兩句,眼淚立馬就會止住。

金在中在這個世界上,最喜歡的人是鄭允浩,也最聽鄭允浩的話。當然,唯獨鄭允浩叫他別再喜歡自己這句話,金在中一直不聽。而這份喜歡的心情,一直持續 了十幾年,每年鄭允浩生日,金在中就會表白一次。兩個人從小一起長大,兩家人關係特別好,所以儘管金在中每次表白都很認真,大人們總當他是小孩子不懂事, 也沒人會當真。

對於被金在中喜歡著這件事,大人們當成小孩子相親相愛的情趣,而感到煩惱的只有鄭允浩,十幾年來一直被個跟自己同性別的人追著跑,還孜孜不倦地說著 「我喜歡你」,他聽到心煩,重點是,講這種話的人,看起來不像是開玩笑,所以大部分時候面對金在中,鄭允浩都沒有好臉色,就是希望讓他死心,可惜十幾年了 都沒能如願。

終於,在金在中十五歲那年,被家人送出國了。金在中臨走那天,鄭允浩的父母到機場送他,身為兒子的卻沒有出現,金在中給他打了十幾通電話,鄭允浩一通都沒接,最後金在中只發了一條短信說「我很快會回來的!」

鄭允浩那時候心想,最好在國外定居了別回來,那個時候,他正陪著大學新交的女朋友逛街,手機調了靜音,一直到震動都停了,他知道金在中肯定登機了,頓時覺得,連呼吸都特別順暢,走路的腳步都是輕快的。

 

金在中剛到國外那段時間,仍然每天給他來電話,結果當然是一律沒有接,堅持了半年之後,換成了發郵件,每天至少一封,其實鄭允浩挺佩服他的毅力,但感情這回事,不存在什麼金石為開,說得難聽點,就是死纏爛打沒有用,更何況他對跟自己同樣身體結構的人,實在提不起興趣。

又過了半年,郵件漸漸變成兩天一封,四天一封,七天一封,後來是半個月,一個月。對於這個情況,鄭允浩挺高興,覺得這小子應該是意識到自己是徒勞無功,不再堅持了,以後少個人煩著,也不用每逢長假就去金家打聽金在中會不會回來。

於是乎,五年一眨眼過去,鄭允浩已經是個步入社會的有為青年,金在中在這幾年裡回來過幾次,每次鄭允浩都打聽好時間,算准日子就找藉口外出,所以兩人沒有遇上過,如果金在中能徹底在他的生活裡消失,那是最好不過,不是討厭這個人,只是覺得眼不見心靜。

  

又是一年鄭允浩的生日,跟同事朋友在酒吧包廂慶祝,結果酒喝到一半,進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金在中。

五年,人長高了不少,想來金在中現在也已經20歲了,自然不像記憶中那個小屁孩的模樣,只是此時此刻,鄭允浩的第一反應就是皺眉,像是絲毫沒有因為他的出現而高興。

金在中怎麼會不懂,鄭允浩的一蹙眉一微笑的意思他都很懂,於是拿著禮物走到鄭允浩面前,「我把東西放下,說句話就走,不會煩你的。」

鄭允浩這一瞬間覺得,自己是不是過分了,坐在旁邊的朋友都看著他,還以為他跟這個剛進門的陌生人不對盤,有些甚至跟別的同事竊竊私語地討論起來,鄭允浩當下的表情變得有些尷尬,只好對金在中客套起來,「坐一下再走吧。」

金在中笑著搖頭,然後把禮物塞給他,「生日快樂。」

果然,金在中放了禮物就走了,留下鄭允浩看著手上的禮物,呆著連酒都忘了喝,結果過了一陣,手機響了,一條短信,上面寫著【我喜歡你】,金在中發來的,一看見這熟悉的四個字,看了又是有頭痛的感覺,這時身邊的朋友用手肘撞了他一下,問道,「嘿!剛才那是誰?」

話還沒答上,接著又來一條,一次內容不一樣了,金在中發了【你能跟我在一起嗎?】這麼句話過來,鄭允浩頓時煩躁了,回了朋友一句,「瘋小子一個。」

「瘋小子?他是搶過你女人還怎麼著,看你那麼不待見他!」

鄭允浩臉僵著,一笑而過。金在中的那條短信他自然沒有回應,就當自己沒看見過,第一時間就刪除了。那天以後,沒聽父母提起過金在中回來的事,後來才猜想,那小子是私自回來見他的,之後檢查過郵箱,空空如也,或許這一回是真的該死心了。

事實如他所願,從他25歲生日那天開始,金在中再沒有打擾過他,好像這個人真的沒有出現過。但是,時間長了,他發現自己其實有那麼一點點想念,但也只是一點點而已,單純是從他們打小一起長大這點出發,始終一場相識,也不是一點人情味都沒有的。

  

 

 

三年後,金在中畢業回國,回來那天,兩家人一起吃了頓飯,那時候鄭允浩才發現,從前總是跟在自己身後的那個小子,如今真的不一樣了,從前這人看他,眼裡都是帶著愉悅的,就像把喜歡都寫在臉上,毫不掩飾,再看看現在,那眼神真的就只是在看一個舊相識罷了。

人總是很奇怪,當擁有的感情已經滿溢時,無論給予的物件是誰,都會顯得廉價,到它終於消散的時候,卻又開始有些懷念。

懷念?這個念頭一出現,鄭允浩就在心底暗罵自己瘋了。

  

飯桌上,鄭母忽然開口問道,「在中啊!回來有什麼打算?想找什麼工作,要不要你鄭叔叔給你介紹一下?」

金母笑道,「怎麼好麻煩你們,這小子還算懂事,省得我們費心,剛回來就告訴我們說找到工作了,我們還驚訝呢!」

鄭父問了句,「哦?什麼工作?」

金在中笑說,「我哪有那麼積極,是畢業前他們發邀請讓我加入的,一個合資的公司,當個實習職員而已,能不能留長久都不一定呢。」

「能讓公司親自去學校找你,還不是本事?哪兒的公司啊,離家遠嗎?」

金在中說了個公司名字,鄭母就笑開了,「哎喲!你們看,這是註定了他倆待在一個地方了,在中剛說的不就是允浩上班那裡嗎?」

「難怪我跟在中媽都覺得聽著耳熟,原來是允浩上班的地方!這好,允浩啊,到時候可要多多提點這小子啊!」

「我會的,叔叔。」鄭允浩禮貌地回道。

一轉眼,鄭母又故意開著玩笑說,「在中啊,還記得你打小就喜歡跟在允浩後邊,一直說喜歡他來著,怎麼這下回來顯得那麼拘謹呢,太久沒見,不好意思了?」

金在中對她笑了笑,沒有說話,金母開口了,「肯定是太久沒見生疏了,好幾年了吧,每回在中回來,都湊上允浩不在,要不是旅遊就是公幹,這得多巧,你倆等下吃過飯出去走走,兄弟倆的弄那麼陌生多不好,咱四個老傢伙湊上,摸幾圈麻將,你倆有話慢慢說!」

鄭允浩的目光自然而然地飄向金在中,只見那人帶著很淡的笑,隨意地點了下頭,然後鄭允浩收回視線,繼續吃飯,心裡,總覺得哪裡不對。

  

說是一起散步,可鄭允浩的腳步卻比金在中慢,從前習慣跟在自己後面的人,現在卻走在前頭了,是什麼時候反過來的?鄭允浩盯著金在中的背影,居然思考起這樣的問題來,有點走神之際,前面的人忽然往後看,頓時打斷了他的思緒。

金在中直接轉過身面向著他,等他漸漸靠近,邊說,「挺彆扭吧。」

「嗯?」鄭允浩沒反應過來。

「我說,跟我走在一起,彆扭吧。」金在中回答。

下意識笑了下,說著場面話,「沒有。」

「少來,你怎麼想的我都知道。」金在中淺笑,往路邊的石凳坐下,街燈在邊上照著。

很奇怪,從前沒覺得這人笑起來是這樣好看的。

鄭允浩也跟著過去坐下,金在中看了他一陣,微微揚起嘴角,好像故意想緩解這份尷尬,帶著玩味的語氣說,「現在覺得,我看起來還不錯了,對不對?」

這人果真能看穿他的心思?鄭允浩低聲咳了下,調整過思緒,不知道該聊點什麼,就隨便說了句,「在國外過得怎樣?」

「沒話題的話,呆坐著也不錯。」

真不知道金在中這是真的貼心,還是存心讓人沒有台階下,反正聽了這話,鄭允浩是不打算說什麼了,呆坐著,挺好。

  

過了好一陣,那人卻忽然笑出聲來,鄭允浩側過臉看他,卻發現他只是看著黑漆漆的天空,於是自己也往上看了看,還沒找到讓他發笑的原因,金在中卻自己坦白了。

他說,「我想著,跟你這樣相處,距離可能還比從前更近一些,你好像沒有那麼討厭我了,可我還是‥‥想做讓你繼續討厭我的事。」

說到這裡,鄭允浩已經有預感他要說什麼,只是沒有阻止,金在中繼續道,「我還是喜歡你。」

有點反感,卻不像從前那樣純粹反感,覺得不想接受,卻又多了一些很奇妙的感覺,好像是,慶幸這個人對自己的感情沒有變,只是脫口而出的,卻是另一句話,「你真的喜歡男人?」

金在中看著他,眼睛沒有任何躲避,「對。」

「可我只喜歡女人。」

「我知道,所以我繼續喜歡你,你繼續討厭我,沒有衝突。我說出來,只是想讓你知道而已,再說,我是喜歡你,但不代表我只喜歡你。」說到最後,金在中嘴角又帶著笑意,補了一句,「當然,以前的確是。」

早就知道那種圈子的人感情生活很亂,果然沒錯,可什麼叫“不代表我只喜歡你“,“以前的確是”?這話聽得人心裡特別不是滋味,「看來到國外讀了幾年書,整個人都變了個樣啊。」

金在中只說,「我好歹23了。」

是啊,這小子都23了,他也28了,時間真是可怕。

  

 

 

鄭允浩沒想到金在中會到業務部來上班,自己是業務部經理,提前看見新職員資料的時候,心裡已經有些想法,金在中正式上班那天,業務部的單身女同事全都 像中了大獎一樣,笑得合不攏嘴,鄭允浩全看在眼裡,腦中卻想起金在中不久前跟他說過的話,手指在辦公桌上敲了好一陣,思來想去,最後把金在中喊進辦公室, 叮囑了一句,「別讓人知道我們認識。」

金在中就像早就預料到他會有這要求,應了一聲,「嗯。」

「沒事了,出去吧。」

 

午休時間,公司的茶水室一直是最多八卦滿天飛的地方,那些女同事似乎每天都有新話題,今天難得來了新人,自然少不免討論一番,鄭允浩過去的時候,她們正在說著金在中,他卻不自覺地停在一邊聽了起來。

「以後業務部更加羨煞旁人了,本來有個鄭經理,現在還來了小金,都是賞心悅目的帥哥,不要太養眼哦!」

「哎,頓時感覺每天上班都有衝勁了!」

「你們說他會不會介意姐弟戀?」

「你省省吧,小金的臉比你漂亮那麼多,你好意思跟他站一起?」

「就幻想一下不行啊?你們說他看起來怎麼那麼‥‥嘖嘖,誘人呢!」

「呐!這回說到重點了,誘人對吧?算你眼睛沒瞎,他渾身上下散發的氣息,就不像個直的。不直也罷,我看啊,他跟我一樣是個被壓的,同類之前感覺很準的,你們信不信?」這回說話的終於不是女同事,而是業務部一個小職員,長得挺秀氣,斯斯文文的,但是個同性戀,平日跟女同事的話題挺多,現在他這話一出, 又被幾個女人一溜嘴地念,都在說他胡說八道。

鄭允浩聽著,都不禁笑了一下,那小職員被那幾個女人念怕了,就說,「行行行,你們就拭目以待吧,我出去還不行嗎!」

結果一出來,撞見鄭允浩就在茶水室門外,立即笑著打招呼,「經理!來泡咖啡啊?怎麼不喊秘書呢!」

裡面的人一聽,一起往門外看,鄭允浩才踏出了一步,順便說,「這點事自己來就行,你們啊,人才來公司,就八卦得那麼厲害,別把人嚇著了。」

年紀最小的女同事笑瞇瞇地說,「不就是茶餘飯後嗎,也算關心同事對不對?」

「對對對!關心同事,上司也該關心關心,經理!我聽小陳說你最近又恢復單身了?要不要我們幫忙介紹啊!」

旁邊的人撞了她一下,「經理可是搶手貨,用得著你瞎操心嗎!」

鄭允浩笑著搖頭,跟女友有點小爭吵這種事也能傳遍天,還沒分手就被設定好結局了,該說公司人情味太濃?最後只倒了杯水,就離開了茶水室。

明明是午休時間,卻看見金在中還坐在位子上,很忙的樣子。鄭允浩當然知道,公司既然能在他畢業前就談好條件讓他過來,自然不會打算只讓他當個業務部小 職員,安排進來多半是想讓他從基層業務開始熟悉,畢竟第一天上班,表現得積極點也可以理解,雖然他這個頂頭上司是覺得沒這個必要,但估計也堅持不了多長時間。

想著要不要過去打聲招呼,但還是直接回了辦公室,一坐下往外看,這個視野正好能把金在中看得清清楚楚,頓時有種躲不掉的感覺。然而時間一天天過,金在中的積極表現,卻從第一天維持下來,鄭允浩數數日子,也該有大半個月了。

  

這日午休,鄭允浩專程走到金在中的位子前,敲了敲他的桌子,那人抬頭一看,有點愕然,「‥‥有事?」

鄭允浩的手指點了點自己的手錶,「該休息的時候就不要積極了。」

知道他是好意,金在中帶著笑說,「沒關係,不餓。」

鄭允浩卻關掉了他的顯示幕,「阿姨讓我多照顧你,走吧,不餓也該吃點。」

金在中看著他,故意說,「嗯?經理,我們之前不是不認識嗎?」

鄭允浩臉有點黑,那人卻笑著,很快整理好東西,對他說,「走吧。」

  

午飯時間,市區到哪裡都是上班族,找了個角落的位置坐下,點了餐以後,鄭允浩說了句,「公司應該不至於讓你忙到連吃飯時間也沒有吧。」

「當然不是,我是想儘早把該學的學了,就可以申請換部門。」

鄭允浩盯著他,「在這裡不習慣?」

金在中笑瞇瞇地說,「不習慣的是你吧,每次要經過我的位置都繞道,你不覺得很麻煩?」

鄭允浩驚訝,原來金在中也知道,「我只是‥‥」

金在中接過話,「只是慣性地想要躲開就對了,我說過不會煩你,別弄得我像有傳染病一樣好吧?」

他不知道金在中是用什麼樣的心情,說著這種看似玩笑的話,是真的把事情看得這樣淡?或許還能表示這個人對他的感情也淡了,還是不對,這感情不是一瞬間淡掉的,而是從很久以前,被一點點消磨的,而此時此刻自己這種有點可惜的感覺又是怎麼回事?

其實就算站在朋友的立場,也是可以關心人不是嗎?於是當服務員送餐到桌上時,鄭允浩提了句,「明天開始,中午跟我一起吃吧,上班弄出病來的話,我怎麼向阿姨交代?」

金在中看著那個目光都不跟自己接觸,卻說著這樣看似被迫,但語氣中帶著關心的話的人,心底有了些笑意,「嗯。」

鄭允浩覺得,如果金在中從來沒有向他表白過,或者他們的相處可以更好,畢竟就金在中這個人來說,各方面都很好,唯獨除了是同性戀這點‥‥

過了沒幾天,公司的人都知道每逢午休時間,鄭允浩就跟金在中出雙入對,一時間都在開鄭允浩玩笑說,是不是跟女朋友分了,打算換個口味試試,金在中以為 鄭允浩會像以前那樣反感回避,結果卻出乎意料,不想讓鄭允浩難堪,於是問他要不要避嫌時,那人卻回他一句說,「你媽說的,兄弟倆弄這麼陌生不好。」

金在中只在心裡琢磨著,兄弟啊,兄弟。

 

 

第1頁|全文共3頁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