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那個大禿頭消失了,幾天後,允浩的娘帶著她的另一個兒子上門拜訪了。

這會兒,我頗有興致地上下打量這兩位突然出現的不速之客,“那個女人”依舊姿容不減當年,打扮得體,高貴典雅。而我更感興趣地是站在她旁邊的那個兒子,他穿著西裝,架著眼鏡,細長的鷹眼應該遺傳自他那個父親,顯得深沉又陰險。當然,關於他陰險的論斷完全處於我同仇敵愾的主觀偏見,實際上,他絕對是一個女人最喜歡的高富帥。

允浩,那個女人、那個兒子,三人坐在沙發上,氣氛算不得好。允浩沉著一張臉,那個女人一副內疚的悲傷表情,旁邊的那個兒子,眼睛瞇起掛著冷笑。

「允浩啊,媽媽這次做錯了,你不喜歡咱就不做了,你就別追究了‥‥好嗎?」她小心翼翼地看著允浩說。

「什麼時候搬來美國的?」允浩淡淡地問。

「前年。」她愣到,臉上閃現一絲驚慌。

「前年?」允浩嘲諷地看向對面的母親,「怎麼,現在想起我了?」

「你怎麼說話的!」鷹眼男猛地站起。

「我有跟你說話嗎?」允浩正眼都沒瞧他一下。

「小牧坐下,不要吵好不好?。」那個女人驚慌地一手緊緊拉住臉色鐵青的兒子,眼睛看向允浩的方向,眼裡透著明顯的懇求。允浩皺了下眉,不再說什麼。鷹眼男冷哼著坐下。

「對不起,我本來想來看看你,但想著也許你也不想見我,所以‥‥你別多想啊,不管怎樣,你也是我的兒子。最近我才知道你已經從SOM出來了,擔心你,不知道 你過得好不好,一時之間又找不到你,才委託徵信公司找你的,我保證不會再這樣做了。」她雙手放在膝蓋上,局促的樣子。

允浩沒什麼反應地聽著,看不出在想什麼,他的樣子顯然讓那個女人更不安了,她半晌沒有說話,只是含著淚望著允浩,我抖了抖身上的寒毛,實在不是很能適應這種林黛玉的調調。

「把眼淚擦了。」允浩的話深的我心。她一呆,似乎眼淚掉的更凶了。「媽媽,我們走吧!」鷹眼男緊鎖著眉,一把拉起她。

「小牧,我還想再待會兒。」她眼巴巴地望著允浩,似乎想要允浩挽留她。

「媽,做客要有做客的自覺,主人不歡迎我們,我們做客人的總要識相些。」鷹眼男挑釁的望著允浩。

允浩站了起來卻笑了:「是我招待不周,請坐。這麼久沒見,待這麼一會兒就走,也不太合適。」

「小牧,我們再坐一會兒?」她看向他,他看向允浩。最後,他陰著臉點了點頭。重新坐下後,允浩給他們泡了杯茶。

「這個房子什麼時候買的?」她看著四周問。

「有幾年了。」

「你的手怎麼樣?」

「快恢復了。」

‥‥話題又終結了,四下一片寂靜。我無奈地搖搖頭,飄過去,用眼神示意允浩找點話題。

「準備在美國定居?」允浩沉默了一會兒問她。

「是的,小牧的爸爸現在主要拓展這裡的業務。對了,你的那個建築設計公司開的怎麼樣了?」

「不知道,剛開。」

「小牧也想開設計公司,他大學學的也是這個。」她笑著看向鷹眼男,「你們可以合作試試看。」

「那倒不必了,H大的高材生,我高攀不上。」鷹眼男冷笑。

允浩瞥了他一眼,臉色平靜:「 哦?你不是袁教授的弟子嗎?這樣自謙倒是反而給你的恩師抹臉。」

鷹眼男瞬間臉拉得老長,眼睛像蛇一樣,陰狠地死死盯著允浩:「你是故意的!」

「我的話有什麼問題嗎?」

「你明明知道!」他眼神更冷了。「你們!」旁邊的美人又被驚嚇了。他看了自己的娘一眼,突然嘴角掛上半邊笑,從口袋了拿出一張名片,「我名片,以後若是公司開不下去了,儘管來找我。看在母親的面子上,也會收留你。」

「這句話同樣是我的心聲。」允浩淡笑著接過名片,又順手遞出去自己的名片。站在旁邊無助的女人笑得很慘澹。

「好了好了,不說工作上的事了。」她勉強掛起一絲微笑看著允浩,「你也不小了,有找女朋友嗎?」

「沒有。」

「沒有?你這麼優秀,怎麼會沒有,要不要媽媽給你介紹幾個?」美人有些著急地說。

「不用了,我有愛人。」允浩一本正經地回答。我嘴角狠狠地一抽,眼睛瞪向某人。

「你剛剛不是說沒有女朋友嗎?」

「媽,他喜歡男人。」鷹眼男接話,臉上帶著赤果果的嘲諷。

「什麼?!」美人一下子站了起來,臉上帶著難以置信,「小牧你不要亂說。」

「是,我的愛人是男人。」允浩說的果斷。

一室沉悶,美人眼裡又湧出淚水,捂著嘴顫抖著:「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媽,我們走吧。」鷹眼男摟住她站了起來,看向允浩,「我們先走了。」說完,就強硬地拉著美人往門口走。

 

我陪著允浩站在窗臺前目送著他們離去。「我什麼時候成了你的愛人了?」我齜牙咧嘴的對他說。

允浩回頭看了我一眼,眼裡帶著一絲笑意:「難道不是嗎?」

我一窒,總覺得這也太隨意了,白了他一眼,果斷飄開。「鬧彆扭了?」允浩跟在我身後。我一直飄到樓上,都沒有回頭理他。

「在中。」允浩突然叫我,他極少叫我,我們之間往往一個眼神就可以明瞭,反而名字就叫的少了。這個他起得名字從他口裡叫出來顯得格外醉人。

我不由地回頭看向他,他站在樓梯上看向我,一臉悶騷的小樣:「金在中,做我的戀人,好嗎?」我的心怦怦地跳,半響沒有回答。他依舊很有耐心地看著我。

「你確定?」真到了要確認關係的時候,我卻發現自己比想像中的還要膽小。

「確定。」

「我‥‥你想過未來嗎?」我抿起嘴,非常緊張。

「你就是我的未來。」允浩看著我,眼裡有著不能錯看的堅定。我不由地笑了,就是,想這麼多幹嘛,庸人自擾而已。

「好,我同意。」我爽快地說,「不過,我們要處理一下關係。」

「什麼關係?」

「是我娶你,不是你娶我。」我昂著頭很有氣勢地說。

「呵呵。」輕笑聲從允浩的嘴裡飄出,我的臉立刻就紅了,氣憤得瞪他:「笑什麼,反正就是這樣。」

「好,你說是什麼就是什麼吧。」允浩含笑,突然大踏步向我走來,我踉蹌地後退了幾步,盯著在眼前放大的俊臉,覺得一陣窒息。

「你貼我這麼近幹嘛?」我有些心虛地繼續往後挪。

「想親你。」我呆住,這個人如此面癱地說著這樣的話,臉皮真是夠厚的。

「我聯繫了大師,看看有沒有辦法處理這個問題。」允浩的眼神很深,閃著火花。我無語得撇過頭,回避他的眼神。

 

一分鐘過去了,兩分鐘過去了,五分鐘過去了,我終於忍不住了:「你到底還要看多久?」

「一輩子。」

‥‥天哪,我欲哭無淚,誰快來把這個妖孽拖走啊!

 

 

 

 

 

 

 

 

 

 

 

第三十七章

 

事實證明,所謂大師都是一些沽名釣譽的神棍。在趕走了第N個騙子之後,我以為允浩總該消停一些了,但沒有想到允浩在這件事上的毅力就好比鐵杵磨成針。這次,索性從中國抓了一個什麼隱士門派的傳人過來,我都不知道他是怎麼找到這個人的,但看在他如此熱情高漲地份兒上,我怎麼也得配合一下。

我上上下下打量著這個穿著長衫,穿著布鞋,戴著圓眼睛的年輕人。這人靠譜嗎?我非常憂心。因為這位大師一進門就像個好奇寶寶似的滿屋子亂竄,行徑之天真,語氣之澎湃,讓我越來越相信這又是一個神棍。

「邱先生,我們可以聊聊了嗎?」允浩制止住還想往上奔的大師。

「可以可以。別叫我邱先生,太老氣了,叫我小可就行。」他笑嘻嘻地收回邁出的腳,整了整衣衫,「你找我什麼事?」

「那你在這房子裡看出了什麼嗎?」允浩反問。

「陰氣。」小可突然沉下臉。

「怎麼說?」

「這個房子裡,除了你我,還有第三個人。」小可潤了口茶笑著說。我和允浩對視了一眼,請了這麼多的大師,這還是第一個說出這話的。

「第三個人?」允浩開始裝傻。

「第三個人就是我們俗稱的鬼,相信你也是有所察覺才會找上我的吧。」

「是。」

「這好辦,我保證給你解決。一道符就能讓那鬼魂散咯。」小可拿起一旁的包掏啊掏,卻拿出一台計算機,「這個數怎麼樣?」他掛著特別熱情的笑容舉著計算機。我飄過去一看上面赫然是明晃晃的六位數。

允浩沉默地看著他,冷凝著臉。小可的臉僵了一下,收回計算機又按幾下,再舉到允浩眼前:「好好,給你個優惠,這個數呢?」

允浩還是沒有什麼反應,小可臉更僵了,他深呼吸看一下,哭喪著臉又對著計算機摁了幾下:「不能再低了!」

允浩眉頭皺了一下,眼神犀利,依舊沒有回答,小可伸長著手臂舉了半天,對面的木頭依舊穩如泰山。

「嗚嗚嗚嗚嗚,在現代社會混口飯吃,我容易嗎!我那會兒就跟我爸說,我不想學這門手藝,結果呢,差點被我爸打斷腿。我真是悔不當初啊,當初就是被我爸打斷腿也得轉行啊。弄得我好好一大志青年,想吃頓飽飯都不行啊!!我真真是太可憐了呀!‥‥」

我真不敢置信我的眼睛,原來這世上真有比我無恥的傢伙,瞧瞧,唱作俱佳,滾爬捶地跺腳無所不用其極!強人也!我崇拜地看著地上那個還在哭鬧的傢伙,轉眼向允浩看去。你是不是太不厚道了?我用眼神質問他。

有嗎?允浩很鎮定地用眼神回答我。

 

十分鐘後,哭訴聲還在繼續,小可已經從悲慘的童年學藝講到十八歲後被老爸踢出家門自力更生。允浩頭疼地揉了揉額角終於開口了:「價錢不是問題。」

哭聲乍聽,小可掛著長串的鼻涕,淚汪汪地抬頭:「什麼是問題?」我看著他怎麼就想到了街對面的那條哈巴狗。

「我要他活著。」

「你在開玩笑吧?」小可傻笑著。

「我很認真。」

「不可能。」小可垮下臉,「你能看見他?」允浩點頭,「你愛上他了?」允浩點頭。小可重重地嘆了一口氣,「好吧,看來這筆生意是做不成嘍。」說完就迅速背上包抬腳想走。

允浩陰著臉緊緊扣住小可的手腕:「說清楚。」

「大哥!不要這麼嚇人好哇,買賣不成仁義在嘛。」小可誇張地大叫著,「我實話跟你說嘍,我是個半路子,學藝不精,上不了檯面的。你想辦的事我實在沒有辦法呀!」

「你家族裡總有學藝精的。

「鬼魂本來就是鬼魂,除非投胎哪能成人我跟你說,就算是神仙也沒辦法的。」小可臉上頗為無奈。

「放他走吧。」我搖了搖頭,飄上去,阻止允浩越扭越緊的手,小可的手腕鐵定得紫了。「放手吧。」我湊到他眼前做哀求狀。

允浩看了我一眼,終於放開了他,小可在放開的第一秒,就風也似的衝了出去,好像允浩是洪水猛獸一般。

「沒關係,我們繼續找。」允浩說。我笑笑,點頭,但其實我也明白允浩和我一樣都很清楚,想要逆天而行,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小可走後,陸陸續續又來了幾個,但都是披著神棍外衣的水貨。允浩從表面看不出什麼,但我就是能感覺到他內心的焦慮。

這天,吃完飯,我和允浩一起窩在床上看電視。現在放的這部是這段時間我的最愛,什麼橫刀奪愛啦,什麼商場陰謀啊,看的我一邊雷一邊欲罷不能。這會兒,電視上那渣男攜著新歡耀武揚威地在舊愛面前轉悠,我很鄙視地吐槽電視上的那個薄情漢,轉頭看看身邊這個,覺得真是極品好男人。

「允浩,你真好!」我說的特甜,允浩看也不看我一眼。於是,我又更大聲地說了一遍:「允浩允浩,你真好!」

「還有呢?」允浩看著電視螢幕,閒閒地說了一句。

我想了想,回答:「允浩,你真是太好了!」

允浩陰測測地看了我一眼:「還有呢?」

「還有什麼?」我莫名其妙地看著允浩。允浩冷哼了一聲,果斷操控遙控機換台,電視變成了股市分析。

我嘴角抽搐,覺得這男人真是越來越幼稚了,「換回來。」我吼!允浩打了個哈欠兒,看得津津有味。我無力地瞪著這幼稚鬼,努力想著還有什麼。

「允浩,你真帥!」我不確定地說。允浩沒有反應。「允浩,你真棒?」回收允浩冷眼一枚。我靈機一動:「允浩,我愛你!」然後,允浩把我的頻道換回來了。我囧,果然每個面癱的心裡都住著一個悶騷嗎?!

 

允浩和有天的公司已經走上了正軌,聽說,那個叫什麼的小牧的同母異父哥哥直接買了一家規模不小的設計公司,似乎有跟允浩對著幹的意思。但有天和允浩似乎把這件事當個笑話來看。我有時會和俊秀去市裡逛逛,但通常逛著逛著就逛到了允浩他們的公司。就像現在,俊秀果斷地迅速飄進去找有天,我想正準備進去,卻被突然竄出的人影子攔下。

我驚訝地看著攔下我的人—小可?他依舊那副打扮,臉也依舊是那張臉,但我就覺的那表情動作都與我上次見的那個人相差甚遠。

「小可?」

「我不是小可,我姓于,名小可。」他板著一張臉說。這有差嗎?我很想問他,但看他今天的樣子,又有點不敢開他玩笑。

「于先生,有何貴幹?」我問。

「你不是這個世間的鬼魂,我有責任把你引回去。」於小可嚴肅的說,我聽完一頭霧水:「什麼叫引回去?」

「你和鄭允浩不是一個空間,你也不是一個死靈。」

不知道為什麼,我本能地感受到一種危險。我慢慢地向後退,想要遠離他,「如果我說我不需要呢?」

「這不是你能決定的。」

「那如果我被引回去了,我跟允浩會怎樣?」我緊緊握住拳頭,心拎了起來。

于小可沉默地看著我,似乎帶著淡淡的憐惜:「本不是姻緣線上的人,只不過是場陰差陽錯。不過你放心,回去後你不會記得,他也不會記得的,你們兩個都不會痛苦。」

我呼吸一窒,往公司裡拼命地跑,似乎用了最大的力氣。恐懼前所未有的侵蝕著我的呼吸,我的心臟,我的大腦,我瘋了似的衝進允浩的辦公室,臉上還帶著驚魂未定的慘白。

「怎麼了?」允浩皺眉快步向我走來,我衝到窗邊向下看,于小可就站在原地,他抬頭看了我一眼,轉身離去。直到他消失在街角,我才癱倒在地上。

「你在看什麼?」允浩蹲下問我。

「你沒看見嗎?正門前面?」我猛地抬頭。

「剛剛下面沒人。」允浩說

我一顫,努力裝作若無其事:「那有可能是我看錯了。」允浩眼睛默默地注視著我,良久,他抬手摸摸我的頭:「好,沒事了,我在。」

「嗯,你在。」我微笑。

 

 

 

 

 

 

 

 

 

第三十八章

 

自那天起,我一直像神經過敏一般,總覺得有一片未知的陰雲向我飄來,總覺得於小可會從哪個角落突然躥出來。我的緊張似乎也蔓延到了允浩身上,他要求我每天跟著他上班,就算在上班的時候,也會時不時地抬頭尋找我。但一個月過去了,于小可都沒有出現,我在鬆了一口氣的時候,也越來越有種風雨欲來的不祥預感。

我想起俊秀,不得不開始思考。鬼大哥說俊秀和我是不同的,那麼我和俊秀是否源於一種不同,那個于小可會不會也找上俊秀。如果是這樣,俊秀是不是也有危險。我坐在允浩辦公室的沙發上沉思,卻被撞門進來的昌珉嚇了一跳。

「老大!」昌珉的臉色很不好,「馮牧是打定主意跟我們搶生意了。本來已經決定下星期簽約的山口株社,剛剛傳來消息表示還要再考慮,我打聽到消息,馮牧的報價比我們少了百分之十,這樣的話,山口變卦的概率就很大。」

「百分之十?」允浩臉上泛起一絲冰冷的微笑,「他這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但他後面還有馮氏,就儲備資金而言,我們和馮氏不是在一個級別上的,我們耗不起。」昌珉皺眉。

「馮淵不會給馮牧的公司注資。」允浩手輕叩桌面。

「你是說‥‥」昌珉眼睛一亮,「馮家在美國的業務真這麼吃力?」

「馮家在內陸是數一數二的財團,可惜前幾代的掌家都沒有太大野心,直到馮淵這代才開始拓展業務,美國的這塊蛋糕太大,他吞不下。」允浩的側臉顯得很冷酷,「何況‥‥」

「馮牧不得馮淵喜歡。」昌珉笑著接話,「馮家的繼承人一向來都以實力說話。」

「好了工作,山口這個項目是公司第一個大計畫,一定要拿下。」允浩低下頭繼續看檔,「我把設計圖又修改了一下,你拿給有天他會看著辦的,你直接去日本一趟吧。」

「好。」昌珉結果檔包點頭。

「馮牧就是那個同母異父的哥哥?」等到昌珉出去後,我問。

「是。」

「那馮淵就是他那個豪門的爸爸?」我有點擔心,「做父親的有這麼心狠?」

「誰說馮牧是獨子了?」

「啊?」我睜大眼睛,難道“那個女人”還有個兒子?

「他們生了兩個兒子,外面還有一個兒子。馮牧是老大,但是最沒用的那個。」允浩輕描淡寫地說。

外面還有?我腦子裡自動腦補出一場豪門狗血劇,嘖嘖嘖,看來馮淵也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愛她啊。「那你不是還有一個弟弟了?」我突然有點好奇。

「算是吧。」

「他怎麼樣?」

「不知道,聽說從小是在馮老太太身邊長大,剛剛大學畢業進了馮氏,現在打理大陸業務。」

「哦,原來如此,怪不得這個馮牧好好的太子爺不當,跑來美國自己開公司。」我幸災樂禍地笑,「不過他也真奇怪,不跟自己的兩個弟弟過不去,就是喜歡跟你作對。」

「不知道,不用管他。」允浩平靜的樣子,讓我知道他還真是一點也沒有將馮牧放在眼裡。我默默地給馮牧默哀,飄出去找俊秀玩。俊秀最近真是神龍不見神尾,去家裡找他不在,公司裡找他也不在,問有天,他也不知道俊秀最近在忙什麼。

我抱著試試看的心理,去頂樓的天臺找他,這個時間點,俊秀特喜歡在那兒睡覺。我飄上去一看,還真被我撞著了,他正睡得四仰八叉地毫無形象。看他睡得那麼香的樣子,我的睡意也上來了,索性就躺到他旁邊跟周公幽會去了。

 

我是被俊秀的哭聲驚醒的,一睜眼,就看到俊秀閉著眼,五官全皺在了一起。「俊秀,俊秀!」我大聲加他。好半天,俊秀才淚眼朦朧地睜開眼,滿臉迷茫。

「你做噩夢了?」我問他。

「啊?」俊秀愣愣地看著我,轉過頭,「好像是。」

「什麼夢?」

「我也忘了,只記得很黑。」俊秀背著身說。我心裡咯噔一下,俊秀一向來都不是一個善於撒謊的孩子,因為他只要一撒謊,眼睛就會不自覺地移開,就像現在。

我想到了一種可能「是不是跟你的記憶有關?」我轉了個方向與俊秀對視。

「不是。」

「你不是不記得了嗎?怎麼否定的這麼快?」

「那是因為‥‥因為‥‥」俊秀開始支支吾吾,「我真的也不清楚。」我盯著他半晌,終於放棄,別看俊秀一直好欺負的樣子,但若他真打定主意不說,是沒人又辦法撬開他的嘴的。

「我不逼你,但如果真有問題一定要來找我。」

「嗯。」俊秀悶聲應道。

「我們下去逛逛?」我提議,想要大家換個心情,「去吧,你一個人待著也無聊。」俊秀在我的霸道專制下,被拉走了。現在我和他在唐人街瞎逛著,發現居然還有賣糖葫蘆的店。我盯著那幾個紅紅的大果子,嘴饞的很,但只能眼看卻吃不著。俊秀也顯然被勾起了食欲,之前有些悶悶的情緒也拋開了不少。

「走吧。」我推推俊秀,把他從糖葫蘆前強制拉走。剛走了幾步路,卻猛然定住,那個掛著算命白幡布的攤子前,坐著的人是于小可?我瞬間轉身,拉起俊秀就跑。跑出了幾條街,我轉頭看,沒有看到有人跟上來,才緩了些速度。

「你看到什麼了?」俊秀上氣不接下氣地說。

「壞人。」我也喘著氣說。

「在中。」俊秀突然拉我,「你說的壞人是他嗎?」我猛地轉身,于小可笑嘻嘻地就站在旁邊。

「你要幹嘛?」我拉著俊秀後退。

「你幹嘛跑啊?」他睜著眼睛一臉無辜狀。我的火氣一下子就上來了:「于小可,你還問幹嘛跑?!」

「于小可?」他愣愣的樣子,「你說我哥?」

「啊?」我也悶了,上下打量這個傢伙,發現果然表情動作又回到了之前第一次見面的樣子,難道是雙胞胎?我狐疑地看著他,覺得不能輕信。

「我跟我娘的姓,姓邱。」他恍然大悟狀,「我哥終於找到你了?」

我警惕地看著他:「別糊弄我,哪有兄弟叫一個名字的?」

「都怪我娘,她取得,惡趣味,沒辦法。」邱小可鼓著腮幫子說。雖然,他說的話邏輯上好像還挺靠譜,但我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你還不相信啊?我哥跟我除了長相性格南轅北轍。他的表情是這樣的,面癱。我跟他是一樣的嗎?」邱小可上躥下跳地表演,讓我倒是信了一些。

「那什麼叫做我哥終於找到你了?」我皺著眉頭問。

「這個嘛‥‥」邱小可笑嘻嘻地搖頭,「就不告訴你。」我瞪了他一眼,果斷拉起俊秀就走。

「唉唉唉,你別走啊。我還有事跟你說啦!」邱小可在我腦門後嚷嚷。我停下腳步,給他一個機會。

「我哥最近不會來找你了,他被家裡急招回去,出了點麻煩事。所以咧,這段時間你可以放心了。」

「那以後呢?」我心裡一緊。

「那就不知道嘍。」邱小可一副沒正經的樣子,「我哥不會害你的,放心。」

「他上次說了什麼死靈,空間的事情,還說回去後會失去記憶,這是怎麼回事?」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走拉,拜拜!」他一副腳底抹油的急切樣。

「邱小可。」我大喊,「我和他會怎樣,記憶呢?」他停下來,臉上的表情卻跟他哥一樣,帶著淡淡的憐憫。

「你別說了!」我轉身,緊緊拽住俊秀的手大步往前走。「在中。」俊秀欲言又止地看著我。我停下來,狠狠地給了他一個栗子。

我昂起頭把眼睛的澀意逼了回去,用我的鼻孔俯視他,囂張地說:「把你要說的話憋回去,本大爺遇神殺神,遇佛殺佛。就算來個王母娘娘,也要踹上個一腳,再用我的小腳趾鄙視他!」

 

 

 

===================================

 

 

 

在中的身世快真相大白了!好緊專好緊專~(泥緊專個毛線啊!)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