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狼

 

本想把伏在自己身上的少年推開,可當他的手真真切切貼在少年身軀上時,才發現,身體最本能的意識, 讓他的動作遲疑了。被九尾狐下的迷香一直在左右他的思緒,少年肌膚的觸感有著獨特的吸引,在獨處的時候尚且能勉強控制的躁動,在與少年身體相觸的一刻,已經開始叫囂,體溫明顯高了不少。

耳邊還能聽見在中咳嗽的聲音,可被迷惑的意識漸漸有脫離的勢頭,強行集中的思緒並沒有多大作用,只一瞬的鬆懈,已被逐漸的欲望侵蝕。視線有些模糊,可少年緊貼著他的觸感卻越發清晰。

停在少年腰側的手,隨著腰線緩慢地移動,一直細細輕撫,繞到後腰。手還沒繼續往下,被他抱住的少年掙脫了下,像是被什麼逗樂了,笑嘻嘻地說,「允浩哥哥,好癢!」

接著伸直了腿,探了下水深,其實水只浸到他的胸腔下,確定可以踮到底,才放開了抱著允浩的那雙手,也沒察覺允浩與平常有異,當然也不覺得兩人坦然相對有何不妥。連做妖也不過是糊裡糊塗的小傢伙,又怎會明瞭世間複雜的情愛?毫無防備的天真模樣,更勾起他人將之佔據的欲望。

彼此皆為人形,但允浩的體型比他健碩,有著成人男子的挺拔風姿,精壯的軀體,比猶如少年般纖細的在中,還要高出不止半個頭。與古銅膚色的允浩相比,在中的肌膚就像孩童那樣稚嫩白皙,而墨色髮絲垂至水中,那霧氣繚繞在周遭,更是襯托得白璧無暇。

恍惚間,眼前這個少年,似乎比那絕色的九尾還要美豔,教人亂了心神。有著足以蠱惑人心的容貌,那雙眼睛卻是淨潔至極,毫無俗世塵垢,也許這份純粹,只因他涉世未深。允浩從來沒有像這般仔細打量過他,而今細看之下,卻也失了分寸。

是因為九尾下的迷香擾亂也好,是心底突然湧現的情愫也罷,他只伸手往少年腰身輕輕一攬,就把少年環在懷中。在中微露疑惑之色,允浩的視線將他精緻的五官又細看了一回,最後目光停在那紅潤的唇上,收緊了環住少年身軀的手臂,兩人身體貼近的同時,低頭吻住了他的唇。

 

在中不明白親吻的意味,雙手不知道該放哪,便直接搭在允浩的肩上,溫熱的舌頭伸進他的嘴裡,那親吻的力度漸漸加重,被吮吸的唇瓣感覺微熱。在中從來沒有感受過像這樣的接觸,只覺得呼吸有些困難,然後胸腔像是被壓迫一樣,卻很難吸到空氣,在中開始往後仰,允浩的手掌隨即放在他腦後,讓他無法逃脫。

被過分纏綿的親吻弄得快要缺氧,在中的喘息帶著委屈,雙手推著允浩的肩膀。這時,允浩停下來了,盯著他的雙眼。在中以為自己的動作惹允浩不快了,用可憐又小心翼翼的眼神看著他。那雙眼睛,不像孩童時那般大而圓,眼尾變得細長了些,現下看來,甚是勾人。

允浩伸手,撫著他的臉頰,輕聲問,「你不喜歡我嗎?」

「喜歡!」在中連連點頭。

允浩滿意地笑了,在中見了他的笑容,也高興地彎起了嘴角,允浩說,「所以這是對喜歡的人才能做的事,懂嗎?」

「嗯!」回答完以後,還是扭動了下身體,又小聲地加了句,「允浩哥哥,你好熱‥‥」

允浩的指腹摩挲著少年的臉,手指抬起他的下巴,又往唇上印下一個吻,只是這回的動作輕柔了許多。在中心裡疑惑,下腹的位置,似乎有什麼硬硬的東西戳著自己,便伸手下去探,可剛要碰到的瞬間,就被人抓住手腕,將手拉開。

親吻停住,允浩的手掌已經來到他的股間,輕輕揉捏著。小兔子雖然未經人事,但也感覺到臉頰發熱,允浩在他頸側輕吻著,那感覺就像被熱度融化一樣,一路蔓延往下。充血似的乳珠被含住,靈活的舌頭在上面打繞,在中只知道身體很癢,可是那種癢,更像在撓心。

允浩的腿在他雙腿間磨蹭了下,碰到腿根處,在中本能地把雙腿夾緊了些,允浩卻放開抓住他手臂的手,往下伸到他雙腿間,輕輕撫弄了片刻,就握住了那稚嫩的玉莖。

在中被惹得直哆嗦,初次被他人這般觸摸,身體也是敏感異常。允浩套弄時,不過刻意撫摸了下他的大腿內側,沒想到小兔子輕而易舉地就釋放了。細細嚶嗚出聲,而後像是滿足地舒了口氣,卻看見從自己身體裡出來的白色液體,在中懵懂地問,「允浩哥哥,那是什麼?」

允浩的嗓音,已經因為壓抑的欲望而沙啞,看著少年美好的身軀,回道「因為你喜歡我,所以會有這些東西。」

在中又不明白了,既然是喜歡就會有,那為什麼沒看到允浩哥哥有?難道,允浩哥哥不喜歡他?想著想著,心情有些低落了,垂頭喪氣地回道,「哦‥‥」

 

允浩此時沒有那麼細膩的心思琢磨小傢伙的心情,著手扳過他的身體,讓他背對著自己,。手臂從腰側環著他,另一隻手在他後腰處往下按了按,在中自然彎下,雙手扶著水池邊,好奇地回頭看身後的允浩,想知道他在幹什麼。

水的浮力讓他稍微亂動就會失去平衡,在感覺有些東西深入身體的時候,在中的雙腿顫了下,回頭卻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小腹的熱脹感儼然到了極點,懷中就是少年誘人的軀體,獸性的本能催促著他在這具身體上馳騁,依靠僅剩的理智,指尖在穴口外按壓了片刻,才將指頭一點點深入穴內,比池水還要炙熱的內壁,包裹著手指,急切地又塞進第二根手指。

修長的手指在穴內滑動擴張,輕輕地攪動,緩慢地進出。濕滑的腸壁讓指頭輕易地活動著,漸漸地,進出的速度加快了,混加著擠壓內壁的動作,少年只覺得剛才噴出白色液體前那一陣的感覺,現在又開始再一次出現了,他並不討厭允浩哥哥這樣,只是身後被什麼東西弄著不太習慣,他咬住了下唇,等待著時間過去。

在中閃躲般動了動腰身,允浩以為自己能克制住,但肉穴綿熱地吸附著手指時,那熱度像是從指間開始升溫,呼吸變得厚重了,渴求的欲望一次次衝擊著他,從來不會被情欲擾亂的心,這一次卻例外了。

 

後穴搗動的手指讓在中不太舒服,但是他不想看見允浩不高興,於是強忍著。過了一會兒,手指悄然退出,他才剛剛鬆了口氣,很快又被更加硬熱的東西頂住,來不及回頭看清,就被強行侵入的疼痛,刺激得慌張不已。

忍耐已久的渴望,用最赤裸的方式宣洩,但手指的粗細又怎能與叫囂的劣根相比?即便已經用手指擴張過的穴道,要接納他依舊不是易事,頂端才抵住穴口,推進了半分,在中已經開始抗拒,若不是被他緊緊環住身體,怕早就逃了。

在中煞白了臉,轉頭看著他,「允浩哥哥‥‥痛‥‥」

「乖,不要躲。」

允浩不知道自己的表情,被情欲沖昏的理智,在說出這話的時候,全然沒有在中平日熟悉的溫和,讓他感覺陌生,恐慌讓在中一時間忘記了處境,但允浩握著他的腰,猛然挺進的時候,淚水被一併刺激得直往下掉。

火辣辣的疼痛讓他無法忽視,身後是過分的飽脹感,一邊掙扎著,吸了吸鼻子,聲音還在顫抖,「允浩哥哥‥‥那是什麼‥‥」

那穴道緊致到讓他進退不得,好不容易才讓窄穴把劣根吞進一小段,躁動在下腹,隨時要失控,允浩咬著牙,「是我。」

勾著少年的手,摸索到少年的胸前,指尖揉捏著凸起的櫻紅,不一會兒,果真有了安撫作用,在中似乎不再掙脫,只是努力地想然被侵佔著的位置不那麼難受。感覺懷中的人身體稍微放鬆,允浩用力往窄穴侵進,一聲低吟,那十足的束縛將分身完全包裹著,結合得不留一絲縫隙。

 

在中痛得手足無措,直接喊不出聲來,等他身體適應,允浩才把分身退出了些,然後再次緩緩推進,那是最溫和的律動,但少年纖細的身軀依舊顫抖不已。從未被侵入過的身體,不過才進入,穴口已經變得紅腫,小傢伙還趴在池邊默默抽泣。

撥開他頸後被水沾濕的髮絲,允浩低頭在那微涼的肌膚上印下一個個淺吻,少年的抽泣漸漸平復,允浩胯下的律動卻漸漸加快,原先只是退出些許,就再緩緩進入,在少年的抽泣變成淺淺的喘息時,便幾乎把分身整根抽出,那動作慢得讓身下的人不自覺地發出低吟。

再次整根沒入的瞬間,穴內肉壁被刺激得直收縮,被牢牢吸附的快感衝擊著,開始無度地索取,來回不下十次,穴內的熱液已經緩衝了進出的阻礙,讓進出的律動變得順暢了些。猛烈地衝撞著少年白皙的身體,拍打的水聲不絕於耳,少年被撞得直晃,那些忘情的呻吟不時溢出,在他肆意放縱著欲望的時候,才發現身下的人一直咬著自己的手。

 

在中還是有些難受,還有一點點痛,但是好像感覺比較舒服了,身後不知道是什麼一直在衝撞著他,硬熱得教人生怕,但他知道允浩哥哥抱著自己,所以不能哭。但是在他忍住哭泣的不久之後,就被人把咬在嘴邊的手拿開,身後那可怕的東西也退了出去,接著被人轉過了身體。

允浩讓他面對著自己,看著他臉上的淚痕,小嘴還是紅紅的,被情欲弄得稀裡糊塗的模樣。在中的腿已經軟了,只能依靠允浩雙手扶著,他一邊讓在中雙腿纏上自己的腰,「抱緊我。」

在中聽話,手臂勾著允浩的脖子,只感覺大腿被人抬起,然後又有什麼東西進入他身體裡了。在中低頭,眼睛往下看,似乎嚇呆了。下一刻,允浩抱著他,上了水池,兩人從水裡出來,身上還濕漉漉的,卻沒有立刻擦乾身體穿上衣裳。

允浩將他放在地上,彼此相交的地方依舊緊密不分,不知怎地,在中覺得臉頰一陣滾燙,別過臉不敢看允浩,那人卻故意扳過他的臉,堵住了他的嘴巴。接著胯下開始一下下挺進,每每刺到最深處時,總是讓在中感覺一陣失神,久而久之,他開始迎合允浩的律動,挺起腰去接納分身。

知道那粗硬的東西是允浩的一部分,在中就不在抗拒了,反而心底有種愉悅,只因為可以這樣跟允浩結合。小兔子還不懂情愛跟欲望,還在世途中摸索的時候,有些情愫讓他切身體會到了,即便他還不清楚這是什麼。

 

不似在水裡那麼難以發力,在地上可謂毫無阻力,穴道已經適應了他的大小,但緊致感依舊強烈,濕滑的熱液輔助著抽動,快速的進出把身下的人弄得喘息不已,一聲聲綿軟的呻吟只激發著更兇猛的抽刺。

反覆被操弄得高潮襲來的身體,一次次痙攣過後已經癱軟,冒著水汽的雙眸注視著允浩,想求饒卻又不敢開口的表情,看得允浩下腹一緊,小穴的嫩肉還難耐寂寞地吸著,在那灼熱的穴道內肆虐,胯間已經被體液沾得黏滑,交合碰撞的聲音顯得特別淫靡。

第一次領教情欲的身體無法適應過久的交合,大腿內側稚嫩的肌膚早就磨得發痛,腰肢一陣陣發軟,身後那處也在發麻,話語開口就被頂得支離破碎,想要允浩親親他,偏那人沒有理會,心裡開始發酸,又想著剛才允浩可能不喜歡自己,差點就要哭了。

扒開少年那無意識合攏的雙腿,玉莖頂端又冒出了透明的黏液,可愛又可憐,當被允浩的手緊握時,已經無力的身體卻依舊給出最直接的反應,顫慄著噴射出白液,沾了允浩滿指,在中委屈地看著他,而胯下衝刺的律動越發迅猛,又一次狠狠撞進最深處。

被猛烈地快感引得身體直抽搐,允浩在喘著粗氣,一股暖流在裡面噴灑,熱得在中能清晰感覺到液體在體內流動,過了片刻,允浩才把分身抽出,帶出了濁白的黏液,在中看著腿間,又笑又哭的。笑是因為剛才允浩哥哥告訴他,這是喜歡才會有的,所以這就證明了允浩哥哥很喜歡他,而哭是因為,太累了‥‥

 

翌日,天桐有要事到了允浩府上,碰巧看見他正在餵那恢復人類少年模樣的兔子吃糕點,一下子就發現情況有異,把允浩拉到一旁,陰陽怪氣地說,「你行啊,怎麼把兔子弄得一身狼味?」

允浩瞥他一眼,不理會。在中看見他們講悄悄話,有些好奇,問了句,「天桐哥哥,你們在說什麼,我也要聽!」

天桐笑笑,「在說我很喜歡在中啊!」

在中一聽,小臉有些為難,「可是喜歡會很累的‥‥」

當下,天桐看看小兔子,又看看一臉菜色的允浩,就懂了。果真,作孽‥‥

 

 

 

 

 

 

 

第五章  兔    

 

「在中,這‥‥」允浩想要解釋小兔子誤解的事情,開口了才發現不知道該怎麼說,又遲疑了。

天桐接話道,「在中,喜歡也是有不同的,像你對爹爹的喜歡,就跟對允浩的喜歡不一樣!」

小兔子用他不多的理解能力,很認真地思考著天桐的話,最後恍然大悟地說,「哦,我喜歡爹爹,也喜歡天桐哥哥,但是這跟喜歡允浩哥哥不一樣?」

允浩點頭,「嗯。」

很快,小兔子又被自己弄得混亂了,一臉難以置信地說,「所以,天桐哥哥是我爹爹?」

允浩不語,輕輕揉了下額角,天桐扯了扯允浩的衣角,低聲說,「你覺不覺得‥‥小兔子不是一般的笨。」

允浩竟然回他一句,「他還小。」

天桐感覺太陽要打西邊出來了,這笨不笨的跟大小沒關係吧,小兔子就是笨啊!「那你說,他還要幾百年才能長大?」

顯然,允浩無心應對他的嘲諷,天桐待了不久,就被家丁上門來喚走。臨走前,摸了小兔子水靈的臉蛋一把,說明天再來。

 

天桐言出必行,第二天果然來了,還順道帶來了梅花釀。天桐發現了一件事,好像每次到允浩府上,都看見小兔子在吃,一直在吃。

把酒放下,就像是在自己府上,毫不客氣,拿起杯子就倒,然後放到允浩面前,但那是給小兔子的。原因?昨日還是少年模樣的兔子,不知怎的,現下又是奶娃狀,被允浩抱在腿上餵食。

小傢伙伸手去抓酒杯,可惜允浩無情地把酒杯撥遠了,並說,「你不能喝。」

允浩懷疑,小兔子無法一直維持少年模樣,與他餓不餓沒有關係,只是修為還不夠。少年時酒量差也罷,但眼下是孩童的模樣,可能情況都不一樣,就怕喝酒會出事。

小傢伙扁嘴,天桐又充當把孩子寵壞的角色說,「喝個一兩口有什麼關係,在中喜歡,你就讓他喝吧!」

允浩冷眼睨著天桐,結果還是天桐默默把酒杯拿起,自己喝了。梅花釀帶著清甜醇香,從來沒喝過酒的小傢伙很喜歡那個味道,看見天桐仰頭就把酒喝了,臉上掛著失落,但失落的同時,小嘴還是很自覺地張開,吃允浩手中送來的食物。

 

天桐開始說起了生意的往來,又跟允浩討論城中那些富商貴人,在中一邊吃,耳朵還在聽他們講,不懂為什麼明明他們跟自己一樣是妖,卻一直在講凡人的事。

小奶娃抬頭看允浩,叫了聲,「允浩哥哥!」

稚嫩奶氣的聲音,成功打斷了他跟天桐的交談,允浩低頭看著小傢伙,「怎麼了?」

「你跟天桐哥哥為什麼要住在凡人的地方,像他們一樣過日子?」

天桐搶話道,「因為修道,需要歷劫助人啊!」

小傢伙想起爹爹的話,「就是爹爹說的天劫嗎?歷過天劫就可以成仙了對不對?」

回話的還是天桐,「對,但是這個劫嘛,不止天劫那麼簡單,還有更多更難渡的劫,所以要位列仙班,不是件簡單的事哦。」

「修成人形已經很難了!怎麼還有更難渡的劫?」

「當然有,最最難渡的就是‥‥情劫。」天桐最後說最後兩個字的同時,似笑非笑地看著允浩。

小傢伙問完,也不太懂,於是繼續吃東西。允浩聽完天桐的話,顯然也沉思了片刻,忽然間,感覺手指頭一陣濕潤,低頭一看,才發現小傢伙抓著他的手,那紅紅的小舌頭,正舔著他方才拿糕點的手指,嘴角不自覺地,微微上揚了。

天桐眼中看到的,是那一貫嚴謹並且不苟言笑的狼少主,眼中透著寵溺,雖說是不易察覺的變化,但對於天桐所熟知的允浩,這種轉變已經太過驚人,想想這隻小兔子,才出現了多長時間?

想起平日裡把酒閒聊,即便允浩會有煩心事,總歸看出心思是在談話上的。瞧瞧現在,說什麼做什麼,眼睛雖然是看著他,但小兔子有個什麼舉動,允浩都是第一時間注意到,有夠上心!

 

小奶娃吃完糕點,就開始亂動,允浩才把他放到旁邊的凳子上,小傢伙就站起來了,短短的肉爪子往前一抓,又從碟子上抓來一塊胡蘿蔔,那是允浩預先讓下人準備的,都已經切成了小段小段,方便孩子抓著吃。

小傢伙咬住一根在嘴裡,高興地問,「允浩哥哥吃!」

狼妖又怎會喜歡吃胡蘿蔔?但又不好掃小傢伙的興,於是他低頭湊到小傢伙嘴邊,在那露在外頭的半截胡蘿蔔上咬了一口,輕輕碰到了小傢伙的唇,結果孩子笑嘻嘻的。

天桐一看,立馬就抓了一段胡蘿蔔,咬在嘴裡,對小傢伙說,「在中,要吃嗎?」

奶娃哪懂那麼多,果真就往天桐嘴巴那邊湊過去,眼看就要碰到,小傢伙卻被允浩一手把他抱開了,放回自己腿上,邊道,「桌上還有。」

天桐那叫一個恨,語氣酸著道,「見色忘義喲!」

 

 

 

小兔子就這樣在狼少主府上安頓下來了,除了三不五時念一下爹爹跟定珠,其它時間只要能吃就高興,修為不足讓他動不動就變成孩童模樣,只要是允浩帶他出門,就得格外注意。

晉州城的某個夜裡,下了一場雷雨,小傢伙覺得害怕,就自己找到允浩的房間裡來,爬上床,嗅著允浩身上那讓他安心的味道,然後縮成小肉團一樣,趴在允浩身上睡了。到早晨允浩醒來,發現床上的小傢伙,也沒有不悅,小傢伙得到默許,便每日如是。

於是一個晚上,兩個晚上,三個晚上都是這般過去了,允浩慶幸的是,白天的少年,每個晚上都會變回孩童。一個一兩歲的孩子與你同睡,自然不會有顧忌的地方,時間長了,允浩甚至忘了小兔子無法自主決定以什麼形態活動。

 

再一次提醒他這個不爭的事實的,是又一個夜裡,漆黑中明顯感覺到伏在他身上的重量,借著月色,看到的是絕美的少年,閉合著雙眼,呼吸勻稱,安穩地睡著。

這般之後,允浩便再也無法入睡,有種積壓的情愫正在悄然萌動。在中不會知道他的這晚何其難熬,翌日清晨醒來,發現允浩已經睜開雙眼,衝他嘴巴親了一口。

「允浩哥哥!」

伏在他身上睡了一夜的少年,此刻跨坐在他胯間,晨曦的陽光打在少年身上,美得猶如幻影一般,鬆垮的衣襟敞開,入眼便是白皙的身軀,胸前若隱若現的纓紅看得人心癢難耐。

允浩心不在焉,又怎會回應,在中只又喊了聲,「哥哥?」

第一次或許多少受九尾的妖法影響,但此刻心頭萌生的欲望卻那樣真切,允浩伸手撫摸了下少年的身體,指尖掃過微微突起的乳珠,少年敏感地顫了下,很快感受到某個部位頂著他的硬物,想起在水池那一次,感覺還歷歷在目。頓時,身體裡好像冒起一股熱氣,緋紅又悄然攀上了臉頰。

「早。」嗓音略帶沙啞,允浩在克制自己,態度稍顯冷淡,把手收回就想起身離床。

在中只感覺到允浩有意躲避,想也不想就把他抱緊了,「允浩哥哥不親我‥‥」

若再不離開,可能就一觸即發,允浩明明知道,可雙眼與少年對視,便無法抽離。忍耐念頭不過是轉眼間已經被放棄,回吻著少年柔軟的唇瓣,翻身將他放在床上。

手上細膩嫩滑的肌膚觸感讓人無法釋手,褪盡衣衫糾纏的身軀,讓帳內一片綺麗之色。不同與彼此第一次結合,在自主意識清醒之下,允浩的動作變得溫柔許多,就連剛剛進入時的輕微不適,都被他化作酥軟的感覺。

事後,小兔子自己趴在允浩身上傻笑,允浩輕輕吻著他的臉,問他在笑什麼。

小兔子說,「允浩哥哥,你很喜歡我對不對!」

允浩回答,「嗯。」

 

一日,在中正獨自呆坐在庭院,想著外出的允浩何時歸來,忽而間,一個殺氣騰騰的少女出現在他眼前,罵道,「狐狸精!」

在中看著這不曾見過,又來勢洶洶的少女,表現得有些慌張,「我、我不是狐狸精!」

「還說不是!狐狸精就長你這樣的!休想騙我!」說著,少女上前就要抓他,在中慌忙逃開,可是被扯住了頭髮。

雖然在中對九尾沒有敵意,但是顯然這位姑娘跟九尾有恩怨,現在被誤認做別人的仇人,在中自然急了,一急就有些不知所措,連語氣都格外軟,「你是誰,我為什麼要騙你‥‥」

「都知道九哥府上藏了一隻狐狸!這裡我就沒見過你,不是你還有誰!」

 

這時,允浩出現了,一看少女扯著在中的頭髮,沉聲喝道,「涵兒,放手!」

在中感覺得救了,少女看了看他,又看看允浩,不忿地甩開了手,「九哥!你不要再被這隻狐狸精迷惑了,現在爹爹的氣都還沒消,你還不快把這只東西滅了!」

允浩上前,把在中攬到身邊,回道,「他不是狐狸。」

少女半信半疑,「狐狸精不就是靠著一張臉來騙人嗎,他長得那麼漂亮,一看就是狐狸!別以為我不知道!九哥你是被鬼迷心竅了!」

允浩盯著她,「他若是千年九尾,還到你欺負到頭上來?」

少女一聽,覺得也有道理,便開始細細打量起在中來,被允浩互在身旁的小兔子卻問,「允浩哥哥,這裡有狐狸嗎?」

 

 

 

 

 

 

第六章狼    

 

面對小兔子的疑問,允浩只說,「你見過這裡有狐狸嗎?」

在中搖搖頭,少女見狀,明白允浩有意隱瞞,也就不再爭辯,又見他倆舉止親昵,便問道,「那你到底叫什麼?我叫鏡涵,允浩是我哥哥,你是他的誰?」

鏡涵突然看向他的時候,在中還在看著這個少女,原來她是允浩哥哥的妹妹。那一襲紅衣,就如她語言舉止那樣奔放,雖說容貌與允浩不盡相似,但也是個嬌俏美人。

允浩代替在中回答道,「這是我的朋友在中。涵兒,姑娘就該有姑娘家的修養,娘沒告訴你不要動手動腳的?」

允浩訓斥著,語氣依舊像平日那樣淡淡的,只是嚴肅了些,可身為妹妹的鏡涵還是看出了哥哥的偏心,撇了撇嘴巴,「一場誤會嘛,在中也不會放心上的對不對!」

在中直點頭。

「既然是九哥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啦!九哥,我想喝茶,快讓你府上的下人沏一壺,我們坐下慢慢談!」

允浩當然熟知妹妹就是這般快人快語,可在中還是有些狀況外,一下子罵他狐狸精,一下子扯他的頭髮,現在突然就喝起茶來了,為什麼仙山外的妖都跟他和爹爹不一樣?

 

 

後院涼亭中,桌上放著茶點,三人才剛坐下,允浩便問道,「你怎麼會到我這裡來?」

鏡涵吃了一塊水晶糕,聽見允浩的話,表情立馬變得憤憤不平,說道,「來看九哥你啊!最近六哥總是來找爹爹,你也知道我跟六哥處不來,我就在爹爹面前說 啊,說還是九哥你好,上次當著族長們的面跟他衝撞也不過是被狐狸精迷惑了,像是從前有什麼事情,哪次不是九哥你幫爹爹分擔?六哥都沒點貢獻!可是我說完, 爹爹居然說我是孩子脾氣,他都不知道六哥從前怎麼欺負我!爹爹最討厭了!」

鏡涵一口氣地發洩自己的委屈,情緒激動時還拍桌子,桌上放著的水晶糕被震得一顫一顫,在中眼睛盯著糕點,都快流出口水來,可是在鏡涵面前,又不敢伸手去拿,只能繼續眼睜睜地看。

允浩看出來了,便拿過水晶糕,送到他嘴邊,「張嘴。」

看著小兔子把糕點吃下,露出高興的表情,允浩凝視他的目光都帶著暖意,才邊說著,「爹爹說的沒錯,你就是孩子脾氣,娘知道你跑來我這裡了?」

 

鏡涵沒有心思回允浩的話,覺得有些不服氣,分明自己還在講著話,哥哥的目光卻只在最後半句話的時候看向自己,於是細細觀察了一下,在允浩餵他吃下第二塊糕點之前,盯著在中問道,「所以,你住在九哥府上?」

小兔子咽下糕點,雙眼直愣愣地看著狼女,生怕惹她不快似的點點頭。

鏡涵見罷,便湊到在中身旁,用鼻子嗅了嗅,接著露出了奇怪的神色,覺得這隻妖的味道未免太難辨認,像是跟什麼混雜了似的,「你是狼?」

狼女一靠近,小兔子就繃直了腰板,直到聽見她問的這一句,「不啊,我是‥‥」

不就是嗅了嗅味道,九哥又瞪了她一下,狼女就知道了,以前那些哥哥們討了老婆之後,都是這副模樣的,那個最疼她的九哥要跟別人跑咯!便罷了罷手,有些心酸的語氣,「算了算了!九哥喜歡你吧,除了我,他沒對誰那麼細心過,你是什麼都好,他喜歡就行了,可是你這麼容易被欺負,以後怎麼幫九哥?」

小兔子傻傻地看向允浩,鏡涵說的話他從來沒想過,「以後?」

「對啊!」回答完,眼睛看著允浩,「九哥,你從哪找來這麼一直小妖,他好像什麼都不懂啊。」

允浩到了一杯茶,放到小兔子手上讓他喝,才回答妹妹的話,「他跟你一樣,三百年修為。」

狼女難以置信,「天啊,跟我一樣‥‥?」

鏡涵震驚之餘,只覺得眼前這個少年,除了長得比她好看以外,都看不出哪裡能跟她相比。在中是好看沒錯,但是長得好看沒用啊,以他三百年修為還只是什麼都不懂得樣子,又是個男孩子,當真來日堪憂,便說,「九哥,你這樣妥當嗎?不怕惹爹爹生氣?你要跟在中一起,我就當不成姑姑了,好可惜,我還想看看九哥以後的寶寶呢!」

鏡涵說完,氣氛一下子就僵住了,允浩就怕小兔子聽了會胡思亂想,但顯然,在中真的聽進去了,表情漸漸蔫了下來。

「涵兒,別亂說話。」

狼女知道自己說錯話,看見在中的反應,難免有絲絲歉意,抿了抿嘴,拿起茶杯裝作喝茶。

 

夜裡,小兔子睡不著,翻來覆去的,允浩抱著他,輕輕扶著他的背。小兔子便摟緊了允浩,親了親他的臉,問道,「允浩哥哥,鏡涵說我以後不能幫你,你還會喜歡我嗎?」

允浩笑了笑,「你不相信哥哥的本事?」

「允浩哥哥最厲害了!」

摸了摸小傢伙的臉,「所以哥哥為什麼需要你幫忙?你什麼都不用做,哥哥一樣喜歡你。」

在中想了想,曾經他也覺得爹爹是世上最厲害的,可是爹爹不見了的時候,自己卻連爹爹在什麼地方都不知道,如果哪天允浩哥哥也不見了,他還是找不到的話怎麼辦?說到底,是自己修為不夠,允浩哥哥說喜歡他,不需要他幫忙,但是如果哪天需要他的時候,他卻幫不上忙呢?那時候允浩哥哥還會喜歡他嗎?

在中心裡是那樣想,嘴巴卻說,「嗯,我也喜歡哥哥,最喜歡了‥‥」

然後,小兔子迫不及待地,親上狼少主的嘴巴,其實小傢伙只是想讓自己安心點,結果自然難免又被狼少主狠狠疼愛了一番,被弄得快要哭岔氣才放過他。

半夜,在中悄悄下了床,心裡總是想著鏡涵說的話,睡意全無,便獨自出了房,在外頭待著。一陣涼風吹來,隨著寒意,把點點隱約的笛聲帶進了在中的耳中,他抬頭仔細聽了下,隨後辨識著聲音傳來的方向,往那頭一步步走去。

 

第二天清晨,允浩先醒來,一看枕在自己手臂上睡覺的小兔子,已經被冷汗沾濕了髮梢,不由得一驚,輕輕動了下,打算下床請大夫,小兔子便睜開了眼,對他說,「允浩哥哥‥‥」

「我在,你怎麼了,難受嗎?」

在中搖頭,但是想起要說的話,繼續道,「我昨晚,看見一個很漂亮的哥哥,他跟我一樣,眼睛是紅色的‥‥」

允浩聽完便知道,在中看見的,絕對是九尾狐!神色不免有些緊張,「他跟你說什麼了?」

「沒有,他在窗口看著我笑,但是那一座樓沒有門,我上不去。」

允浩才放心了些,「府上沒有什麼漂亮哥哥,是不是你夜裡看錯了?衣服都被汗濕透了,還說不難受?」

「不難受,就是想睡覺‥‥」

 

在中生病了,請來雀妖替他診治,雀妖思量了片刻,才說只是染上風寒。起先允浩以為過不了幾天就能好,可直到雀妖留的藥丹都吃完了,還是沒見多大起色。病得久了,在中就連孩童的狀態都維持不了,直接變回白兔,看他毫無生機的模樣,實在心疼。

鏡涵還在府上,整天說要照顧在中,允浩沒敢讓她進房,就怕她發現在中是兔子,又生事端。小兔子沒有他在身旁就睡得不安穩,少年模樣時,允浩陪在他床邊,孩童模樣時,允浩把他抱在懷裡,變成白兔時,就抱在手上,天桐看了,總是調侃。

 

過了一段時間,在中的病才剛好一些,允浩又接到狼王的傳召,讓他回去狼窟議事。離開前,允浩替在中穿衣,少年乖乖坐在床上,隨他擺弄。握了握那本就纖細,而今更是瘦削的手臂,不知道怎麼開口說要離開幾日,帶上小兔子回去絕不可能,留在府上讓天桐照看著才是萬全之策。

在中說,「允浩哥哥,你要去辦事對不對?鏡涵告訴我了,我可以自己留在府上,等你回來!」

「嗯,我讓天桐過來陪你,你要多吃點東西,等我回來的時候還是這樣,哥哥會生氣的,生氣了會怎麼樣,你知道嗎?」

在中搖頭。

允浩吻他一下,在他耳邊輕笑著低聲說,「就像你上次,被哥哥“喜歡”到哭那樣。」

純真的小兔子,就這樣被調戲到臉頰滾燙,正好天桐跟鏡涵目睹了這最後一幕,兩人一起唱起了雙簧來。臨行前,允浩叮囑天桐幫忙照顧在中,接著就跟妹妹回去狼窟了。

 

 

 

狼族議事,通常只有狼王,一族長老,以及狼王子嗣。與異族爭奪領地,已經是千百年不惜的話題,只不過進來又多了些好事之徒添亂,才又商議應對之策。

往常,狼王左側的一直是允浩,如今卻成了六哥的位置。議事過後,六哥拉住了允浩,故意笑說,「九弟!方才多虧了你的提案,才解決了那麼大的難題,當真謝了啊!」

分明是狼族的事,狼王之位尚不是他,可聽他的語氣,倒成了他分內之事,允浩心中不屑,卻只道,「都是為爹分憂,哪有謝不謝的道理,剛才也是得六哥贊同,才讓爹首肯促成大事的,還是謝六哥才對。」

「所以我說,這麼多兄弟裡面,就九弟你最有本事,處事周全,將來還請九弟多多輔助六哥了!」

當然聽出六哥的處處暗示,可這狼王之位落入誰手,還是未知數,允浩緩緩一笑,「定當盡力。」

 

允浩從狼窟歸來晉州城,回到府上,先是去看小兔子是否安好。看著在中安穩睡在床上,想摸他的臉,伸出去的手,卻沒有碰下去。

兩人出了廂房,天桐拍拍允浩的肩膀,「一回來就滿臉心事,小兔子什麼事都沒有,就是睡得多,吃得多,你還有什麼煩心的事?」

允浩不語,天桐又說,「我看你是動真情了吧,捨不得把他交出去,那就不交唄。其實小兔子也挺好的,你好好衡量一下哪邊重要,別要到時候後悔了。」

聞言,卻在第一時間,想起了六哥對他說的話,允浩握緊了拳,沉聲道,「自然是狼王之位重要。」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