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要PO的文算是中短篇的,這個禮拜就會完結, 這文我上禮拜才看的,覺得這文很可愛就想介紹給大家,說了要讓大家緩一緩心情,才好準備接下來的虐文(欸?!),我是已經要到了兩篇的授權了,其中一篇還是有幾個親估有提到過的,大家猜是哪篇?(顆顆顆~~)

這篇《妖緣》作者是keiwin蕊兒,剛完結不久,這作者大家應該很熟悉了,前一陣子才剛貼完她的《演技派》,因為蕊大說了貼完結文可以不用PM她,所以我也就很輕鬆的轉文啦~~~

本來這篇今天可以早點貼出來的,但因為BO主人很龜毛,硬要貼上圖來配 (因為覺得文很可愛),所以找圖花了一些時間 = =|||,我已經儘量找跟文裡主角相襯的圖了,如果大家覺得不對味,那.....就忍著吧~(喂!)

這文呢....簡單的來說就是--小白兔與大野狼(也太簡單了!!),這小白兔是誰?大野狼又是誰?我想不用明說大家都知道了(在:我是大野狼!!! ←.←誰信~)

在中小白兔因為爹爹不見了,所以下山來找爹爹,結果誤打誤撞的遇見了狼族的九王子允浩,兔族因天生體內有讓其它妖族增強修為的精魄,所以大野狼就把小白兔給拐回家準備進貢給父親大人,這純潔善良的小白兔把大野狼視若善良無比的大哥哥,而這個大野狼漸漸開始也對這個小白兔產生了不一樣的情愫。

呃.....是蠻惡俗的故事啦~~但因為是蕊大寫的所以故事還是很有趣(我不會承認這是種盲目的心態),好了不多說了,下面放文!

 

==================================================

 

 

  第一章兔

 

晉州城的三月正是好風光,榭芳齋作為城中首屈一指的菜館,自然座無虛席。酒菜是一等一的佳,價錢也是一等一的高,因此,當地普通百姓人家一般不會入館,多的只是慕名而來的異地貴客。

二樓最大的一間廂房內,坐著兩名男子,衣著長相皆是人中龍鳳。身穿白衣的男子名為天桐,是這榭芳齋的老闆,講話時眉眼帶笑,一堂濃眉讓他儒雅中帶著豪傑之氣,可惜這般好男兒,卻只是修為數百年的鷲所化的人形,能與他相對而坐把酒言歡的好友,自然也不是一般凡夫俗子。

與天桐相比,那身穿藏青色衣服的青年便顯得冷冽許多,青年氣度自是不凡,星目劍眉卓爾不群,不過入眼最深刻的,莫過於那雙幽深的眸,目光凜冽至極,有著與生俱來洞悉一切的敏銳,而這,就是狼王的第九子,名允浩。

狼王一族皆為通體皮毛雪白,唯獨這九子允浩,出生便是玄色,若不是他天資尤為聰,深得狼王喜愛,大概已經被同族排擠在外。當然,他的目標又豈止是讓族人接納,數百年來他都想著有朝一日,能接管狼王之位。

 

店小二上完菜再滿上酒後退出了廂房,順道拉上了門。天桐先舉杯,示意對面坐的好友拿起酒來,兩人碰杯之後,沾沾自喜道,「怎樣,就說這法子能行,看如今這榭芳齋真的客似雲來了,別說兄弟我當初沒勸你參和一手!」

可惜這話說來,允浩並未接話,只是盯著手中酒杯,抿唇深思,天桐當然知曉他為何事煩心,笑說,「及時行樂方為處世之道,再悶悶不樂還不是苦了自己,掃了別人的興?」

允浩還是不理他,不過這次輕輕睨了他一眼,天桐想了想,繼續道,「都曉得狼王近來委重六子,可也未必就是要把王位給他呀,要不是你前陣子衝撞了你爹,他也不會把你晾一邊,你反省過沒?要我說,你不如趁著他老人家千歲誕,好好討他的歡心,估計就沒你六哥什麼事兒了。」

「我心煩的,就是壽辰賀禮的事。」

 

天桐正打算出謀劃策,就被廂房外一陣吵雜引得皺了皺眉,不多管便繼續討論著。過了一會兒,吵鬧聲依舊不止,允浩抿了一口酒,放下酒杯邊道,「不去看看?吵吵鬧鬧的,怎麼做生意。」

天桐無奈,起身走到門前,把門一拉開,四五個人堵在廂房門外,除了一個素未謀面的少年,其他都是榭芳齋的夥計,掌櫃的還牢牢抓著少年的手不放,一副要帶他去見官的架勢。

「怎麼回事?」天桐沉聲發問。

允浩在廂房內倒了杯酒,本沒意思湊熱鬧,但不經意間瞥向門外,目光從少年身上經過,視線停駐了那麼一瞬。看起來像是富貴人家的小公子,允浩忽然想起,世人說的面如冠玉,恐怕也不外乎這般。不諳世事的模樣,臉上還透著稚氣,而此時還透著一股委屈。

 

掌櫃的怒道,「老闆!這小子吃飽喝足想賴帳!長得人模人樣,沒想到品行這麼不端正,正要抓他去見官呢!」

少年有些被驚嚇到,「是你們的人拉我進來,菜也是你們送到我面前的,吃完倒不讓人走,這是什麼道理?」

「哈!我說你小子這衣裳也是不知道哪兒偷回來的吧?換上一身得體的衣服就來騙吃騙喝啊,別給我裝傻,你沒錢就帶我們問你爹拿去!」

一說起爹爹,少年便生氣了,「我下山就是去找爹爹的!我不知道他在哪!」

這下,掌櫃驚呆了,前一刻還緊抓不放的手,立刻像抓的是毒蛇一樣連忙放開,周圍幾個人也都一樣驚呆了,掌櫃雙腿一軟,跌坐在地上,聲音顫抖著喊,「妖‥‥妖‥‥妖怪啊!快打妖怪!」

邊上幾個人一時間全慌亂了,少年似乎並不驚訝別人說他妖怪,反而摸了摸頭頂,又看了看雙手。心裡還在疑惑,耳朵沒出來,手上也沒有長毛毛,不明白是哪裡出了岔子。

  

顯然,天桐也是意想不到,眼前這位俊美少年,雙眸在剛剛變成了鮮紅,猶如血色一般。儘管他容貌未變,但坊間流傳說,每逢二十載,人間便會出現一個專吃好色男子的妖怪,她化作美豔人形,雙眸血紅,通常只會在夜間四處遊蕩。

而同為妖類,自然知道坊間所說的是九尾狐,可現下這少年,雖說皮相實屬絕色,卻缺了狐族的狡黠之氣。在天桐思量之際,允浩先他一步踏出廂房,一把將少年拉進房內,側身擋住了他,並對外頭的人說,「這位公子是我的朋友,他欠的帳,讓你們老闆向我討便是。」

天桐訝異,看了看允浩,便低咳了幾聲,扶起了癱軟在地的掌櫃,「允浩說的是,我們這位朋友從小就有怪疾,一激動,雙眸就會呈血色,你們別四處張揚,知道嗎?」

掌櫃半信半疑,但老闆開口,他們怎敢有異議?畢竟全晉州城月糧最高的,就數著榭芳齋了,「是是是!我們絕不張揚!」

 

如此,廂房門一關上,便又清靜了。三人對立而視,少年看看天桐,又看看允浩,「謝謝兩位大哥!」

天桐含笑,把少年帶到桌前,「來,小兄弟請坐,我叫天桐,這是允浩。怎麼稱呼你?過來晉州城辦事嗎,一個人?」

天桐一下子問這麼多問題,允浩給了他一個眼色,卻似乎無心加入交流。

少年有些拘謹,但剛才允浩出手解圍,那行徑已經讓他在心中,對這兩位萍水相逢的大哥定義為好人了,「我來找爹的,他不見了,我很擔心,可是幾天之前來到這,就聞不到他的氣味了‥‥」少年說完,才意識到凡人不應該講這種奇怪的話,立刻又說,「我是說,他的蹤影!不是氣味,我、我叫在中‥‥」

聽到名字,允浩眼珠子往少年那邊看了下,天桐看出了他的別有用心,又笑著跟眼前的小傢伙套近乎,「在中啊,你身上沒有銀子?這可不好辦,餓了的時候吃什麼?」

在中一聽便又洩氣了,在山上的時候就聽爹說過,凡人過日子都是需要銀子的,沒有的話就會餓死。雖然他們兔族本就是半仙,可半仙也需要吃,要不是爹爹突然不見了,他也不會到山下來找他,現在身上沒有凡人說的銀子,又聞不到爹爹的氣味,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小傢伙不講話,允浩接過天桐端的酒壺,給小家伙斟了一杯,「不要愁眉苦臉的,有什麼事,我們倆擔待著。」

天桐這一聽,就猜到八九分了,於是說,「對,有什麼事你儘管開口!現在先喝一杯,我們榭芳齋最有名的,就是這梅花釀!」

「兩位大哥為什麼願意幫我?」雖然在中覺得他們是好人,但是也記得爹爹教導過,凡人有句俗話: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天桐一聽,瞄了瞄允浩,得到示意的眼神之後,才笑著湊到在中耳邊說,「凡人總是不分青紅皂白,就把我們當作吃人的妖怪,大家都是修道幾百年才能化作人形,總不能見死不救?」

在中一聽,眼睛亮了,「兩位大哥也跟我一樣是‥‥」

後邊的話被他自己用手捂住,就算是找到同類讓他高興,也不應該大聲張揚,引來殺生之禍。爹爹說過,兔妖跟別的妖不一樣,生來就帶著仙氣,所以修煉往往會比別人節省數百年,同時也有一個致命之處,就是法力不高。

而正是因為他們身上帶著仙氣,所以吞下一隻兔妖的晶魄,就可以增加數百甚至上千年的修為,千百年來,異族都對他們虎視眈眈,而現世的同族已經越來越少了。

「嗯,我們都一樣。」

允浩說著,對小傢伙笑了,天桐意外地瞪大雙眼,只覺得能讓狼少主這麼和顏悅色應付的物件,實在是罕見。

 

天色微暗的時候,在中已經喝得死醉。其實應該說,小傢伙趴在桌上睡許久了,酒量之差讓天桐大開眼界。離開之時,允浩叫了輛馬車,毫不費力地就把他從廂房抱下去,放到馬車裡。天桐送他們到樓下,用手肘撞了撞允浩,嬉笑著說,「怎麼,紅鸞星動?家裡頭那個還沒收服呢,就看上別的小妖?」

允浩只付之一笑,天桐看了下熟睡的小傢伙,讚嘆了下,「確實比湘陌長得還好看。」

湘陌是晉州憐月樓的花魁,人道是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世間少有的絕色。天桐這話不是誇張,雖說妖的人形一般會比凡人俊俏許多,但像這小傢伙的皮相,確實是百裡挑一。

「我看他不像狐狸,你說呢?」

允浩睇著他,輕聲說,「兔。」

天桐頓時震驚了,「你確定?兔?踏破天涯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居然讓這隻小兔子撞到你這隻狼的嘴裡了!」

「不然我怎麼會多管閒事?」

天桐一下子就明白了,狼王壽辰將至,允浩正愁著不知道送上什麼賀禮。如今小兔子自己送上門來,只要捉住機會,到時候把他送到狼王面前,兔妖的精魄能增加修為,狼王肯定大喜,還怕討不到他老人家歡心?「還是你這傢伙心腸夠歹毒,可要把兔子栓緊了,別讓其他妖魔鬼怪盯上!」

 

 

 

 

 

 

第二章狼  

 

在中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軟軟的床榻上,爬起來看看四周,是一間華美的廂房。微微敞開的窗門外,已經聽見小鳥的叫聲,他努力想了想,只記得昨天在榭芳齋喝了酒,還記得允浩把他抱下樓,但之後的事卻沒有印象。

很快,他發現不對勁了,摸了摸衣襟,心中已經一涼,緊接著又摸了摸兩邊袖口跟腰間,再翻了翻被單,看看床底下,最後失落地垂下了雙手,腰也直不起來了。 定珠不見了,他的修為還不足夠自己正確辨認爹爹氣息的方向,所以這些日子以來全靠定珠替他指路,現在定珠不見了,爹爹的味道也不見了,雪上加霜。

 

允浩捧著一些飯菜進門,就看見小傢伙伏在窗邊,雙手捧著腮,扁著嘴巴一副要哭的模樣,便問,「怎麼了?」

在中聽見聲音,回頭看見是允浩,抱著一絲希望問,「允浩哥哥!你有看見我的定珠嗎?」

「定珠?」

「嗯!紫色,圓圓的!」

「沒看見,房間裡都找過了?」

小傢伙嘆氣說,「找過,都沒有,定珠沒了,就找不到爹爹了。」

不說還好,這麼一說,本來小傢伙的眼睛就是紅的,配上可憐兮兮的語氣,顯得更委屈了。允浩把飯菜放下,問道,「定珠有這麼重要?」

「嗯!它會告訴我爹爹的方向,還有我回家的路‥‥完了!只有定珠知道怎麼回仙山,那我不是會不了家?」說完,小臉都垮了。

 

小傢伙果真毫無城府,知無不言,允浩便說,「不怕,我們會幫你找到定珠的,不過在定珠找到以前,你要在這住下,你爹爹應該告訴過你,世間的凡人,有時候比妖魔更險惡,你要是自己到處走,遇到危險孤立無援,出了事你爹爹會難過的。來,先吃點東西。」

在中皺著眉頭,毫無生氣地點點頭,接過過允浩給他的碗筷,在飯裡攪拌了下,心不在焉的。允浩一直坐在旁邊看著他,過了半晌,小傢伙才歪著腦袋對他說,「我現在不想吃‥‥」

「好吧,餓了再吃,東西我讓人拿回廚房,府上有丫鬟,你可以隨便使喚。我等下要出去辦點事,晚些回來,你悶了可以到後院走走,不要擔心爹爹跟定珠的事。」

「嗯!允浩哥哥,像你這麼好的妖,為什麼還沒成仙呢?」

允浩對他笑了笑,步出廂房走了一段路,才從袖口中取出一顆淡紫色的通透晶石,這必然就是在中所說的定珠。既然沒了它,就能把小兔子留住,自然不能讓它的主人找到它,而最一勞永逸的方法,莫過於讓它化作塵土。

 

出門前,允浩在府邸下了結界,以防外人嗅到小兔子的氣息,同時也好讓小傢伙無法踏出這裡一步。傍晚回到府上時,下人告知他說,小傢伙中午時分想要出門找定珠,結果當然是跨不出這個府邸的門,之後只好回到房裡,卻一整天沒有進食,允浩蹙了下眉頭,外頭的事已經足夠煩心,偏這隻兔子還不讓他省心,但又不能放任不管,唯有過去看看究竟。

來到廂房前,允浩揉了揉額角,換上笑容,才抬起手敲了敲門。一次沒有回應,二次也沒有回應,暗覺不對之下,便直接推門,只輕輕用力,門已經開了,而廂房內,一目了然,沒有小兔子的身影。

允浩握緊了拳,心頭有一絲怒意,正要找府上的人興師問罪,卻聽見一些小小的動靜。再仔細留意了片刻,便聽出了方向,朝著發出聲響的地方一步步靠近,原來是在草叢旁,後院高牆牆腳處,有人在挖著泥。

蹲在那處的分明是個孩童,身上那件雪色衣裳有幾分眼熟。頃刻間,允浩心中已經有了分數,就在同一時間,把孩童抱起。孩童咿呀一聲驚呼,抬頭看見是他,也就沒有掙扎,只是鼓起了腮幫子,被他帶了回廂房。

 

廂房內,允浩把孩童放到椅子上,盯著他看了一會兒,孩童的腦袋被他盯得越垂越低,最後會看見那鼓鼓的腮幫子。沒錯,這眼前的小傢伙,就是在中。允浩心裡納悶,怎麼出門前還是個十六七歲少年模樣的小兔子,現下就成了個只有凡人一兩歲孩兒大小的奶娃?

「在中,你剛才在做什麼?」

小奶娃不回答,允浩便又問了句,還是不作聲。過了一會兒,丫鬟來敲門,允浩應聲讓她進來,丫鬟一看多了個孩童,也愣了一下,小奶娃一下子就嗅到了飯菜的香味,抬起了頭,盯著丫鬟放下的菜肴,咽了咽口水。

丫鬟退出廂房後,允浩把放在小奶娃面前的菜推得遠了些,而後說,「來,告訴我,你想做什麼,我們就吃飯。」

始終還是熬不過飯菜的誘惑,小奶娃開口了,「我想出去,今天我要出門,可是跨不出去,所以我想挖個洞洞,就可以到屋子外面了‥‥」

聲音自然是孩兒獨有的軟糯,連語氣都稚嫩了幾分,精緻的五官當然跟十六七歲時的外形相差無幾,只不過這渾身的奶氣,讓人很難相信這是一隻妖。

「我不是說了嗎,外面很危險,你不能一個人出去。」

「為什麼允浩哥哥就可以?」奶娃眨巴著大眼睛問。

「因為哥哥的修為足夠保護自己,在中聽哥哥的話,你想要找爹爹跟定珠,哥哥知道,但是你看你現在這個樣子,出去不單止會被妖魔盯上,很可能還會被凡人抓走,到時候可能就永遠見不著爹爹了,哥哥就是怕你被壞人抓走,所以才下的結界,在中生哥哥的氣嗎?」

小奶娃低頭想了想,抬頭說,「不生氣,允浩哥哥你真好!」

說著,還往允浩臉上親了一下,允浩笑了笑又問,「那你怎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奶娃說,「我這個樣子是因為餓了!」

「所以你要先吃飯,等長大了,我們再想辦法好嗎?」

小兔子點了點頭,「等我變回原來的樣子,我們就出去找爹爹跟定珠!」然後努力地伸出短小的手臂,抓住那雙長長的筷子,允浩已經用過膳,所以只在一邊看著。看著小傢伙很費力地夾菜,一兩歲孩童的手腳實在短得可以,小手粉粉肉肉的,連握住筷子都困難。

最後小傢伙把筷子扔一邊,直接站到椅子上,一手按著桌面,另一隻手就準備抓菜,誰知道菜還沒抓到,允浩“嗯?”了一聲,小傢伙收回了手,很懊惱的表情。

無奈之下,允浩只好把小奶娃抱到懷裡,拿起了筷子,夾菜,然後送到小傢伙嘴裡。身為狼少主,尚且不需要別人伺候吃飯,又怎懂餵孩童?於是過了一會,低頭一看才注意到,懷裡的小傢伙嘴裡塞得滿滿,本來就肉的小臉,這下更鼓了,卻還很努力地一下下咀嚼著,樣子十分可愛,允浩不覺輕笑出聲。

小傢伙毫不理會,伸出肉肉的小手,往桌上的菜使勁指,任意使喚允浩夾給他,允浩哭笑不得,「嘴裡先吃完。」

飯餵了不一會兒,下人來傳話說天桐到訪,允浩聽了,讓在中自己坐在桌前,順道給了他勺子說,「你先吃,哥哥去見天桐,很快回來。」

「嗯!」

 

天桐坐在正堂,一看見允浩出現,就察覺到他嘴角那一抹笑意,開口調侃道,「又是哪方絕色逗得我們狼少主如此開懷?」

允浩立刻正色,「少耍嘴皮子,找到什麼線索,說來聽聽。」

「前些日子,確實有小妖見過一隻修行千年的兔妖來過此地,應該沒出晉州城,但是氣息怎麼會無故消失?」

要天桐去尋找在中的爹爹,並不是為了讓他們父子團聚,試想一下,兔妖體內的晶魄可遇不可求,可現下晉州城就有兩隻,那簡直是百年難得一遇,若是能都弄到手,自然最好。

允浩說,「很可能是被困住了。」

天桐一下子想起,「啊,記得先前一陣子,城裡來了一個術士,宣稱自己會除妖。不過‥‥我也曾會過他,可他全然察覺不出我不是凡人,這樣他還有可能抓住千年兔妖嗎?」

「你怎麼就斷定是凡人抓的?或許有別的妖,就跟我一樣?」

天桐點點頭,又問,「那你家的小兔子怎樣了?」

「怕他會走,我在這裡下了結界,看他的修為,絕對不超過五百年,而且應該此前沒有涉世,要留他不是難事。」

天桐好奇了,允浩說要留?既然小兔子很好對付,為什麼還要花心思?「直接鎖起來不就好了?」

允浩看他一眼,「你沒聽說過?兔妖深知異族覬覦他們的晶魄,所以如果強行動手,他們會自行將體內的晶魄毀掉,玉石俱焚,得不償失。」

「哦,那現在小兔子呢?帶我去看看?」

 

允浩把天桐帶到廂房,輕輕推開門,天桐只看到一個小小的身影,坐在桌前拿著勺子,一口一口吃著菜,面前那一片桌面上,都是溢出的飯粒。那小肉團不知道門外有人,還在專心致志地吃,天桐狐疑地看向允浩,「誰替你生了個狼崽?狼王壽辰,你打算給他送個孫子?」

允浩還沒回答,就聽見廂房內那小傢伙打了個噴嚏,天桐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伴隨著剛才那聲噴嚏,小肉團的腦袋上蹦出了兩隻兔耳朵,小傢伙用手抓抓鼻子,繼續吃。

天桐問,「那是‥‥小兔子?」

允浩點頭。

天桐又問,「他還‥‥不知道你是匹狼?」

允浩沉聲回道,「嗯。」

天桐搖頭,「作孽喲。」

 

 

 

 

 

 

第三章兔

 

三月的夜裡還有些涼意,今晚還起風了,小奶娃又連打了幾個噴嚏,允浩已經直接走進房裡,把窗門掩上。小傢伙這才知道允浩回來了,轉頭又看見天桐,很高興地拿著勺子對天桐說,「天桐哥哥要吃嗎?」

天桐回答以前,允浩便又把小奶娃抱坐到自己腿上,拿開小傢伙手裡的勺子,再替他擦嘴巴。天桐何時見過允浩這樣照料人?想著往後提起這事可以調侃一番,但下一刻,絲絲憂色湧上心頭,狼少主這恐怕不是對待獵物的態度吧,「我吃過了,你吃吧。」

小傢伙一邊被擺弄,一邊問,「天桐哥哥過來找允浩哥哥玩嗎?」

「不是,就想過來看看你,找允浩只是順道的。」

天桐說著哄孩子的話,小傢伙聽了自然歡喜,反倒是允浩專心地替他擦乾淨嘴巴跟手之後,摸了摸小傢伙的腦袋,那雙兔耳朵還掛在那裡,這不是擺明了讓人來抓他?「在中,把耳朵收好。」

小傢伙摸了摸腦袋,才知道耳朵蹦出來了,“哎呀”了一聲,似乎很努力地集中心神,才把耳朵收了回去,確認耳朵沒了以後,小手就開始拉扯允浩的衣袖,一邊指著菜。

「還吃?」

小傢伙的大眼睛笑成了月牙狀,「要!」

天桐坐下來看了一陣,忍不出說了句,「也太可愛了點‥‥」

 

允浩橫他一眼,天桐視而不見,捏了下小傢伙的臉蛋,「在中,你是自己一個人找爹爹多久了?」

小傢伙伸出兩隻白嫩的小手,低頭掐著手指頭,數了半天沒數出個所以然來,復又抬頭想說話,允浩叮囑道,「嘴裡的吞完再講話。」

過了一會兒,小傢伙對這允浩張開嘴巴“啊”了一下,示意自己吞完了,允浩點頭,他才對天桐說,「我不記得了!不過我記得我好久沒吃東西,我修成人形的時候還想聽爹爹誇我呢,可是一醒來就發現爹爹就不見了。」

天桐聽完就大概明白了,想必是小兔子急著修成的人形,所以練成了也並不穩定,就他這個情況還敢涉世,真不知道該誇他勇敢還是說他傻,「在中,修煉之事不 宜操之過急,就好比你急著完成一件事,很可能就會馬虎了根基,但是做任何事情,根基都是最重要的,要是下次你在外頭露出了耳朵,那得多危險?」

「我知道!但是爹爹看見我修成人形的話,肯定很高興!」

「哦?那你修煉了多久?」

天桐只是隨口問道,小傢伙說,「三百年!」

天桐忍著沒笑出聲來,又看了看臉色似乎黑了一下的允浩,心裡只嘆息,這隻兔娃娃似乎有點笨啊,普通的妖精大概一百年就能修得人形,他卻比別人多花了兩百年,並且打個噴嚏就原形畢露,在他獨自行動的這段時間,沒有被別的妖魔逮走可真是幸運。

一般來說,兔妖因為身上帶有仙氣,而萬物修道為的無非是位列仙班,所以兔妖修煉起來,會比其他族類要順利得多。不過一隻修為千年的兔妖,若要用法力跟異族硬碰,往往還不如修為只有五百年的狼。

狼族修道依靠天地間冷冽邪氣,出手皆致命,就拿允浩來說,修為八百年的狼妖,贏過千年兔妖自然不在話下,即便是修為比他多數百年的狐虎鷹豹,同樣可以與之抗衡。

 

天桐才晃神片刻,拉回思緒,一看桌上被吃得精光的菜碟,不禁佩服。這麼小的娃娃,肚子竟然裝得下那麼多吃的,看來允浩要留住這隻小兔子,真的要耗費不少人力物力。

「允浩哥哥,我們明天可以出去找爹爹嗎?」

沒等允浩開口,天桐先說,「要是明日你還沒變回原來那樣子的話,出門會很不方便呢。」

允浩說,「聽見天桐說的話沒?」

小兔子不高興了,垂著腦袋。

「你不是說過,等你長大再去找爹爹嗎?」

小傢伙可憐兮兮地看著允浩,「你不可以陪我去找嗎?」

天桐唯恐天下不亂,在旁推波助瀾,「就答應吧,你瞧孩子都要哭了。」

 

翌日清早,狼少主叫了馬車,帶上依舊是奶娃樣子的小兔子,圍著晉州城繞了半個圈,理所當然是一無所獲。但顯然,那個嚷著找爹爹的小東西,已經忘了出行的目的,一路上目不轉睛地看著馬車外的景色,就差沒爬出窗外。

「在中‥‥」才開口想問他有沒有嗅到爹爹的氣息,就看見小傢伙“咕嚕”一下,從座椅上滾了下來,還撞到他腳邊。原本還有一絲擔心,立刻把他抱起來,誰知道小傢伙臉上還掛著大大的笑容。

允浩無可奈何,替他揉揉腦袋,「不痛嗎?」

小傢伙應得爽快,「痛!」

「痛你還笑得這麼開心?」

小傢伙一聽,真摯地問,「我如果不笑的話,頭就會不痛嗎?」

「不是‥‥」頭痛的是他才對。

允浩索性把他圈在腿上,不讓他亂動,馬車又跑了一陣,琢磨著時候,也該打道回府,可過了片刻,小傢伙忽然咿咿呀呀地想要出去,允浩以為他感覺到爹爹的氣息,便叫馬車停下。

 

下了車,小傢伙才從他手中逃脫,就飛也似的奔向那大片綠色的草地,允浩才明白,不是嗅到爹爹的味道,而是嗅到青草的味道了。

「別跑那麼遠,那邊的野草比你都高。」才到他膝蓋的奶娃,不盯緊真的不行。

「允浩哥哥快過來!」

幾步就靠近在中蹲著的地方,只見他指著地方一條在蠕動的蚯蚓問,「這個能吃嗎?」

允浩眉角抽了一下,「不能。」

小傢伙有些失望,允浩看著他,「在中,你為什麼還沒變回原來的樣子?」

「我不知道哦!」說完,又跑開了自己找樂子了。

好吧,小兔子明顯不在意自己能不能變回十六七歲的模樣。在允浩沒留神之際,小傢伙抓了一把草,就往嘴裡塞,小臉一下子皺起來,回頭看著允浩,哭著說不好吃。

允浩過去把他抱起來,順道掏出一顆糖,塞到他嘴裡,小傢伙嚐了嚐,又笑了。原本是怕他出門會鬧,所以才預先帶的糖,沒想到是這樣派上用場。

其實從出門到現在,允浩的警惕性都沒有鬆懈過,一路上顯然有過異族的氣息,不過很快便又消失,肯定是豺虎鷹豹之流的妖,聞到了兔子的味道,幸好有他的障眼法,但是出行必然不止這麼一次,日後再用這障眼法就未必可行了。

這一擔憂,在他告知天桐之後,那傢伙只幸災樂禍地說了句,「那就蓋住兔子身上的味道不就成了?」

 

 

 

這晚的夜色如玄墨,月亮被遮蓋,透不出一絲清亮。被下了封印的廂房內,一隻化作男子的九尾狐狸,有著超脫俗世的容顏,美豔不可方物,此刻面對他,背手而立的,正是允浩。

「月圓將至,你考慮得如何?」

九尾狐不慌不忙地,把沏好的茶,到了一杯,抬眼輕笑,「我們狼少主,是到哪惹了一身兔子臊味?」

「所以你是甘願受錐心煎熬,也不肯解開那惑心術?」

數月前,允浩招惹了一隻千年九尾,兩人對決時,一時大意,被他下了惑心之術。千百年來眾所周知,狐狸精最懂得迷惑心神,把人玩弄於鼓掌之中,前不久就是因為這惑心術,害得允浩在狼王面前出言不遜,以至於惹了狼王不快。

 

九尾嬉笑,「我箐琰喜歡你,若是能被你困上一輩子,自然再好不過。」

「箐琰,你就不怕千年道行一朝散盡?」

若是光法力強弱,允浩自是能敵過他,否則也不可能將之降服,困在府上,並讓他每逢月圓受錐心之苦。可問題就在兩人過招之時,九尾使詐,害得他中了惑心之術,愛恨嗔癡乃七情六欲,最容易受蠱惑的,莫過於情和欲。所幸他心志夠堅定,被影響不算太深,否則此時此刻已經對九尾言聽計從,還哪能討價還價?

箐琰毫不在意,說著,「那你就永世被我迷惑心神,就算我灰飛煙滅,你也對我念念不忘,甚好。」

允浩卻輕蔑道,「可笑。」

「可笑?我狐妖本就貪戀世間情愛,既然是妖邪,就該邪得徹底。倒是你,為何不喜歡我,我不好看嗎?」

允浩哼笑,轉身就要離去,箐琰說道,「慢著,喝完這杯再走?」

說罷,把茶杯往允浩那邊扔去,被允浩一手接住,茶水溢出,沾濕了他的手,也沒喝上半口,就把杯子放回桌上,而後走了,箐琰握了握拳,眼中閃過一絲不忿。

 

見過箐琰之後,允浩已經察覺到體內的異動,想必方才箐琰在扔來的茶水之中下了功夫。

此刻,允浩閉目坐在沐浴的水池之中,靜下心神,想要抑制體內那份躁動。不一會兒,聽見了點點動靜,腳步漸進,最後是下水的聲音,允浩睜開眼,果真是那孩童模樣的在中。

方才只聽腳步聲已經分辨出來,現下兩人四目相對,而小傢伙全身也光溜溜的,手牢牢扒著水池邊沿,笑著對他說,「允浩哥哥,不能在水裡睡覺哦!」

允浩壓抑著異動,壓著嗓子問,「剛才丫鬟沒替你沐浴?」

小傢伙撅起了嘴巴,他不想說是自己不願意洗,誰知道一時不注意,手就滑了。水池不算深,但是要淹沒一個一兩歲的孩童是綽綽有餘,而小傢伙顯然不會游泳。

允浩及時出手把他撈起,就在他的手碰到小傢伙的時候,瞬間,前一刻還是孩童模樣的小兔子,霎時恢復了少年的模樣,牢牢地抱著他的脖子,被水嗆得直咳嗽。

而此刻,狼少主臉色一沉,眉頭已經蹙得死緊。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