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儘管對金在中的新工作不是很滿意,但鄭允浩一貫是體貼又開明的戀人,再加上最近他也正在忙著做一個500強企業的策劃案,空下來的時間也不是很多,所以他對金在中的那些加班還是表現得很大度。

高壓之下忙了大半個月,鄭允浩終於有機會跟朋友Zack一起去郊區放鬆一下。他們所謂的放鬆一下,其實就是多年以來的週末傳統項目——騎馬。

鄭允浩已經接近三個月沒有見到Hero了,餵他吃了一些蔬菜,又在馬場裡跑了幾圈,他輕輕地撫摸著Hero的頭,Hero也親昵地湊到他的身旁。鄭允浩不禁想到,如果帶在中來這裡,他應該會很開心吧,一想著那張臉上會出現的興奮、滿足又高興的表情,鄭允浩彎起了嘴角。

臨走的時候馬場的主人送給他們一人一份馬場三十周年的紀念明信片,明信片做得很精緻,一套二十張,馬場的明星馬兒們都被印在上面。鄭允浩翻了一下,其中有一張是Hero的獨照,馬兒英姿颯爽地站在馬場的風車前,背後是一片生機勃勃的綠草地。

「允浩,你要寄明信片?」Zack看見鄭允浩俯身在大廳郵箱前的桌子上寫著什麼。

「嗯。」鄭允浩笑笑,說,「寄給一個重要的人。」

Zack驚呼:「你又戀愛了?!恭喜!」

鄭允浩笑笑,說:「以後把他帶來給你見見。」

 

Whatever they say, don’t listen, baby

Whatever they say, I don’t care

I just know I’m so in love with you,

And your smile will light up my whole world.

 

明信片被投進信箱裡,在被加上很多個郵戳之後,將會漂洋過海,抵達大洋彼岸的那個小小的國度。

 

而金在中在首爾忙得不可開交。先是樓盤快要竣工,然後是要負責樣板房的裝修和銷售宣傳,他們專案管理組一共十三個人,簡直是一個人當兩個用,每天連軸轉。

不過忙碌的工作也是有收穫的,跟著沈昌珉這個項目經理,金在中確實是受益良多,再加上沈昌珉比自己大不了太多,算是小半個同齡人,接觸這麼久下來兩個人也建立了不錯的友誼。

沈昌珉也知道金在中跟鄭允浩的事情。最開始的時候總是聽到金在中在電話裡面媳婦兒媳婦兒地喊,還以為是他交的女朋友,結果他到後來看到金在中的手機桌面才知道,原來這個媳婦兒,是個男媳婦兒。

沈昌珉也好歹是接受過高等教育見過大世面的人,沒過一會就消化了這個在別人看來很勁爆的消息。他也委婉地問過金在中他家裡人知道這事嗎,金在中搖搖頭,他哪敢讓家裡人知道,就他爸那脾氣,估計得剝他一層皮。沈昌珉又問金在中是不是真喜歡他媳婦兒,金在中狠狠點了點頭,笑得那叫一個燦爛。

瞧著金在中傻樂那樣,沈昌珉只能在心裡默默祈禱他能樂得久一點。

 

項目組終於在年底的時候實現了預定的銷售目標,金在中終於有時間喘口氣。金家父母對兒子的表現特別滿意,喜滋滋地讓金在中回主宅去住幾天。

家裡的阿姨林嫂知道小少爺要回家,特地做了一大桌子好吃的,什麼番茄牛腩、辣五花肉、鯽魚奶湯,都是金在中愛吃的。飯桌上,金在中的媽媽語重心長地提點兒子:年齡也不小了,該交交女朋友了。

金在中不可思議地大呼:「媽!我還沒滿二十歲,你考慮得太早了吧!」

「哪有早,下個月就是你二十歲生日了,也該找個女朋友,考慮考慮未來了。」金媽媽語重心長地說,「我跟你爸的意思,都是想讓你先成家,再立業。」

「這些事情就不用你們擔心啦!」金在中趕緊搖頭,「你們兒子這麼帥,怎麼可能找不到女朋友?」

「那就是有了?!」金媽媽喜上眉梢。

「是有交往的對象。」金在中腦海裡浮現出帶著鄭允浩回家見父母的場景,補充說,「不過要等交往到一定程度再介紹給你們認識。」

「嗯,那就好,那就好。」金媽媽很是滿意。

金厲琨也難得地表現出欣慰的樣子,表示下個月金在中的二十歲生日一定要好好地慶祝一下。

金在中感受著家裡其樂融融的氣氛,又想起了獨在異鄉的鄭允浩,不知道他在幹什麼呢,一個人的生活,會不會孤單。

【媳婦兒,好想把你變小了揣在我的口袋裡面,24小時隨身攜帶。】

於是,鄭允浩剛睡到自然醒,就看見了這麼一條資訊。

不由自主地,心情似乎變得很好。

 

 

 

 

 

 

 

 

--012--

 

金在中沒想到,只不過是過一個生日而已,老爸幹嘛搞這麼大的場面。

二十歲生日這天,金厲琨大手筆地包下了凱悅酒店頂層的晚宴廳,邀請了LK的股東、高管們以及他在生意場上的一眾朋友們出席,正式把自己兒子介紹給他們認識,並且讓他們對後輩多多“提點”。

金在中不喜歡這樣的場合,但是自己遲早要接手老爸的生意,總不能一直逃避,他認命地對著鏡子整理了一下從義大利空運回來的Giorgio Armani西裝,擺出一副完美的商業新貴的形象,遊走在各個未來的合作夥伴之間。

生日宴會雖然很熱鬧,但是自己的生日,其實只要跟喜歡的人一起過就好了。

金在中好不容易找著空當抽身出去走廊透透氣,拿出手機,撥出了那個熟悉的電話。

依舊是關機。

金在中煩躁地點了根菸。他並沒有菸癮,只是壓力大的時候偶爾抽一根。

倫敦應該已經到中午了吧,那傢伙為什麼關機?難道忘記了今天是他的生日?金在中站在走廊的落地窗前,站在這裡可以俯視整個首爾市,夜幕中的首爾燈火閃爍,外面似乎下起了小雪,一小顆一小顆地,從天上掉下來。

「跑到這裡來偷懶?」

落地窗的玻璃上反射出一臉笑容的沈昌珉,金在中連頭都沒回,說:「裡面太悶了。」

「金少該不會是在想著心上人吧?」

面對沈昌珉明顯調侃的語氣,金在中輕輕哼了一聲,沒理他。

「聽哥一句話。」沈昌珉拍拍他的肩膀,老成地說,「凡事不要陷得太深,以後要是想拔出來,那就難了。」

「切。」金在中心裡本來就不高興,聽到沈昌珉這麼說,更是把臉板了下來,他把菸頭摁滅,扔進菸灰缸,轉身進了宴會廳。

 

金在中在晚宴上喝了不少,到散場的時候已經暈暈乎乎的了。

司機奉命把金在中送回主宅,哪知道金在中在車上鬧個不停,非要回市里的公寓,司機沒辦法,只能把他送到社區樓下。

金在中暈乎乎地坐電梯上樓,俯身在門前,想要拿出鑰匙開門,卻怎麼都對不準鎖孔,搗鼓了半天,金在中喪氣地把鑰匙扔在地上,嘴裡小聲地嘟囔著什麼。

這時候,門突然從裡面打開了。

「小在?」

金在中愣愣地看著面前的這個人,一瞬間以為自己在做夢。

「怎麼喝了這麼多?」鄭允浩皺皺眉頭,伸手把金在中扶進了屋。渾身都是酒氣,還有菸味,這小子到底喝了多少。

「允浩?」金在中使勁抱著鄭允浩的脖子,「真的是允浩?」

「不是我還能是誰?」鄭允浩把金在中扶到沙發上,幫他解開西服的扣子。

沒想到坐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回來,家裡居然沒人,為了製造驚喜,他在家裡等了兩個多小時,最後卻等來一個醉鬼。

「你‥‥你回來了,也不告訴我。」金在中嘟起嘴,臉色熏紅。

「傻瓜。」鄭允浩瞥了一眼手錶,說:「還有三分鐘就十二點了。生日快樂,在中。」

「嗯‥‥」金在中微閉著眼睛,輕聲哼了哼。

鄭允浩看著他這副模樣,真是不知道從哪下手,他可從來沒照顧過喝醉的人。

嘆了口氣,鄭允浩認命地把金在中抱到了浴室‥‥

‥‥‥

 

金在中腦子裡迷迷糊糊的,他翻了個身,卻發現碰到了一個軟軟的、溫暖的物體‥‥

他睜開眼睛,一張熟悉的睡顏出現在眼前。

「允‥允浩?!」金在中驚喜得有些不可置信,「你回來了?!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鄭允浩被高分貝的嗓音吵醒,說:「你該不會把昨晚的事情都忘掉了吧?」

「昨晚?」金在中努力地回憶‥‥

昨晚,在晚宴上喝多了,然後就回家了‥‥再然後‥‥再然後就見到了鄭允浩,他幫自己洗澡,但是自己喝醉了在那裡亂吼亂叫‥‥

「看不出來某隻小豬的酒品這麼差。」鄭允浩也想起昨天晚上的情景,忍不住地露出笑容。

喝醉了的金在中不僅大聲喊「媳婦兒」,還抱著允浩叫哥哥,一個勁兒地往他身上蹭,害得鄭允浩在浴室就差點擦槍走火。

這些片段在金在中的腦海裡面慢慢變得清晰,這下丟臉丟大了!

「誰讓你回來不事先告訴我的?!」金在中戳戳鄭允浩的胸口,說,「我以為你忘了我生日,也不接電話。」

「飛機上怎麼接電話?」鄭允浩說。

「總之就是你不對!」金在中一副死不低頭的表情。

這是在撒嬌嗎?鄭允浩心情很好地吻上了金在中的嘴唇,一邊吻一邊說:「是是是‥‥我不對‥‥」

‥‥‥

 

兩個人在房間裡做到中午才停,要不是金在中肚子餓得咕咕叫,鄭允浩估計壓根不會讓他從那房間裡走出來。

出門去吃了一頓大餐,兩個人手牽著手散步回家。

僅僅是一夜之間,首爾已經被大雪籠罩,整個城市都是白茫茫的一片,金在中心情很好,拉著鄭允浩在社區樓下打雪仗,還在花園裡堆了個小雪人。

回到公寓裡,金在中把頭枕在鄭允浩的腿上躺著看電影,這次鄭允浩只能在首爾待兩天,金在中特別珍惜他們能在一起的時間,恨不得連一秒鐘都不要分開。

「小在,一起去旅行吧。」鄭允浩左手輕輕撫著金在中的頭髮。

金在中聽著這個聲音,心都要融化了,他想也不想就回答:「好啊。」

「三月份的時候有時間嗎?」

「不知道‥‥有什麼事應該也可以請假,我沒問題的。」

「有特別想去的地方嗎?」鄭允浩問。

金在中想了想,搖搖頭:「去哪裡都可以。」

「那就維也納吧,一直很想去看一看。Zack就是奧地利人,對那邊比較熟悉,到時候讓他推薦好玩的地方。」

「好啊,媳婦兒說什麼就是什麼。」金在中對鄭允浩完全信任。

「小在。」

「嗯?」金在中坐起身來,躺久了之後脖子有點疼。

「把頭轉過去。」

「要幫我按摩嗎?哎‥‥其實我自己緩一會就好了。」金在中這麼說著,還是把頭轉到了另一邊。

「你按輕一點啊,不准下重手。」金在中還不忘叮囑道。

等了一小會,期待的按摩還是沒有開始。

「允浩?」金在中疑惑地正準備轉頭,脖子上卻突然多出了一條項鍊。

鄭允浩輕輕地把項鍊從後面扣好。

金在中低頭,手拿起項鍊仔細端詳。

純鉑金澆灌的漂亮花體字:“YoonJae”,沉甸甸的,就像他們的感情。

「喜歡嗎?」

「嗯!」金在中轉身朝著鄭允浩的臉上大大地啵了一下,「媳婦兒,你怎麼可以對我這麼好!」

金在中的情話已經說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但是,反正對鄭允浩來說很受用就對了。

 

 

 

 

 

 

--013--

 

第二天一大早,金在中就被手機鈴聲吵醒,本來還滿腹牢騷,但一看到是公司的號碼,他立刻職業地把抱怨的話吞到了肚子裡。

沈昌珉在競標會上要用到的重要資料被落在了辦公室,一時間找不到信任的人給送過去,只能勞煩金在中跑一趟了。

鄭允浩看著金在中利索地換好衣服準備出門,又看了看外面大雪紛飛的天氣,說: 「我跟你一起去吧。」

「不用了媳婦兒,你再睡一陣吧,我一會兒就回來。」

「外面雪那麼大,你一個人去我不放心。」鄭允浩也麻利地換起衣服。

兩個人下樓攔了車就趕往公司,金在中熟練地刷卡進了沈昌珉的辦公室,拿了檔,公司的車已經在樓下等著了。

司機驅車一路開往狎鷗亭附近的TOP集團大廈。

「我在車裡等你。」鄭允浩說。

金在中應了一聲,抱著檔急急忙忙地下了車,於是也就沒有看到鄭允浩不太正常的表情。

鄭允浩坐在車裡,抬頭看著四十五層高的TOP大廈,心裡湧起複雜的情緒。

把車窗打開,冷氣撲面而來,他點燃了一支菸。

14歲之前他根本不會抽菸,直到被送到英國,在那裡他一個朋友都沒有。英國人的娛樂方式很單調,一旦入夜,就只能去泡吧打發時間。

他在英國有過一段混亂的時候。每天出入各大Gay吧,認識各種各樣的Gay,菸、酒、大麻來者不拒,有時候早上醒來連自己睡在哪裡都不知道。

那時候他還天真地以為這麼做可以讓父親把自己接回家去,可是他錯了,根本就沒有人管他,父親已經對他徹底失望了,所以才會這麼放任他。

一直以來,對父親來說最重要的,根本不是他的家庭,父親更在乎的,是他的公司、他的產業、他的名聲。

鄭允浩沉浸在那段不怎麼愉快的回憶裡,忽略了不遠處注視著他的那道視線。

 

兩根菸的功夫,金在中從大廈裡一路小跑著出來,打開門坐進車裡,一邊喊著「好冷好冷」,一邊一個勁兒地往鄭允浩的身上蹭,還把冷冰冰的爪子伸到他的脖子裡。

鄭允浩被這樣幼稚的舉動逗笑了,握住金在中的雙手,往上面哈著熱氣。

而在不遠處的一輛黑色勞斯萊斯後座上,臉上透著一股威嚴的中年男人緩緩張口:「老李,幫我查一查那輛車裡的坐的是誰。」

「是,會長。」副駕駛上穿黑西裝戴黑墨鏡的男人恭敬地回答道。

 

這天晚上鄭允浩就要坐飛機回倫敦。整個白天他們都膩在一起,在商場裡Shopping買了幾套衣服,然後兩個大男人又童心未泯地跑去打電動,鄭允浩喜歡玩飆車,而金在中槍技了得,玩了幾局竟然破了歷史記錄。趁著周圍人少的時候,金在中偷偷地親了一下鄭允浩的臉,結果被鄭允浩毫不留情地反吻回來。

越是這樣,金在中心裡越是捨不得,他覺得自己越來越貪心,最開始還覺得兩個人只要互相喜歡,距離遠一點沒關係,而現在鄭允浩就在身邊,他壓根捨不得放對方走,如果他們倆能天天在一起,時時刻刻在一起,該多好啊。

在機場的候機大廳裡,金在中突然下定決心似的,說:「媳婦兒,我想好了,等我明年大學畢業了就去倫敦讀研。」

「嗯?怎麼突然這麼打算?」鄭允浩表示有點詫異。

還不是為了你!金在中在心中咆哮,但他只是低頭看著地板,難得地不好意思了一把。

「英國讀研時間只有一年,學到的東西有限,而且學習的內容跟國內的實際情況脫節,不值得為了留學讀研而影響職業規劃。」鄭允浩理性地分析著。

看金在中臉色變得不太好,鄭允浩攬住他的肩,安慰說:「小在,雖然我也很想你能到倫敦來陪我,但是我不希望因為我影響到你未來的事業。我們現在這樣也很好啊,我會多抽時間回來看你。嗯?」

金在中有些悶悶不樂地點了點頭。他原以為鄭允浩會支持他,會希望自己去英國跟他在一起,沒想到,竟然被拒絕了。

「不過如果你有時間的話,可以隨時來倫敦找我嘛。」鄭允浩又說。

「哎,怎麼都說不過你‥‥」金在中無奈地長嘆一聲,瞪著鄭允浩,「我被你吃的死死的!」

鄭允浩心情很好地捏了捏金在中的臉。

 

登機時間快到了,金在中把鄭允浩送到安檢口。

鄭允浩三步一回頭地走了進去,金在中站在黃線外,微笑著舉起手臂在半空中揮舞。

鄭允浩開口說了什麼,隔得有點遠,金在中沒有聽清楚,但是他看懂了他的口型,鄭允浩說的是,三月份見。

金在中在心裡默默地回答他,允浩,三月份再見。

如果金在中知道這是他三年來最後一次見鄭允浩,他一定不會讓鄭允浩就這樣離開。至少,他要給鄭允浩一個深情的goodbye kiss,要在他走之前告訴他,自己有多麼地喜歡他、愛他。儘管當時的金在中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覺當中陷得那麼深。

 

 

 

 

 

 

 

 

--014--

 

鄭允浩的辦事效率非常高,回到倫敦沒兩天,他就安排好了三月份維也納之行的全部行程,訂好了兩個人的往返機票和酒店、門票。他把行程單E-mail了一份給金在中,然後提醒他要提早去辦簽證。

金在中一臉崇拜地望著視頻裡的鄭允浩,朝著電腦螢幕大大地“MUA”了一個,感嘆道:「媳婦兒,你真的太厲害了。」

鄭允浩一挑眉,似笑非笑地說:「我倒寧願你把這個形容詞用到其他方面。」

「咳咳‥‥」金在中清了清嗓子,害羞道,「說正事呢。」

「嗯,我比你晚三個小時到維也納,你下飛機的時候有酒店的車來接你,你跟著他們走,到酒店等我就好了。」鄭允浩囑咐道。

「那我直接在機場等你一起走就好了嘛。」

「乖,聽話,到時候萬一手機打不通,多麻煩。」鄭允浩想得很周到。

「嗯‥‥那我就在酒店房間裡等著你。」金在中說完,半天才反應過來這話怎麼聽怎麼有歧義。

螢幕上鄭允浩拿手捂著嘴笑。

「等回韓國了我帶你去釜山轉轉吧。」他說,「帶你去見見我爺爺。」

金在中睜大了眼睛:「媳婦兒你是在說要帶我見家長嗎?」

「嗯,不願意?」

金在中把頭搖得像撥浪鼓,解釋說:「不‥不是,我就是太緊張了。你爺爺會不會拿著掃帚把我趕出來?」

「你對你老公這麼沒信心?放心吧,我爺爺人很好的,無論我帶誰回去,他都會支援我。」

金在中這才放心地點了點頭。

 

這邊愛情發展得很順利,公司的工作也進展得很快。

金在中和沈昌珉一組開始籌備起新一輪的地產專案,與上次不同的是,這次金在中成了名義上的專案經理,而具體工作仍然大部分是由沈昌珉在進行操作。金厲琨似乎是下定了決心要把金在中扶上路,這次的地產項目就將是金在中職業生涯裡的第一次正式亮相,如果能夠順利完成,那麼他在首爾地產界也就站穩了腳跟。

金在中明白父親的苦心,所以他對這次的工作一點都不敢怠慢,其實他對做工程的很多細節還是不太清楚,只能經常跟著沈昌珉學習。金在中憑著自己大大咧咧的性格和良好的人緣,倒真是讓沈昌珉心頭一回甘情願地幹起了為他人做嫁衣的活。

這段時間金在中平均每天要參加三個以上大大小小的會議,還要工地公司兩頭跑,當然陪承包商跟政府官員吃飯是絕對少不了的。如果上次的工程讓他覺得自己是在連軸轉,那麼這次自己全部親力親為,簡直就是分身乏術,恨不得一天能有三十六個小時。

工作一忙,當然就顧不太上鄭允浩。每天晚上的視頻聊天時間被工作擠沒了,只能在不太忙的時候給媳婦兒發發手機短信。

 

有一回開公司股東會,金在中發完言之後坐在座位上,手機突然發來一條資訊:【小在,倫敦下雪了,你在幹什麼呢?】

金在中知道,這句話背後的意思是媳婦兒想他了。他心裡樂了一下,回覆道:【在公司開會呢,會議室的氣氛也冰得快下雪了,想你。】

資訊發出去了,臉上的笑容卻是怎麼也收不回來。手機螢幕上是鄭允浩戴著眼鏡的樣子,金在中伸出食指去戳戳他的眼鏡,又捏捏他的臉,這樣玩了一會,抬起頭來,才發現金厲琨正表情嚴肅地盯著自己,他吐了吐舌頭,悻悻地把手機收起來。

這段時間真的是太忽略媳婦兒了,金在中在心裡暗暗地想,允浩生日那天,自己一定要空出時間來好好陪陪他。抱著這樣的想法,金在中一頭紮進工作的海洋當中,一定要在媳婦兒生日之前把這些處理完啊。

 

 

2月6日,鄭允浩早上六點就醒了過來。其實他之前一直是不過生日的,但是這次的生日比較特殊,因為金在中提前了好幾天就放話說這天要空出所有的時間在網上陪他。這樣的一個承諾,讓鄭允浩對這個日子充滿了期待。

醒來之後,他第一件事情就是打開電腦,登陸MSN。

金在中的MSN頭像是灰色的。

鄭允浩看了一眼,然後去衛生間洗澡、刷牙。

一切都搞好之後回到電腦前,金在中的MSN依然沒有上線。

又等了一會,鄭允浩拿出手機打電話,那邊卻是關機。

突然間心裡閃過一絲慌亂。

鄭允浩坐在電腦前,進入金在中的MSN Space,流覽起他的照片來。照片上的大男孩每次都露著不同的笑容,那樣明媚的表情就像陽光一樣,能夠驅散開人們心裡的陰霾。

鄭允浩耐心地等待著。

然而,金在中的MSN直到天黑都沒有亮起‥‥

 

 

 

 

 

 

 

--015--

 

金在中從來沒想過,像他這樣遵紀守法愛國愛家的大好青年居然會被抓進檢察廳。

之所以說是被抓進檢察廳,是因為上午那一群穿著制服的檢察官,是直接從公寓裡把他用手銬銬住,一路押送到檢察廳大樓的。

金在中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手機也被暫時沒收,根本無法和外界取得聯繫。

在黑漆漆的房間裡被關了不知道多久,終於有人打開門,把他送進一個裝修得很嚴肅的辦公室,辦公室的門上掛著一個牌子:問訊室。

兩名穿著黑西裝的檢察官坐在辦公桌對面,其中一位面無表情地問:「知道我們把你叫過來是為什麼吧?」

金在中搖搖頭。他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LK公司逃稅漏稅,在政府建設項目裡對政府官員行賄,還涉嫌用非法手段竊取競爭對手商業機密。隨便一個罪名成立都可以讓你把牢底坐穿,你還是趁早把知道的都供出來,對大家都好。」

金在中聽得冷汗都要冒出來了,他剛接觸公司事務不久,這些涉及到公司核心機密的事情他怎麼可能知道?

強壓住心裡的緊張不安,金在中表面上故作鎮靜地說:「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我應該有權找我的律師跟你們談吧?」

「哼!別敬酒不吃吃罰酒!」另外一位一直沒發話的檢察官火氣上來,手在桌子上大拍了一把。

金在中卻更加冷靜了下來。如果他們有確鑿的證據,也就不會這樣來審問自己了,畢竟他在公司的職位只是剛上任的專案經理,哪能掌握那麼多核心資料。

又審了半天,檢察官見從金在中的嘴裡問不出什麼東西來,才讓人把他又送回了之前的黑屋子。

在知道自己為什麼被抓之後,金在中心裡就安心多了,反正他是個局外人,家裡知道消息之後應該會安排人把他保出去的。現在他比較擔心的,是鄭允浩那邊,今天是他的24歲生日,本來說好要陪他一整天的‥‥

 

在勉強把送進來的麵包就著白水吃完之後,終於有人來找他。

金在中被帶到外廳裡,坐在會客室裡的是公司的張律師。

金在中像看到救星一樣衝過去,張律師冷靜地說:「你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吧?」

「大概知道。」金在中點點頭。

「你父親也被關進來了。」

金在中被這個消息驚住了。連老爸都被關進來了?!

「金理事長持有LK公司30%的股份,是公司第二大股東,這次的事情沒那麼好解決。」

「那我爸能保出去嗎?」金在中焦急地問。

「我只能盡力。不過現在可以先把你保出去,我已經提交了申請,交了保釋金,應該明天就能放你出去。」張律師說,「不過這段時間你的通訊工具應該都會被監聽,而且你人也不能離開首爾市。」

金在中聽得心都涼了,可是他沒想到,更讓他心涼的還在後頭。

張律師用手抬了抬眼鏡,輕聲說:「您母親上午趕往公司的路上出了車禍。」

金在中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

「只是骨折,沒有生命危險。」張律師安撫道。

金在中稍微鬆了口氣,心裡大罵這人說話能不能不要只說一半。

「我媽現在還好吧?我的意思是‥‥精神上‥‥」金在中還是很擔心,畢竟家裡兩個男人都進了檢察廳,他怕他媽情緒上接受不了。

「我來之前剛去醫院看望了夫人,她在醫院一切都好,就是很掛念你,你明天出去之後趕緊去醫院看看她吧。」張律師嘆了口氣,壓低聲音說:「這次公司的處境很危險,主管城建的程議員下馬了,翻了一船人。」

金在中這下終於明白了,檢察廳查貪汙腐敗查出一個議員,然後順藤摸瓜把跟這個議員有過經濟業務往來的所有公司都揪了出來。而LK公司恰好跟這個程議員的關係最為密切,有好幾個房產開發的案子都是從程議員這裡接過來的,金在中也跟程議員吃過幾次飯。

至於公司做沒做檢察官指控的那些事,金在中則完全拿不準。畢竟商場上那些規矩,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

 

金在中懷著極其複雜的心情在檢察廳坐了一夜。其實屋裡有一張小小的折疊床,但是他壓根沒有睡覺的念頭。

從小到大,他都成長得順風順水,父母也努力給他提供優越的生活環境,對他幾乎是有求必應,他根本沒有接觸過這個社會黑暗的一面。他哪裡想過有一天自己會面臨這樣的處境,如果老爸真的被判刑,那不就意味著家都要塌了?

他從來沒有這麼想鄭允浩。如果鄭允浩在,他一定不會這麼驚慌失措,不會這樣難受。但是,不說現在他根本聯繫不上鄭允浩,就算真的聯繫上了,他要怎樣把家裡的這種事情告訴允浩?

 

一夜未眠。

第二天,金在中頂著黑眼圈走出了檢察廳大樓。

檢察官把手機還給了他,並且告訴他案件調查期間,他只能住在金家主宅裡,而且每天下午五點要用主宅的座機打給檢察院報告行蹤。

金在中拿到手機,上面有八通未接來電和兩條未讀資訊,都是來自同一個人。

【小懶豬,在幹什麼呢?不會還沒起床吧?】

【小在,看到之後回個電話給我,出什麼事情了嗎?】

經過了二十多個小時的漫長煎熬,突然看到這樣關心他的話,金在中鼻子一酸,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他吸了吸鼻子,打開通信錄,撥過去。

「對不起,您的電話尚未開通國際長途業務。」

「對不起,您的電話尚未開通國際長途業務。」

「對不起,您的電話尚未開通國際長途業務。」

冰冷的女聲不停地重複著,金在中的心也跟著冷了下來。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