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鄭允浩的問題實在太複雜了,談著簡單戀愛的小松聽了半天還是一頭的霧水,也實在提不出什麼建議性的意見。只好摸著頭建議說,「師傅,我也不太懂女孩子的心了。今天晚上美津約了我去唱歌,師傅要不然一起來吧!她有幾個女朋友是戀愛專家,也許你的問題她們能給你解決一下也說不定呢!」

「是嗎?」鄭允浩呼了口氣心想,那根本沒用吧!我那件事件的主角之一可是個不折不扣的男人,而且不是旁人,就是對面那家寵物醫院的毒舌大夫。幾個不經多少人事的小女生懂個屁啊!可是想想自己老釘在這個上面胡思亂想也不是個辦法,不如出去散散心。也許發洩發洩自己也許就不會老盯在這個上面鑽牛角尖似的想不透了吧。

於是他點了點頭說,「那隨便你吧!唱歌的費用我來出好了。」

「師傅,你現在升我做了助教,我的生活已經不用擔心了。」小松朝鄭允浩用力的行了一禮說,「這種小事,師傅你不用放在心上了。」說完就“蹬蹬蹬”的跑了。

「小男生也有自尊心了嘛!」看著他的背影,鄭允浩也沒再說什麼別的。

抬起頭,正好看見和他家道館離得很近的金在中的寵物醫院。坐在大門口正對著的那扇百窗應該就是金在中的辦公室。

那傢伙在幹什麼呢?雖然不想在想那傢伙的事,可是鄭允浩還是忍不住摸著下巴對金在中產生了相當特別的好奇心。

 

正當鄭允浩陷入沉思的時候,一輛極其豪華的車停在了大門口。從車裡走出來的人,鄭允浩見過幾次。是個相當英俊也相當有風度的男人。那傢伙每次來都會帶著受傷的動物過來。

鄭允浩並不是一個十分喜歡小動物的人。他對動物一向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情。可是,那個男人不同。應該算是相當有同情心的傢伙吧!雖然如此,鄭允浩並不是十分喜歡那個笑起來很斯文的傢伙。總覺得他似乎別有用心似的。

這次見到他更加覺得扎眼。有一次鄭允浩還看見過那傢伙拿鮮花過來。難道那傢伙想追求小蘭?可是也不太像的樣子呀!

看著穿著高級西裝的男人體面的走進了金在中寵物醫院的大門。鄭允浩突然有種不太坐得住的感覺。總覺得似乎有什麼在心裡拼命的搔來搔去的,弄得他心神不安起來。

他呼了口氣,回到練習場開始練習劈磚,一連劈了半個多小時,剛才厭煩的心情才稍稍的轉好了一點點。又加了幾個資質挺好的弟子死命的摔打了一陣子,出了一身惡汗,剛才縈繞在心頭的不愉快才漸漸舒解了開來。果然還是跆拳道最痛快淋漓了,鄭允浩流著汗想著。

 

 

到了晚上,換上乾淨的便服,鄭允浩真的和小松他們一起去唱歌了,也見到了小松那小子拼命稱讚的趙美津,長得是挺漂亮的,而且笑起來也是溫溫柔柔的,難怪小松把她當寶。至於叫來做陪的美津的朋友,雖然嘰嘰喳喳鬧騰的挺厲害的,不過也都是一些挺可愛的女孩子。

玩了一陣子之後。鄭允浩當然不會忘記自己此行的目的,雖然說不抱什麼希望。可是,自己也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心態,老想把金在中的事情說出來。

於是,趁著趙美津和小松唱情歌對唱的時候,鄭允浩隨便拉了個看起來平時就玩的比較凶的女孩子問道:「聽小松說,你是戀愛專家是吧?」

女孩子捂著嘴笑了起來,「討厭,哪有這樣說人家的嘛!人家只是想談一次真正的戀愛而已,怎麼可以這麼樣子說我啦!」

看你的樣子就知道你很會討男人喜歡,還裝什麼清純呀!鄭允浩在心裡想著,不過他不像金在中那麼刻薄,這些話自然也不會說出來。

他繼續問道:「我有些問題想請教你一下,可以幫一下忙嗎?」

「說說看囉!」女孩子咬著吸管,笑眯眯的看著鄭允浩。

「如果你喜歡一個人的話,你會怎麼樣對他呀?」鄭允浩想了一下說,「你會不會對他很凶,經常罵他,不拿正眼瞧他。」

「怎麼可能嘛!」女孩子笑了起來,露出可愛的小虎牙,「大叔,你是不是暗戀人家,自作多情的以為他喜歡你啊!」

雖然鄭允浩也不想聽到肯定的答案,可是,女孩子的話卻大大的刺激了他。什麼叫自作多情啊?明明金在中有說過喜歡的吧!怎麼反而變成自己暗戀了?

「可是,他會做好吃的料理給我吃,而且還主動誘惑我,和我發生關係。並且在喝醉的時候拼命的說著“喜歡,喜歡,沒有我就去死”,這樣的話的。」雖然有些話實在不應該在小女孩面前說出來,可是不甘心被人那樣說的鄭允浩還是大嘴巴的全都說了出來。

「哎呀,大叔,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在炫耀呀?」女孩子放下吸管,飛快的介面說,「那個人都已經做得那麼明顯了,分明就是很喜歡很喜歡你了嘛!你還跑來問東問西的。真是討厭死了!明知道人家想談一場真正的戀愛,卻跑來說這種話的大叔真是太討厭了!」

「可是,你剛才明明說那是不喜歡的呀?怎麼又變成很喜歡了?」完全被搞蒙了的鄭允浩簡直糊塗掉了。

「如果只是對你很凶,不拿正眼瞧你,當然是不喜歡了。可是,如果肯為你做料理,而且還會主動的誘惑你,那就是很喜歡很喜歡了。你剛才不是也說了,那個人有說“喜歡你到沒有你就去死”的地步了吧!那她不表白,一定有不能表白的原因的吧!」說著女孩子飛快的看了鄭允浩一眼。「大叔明明心裡很有數,卻到處問這件事,應該是根本不想喜歡人家吧!所以那個人才不肯表白的吧!」

鄭允浩吃驚的看著眼前比自己小了很多的女孩子,驚訝於現在孩子的觀察力。他摸著腦袋一臉困惑的說,「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才好。我原來是想著,他如果向我坦白的話,我就拒絕他。可是那傢伙卻什麼也不說,而且現在根本都不願意理我,對我的態度比以前還要差上十倍都不止,我都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才好了。」

「我現在可以百分之一百的告訴大叔,那個人實在是喜歡大叔喜歡慘了呢!」女孩子呼了口氣,突然笑了起來說,「其實,老實說。剛才我對大叔還蠻有意思的呢!不過,聽到已經有一個這麼喜歡大叔的人存在了,我就乾脆放棄掉算了。大叔也要珍惜這樣的人啊!這個世界上找一個喜歡自己的人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可是要找一個愛慘了自己的人,真的是比登天還要難哦!」

「可是,喜歡不是兩個人的事嗎?怎麼就因為他喜歡我,我就必須得接受他呀?不是有兩情相悅這種話的嗎?我們又不是這種情況的。」鄭允浩內心還在掙扎,不甘心的想,難道就因為金在中喜歡我,我就必須喜歡一個男人嗎?

「大叔你少裝了吧!」聽了這話,女孩子笑得如同一枝風中輕顫的花枝,「要不是已經動心了,大叔幹什麼到處說這件事呀?大叔心裡雖然想不通,可是感覺卻是騙不了人的哦!」

「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啊?我怎麼可能會喜歡上他,那傢伙是……」是男人的好不好?差一點點就什麼都要說出來了,鄭允浩拿起酒杯,喝了口酒。活了二十多年,他腦子裡從來也沒有過男人喜歡男人這樣的事情存在。一時之間轉不筋也是情有可原的。

「大叔,你真是越看越可愛啊!」女孩子把頭靠在鄭允浩的肩膀上,開玩笑的說,「要是你實在不想喜歡那個人的話,考慮我吧!我雖然不太會做好吃的料理,可是我可不會講很多刻薄的話哦!」

「你還是小孩子,別胡鬧!」毫不猶豫的推開貼在自己肩膀上的女孩子,鄭允浩心情惡劣的又灌了口酒。本來想還想猛喝幾口,突然想起前幾天就是因為喝得太多,才闖了滔天大禍。於是悻悻的放下杯子,點了一杯水過來。

 

 

 

 

 

 

 

 

第十八章

 

從卡拉OK出來,一群人嘻嘻哈哈的朝車站走過去。路經一個公園的時候。鄭允浩突然的想到,這個地方離金在中家很近。

剛想著這麼晚了應該不會碰到他吧?一抬頭就看見有個人影坐在鞦韆上。不是金在中又是誰?他穿著一件深色的大衣,脖子裡圍著米色的圍巾,坐在鞦韆上輕輕搖晃。昏暗的燈光下,金在中一臉寂寞的表情,俊美的面容在昏暗的燈光下投下一道模糊的剪影。手裡還握著栓狗的繩子。松兒安安靜靜的趴在他腳邊上,時不時抬頭看看主人的表情。

這麼晚了,他還出來遛狗啊!鄭允浩控制不住的想著。腳步不由的就慢了下來。走在前面的小松突然發現不見鄭允浩的身影急忙轉頭去看,順著鄭允浩的目光也發現了金在中的身影。

他因為金在中治好他腿傷的關係,一向對他相當尊敬。現在看到了,自然也不可能裝出看不見。沒等鄭允浩反應過來,他已經飛快的跑到金在中面前大聲的打了招呼。

「金醫生,真是好巧呀!在這裡遇到你!」

原本正在發呆的金在中突然看到小松很自然的嚇了一跳,頭一抬剛好看見鄭允浩,原本是吃驚的表情瞬間變成得冷冰冰的。再仔細一看,鄭允浩身邊居然圍著一群嘰喳不停的女生,冷冰冰的表情又一下子變得怨恨了起來。

「大叔,那是誰呀?」剛才和鄭允浩談得相當愉快的女孩子自來熟的挽住鄭允浩的手臂,看著金在中一臉興奮的說,「長得好帥哦!」

看著金在中惡狠狠瞪著自己,鄭允浩的心一下子亂了起來,就像被老婆抓奸在床似的,他莫名其妙的心虛了起來。他很自然的拉開的那個女孩子的距離,眼神四處遊移的閃躲著,輕聲在嘴裡嘟嚷了一句,「朋友!」

「可以介紹一下嗎?我好想認識他哦!」女孩子激動的跳起了腳,「真的很少見到這麼帥的男人呢!」

鄭允浩正在為自己沒來由的心虛而懊惱不已。他想自己又沒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好好的心虛個什麼勁啊?哪有功夫理小女生發花癡。

 

那邊小松還在一個勁的說人不停,並且高高興興的把女朋友介紹給金在中。剛才圍著鄭允浩的一幫子,一下子又圍到了金在中的面前,開始有說有笑了起來。

原本還在懊惱的鄭允浩,見身邊的人都圍到金在中那裡去了,頓時心裡又生起一股無名怒火。看著一群女孩子圍著金在中嘰嘰喳喳個不停,他氣呼呼的想著,別看那傢伙長得挺帥,可是,只要他一開口,保證你們個個都會哭著跑開。他的刻薄可是出了名的。

偏偏他一個人在那裡想著有的沒的的時候,小松已經熱心的給他們做了互相介紹,還大嘴巴的說,他們剛才去唱歌了,要是能早遇到醫生一起去就好了,可以一起很開心的玩了,之類之類的話。

金在中咬牙切齒的聽著身邊一群人說著他們剛才去喝歌有多開心了什麼的,心中的憤恨簡直已經堆積到了極點。他恨恨的想著,自己一個人吃不進飯,睡不著覺,只要一進家門就會忍不住哭出來的時候,鄭允浩居然活得那麼瀟灑快活,還有心思和一群小女生打情罵俏,簡直太過分了!

一想到這裡他心裡的委屈一下子冒了出來。金在中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等他抬起頭來的時候,他臉上的表情簡直嚇了鄭允浩一大跳。居然是一張極其溫柔的笑臉。

「玩得那麼開心真的很好啊!可惜,我已經過了可以這麼開心玩的年紀了呢!」收起毒舌的金在中簡直就像落在人間的天使一樣的可愛到了極點,渾身散發著如同白馬王子般高貴不凡的氣質。原本就被他俊美面容所吸引的女孩子,一下子被他簡單的幾句話給折服了,只差哭著搶著要和他一起了。

「什麼嘛,OPPA明明還很年輕呢!」

「就是,就是!」

居然有這麼無恥的事情發生?鄭允浩張大嘴巴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傢伙也太會裝了吧?明明平時都是一副刻薄的要死的樣子,這個時候居然笑得那麼噁心?還有那些女人也太會變了吧!怎麼二十八歲的自己就是大叔,比他小了兩歲的金在中只是因為長得好看就立刻成了OPPA?這也太扯了吧!

 

被迷惑住的少女們還在一個勁的說個不停,甚至有人提議,反正天色也不算太晚,不如再找地方喝一杯。

這話一出,頓時得到了許多人的附議。為了金在中這個難得一見的大帥哥,幾個女生已經非常有默契的決定暫時先聯手了。

實在看不過眼的鄭允浩簡直肺都要氣炸了,什麼叫天色也不算太晚,已經快十二點了吧!剛才明明看著覺得還算蠻可愛的女孩子,此時此刻在他眼裡根本就和童話故事裡的那些女巫婆沒什麼區別了,一個個頓時變得面目可憎了起來。

他飛快的走到他們中間,粗著嗓子說,「喂,行了吧!已經這麼晚了,早點回家吧!家裡的大人還在等著呢!再說大人也要睡覺,明天還得上班呢!」

這麼好的機會被鄭允浩破壞掉,人群之中頓時有人提出了不滿。

「什麼嘛,我們都到十八歲了,都已經成年了啊!哪裡還是什麼小孩子嘛!大叔如果不想去就不要去好了。」

「就是,醫生應該沒問題的吧!」

看你還要裝到什麼時候?鄭允浩捏緊拳頭死死的盯著金在中。要是金在中答應她們的要求,鄭允浩真是揍人的心都有。

「今天是太晚了。」金在中笑眯眯的揚了揚手裡的狗繩,說,「而且,我是出來溜狗的,也不太方便。女孩子還是早點回去比較好呢!省得家裡的大人擔心,你們說是不是呀?」

明明是一模一樣的話,可是換了個人嘴裡說出來,效果居然是完全不一樣的。

剛才還在抱怨的人群一聽這話。馬上改口成了。

「醫生好溫柔哦!」

「早點睡對皮膚也很好呀!而且醫生很辛苦呢,應該早點休息比較好呢!」之類的話。看得鄭允浩腦門上黑線四起。

交換了電話號碼之後,一群人這才依依不捨的離開。鄭允浩隨便找了個不順路的理由留了下來。

 

人群剛走光,剛才還笑得溫柔的如同王子一般的金在中頓時恢復了本來面目,臉上如同帶上了一副冷冰冰面具似的,連看也不看鄭允浩一眼,牽起狗繩往家走。

鄭允浩也不知道自己是發什麼瘋,居然一聲不響的跟在他身後,看著他走到公園的垃圾箱旁邊,拿出剛才幾個女孩子留下的交換電話位址,看都不看一眼的扔進垃圾桶裡,再也忍不住的開口叫住了他。

「喂,我說你也差不多一點了吧!既然沒意思,幹什麼要弄得好像交往一下也無所謂的樣子和人家交換電話呀?現在又看都不看一眼的扔掉,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很不好啊!」

金在中抬起頭冷冰冰的看了他一眼,從鼻子裡冷哼一聲,「關你什麼事?」

這句話說得鄭允浩倒吸了一口冷氣,頓時沒話可駁。沒錯呀,關他什麼事?金在中又不是他什麼人,他也不是金在中什麼人。人家想怎麼樣都不關他的事吧!

想了半天,才想了個稍微像話一點的理由,只是連自己也說服不了,聲音聽起來也沒多少說服力,「我…我以為我們是朋友!」

原來已經走出一段路的金在中聽到這話,停了下來。慢慢的轉過頭,路燈下的他臉色蒼白的如同臘像一般,他看著不遠處自己的影子,漆黑的眼睛看看起來寂寥而漠然,「不是了,現在不是了!」

冰冷的聲音如同玻璃跌落,碎了一地。

 

 

 

 

 

 

 

第十九章

 

「用力點,用力點!慢騰騰的沒吃飯啊?罰一百個踢腿!」

「動作不對,再重做一百個踢腿!」

「怎麼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罰一百個踢腿!」

鄭允浩扳著臉一路看下來,凡是被他看到的弟子都暗自心驚。

「師傅最近好像心情很差的樣子啊!」

「我被罰的快受不了啦!」

兩個弟子偷偷說著話,其中一個一臉快哭出來的表情。

「別說話,讓師傅看到又要受罰了!」小松給兩個師弟使了個眼色,小聲提醒著說。

「師兄,師傅到底出什麼事了?最近嚴格的已經接近虐待了!」

「別胡說八道,怎麼可以這樣說師傅?師傅對我們嚴格完全都是為了我們好!」小松偷偷看了鄭允浩一眼,嘴裡雖然在否認,可是心裡也明白他們說的也不是毫無根據。

練習結束,一群弟子全都累得東倒西歪的隨便睡在地板上,只有鄭允浩還是汗流浹背的繼續練習,直到累得連手指頭也抬不起來了,才和弟子一起倒在地板上喘著粗氣。

 

那天晚上金在中離開時說過的話,還有表情,每次只要想起來都會讓鄭允浩鬱悶的半死。那傢伙以為自己有什麼了不起的啊?跩個什麼勁啊?不是朋友就不是朋友。不過是個毒舌的傢伙罷了,不說話也死不了人的吧!雖然心裡明白的很,可是心情就是好不起來。只能拼命練跆拳道發洩。

而且自從那天之後,鄭允浩發現自己又多了一個壞習慣,每次只要閒下來,他的目光總是會不由自主的追著對面那家寵物醫院轉來轉去。而這幾天讓他越看越不爽的就是,以前就經常看到的那輛高級車往金在中寵物醫院跑的是越來越勤了!

一定有什麼地方出了問題的!鄭允浩爬起身,對著還倒在地上不肯起來的弟子下命令說,「看來你們的體力還是相當不夠啊!我才增加了一點點訓練量,你們就累成這副樣子了!今天時間也差不多了,回家之後也要好好練習,知道了嗎?」

剛才累得個半死的弟子,急忙匆匆忙忙的爬起身,對著鄭允浩行著禮,大聲的回答說,「是的,師傅。」

 

結束了一天的練習,鄭允浩沖了個澡,換好衣服,正準備回家。經過金在中寵物醫院的時候,發現裡面還亮著燈,不由自主的他就放慢了腳步。

掩身在牆邊偷偷看過去,果然是金在中。他還沒走,正在打電話。

雖然心裡很清楚,偷聽別人電話是一件非常不道德的事情,可是鄭允浩的兩條腿就像生了根似的,就是不肯挪步。

從門縫看過去,握著電話的金在中瘦得相當厲害,臉色也顯得很憔悴,白的有些可憐,可是他說出的話卻遠比他的臉色更讓鄭允浩嚇了一跳。

「對,百合姐,我一定要搬。哪怕多付違約金我也認了。」

搬?他是要搬家嗎?

也不知道電話那頭的百合說了什麼話,金在中撐住額頭一臉困惑的嘆了口氣,「是的,我知道那是個大數目,我有積蓄。」

那傢伙是不是瘋了?鄭允浩生氣的想著。他寧可傾家蕩產也要離開這裡?這裡有什麼不好?自己有那麼讓他討厭嗎?

一股強烈的不滿,鄭允浩衝動的恨不得一腳踢開門,衝進去對那個任性到沒常識的傢伙暴揍一頓,打到他清醒為止。

 

還沒等他動手,門口傳來了一陣停車的聲音,鄭允浩直覺的往後一躲,就看見那個最讓他心煩不已的西裝男人,風度翩翩的從車門裡走了出來。

看著那傢伙一副和金在中很熟的樣子敲門進去的樣子,鄭允浩突然的想到,那傢伙一直在追求那個人不會該死的那麼巧,是這個刻薄的金在中吧?這個念頭一出,原本就氣得抓狂的心突然一沉,整個人如同木雞一般呆立在那裡動也動不了啦。

等鄭允浩反應過來,房間裡的兩個人已經說了很長時間的話了。

「我看你這幾天心情相當不好,出去喝一杯吧!」田尚友不露聲色的發出邀請。

金在中低著頭收拾桌子上的東西,面無表情不理會他。

反正已經不是第一次被拒絕了,田尚友並不十分在意的自我解圍說,「如果你不想去的話,那就算了,下次再說好了。」

金在中抬頭看了他一眼,「等我東西收拾好。」

意料之外的答案讓有天驚喜不已,「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

兩人先後離開,看著那輛豪華轎車一溜煙的跑了,躲在暗處的鄭允浩想也不想的追了出來,伸手攔了輛的士。

「跟上前面那輛車!」

的士司機一副了然於胸的笑了起來,「夫人在上面吧?」

「夫人?」這關夫人什麼事?

見鄭允浩一臉腦子短路的樣子,司機曖昧的笑了起來,「這種事我見得多了,您是去抓奸的吧!」

什麼跟什麼嘛!自己長了一副捉姦的樣子嗎?怎麼上了這麼一位的車?!鄭允浩鼻子都快氣歪了。

「胡說八道,快開車!」

「客人,你也不要不承認了!看你緊張的那個樣子,我就都明白了!」司機一副久經沙場的表情,「放心好了,有我跟著,沒什麼人能跑得掉的。要是人手不夠的話,我也可以幫忙的哦!」

哪裡找來這麼一位熱情過頭加想像力豐富到極點的司機!鄭允浩又不能直接說,我是去追一個男人的,這樣的話!只能摸著鼻子不再吱聲。

 

好在那個司機實在也不是吹牛,好像真是經常幹這種事似的。車子開得不急不慢,只是緩緩的跟在後面,既沒有被甩掉,也沒有被發現。

等到了一處相當高級的酒吧面前,前面的車子緩緩的停了下來。鄭允浩掏了一張大票遞給司機,說了句「不用找了」就飛快的拉開車門,跟了上去。

眼看著金在中和田尚友走進那家酒吧,鄭允浩想也不想的跟了進去。在找到目標之後,隨便找了個角落坐了下來。隨便點了一杯酒開始偷聽他們講話。

大多數時候都是田尚友一個人說,金在中只是安靜的聽。

田尚友說話很風趣,談吐也相當儒雅,鄭允浩越聽越不是滋味。心裡酸溜溜的也不知道亂些什麼東西。

金在中到是不大愛搭理他,只是默默的喝酒。速度之快,看得鄭允浩心驚肉跳的。他可是清楚的記得醉酒之後的金在中會變成什麼樣子的啊!

顯然田尚友並不像他表面上看起來那麼君子,看著金在中一杯接一杯的灌酒,他居然完全不加勸阻。想佔便宜的心態也太明顯了吧!

那個笨蛋!鄭允浩在心裡恨恨的罵著。再這樣下去,肯定要吃大虧了!還不趕緊給我停下來!

 

 

 

 

 

 

 

第二十章

 

可惜鬱悶的金在中又哪裡會知道偷偷跟來的鄭允浩心裡在想些什麼東西呢?他現在只想大醉一場。就算明知道身邊田尚友不見得是什麼善男信女,他也自暴自棄的顧不得那麼許多了。

眼看著十分清醒的田尚友帶著喝得差不多的金在中離開酒吧,鄭允浩急急忙忙跟了上去。到了門外,剛才還拉拉扯扯的人影居然看不見了。

「該死,該死,該死!」鄭允浩急得團團轉,像只沒頭蒼蠅似的完全沒了方向。愣了半天,旁邊的小巷似乎傳出了什麼聲音,鄭允浩想也不想趕緊奔了過去。走了沒幾步,果然看見兩個交纏在一起的身影,似乎正在接吻。

一股酸火頓時直沖頭頂,鄭允浩倒吸一口冷氣的幾步衝上前,一邊罵著「混蛋!」一邊一記重拳直擊其中一個高個子男人的下巴。

那高個子男人哪裡經得起鄭允浩的憤怒一擊?哼也不哼一聲“砰”的一下倒在了地上。

「殺人了!」一個女孩子扯著嗓子尖叫了起來。

找錯人了!鄭允浩看著自己的拳頭一下子愣住了。

尖叫著拉著自己的是個短頭髮的女孩子,倒在地上的更是個從來也沒見過一面的陌生男子。不是金在中和田尚友,那他們跑到哪裡去了?

心急如焚的鄭允浩塞了一把錢給拉著他的女孩子,「抱歉,抱歉!我認錯人了!麻煩你叫救護車!」說著就急忙往回跑!

沒等他邁步,那個女孩子握著錢還是死死的拉著他,「你別走!萬一你殺了他怎麼辦?別以為給錢就行了!」

「我有急事!不走不行的啦!」鄭允浩絲毫不憐香惜玉的推開死死拉著他的短髮女生,剛衝到巷口。卻被聞聲趕來的人群給團團圍住。

「不要放他走!他打傷人了!」跟在後面緊追過來的短髮女生大聲叫道。

「打傷了人還想跑?」

「快圍住他!」

原本急得就像熱鍋上螞蟻的鄭允浩哪裡有功夫和這些人瞎蘑菇,只能一拳一個,和圍著他的人群混戰了起來。原本只是認錯人了,可是發展到了後來就變成了打群架,放倒了十幾個人之後,連員警也驚動趕了過來。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這才把暴怒的鄭允浩請進了警察局。

 

把受傷的人群送進醫院,又交了保費,錄錄口供什麼的,一直弄到第二天中午,鄭允浩這才得以從警察局裡脫身。

一想到這麼長的時間,該發生的事早就發生了。鄭允浩胸口那股又酸又怒的怨氣簡直就是昇華到了極點,匆匆忙忙趕到金在中寵物醫院,招呼也不打一聲,直接闖進金在中辦公室,金在中居然沒來上班!

「金在中呢?」鄭允浩瞪著眼睛抓著阿木和小蘭就問。

「醫生沒來,他說身體,身體不太舒服!」小蘭眨著眼睛,差點被如同鬼魅般可怕的鄭允浩嚇得連話也講不完整。

從來沒有見過氣成那副鬼樣子的鄭允浩,整個人如同剛從地獄裡爬出來的阿修羅一般,散發出一股強烈的殺氣,特別他身上還帶著明顯的傷痕,一副遇神殺神,遇佛殺佛的樣子,誰見了不怕呀?

「我去他家找他!」鄭允浩丟下小蘭,怒火中燒的又趕緊往金在中家趕了過去。

 

到了門口,鄭允浩連門鈴也不按,死勁的用腳踢門,「開門,快給我開門!」

沒等幾分鐘,門“吱呀”一聲開了。金在中面無表情的出現在他面前,「幹什麼?」

看著金在中穿著浴袍,一副剛洗過澡的樣子,鄭允浩眼睛都紅了,一副抓奸的表情的他拉開門逕自走進屋裡,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查找田尚友的身影,最後在金在中房間門口停了下來。

明明只要推開門就可以知道答案,可是鄭允浩顫著手就是不敢推門進去。心裡那股酸楚的怨氣加不滿一時之間如同皮球放氣一般,泄了個精光。

根本不知道鄭允浩發什麼瘋的金在中跟在他後面,怒駡道:「你好好的跑到我家來發什麼神經病?你什麼東西丟在我家了?亂翻什麼?快點給我滾出去!」

鄭允浩沒理會他,深吸了一口氣,一腳踢開門,裡面空蕩蕩的,一個人影也不見,剛才一直吊著的心這時才放了下來。轉念一想,不對!已經這麼晚了,就算田尚友已經離開了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吧!

於是,轉過身一把抓住金在中的手,急急忙忙問道:「昨天晚上,你和那個男人幹什麼了?」

「什麼男人?你胡說八道些什麼東西?」

「別瞞我了,我昨天跟著你們一起去酒吧的!後來那個男人把你帶到哪裡去了?快點說!」

剛才還惡狠狠的金在中一聽這話,頓時低下頭,眼神遊移著不肯多看鄭允浩一眼,只是拼命掙扎著罵道,「關你什麼事?快點放開我!」

金在中一副做賊心虛的表情看得鄭允浩更是火冒三丈,他死死拉著金在中目露凶光,「快點說,到底幹什麼了?」

「放開我,放開我!」

兩個人一個拼命掙扎,一個拼命拉扯,原來繫在金在中身上那件浴袍哪裡經得起這樣的折騰,“咻”的一下散落了開來,金在中雪白的胸膛上面青青紫紫的露出一大片吻痕!

如同五雷轟頂,鄭允浩傻瓜似的看著金在中身上刺眼的記號,如同吃了啞藥一般,半天說不出話來。

 

重獲自由的金在中拉好自己的衣服,氣急敗壞的指著門口,「給我滾出去!」

半天沒反應的鄭允浩轉過頭狠狠瞪著金在中,沉著聲音問道:「你和他上床了嗎?」

「快點給我滾!」

「我問你是不是和他上床了!」鄭允浩覺得自己的心臟如同插進了無數根小刺,又痛又麻。

「不關你事!我叫你滾!」

「為什麼?你明明有說過喜歡我的!還說沒有我就去死!為什麼要和那個混蛋上床啊?」忍無可忍的鄭允浩大叫著問出了心中的疑問!

剛才還嘴硬的金在中一聽這話,臉上的表情如同被人揍了一記悶棍。他蒼白著臉抬起頭,不敢相信盯著鄭允浩,嘴唇顫了半天,「你,你不是什麼也不記得了嗎?」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