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2. 親愛的,浪漫是什麼?能吃嗎?

 

鄭允浩說,他給不了我一次浪漫的表白,因為他不是一個多麼浪漫的人。

但是,是不是有誰說過,不浪漫也是可以遺傳的‥‥

為什麼當我們即將要親上的時候允浩的外公大人要從外面推門進來?!他明明就可以透過玻璃門看到我們在做什麼的嘛?!就不能再等三分鐘嗎?!

「事情解決了嗎?那我們吃飯吧。」

「外公,您能不能再給我5分鐘時間?」允浩還是單膝跪在地上,但是雙手已經離開了我的臉頰。

好嘛,有人比我還貪心。

「現在什麼時候了?!再不做飯那我要等到什麼時候去?!要不就乾脆跟我走,我們到外面去吃。」

「您又不是沒看到在中的腳不方便。」

這爺孫倆又開始了,他們平時的生活模式就是這樣的嗎?看著允浩外公一副威嚴的樣子,其實也就是一個喜歡嘮叨的小老頭吧,他們兩個相處的感覺,比允浩和教授的相處好太多了,這就是允浩的個性和教授完全不一樣的原因嗎?

 

「我來做飯吧。我做飯比允浩快一些,您要是餓了我現在就去做。」我拿起搭在沙發旁邊的拐杖站了起了。其實腳踝已經不疼了,但是醫生說了不能給它施加太大的力,所以我還是很小心在用著拐。

「你來湊什麼熱鬧,在這坐著陪外公看電視,我去炒三碗蛋炒飯就好了。」

這孩子絕對是故意的,平時就我們兩個人在家也不是兩碗蛋炒飯就能解決的啊?至少也三菜一湯啊。這還是外公來了,今天還是老人家70大壽。

「還是我來吧,鄭允浩你就讓我做這一頓飯,洗菜切菜讓你做,我來掌勺好吧?」我看到老人家臉色好像不怎麼好,便出來打圓場。沒想到剛說完老人家臉色更不好了。

「洗菜切菜是我們允浩做的事嗎?要打下手也是你給他打下手!」

額?舐犢情深嗎?我真是拿這爺倆沒辦法了,這個外公明顯就是老了以後的鄭允浩嘛,自己覺得應該的事,怎麼也不會給對方討論的餘地。

「好好好,那允浩做飯我來打下手。」我邊說邊用手偷偷地掐允浩的腰示意他先不要說話,允浩不滿的瞪了我一眼,最後還是心不甘情不願的被我帶進了廚房。

「你別去理老頭子,他就是老宅子裡呆膩了出來找樂子。」

 

我在那邊翻看允浩今天買的菜,允浩站在旁邊嘟囔說。不過他嘴上那麼說吧,菜卻是買得比平時要多很多。我沒回他話,而是繼續問。

「你外公他喜歡吃什麼菜呀?」

「五花肉,紅燒茄子和麻婆豆腐。」

我再翻看了一遍,果然,紅燒肉,茄子,豆腐,還有海帶‥‥除去這些還有一些我喜歡的。

「你會做嗎?」

「看書學過,能吃。」允浩說著開始動起手來,拿出了海帶。

「今天交給我,好嗎?」我搶過允浩手裡的海帶,用我認為的最真摯的表情說。

允浩看著我,眼神閃爍了幾下,我乘勝追擊,乾脆擺出一副苦苦哀求的表情,看他還心不心軟?

「你的腳‥‥」

又來!又拿我的腳說事!我一急就直接吻了過去,就是不讓你說“不”!

結果我是拿下了這一頓,代價就是被允浩吻了個七葷八素差點站不穩。

好在我十幾年練就的廚藝沒有生疏,一頓飯老人家吃得眉開眼笑,雖然事後還是板著臉給我挑毛病說這個太甜那個又不夠鹹。小小的客廳頭一次那麼的熱鬧。

 

 

午飯過後也快1點了。老人家看看錶表示就要走了,允浩也說開車送他回去,我急忙又給他滿上一杯茶,想讓他再坐一會。

「大頭娃兒你又想搞什麼花樣?」老人家看著我假裝不屑的說。大頭娃兒是剛剛吃飯的時候他突然喊出口的,他說就是覺得我埋頭吃飯的時候感覺我頭特別大,我不滿他的說法趕緊抬起頭來,老人家更歡樂了,一個勁的說正著看更大,正著看更大,鬧得我抬頭不是低頭也不是,轉頭一看鄭允浩是笑得無比的開心‥‥

還真是親爺倆‥‥

「再坐一會,消消食啊。」我其實也坐立不安了,計畫好像真的趕不上變化啊。

「坐什麼?陪你們這些小孩聊林氏的以後的發展嗎?」老人家這樣說著就起了身,經商多年的人就是如此俐落果斷,說走就不會留。

 

就在允浩也向我投以疑惑目光的時候,我期待已久的門鈴終於響了起來。

這會兒我感覺我手腳比之前幾天都麻利,在這爺孫倆疑惑的目光中去開了門,把那個我等得快急死的這一個盒子,有點不好意思的拎到了老人家面前。

「林老先生,祝您生日快樂,我也是剛剛才知道今天是您70大壽,所以沒能提前準備禮物。這是我剛剛買的餅乾,那家店的這種餅乾不是很甜,也很健康,允浩特別喜歡,所以就覺得應該合您胃口,如果不嫌棄的話您就帶回去下午喝茶的時候當甜點‥‥」

「給就給了嘛還囉囉嗦嗦那麼多。」到了現在老人家還是在挑我毛病,不過低頭拿盒子的時候嘴角卻很可愛的翹了翹。

「咳,允浩,拿車鑰匙,走。」說著老人家就自己往外走了。

「這應該是他收到過的最便宜的禮物了。」允浩走過我身邊的時候在我耳邊小聲的說。

「還不走?」老人家好像是看到我們的小動作了,站在玄關處呵道。

允浩去拿鑰匙的時候老人家也開始絮絮叨叨。

「你今晚還是要回家跟我吃飯,那麼多叔叔伯伯想見你,你不帶大頭娃兒正好,我讓他們帶女兒來你看看,要是有覺得比大頭娃兒還好的就休了這個大頭娃兒‥‥」

這什麼啊?!哪有這樣勸別人分手還當著兩個當事人的面的啊。

我當時真想衝過去把餅乾拿回來,然後再吼他一句沒有比我好的了。

不過也就是想想。

「我來見他可不代表我認可他了啊,你還那麼小,等你的心真正定下來的時候在你身邊的那個人才是我認可的,我不干涉你的事,你自己好好想清楚‥‥」一直到關上門,他一直在那裡說個不停,明著是對允浩說,實則為了讓我聽到‥‥

這才是林誦程嗎?‥‥打下林氏這片天下的人,可敬,又可畏‥‥

 

 

允浩這一送送了好久,久得我不知道怎麼就睡了過去。睡夢裡還想著他外公的那些話,出現了一個刺蝟頭小允浩沖著我喊在中哥哥在中哥哥。

夢著夢著突然覺得臉上癢癢的,一巴掌拍過去竟然是允浩的臉‥‥

「嘶‥‥怎麼睡著了力氣還這麼大‥‥」被打覺得很冤的允浩乾脆坐在地板上瞪著眼看我,臉上紅紅的一個印子。

「我以為是蒼蠅嘛‥‥」我趕緊坐起來,捧著允浩的臉在那個地方揉了又揉。

「蒼蠅只叮有縫的蛋好嗎‥‥」允浩還是一臉委屈的看著我,可是我怎麼覺得這個比喻那麼彆扭呢。

鄭允浩你敢再不浪漫一點嗎‥‥

「外公走的時候說的那些話,你別往心裡去。他的想法不代表我的想法‥‥」允浩見我不再說話,這才收起了玩笑的神情,看著我說:「我好不容易才能站在你身邊,覺得,還是應該讓你及時知道我在想什麼,這樣才不會錯失你‥‥一次,都不允許‥‥」他抓住我放在他臉上的雙手捏在手心裡,還是一錯不錯的看著我。

那樣真摯的鄭允浩,我第一次見到。

「我們在一起了嗎‥‥真的是這樣嗎?」

我現在是完整的金在中,我知道我這28年來到底都經歷了什麼,就是這些經歷讓我不敢相信,我會和鄭允浩走到一起‥‥

「嗯,我一不小心就表白了。」

???

一不小心‥‥嗎?難道他不知道還有個詞叫情不自禁嗎?

「我從來不做沒把握的事,但是你,讓我亂了章法。你要負起這個責任,就算你心裡還是有鄭宏的,你也只能乖乖的待在我身邊。要是想跑,我綁也要把你綁回來。」

這才是鄭允浩,那麼霸道,那麼驕傲。

我看著他,輕輕的搖了搖頭,然後看到他的眼睛瞪大,一副金在中你不是要反悔吧的表情。

「我已經和鄭宏分手了。」

 

那已經是幾天前的事了,他把我和教授的合照丟進垃圾桶的那天,他出去後,我把照片從垃圾桶裡撿了起來,坐在地板上看了很久,去回憶那些曾經浪漫過,但卻總是那麼短暫,而又浮華的時光。回憶下來,竟發現那些日子裡我過得並不比和允浩在一起那麼值得品味。就像加冰塊的香檳,當時喝會覺得香醇,但是放久了,冰塊化了,就會變得無味。

我行走在這樣的時光中已經10年了,如果再繼續走下去,那麼老了以後就算有兒孫繞膝也不會有故事可以講給他們聽,那樣的人生,不值得。

我拿起手機撥通了那次見面他留給我的號碼,那時候他說,等我記起來的那天再聯繫他,正好是時候,是時候,告別那些以前了。

我和鄭宏分手了,他說在中你中長大了。你是一顆鑽石,可是我只會把磨圓,別人看不到你的光彩,能把你磨得有棱有角的人才能發現你真正的光彩。很可惜,那個人不是我,這一點我十年前就該承認,但是我又捨不得放下你這塊寶。現在你說分手也算是給了我一個安慰,至少,我知道你不難過‥‥

是啊,不難過,十年的感情就這樣平平淡淡的散了。掛了電話後我就把照片鎖櫃子裡面去了,我決定留著它,也算是對這十年的一個交代吧。

就那樣分手了,所以我才會安心的跟允浩相處,不用擔心他再給教授的事業帶來影響。但說得自私點,,分手後最大的好處就是,我可以愛鄭允浩了,用這幾天,不留餘力用心愛,偷偷去愛,直到他離開,這就是我那天的想法。

 

我簡單的把分手的經過說給了允浩聽,避開了我所聽說的他利用我的事。他從眉頭緊鎖,到嘴角上揚,最後突然抱起我,在不大的客廳了轉了好幾圈,最後以我的頭不小心磕到櫃子收了尾。

「還疼不疼?」犯了錯以後手忙腳亂幫我上好藥的鄭允浩很狗腿的坐在我旁邊邊剝葡萄皮邊問。

「我剛才就應該跟你說我又失憶了,不記得你是誰了,我看你怎麼辦。」我咬住他遞過來的葡萄,憤憤的說。

剛剛那樣是很甜蜜沒錯,可是腦門直接磕櫃子角上,疼得我眼淚都快掉了,誰還管他甜不甜蜜啊?

「要是你又失憶,我也不用再騙你說你是我戀人了,我可以堂堂正正的告訴你,金在中你是我老婆,見過家長了。」

「誰是你老婆啊?你有證嗎?」偷雞不成蝕把米,我不服氣的回嘴,順帶把他送葡萄的手指狠狠的咬在嘴裡。

「喂!金在中你真屬狗啊?」估計是疼了,鄭允浩眼睛瞪得圓圓的,這隻手抽不出,那隻手又不敢打,只能用語言反擊。

我估計著應該咬出印子了,他也疼夠了,才鬆了牙關。他立馬抽出手指,抽出的瞬間,帶出了一根銀絲‥‥

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的我立刻紅了臉,鄭允浩也看看我的嘴唇,又看看自己的手指,臉慢慢的紅了起來。

我趕忙抽了兩張紙巾,一張自己擦嘴,一張扔給鄭允浩讓他擦手紙。

可是他不知道是不懂我的意思還是裝做不懂我的意思,拿著紙巾呆呆的看著我,我一時氣結,拿過那張紙巾馬虎的給他擦了手指,然後別過頭去不敢再看他。

 

尷尬的十幾秒慢慢溜走,然後我感覺有雙手在把我的臉往他那邊扳。

允浩你不是吧?!

又親?!

不得不承認,年輕人還是更血氣方剛一些。他的唇舌帶有侵略的氣息,幾番輾轉下來,我的呼吸就亂了。他的呼吸也跟著慢慢沉重起來。當他把我壓倒在沙發上的時候,我發現,他起反應了‥

他想要我,直覺告訴我是這樣的。可是他卻是像在東京酒店裡那樣用最溫和的方式解決了問題。

 

我疑惑,但是臉皮薄不敢問。直到晚上我們一起躺在床上的時候他才向我透露了原因。

他不願意抱著我睡,甚至還給我劃了安全距離不允許我越界。

「我不想壓到你的腳,更不想半夜起來沖冷水,所以你還是安分點。」他枕著雙臂看著天花板說。

那在東京那一次呢?他明明就可以的。難道是因為那時候他對我沒感覺,只是喝多了?

「能說說當時為什麼說你是我戀人嗎?」如果沒有那個小插曲,談及失憶這個話題,我肯定還是首先問這一個問題的。

「因為喜歡你。」允浩如實回答:「因為喜歡你,可是失憶前的你根本不會給我機會去照顧你,所以就順水推舟,把自己放在了最有優勢的位置。」

「那個時候就‥‥」他的回答讓我始料為及,我一直以為,是那一個月的相處讓他對我有個感情, 但是他說的卻是‥‥

「如果我說是在那之前,你信嗎?」允浩聽出了我的意思,輕鬆的一笑,然後轉過頭來看我。

「或許,在很早之前,我就喜歡上你了,只是我不願意承認‥‥如果沒有那次的意外,我沒看到你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兩天沒睜眼,我可能還不知道我已經這麼的在乎你了。我沒辦法跟你完全說實話,因為那樣你就會拒絕我,從一開始,就不會給我一點機會。不過現在我一點也不後悔,要是沒有那個謊言,我可能一輩子都走不進你的世界‥‥」

 

那天晚上允浩的一番話就像一道免死金牌一樣,把我從死亡的深淵裡面拉了出來。

我想過無數個允浩離開的方式,但卻沒想到他的留下,他也只有唯一理由,他說他愛我‥‥

我開始覺得破曉是一天中僅次於黃昏的美好時光。空氣清爽人也爽朗,最重要的是,我一睜眼,就能看到身邊那個人安靜的睡顏。

 

 

 

今天,就是我原本以為要執行死刑的日子。

我原本以為,過了今天,我和允浩就會各過各的,不再有關係。但幸福卻捷足先登了。

「醒了?」

我深深凝視著的人似乎感受到了我的目光,瞇著眼睛看著我說。

「太興奮,睡不著了。」我微笑看他,探過去在他額頭上親了親。

「早啊,允浩。」

「親的方式不對,起床模式無法啟動。」那邊竟然撒起嬌來,嘟著嘴索吻。

看來28歲的小溫情完全不被18歲所受用啊。

 

 

 

 

 

 

Chapter 23. 親愛的,那些都是你不知道的事 (1)

 

石膏繃帶通通拆去的時候,我覺得我是整間醫院最幸福的人。

終於可以用自己的雙腳走路了,我興奮得連電梯都沒坐,拉著允浩直接從6樓走到了1樓大廳,結果就是被允浩勒令待在大廳等他把車開過來。

坐在大廳看著形形色色的醫生,病人,家屬,輕鬆之餘也覺得,我是不是跟醫院緣分太深了點,這一個多月來就沒跟它脫過關係。

撞壞腦袋住院,然後被設定成了允浩的戀人,一起生活,有了瞭解他,走近他的機會。再是傷了腳,機緣巧合的在出院的時候恢復了記憶。但是腳上的傷讓我和允浩相處的時間有所延長,也促成了我們兩個人的相互交心。

這就叫因禍得福吧。

 

「在中?」我的思想還在出遊時,熟悉的聲音突然打斷了我的神遊。我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那麼時時保持儒雅氣質的人。

「真的是你啊?你怎麼會在這裡?生病了嗎?」教授一身休閒裝扮,看到我坐在大廳的椅子上,便走過來坐在了我旁邊。

「也沒什麼,現在已經好了。」我微笑看他,以前真的很少能在除了家以外的地方看到他,要是碰到也只是點點頭,不好有太多交流。現在,反而大家都輕鬆了呢。

「教授呢?怎麼會在這裡?」這個時候他應該是在公司辦公的吧。

「其實我那天就想告訴你,曦真‥‥她懷孕了。」教授臉上帶著溫和的笑,看著大廳來來往往的人,很平靜的說。

「就在你跟我分手那天的早上,我要出門的時候,曦真告訴我她懷孕了。我們從來沒想過要第二個孩子,可是當我聽到這件事的時候,我想我是很幸福的。所以當你跟我說分手的時候,我感到很輕鬆,這些年我欠你的,曦真的,允浩的,都太多太多,如果我放開你,能讓你們三個人都好的話,我又怎麼會不放?」教授說完轉過頭看我,「我喜歡你,是真的喜歡。你的每一點都很吸引我。但喜歡終究還是喜歡,我知道我這麼說對你很殘忍,但是我沒辦法去忽略這些年我對曦真的感覺,已經是一種超乎於責任的感情了吧,特別是當我知道她願意為我冒著生命危險生兒育女的時候,我當時就決定把剛拿到的專案讓出去,安心在家照顧她‥‥」

我不知道我究竟是帶著怎樣的心情去聽他說完那些話的,但我清楚那沒有失落,沒有遺憾,更沒有仇恨。更清晰的是,當我知道教授的專案是他自己讓出去的時候,我滿腦子都是我以前誤會了允浩的念頭。

「我希望你也能找到一個願意對你負責的人,照顧你一輩子‥‥」

「我已經找到了。」我拿起響起的手機,微笑著對他說。

螢幕上閃爍的兩個字讓我終於可以灑脫的從鄭宏身邊走開。

離開之前,我第一次和他握了手。不是擁抱,更不是吻別。下一次見面,可能就不會那麼和氣了。但管他呢,只要鄭允浩在我身邊,我什麼都不怕。

 

 

「怎麼那麼慢?」對剛才的情況還渾然不知的允浩在我坐進車子的時候還抱怨了一句。

「遇上故人了,就聊了一下。」趁允浩發動車子沒空看我的時候,我大膽的說。

「故人?誰?」允浩果然敏感,一聽我的話便扭頭看了我一眼。

「你喜歡小孩嗎?」我猶豫了一下,還是選擇了迂回。

「幹嘛要問這個?」

「就剛才碰上的老朋友,他老婆懷孕了‥‥」

「金在中你是不是又胡思亂想了些什麼啊?我有你就夠了,不需要什麼孩子。」允浩好像誤解了我的意思,以為我在介意我不能給他生孩子這事,沒等我說完就打斷了我的話。

我被這突然的告白嚇住了,只好臉紅紅的止住了話題。

「可是我們是去哪啊?」當我看向車窗外時才發現並不是回家的路,允浩看著前面很淡定的說:「哦,俊秀他們聽說你今天拆繃帶就鬧著要給你慶祝,我們先去買菜,一會到我那邊去,我正式介紹你給他們認識。」

 

 

買好菜和各種零食的時候我也消化好允浩要正式介紹我的這件事。但當我下車面對一群現在車前面齊刷刷的喊我嫂子的少年,我還是怯場了。

「額‥‥你們叫我在中哥就好。」我想我的笑一定很難看,但那群小傢伙還是沒看見似的吵吵鬧鬧著一擁而上接過了我和允浩手中的袋子。

「走吧。」他們進屋後允浩也摟著我進去了。我開始還有點拘謹,可是那群沒心沒肺的小子就當我不存在一樣,吃的吃,玩的玩,完全沒注意到這邊允浩已經摟著據說是今天主角的我進來了。

「呀!你們這是來慶祝在中出院的嗎?」允浩沖他們嚷嚷,不過我倒是無所謂了,他們不理我更好,要是都圍著我轉也太彆扭了。

「哦,祝賀嫂‥不是,是在中哥康復!」比較會鬧的俊秀聽了允浩的話就帶頭鼓起掌來。接著也響起了劈裡啪啦的掌聲,響完還是該幹嘛幹嘛,都一副脫了韁的狀態。

「別理他們,他們就是好久沒地方玩了,玩夠了就安靜了。」允浩說完就自己進了他的工作室,我目光先隨他,然後再環繞一周,這裡還是我們一起住的時候的那個樣子,不過也是,我也就搬回去那麼兩個星期,而且允浩也跟著去了,那這房子還會有什麼變化呢‥‥

我看看腳上那雙和允浩配對的情侶拖鞋,突然覺得,這裡也很有家的味道。

 

 

應我,還有昌珉的強烈要求,午飯由我掌勺。嚐到過甜頭的昌珉時不時的跑進廚房來“視察”工作,順帶偷吃幾口,但最後還是因為不小心撞到我和允浩在kiss所以被允浩一腳踢了出去勒令不准再進來。

也不是我們太那個,可是熱戀中難免有點小火花,再加上鄭允浩臉皮厚,力氣大,他想親熱的時候我一般攔不住,也就隨他去了。當然,我還是希望只有我們兩個人時,他才會這麼主動,但好像這希望真的不大。

做好飯菜的時候也快接近正午了,我讓允浩去喊他們洗手吃飯,然後在給最後一道菜裝盤。

放下平底鍋的時候我才發現,一直吵吵鬧鬧的客廳好像安靜下來了。我把盤子放在廚房的桌子上,圍裙也沒脫就走了出去,剛踏出廚房,兩邊突然傳來劈劈啪啪的聲音,然後從頭上落下一些彩帶彩紙,接著孩子們推著一個拿著蛋糕的人出現在了我面前。

「今天有誰過生日嗎?」我看著這些手拿禮炮的孩子和傻了八嘰拿著個蛋糕站在我面前的鄭允浩,不解的問。

「今天不是在中哥康復嗎,所以我們就給你準備了這個驚喜,喜歡吧?!」我旁邊的俊秀扯著大嗓門對我說,一看就是策劃這活動的人。

「呵呵,謝謝大家,可是,為什麼是蛋糕呢?這個不是生日才吃的嗎?」

「還有結婚也吃蛋糕啊。」

結婚?!

我這口氣差點沒喘過來,我瞪著鄭允浩,他卻一臉我什麼都不知道的表情。不過俊秀可樂呵了,推著我走過去,邊推邊說:「在中哥你快過去看看上面的圖案。」

我走過去仔細一看,差點沒把我嚇死,蛋糕上兩張扭曲得有點恐怖的臉上用鮮紅的果醬寫了一串字母,“YH MERRY JJ”,看起來就像是在流血一樣。

「這是我親手做的蛋糕哦,你看這畫得像你們吧,還有這行字,我明明記得結婚就是M-E-R-R-Y,有天偏要說是M-A-R-R-Y,所以我趁他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把A給挖掉改成了E,嘿嘿,朴大腦門你沒想到吧?」

我順著俊秀的目光找到了有天,發現他無奈的扶著額,話都說的不出來了。

 

「俊秀啊,真謝謝你,還特意為我做了蛋糕,我們還是先把它放一邊,吃飯以後再切吧。」想去接允浩手上的蛋糕,卻被俊秀搶先了。

「不行啊,還有一個環節沒進行。」

又要鬧哪般啊?我和允浩站在一起,打心裡佩服跟這活寶在一起的有天。

「新郎鄭允浩,你願意照顧金在中一輩子嗎?」俊秀拿著蛋糕大聲的問。

「我願意。」知道這小祖宗不達目的覺不甘休,允浩先入了戲。

「新郎金在中,你願意讓鄭允浩照顧一輩子嗎?」

我看了一眼所有注視著我們兩個的人,最後目光和允浩交接在了一起。

「我‥‥」我很緊張,明明知道是玩笑,但是還是忍不住緊張起來,就好像真的是在聖潔的禮堂接受大家的注視一樣,因為我明白,即使是玩笑,我們的心都是真的,說出口的話,我們都會把它當作誓言。

我從沒想過我這輩子還會結婚,而且在這麼多人的祝福下。儘管這只是玩笑,但身邊的人是真的,我的愛也是真的。

就讓我享受一下吧。

「我願意。」

說出那三個字的時候客廳裡面沸騰了,鄭允浩就那樣看著我,眼裡是滿滿的愛意。

「親親」、「親親」、「親親」

沸騰完後熊孩子們就開始起哄。我有點彆扭得想躲,卻被鄭允浩一把撈進了懷裡甜膩膩的吻了一番,然後用力的抱在了懷裡。期間還聽到昌珉說了一句,不愧是成人,級別就是不一樣‥‥

 

 

吃完飯大家又圍坐在了客廳的地板上。我把切好的一大盤水果端出來的時候,昌珉不禁大呼:「有嫂子真好!」結果遭我白眼一記,允浩警告一次。

「好啦,趁現在大家都在,我有些話要說。」允浩拉著我坐在他旁邊,突然很認真的說。

圍成圈的孩子們一下就靜了下來,目光全部都集中到了他身上。

「首先,這杯酒,我敬昌珉。」允浩拿起原本放在地上的酒杯,看著坐在正對面的昌珉說。

「在我們這個圈子裡除了有煥你就是最小的,但是我們都知道你是最值得信賴的。前一陣子我因為自己的事情對你說了很過分的話,但是你還是不計較的幫了我很多忙,我覺得我真的很幸運,能擁有你這樣的朋友。」

「哥,其實我知道那時候你沒有惡意,誰都有衝動的時候,只要現在是好結果,那我那時的不愉快也不算什麼了。哥那個時候幫了我那麼多,我能幫到哥我自然會盡力。」昌珉泰然的拿起酒杯,微笑著說:「而且哥也沒讓我失望,找了個好嫂子,嫂子以後多給我們做好吃就是了。」

這孩子‥‥

「不愧是昌珉,看事情屬你最透徹。不過,你把你手中那杯酒放下,讓你嫂子給你換果汁。16歲不到的人喝什麼酒。」允浩瞇起眼睛跟腔道。

我沒好氣的搥了一下他胳膊,可是還是起身去拿了果汁。

 

昌珉一口喝完杯子裡的果汁,允浩更爽快杯子一下就空了。

「喂,悠著點,你喝的可是有度數的。」我偷偷用手肘捅了捅他小小聲的說。

「嫂子。」允浩還沒說話,那邊的昌珉又拿起了杯子。

「啊?」我反射性的轉頭看他。

「我也敬你一杯。我從來沒見過允浩哥被誰吃得死死的,雖然我這一個多月來和你們接觸的時間不多,允浩哥也沒怎麼透露你們的事,但是我看得出來。從一開始他因為你變得反常我就知道你對他來說很特別。」

第一次側面聽別人說我們倆人的事其實還是有點不好意思的。我偷偷看允浩,他好像也很緊張,咬著嘴唇聽著。

「事後哥什麼也沒跟我們說,只是讓我們未經許可不能來這裡,那個時候我就覺得,這事一定跟你有關。再後來就是我在公車上遇見你。大嫂你那時一定覺得我多管閒事通知了允浩哥,可是我現在能申冤嗎?我根本就沒聯繫過他,你前腳剛進我家,允浩哥的電話就跟著來了。」

昌珉停了一下,所有人都興趣盎然的等著,唯獨允浩好像有點坐立不安了。

「他讓我無論如何留你在我家過夜,可是他其實已經在我家樓下了,就是不敢找你。要不是我多管閒事告訴你,他大概是想站到天亮吧。」

說到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允浩身上。

「再然後就是你在醫院昏倒的那天,允浩哥給我打電話讓我買頭疼的藥。我藥送到沒多久他也跟著倒了,送去醫院前還不停叮囑我不准告訴你他幹嘛去了。說實話我真覺得你們會折騰,本來就是一句話能解決的事,非要這樣猜來猜去。」

「哥,那你就不懂了。」一旁的有煥突然插話:「愛情就是要經歷這些彎彎才能回味無窮嘛。」

「不愧是有天的弟弟,小小年紀就已經是半個情聖了啊。」允浩好像很滿意有煥的說法,突然笑了起來。

「你小子以後絕對是禍害。」昌珉倒是依然堅持自己的觀點,只是手中的杯子開始往我這邊移。

「來,大嫂,跟我乾了這杯。以後你就正式成為我們的家長了。」

「昌珉啊‥‥跟他們一樣叫我在中哥就好了。」我無奈的舉起杯子,在碰之前再次請求。

昌珉沒點頭,也沒搖頭,最後我還是得硬著頭皮喝下了這杯酒。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