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當天晚上回家,金在中就去了附近的超市買好了煮火鍋的材料。雖然他是個嘴巴很惡毒的傢伙,但是初次喜歡上別人的他其實內心還是相當純情的。

看著冰箱裡堆得滿滿的火鍋材料,金在中忍不住發愣,要用什麼方法叫那個傢伙過來吃火鍋呢?

冷冰冰的對他說,「喂,你要不要來我家吃火鍋?」還是裝出一副不經意的問,「我這幾天剛好也想吃火鍋,一個人吃覺得沒什麼意思,你要不要一起來?」或者是做出一副施捨的樣子對他說,「我看你想吃火鍋想的挺可憐的樣子,我就做點好吃的火鍋給你吃吃,讓你知道什麼叫好吃的火鍋吧!」

幾乎把所有的可能性都細細的想了一遍,但是一想到要主動去邀請那個傢伙到自己的家裡來,金在中就有一種直覺的抗拒。他心裡不是不想鄭允浩來他家,甚至他很期待能有機會和鄭允浩單獨相處。哪怕只是一起在同一間屋子裡吃吃火鍋這樣的小事,只要想起來依舊讓金在中心裡興奮不已,甚至忍不住心跳加快。可是要他開口邀請,他就不願意。

「萬一那傢伙拒絕的話,那我不是太沒面子了嗎?」金在中關上冰箱門,拉下圍巾站在廚房生悶氣。而且他很清楚自己的個性,如果鄭允浩如果拒絕的話,他一定會講出很難聽的話。儘管他們目前的相處方式就是這樣,可是金在中還是很努力的試圖改進一下自己的態度,並且也常常為自己的口不擇言而後悔。

想給喜歡的人留一個好印象,是人都會這樣想。只是每次面對著鄭允浩,拼命掩飾的後果就是一個勁的毒舌,說一些毫無道理的刻薄話。然後一個人的時候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誡自己,下次一定不要這樣了。就算罵他也要找些道理的話說。

 

正在胡思亂想的當口,客廳裡的電話突然響了。知道他家裡電話的人最多也不會超過十個人。金在中把圍巾扔在沙發上,拎起電話。百合姐誇張的笑聲頓時傳入耳朵裡。

「哦呵呵呵呵,在中啊,是我哦!」

把聽筒拿開一點,金在中面一臉受不了的回答說,「百合姐,能不能請你以後,不要笑得這麼誇張?」

電話那頭的百合絲毫不理會,又繼續發出一長串可怕的笑聲,然後才慢悠悠的開口說,「在中啊,你是不是遇到什麼不順心的事了?幹什麼用怨婦的聲音對我抱怨?是不是最近欲求不滿啊?」

金在中頓時就有掛電話的衝動,可是他又很清楚那個女人的報復心實在不比自己少,要是敢這樣掛了她電話的話,很有可能她會半夜衝上門來找自己理論。到時候就算兩個人對罵半天,互相不吃虧,也要浪費不少時間。

「找我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大不了的事,只是不久前你不是打過電話和我抱怨允浩的事情嗎?現在想問一下,你們最近處的好不好啊?」電話那頭的百合聲音依舊輕鬆愉快,似乎一點也不知道自己剛才說了多讓人受不了的話。

「一般啦!」對於暗戀的事情,金在中根本不願意有第二個人知道,特別是一向有大喇叭之稱的百合。

「在中你騙我吧?!」電話那頭的百合又開始肆無忌憚的大笑,「我聽說你們最近經常一起吃料理啊!在中不是最討厭允浩那傢伙的嗎?為什麼要給那傢伙做好吃的料理啊?允浩可是一個勁的在我面前稱讚在中的料理做的如何如何的好吃哦!」

「不是你叫我和那傢伙好好相處的嗎?」金在中一想到那個沒神經的鄭允浩居然嘴快的把他們事告訴了百合,心裡就恨不得狠狠抽那傢伙幾個大耳光。雖然他也清楚,神經大條的鄭允浩哪裡是狐狸般狡猾的百合的對手?可是,一想百合合這通電話的目的,他就忍不住頭痛了起來。

「在中,不是我提醒你哦!」電話那頭的百合已經收起了玩笑的態度,改用很正經的聲音很嚴肅的說,「允浩不是同性戀哦!我有問過他,如果一個長得像宋慧喬的男孩子和一個像姜虎東的女孩子,他會選哪一個。他毫不猶豫的告訴我說會選女孩子。你可不要喜歡上那傢伙哦!」

「我怎麼可能會喜歡上那種傢伙?百合姐你究竟在胡說什麼呀?」金在中拿著電話的手已經開始發抖,可是他還是很不屑的嚷了回去,「百合姐不用操這種心了!」

說完金在中“啪”的掛上電話,然後毫不掩飾的坐在沙發上哭了起來。他早就知道鄭允浩不是同性戀的事實,可是百合不打這通電話之前,他是極盡可能的不去想這個問題。說他自欺欺人也好,說他逃避也好。每次只要一想到這個可能性,他就粉飾太平的跳過去。

可是現在百合的電話簡直就像挑破他逃避的面紗,逼他直視血淋淋的事實。寧可選長得如同姜虎東似的女孩子也不喜歡男人的鄭允浩,當然更不可能會喜歡上空有一張漂亮面孔的自己了。除了料理之外,自己大概沒有一樣東西是那個男人看得上眼的了吧!為什麼偏要喜歡上不是同性戀的男人呢!

 

  

 

第二天中午,金在中拿著做好的飯盒遞給什麼也不知道的鄭允浩,默默的看著他大口大口的吃著東西,心裡難過的什麼也吃不下去。

「你怎麼了?不舒服啊?」鄭允浩看著狠狠瞪著自己的金在中,嚇了一大跳,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沒熱度呀?幹什麼用這麼可怕的眼神看著我,這樣影響我食欲的啊!」

「沒什麼!」金在中低下頭,晚上想的好好的,不要見面的話見了鄭允浩卻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雖然很想乾脆的斷了念頭,可是卻又捨不得那好不容易能在一起相處的片刻時光。

「看你的樣子就像我欠了你錢似的。」鄭允浩咧嘴哈哈大笑,伸筷子到金在中飯盒裡夾了隻炸蝦,好吃的眼睛也眯了起來,「能吃到在中的料理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了!」

金在中抬起頭看了鄭允浩一眼,心裡一個惡念頭瞬間滑過。一起死了就好了!要是能和這個男人一起死了就好了!明明知道這個男人不會喜歡上自己,可是又捨不得放手。那就一起死了吧!

「喂,你在想什麼呀?表情好可怕,又好可憐的樣子!」鄭允浩伸出大手蓋住金在中的臉,「你今天到底出什麼事了?怎麼一句難聽的話也不對我說了?是不是真的生病了?」

金在中拉下鄭允浩的大手,默默的看著鄭允浩半天,突然開口問道:「喂,你想不想來我家吃火鍋?」

 

 

 

 

 

 

 

第十四章

 

「火鍋嗎?太好了!」原來還在為金在中有些擔心的鄭允浩在聽到金在中的邀請之後,腦子一熱根本忘記了自己剛才還在問的問題。他興奮不已的問道:「有丸子的是吧?我還想要吃輪子哦!」

「都有!」默默的看著高興得像小孩子一般的鄭允浩,金在中心裡升起一股很絕望的悲傷。果然還是食物比較重要!

「早知道有火鍋吃,中午真不應該吃這麼多好吃的呀?」鄭允浩一面期待一面大笑著說,「不過,在中做的菜真的很好吃呀!就算明知道有火鍋吃,我也會忍不住吃那麼多的吧!」

金在中盒上飯盒,垂下眼瞼,「下了班你來找我一起走。」

「好咧!」

 

回到寵物醫院,金在中安靜的看著盒子裡給小動物注射安樂死的安定片,鬼使神差的拿了一些放進口袋裡。過了一會兒,覺得自己簡直莫名其妙又放了回去。過了五分鐘,索性連盒子一起拿了過來。

「醫生,請問……」小蘭抱著一隻來求診的小狗站在門口,看著金在中一臉猶豫不定的表情,一時間有點不知所措。

「我就過來。」考慮再三,金在中還是把安定放進自己便裝口袋裡,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走了出去。

金在中不知道別人的戀愛是怎麼樣子的,像他這樣因為得不到喜歡的人就會想著同歸於盡的傢伙大概在這個世界上也沒幾個人吧!放在便裝口袋裡的安定盒子微微的鼓出一塊,他心神不寧的老是忍不住要往那塊地方看過去。好不容易忍到下班。

 

一心想要吃火鍋的鄭允浩一個老早就來敲他診所的門。他一臉興高采烈的樣子正好和金在中的心不在焉形成鮮明的對比。就連坐在金在中車上還是一個勁的喋喋不休一臉期待的表情。

到了金在中家,一進家門,鄭允浩就忍不住對金在中家連連稱讚。

「你家裡真的弄得好乾淨呀!你和女朋友住一起?」

「我沒女朋友!」金在中脫下大衣拉下圍巾,掛好,見鄭允浩一臉不相信的表情,皺起眉頭催他,「愣著幹什麼?外套脫了。」

鄭允浩和金在中的個性不同,對於衣著打份的品味也有著天壤之別。金在中的大衣都是料子相當好,做工十分講究的名牌。而鄭允浩卻只要穿著舒服就好,衣服牌子什麼的他從也來不管的。兩件衣服掛在一起都顯得十分的格格不入。

「少來啦!」鄭允浩伸手環住金在中的肩膀,大笑著一副休想瞞我的表情,「你今天請我吃火鍋,是為了想和我說你女朋友的事情吧!看你白天那副鬼樣子,應該是吵架了想找我訴苦吧!」

「胡說八道,瞎猜什麼?自以為是的傢伙!」金在中不動聲色的掙脫鄭允浩的環抱,心裡卻不由的為那傢伙的直覺暗暗心驚。雖然猜的完全不對路,可是卻也不是一點也不對。如果把女朋友換成鄭允浩的話,那傢伙算是完全猜對了。

還以為那個傢伙只知道吃,原來有時候卻也時不時會有一些野獸的直覺冒出來!

「你不承認就算了!」鄭允浩無所謂的鬆開手,「反正我能吃到美味的料理就好了。你要是什麼時候想和我說你的事,我反正隨時都聽哦!」

 

才不會有那樣一天呢!金在中嘆著氣想。低下頭繫上圍裙。脫下外套的金在中穿了一件高領深咖啡色的緊身羊毛衫,配米色長褲,越顯得身材修長。再加上他容貌極其俊美,若是換了一般人多多少少都會忍不住稱讚一番。

可惜鄭允浩卻像個瞎子似的,根本沒在意。只是一個勁的想著吃火鍋要配上熱熱的燒酒了,調料不想加雞蛋清了之類的小事,搞得原本就心神不定的金在中心情更加鬱悶,一怒之下就轉身進了廚房。

等到火鍋端出來的時候,鄭允浩倒是很賣力的幫著擺筷子,搬凳子。然後禮貌的說了聲,我開動了,就開始胡吃海喝起來。金在中看著他,比起吃起來毫無形象可言的鄭允浩,他只是一個勁的灌酒。只等有偶爾鄭允浩也會體貼的夾一些菜到他碗裡,拼命的勸他多吃一點的時候,他才稍微動動筷子。

 

東西吃到最後,金在中已經喝得不行了,而鄭允浩又吃又喝的臉也紅了起來,也差不多過了。酒一喝過頭,話也不由自主的跟著多了起來。

「我說在中,你做的菜真的好好吃啊!」鄭允浩夾了一筷子牛肉眯起眼睛,涮沒涮都不知道的一口送進嘴裡,一臉幸福的說,「味道真好啊!」

「你就知道吃!」金在中拿著酒杯“吃吃”的笑了起來。醉了的金在中腦子不像清醒時那麼靈活,嘴巴自然也刻薄不起來。

就像被笑聲傳染了似的,鄭允浩也跟著傻呼呼的笑了起來,「除了吃我還喜歡跆拳道的呀!」

「除了這兩樣,你就不喜歡別的了嗎?」金在中放一酒杯,臉紅的就像要滴出來似的,探頭到鄭允浩面前輕輕在他臉上吹了一口氣。

鄭允浩的酒勁上來了,整個人也飄了起來,似乎也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只是一個徑傻呼呼的笑。

「笑什麼呀?有什麼好笑的?」金在中趴回桌子上,抬起眼睛看著鄭允浩。比一般人要長許多的睫毛微微顫動,大概是酒壯色人膽的關係,就像被鬼附身似的,他突然問道,「喂,你喜歡我嗎?」

“咚”的一聲,鄭允浩酒品極差的從椅子上滑了下去。他索性坐在地上大笑起來。

金在中生氣的站起身,可惜他的酒早就過了,腿一軟整個人也滑倒在地,和跌在地板上的鄭允浩摔成了一團。

「喂,我問你喜不喜歡我啊!」金在中就著趴在鄭允浩身上的姿勢不死心的又問了一次。並且威脅的加了一句,「敢說不喜歡的話,我就殺了你!」

「哈哈!那就算喜歡吧!在中做的菜很好吃啊!」腦子已經糊塗掉的鄭允浩壓根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在胡說八道些什麼東西,只是隨口應了一聲的說。

「喜歡啊!那太好了。」金在中放心的呼了口氣,「那我就不用給你注射安定了哦!」說完他低下頭主動的吻上鄭允浩的嘴。淡淡酒的味道在兩人的唇齒之間流轉。也不知道是不是醉了的關係,大家都覺得感覺相當不錯的樣子,很自然的就唇舌交纏了起來。

「做愛吧!」金在中笑在騎在鄭允浩身上,眯起眼睛似笑非笑的看著他,臉色緋紅不算,連眼角也跟著紅了起來。他伸手拉開自己的圍裙扔到了一邊,低下頭在鄭允浩嘴唇上沒輕沒重的咬了一口,痛得鄭允浩叫了起來,「喂,你吃人啊?」

金在中聽了只是笑,再伸手脫羊毛衫的時候因為手上沒數不靈活,頭卡在裡面怎麼樣也出不來。看得鄭允浩哈哈大笑,伸手替他把衣服了拉開。重獲自由的金在中伏下身子抱住身下面的鄭允浩,迫不及待的和他吻在了一起來,兩個人就這樣抱擁著滾成一團從桌子底下滾到了沙發旁邊。

 

 

 

 

 

 

 

第十五章

 

接下來的一切簡直就是一場混戰。金在中撕打似地拉開鄭允浩的衣服,借著酒意絲毫也不曾覺得身上寒冷,反而一陣陣的熱意在身體各個地方竄動,弄得他情不自禁欲火焚身。他眯起眼睛咬著下唇拉著鄭允浩的手在自己身上四處摸,鄭允浩也迷迷糊糊地配合著。

兩個人這麼摸摸捏捏的,金在中早就已經忍不住了,拉著鄭允浩的手握住自己前面,只是稍微的摩擦了幾下,只是想著握著自己的人是自己那麼喜歡的鄭允浩,就已經敏感的射了出來。

鄭允浩還沒有反應過來剛才自己摸的是什麼,睜開眼睛就看見金在中紅著一張臉,頭髮微濕沾在雪白的額頭上,原本星亮亮的眼睛眯了起來,眼神迷迷離離的,再加上張開嘴喘個不停,鮮紅的舌頭時不時舔過嘴唇,簡直性感的要命。

這種性感已經完全超越了男女,鄭允浩只覺得身體莫名其妙的越來越熱,手掌很自然的向他下身伸過去。握住他雙臀很自然的尋找突破口。

金在中被他在臀間摸來摸去的,很自然的又興奮了起來。咬著下唇抬高自己的身體,半撕扯的拼命拉下鄭允浩的褲子,不一會兒,兩個人就裸程相向。兩個人都是“性”奮不已,男性象徵早已勃起。沒有了衣物的掩飾,鄭允浩那根相當驚人。

金在中低下頭開始傻笑,「果然是四肢發達,連這裡都長得好壯觀啊!」

說著他低下頭伸手握住,伸出舌頭誘惑的輕舔了一口,鄭允浩被他舔得倒吸了一口涼氣。醉眼朦朧看過去,金在中面色潮紅,正張開嘴從上至下的一點點舔吻。感覺實在太舒服了,鄭允浩呼出一口氣,正打算慢慢享受。可惜原本想含住的金在中,因為醉得太厲害了,不小心牙嗑了一下。

 

原來還有些迷迷糊糊的鄭允浩痛的一下子跳了起來。再也忍不住的一個翻身就把金在中壓到了身上。口齒不清的抱怨道,「醉成這樣不要用嘴,咬斷了……怎麼辦?我要直接上了。」

金在中伸手環住鄭允浩的脖子,笑得極具誘惑力,「隨便你!」

主動權就這麼順理成章的交到了鄭允浩手裡。只可惜他已經醉得一塌糊塗,再加上性致正高。手下的動作自然是一點也不溫柔。金在中身體裡根本沒有能一下子接納他的器官,幾下沒摸著,他也急起來了。

「喂,你也配合一下呀!」

金在中握著他的手一起向後探進自己後穴,因為早已情動,再加上這幾天一直有用後穴自慰,雖然很緊,可是倒也不是很難進入。就著剛才金在中射出來的精液,鄭允浩的手指很輕鬆就攻克了金在中的後穴。

只是被鄭允浩的手指伸進後面,金在中又已經快撐不住了,他咬著下唇眼淚橫流,嘴裡忍不住輕聲的念著鄭允浩的名字,「允浩,允浩……」

鄭允浩低下頭吻住金在中哭喊的雙唇,在他柔軟的嘴唇上反覆吸吮。等到鬆開時,金在中原本顯得有些無情的薄唇看起來又紅又腫,還沾著些許水氣,性感極了。

「你真漂亮!」

鄭允浩抽出探進金在中後穴的手指,再也忍不住的一個挺進,深深的進入了金在中的身體。

剛才就已經強忍著的金在中在鄭允浩進入的一瞬間,緊緊的抱住和鄭允浩的肩膀,大聲的哭了出來。嘴裡一個勁反覆的念著,「喜歡,喜歡!好喜歡允浩!沒有允浩就去死!」的又一次射了出來。

後來的事兩個人都記不清了。應該做了很多次,用了很多體位吧!

 

  

 

鄭允浩抬著頭看著頭頂陌生的天花板,心裡說不清楚是什麼滋味。

我把在中強姦了!這是他的第一個念頭。第二個念頭是,應該是我被在中強姦了吧?!他轉過身看躲在他懷裡還在昏迷的金在中,腦子裡一片空白。

發現自己醒在陌生人的男人的床上,鄭允浩奇怪的想著,也不知道是做到第幾次,好像是自己抱著他一起到床上來做的吧!看著身上蓋著的被子又奇怪的想著,還好最後是睡在床上的,要不然天這麼冷,應該會凍感冒吧!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

怎麼會和男人發生關係的呢?鄭允浩摸著額頭怎麼樣也想不通。睡著的金在中安安靜靜的。長長的睫毛,高挺的鼻樑,非常漂亮的厚唇。五官相當端正的美男子呀!鄭允浩呼了口氣,不甘心的想著。雖然自己開始是有點迷迷糊糊的。不過,並不是不知道抱的是個男人呀!這樣說起來,並不能算金在中“強”奸了他,而是應該算合奸才對吧!

只是他要用什麼臉來面對設計來陷害自己的傢伙呢?罵他一頓?揍他一頓?還是拍拍屁股走人?鄭允浩瞪著頭頂的天花板腦子裡一片混亂。

「這傢伙幹什麼騙我和他發生關係呀?」

隱隱約約記得做到後來,金在中哭著喊著說喜歡來著。難道那傢伙居然是喜歡自己的?被這個想法嚇了一跳的鄭允浩身體一振,緊接著心就慌亂了起來。

「不會吧!」要是那傢伙喜歡上自己,那可怎麼辦呀?鄭允浩抓耳撓腮的想著,自己又不喜歡男人的。他一向只把金在中當朋友而已。雖然沒有討厭的感覺,可是還是會覺得很奇怪的呀!男人怎麼能和男人談戀愛?男人應該和女人結婚才正常的嘛!雖然金在中是挺可愛挺漂亮的,料理也做的相當不錯。可是,自己怎麼樣也不可能因為料理就喜歡上一個男人呀?

那傢伙不會是想故意讓他們發生關係然後逼自己和他在一起吧!鄭允浩不甘心的想著,要是那麼的話,自己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拒絕。自己可是完全無辜的。再說這種事你情我願,就算發生在一男一女身上也不可能非負責不可。更何況是兩人男人呢?

 

正在胡思亂想拿不定主意的當口,鄭允浩覺察到金在中輕微地動了一下。沒等腦子反應過來。他馬上閉上眼睛繼續裝睡。因為不知道要怎麼樣面對金在中,鄭允浩很自然地選擇了逃避。

果然懷裡的金在中輕輕翻了個身。過了約五秒鐘,金在中明顯地一震。鄭允浩閉著眼睛想,那傢伙大概也被嚇到了吧!雖然很想睜開眼睛看看金在中此時此刻的表情,不過鄭允浩還沒想好怎麼面對他,所以索性繼續裝睡。

接下來發生的事,實在是出乎鄭允浩意料之外。大約愣了有一分鐘,金在中的反應居然是拖著沉重的身體小心翼翼地開始收拾衣服。

難道那傢伙想毀滅證據,當作什麼也沒發生過?裝睡的鄭允浩腦子裡突然跳過這樣一個念頭。

 

 

 

 

 

 

 

第十六章

 

鄭允浩偷偷摸摸的睜開眼睛,只看見金在中拖著沉重的身體往浴室走的背影。看著他纖瘦的背上密佈著星星點點的吻痕,鄭允浩突然覺得有點於心不忍起來。

過了半個多小時,金在中還沒從浴室出來,鄭允浩忍不住開始有點擔心。

「那傢伙不會在浴室摔倒了吧?」正想著要不要去看一下的時候,金在中拉開門走了進來。頭髮梢上還滴著水,輕手輕腳的脫了浴袍背對著鄭允浩開始換衣服。

雖然只有一眼,鄭允浩還是清楚的看到他眼角紅紅的。原本他躲在浴室哭了!偷看的鄭允浩一時之間更覺得沒臉面對他了。近距離看金在中的背影,更覺得他的皮膚相當的漂亮。隱約記得昨天晚上摸在手裡的手感相當的好。這個想法一出,鄭允浩又忍不住開始抱怨自己的胡思亂想。現在這種情況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把裝睡進行到底了。

 

換好衣服的金在中轉過身坐在床頭半天沒說話,鄭允浩也不敢睜開眼睛看他到底在幹嘛。過了很久,金在中輕輕伸手摸了摸鄭允浩的臉。動作輕柔的如同對待初生的嬰兒一般。鄭允浩覺得心臟情不自禁的開始“砰砰”亂跳了起來。

「好喜歡……」金在中哽咽著沒說下去,轉身又衝進了浴室。

鄭允浩睜開眼睛,突然覺得自己簡直卑鄙到了極點。雖然從來沒有想過要喜歡一個男人,可是,流著眼淚偷偷摸摸說著「喜歡」的金在中實在讓他不知所措。比起嘴巴很壞的金在中,明明知道一切卻在裝睡的自己實在是太低級了。根本不像個男子漢!擺明瞭敢做不敢當嘛!就算拒絕也比現在這樣裝縮頭烏龜要強得多吧!

 

就鄭允浩覺得自己快裝不下去的時候,從浴室裡折回來的金在中似乎已經調整好自己的心情了。他一反剛才的態度,惡狠狠的丟了個枕頭砸在鄭允浩臉上,冷冰冰的叫了一聲,「起來,你要睡到什麼時候?」

鄭允浩哪裡跟得上金在中變臉的速度,傻不惦惦的就被砸蒙了。他睜大眼睛看著突然像變了一個人似的金在中,一時之間不知道做什麼反應才是正確的,也才是正常的。

金在中冷著臉抱著手臂瞪著鄭允浩,欲蓋彌彰的提高聲音說,「昨天我們都喝醉了。」

是啊!鄭允浩點了點頭,沒錯,昨天要不是喝醉了也不會弄到現在這樣一塌糊塗無法收拾的地步呀!

「你還記得發生過什麼事嗎?」金在中睜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鄭允浩,臉上一副強做鎮定的表情。

鄭允浩張開嘴巴,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回答。說記得嗎?還是說不記得?目光一掃看見金在中緊握在一起的雙手,手指關節都因為太緊張而捏得發白了。再看他的表情,似乎只等鄭允浩說錯了答案他就會像一隻被人踩到尾巴的貓似的跳起來。

「你不記得了是吧?!你喝得那麼醉一定什麼都記不得的是吧?!」眼見鄭允浩半天不說話,金在中自顧自的又說了下去,生怕鄭允浩會說出他不願意聽到的答案。

「你一定是什麼也記不得的是吧?!就算有什麼影響一定只是做了個可怕的夢,是吧?!」

金在中一個勁的說著不記得,剛才還惡狠狠的目光慢慢的變得幾乎可憐了起來。鄭允浩心裡一軟,低下頭口是心非的順著他的話接了下去,「嗯,我醉的什麼也不記得了!」

這句話一出來,金在中緊張的表情一下子放鬆了。隨後他浮起一個略帶了些傷感的笑容輕聲說,「我,也不記得了!」

這明明是撒謊嘛!可是看著金在中的表情,鄭允浩實在不敢揭穿事實的真相。只好傻呼呼的看著他。心裡卻在想,這傢伙幹什麼要這樣死撐呀?明明就是想哭出來的嘛!可是鄭允浩也不知道如果金在中真的在他面前哭出來,他會做何反應。也許裝什麼也不知道是最好的吧!

 

 

 

心裡雖然這樣想著,可是發生過的事畢竟也不可能當作什麼也沒發生過

「師傅,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什麼煩心的事了?幹什麼老是唉聲嘆氣的呀?」休息時間,鄭允浩一向很喜歡的弟子小松忍不住問一臉心事的鄭允浩。

雖然上課的時候還是很認真,可是只要一空下來,鄭允浩就會莫名其妙的開始唉聲嘆氣,要不然就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搞得大家都在猜測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突然是什麼事居然能讓一心只有跆拳道和料理的師傅居然也有了心思。

「是挺煩的。」鄭允浩摸著腦門在心裡想著怎麼說比較好。總不能直接說「我和上次給你治腿的金醫生發生關係了」這樣吧!

考慮了半天,鄭允浩挑了個比較委轉的說法問道:「喂,小松,我問你,你小子有沒有女朋友呀?」

聽了這話,小松抓了抓頭有點不好意思的說,「住我家隔壁有個女生有向我表白過呢!」

有經驗就好。鄭允浩想,要是小松那小子什麼都不知道,他就換人問了。

「那喜歡你的人會怎麼樣對你?」

「那還用問嗎?當然對我很溫柔了!」小松提起女朋友,忍不住兩眼放光,「美津對我別提有多好了。等我比賽得獎了,我就要和她結婚呢!」

「那喜歡你的人會不會動不動就罵你,經常給你臉色看。」鄭允浩想起金在中以前對他的表現,忍不住懷疑自己是不是那天晚上聽錯了。

「還有,要是你們發生關係了,他會不會裝作什麼也沒有發生過的樣子,繼續冷冰冰的對你。連正眼也不瞧你一眼?」

「怎麼可能嘛!」小松聽了一臉懷疑的看著鄭允浩,「師傅,你確定那個人喜歡你嗎?」

「要說也是有問題啊!」被小松一反問,鄭允浩原本就不確定的心更加動搖了起來。他喃喃自語的說,「應該是聽錯了吧!喜歡不是應該很溫柔的對對方。而且明明已經發生關係了,為什麼卻裝做一副什麼也沒發生的樣子呢?這不太合常理吧!」

 

耳朵尖的小松清楚的聽到鄭允浩最關鍵的幾個字,已經發生關係了。他睜大眼睛問道:「師傅,是不是有女孩子向你獻身了?」

「是獻身嗎?我也搞不清楚的說!」鄭允浩大大的嘆了一口氣。心裡想,要是真的失憶就好了。要是真的什麼也記不清就好了。要是真的什麼也沒發生就好了。或者金在中的反應稍微正常一點就好了。可是他所有的希望都落空了。

那天晚上發生的事就像燒錄光碟似的,完完全全的印在了他的腦子上。只要沒事,空下來就開始自動一遍遍的重播。金在中性感的樣子,哭泣的樣子,還有假裝鎮定的樣子,就像畫一樣的一幅幅的自動跳進他腦子裡。

明明已經發生過那樣親密的關係了,明明曾經哭著喊著說過「喜歡喜歡,沒有允浩就去死」那樣的話了。可是,再見面的時候,金在中還是一副千年冰山死都不融的樣子。

甚至從那天吃完火鍋之後,索性連料理也不帶給他吃了。簡直就是完全把自己當成陌生人一樣的。或者應該說連陌生人都不如,簡直就像是得了什麼傳染病的病人似的,連走路都恨不得離他遠遠的。

可是金在中越是這樣,鄭允浩心裡就越不是滋味。原本金在中沒向他表白的慶幸,很快就變成了疑問,繼而慢慢變成了不甘心,然後越想越不甘心甚至慢慢的開始變成了生氣。生氣金在中不正常的反應。

鄭允浩單純的想,自己的腦子之所以老是圍繞著金在中轉,肯定是因為金在中的反應和正常人不一樣。要是金在中的思考回路和自己一樣的話,一定是金在中向他表白,然後自己拒絕,然後就當什麼也沒發生過,自己也能過回原來的生活了。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