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慢點,你的臉色好蒼白,我們還是別走了。」看著在中越來越蒼白的臉,正洙的心中滿是擔憂。

剛才一出大堂,在中的臉色就有些不對,出了冥莊之後,在中的步履便有些不穩,額上還不斷的冒冷汗,呼吸也變的急促起來。

「在中,是不是毒性已經發作了?如果是你千萬別撐著,馬上吃解藥聽到沒有?!」正洙有些著急的說。

「我知道正洙哥。你別著急,我沒事。我們快點走。」在中裝作若無其事的對正洙笑了笑。實際上他已經感覺到體內的氣血開始亂竄,但他不能吃解藥,剛才崔東旭那一腳讓他傷的不輕,他現在是以內力強壓住傷勢的,一旦吃瞭解藥,他的功力一消失,恐怕就再難支持下去了。

 

「你想走到哪兒?!」

伴著話音,一道黑影從他們身後越至他們面前,擋住了他們的去路,此人正是允浩。他解決了崔東旭後便一刻不停的從莊裡追了出來。他明白,如果這一次讓在中走了,恐怕這一輩子他都很難再將在中找回來了,所以,他一定要攔住在中。

「在中啊,跟我回去。」允浩站在在中面前,語氣中帶著哀求。

「鄭允浩,算我求你,你能不能放了我?!」看著眼前的允浩,在中覺的有些崩潰。為什麼?為什麼每一次他都逃不掉?!

「在中,不能重新開始嗎?我發誓我絕不會再傷害你了,你怎麼就不能回來?!」允浩的聲音有些顫抖。

冷冷一笑,在中挑了挑眉看著允浩。

「昨天還用鐵鍊把我拴起來的人有資格說這句話嗎?」

「我……」允浩一時語塞,說不出話來。

「讓我走。」在中的眼中滿是堅定。

「不可能!」允浩立刻開口拒絕「在中,我錯了,我認錯還不行嗎?你以前說過的,不管我做錯什麼,只要我認錯你就會原諒我的,這是你說的,你忘了嗎?」

「我是說過。」在中看著允浩「你也說過,不管什麼時候你都會保護我,不讓我受任何委屈,可你,已經食言了,既然這樣,我又憑什麼還要遵守諾言!」

「好,好。」允浩點了點頭「既然不原諒我為什麼還要回來救我?!為什麼不乾脆讓崔東旭殺了我?!你說啊!」允浩忍不住嘶吼起來。

「我是你從街上撿回冥莊的,所以我欠你一命,現在,我還清了。」在中冷冷的開口,聲音裡不帶任何感情「我不再欠你的了,鄭允浩,我什麼也不欠你了,所以,讓我走!」

「在中,你別逼我!」允浩將手緊緊的握成了拳,看著在中的眼睛裡裝著滿滿的痛。

「是你一直在逼我!」在中瞪著允浩,眼中竟帶著幾分恨意。

「允浩,讓我們走吧,你……」正洙開口勸解。

「別想!你們別想走!」允浩的眼睛充滿了血絲,變的猩紅「金在中,這輩子你只能和我在一起!你別想從我身邊逃開!你可以怨我,恨我!但我絕不會讓你走!」

「你……」在中看著允浩,氣的說不出話來。體內的氣血開始向上翻湧,而且越來越強烈。在中知道是毒性完全發作了「你以為你不讓我走我就擺脫不了你了嗎?鄭允浩,你不會如願的!」

在中說完,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了一個詭異卻絕美的笑,緊接著,便有鮮紅的液體從在中的口中溢出。在允浩和正洙驚恐的眼神中,在中的身子緩緩的倒下。

「在中!」允浩急忙上前接住在中,將在中抱在懷裡。看著鮮血不斷的從在中的口中湧出,允浩的眼中滿是恐懼「在中!你怎麼了?!你不要嚇我!在中!」

「一定是毒發了,在中,解藥呢?快把解藥吃了!」相較於允浩,正洙稍微鎮定一些,邊說邊在在中身上找解藥。

「不用……找了……」吃力的擠出這四個字,在中緩緩的攤開手掌,手心裡有一小堆粉末。正是正洙給在中的解藥,已被在中捏成了粉。接著,在中一翻手,將藥粉倒在了地上。

「在中你……」正洙驚愕的看著在中,心裡一陣抽痛「你早就想到這一步了對不對?為什麼?你這是何苦?」

「正洙哥……記住……你的誓言……」短短的一句話,在中卻像耗盡了所有的力氣才說出口。體內不斷上湧的氣血讓他不住的嘔血,身體也不停的抽搐著。

「在中!在中!你到底是怎麼了?!什麼毒發?你到底吃了什麼?!」允浩緊緊的抱著在中,臉上滿是焦急,他不知道在中為什麼會這樣,剛才明明還好好的,為什麼一轉眼就成了這個樣子?

「鄭允浩……你不是…不讓我走嗎……那我就……留一具屍體……給你……你…你好好收著……」在中說著,臉上帶著一抹冰冷的笑,看著允浩的眼中滿是恨意。

這是他早就想好的,如果不能順利離開,他就結束自己。所以,他才讓正洙哥發了那個誓,他絕不會再讓鄭允浩擺佈他的人生!

「不!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正洙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快來救救在中啊!」允浩控制不住的向正洙大喊起來。

「我不會救他。」正洙一臉木然的看著允浩和他懷裡的在中。此時的在中似乎已經失去了意識,但身體還在抽搐,依然不停的嘔血「我答應過在中,不會再出手救他了。」讓在中解脫也許比讓他活著更快樂。

「哥,你在說什麼?」允浩不敢相信的看著正洙「他是在中啊!」

「你也知道他是在中?!是你一步一步把他逼成這樣的!我只能成全他。」正洙冷然的看著允浩「你也成全他吧。」

「不!不!」允浩瘋狂的搖著頭,淚不由的從眼中湧出「哥!快救他!我求求你了!快救他!」允浩先將在中放到了地上,然後跪在了正洙的面前「哥,我不能沒有他,我愛他啊!哥!救他!救救他!」

正洙轉過身背對著允浩,臉上滿是不忍。他也不想讓在中死,但在中活的真是太痛苦了,允浩根本不懂得怎麼去愛他,如果他懂,他就該早一點放手,今天的事情也就不會發生了。

「哥,你不能這麼殘忍!你怎麼能眼睜睜的看著在中死?!一切都是我的錯,該死的是我,不是在中!你救救他吧!我求求你救救他!」允浩抱住正洙的腿,苦苦的哀求,臉上滿是淚水。嘆了一口氣,正洙將允浩扶起來,然後迅速走到在中身邊,將銀針刺入了他的幾個穴位。他終究是不忍。

「快把在中帶回莊,我必須為他施針,晚了就來不及了。」正洙說道。

「是!是!」允浩急忙將在中抱了起來,往回狂奔。

正洙緊跟在允浩的身後,一步也沒落下。在中的毒必須儘快解,否則就真的回天乏術了。

允浩在前面抱著在中,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往回趕著,眼中滿是擔憂和害怕。

在中,在中,我知道我做錯了很多事,但我求你別用傷害自己來懲罰我,我真的承受不起。

 

 

 

樹林外的路口上,一個清瘦的身影焦急的踱著步,他的身後是一輛馬車,馬兒正悠閒的吃著青草,完全沒有感受到它主人的不安。

為什麼?為什麼在中還沒有來?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是不是被鄭允浩發現了?是不是……無數個疑問浮現在腦海中。讓有天覺的心神不寧,他總有一種預感,這一次的計畫不會那麼順利。

「有天!有天!」正當有天胡思亂想的時候,不遠處傳來了俊秀的呼喚聲。

「俊秀!」有天急忙迎了上去「在中呢?怎麼就你一個人?」見俊秀孤身一人,有天忍不住詢問。

「在中哥他……」俊秀猶疑著,不知該怎麼說。

「在中怎麼了?是不是鄭允浩發現你們要走,又對在中做了什麼?!」有天一臉的緊張。

「不是的,你不要著急。」俊秀急忙安撫有天「在中哥是自己折回去的。」

「在中自己折了回去?為什麼?」有天一臉的驚愕。

「我也不太清楚,當時我們已經出了冥莊,在中哥突然就停了下來說他要回去,說允浩哥有危險什麼的就跑了,正洙哥去追在中哥,我就急忙跑來告訴你了。」俊秀簡單的講了一下經過。

「什麼?鄭允浩有危險?!」有天氣笑了「那可是冥莊!鄭允浩會有什麼危險?就算鄭允浩有危險,單憑在中能做什麼?!他簡直是胡鬧!你為什麼不攔住他?!」

「我…當時……」

「行了!」有天不等俊秀把話說完便打斷了他「我還是自己去找在中吧!」有天說完便要走。

「等等!」俊秀拉住了有天「我們再等等吧,我們現在不清楚情況,你貿然過去萬一被允浩哥看見了豈不是更糟嗎?在中哥他自有分寸的。」

「你怎麼能這麼鎮定?你難道不著急嗎?在中在冥莊多待一刻都是一種危險,你知不知道?!」有天甩開了俊秀的手。

「我當然比你明白!」俊秀看著有天「再怎麼樣,允浩哥也不會殺了在中哥,可你不一樣,你懂不懂?!」

「我當然懂!不懂的是你!」有天瞪著俊秀「有些傷害比死更讓人無法忍受,而在中受的一直是這樣的折磨,我怎麼可能明知道他又會被鄭允浩折磨還在這裡空等呢!」

「你去了又能怎麼樣?如果真像你想的那樣,允浩哥根本沒事,他把在中哥扣下了,那你去了就有用嗎?你又打不過允浩哥!」俊秀反駁「你還是等等吧,如果允浩哥沒出事,在中哥就會回來的,他不會讓允浩哥發現你的。」

「那如果鄭允浩真出事了呢?能在冥莊傷到鄭允浩的人一定不是一般的角色,在中一個人能應付的了嗎?所以不管怎麼樣我都要去!」有天說著又準備走。

「你在這裡,我去!」俊秀攔住了有天「如果莊裡沒什麼異樣我馬上回來告訴你,如果莊裡出了事……那如果你半個時辰後等不到我回來你再去找我們。」

「你?」有天皺了皺眉「已經丟了一個了,我可不想再賠進去一個,你的功夫太差,實在不能讓人放心。」

「可是你去冥莊我也不放心啊!」俊秀急道。

「你現在該擔心的不是我,是在中才對吧?」有天的臉冷了下來「我真懷疑你到底是不是在中的弟弟,你好像從來都不關心他,他在冥莊受鄭允浩的欺淩你不管,現在他可能會有危險你也不著急,你怎麼會那麼冷血!」

「我…我冷血?」俊秀一臉受傷的看著有天。

他不讓他去冥莊還不都是為了他嗎?在中哥是受了允浩哥不少折磨,但他知道允浩哥不會危害在中哥的性命,更何況他們之間更多的是感情上的問題,那不是他能插手的。他不是不管,是不知道怎麼去管,那種事只有他們自己才能解決,他又有什麼辦法,可現在有天卻說他冷血!

有天也發覺自己的話說的重了,但此刻他沒心情去安慰俊秀,現在他的心裡滿滿的裝著的都是在中,他只想快點去冥莊看看在中到底出了什麼事。於是,他沒再理會俊秀,轉身就要離開。

「別去!」俊秀再次拉住了有天「你知不知道,對於在中哥來說,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你與允浩哥動手,他最怕看見你傷在允浩哥手裡,上一次在冥莊……」

「別說了!」有天打斷了俊秀的話「你說這些是要我什麼都不做嗎?不可能,我做不到!我已經等了一個月了,我不想再空等。或許我根本就不該相信你們,如果你們真的想幫在中,就不會讓他受這麼多苦!」

有天說完推開了俊秀,差點讓俊秀跌倒在地,然後大步的離開了。

俊秀看著有天離開,痛楚在心底一點一點的蔓延。他只是怕他出事,難道這也有錯嗎?

眨了眨眼,將淚水逼回眼眶,俊秀跟上了有天。如果到了冥莊有天真跟允浩哥動起手來,他多少也能幫的上忙,不過他更希望到不了冥莊就能碰上在中哥,這樣就都不會有事了。

 

 

 

冥莊,在中的廂房外,允浩焦急的在門口徘徊。昌珉靜立在一旁,也是一臉的擔憂。

允浩帶著在中一回到冥莊,正洙便立刻取來了工具為在中治療,因為正洙不能受任何打擾,所以便把允浩趕了出來,讓他在屋外等著。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屋裡還是毫無動靜。允浩的心裡越來越著急,他真的沒想到在中居然寧願自殺也不願跟他回來,他知道在中心裡對他有恨,但他沒想到在中會恨的這樣深。

在中,到底怎麼做,你才能原諒我?

「莊……莊主,不好了!」一個大漢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

「吵什麼?!出了什麼事?」允浩有些不耐煩的問。

「有一個藍衣人闖進了莊裡,屬下們剛解了毒,還沒緩過來,實在抵擋不住他。而且,俊秀少爺還幫著他。」大漢簡單的說道。

允浩一聽便知道來人是誰,本來因為在中的事他的心情已經糟到了極點,現在更是火上澆油。允浩的眼中頓時閃出陰冷的殺氣,一抹邪笑在嘴角綻開。

「朴有天!這是你自己來找死,怪不得我了!」允浩說完,向前院走去。

昌珉見狀,知道情況不妙,急忙跟了上去。

 

允浩一到前院便看見有天正與莊裡的人打成一團,俊秀也在一旁幫襯著,莊裡的人大多剛剛從噬骨香的藥性中緩過來,根本不是有天的對手,被他打的七零八落的,地上倒了一大片。

看著眼前的情景,允浩眼中的殺氣更盛了,將軟劍從腰間緩緩的抽了出來。

「朴有天!」允浩大喝了一聲,冷冷的注視著有天。

聽到有人喊自己,有天本能的向聲源處看去,看到喊自己的人是允浩,有天的眼中頓時射出寒光。

「鄭允浩!你到底把在怎麼了?!」有天一劍刺傷擋在自己面前的人,大步向允浩走去。

「你還敢提在中?!」允浩一抖手中的劍,迅速向有天刺去「如果不是因為你,我和在中不會變成這樣!」

有天閃過允浩的攻擊,反手也是一劍刺向允浩。

「是你不懂得珍惜他,卻把責任推到我身上,我看你根本就沒認識到自己的錯誤!」

擋住有天的劍,允浩順勢向下一滑,劍鋒險些劃傷有天的手臂。

「要不是你突然出現,我怎麼會失去理智!你以為我想傷害他嗎?!」

避開允浩的劍芒,有天退後了一步,隨即向允浩的腰際劃出一劍。

「你傷害他僅僅是因為我嗎?根本就是因為你的自私和霸道!你從來沒有想過在中感受!」

側身躲過有天的一劍,允浩的臉更加陰沉了。

「少囉嗦!今天我就要你從這個世上消失!」

俊秀在一旁看著打的不可開交的兩人,心裡急的不得了。有天一到冥莊,根本不聽他的勸阻,直接從正門打了進去,他攔也攔不住,沒有辦法,他只有和有天一起打了進去,因為他實在怕有天會受傷。

 

「俊秀哥,這是怎麼回事?你怎麼讓朴有天跑到這兒來了?」昌珉走到俊秀身邊皺眉問道。

「他非要來我也沒有辦法啊!」俊秀一臉的無奈「在中哥呢?他現在在哪兒?」

昌珉嘆了一口氣,將之前發生的事大致向俊秀說了一遍,最後嘆道:「在中哥現在劇毒發作,正洙哥正全力幫他解毒呢,不知道在中哥能不能過了這一關。」

「什麼?!」俊秀不由的驚叫了一聲「怎麼會變成這樣?!」

「說到底,在中哥還是放不下允浩哥,如果他沒有回來,現在你們說不定已經上路了。」昌珉微微皺了皺眉。

「可是要真那樣,你和允浩哥就都沒命了。」俊秀說著,心裡不知道是該慶幸還是該遺憾。搖了搖頭,又將目光轉到了有天和允浩那裡。

 

此時允浩和有天打的難分難解,有天的功夫雖然比允浩略遜一籌,但因為在中,有天心頭憋著一臉怒火,招式不由的比往常淩厲了幾分。而允浩之前剛剛中過毒,在中和崔東旭交手時被崔東旭打傷,所以允浩餘毒未清便強得運功,多少受了點內傷,功力自然受到了影響,所以兩人堪堪戰成了平手,身上都有掛了彩。

見此情景俊秀和昌珉不由的同時皺起了眉。

「不能再讓他們打下去了,再這樣下去會兩敗俱傷的。」昌珉沉聲說道。

俊秀點了點頭,和昌珉一起撥出劍,兩人同時衝向有天和允浩之間,要將兩人分開。

有天正向允浩攻出淩厲的一劍,沒想到俊秀和昌珉會突然沖過來,根本收不住劍勢,昌珉險險的避開了有天的一劍,但俊秀卻被劍芒劃傷了左臂,鮮血頓時順著傷口流了下來。

「俊秀!」有天吃了一驚,不由的將劍扔到了地上,緊張的查著俊秀的傷勢「對不起!」

就在這時,允浩不依不撓的一劍刺向有天,昌珉根本擋不住允浩,俊秀見狀急忙將有天護在了身後。

「允浩哥!住手!」俊秀大聲的衝允浩喊道。

劍停在了俊秀的胸前,允浩抬眼看著俊秀,一臉的冷峻。

「俊秀,你給我讓開!」

「允浩哥,你瘋了嗎?!如果你殺了有天,在中哥一輩子也不會原諒你的,你是不是真想讓在中哥恨你一輩子?!」俊秀怒瞪著允浩。

允浩不語,眼中有了動搖。

「在中哥現在生死未卜,如果他醒了知道你傷了有天,他會怎麼樣?你難道要活活把在中哥氣死嗎?」俊秀繼續說道。

允浩依然沉默,但舉著劍的手開始緩緩下垂。俊秀說的沒錯,雖然他實在很想殺了朴有天,但如果在中知道了,一定不會原諒他的。

俊秀見允浩放下了劍,心裡不由的鬆了一口氣。

「什麼生死未卜?在中到底怎麼了?!」有天聽了俊秀的話後,心不由的提到了嗓子眼。

「在中哥他……」

「莊主!莊主!」俊秀的話沒說完,便被一個匆匆跑來的下人打斷「朴大夫要您趕快過去。」

話音未落,允浩便一陣風似的跑向了後院,昌珉緊隨其後。

「我們也快過去。」俊秀拉著有天就向後院走。

「可你的傷……」

「現在在中哥比較重要,快走!」俊秀打斷有天的話,拖著有天緊跟在允浩和昌珉後面。

 

 

四個人一起進了在中的廂房,正洙正皺著眉坐在在中的床邊,一臉的疲憊。床上的在中臉色慘白,雙眼緊閉,呼吸十分的微弱。

「正洙哥,在中到底怎麼樣了?」允浩第一個開口詢問。

正洙抬頭看了一眼眾人,看到有天和俊秀時微微有些吃驚,但也沒多問什麼。

「我已經盡力解了在中身上的毒,不過……」正洙嘆了一口氣「在中原本的內傷就一直未癒,剛才又被崔東旭打傷,內傷太嚴重,內息虛弱,現在要想保在中的命,必須讓一個內力深厚的人每日為他輸入真氣,以此續命,然後我再以藥物為他調理,方可慢慢恢復。」

「我可以!」

「我可以!」

有天和允浩同時開口。

「在中的事不用你管!不想讓我殺了你的話你就馬上離開冥莊!」允浩怒瞪著有天。

「我當然會離開,不過我會帶著在中一起走!」有在毫不示弱的回道。

「你……」

「行了!」正洙打斷了兩人的爭吵「不管誰,現在馬上來幫在中輸真氣,別再吵了!」

「我來!」

「我來!」

允浩和有天又是同時開口。

「允浩來吧。」正洙說道,他知道要是他不指定,這兩個人說不定又要吵「將真氣輸入在中體內後,以氣在體內運行一個小周天,幫他保持全身的血脈暢通。」

允浩聽後點了點頭,坐到床邊將在中扶起來開始運功。正洙衝其他人擺了擺手,示意讓他們離開,和他們一起退出了屋子。

 

「正洙哥,在中哥他不會有事吧?」出了房門後,俊秀忍不住問。

「在中他……咦?你的手是怎麼了?!」正洙此時才注意到俊秀的左臂上滿是鮮血。

「小傷。」俊秀低下了頭。

「俊秀,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有天一臉的愧疚。

「那還不快幫他止血?!」正洙瞪了有天一眼,拿出一條手帕上前將俊秀的傷口包住「怎麼弄的?」

「也沒什麼。在中哥真的不會有事吧?」俊秀又問道。

「不好說。」正洙陰沉著臉「在中的身子已經到了極限了,再受不起任何的折騰,他現在的情況如果能安心靜養的話或許可以好起來,但是我擔心在中醒了以後恐怕……」正洙嘆了一口氣,沒再說下去。這一次,在中是一心求死的,可他違背了對在中的承諾又救了他,在中怕是不會再像上一次那樣配合他安心養病了。

「那就是說在中現在不會有事了?」有天問道。

「毒已解,按我說的方法調理的話應該是能好起來的。」正洙點了點頭。

「那就好。」有天似是鬆了一口氣,剛才在中那副虛弱的樣子真的把他嚇壞了。

「我想你還是趕快離開吧,否則一會允浩哥出來恐怕又要找你麻煩。」昌珉在一旁淡淡的開口。

「我不走,我要等在中好起來以後帶他離開。」有天一臉的堅定。

「要等也不用在莊裡等,在中哥需要靜養,你要是在莊裡豈不是天天會和允浩哥動手,那只會影響在中哥。」昌珉皺眉。

「不!有天還是留在莊裡吧,我會說服允浩的。」正洙突然開口。

昌珉和俊秀均用疑惑的目光看著正洙,正洙看著昌珉道:「在中每日都需要有人給他輸真氣,單憑你和允浩恐怕支援不住,俊秀的功力又太弱,所以,為了在中,有天必須留下來。這件事我會去跟允浩說,如果他不想讓在中死的話,就必須答應。」正洙說完後目光轉向了有天「你先跟俊秀去他房裡幫他上點藥吧,我要在這兒等允浩給在中運完功後幫在中診脈。」

「好。」有天聽後點了點頭。

「不用的,我也要在這兒等。」俊秀反對道。他目光微垂,不去看有天。在俊秀心裡,對有天在來冥莊之前說的話還很介意,所以,他不想在這時候跟有天獨處。

「胡鬧!」正洙皺起了眉「不清理一下上藥萬一感染了怎麼辦?你還想不想要這隻手了?」

有天在心中嘆了一口氣,他猜到俊秀是在介意之前的事,當時他的話確實說的有些重了。

「俊秀,走吧,我們去上藥,我不想再為你擔心。」有天說著拉起俊秀沒受傷的手,憑記憶向俊秀的廂房走去。

俊秀沒有說話,任有天牽著,臉上的表情有些彆扭,但卻沒有掙扎,跟著有天離開了。

昌珉看著遠去的兩人不覺皺了皺眉,為什麼他覺的俊秀哥對朴有天的態度有些異樣的感覺?

正洙同樣皺起了眉,然後又搖了搖頭。俊秀應該不可能會對朴有天有什麼吧,明知心不在自己這裡還義無反顧的去愛,那最後得到的,只能是自己傷痕累累的心。

 

 

 

房內,允浩為在中運完功後緩緩的扶在中躺下。輕輕的撫了撫在中耳邊淩亂的髮絲,看著在中那張毫無生氣的臉,允浩只覺的胸口有些透不過氣,腦中忽然想起了十六年前,那個下著大雪的午後……

記憶中,那天冷的出奇,他好不容易才求爹帶他出莊去鎮裡玩,所以心情十分好。一路上他東瞧瞧西看看玩的不亦樂乎。正在他樂不思蜀的時候,看見一間青樓的門口圍了許多人,他一時好奇便湊了過去。看見三個男孩被圍在中央,幾個打手似的人一臉兇惡的在欺負他們。最大的那個男孩兒將兩個較小的男孩兒護在身後,眼中沒有一絲畏懼的迎著打手的目光,略顯妖豔的臉上滿是倔強。

當時他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是被那個妖豔的男孩所吸引,他那麼美,美的讓人不忍看他受到傷害,所以,他求爹救了他們,讓爹將他們帶回了冥莊。

回莊的時候,那三個男孩和他一起上了馬車,他好奇的看著那三個男孩,儘量顯示出友好的樣子。

「你叫什麼名字啊?」他首先向妖豔的男孩發問。

但妖豔的男孩並沒有理會他,只是一臉戒備的看著他,眼神出奇的冷。

碰了一個釘子他感覺有些沮喪,於是便不再說話,目光不由的轉到了那個和他差不多大的男孩身上。那個男孩低著頭,目光微垂,一副惹人憐愛的樣子。看著那個男孩,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心裡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很想把他抱在懷裡,好好的保護。

「你叫什麼名字?」他碰了碰那個男孩。

那個男孩抬起頭,似乎有些驚訝,眨了眨他那雙清澈的大眼睛,微微皺了皺眉,但還是怯怯的開了口:「我叫金在中。」

「在中啊!」聽到男孩回答了他,他高興的笑了起來,一把拉過他的手「我叫鄭允浩,你可以叫我允浩。」

在中似是被他的熱情嚇住了,愣愣的看著他,呆呆的樣子十分可愛。

「以後你就是我的好朋友,我會保護你的,再也不會讓你受欺負了。」這就是他對在中最初的誓言。

在中還是愣愣的,眨了眨眼睛,然後嘴角上揚,露出一個純純的笑……

從回憶中醒來,允浩已是淚流滿面。輕輕的執起在中的手放在唇邊,允浩愛戀的在上面落下輕吻。

在中,對不起,我沒遵守我的諾言,不但沒保護好你,還不斷的傷害你,但你能不能再給我一個機會,讓我補償你。我真的不能讓你走出我的視線,我不是自私,不是霸道,只是真的放不開你的手。

 

「運完功怎麼不叫我?我還要為在中診脈呢。」見屋裡一直沒有動靜,正洙便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昌珉。

「哦。」允浩應了一聲,低著頭從床邊退開,額前的髮絲蓋住了他半個臉,讓人看不清他表情。他不想讓別人看見他的脆弱。

正洙的精力都放在了在中的身上,根本沒注意允浩,只是坐在床邊為在中診脈,秀眉微微的皺著,臉上的表情有些凝重。

「正洙哥,在中哥他現在怎麼樣?」昌珉問道。

正洙沒有說話,只是嘆了一口氣,從懷中拿出一個藥瓶,倒了一粒藥丸餵在中吃了下去。

「他的脈象不太平穩,還是時有時無的。現在他身邊一刻也不能離人,只要稍有不對就必須趕緊為他輸真氣,否則……」正洙沒再說下去。

「那在中什麼時候能醒過來?」允浩一臉的焦急。

「這個……」正洙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說不定他永遠都不會醒過來了。」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毒不是已經解了嗎?為什麼在中會醒不過來?為什麼啊?!」允浩有些失控的質問正洙。

「為什麼?你問我為什麼?你怎麼不問問你自己!」正洙怒瞪著允浩「從你帶在中回來,在中有一天過的好嗎?哪次不是舊傷未癒又添新傷?!他的身子就從來沒好過!從崔東旭手裡回來的時候在中傷成了什麼樣子?!可你卻還不知道珍惜,那天晚上你做的事簡直就是禽獸不如!現在你知道著急了,有什麼用!今天要不是你執意阻攔,逼的在中走投無路,他至於做的這麼絕嗎?!我告訴你好了,在中他根本就沒有求生的意志,不然,運完功後不會一點好轉的跡象也沒有!我根本就不該救他,我就應該讓他好好走……」

「別說了!」允浩打斷了正洙的話「哥,我是禽獸不如,我不是人!你怎麼罵我都行,但你別說不救在中的話,我求求你,一定要讓在中好起來,讓他好起來……」說到最後,允浩已泣不成聲。

看著允浩的這個樣子,正洙也不忍再對他發火。他從來沒見過允浩在人前掉過一滴淚,可今天,他已經在他面前哭了兩次了。

「不是我不救他,只是這一次,我也沒有把握了。他能不能好起來,只能聽天由命了。」

允浩聽後沒再說話,只是走到床前跪在了床邊握著在中的手,淚一滴一滴的往下掉。

正洙和昌珉看著允浩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尤其是昌珉,他也是愛在中的,在中成了這個樣子,他的難過絕不比允浩少,可是也許是他隱忍慣了,所以連難過的時候也是平靜的,只讓淚流在心裡。

 

「朴有天我讓他留下了,在中的情況不知道要持續到什麼時候,單憑你和昌珉兩個人我怕支持不住。」正洙打破了沉默。

「我知道了。」出乎意料的,允浩一句反對的話也沒有說,只是點了點頭「哥,你們出去吧,這裡有我就行了,我會照顧好在中的,讓我跟他待一會兒吧。」允浩的聲音低沉沙啞。

正洙沒再說什麼,拉了昌珉一下和他一起退出了門外,只留下了允浩和在中。

房裡靜悄悄的,只剩下在中微弱的呼吸聲和允浩的輕泣,綿綿不絕。

允浩的淚一刻也沒有停過,就好像要將這一生的淚都在這一次流盡一般,溫熱的液體不斷的落下,滴在在中的手上,臉上……

在中,你就那麼恨我嗎?恨我恨到要用死來擺脫我嗎?你好殘忍,真的好殘忍,我已經知道錯了,可你為什麼連一次機會都不給我?我是真的愛你啊。

因為愛你,所以我才會說我要保護你,因為愛你,所以我不管做什麼第一個想到的總是你。我恨我自己為什麼那麼糊塗,當年連希澈哥都看出來了,可我卻還執迷不悟,把你傷成了這樣。我知道我沒有資格,但我還是求你,不要離開我,給我時間,讓我學會怎麼去愛你。

 

 

 

「疼嗎?」

俊秀的廂房內,有天細心的將藥上在俊秀的傷口上,並用紗布將傷口包紮好。

「還好。」俊秀緊緊的皺著眉,頭上滲著冷汗。其實,他一向是最怕疼的了。

「都疼成這樣了還逞什麼強啊。」有天掏出手帕幫俊秀擦了擦額上的汗「之前我說的那些話不是有心的,我只是太著急了,你別放在心上。」

「我知道你是太擔心在中哥了。」俊秀低著頭「其實如果不是我攔著你耽誤了時間,也許事情不會變成這樣,你怪我也是應該的。」

「我沒有怪你。」有天嘆了一口氣「你的顧慮也不是沒有道理,當時是我太衝動了,就算我來了也不一定能讓事情有所好轉,說不定還會更糟,我總是會讓在中為難。」有天的眉宇間有著淡淡的憂愁。

「怎麼會呢。」俊秀搖了搖頭「你幫了在中哥很多的,最起碼,你讓他擁有了兩年的平靜與快樂。」

「可惜,我始終代替不了他心中的那個人。」有天苦笑了一下「算了,現在最重要的是他能好起來,其它的都不重要了。」有天眼中的憂鬱濃的化不開。

「正洙哥的醫術是最好的,所以,在中哥一定會好起來的,你不要擔心。而且,我想在中哥會慢慢愛上你的,畢竟他心裡的那個傷他太深了,如果是我,我一定會選你。」說最後一句話時,俊秀的目光深深的望著有天,那眼神裡,是有天看不懂的真心。

「可惜你不是在中。」有天笑著搖了搖頭。

是啊,我永遠也不可能成為在中哥,所以,你是不是永遠是我遙不可及的夢?俊秀在心中悲嘆。他知道在這個時候,他實在不該對有天有任何想法,畢竟有天現在是在中哥唯一的希望和依賴,但有時,心是不由自己控制的。

朴有天,我喜歡你,可我卻不敢告訴你,也許你永遠不會知道我對你的心意,但遇見你,我不後悔。

 

=======================================

 

明天因為在中哥的演唱會,本想停更一天的,但想也許有人會想看文,所以明天會在出門前更文。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