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人間界:陸廣茨私J偵探事務所

 

朴公子最近很不爽,非常不爽。

為什麼?這事說來話長。

那邊廂,鄭允浩強迫自己把精力全用在破案上,沒有多餘的時間胡思亂想;這邊廂,金在中每天深夜翻窗外出滿世界亂跑尋找“獸王石”,白天僅睡幾個鐘頭就又SP滿格的衝到偵探事務所,幫陸廣茨的忙——找丟失貓狗。

都不知道,原來彼此連排解思念的方式都如此統一。

說回偵探社的工作,尋找,那可是在中的強項。只要聞聞小貓小狗的食盆,再出門晃悠一圈就能找到。一時間“陸廣茨私家偵探事務所”完成委託的效率高到爆棚,在中也成了遠近文明的“尋找丟失寵物專業戶”。

所以,我們的大偵探……的助手,眼看著自己的工作被人搶走,無奈又懼怕在中的拳頭,就只好忍氣吞聲,一個人漠漠的不爽。

 

「我回來了。」說曹操,曹操就到。在中抱著一隻薑黃色的小貓,大搖大擺的走進來。廣茨豎起大拇指,12分36秒,在中又破記錄了。

把小貓放在地上,拍拍牠的頭,在中教訓兒子一樣:「讓你貪玩跑出去,下回被野狗欺負看你還有沒有那麼好運氣遇見我來救你。」

小貓「嗚嗚」叫著,討好的舔舔在中的指尖,好像聽得懂在中的話。

其實不是好像,是真聽的懂。雖然朴有天不知道,不過這幾天他也習慣了在中對著貓貓狗狗的“自言自語”。

在中逗過貓,晃著身子移動到廣茨旁邊:「小茨,今天還有委託嗎?」

「今天沒有了。說起來,在中,還真是多虧了你,我們的生意好多了呢。」雖然還是些芝麻綠豆大的小案子(或者說不是案子?),至少有收入了。

「老闆!」朴有天不敢對在中發火,只好衝廣茨抱怨,「我才是你的助手啊!」

「朴膩膩,你很不服?」自從那次別開生面的招呼之後,在中就稱呼有天“朴膩膩”。

藍色的眼睛斜視著自己,有天被眼神中散發的強大氣場直接O.K.掉,頭搖的小辮子都與地面平行了。

在中滿意的勾起好看的眉梢,眯著眼睛:「那你請我吃飯。」

「為什麼?」

「廢話,當然是因為我餓了!」

//(ㄒoㄒ)// 對話前後有連繫嗎?有連繫嗎?這人來自火星嗎?55555~~我引以為豪的工作~~我被嚴格控制的零花~~

有道是:金家女王忽異常,小甜甜,正遭殃。無膽反對,唯有淚千行。

 

羅曼地西餐廳

一勺糖,再一勺糖………姜妍秀盯著桌面,手裡的動作機械的重複。

允浩看著反常的妍秀,按住她不斷往咖啡杯里加砂糖的手:「你想得糖尿病啊?」

「嗯?」姜妍秀停止加糖,自然的啄一口咖啡,甜膩到發苦。

「呀!呸~」終於回過神來了。

「你還喝它幹嘛?」允浩把杯子拉向自己,「你今天怎麼了?約我出來,是有話跟我說嗎?」

姜妍秀低著頭,似有難言之隱。允浩招呼服務員把咖啡端走:「這杯咖啡糖加多了,快溢出來了,幫這位小姐換一杯,還有端的時候小心點別灑在你衣服上了。」

目送服務生平安的拐進工作間,允浩才回過頭來,姜妍秀正用一種複雜的眼光看著自己。

「大小姐,幹嘛這麼看我?」

「我們允浩,真是好人呢。」妍秀柔柔的開口,「對誰都很溫柔,就連素不相識的服務生也一樣。」

允浩摸摸鼻尖:「呀,說這些幹嘛?」

「是了,不說了。」妍秀閉著眼吸一口氣,睜開眼又是平時快活的語氣了,「浩你要吃什麼?這家西餐廳的東西很不錯哦~」

「吃什麼?」允浩想起那隻肉食動物,如果在中在的話,他一定會點………

「我要吃牛排!」

對了,他一定會吃牛排的。……… 等等,剛才那聲,不會是自己幻聽吧?

急切的抬起頭,期盼的四處尋找這把囂張聲音的主人。視線定格,靠餐廳門口那桌,咂著嘴看餐單的小子,不是在中還會是誰?在中旁邊的是……朴有天!?

「za……」

『鄭允浩,我究竟是你什麼人?』

『你想清楚了,再來找我。』

允浩幾乎就要大聲叫出口了,想起那天在中的話,後半個音節活生生吞了回去。

姜妍秀隨著允浩的視線轉過頭,看清楚是誰後慘白著臉轉回來。允浩怔怔的看著那個人,眼裡是她從未見過的苦澀。

 

服務生小寶彬彬有禮的詢問顧客:「請問你們需要什麼甜點?」

「我要慕斯蛋糕,在中你呢?在中,在中……」

「啊?」在中回過神來,「什麼?」

「問你要什麼甜點?」

「嗯……」在中低著頭不出聲,有天插話:「不要了?」

「怎麼可能!」抬起頭笑咪咪的對著服務生,「要最貴的,謝謝!」

「啊!是!好的!」

小寶臉紅紅的下去了。有天痛心疾首的捂住自己的荷包,一激動口不擇言:「金在中你這個吸血鬼!」

有天說完立刻捂住嘴,知道自己“在”劫難逃,所性閉上眼睛,等待“小金直拳”的臨幸。

怎麼還不打過來?不會是放棄使用拳頭,正在找武器吧?有天偷偷睜開一隻眼,在中乖巧的笑臉驚得他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哎呀~膩膩別那麼小氣嘛~~」在中說完還軟綿綿的捶了有天一下。

「呃……在中你還是給我個痛快的吧……」

 

餐上來了,在中興致勃勃的切著盤裡的牛肉。吃相還是像個小朋友,嘴邊沾到醬汁也渾然不知。

朴有天優雅的吃著盤裡的食物,貴公子的形象和旁邊的餓豹形成鮮明對比,連端著玻璃杯喝白開水也像品紅酒一樣有氣質。

有天喝著水,眼光隨意的四下輕瞟,突然像受了什麼刺激,一口水華麗麗的噴了出來。

「啊!太噁心了!你怎麼和鄭允浩一個德行?」在中和有天拉開距離,還好沒噴到我的盤子裡。

「咳咳咳咳……」有天想說什麼又說不出來,面部扭曲的衝著在中比比劃劃,手指向自己前方。

「幹嘛?」在中嚼著牛肉看過去,一位穿著得體的富家小姐紅著臉望著有天,看見有天指著自己又迅速埋下頭,叉著盤裡的食物。

「哼,膚淺的女人!」目前在在中眼裡,衣著光鮮的大小姐都是膚淺的女人。

有天猛的雙手握住在中的右手,含著熱淚望著在中,一開口聲音都在顫抖:「知己啊~~~~~~~」

在中被他這一抓,嚇得餐具都握不住了:「朴膩膩,有話好好說,別一驚一咋的。」

有天嘟著嘴,豎起一根手指,可憐兮兮的開口:「在中,就這一次,你一定要幫幫我!」

「幫你什麼?」 這個朴膩膩,這樣子還真……可愛……

有天故作神秘的靠攏,壓低聲線:「那個女孩你看見了?他是我老爸給我安排的未婚妻。家裡有點錢,就俗人一個。我給她說過好多次了我們不合適,她還是非纏著我。在中,幫幫我,我要讓她徹底死心。」

「怎麼幫?」在中被氣氛感染,也壓著嗓子說話。

有天在他耳邊嘀咕了一陣。

「嘿嘿~」在中轉著眼珠子,「聽上去好像很好玩。」

「是吧,是吧。」有天笑的不懷好意。

「不如我們……」小惡魔搧著翅膀,把腦袋湊過去一陣嘀嘀咕咕。

 

允浩咬著牙死盯著小聲說大聲笑,一副狼狽為奸樣的兩人。手裡的餐刀狠狠的切著牛排,仿佛那是朴有天的脖子。

什麼時候在中和朴公子那麼要好了?好到單獨吃飯?好啊金在中,感情剛才那一拳是“打情罵俏”是吧?看來你一點都不掛念我嘛~還說什麼“相同的悸動”,放屁!

「浩,浩。」妍秀小聲喚著允浩。

「幹嘛?」允浩頭都不轉,牛排切成肉末了。

「那個男的……好像和金在中……關係不一般呐。」

「…………」

哼!可不是嗎?在中把椅子都搬過去和朴有天的湊到一塊了,怎麼不乾脆坐在他大腿上呢?喂喂,朴公子,在中的手可不是你能牽的!你居然餵他吃東西!金在中你居然吃了!你給我吐出來!!

反了反了,你們兩個要不要這麼肉麻?公共場所啊!在中,這種有錢人家的少爺都是花花公子,你可不能被區區一塊牛排收買了啊~~朴公子,相信我,在中不適合你的,他只是看上去乖巧而已~~

啊~~金在中你看你那副小媳婦樣!還一臉嬌羞的捶打朴有天!拜託!!嬌滴滴的樣子完全不是你的STYLE!看不下去了!實在看不下去了!

允浩“騰”的站起來,正準備衝過去拉開他們,一個女人比他快了一步,揚起手給了朴有天一個巴掌!

「噁心!」

女人的聲音帶著哭腔,甩了有天一巴掌後自己也怔住了,捂著臉跑出餐廳。下一秒,被打的有天居然哈哈大笑起來,在中也笑彎了腰。

再傻的人也看出不對勁了,何況鄭隊長。

允浩坐下,即使知道他們沒什麼,心裡還是堵的厲害。他承認剛才自己很嫉妒,嫉妒到忘了身邊還坐著妍秀。

妍秀的臉色不比允浩好看到哪裡,她從來沒見過這麼不理智的允浩,「浩……你不會離開我的,對吧?」

「妍秀………」

當員警怎麼多年,也沒有遇見過比感情更難整理的案子。

 

下午的時候,重案組接到電話,有那兩名犯罪嫌疑人的消息了。刑明康在隔壁市的火車站被人攔下,而曾國棟則是偷偷摸摸的回到了家。

 

 

警局

口供房A

「曾國棟,你認不認識照片上這個男人。」

口供房B

「刑明康,你認不認識照片上這個男人。」

口供房A

「………不認識。」

口供房B

「………不認識。」

口供房A

「曾國棟,你最好老實交代,警方手頭有足夠的證據證明你和這個叫刑明康的中國籍男子之前在“老水手”酒吧見過面喝過酒。」

口供房B

「呐我警告你,別耍花樣啊!有人看到你之前在“老水手”酒吧和這名叫曾國棟的中國籍男子一起喝酒聊天。」

口供房A

「………對,我是認識他。他是個瘋子啊!」

口供房B

「啊,你這麼一說我想起來了,我們是有過一面之緣。在酒吧遇見新朋友聊聊天覺得很投緣,一起喝喝酒,離開酒吧之後就再沒聯繫過了。」

口供房A

「瘋子?」

口供房B

「你撒謊!你們明明是在醫院認識的!有人聽到你們在酒吧裡說什麼“合作”、“殺了那些狗醫生”。說!你是不是和他一起,交叉殺人了?」

口供房A

「我第一次和他見面是在“仁眾醫院”,那麼巧我們那天都去了醫院鬧事。大家同病相憐就約去酒吧一起喝酒,期間他提到什麼“交叉殺人計畫”,我當時很痛快的答應了,但是那都是喝醉酒胡言亂語啊!我哪知道他瘋了,真跑去殺人!後來你們員警找到我問話,我才知道那女醫生死了,我怕他逼著我也去殺人,就回老家避一避。」

口供房B

「喂警官,說大話誰都會啊!………是!我們是有說過那個“殺人計畫”,但我那天只是說說而已,第二天酒醒了什麼都不記得啦~昨天你們找到我我才知道原來那醫生真的死了!我怕那個曾國棟逼著我也去把惹到他那個醫生殺了嘛~就趕快請假跑了。」

口供房A

「那你10月14日,下午7點至晚上10點,這段時間你在哪?做什麼?」

口供房B

「那你9月27日,下午7點至晚上10點,這段時間你在哪?做什麼?」

口供房A

「我在老家避難啊,我老家所有親戚都可以作證的。」

口供房B

「那麼久的事了,誰記得那麼清楚啊?不是去了酒吧喝酒就是回家了,你們可以去查一查。」

 

監控室裡,鄭允浩比對著錄影,分析兩個人說的話。

看來,他們並沒有說大話。

那到底,誰才是兇手?

 

 

 

 

 

 

第十八章

人間界:東方市警局

 

天空灰的像哭過。厚厚的雲層猶如幕幔,籠罩在城市上空。

允浩討厭東方市的冬天,從不下雪,晦暗如墨。冬季抑鬱症在這個城市像感冒病毒一樣四處作孽又悄無聲息。

線索斷了,案子停了,思緒又開始不受控制的游離了。

我需要工作,工作,重新投入工作!

冷靜下來,回到原點。兩個死者,相同的手法,相似的死亡時間,7點到10點,正是下班的時間,下班,下班……在中……不對!同一個兇手,兩個無辜的嫌疑人,還有,還有……在中……

「靠!」

允浩懊惱的把咖啡罐砸向牆壁,殘餘的液體潑了一地。

金在中!你贏了!

我想你……真的,好想你………

 

「我認識的鄭允浩,可不是一個會因為案件難搞而亂發脾氣的員警啊?」崔承煥撿起腳邊的空罐子扔進垃圾桶,「不是因為工作,難道是因為感情?」

允浩無奈的苦笑:「承煥哥,太聰明可是會招人討厭的。」

崔承煥站到允浩旁邊,望著窗外旋飛的鴿子:「和妍秀吵架了?」

「哥……你知道我們從不吵架。」

「那到是。」承煥點點頭,「不是妍秀,難道是在中?」

!!!!

崔承煥觀察到允浩瞬間放大的瞳孔,眼裡出現了似曾相識的悲傷:「允浩,金在中對你來說,究竟是什麼人?」

允浩閉上眼:「哥,為什麼你也這樣問我?………什麼人?呵呵,我如果有了答案,就不會站在這裡難過了…………

…………在中離開我幾天了,他說在我想清楚答案之前,別去找他。……哥,這幾天我一直用工作麻痹自己,可是一旦停下工作,我就控制不住的去想他。……甚至和妍秀在一起時,也在想他………哥,我是不是很壞?給不了在中答案,同時又傷害著無辜的妍秀………」

允浩的語氣充滿內疚和自責,但表情卻像受傷的孩子,崔承煥突然情不自禁的抱住他。

「哥?」從小失去父愛的允浩,除了在中,還沒有和其他男性這麼親密過。

「傻瓜。」承煥的聲音聽上去也很痛苦,「為什麼要讓自己那麼辛苦?跟隨自己心的方向就好啊。傻瓜……」

感情之中,懂責任的人往往受傷最重。好想讓他大哭一場,一直堅強的允浩,你也有哭泣的權利呀~

承煥鬆開環抱,允浩還想著他之前的話,喃喃自語:「心的方向?」

猶豫了幾秒,崔承煥試探著開口:「允浩,如果,如果我告訴你我想試著去愛金在中,你會允許嗎?」

「不行!」沒有一秒鐘的遲疑,允浩幾乎是用吼的說出這兩個字。

「呵呵~」崔承煥拍拍允浩的肩,「這麼大反應,還看不清自己的心?」

「哥………」

由遠而近急迫的腳步聲打斷了沉浸在自己思緒中的兩人,老忠氣喘吁吁的說了句什麼。

鄭允浩和崔承煥對望一眼,下一秒一起奔出警局。

老忠剛才說:「頭兒,又發現一名女死者,在郊外。」

 

 

 

仁眾醫院

姜厚德坐在會議室裡,和股東及心臟科的醫生們開會討論,關於“進購新的心臟醫療設備”的提案是否通過。

提出者是余子山醫生,他認為新的設備能降低手術的風險,確保病人的安全。大部分醫生和股東都贊同,但仍有一些人持反對意見,因為這部新設備價額昂貴,最重要的是對手術的成功率沒有明顯提高,從經濟角度來看很不划算。

余醫生激動的站了起來:「做醫生的,應該把病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如果只是追求經濟效益,那和商人有什麼分別?院長,你說對不對?」

一些年輕的醫生紛紛附和,剛才反對的股東皺起了眉頭。幾十雙眼睛全看向姜厚德,等待院長投出關鍵性的一票。

突然,會議室的門被大力撞開,幾個保安追在怒氣衝衝的鄭允浩後面:「你不能進去,院長在開會。」

鄭允浩喘著粗氣盯著姜厚德的雙眼,保安向院長鞠躬:「對不起院長,這個員警硬要衝進來,我攔不住他。」

「員警?」人群騷動起來。

姜厚德滿臉尷尬:「各位對不起,今天的會議到此結束,有什麼下次再說。」

然後鐵青著臉走向允浩:「你,跟我去辦公室。」

 

「我希望你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鄭、警、官。」姜厚德一字一頓,表情像吞了蒼蠅。

允浩也正在氣頭上,態度同樣不善:「姜、院、長,就在剛才,警方在郊外找到一具女屍,又是你們“仁眾”的醫生!」

姜厚德故作鎮定:「那你應該去查案,跑到我這來做什麼?」

「你還不明白?」允浩很想衝上前撕破那張老臉,「又是同樣的手法,這起連環兇殺案受害者又增加了一個,很明顯,兇手是針對這家醫院,針對你!!」

允浩憤怒的指向姜厚德。這一刻,在他眼裡,這位受人敬仰的醫院院長不是他的長輩,他女友的父親,只是個做錯事不願承擔責任的無膽之徒。

「你一天不像警方交代你做過什麼,就讓那兇手多一天殺害一個無辜的人。說不定他現在,已經計畫好下一位受害者是“仁眾”的哪名醫生了。」

見姜厚德面有愧色,允浩動之以情:「姜伯父,妍秀她也是醫院的醫生啊。」

「妍秀……」姜厚德聽到寶貝女兒的名字,顫巍巍的坐在椅子上,心理防線終於崩潰。

「小子,你說的對………我做這麼多事,都是為了妍秀………我不應該再對你們警方隱瞞。」

(賭贏了!!)

允浩暗自長嘆。他並沒有確切的證據能證明姜厚德曾經犯過錯誤,只是憑著員警的直覺認為他有可疑。如果不是姜厚德為了妍秀亂了陣腳,搞不好他今天又會像上次一樣,被姜厚德轟出去。

 

姜厚德取下眼鏡,靠在椅背上。允浩走到上次的位置坐下,他知道這會是一個好長的故事。

「二十多年前,“仁眾”還沒建立,我那時只是普通醫院的一名心臟科醫生。我老婆剛懷上妍秀,我很想給她們母女倆提供最好的生活。………

………雖然年輕,但是我醫術很高明。有一次我救了一個病人,沒想到他原來是個商人,出院後找到我,說願意贊助我成立一家自己的醫院,前提是資金他只出一半………

………一時間我根本籌不到這麼多錢,但是我又不願意放棄這個大好機會。妍秀已經出生了,牙牙學語叫我爸爸。我把心一橫,想到了販賣器官。………

………那時候,我治療的病人裡有一名男孩,我現在還記得他的名字,叫小斌。他真的好乖,可惜由於患有先天性心漏,只剩半年時間。………

………小斌的父母都是窮苦的農民,為了給兒子治病已經傾家蕩產,我勸他們放棄,但他爸爸說就算只有0.1%的希望,哪怕是賣血,賣器官,也要治好小斌。………

………明明都是快死的人了,為什麼還要苦苦掙扎呢?但是我一時被貪心蒙蔽了雙眼,告訴小斌爸爸說,如果他願意將一個腎臟捐贈給醫院,我可以免費給孩子治療………」

………他爸爸果然答應了,我賄賂了值班護士,偷偷做了手術取出了活體器官,籌到了開醫院的錢。但小斌卻在這個時候死掉了…………

………小斌是自然死亡。他父母不能接受這個結果,但身為農民的他們讀書不多,不懂找法律幫助,就這麼稀裡糊塗的被我騙了。」

「什麼?」允浩驚訝的睜大眼睛。欺騙是可怕,但比欺騙更可怕的,卻是人類的無知。

姜厚德被回憶折磨的老淚縱橫:「 允浩,我這輩子就做錯這麼一件事,雖然我沒有殺人放火,我也知道我罪無可赦。………如果你要抓我,我無話可說。」

允浩捏緊拳頭:「伯父,我不會抓你。……這件事過去那麼久了,小斌的父母當年也沒有立案,我抓了你也定不了罪。總之,還是謝謝你坦白的告訴我這些。你不是個好醫生,卻是個好爸爸。再見。」

允浩打開門,出乎意料的,門外站著淚流滿面的姜妍秀。

 

 

醫院餐廳

「吃點甜的心情會好點。」允浩遞一個蛋烘糕給妍秀,「喏,白糖餡兒的,你最喜歡的。」

姜妍秀打掉允浩手裡的點心:「為什麼?為什麼要騙我?」

「妍秀,你爸爸做這些,都是為了你好。」

「那你呢?」

「……我什麼?」允浩懵了。

妍秀直視允浩的雙眼:「那天在大街上,你和那個,那個怪物一起,我全看見了。」

大街上?和怪物?在中!

「原來你看見了。」很奇怪,允浩不覺得慌張,反而感到莫名的輕鬆,「難怪你這幾天那麼反常。」

妍秀撫上允浩的眉眼:「允浩,你不喜歡他是不是?是他勾引你對不對?允浩你那麼善良,一定不懂怎麼拒絕他……對,一定是這樣。」

「妍秀,」允浩把她的手拿下來,「對不起。」

「不要說對不起!」姜妍秀又哭了出來。

允浩想到早上和崔承煥的對話,是的,再拖下去對三個人都是傷害。一咬牙:「雖然很殘忍,但是對不起,是我變心了。………我們分手吧。」

妍秀看著自己心愛的男人,淚水決堤。

「別哭了,我心疼。」允浩伸手想幫她擦掉眼淚。

妍秀躲開他的手:「別碰我!你已經變心了,為什麼還要對我這麼好?」

允浩的手垂下來。

「你說的對,我對誰都很溫柔,博愛又不懂得分辨感情。………四年前,我胃痛,你冒著大雨過來給我送藥,我真的很感動,就答應了和你在一起。但也僅僅是感動。………你知道我從小沒有爸爸,我很珍惜愛我的人,所以如果有人對我好一分,我會回報他十分。你對我好,除了答應做你男朋友,我無以為報。………

………我以前分不清楚感動和愛,可是自從我遇見在中,我知道了。………和在中在一起,我不自覺的就想對他好,不是為了報答,也不是因為感動,說起來,在中一開始對我的態度還真不是一般的惡劣。」

陷入回憶中的允浩臉上掛著微笑,那麼溫柔的笑容,是姜妍秀未曾見過的。

「允浩,你喜歡他什麼?他是個男人啊,不對,他甚至根本就不是人類。」

允浩手托下巴,回憶著在中的一顰一笑。

「在中他,很好,是那種走在人群中不說話也會閃閃發光的人物。長著漂亮的臉孔,卻有著堅強的靈魂。………最討厭別人說他是女人,很勇敢很強悍,有時候又給人溫柔的感覺………在中難過的時候,會發呆,那表情任誰看了都會想保護他;想讓他開心起來很簡單,只要給他吃的就行,真的很容易就能滿足;…………他常指使我幹東幹西,凶巴巴的打我,其實下手一點都不重;還有,他看上去很乖巧,其實滿肚子壞水,整起人來一點也不心軟,真的貪玩死了………」

「夠了!」妍秀哭著打斷他,「夠了夠了夠了!」

「妍秀,」允浩撫上她的肩,「雖然不是愛情,但我真的會心疼你。也許,我一直把你當作妹妹。」

「我不要當妹妹。鄭允浩,我會恨你一輩子!」

「我知道是我對不起你,今後你有事,我一定無條件幫你。你說我殘忍也好,無情也罷,我只是不想再騙你,也不想再騙自己………我的心告訴我,我想和在中在一起。」

 

從醫院出來,允浩健步如飛,步伐逐漸加快,換做小跑,越跑越快。

承煥哥,謝謝你。

妍秀,對不起。

還有在中,再等等我,這案子很快就結束了。到時候我來找你,親口告訴你我的答案。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