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天做夢也沒有想到在中會回來。

自從在中離開煙雨閣後,涼兒每天都會用飛鴿傳書告訴他在中的情況,所以在中在冥莊的事情他知道的一清二楚。知道鄭允浩為了在中受了重傷時,他以為在中一定會留在冥莊,回到鄭允浩身邊的,沒想到在中居然回來了!

回到煙雨閣,下了馬車後,在中看著愣愣的盯著自己的有天,忍不住低頭笑了起來。

「怎麼?傻了?不認識我了?」在中歪著頭看著有天。

「在中,你回來了!」有天說著一下子將在中擁入了懷中。

一直站在兩人身後的俊秀看到這一幕,臉色立刻陰沉了下來。

從知道在中哥要回來的那天起,他的心情就沒好過。尤其是看到有天笑的一臉燦爛的樣子時,他更覺的心裡難受。他徹徹底底的明白了,在有天心裡,他永遠比不上在中哥。

「好啦。」在中推開了有天「我還沒找你算帳呢!你自己跟俊秀跑去風流快活,卻把苦差事交給我,你說該怎麼辦?」在中眯起了眼睛。

「我只是想讓你跟某人敘敘舊而已,故人相見不開心嗎?」有天笑了笑。

「有天。」在中皺起了眉「我……」

「好了。」有天打斷了在中的話,阻止在中再說下去「回來就好,其它的事就別再說了。你能回來我真的好開心。」有天笑的一臉溫柔。

俊秀靜立在一旁,看著兩人的樣子,覺的心頭像紮了一根刺一樣,痛的喘不過氣。

 

「俊秀。」此在在中的目光終於移到了俊秀的身上「新婚的感覺好嗎?」在中俯在俊秀的耳邊問道。

費了好大勁俊秀才忍下將在中推到一邊的衝動,勉強的勾了勾嘴角「很好啊。」

好什麼!有天從來沒有碰過他,對他態度甚至比以前還要冷淡,有天根本是把他當空氣一樣,當他根本不存在。

「那就好。」在中用狐疑的眼神看著俊秀。是他多心了嗎?為什麼他覺的俊秀笑的那麼勉強,眼中似乎還帶著一絲憂傷,一點也不像那個無憂無慮的俊秀。

「行了,你走了十幾天的路一定累了吧,趕緊進去休息一下吧。」有天說著拉起了在中的手。

「嗯。」在中點了點頭。

這些天他的確累,但累的不是身體,而是心。自從離開冥莊以後,他幾乎每晚都會夢到允浩。夢裡允浩總是用哀傷的眼睛看著他,問他為什麼不肯相信他,不肯再給他一次機會,問的他心好痛。

「在中,你怎麼了?臉色好難看。」有天見在中神色有異,忍不住開口問道。

「沒什麼,是真的有點累了。」在中搖了搖頭。此刻三人已走到了在中的廂房外「我先回房休息一下,晚飯的時候再叫我吧。」

「好,我會讓人做你最愛吃的菜的。」有天的眼中滿是溫柔。

在中聽後笑了笑,便走進了房內。

 

有天見在中進了房便轉過身,看見他身後的俊秀時,只是不經意的掃了一眼便準備離開。

「有天。」俊秀叫住了有天。

「怎麼了?」有天回過頭看著俊秀。

「你是不是打算休了我?」俊秀一臉的哀怨。

有天聽後皺起了眉,拉著俊秀匆匆的離開了在中的廂房外,走到花園裡才停了下來。

「你怎麼能在在中的房間外面說這些?萬一他聽見了怎麼辦?」有天的語氣中帶著責怪。

「你……就只會在意在中哥。」俊秀的眼中含著淚。

「俊秀。」有天無奈的嘆了口氣「我想在我們成親之前我就告訴過你,我不是因為愛你才娶你的,我也給過你選擇,是你自己答應要配合我的,你現在這樣算什麼?」

「沒錯,是我自己答應你的。」俊秀抬頭看著有天「可那時我們以為在中哥會留在冥莊,但現在他回來了,你打算怎麼辦?打算怎麼處理我?」

「你想的太多了。在中就算回來也不可能會傷害你,你應該清楚的,他不是那種人。」有天沉下了臉「你現在這樣,簡直就是無理取鬧。」

「我無理取鬧?」俊秀瞪大了眼睛「我……」

「好了!」有天厲聲打斷了俊秀的話「我不想再和你爭下去。你放心,我既然娶了你,就不會休了你。」有天說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俊秀呆呆的站在原地,眼中含著淚,但卻沒有讓淚流下。

你的確不會休了我,只會把我放在一邊,是不是?有天,其實我知道,在你心裡是恨我的,因為如果沒有我,也許在中哥就會接受你了,是不是?當初我根本就不該跟著你到煙雨閣,我成了你和在中哥這間的阻礙,你也很後悔吧?後悔遇上我,帶我到這裡來。

 

 

 

好黑,這裡是什麼地方?

在中環顧四周,發現自己在一片黑暗之中,心裡不由的有此驚慌。他不是回到煙雨閣了嗎?為什麼現在會在這個奇怪的地方?

在中,在中,在中。

是誰?是誰在叫他?

在中向四周張望,只見一片黑暗中漸漸出現了一個人影,那個人對他而言,再熟悉不過。

允浩?你怎麼會在這裡?這是什麼地方?

允浩用悲傷的眼神看著在中,並不回答,只是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在中,為什麼不相信我愛的是你?為什麼不給我一次機會?我……真的已經累了。

允浩說完轉過身,背對著在中向遠處走去。

允浩,你要去哪兒?別把我一個人丟下。

在中急忙去追允浩,可無論他怎麼努力,卻始終追不上。

忽然場景一換,在中發現自己在冥莊的大門口。遲疑的走入莊內,發現莊裡空蕩蕩的,一個人也沒有。輕車熟路的走過前院,在中來到大堂,只見大堂的門外掛著兩個大大的白燈籠,輕輕的推開門,在中的身體頓時僵住了。只見大堂皇的正中央擺著一個靈牌,上面寫著:冥莊莊主鄭允浩之位。

怎麼會?怎麼會?這不是真的!他剛剛才看到允浩的,允浩不可能離開!不可能!

突然場景又是一換,在中已身在後山,他的面前是一座新墳,墓碑上清楚的寫著:冥莊莊主鄭允浩之墓。

不!不!他一定是在做夢,一定是!快點醒來,快點醒來!

在中哥,我說過的吧,說不定你再回來時,他已是一堆黃土,而且死不瞑目!

基范的聲間從四面八方向在中襲來,在中捂著耳朵蹲在地上,卻依舊擋不住那令他害怕的聲音。

是你自己不珍惜的,現在,你就抱著一堆黃土去哭吧!

不——!!!!

………

 

「啊————!!!」

一聲尖叫過後,在中從噩夢中驚醒。身子猛的從床上坐了起來,緊接著覺的胸口一陣劇痛,一張嘴,一口鮮血便吐了出來。

「在中!你怎麼了?!」隔壁的有天聽到叫聲後第一個衝了過來,將驚魂未定的在中摟入懷中。

有天的懷抱並未使在中安心,在中的身子仍不停的顫抖著,眼中滿是驚恐。

「在中,別怕,我在這裡呢。沒有人可以傷害你。」有天皺著眉,用溫柔的語氣哄著懷裡的在中。

這是怎麼回事?在中已經很久沒有做過噩夢了,為什麼這次從冥莊回來後又犯了這個毛病?難道鄭允浩又對在中做了什麼?

「有天……」在中抬起頭,聲音都有些發顫「我夢見允浩死了。」淚珠從在中大大的眼睛裡滾落「這不是真的對不對?」

「當然不是真的了。」有天撫慰式的笑了笑,輕輕的拭去了在中的淚「允浩怎麼會無緣無故的死了呢?是你想的太多了。」原來他夢到的是這個,原來他在惦記鄭允浩。

「可是……允浩不是生病了嗎?還受了傷。我走的時候他的傷還沒好呢。」在中的眼裡仍充滿著恐懼。

「你回來已經一個多月了,他一定已經沒事了,你放心吧。」有天輕輕的拍了拍在中的背「你剛才吐了血,我去找個大夫給你看看。」有天的眼中滿是心疼。

在中搖了搖頭「不用了,我沒事。」只是心好痛。

「那你先睡吧,如果不舒服了再叫我。」有天扶著在中躺下。

「有天。」在中剛躺下又坐了起來「我要回冥莊,我要見允浩。」

「在中,別胡鬧。就算真要走也要等到明天再說。」有天沉下了臉。

「不!我等不到明天了,我要立刻走!我要見允浩!」在中說著就開始穿衣服。

「在中,你冷靜一點!不過是一個夢而已。」有天按住了在中「明天天亮了我送你走還不行嗎?」

「不!」在中搖著頭「我一刻也不能等了!我真是個笨蛋!我根本就不該離開他!他拼死把我從李秀滿手裡救了出來,我卻對他那麼冷淡!他差點為我死了,而我,明知道他的心意,卻連接受他的勇氣都沒有!他一定很難過,他一定在等我,我要去找他,誰都不能攔著我!」在中說完推開有天,穿上衣服便奔了出去。

看著在中飛奔離去,有天覺的心如刀絞。這就是他和鄭允浩之間的差別嗎?

在中,枉我為你付出這麼多,卻還是比不上鄭允浩啊!我終於明白了,你從來沒有愛過我。

 

「閣主,在中少爺急匆匆的跑向馬廄了,到底發生了什麼?」涼兒這時趕了過來,俊秀也跟在她的身後。

「涼兒,趕快去追上在中,安全的護送他到冥莊,然後你就回來吧。」有天的聲音十分低沉。

「閣主……」

「快去!」有天厲聲喝道。

「是!」涼兒不再多說,應了一聲後迅速的離去。

有天長嘆了一聲,一臉的寂然。嘴角掛著一絲微笑,卻那麼悲涼。

「捨不得就去把他追回來吧,把我們的事跟他解釋清楚,告訴他,你愛的是他,讓他回來。」俊秀看著有天的樣子,眼中滿是不忍。他寧願不要這個有名無實的夫妻,也不想看有天難過。

「晚了,他不會回來了,永遠不會回來了。」有天淒然的笑了笑。

得而復失的感覺真的很不好呢。鄭允浩,在中果然還是捨不得讓你難過,這世上他最捨不得的,就是你了吧。而我,終究得不到在中的愛。

 

 

 

十幾在的路程,在中只用了短短七天就趕到了,如果途中不是涼兒硬要他休息,也許他可以更快。

看著近在眼前的冥莊,在中心裡不由的緊張起來,腦中不斷的想起那個夢,遲遲不敢去敲響那扇門。

「在中少爺,你不是想見鄭莊主嗎?快去敲門啊。」一旁的涼兒說道。

在中聽後,深吸了一口氣,走上前輕輕的敲了敲門。

「什麼人?」裡邊的人邊說邊打開了門「在…在中少爺?」冥莊的下人顯然吃了一驚,不由的結巴起來。

「允浩在莊裡嗎?」在中開口問道。

「在!在!莊主一直都在莊裡,在中少爺快進來。」冥莊的下人說著讓在中進來,並衝裡面的人喊道「快去告訴昌珉少爺,在中少爺回來了。」說完扭頭對在中說「莊主他……一直在後院呢,您快去吧。」

在中聽後點了點頭,便向後院走去。涼兒並沒有跟上在中,而是默默離開了冥莊。

在中少爺,涼兒的任務完成了,希望您以後過的幸福,才不辜負閣主對您的付出。

 

在中迅速的走向後院,在後院的門口遇見了聞訊出來的昌珉,昌珉看到在中,又驚又喜,一把抱住了在中。

「在中哥,真的是你!你回來了!」昌珉激動的幾乎要哭出來。

「我不過才走了一個多月,你看看你。」在中無力的笑了笑。連日來奔波的疲憊感在到達目的地後不斷的湧上來,如果不是因為他還沒有見到那個讓他牽掛的人,他一定倒地就睡「允浩呢?」

「允浩哥他等著你呢,我帶你見他。」提到允浩,昌珉整個人似乎都沉悶了幾分。

「昌珉,你先告訴我,允浩他沒事吧?」看著昌珉的樣子,在中不由的害怕起來。

「放心吧。」昌珉笑了笑「允浩哥只是精神狀態不太好,你去看看他就知道了。」

昌珉說完拉著在中走進了後院。穿過花園,在中遠遠的就看見允浩正站在鞦韆旁,基范則站在不遠處看著允浩。

「他……在幹什麼?」在中走到了基范的身邊,眼睛瞪的大大的。看著允浩不停的伸手去推那個空蕩蕩的鞦韆,在中感到心口傳來窒息的痛。

「他在幫你推鞦韆。」身後的昌珉回答了在中的問題「自從你走了以後,他每天都這樣,一邊推著那個鞦韆,一邊自言自語,就算我們去跟他說話他也聽不見似的,只有在他的身體支持不住暈倒以後,我們才能把他帶回房裡休息,餵他吃藥,但他只要好一點以後又會跑出來,有時候我都覺的,他已經瘋了。」

聽完昌珉的話,在中覺的自己的心被撕裂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鞦韆旁的允浩,一步一步的向他走去。而允浩好像沒有發現在中似的,依舊推著那個鞦韆,眼中滿是柔情,好像在中就在那個鞦韆上。

天啊!他到底幹了什麼?!慢慢的走向允浩,看著允浩的樣子,在中已淚流滿面。他從來沒有想到他的離開會讓允浩變成這個樣子,他的允浩從來都是傲視一切的,他的允浩從來都是無人可敵的,他的允浩怎麼可以這麼脆弱,他的允浩怎麼可以這麼憂傷。

鄭允浩,你這個傻瓜!既然這麼捨不得,我走的時候為什麼不攔住我?如果,如果我早知道會讓你傷心致此,我就是死也不會離開你,以前的那些我都不在乎了,我只要你好好的。

走近了允浩,在中聽見了允浩自語的內容,只覺的心在一點一點的被捏碎。

 

「在中,以後玩鞦韆不可以盪太高,不然你會摔的。」

「在中,你別生我的氣了好不好?你知道嗎?你第一次從莊裡逃出去的時候我就好難過,因為你要離開我。」

「我不是故意要廢你的武功的,我只是怕你離開。我知道我讓你難過了,對不起。」

「在中,你知道我有多在乎你嗎?如果沒有你,鄭允浩也不必存在。」

「在中,我愛你,真的愛你。」

「在中,你從來都不是希澈哥的影子,你是我的影子,影子不在了,你要我怎麼辦呢?」

「在中,別再離開我,嫁給我好不好?」

「我什麼都不要,我只想要你。」

「如果你還生我的氣,那你受過的痛我願意十倍承受,只要你原諒我。」

「在中,你回答我啊,可以原諒我嗎?」

「為什麼不說話?還是討厭我嗎?」

「還是害怕我嗎?」

「在中……」

………

 

在中站在允浩的身後,聽著允浩對著空氣說的話,早已嗚咽出聲,可允浩就好似沒有聽見,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

「咳咳……咳咳……」

允浩突然咳嗽起來,身子晃了晃了就要向下倒去,在中急忙扶住了他。

允浩無神的雙眼對上在中的臉,立刻閃現出光芒,但隨即又黯淡了下去,更顯的幽暗。

「又是幻覺嗎?」允浩喃喃的說著,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

「傻瓜。」在中滿臉的淚痕,輕罵了允浩一聲,主動吻上了允浩冰冷的雙唇。

傻瓜,感受到了嗎?我不是幻覺,我是在中,我回來了,所以,別再難過了,看著你難過,我也好難過。我們互相折磨了十年,真的夠了。我不怪你了,一點也不怪你了,我說過,不管你犯了什麼錯,只要你認錯了我就會原諒你,所以,我原諒你了。

結束了這個吻,在中定定的看著允浩。允浩的眼睛瞪的大大的,似乎還不相信眼前的就是在中。雙手顫抖的撫上在中的臉,一路向下撫過在中的肩和手臂,然後又神精質的將在中擁進自己的懷裡,感受著在中的存在。

這……真的不是幻覺!在中回來了,還吻了他!

允浩終於稍稍恢復了神志,目光深深的鎖在在中的臉上。

「在中,你怎麼回來了?」允浩的目光還是有些呆呆的「走了這麼多天的路一定累了吧?我帶你去房時休息吧,你臉色好蒼白。」

「傻子!傻子!」在中再也忍不住的抱著允浩哭了起來。臉色最蒼白的,就是你啊!「為什麼要把自己折磨成這樣?不知道我會心疼嗎?」

「我以為……你再也不要我了,我以為……你再也不心疼我了。對不起,在中,我知道我沒資格再說這句話,可我求求你,原諒我吧,你要還有氣,打我罰我都可以,別再走了。」允浩哽咽著回抱住在中,緊緊的擁著他。

在中,別再離開了,我真的承受不了,如果要丟下我,你不如一刀殺了我,沒有你,活著真的好痛苦。

「我原諒你了,我不氣你,不恨你了。傻瓜,我什麼時候捨得打過你。」在中將臉埋進了允浩的胸膛。

允浩,我不再離開了。沒了我,你看看你把自己弄成什麼樣子了。你從來都不會照顧自己,我怎麼捨得丟下你,這輩子,能讓我捨不得的,永遠只有你。

 

「這次是真的沒問題了吧?」一直遠遠的看著兩人的基范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

「嗯。」昌珉點了點頭,從後面擁住了基范。

兩個人能在一起,真的很好。

 

 

 

深夜,在中躺在床上看著躺在自己旁邊的允浩,不由的勾了勾嘴角。

白天他們兩個在鞦韆旁邊相擁到最後居然雙雙暈了過去,最後還是昌珉把他們兩個弄到了房裡,想想就覺的丟臉,不過他是因為連日來趕路,體力有些透支,現在感覺已經好多了,可允浩……

手撫上允浩略顯蒼白的臉,在中的目光中透著心疼。

「活該!誰讓你以前欺負我。」在中罵著,眼眶卻紅了起來。

等天亮了給他做點好吃的補補吧,他的身子真的好虛弱。在中看著允浩的臉,在心裡盤算著。允浩以前最喜歡吃他做的雞蛋羹,所以這個一定要做,然後再燉一隻雞,雞湯比較補身子。不過,他已經十年沒有下過廚了,不知道手藝退步了沒有。

在中想著,忽然被身旁的人攬進了懷裡。在中微微抬起頭,發現允浩不知何時已經醒了。

「在中,你真的回來了?」允浩的眼中似帶著狂喜。

「傻瓜,白天的時候不就知道了,怎麼又問?」在中溫柔的注視著允浩。

「我以為……我又做夢了。」允浩垂下了眼眸。

「你沒有做夢,我就在這兒。」在中的眼中閃過一抹心疼,向允浩的懷裡靠了靠「你該知道的,金在中從來不捨得鄭允浩難過,我氣夠了,所以原諒你了,以後我都不走了。」

「真的嗎?」允浩似乎還有些不敢相信「你真的不怪我了?我那樣對你,還廢了你的武功,你的武功永遠不可能再恢復了,你不恨……」

允浩的話還沒說完,便被在中吻住了。但在中的吻技並不高,很快就被允浩反客為主。允浩似乎是將自己的思念和等待全部注入了這個吻裡,久久不願放開,直到在中快要暈過去了,才戀戀不捨的結束了這個吻。

 

一吻之後,在中靠在允浩的胸前喘息著,呼出的熱氣噴灑在允浩的脖子上,像是一種無言的引誘。

允浩的眼中充滿了情欲,身子也開始起了反應,但一想到上次的魯莽讓在中離他而去,便不敢再造次。可越來越強烈的欲望讓他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他忽然猛的將在中從他懷中推開,從床上坐了起來。

「怎麼了?」在中一臉的不解,不明白允浩為什麼忽然這樣。

「在中,你趕了這麼多天的路肯定很累,你好好休息,我回我房裡。」允浩說著就要下床。

「這就是你房裡,你還要回哪兒?」在中拉住了允浩。

「在中,我……我怕……」允浩皺起了眉,結結巴巴的。

「怕什麼?」在中突然輕笑了一聲「我明白,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接受你,不過,我們可以試試,我保證這次我不會走了。」在中說著摟住了允浩。

「在中……」允浩回抱住在中,並吻上了在中雪白的頸「我這次一定不會傷了你。」

在中笑了笑,任由允浩吻著他。細碎的吻不斷的落下,在柔嫩的肌膚上留下淺淺的痕跡。

 

一開始在中的狀態還很好,但當允浩的手移到在中身下時,在中的身體立刻僵硬起來,並開始發抖。

「在中,別怕。」允浩心疼的凝起了眉,停下了動作,將在中擁入了懷中。想起以前自己對在中造成的傷害,不由的深深自責起來「在中,我絕對不會再傷害你了,相信我,還有,對不起。」允浩說著在在中的的額上印下一吻。

允浩擁著在中,不斷的吻著他的額頭,臉頰,還有柔軟的雙唇,直到在中不再發抖,才重新動作起來。

感受著允浩對自己的溫柔,想起以前的種種,在中心裡湧上一種委屈的感覺,淚不由的從眼中落下。

「怎麼了?」看到在中的淚,允浩一下子就慌了「我不碰你了,我們不做了,你不要哭。」允浩手忙腳亂的幫在中擦著淚。

「鄭允浩。」在中哽咽著「你以前真的好可惡。」

「我知道,我知道,對不起,以前都是我不好。」允浩心疼的看著在中。

「你以後要加倍補償我。」在中勾住了允浩的脖子,突然撒起嬌來。

「當然。」允浩輕吻了在中一下「我們還要不要繼續?」

在中嫵媚的笑了一下,低下頭,算是默許。

允浩俯下身來到在中的胸前,張口含住了在中胸前那殷紅的一點,輕輕的吮吸著。

「嗯……」在中忍不住發出一絲呻吟,臉上浮出了一絲紅暈。

允浩賣力的逗弄著在中身上敏感的部位,挑起在中的欲望,手遊移到在中的身下,將手指探入了穴口。

「嗚……」身下傳來的不適令在中皺起了眉,身體又開始發起抖來。

「在中,沒事的,很快就會好的,別怕。」允浩安撫著在中,並落下一串細碎的吻。

似是允浩的話讓在中安下了心,在中停止了顫抖。

允浩繼續將手指深入到在中的體內,並不斷的摸索著什麼,終於,允浩摸到在中體內一個稍稍突起的地方,輕輕的一向下一按。

「啊……」一陣酥麻的感覺傳來,令在中忍不住驚叫了一聲「別……別碰那裡……」

「不喜歡嗎?」允浩笑了笑,手指又是輕輕一按。

「啊……」在中又發出一聲呻吟,臉上滿是潮紅。

允浩吻了吻在中充滿情欲的小臉,將第二根手指伸了進去,慢慢的為在中擴張著,然後是第三根……

 

感覺差不多了,允浩將手指撤出了在中的後庭,然後一個挺身,進入了在中的體內。

「嗯……」身下傳來一陣脹痛的感覺,但卻並不像記憶中徹骨的痛楚般那樣難忍。

「在中……疼嗎?」允浩忍住不動,啞著嗓子問在中。

看著這個為自己極力忍耐的男人,在中勾了勾嘴角「我沒事。」

允浩聽後就像得了特赦令一般,立刻抽動起來,但考慮到在中,允浩的動作並不猛烈,而是緩緩的,等待著在中適應。

最初的不適過去後,在中感到一陣酥麻的快感襲遍全身,不由的抬起臀配合著允浩的動作,在中的反應似乎是鼓勵了允浩,允浩不由的加快了動作,一次次的頂向更深處。

「啊……嗯……嗯……允……」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讓在中幾乎承受不住,口中不斷的吐出嬌媚的呻吟。不再是痛苦的,隱忍的。

「在中……我愛你……」允浩說著,用力的頂向在中的深處。

「啊……」

一聲高亢的呻吟過後,兩人一起釋放了愛的精華。

 

激情過後,在中靠在允浩的胸前喘息著,臉上滿是歡愛過後的紅暈。

「剛剛……我有沒有弄痛你?」允浩有些擔心的問。

在中不語,只是搖了搖頭。這是他第一次在性愛中得到快感。

在允浩的懷裡蹭了蹭,在中找了個更舒服的位置,不經意的一瞥,在中看到了允浩心口的位置有一道深深的刀疤。

「當時一定很疼吧?」在中撫上了允浩胸前的那道疤。那是他留下的。

「你當時也一定很疼吧?」允浩的手覆上了在中胸前那道淡淡的劍痕。那是他留下的。

「現在不疼了。」在中握住了允浩的手。

「我現在也不疼了。」允浩反握住在中的手。

兩人十指緊扣。

「以後,我們再也不會那樣了是不是?」在中偎進允浩的懷中。

「當然了,以後,我會用我的全部來愛你。」允浩又將在中向懷中攬了攬。

「我也是。」在中甜甜一笑,在允浩懷中閉上了眼睛,安心的睡著了。

允浩看著在中,也閉上了眼。他終於等回了曾失去的愛。

窗外,太陽已從地平線升起,綻放出光芒。

 

 

=================全文完====================

 

這篇虐身又虐心的文總算完結了,這文到這裡就全部結束了,沒有番外!

至於米秀....有天最後有沒有接受了俊秀呢~

那要請各位移步至作者的空間看了(地址在【一】開頭有連結)

 

這文裡的允浩愛上了又不願承認,被自己的成見所誤導

每個人都看得出來他愛上了在中就他自己看不見

我當初在看文時簡直被允浩氣得半死

但是故事後半段的允浩卻又讓我看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

在中的隱忍和一再的退讓我是不太認同的

如果不是這樣兩人的傷害不會愈來愈大導致最後的生死離別

但或許因為是局外人才能說這樣的話

愛情這東西本就沒有道理可言

好在最後是美滿的結局,要不然看文的我們真的要嘔死!

 

下一個故事要轉化一下心情,放篇抽文

星期一開始貼文!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替身玩偶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