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話

 

這天,和平時一樣,在中去接俊秀放學,看到了有天,卻沒有看到有天的爸爸,來接有天放學的是沈叔。在中笑著和沈叔打了招呼,卻騙不過自己內心明顯的失落。讓俊秀和有天一起踢了半個小時左右足球便打算帶俊秀一起去BEL AMI上班了。沈叔知道之後覺得有點心疼這個孩子,便對在中說:

「如果你不怕下班之後還要來我們家把孩子接回去就讓他和有天一起回我們家吧。」

俊秀和有天聽到之後兩眼放光,就等著在中答應了。

「這樣太麻煩您了。」

「怎麼會呢?接一個是接,兩個也是接,俊秀到了我們家有天還沒那麼寂寞呢,他爸爸最近忙得很,都要很晚才回來的。」

一聽到有天爸爸的話題,在中便豎起了耳朵。

「對啊,最近都沒看到有天爸爸來接有天放學。」

「他公司最近有新項目還是什麼,我也不懂,就知道他最近飯也沒好好吃,還要工作到很晚才回來,下一個星期估計會好點了,什麼新品發佈會好像是明天吧?是不是啊有天?」

「不是,是今天。」有天其實也沒認真聽,就在下面和俊秀玩。

「哦,這樣啊……」在中想,原來是因為工作忙才不來的啊。

「就這麼定吧,你去工作,我把俊秀也接到我們家,你下班再來把俊秀接回去吧?」

「那……那就麻煩您了!」

「怎麼這麼說呢!聽說暑假的時候有天生病了,還是你照顧他的!」

「那算什麼……」

「那我這接俊秀回去讓他吃頓飯做作業也不算什麼啊。」

「那謝謝您了,也幫我謝謝有天爸爸。」

「行,那你好好去工作吧。」

 

在中回到BEL AMI,員工都差不多開始吃飯了,他洗了洗手也開始吃晚餐。大家在員工休息室裡邊吃邊看新聞。播到國內新聞的時候,說到了今天PAK’s新品發佈的消息。

「這是他們總裁?」誰問了這麼一句。

一聽到這話,在中立刻抬頭看向電視機,果然,看到了那個有一段時間沒見的人。鏡頭一直在新車和允浩之間切換,在中一直盯著電視機,眼睛都捨不得眨。

「真帥。」

「不過不是朴家的。」

「那有什麼,有能力就行了。」

「是沒什麼,就是頂著這麼大壓力白白幫朴氏賺錢。反正公司最後肯定歸他兒子的,怎麼可能會便宜一個外姓人啊。」

「那倒是。」

在中不知道允浩的身世,聽著同事的話,好奇不已:

「什麼白白幫朴氏賺錢啊?」

「你不知道嗎?鄭允浩。」

「我知道鄭允浩,但是不知道他的事情。」

「哦……」

希澈這時候進來催促大家快點吃,要開始工作了:

「你知道我們在中與世隔絕的啦!他怎麼可能八卦這些豪門的事情,你問他哪個超市雞蛋好他還能告訴你。」

「哈哈。」

「嘿嘿!」

大家都笑了出來,在中也不介意。但是心裡面就是很想知道允浩的故事。希澈走了之後在中還是不死心地向同事打聽關於允浩的往事。

「他,好像當年,還挺轟動的嘛,」一個年紀比較大的同事回憶道,「不過那時候你應該還很年輕,不知道也很正常。」

「嗯嗯,然後呢?」

「朴氏前一任總裁生的是個女兒,還很早就死了,大家都等著看那些分家好戲的時候,那個前總裁卻突然帶了這個現任總裁出來開了個新聞發佈會,說這個是他女婿,這個年輕人和他女兒生了個兒子,在那個小孩成年之前由這個年輕人當總裁管理公司。大概是這樣子。」

「聽說這個年輕人是個孤兒呢!」旁邊另一位同事補充道。

「哦……」在中默默點了點頭。

「要不是孤兒估計也不可能會被選上,不怕到時候這個年輕人的家人也加入爭家產的行列嗎?反正這些不是我們這些老百姓能懂的。」

在中聽著同事們說允浩的事情,他們口中的允浩在自己這裡似乎是個陌生人。自己瞭解的允浩、和自己相處了一個暑假的允浩,全然不同。孤兒……孤兒……在中心裡不停重複著這兩個字,突然覺得有點心酸。難怪,有天不姓鄭,原來允浩和這個家族沒有血緣關係。想著想著,在中又想起剛剛在新聞上看到的有允浩出現的場面,又禁不住回憶起共處的那段不算長的夏日時光,在幾乎算是他專用的更衣間裡忍不住微微笑了。

 

 

允浩忙碌的日子算是告一段落,疼兒子的他在這之後儘量爭取去接有天放學,但這確實不太現實,現在的小學生四點多就放學了,每個禮拜有一天甚至是下午三點半就放學,這時候允浩很可能還在批閱檔或者開會,所以還是沈叔去接有天居多。但是允浩爭取每天晚上都回家吃晚飯。

自從那天沈叔接俊秀回家吃飯做作業開始,這便漸漸成了習慣性做法,每天俊秀和有天一起拉著手下樓,跑向正在聊天的沈叔和在中。沈叔跟在中說,不用來接俊秀了,直接去上班沒那麼累,在中還是覺得,自己的兒子還是自己來看看,他跟沈叔建議說:

「要不以後你就不用叫你們家司機來了,我開車送你們回家就可以了。」

「這樣啊……」

「不方便嗎?」

「不是,這還方便呢!你又可以順便來看看俊秀再去上班。」

「是啊,看看他我才放心。」

「只是我做不了主,我回去問問允浩吧。」

「那就拜託您了!要是允浩能答應就最好了。」

 

這連著好幾個晚上在中來接俊秀的時候都碰到允浩在家。

「進來坐坐吧,俊秀和有天還在下棋。」

「嗯,作業都做完了?」

「嗯,我都檢查過了。」

「謝謝你了。」

「就這點事情你還老是客氣。」

在中邊脫鞋邊不好意思地低頭笑。

「沈叔呢?」

「沈叔睡了。」

「這麼早啊?」

「他老是說年紀大了要早睡覺。」

「其實沈叔還挺年輕的嘛。」

「我也這麼說。要喝點什麼嗎?現在還挺熱的。」

「水就可以了。」

「嗯。」

允浩進了廚房給在中拿杯子,在中跟到廚房門口那兒,靠著門框看著允浩的背影。允浩回頭把杯子遞給在中:

「上班累嗎?」

「還行吧,肯定沒有你累。」

「哪裡……」

「聽沈叔說你前一段時間都要工作到很晚才能回家?」

「嗯,研發新產品的時候會比較忙,不是研發期就正常上下班。」

「哦,你們那些我都不懂的。」在中咕嚕咕嚕地喝了兩大口冰水。

「我也不懂蛋糕啊。」

「做蛋糕那怎麼能跟做汽車比呢?」在中避開允浩的目光想繼續喝水,但是卻發現杯子已經空了。

「還要嗎?」

「嗯……」

允浩接過在中遞過來的杯子,手指剛好完全覆過在中的手指。在中抬起頭,正好允浩也在看他,在中的眼神閃爍了下,情不自禁地咬了咬下唇。

「呃……喝…喝什麼?」允浩一下子也糊塗了。

「嗯?喝…喝水就可以了。」

「哦…哦哦。」允浩回頭摸了摸鼻子,在飲水機前輕輕呼了口氣。

一時間,廚房裡的安靜好不尷尬。

「最近……最近不錯吧?」

「咳咳!」在中想回答允浩,但是口裡的水把他嗆到了。

「別急別急!」允浩有點緊張,抬起手想舒舒在中的背,但是抬起手,定了定,又收了回去,轉而撓了撓後腦勺。

「也沒什麼特別,就跟平時一樣。你呢?」

「忙完之後就可以歇一歇了。」

「好好休息,別累壞了。」

「你也是……」

兩個人又默默地找不到話題,允浩一直看著在喝水的在中,在中一直不敢抬頭和允浩對眼看。

 

「俊秀你下棋好厲害啊!」

「當然!我是誰啊?我是金俊秀啊!」

腳步聲和說話聲由遠及近,兩個小孩邊說剛剛下棋的事情往廚房跑。

「啊!爸!」俊秀一看到在中就往他身上撲!

「哎喲!」在中被衝過來的俊秀撞得往後退了一小步。

「在中叔叔!」

「有天真有禮貌!」

「我也有禮貌!」俊秀不服氣。

「行行行!知道了……」在中沒好氣地抹著俊秀額頭滲出的汗珠。

「叔叔,俊秀下棋好厲害啊!」

「是嗎?我怎麼都不知道俊秀會下棋?你們剛剛下什麼棋啊?」

「飛行棋!」俊秀大聲地回答。

「………」

「………」

允浩和在中對看了一眼,好不容易忍不住沒笑出來。

「好了,那我們回家了?」

「嗯!」

「我送你們出去吧!」允浩說到。

「你給我們開門就可以了。」

「也不差那兩步伐。對不對啊有天?」

「嗯!」

「那好吧……」

在中想把還剩下一點水的杯子放在灶檯上,結果允浩先伸手把杯子接住了,這次,幾乎把在中整隻手都包在了手心裡。

走到車庫的時候,眼看著在中準備發動引擎了,允浩突然對在中說:

「要不我開車送你們回去吧?你剛下班也累了。」

「不用,以前這麼多年都是這樣的。」

「以前那是沒辦法嘛。」

「真的不用了,不早了,你和有天早點休息吧。」

「那……那好吧,你開車小心。」

「嗯。」

「明天見了。」

「嗯,再見。」

有天還在副駕駛那邊的窗口那兒和俊秀說話:

「到底為什麼你總能扔骰子扔到“6”啊?」

「這哪能告訴你啊?!」

「金俊秀你討厭!」

…………

 

 

這天,在中送完俊秀去上學之後,像往常一樣回家了。坐在工作檯前,弄麵粉,覺得麵粉不對,看食譜,覺得食譜不對,總之看什麼就覺得什麼不對。他到客廳那兒坐著,尋思著自己這到底是怎麼了。在中歪歪頭,不經意看到了茶几上前一天晚上俊秀沒喝完的可樂;回頭看了看身邊空著的沙發……是這樣嗎?拿起手機看了看,才九點剛過,離晚上去有天家接俊秀還有十二個小時有多啊……胡亂點開連絡人清單,在中認識的人不多,放在連絡人列表裡的就更少了:希澈、韓庚、老家的幾個姐姐、爸媽家裡的電話、賢重、有天爸爸……有天爸爸……有天爸爸……在中盯著那個“有天爸爸”愣神。

-不知道他現在在幹嘛呢?發條短信問問吧?

-人家是總裁!很忙的!你別打擾人家!

-就問問而已,不打擾的。

-人家說了你也不懂的。

-不懂……不懂就不懂,關心一下還不行嗎……

-關心?你是人家誰啊?!還關心!

-………

內心進行著激烈不已的掙扎!發?還是不發?在中拿著手機回到工作檯那邊,百無聊賴地伏在檯子上,繼續對著手機發呆。燈光暗了下去,他又把手機點亮,暗了他又點亮……然後,默默地把“有天爸爸”改成了“允浩”。

 

今天允浩上班特地搭了員工電梯,出眾的身高讓他在長長的員工隊伍裡顯得特別顯眼。

有的人看到總裁在,就不敢多說什麼,但是有的員工倒不怎麼介意:

「3D的!」女聲。

「那去看唄。」男聲。

「快下畫了!都跟你說了多少天了!」

「好好好,去吧去吧!」

允浩笑了笑,小情侶啊。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還差八分鐘才到上班時間,允浩上了下網,盯著螢幕,卻在走神。電影院,那是自己從來沒有去過的地方,讀書的時候,覺得不能浪費錢,等到後來到了PAK’s,因為從商知識要從零學起,無論是在公司還是在自己家裡都是圍著檔轉,加上私下生活裡,自己也沒有什麼朋友,總不可能在閒暇的時候自己一個人去看電影吧;真的閒下來,允浩也會選擇在家裡多和有天玩,或者和爸媽一起帶有天出去外面曬曬太陽。約會、看電影……小情侶談戀愛啊……到底是什麼感覺?

「咚咚咚。」

允浩正想東西想得出神,有人敲門。

「進來吧。」

「總裁。」來人不是別人,是二哥朴正華的兒子朴成宥。

「有什麼事嗎?」自從上次他給自己投了贊成的一票之後,允浩對他的態度從簡單的有所警戒變成了對他的目的充滿好奇。

「事情是這樣的,我有一個朋友,投資了一家電影院,作為宣傳的一部分,他準備了一些免費的電影票發給各個大公司。」

「就是說他給了你一些電影票?」

「嗯。」

「數量有多少?」

「本部員工人手一張是足夠的,就算不夠我也可以要到足夠的數量。」

「嗯。」

「發給員工之前我想徵求一下你的意見。」

「這個沒問題,謝謝你啊。」

「公司好對我也好,是不是?」

「嗯。」允浩不再多說其他,確實,看不清朴成宥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這個,給你。」

「嗯?」

朴成宥把一個信封放在允浩的桌上。

「其他人的票是限時段的,你這個沒有,拿著就能去。任何時段無論哪一出電影都可以。」

「這麼好?」

「對啊,所以才給總裁你嘛。」

「私下裡還是別總裁這樣稱呼我吧,我們是同輩,勉強……也算是親戚。」允浩試探性地對朴成宥說。

「對,那倒是。」朴成宥笑了笑,「那這個,記得去啊,別浪費了我一番心意。」

「好,謝謝!」

「那我先去工作了。」

「好的。」

朴成宥出去之後輕輕掩上門,允浩的視線直到他完全把門關上才收回來。拿起桌上的信封,打開,裡面是兩張電影票。

「兩張啊……」允浩嘟囔,要不送給爸媽吧,反正自己……找誰看?總不可能自己一個人去吧,那也太無聊了。允浩輕輕嘆了口氣,點開網頁開始流覽北美的財經消息。看了兩眼又回頭盯著信封發呆,其實,也不是沒有一起去看電影的人選的,只是……怎麼開口?

 

這天晚上,BEL AMI的生意很好,在中從店裡出發去允浩家的時候都十點多了,想著俊秀肯定要怕了,怕爸爸忘了去接他。

允浩家裡,兩個孩子玩得忘懷,俊秀哪裡有害怕爸爸忘了來接他,只是臭屁地向有天炫耀著他搖骰子總能搖到“6”的本領。沈叔已經去睡覺了。允浩按著之前幾天在中來的時間,停下了手裡的工作,從書房走到客廳坐著,可是,都過了快半個小時了,在中還沒來。允浩想,不會是出什麼交通意外了吧?允浩想打電話給在中,但是,如果在中正在趕路,還要接電話,豈不是更加危險?允浩在沙發上坐一陣又站起來走一陣,心總是安不下來。

“叮咚!叮咚叮咚!”

「來了!!!」允浩立刻放下手上的書,往大門那兒跑去。

「怎麼那麼晚?」在中還沒說話,允浩就急著問。

「今晚生意太好了,限量的賣完了還要幫忙做非限量的甜點。」

「哦……嚇死我了。」

「嗯?嚇死你?」

「我……沒……我以為你遇到什麼意外了……」

「沒事呐,別擔心。」

「快進來吧。」允浩發現兩人還站在門口那兒。

「嗯。」

像往常那樣,在中隨著允浩進了廚房。

「可惜你等下要開車回去。」允浩說到。

「怎麼了?」

「有客戶送了一瓶很好的紅酒給我,想和你一起嚐嚐,我想紅酒你應該懂一些。」

「嗯,略懂一點皮毛吧。」

「你……你哪天放假?」

「我看看。」在中拿出手機,翻著日曆,「放假時間不固定,挺麻煩的,我記性又不怎麼好。」在中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呐……我下週六放假呢。」

「這樣啊……要不……」允浩想起了早上的信封。

「嗯?」在中不自覺地睜大眼睛看著允浩,允浩只看了一眼在中,張了張嘴:

「沒什麼。」

「哦……」在中有點洩氣地垂下了眼,接過允浩遞來的水杯,咕嚕咕嚕地喝水。一口氣把水喝光了,在中直接把杯子放在灶檯上:

「時間不早了,我去叫俊秀。」

「等一下!」

「嗯?」

「你……下週六放假?」

「嗯。」

「要不……帶俊秀過來玩吧?」

「好啊!」在中不知道,他的聲音裡,讓人聽出了興奮。

「……還…有……」

「嗯?」

「我有兩張免費的電影票……」

「嗯……」在中低下了頭,等允浩把話繼續下去。可是允浩卻不吱聲了。在中抬起頭:「然後呢?」

「啊?呃……隨便看的,什麼電影都可以。」

「哦……」

允浩又不再吭聲。

「然後呢?」

「你有想看的電影嗎?」

「我?我沒去過電影院呢……」

「我也沒去過。」

在中難以置信地看著允浩,突然想起同事說的允浩是孤兒的事情,覺得允浩沒去過電影院似乎也說得過去……不過……不過以前談戀愛的時候呢?

「那要不……」允浩的聲音讓在中回過神來,「要不一起去看看?」

「好啊。帶上有天和俊秀嗎?」這話一出口,在中就後悔了……兩個人去……不挺好的嘛……

「但是只有兩張票,而且也不知道最近有沒有小孩可以看的電影。」

「哦,那也是。」

「那,下週六你過來,小孩在這裡玩,然後……我們出去?」

「那有天和俊秀怎麼辦?」

「沈叔在家的。」

「哦,那好。」

「嗯……」

「嗯。」

一個不自然地默默點頭,另一個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兩人都沒抬眼看對方。

 

好不容易讓俊秀下來,準備回家。走過沙發旁邊,在中發現地上掉了一本書,順手撿了起來,看了眼,全是英語。

「哦,可能是我剛剛去開門太急了,把書弄掉了。」

「有什麼好心急的。」在中不笨,允浩為什麼心急,他能不知道嗎?

「嗯……下次會好好走的。」

「哇!允浩叔叔好厲害!」俊秀突然說到,「整本書都是字母!」

「是英語,什麼都是字母……」有天取笑俊秀,俊秀朝他撇嘴。

在中往書的封面又看了看。

「是山本耀司的自傳,」允浩對在中說,「PAK’s這次新系列的廣告,第二期的應該會找他拍,洽談之前我想瞭解一下他會比較好,差一點點就讀完了。」

「哦……」在中看著眼前這個充滿自信和銳氣的男人,和自己很不一樣啊。

「下週六的事情,別忘了。」

「嗯。」在中笑得開心。

「下週六幹嘛?幹嘛?」俊秀一聽到允浩說下週六三個字就來勁兒了。

「下週六讓爸爸帶你來叔叔家玩,好不好?」

「好啊好啊!」

「但是你要聽爸爸話,知道嗎?不然我就讓你爸爸把你關在家裡,哪兒都沒得去!」

「我聽話,我一定聽話的!」

允浩想了想:

「那……我每天都會打電話給你爸爸的,問他你到底是不是真的聽話了,要是他跟我說你皮,那星期六就算了。」

「明白!」俊秀還立了個正,把允浩和在中都逗樂了。

「那我們先回去了。」在中牽起俊秀的手。

「嗯,路上小心。」

「放心啦……」

「要不……」

「嗯?」

「要不,你到家之後給我短信或者電話吧?」

「好,如果我記得的話。」

「俊秀,回家之後記得提醒爸爸給叔叔打個電話,好嗎?」

「沒問題!我爸爸是沒什麼記性的。」

在中瞪了俊秀一眼,俊秀立刻不敢再說話。

 

從送了在中和俊秀到車庫之後起,允浩一直注意著手機,就是在給有天講故事的時候,也不時瞄上兩眼。後來有天都要睡著了,在中的電話還沒來,短信也沒有。

「該不會真的忘了吧……」允浩自言自語。允浩自己也有點睏了,想著要是他再不來電話就自己打過去吧。下床上了個廁所回來,拿起手機,發現有未讀短信。

﹝我們到家了。﹞

﹝怎麼這麼久,車又壞了?﹞

﹝不是,給俊秀洗好澡,讓他睡了再找你。﹞

﹝哦,你也準備睡了吧?﹞

﹝嗯,你 也早點休息吧,明天還得上班。晚安了。﹞

﹝在中晚安。﹞允浩原本想這麼發的,但最後,還是把“在中”兩個字去掉了;回頭躺在床上,睡意好像沒那麼濃了,在心裡重新把那兩個字補上:在中,晚安。

 

*** *** *** *** ***

 

星期六一早八點不到,俊秀就醒來了,可是在中還沒。俊秀坐起來,往爸爸的耳朵裡吹氣。

「唔唔唔!」在中突然驚醒,睜大眼睛但一時間找不到焦距,過了一會兒,才看清眼前是自己的兒子,嬉皮笑臉的。「又捉弄爸爸……」

「嘻嘻,誰讓你睡懶覺。」

在中拿起手機看了看:

「才八點不到,哪裡算是睡懶覺!」在中伸手摟過俊秀把他捂在自己身上,用力地抱住,「你信不信我告訴允浩叔叔說你不聽話!」

「我告訴允浩叔叔你睡懶覺!」

「你等下別亂說啊!」在中鬆了鬆抱住俊秀的懷抱,認真地他說。

「那你現在快點起來帶我去有天家玩!」

「行了行了,怕你了!整天就知道玩!」

「你整天就知道做蛋糕!」

「爸爸不工作誰賺錢養家啊?誰給你買足球啊?還要買遊戲機……」

俊秀不高興地撇撇嘴。在中也沒真的生氣,這麼小的孩子,能聽大人講道理就算乖的了。

「好了,爸爸現在起來了,你自己刷牙洗臉換衣服,爸爸下去給你做早飯。」

「嗯!MUA!」俊秀高興得在在中臉上狠狠地親了下,把在中樂得眉開眼笑。

九點不到,兩父子就出門了,兒子興高采烈,其實,爸爸也是在心裡偷著樂的,看電影啊,不知道等一下會是看什麼電影呢?

 

可是,車子剛開到允浩家車庫前的時候,就看到允浩的車子正往外開。允浩也看到了在中。他立刻下了車,敲了敲在中的車窗,在中趕緊把車窗降了下來:

「嗯?」

「郊區的廠房那邊有點急事,我現在要過去一下。」

「哦……」

「我很快就會回來的,大概中午就能回來了,最晚也不會過了下午兩點的。」

「你先處理好公司的事情,別急著趕回來,開車要小心!」

「嗯嗯,那我先走了。」允浩正要轉身離開。

「允浩!」

「嗯?」

「記得開車要小心,別急,我在你家等你就好了。」

「嗯,放心。」

看著那個讓人心安的笑容,剛剛一閃而過的失落便消失無蹤。

 

「沈叔!」俊秀一見到來開門的沈叔就已經開始興奮了。

「俊秀好乖啊!多有禮貌!」

「沈叔,別稱讚他,就會嘴巴甜。」

「才不是才不是才不是!」俊秀朝在中做鬼臉。

「俊秀!」有天在樓上聽到沈叔開門的聲音就衝下來了。

「別跑別跑!在樓梯上別跑!」沈叔趕緊迎過去。

在中看出來沈叔的緊張,心想,也難怪,眼前這小孩十年後就是PAK’s的總裁了。

兩個小孩在樓上玩得開心,不知道時間已經悄悄溜了好遠。但是在樓下等著的那個爸爸就不一樣了,看時間的頻率越來越頻繁。剛來的時候和沈叔聊了一會兒天,然後沈叔去看報紙了,在中上樓看著兩個小孩玩,覺得時間過去挺久的了,可是允浩還沒回來。看看手機,原來是自己心急了,才十一點剛到。於是下樓坐著等允浩。可是,等到沈叔開始準備午飯了,允浩還沒回來。在中嘆了口氣,想打電話給允浩,可是一來,怕允浩正在開車,二來,又怕允浩覺得自己心急。為了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在中走到廚房那裡:

「沈叔,我來幫忙吧。」

「哎呀,不用不用,怎麼好意思讓客人幫忙呢?」

「你就當我無聊好了,嘿嘿。」

「不行不行,你是不是對沈叔的廚藝沒信心啊?」

「不是!俊秀說沈叔做飯比他爸爸做的還好吃!」

「我聽說的可不是這樣喔!」

「誒?」

「有天說你做菜可好吃了。」

「所以你要讓我幫忙。」

「誒?」

「沈叔今天打算做什麼菜啊?」

「炒絲瓜,不過有天不喜歡吃,但是他爸爸說了,什麼都得吃一點。」

「對,吃什麼大人決定,吃多少小孩自己決定。」

「有道理。」沈叔給在中舉起了大拇指。「還打算蒸魚,俊秀和有天都喜歡吃太陽魚。」

「是嗎?我都不知道呢。我平時很少蒸魚的,因為吃飯的時間很短,很快就得吃好飯帶他一起去上班,怕魚骨頭。」

「哎呀,真是,早點認識你就好了,就不用俊秀這麼小就跟著你一起奔波了。」

「嘿嘿,謝謝沈叔。」

「又說這些話!」

「那你和允浩確實是幫了我很大忙啊。」

「不跟你說這個了……我還買了一點蝦,午飯就這樣子,還行吧?」

「行!這算很豐盛了!」

「允浩很疼有天的,我想他會是那種自己不吃也得讓兒子吃的爸爸。他每個月給我的伙食費很充裕,真的吃什麼都可以了。允浩對我也很好。」

「嗯。」

「那孩子……」沈叔沒再把話說下去,在中在一旁,猜到了大概:估計沈叔是想起了允浩的身世。

「我來做蝦吧,你是打算怎麼做的?」

「我就打算把蝦蒸熟就好了。」

「這樣啊,要不……你信得過我的話讓我做蒜蓉蝦好不好?」

「你是大廚,我當然信得過你啊,來來來!」沈叔立刻做出了讓位的動作,在中不好意思了。「等一下!」

「嗯?」

「我找找有沒有新圍裙,我記得上次買花生油送了的……啊!有了!來。」沈叔遞給了在中一條新圍裙。

「謝謝。」

在中穿好圍裙,以沈叔無法想像的熟練開始剁蒜蓉。說站在一旁看著的沈叔目瞪口呆也不為過。

「沒想到現在還有做菜這麼厲害的年輕人啊!在中你今年多大?」

「我今年虛歲27了。」

「虛歲?」

「我們老家是這樣算的。如果不算虛歲的話就26,俊秀出生那年我19歲,現在俊秀都7歲多了。」

「那你可能比允浩大啊。」

「是嗎?我屬虎。」

「不過我也不清楚允浩是哪一年生的。」

如果允浩真的是孤兒……恐怖連他自己也不一定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出生的吧。在中本在忙碌的手停了下來。

「弄到眼睛了?」

「沒沒。」在中回神,繼續弄蒜蓉。

…………

「蝦也讓我來弄吧。」

「好啊,讓沈叔取取經。」

「沈叔,你別笑話我。」

「我這是大實話啊!」

在中埋首,把每一隻蝦的腸子都挑掉,嘴裡一邊輕聲地說:

「其實不去也沒關係,味道也不差多少,不過我習慣把腸子去掉。」

「嗯……」沈叔在在中身後,盯著這個年輕人的背影,「俊秀從小就是你帶的吧?」

「嗯?嗯,是啊。」

「你為什麼不給俊秀找個媽媽呢?」

「怕…怕後媽對他不好。」

「也對。」

「那……」在中壯著膽子問到,「那允浩呢?」

「允浩?允浩自己恐怖決定不了這事啊。」

「嗯……大家族……」

「對啊。」

一邊聊天的時候,在中把食材都弄好了,就等著逐一下鍋。

…………

過了大概四十來分鐘,兩個小孩仿佛聞到菜香一樣,跑到廚房來問可以吃飯沒有。

「可以了可以了!來!沈叔帶你們去洗手!」

在中看著準備好的飯菜,上次有天生病時的情景在腦內放電影一樣重現,只是當時有天的爸爸還在這裡“搗亂”呢。在中洗乾淨手,把手機拿出來看了看,都快一點了,怎麼還沒有回來呢?真的要等到兩點嗎?還是允浩在工作上碰到什麼麻煩了?不過允浩這麼厲害,一定沒問題的。

 

午飯過後沈叔到自己的房間裡睡午覺;在中也帶著兩個小孩去午休。小孩睡著了之後,在偌大的屋子裡,在中覺得更加寂寞。想到允浩的房間看看,但是主人不在,進房間似乎不太好,於是在中到客廳的沙發上坐著。上面還放著允浩上次看的書,在中拿起來翻了翻。上面還有筆記啊……果然是個認真的男人。不自覺地,心裡生起一股自豪感——明明不是自己,也不是自己的誰、自己也不是他的誰……在中想,糊塗了糊塗了,肯定是昨晚睡少了。抱著允浩讀過的書,在中也漸漸睡著了。

…………

 

另一邊,允浩在早上接到了朴成宥的電話之後便匆匆出門。朴成宥跟他說,最近投產的這批零部件,長度上差了零點零三毫米。允浩聽了眉頭緊鎖,立刻驅車趕往廠區。到達的時候,朴正華也在,這個廠區一直是朴正華父子負責的。

「我的意見是這批部件繼續使用。」

「繼續使用?」允浩覺得難以置信。「怎麼可以,一旦出……」

「當然不是在這一批車裡面全部使用。我們把這批有瑕疵的部件和下一批正常的部件混在一起,這樣就不會有大規模集中的問題車出現。」

「二叔,我覺得這個做法不可取。」

「允浩,既然你叫我一聲二叔,你還知道我是你的長輩,你就聽我說。」

「這除了是成本問題還是PAK’s的信譽問題,錢虧了可以再賺,但是信譽缺失是無法用錢來估量的。」

「我在PAK’s多少年你又來了多少年啊?」

「正因為你的資歷比我深厚,你更應該知道對於一個企業來說,誠信的形象有多重要。」

「………」

「成宥你覺得呢?」

「我同意哥的意見。」

「你!」朴正華瞪著自己的兒子,青筋暴露。「好,你愛怎樣就怎樣,反正你是總裁,我就是個打工的!到時候你自己跟你的好爸爸彙報!你跟他說部件出問題了,要銷毀,要不全部回爐再造!」朴正華撒手就離開廠房。

「允浩,我爸的話你別往心裡去。」

「沒事。」

「你打算整批部件都不要。」

「對,不能讓PAK’s花了幾代人時間建立的形象毀在這一個小螺母上……」

「嗯,哥說的是。」

「你先回去吧,接下來的我來想辦法。」

 

朴成宥走了之後,允浩站在偌大的廠區,心煩不已——這得比原預算多花多少錢?允浩隨領班走到監控室,再次跟所有的領班和一級的監工確認了生產流程和部件規格。在場的人噤若寒蟬,在等著最後總裁放話會有什麼懲罰。

「東郊的廠區一直高效、質優,我從來沒有為這裡操過一次心,這次幸好是在裝配之前就發現了問題,如果在車已經在市場上銷售、已經到了消費者手裡才發現問題,我覺得這個責任,不是你們、也不是我負得起的。允浩從桌上拿起一顆不合格的螺母,「每個人桌上放一顆,引以為戒。不僅要放在桌上,還要放在心裡。」

在場的員工都默默地點頭。

「這個季度的獎金,東郊廠區的部分會適當扣除。就這樣,我要說的就是這麼多;你們有什麼要彙報的?或者說是下面的員工有什麼意見,現在可以當面跟我說。」說完,允浩抬手看了看手錶,發現已經十二點半了,一下子心急得不行,「你們都沒吃午飯吧?要不我們一起吃午飯,邊吃邊聊?」

有兩三個監工抬起頭吃驚地看著允浩,別說和總裁吃飯,平時就是和朴正華說話,也不敢抬頭看他的眼睛。一行人面面相覷。允浩看出他們的心思:「你們希望到外面的飯館還是我隨你們一起去飯堂?」

「總裁你決定吧。」資歷最老的領班說到。

「行,那我隨你們去飯堂吧,也好順便看看你們的伙食怎麼樣。」

一行人帶著允浩到了廠區的飯堂,允浩發現衛生情況比想像中的理想很多,舒心不少。席間,一邊聽著員工回饋工廠生產的情況,允浩心裡其實還念著另外一件事。可是,儘管心急,但是允浩一直沒有打斷員工的話。直到午飯結束,允浩開始駕車回家,已經是兩點快四十五的事了。允浩心裡急,在高速公路上踩盡油門往家趕。

 

可是,路走到三分一左右,遠遠地就看到了前面長長的車龍。允浩皺了皺眉頭,怎麼回事?不會是出了交通意外吧。允浩慢慢減速,駛到龍尾等著。等了將近半個小時,車子還是一動不動,基本上可以肯定,前面是出了交通意外了,只是不知道嚴重程度。允浩和其他一些司機一樣,下了車,往前方張望。

「大叔,大叔!」允浩叫了叫前面一輛車的司機。

「怎麼了?」

「請問您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嗎?」

「好像說撞車了!一輛大貨車的司機睡著了,拐彎那兒撞護欄上打橫攔在路中央了,後面的車沒來得及刹車!」

「嚴重嗎?」

「好像死人了!」

「十幾輛車撞一起啊,」前面隔壁的司機說到,「聽說前面那些司機都等了快兩個小時了,不知道還得等多久。」

允浩心裡納悶,怎麼偏偏在今天遇到這種事……允浩回到車上,把車熄火,拿出手機,快四點了。他按了在中的號碼。

【喂?】在中的聲音好像有點沙啞。

【在中啊,我是允浩。】

【嗯。】

【不好意思啊……我……讓你等這麼久。】

【沒事,你還要多久才回家?】

【這邊高速公路上出意外了。】

【意外?!那…你受傷了嗎?你人沒事吧?】

【不是,你先冷靜,不是我。這裡車龍排很長了,我在最後。是前面的車子出了意外。】

【哦……那你小心,你後面的車,可能有些人開太快了來不及刹車,你注意安全啊!】

【別擔心,沒事的沒事的。】

【嗯。等一下路通了你也別開太快,我和沈叔聊天,和有天俊秀他們玩呢。你好好開車就行了。】

【嗯,總之……對不起。】

【幹嗎道歉,又不是你的錯!】

【要你等嘛。】

【不聊了。】

【為什麼啊?!】

【怕你電話沒電,等一下有什麼事情聯繫不上。】

【那我們發短信吧。我這邊有什麼進展我第一時間跟你彙報。】

【你好好開車就行了,我在家等你,你別分心。】

【我自己有分寸的。】

【嗯……】

【電影票是任何時段都可以看的。】

【我又沒說什麼……】

【那……】不是面對面,人說話的時候膽子自然會大點,允浩靠著車門,【那算我很想跟你去看場電影,那行了吧?】

【別浪費電了,掛了。】

【好吧好吧,在家裡等我啊。】

【行了,囉嗦!】

掛了電話,在中坐直了身體。要不是允浩的電話打進來,還不知道自己要睡多久呢。看看時間,四點多了啊。

 

和允浩通了電話之後,在中心安了不少,至少確定允浩是安全的。沒什麼事做,兩個孩子也還睡得熟,在中只好隨沈叔一起看電視。

「剛剛的電話允浩打來的?」

「嗯。」

「他說什麼了?」

「他說路上別人發生車禍了,高速公路塞車,他要晚一點才回來。」

「這樣啊,那你等下問問他我要不要準備他的晚飯。」

「哦……」在中嘴上答應著,心裡祈禱,不會拖到這麼晚還回不來吧。

「高速公路出意外啊,要等很久的,等下看新聞會不會報導。」沈叔還來了這麼一句,在中就更加擔心了。

…………

 

果然,允浩不僅晚飯趕不會來吃,甚至到了在中打算帶俊秀回家了,他還沒回來。在中看著時間不早了,都要十點了,想帶俊秀回家,但是俊秀不願意:

「明天又不用上學!有天說讓我今晚和他睡!」

「你聽不聽話?你這樣會麻煩到沈叔和允浩叔叔的知道嗎?」

「沈叔說了沒關係!沈叔說我乖,讓我留下來的!沈叔你說是不是?」

「在中啊,你就讓俊秀今晚在這裡過夜吧,你也留下來吧。你看我這年紀大了,我都快睡著了,有天他爸爸又沒回來,你就當是幫沈叔忙,留下來照看一下有天吧。」

「………」

「爸!答應吧!答應吧!」

「嗯……」在中朝沈叔點了點頭。

「謝謝你啊在中。」

在中重新坐到沙發上,沈叔和俊秀往屋裡走的時候還偷偷擊了下掌。在中看到了,笑了笑。

在中百無聊賴地隨意換著電視頻道,沒有什麼想看的。口袋裡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喂,在中,沒走吧?】

【沒。】

【你們今晚留下來過夜吧!】

【目前看來應該會是這樣。】

【我快到家了,你等我,你先哄兩個小孩睡覺,然後我和你去看午夜場。】

【還去看啊?】

【去啊,為什麼不去?說好了的嘛!】

【你先回來吧,回來我們再打算。】

【嗯。】

 

等允浩到家的時候,在中已經給兩個小孩洗好了澡。他們倆睡有天的房間,在中坐在床頭一直給他們講故事,直到兩個小孩都睡著。其實在中聽到了樓下允浩的開門聲,只是兩個小孩剛睡著,在中沒敢反應太大,怕吵醒了還得重新哄。允浩也是輕手輕腳地上了樓,徑直走向有天的房間。他靠在門框那兒,看到回頭看自己的在中。等了一整天,好不容易,終於見到了。在中起身,關了床頭的檯燈,往允浩這邊走。

「沒吃飯吧?」掩了門之後在中問允浩。

「沒。」

「給你做點吃的吧。」

「我們去外面吃吧?」

「真的還出去啊?」

「你不想嗎?」

「不是不想,可是這麼晚了……」

「你又不是小孩,明天早上要上班嗎?」

「不用,傍晚才去。」

「那我們出去吧,嗯?」

「你不累?」

「再這麼說下去就累了。」

「說不過你,走吧。」

 

下了樓,在中覺得還是先給允浩做點吃的會比較好:

「我煮個麵,很快的。」

「行,我也想吃你做的。」

「你先去洗個臉,沙發上休息一下吧。」

「嗯。」

在中來到廚房,麻利地燒水煎蛋煎香腸。因為平時給俊秀做香腸會弄小章魚形狀,所以這次也習慣性地給允浩做了,做完才發現,這可是給大人做的啊,自己也忍不住笑了。等都弄好了,回頭一看,後面站著大大一個人,在中被嚇到了。

「走路沒聲音,嚇人呢。」

「看你做飯感覺挺幸福的。」

「不用做有得吃當然幸福。來吧,趁熱吃。」

「嗯。」

沒去飯廳,兩人就在廚房裡沒怎麼使用的小餐桌旁坐了下來。

「你還弄造型啊?」允浩夾起了一個“小章魚”。

「別笑,平時給俊秀弄習慣了。」

允浩還是認不出嗤笑,平時只在雜誌廣告上看到的弄成這樣的香腸自己竟然吃到了,允浩心裡嘴上都笑眯眯的。

「再笑就不出去了啊……」

「別別別!」

「趕緊吃。」

「你要不要吃一口?」說著允浩把筷子遞到在中嘴邊。

「你吃吧,你沒吃晚飯呢。胃不疼啊?你快吃。」

允浩收回筷子,看著在中的眼神裡,說不清楚是什麼。在中別過臉,躲過和允浩的對視。

 

=================================

 

 

曖。昧。正。在。漫。延。中。。。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