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已經開學好幾天了,漸漸地習慣著兩個人的生活,下了課,鄭允浩幫金在中拎著包,包是開學前鄭允浩給金在中買的,一前一後的走向停車場,剛要上車,就聽到身後響起兩聲喇叭聲,一回頭,宋琳星剛好從車裡下來,跟鄭允浩打了個招呼,「金在中借我用一下。」

金在中一聽就怕了,可是該來的躲不掉,心裡卻還是怯怯的,無助地看向鄭允浩,鄭允浩朝他笑笑,然後對宋琳星說,「嗯,不過你可得給我保證,去的時候啥樣,回來也得啥樣。」

「那是。」宋琳星說著就拉住金在中的手,「走,你看他幹嘛?我能吃了你啊?」氣勢洶洶的,一副大姐大的樣子,瞪著兩隻眼睛瞪得圓溜的,一臉殺氣。

「沒。」金在中雖然嘴上是這麼說,但是眼睛還是看著鄭允浩,鄭允浩揉揉他的頭髮,「去吧,完事兒給我電話,我去接你。」

「停停停,你倆這是恩愛給誰看呢?」不是吃醋,不是嫉妒,就是覺得他倆有點過了。

 

金在中跟著宋琳星上了車,鄭允浩杵在車前面給李賢宇掛了個電話。車子開出學校大門,宋琳星歪過頭問一臉緊張的金在中,「火鍋配啤酒?」

「嗯。」那件事情發生過後頭一次面對宋琳星,金在中緊張的揪著衣角。

「嘿嘿嘿,放鬆放鬆,怎麼?兩天不見,這是跟我見外了?」氣氛沉重的宋琳星自己都有點不習慣,拍拍金在中的肩膀,「我就找你吃頓飯,你至於嗎?」

「姐,對不起。」憋了那麼久的話,終於說出來了。

「滾蛋!別說屁話!」沒有誰對不起誰,感情這東西,誰沾上了誰倒楣。

「我真心的。」話一說開了,金在中心裡也就沒那麼緊張了。

「知道對不起我啦?還把我當姐呢,這好,姐失戀了,是不是得陪姐來個不醉不歸啊?」說實話,還真沒見過這傻小子喝酒呢。

「你怎麼說我怎麼做。」

 

車子穩穩的停在市里一家火鍋店的門口,這冬天的氣息還沒走遠,店裡生意很是紅火。

金在中跟在宋琳星後面走了進去,宋琳星早就定好了包間,跟著鄭允浩在一起久了,跟見不得人似的,就不愛在人前吃東西,知道金在中愛吃辣,宋琳星點了兩個辣鍋,點了菜,要了酒。

等服務員出去了,宋琳星坐到金在中身邊,攬著金在中的肩膀,「鄭允浩對你好不?」金在中點點頭。

宋琳星滿意的笑笑, 「嗯,這就好,鄭允浩這個人,混是混了點,做情人,還是不錯的。」

「姐,我‥‥」金在中剛要開口說什麼,宋琳星就打斷了讓他的話,「又要說對不起啊?要是真覺得對不起我,就幫我盯盯梢唄。」宋琳星笑得一臉奸詐。

「盯梢?你這麼快,又盯上誰了?」

「李賢宇唄,那麼帥一小夥,肥水不流外人田,你不懂啊?」

「啊?」李賢宇和鄭允浩,那差距也太大了吧?金在中吃驚的看著宋琳星。

「嚇著啦?李賢宇沒什麼不好,跟個神經病似的,有這麼一個人在身邊,每天過的倒挺歡樂的。」

「嗯,那我幫你看著。」說到這裡金在中想起了什麼,掏出褲兜裡的手機,「姐,鄭允浩給我買手機了,我電話你記一個唄。」宋琳星拿過金在中的手機看了看,不滿的噘著嘴,「小子,你可撿了大便宜了,我跟鄭允浩這麼多年,也沒見他給我買過情侶機。」

「那我,我讓給你。」金在中話音剛落,宋琳星立馬朝著他的腦袋一巴掌,「說什麼混話呢你,這是你說讓就能讓的嗎?」

「那我‥‥」話還沒說出口,又挨一下,「你什麼你?這是人的心,你說讓就讓啊?也不問問人家願意不願意。」

「我沒說讓鄭允浩。」瞬間想起鄭允浩對他說過的無數遍的那些話,金在中立刻緊張起來。

「這就捨不得啦?」這時候東西上齊了,宋琳星起了酒給金在中滿上一杯,「你要讓給我了,我還不要了呢。」

「你要想要,我還不讓呢。」金在中抬著酒杯對著宋琳星傻兮兮的笑,在這種問題面前,一個人的情緒完全可以感染到另一個人的情緒。

「怪不得鄭允浩老是罵你王八蛋呢,你現在就是。」

「他就是隻老王八,還有臉罵我?」兩口酒下肚,金在中,還是宋琳星面前的金在中。

「得,你們兩就是一對王八,是王八呢就得長長久久」說完哈哈笑起來,想像著金在中和鄭允浩一人背一個龜殼的樣子。

 

 

這邊,鄭允浩和李賢宇頭一次吃飯沒喝兩口,鄭允浩把手機放桌上,隔一分鐘看一次,就生怕錯過了金在中打來的電話,李賢宇這頭可是看不下去了,叫來服務員拿了酒,這習慣了的事,一頓飯下來不喝點,總覺得少了些什麼,鄭允浩看著他倒酒,搭了一句,「別弄我的。」

「怎麼?有了媳婦兒,這是什麼毛病都要改了啊?」李賢宇笑,鄭允浩現在的樣子整一個妻奴。

「你說笑話呢?今天金在中鐵定得喝醉了,家裡兩酒鬼誰照顧誰?」

「讓你喝酒也沒讓你喝醉啊。」

「那也不喝,待會兒還得開車呢。」

「喲喲喲,鄭少什麼時候這麼遵守交通規則了?」赤裸裸的嘲笑。

「你是不見我喝酒心裡不開心是不是?」這位急了。

「嗯哪,相公不陪著奴家,奴家一人飲酒也沒意思啊。」

「滾你妹的,老子這輩子就是找個王八也不找你這樣的。」

「你這意思?金在中是王八?」

「我這是比喻,滿上滿上。」還不喝不行了,這輩子,鄭允浩最後悔的事情莫過於生不逢時,遇上了李賢宇這個神經病。

 

一瓶酒還沒下到一半呢,金在中的電話就打過來了,大著舌頭在那邊喳喳嗚嗚,「鄭允浩,你帶我去喝酒,我今天要和我姐不醉不歸。」聽完這話,鄭允浩心裡大叫不好,完了,完了,金在中這麼一乖寶寶徹徹底底讓宋琳星給帶溝裡去了。

「你說話都這樣這樣了,還喝啊?」鄭允浩也跟著金在中大舌頭。

「你說話才這樣這樣呢,我要喝酒。」金在中不服。

「你知道我是誰嗎?」

「你是老王八鄭允浩。」

鄭允浩氣結,對著電話大吼,「我是李賢宇,不是他媽老王八。」

「哦,那你讓鄭允浩聽電話。」傻小子。

「鄭允浩不在,找蛋去了。」臭小子,兩口酒一下肚,就罵起人來了。

「找什麼蛋啊?」那邊懵了。

「找你唄,王八蛋!你給我在那兒等著,等著老子過來收拾你!」鄭允浩氣衝衝的抓起外套,也不忘帶上個李賢宇,結了帳,開車去找蛋了。

 

 

 

鄭允浩跟著李賢宇趕到那裡的時候,金在中正跟沒骨頭似的賴在宋琳星身上,那麼明目張膽,換誰誰都得氣,鄭允浩拉下手刹,跳下車,一把把金在中拽過來,「你皮癢了是不是?」

「老王八,嘻嘻,老王八‥‥」被鄭允浩拉到懷裡的金在中,一臉安逸的待在鄭允浩懷裡碎碎念,念得也不是什麼好詞。

「你給他喝了多少啊喝成這樣?」對著宋琳星一開口就是質問。

宋琳星衝他擺擺手,「沒喝多少,這小子酒量太差了。」然後衝過去挽著李賢宇的胳膊,「怎麼的,李公子,咱們上哪兒瀟灑去?」

李賢宇一臉詫異的看著她,「發酒瘋呢?還是腦袋被門擠了?」

「都沒,就是不長眼看上你了。」

這回金在中也跟著湊熱鬧,從鄭允浩懷裡探出一個腦袋,衝李賢宇說,「看上你了。」

「怎麼說話呢金在中,你看上誰啦?」小氣的男人,醋勁大發。

「看上你啦。」說著還大膽的往鄭允浩臉上吧唧一口,這回真是喝醉了。

這下允浩是開心了,吃醋的人卻換了對象,宋琳星不滿的嚷嚷,「你們收斂點行不?沒看見人剛失戀呢?」

鄭允浩接嘴,「你不是剛戀上一個嗎?」

「那你也來親一個。」金在中一臉認真。

宋琳星上去就給金在中一巴掌,「王八蛋!」金在中被他打懵了,鄭允浩和李賢宇也給嚇著了,站在那裡怔怔的看著她。

她指著金在中罵,「這巴掌,你給我記著,以後鄭允浩就是你的人了,你的那些小心思給我往肚子裡吞!」

隨著又是一巴掌,「這巴掌,你給我記著,什麼時候,我都是你姐,鄭允浩對你好,就得在我面前使勁炫耀,鄭允浩要是對你不好,我就幫你揍他!」

然後在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之前,凶巴巴的戳了一下金在中的腦袋,「記著沒?」

金在中緩了一會兒,木訥的點了點頭,鄭允浩反應過來之後怕宋琳星再來一巴掌,趕緊把金在中的腦袋塞自己懷裡,「打也打過了,氣消了嗎?」

「沒消!以後他要再說這樣的混帳話,我聽見一次打一次。」宋琳星氣呼呼。

「差不多得了,你這麼打手不疼啊?」再說,就是金在中麻木了不覺得疼,他還心疼呢。

「我就打,他一天不清醒我就打到他清醒!」

「下次打我!我清醒了,他就醒了!」這還杠上了,鄭允浩把金在中塞進車裡,「散了吧,改天再聚,你要怎麼回去?」問宋琳星。

「車不還在那邊嗎?李公子會送我,你趕緊帶著你的小寶貝回家去吧。」然後拉著李賢宇走了,還不忘回頭提醒鄭允浩,「回去拿冰塊給他敷敷,要不明天寶貝變包子了。」

鄭允浩看著他兩走遠的背影笑,別說,這麼看,還是挺般配。

 

 

 

 

 

 

 

 

 

 

 

第二十六章

自打那天開始,宋琳星就真的跟李賢宇杠上了,天天學校門口堵,李賢宇開始那幾天還一腳油門從人家面前殺過去,後來宋琳星不堵他了,直接把車停到李賢宇車面前攔著,車開不出去,人也就跑不了,金在中和鄭允浩跟追電視劇似的,天天跟在李賢宇後邊,笑得花枝亂顫。

「你他媽差不多得了,老子不喜歡女人,就是喜歡女人,老子也不跟你在一起。」被宋琳星這麼堵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李賢宇終於忍不住發飆了,一張臉拉得老長衝著宋琳星耍狠。

「你憑什麼不跟我在一起啊?你見過有我這麼好的嗎?你不跟我在一起試試你怎麼就知道你不跟我在一起啊?」宋琳星從來都不是饒人的主,要做的事情從來不會猶豫不決,要得到的人,從來都不會輕易放棄。

「我就沒見過你這奔放的女人,你能矜持一點不?」

「我從來就不是那種矯揉造作的女人,打從出生起就不知道什麼叫做矜持。」

「宋琳星你用得著這樣嗎?老子又不是什麼稀有品種,憑大姐您這長相這氣勢什麼樣的找不著,你偏偏賴著我幹嘛?」頭一次碰上這樣的追求者,再加上又是熟人話不能說的太難聽了,李賢宇肚子的火,但是找不著地方發。

「是啊,就我這長相,就我這氣勢,你憑什麼看不上我啊?」宋琳星兩手叉著腰,活脫脫一副大姐大的模樣。

「要我說多少次,老子喜歡男人!」無奈的一口氣別在胸口,一張口全都灑出來了。

「你都沒跟女人在一起過,怎麼就知道自己不喜歡女人了?」抓住一點就不鬆口。

這邊吵得火熱,坐在旁邊車裡的兩個人倒是看得挺開心的,這可比電視上那些烏七八糟的八點檔要有看頭多了,鄭允浩從車載冰箱裡拿出一杯雪糕遞給金在中,自己點了支菸,繼續看著好戲上演。

 

「老子跟你沒話說,我說不過你,您老能把車讓開了不?」面對這麼強悍的一個女人,李賢宇終於體會到了什麼叫做恐怖。

「我不讓!你一個大男人這麼天天躲著我有意思嗎?我宋琳星看上的男人,我能這麼容易讓你跑掉嗎?」

「大小姐,你到底要幹嘛?我喜歡男人你聽不懂啊?我喜歡男人的意思就是我不會跟女人在一起。」

「你跟女人在一起過嗎?女人都沒碰過你怎麼就知道你不行啊?」

「得,宋琳星你狠!你愛堵是吧?那你就堵在這兒,哎,你這車子最好一天也別開走,你就在這兒堵著,拜拜!」這麼耗著,李賢宇算是把他這二十年來的耐心都給耗完了,一口氣撒完氣,拔腿就跑,宋琳星可不會這麼就放過他,女人啊,一旦認真起來,那就跟著了魔一樣的,誰都招惹不起。

宋琳星讓李賢宇弄得一肚子火,氣沒處使,一腳踹上鄭允浩的車,「你們兩他媽閒的啊?」說完,上車,一腳油門追李賢宇去了。

鄭允浩看著宋琳星的車尾笑嘻嘻的看向金在中,「聽見沒?你姐說你閒呢。」

金在中不屑的瞟了鄭允浩一眼,把吃剩下的雪糕遞給他,「我就說你這人聽覺有問題,人家說的是你們倆,真搞不懂,就你這歲數怎麼就耳聾了呢?」

「金在中你找打呢吧?我批准你學我說話了嗎?你那嘴還能再欠點嗎?」

「嫁狗隨狗唄。」活脫脫一副鄭允浩的樣子。

「王八蛋!你怎麼不學著我主動點呢?」三兩口把金在中吃剩下的雪糕吃完,鄭允浩好沒素質的把雪糕盒往外一扔,摟過金在中,朝金在中臉上大大的咬了一口,金在中痛的大叫了一聲,一巴掌拍鄭允浩臉上,「屬狗的啊你?」

「你都說嫁狗隨狗了,我屬什麼的你不知道啊?」這麼說著又想往金在中的唇上咬一口,金在中伸出一隻手擋住鄭允浩湊過來的臉,「大尾巴狼。」這回鄭允浩倒是挺配合的,仰起頭嗷嗷叫了兩聲,金在中嫌棄的看了他一眼,「我餓了。」

「想吃什麼?」瞎鬧完了,發動車子。

「餓了能吃什麼,吃飯唄。」

「咱今天喝王八湯去。」

「鄭允浩你這人怎麼這樣啊?」

「我怎麼了我?」

「你個沒良心的,自己同類你都吃。」

「我連自己的蛋都吃乾抹淨了,吃個同類算什麼?」

金在中被鄭允浩一句話說的臉紅,低聲罵了一句,「不正經。」然後笑了。

鄭允浩這個人吧,沒什麼優點,但是在一起就是覺得舒坦。

 

 

 

 

 

 

 

 

 

 

第二十七章

宋琳星那一腳踹得可不輕,穿在她腳上的那雙高跟鞋品質絕對是上乘的,鄭允浩不得不把車開去了修理廠,當然,鄭先生是不可能只有那一輛車的,至於現在為什麼要管李賢宇借車,那自然是冤有頭債有主的事,如果不是他昨天惹火了宋大小姐,也不會殃及池魚,他的車子也不至於要送去修理廠。

所以當鄭允浩把李賢宇塞進宋小姐的車子,看著宋小姐鎖上車門衝他感激的笑的時候,他晃著手裡的鑰匙衝李賢宇眨眨眼睛,「兄弟,保重!」

「鄭允浩你個老王八羔子!你他媽有這麼當兄弟的嗎?老子當初就是瞎了眼,才跟你許下一生一世的諾言的。」然後伴隨著宋小姐的車子尾氣一噴,在李賢宇那要殺人般的吼叫聲,鄭允浩邪邪的笑著朝金在中走去。

金在中倒不是那種喜歡多管閒事的人,鄭允浩跟李賢宇在那裡瞎扯的時候他就安安靜靜的站在一旁看著,等到人走了,剛才聽見的話該醋的還是要醋一下的,不情不願的被鄭允浩拉上李賢宇的車子,金在中撅著個嘴,「還是我們家的車子好。」

「你怎麼就這麼不識貨呢?人李公子的可是限量跑車,你男人我可捨不得花這些錢買這麼個奢侈的東西。」

「那也還是咱家的好。」

「是,你也就只有坐那種大傢伙的命,沒成家就是好啊,成了家,錢都得花在老婆身上了。」

「那你也去買輛限量版啊。」

「我不都說了嘛,限量版那是沒成家時候的事。」

「那你不成家不就行了。」

「金在中你是好日子過夠了是吧,啥事沒有你說這話什麼意思啊?」

「沒意思,去找你的一生一世吧。」酸味兒十足。

「我操,原來是找這兒茬呢。」伸出手摸摸金在中的腦袋,「小醋罎子,這你都醋啊?」

「你跟我說過一生一世了嗎你就跟人一生一世。」醋勁大發。

「那不是我兄弟嗎?」這個金在中還真有意思,可愛得很。

「我還是你老婆呢!」不高興的時候話特別多,「兄弟跟你處一輩子,我還要跟你過一輩子呢!」

「真要跟我過一輩子啊。」這話說得真順耳,他愛聽。

「真要拴住你一輩子,我看你還敢和人一生一世。」金在中氣呼呼的說著情話的樣子別提有多可愛了,要不是在開車,鄭允浩恨不得現在就給金在中扒乾淨了。

「你就這麼稀罕我啊?」

「不行啊?」

「行,咱現在就買手銬去,讓你拴住我一輩子。」就這樣,鄭允浩決定了,以後一有機會就使勁刺激金在中,一刺激,啥實話都說了。

 

車子在半路上沒油了,這一般都是兩種情況,一是車主是個二百五,二就是開車的是個倒楣蛋,所以鄭允浩屬於第二個,再加上金在中這個人呢,本身就愛吃,也沒被餓過,所以一到

吃飯點呢,就是必須要吃飯的,要是遇著突發情況呢,就比如說現在,那就耍賴唄,嘴裡劈裡啪啦罵一大堆,罵得鄭允浩乾脆把車往路上一扔,打了個電話給拖車公司,拉著金在中走了。

就是這樣金在中還不滿意呢,吃飯的時候還在念叨,「你那車子不會週末再送去修理廠啊?害我餓肚子了吧,就這樣還說要把我養胖呢。」

「行了我的祖宗,我不是都讓你吃飯了嗎?還記仇呢。你說我那車子凹進去那麼一塊,開出去都丟人呐。」以前怎麼就不知道金在中這麼愛念叨呢?不過就是知道了又怎麼樣?還能立馬就不愛了啊。

「那怎麼就丟人啦?我們老家那拖拉機,都破成什麼樣了不都照樣開嗎?都是一樣燒油帶輪子的你那個就高級啦?再說了,你餓著老婆就不丟人啦?」說的頭頭是道,說的鄭允浩滿臉黑線,就他這輛車,那能買多少輛拖拉機了,這哪跟哪啊,能比嗎?

「好好好,是我錯了,我錯了,我不該餓著我老婆,我不該讓我老婆吃不上飯,那麼老婆,現在你能安靜吃飯了不?你再這麼罵下去,菜都涼了。」這金在中啊,說起話來那是一套套的,不去當主持人那真是可惜了祖國的大好人才了。

「你看,都怪你,都是你這麼攪和,等我吃完飯了在數落你。」越寵越沒個樣了。

 

被金在中這麼一念叨,鄭允浩吃完了飯,把金在中送回了家,就趕緊去修理廠把車子給開出來了,反正在金在中眼裡就跟拖拉機一樣的東西,也不在乎丟不丟人了。

可是剛把車子開出修理廠大門,鄭允浩就傻了,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家裡不是還閒著幾輛嗎?幹嘛非得開這麼個破車出去丟人現眼,又把車子開回去,回家重新開了一輛出來,順帶著收了他家老爺子的一張卡。

把車子停好,鄭允浩看著樓上亮著燈的房間,笑著搖搖頭,跟金在中在一起久了,真是越來越神經了。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