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在中離開家裡之後,家裡的一大兩小每天就等著在中的電話。有時候等不到,眼看著俊秀和有天到點睡覺了,允浩就主動打電話給在中。每次,在中接電話的時候周圍都特別安靜。

【怎麼這麼安靜?沒有和大家去周圍走走嗎?】

【我在酒店,今天晚上沒有活動。】

【哦。等一下,俊秀和有天想找你。】

【爸爸!!!】俊秀拿起話筒就大叫,【爸爸我這次英語測驗進步了!你讓我好好學英語,我有聽話的!】

【嗯……】在中咬著嘴唇,聽著話筒裡傳來的俊秀的聲音,只想抱抱自己的兒子。

「到我了金俊秀!給我給我給我!我要和在中爸爸說兩句!」

「行了!煩死人了!」

【在中爸爸!!!你現在在幹嗎?我準備參加鋼琴比賽了?你能趕回來看我比賽嗎?】

【有天什麼時候比賽?在中爸爸儘量趕回來啊……】

【下個月二十號!你一定要來!你來我肯定會拿冠軍的!爸爸說要我把獎盃送給你!】

【好啊……好,在中爸爸一定會去看你比賽的……】

【在中啊,】電話回到允浩手上,【我不會哄他們睡覺,他們說你講故事比較有趣,哈哈。】

【那你讓他們等著我回家吧,我很快就會回去給他們講故事了。】

【我好想你,三年多了,第一個晚上沒你在身邊。】

【說什麼呢……兒子們去睡了?】

【嗯,沒在我旁邊。你有沒有想我?】

【想……】

【那我們先去睡了啊,你好好工作,但是注意休息,別累壞了。】

…………

掛了電話,但是兒子的聲音,愛人的聲音卻一直在耳邊迴響。又是一夜睡睡醒醒。

 

第二天,允浩下午沒什麼事情,早早到學校門口等著有天和俊秀放學。

一看到很久沒有出現過在校門口的允浩,兩個小孩瘋奔過來。

「爸爸!」

「允浩爸爸!」

「今天帶你們去BEL AMI吃飯好不好?」

「在中爸爸又不在,吃不到他做的甜點。」

「平時在家還吃不夠啊你?」俊秀戳了下有天的臉。

「看看在中爸爸平時工作的地方也好嘛。」

「你其實是不會做飯……」有天盯著允浩。

「哈哈!」俊秀在一旁不給面子地大笑著。

「好了好了!是我不會做飯!那你們倆去不去啊?不去我自己去!」

「去!」

「去啊!」

 

到了BEL AMI,俊秀可活躍了,其他員工也認得他,他得瑟地到處跑。

「金俊秀!」不是允浩,是希澈,希澈一喊,俊秀就怕了,平時俊秀也是最怕這個眼睛比爸爸的還大的希澈叔叔。

「希澈叔叔好……」俊秀邊說邊往自己坐的那一桌挪,這一挪,把希澈引了過去。

「今晚誰帶你過來的?」希澈邊走邊問俊秀。

「允浩爸爸。」

「嘖嘖,還允浩爸爸,真是受不了他倆……」正想酸金在中和鄭允浩,但是希澈想起來,不對啊,鄭允浩不是去出差了嗎?還帶上金在中了,怎麼會……怎麼會在這裡?如果不是鄭允浩撒謊,那只能是金在中騙自己了。

這時候有天和允浩還在點餐,沒發現希澈過來了。

「鄭允浩,帶兩個兒子來吃飯啊。」希澈試探著允浩。

「金、金希澈?!你…你不是和在中去巴黎出差了嗎?!」

「好吧,我聽到的版本是,你去出差。」

「我去出差?!」

「你別急,先聽我說完,在中跟我說,」希澈看了看兩個小孩眼光光地看著他,決定把允浩拉到一邊,免得讓兩個小孩也知道,「在中自己去就可以了。本來還讓我保守秘密的,他想秘密買點禮物給兩個小的。」

「真的啊?」

「真的嗎?歐耶!」

兩個小孩又興高采烈起來,沒發現允浩一直皺著眉。希澈把允浩拉到一邊,說到:

「在中跟我說的是,你要去出差,但是任務不太重,所以你決定帶上他到處走走。」

「………」

「他騙了我,也騙了你,這是肯定的了,問題是到底騙了我們什麼,而他現在又在哪裡。」

「我打電話給他看看……」

「你先冷靜下來,他都下定決心騙你了,你想問出點什麼是不可能的。」

「那、那……難道我只能在這裡等他嗎?」

「你們最近吵架了?」

「沒有,我們最近很好,很好……」

「你認識他的朋友嗎?」

「就你和韓庚,沒有別的了,我也不覺得他和別的人有太多來往。」

「他和賢重就挺好的。」

「賢重?」

「你不認識?」

「………」允浩搖搖頭。

「我去問問他。」

「我和你一起去!」

「你看著你兩個兒子吧。問到了什麼我會告訴你的。」

「那……」允浩還是想跟著一起去。

「你放心吧,金在中一定放不下他的兒子的,而且……我也不覺得他能放下你。」

「嗯……」

希澈的話,給了允浩很大的安慰作用。他想,在中一定有自己的原因,一定是這樣的,可能只是家裡有點什麼事,一定會過幾天就回來的。但是,他又怕在中真的發生了什麼,和朋友串通好了欺騙自己,不想自己擔心。他的在中,總是那麼善良,總是只考慮別人不為自己著想。所以,他決定偷偷跟到廚房外。

 

希澈在廚房找到了賢重:

「你出來一下。」

「哦。」

賢重比在中晚來BEL AMI,但是兩人年紀相當,聊起天來也很投緣,在中的朋友就那三兩個,賢重算得上其中之一。看到兩人出來,允浩趕緊躲到拐角的牆邊。

「在中……這幾天有找你嗎?」

「在中?不是和、和他那誰去歐洲了嗎?你告訴我的。」

「他請假之後就沒再聯繫你了?」

「沒有啊。」

「那沒事了。」

「怎麼了?」

「沒什麼,他幾天沒找我,我也沒聯繫上他,想確認一下他確切請幾天假,那管家公肯定是怕電話費貴。我再找找他吧。」

「哦,那沒什麼我先進去了。」

「嗯。」

允浩默默地走回去,兩個兒子拿著桌上沒有點燃的蠟燭在玩。

…………

 

晚上,允浩像往常一樣,給在中打電話,兩個兒子講完之後,他接過話筒,把先前想好的話不急不慢地說出來:

【在中啊,你的車子停在機場了嗎?】

【啊?嗯…嗯,對啊…怎麼了?】

【沒什麼,我就是覺得車子停在機場有點貴,我想把它開回來,反正你回來的時候我會去接你的。】

【不、不用了……我、我…我很快就回來了。】

四周環境的安靜,在中的支吾,允浩確定,在中現在應該在國內,至少肯定不在歐洲。

【很快就回來了?】允浩故作興奮,【哪天回來?我帶著俊秀和有天來接你,有天也快要比賽了。】

【嗯,我知道,我……過幾天就回來了。】

【誒,對了,你把電話給一下希澈,我有點話跟他說。】

【希澈?你找希澈幹嗎?】

【我有點秘密的事情跟他說。】

【秘密的事情?】

【嗯,在中你有什麼秘密的事情嗎?】

「金先生,你早點休息吧。」護士突然走進病房,對著在講電話的在中說到,在中趕緊捂住電話,可惜有點晚了。

【在中?】

【我在,信號不是很好,先掛了,你早點休息吧。】說著,不等允浩回話,在中就把電話掛掉了。

在中……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要自己一個人面對?

 

另一邊,在中躺下了還是心悸,允浩發現了嗎?發現自己說謊了嗎?很明顯今晚他是在試探自己。怎麼辦呢?在這醫院都躺了好些天了,可是一直沒有人來搭理自己,問護士自己的主治醫生怎麼一直沒來,對方說他去出差了,晚些會有另外一個醫生來接手。

正心煩著,手機忽然震動了一下,是賢重發來的:

﹝希澈今天問我了,我什麼都沒說,結果出來了嗎?﹞

﹝還沒。﹞

﹝別害怕。但是我還是覺得你應該跟允浩說說,他今天不知怎麼的來BEL AMI了,碰上了希澈,還偷偷跟著他來廚房,他沒看見我,但是我看到他了。﹞

在中的心一沉,果然,允浩知道了,怎麼辦?怎麼開口跟他說自己可能得了不治之症?怎麼跟他說自己可能不能和他繼續走下去了?這些天來已經平靜了不少的心緒又被攪亂。沒有回覆賢重,在中看著窗外的大樹,在想著什麼。

 

 

第二天,終於等到護士進來:

「金在宗,39歲是吧?」

「不是,中,金在中,29歲。」

「啊?你的年齡改了好幾次了,第一次護士長說三十九,你的主治醫生說是二十九,又是三十九又是二十九的,你到底多大啊?」

「二十九。」

「名字呢?再報一次。」

「金——在——中。」在中一字一頓地對護士說。

「怎麼這麼奇怪,名字錯年齡也錯……」護士邊說邊改著病床上掛著的牌子。

 

雖然,賢重說了對在中的不辭而別毫不知情,但是,希澈不相信——在中不是那種可以放下兒子放下家庭而一走了之的人,如果真的有什麼難以告知的原因,至少他會交代好之後的事情。

這天,他又找賢重說在中的事情,已經想不到任何辦法的允浩也來到了希澈的辦公室,進門的時候,賢重有點驚訝地看了看允浩,但很快回神,還為他開了門:

「你好。」

「你好!」

「是為……是為在中的事情來嗎?」

「嗯……」

「那小孩知道了嗎?」

「不知道,我跟他們說在中去出差了,很快就回來了。」允浩一臉愁容。

進了希澈辦公室,允浩脫下了外衣放到接待客人用的沙發上,然後來到希澈辦公桌前,坐下。

「賢重,你跟我說實話,你是不是知道在中的近況?」

「我已經跟你說了,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那在他離開之前你有沒有發現什麼端倪?」

「端倪?沒有,他甚至沒有交代他的助手什麼話。」

「奇怪……不可能,以他那種婆媽的性格,」希澈看到允浩,不好意思地垂下眼,「咳咳!以他那麼謹慎負責的性格……」

接近一個小時的對話,還是沒有任何結果。最後,允浩以還要去學校接孩子為由現行離開了。

允浩一走 ,賢重也想跟著離開,但是希澈叫住了他:

「等一下。」

「怎麼了?」

「你能騙到他,但是不能騙到我。」

「我不懂你什麼意思。」

「金在中絕對聯繫過你。」

「………」

「我問你問題,你幾乎要搶答了,看樣子早做好準備了吧?」

「………」

「說吧,如果你是在中的朋友,你也看到鄭允浩剛剛的樣子,還有他的兒子……」

「你又何必為難我呢?」

「如果真的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在中不得不自己一個人面對,我也希望能站在他身後成為他的後盾。」

「………」

「說吧。」

「他……他可能得病了,很嚴重的病。」

「很嚴重的病?」

「嗯。」

「你別再支支吾吾的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希澈有點激動。

「肝…肝癌……」

「肝癌?!」

「目前還不確定。」

「那趕緊檢查清楚然後治療啊!他躲起來有什麼用?!」

「現在就是在等報告。」

「那、那…怎麼會這樣……在中這麼好人、還這麼年輕怎麼會……」

「總之,他不想允浩知道,更加不想告訴兩個小孩。」

「嗯,你先回去工作吧。」

賢重起身,走到門前伸手把門打開,他被嚇了一跳,眼前,是站著驚訝得合不攏嘴的允浩:

「你說的是真的嗎?」允浩的聲音裡聽不出任何起伏。

「………」

「我問你你說的是真的嗎?!他現在在哪裡?!」允浩的聲音大得似乎整個房間都震了。

「……醫院……」

「哪個醫院?!帶我去,我現在就要去!」

「既然他不想你知……」

「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嗎?」

「………」

「拜託你!告訴我………」

「我答應過他的。」

「從十幾歲起他就要自己面對一切,我希望,這次能有我陪在他身邊,無論事情結果是什麼,我都希望我能在他身邊。」

「……但是……」

「別但是了,」希澈開口,「換做你在鄭允浩的位置,恐怕你也會這麼做吧?」

「……好吧,他…他現在在區立聯合醫院住院部。」

原來就在這麼近的地方,原來在中一直近在咫尺。

「我幫你接小孩,你快去吧!」希澈對允浩說。

「謝謝!謝謝你們!」

允浩飛奔出希澈的辦公室,剛剛忘了拿的大衣還是靜靜地躺在沙發上。

 

允浩車子都沒開,徒步跑去醫院。

衝進住院部的前臺時,喘氣喘得把值班的護士都嚇到了:

「先生,先生你沒事吧?」

「沒事……我沒事……我想請問,咳咳!」

「先生你先歇一會兒吧!」

「不用!我想請問一下,肝病病人是住在哪一層樓的?」

「三樓,但是,先生你有探訪證嗎?」

「我有,我有!但是我忘了帶了!」

「對不起,按照規定,如果沒有……誒!」不等護士把話說完,允浩直往樓梯奔去,經過電梯的時候電梯門快要關上了,允浩側身滑了進去!待門外的保安追過來的時候門恰好關上。

電梯門一開,允浩衝了出來:

「護士!請問金在中住在哪個病房?」

「金在中啊……唉,終於有人來看他了……他都一個人躺在床上好多天了……」護士一個人自言自語,「他住316房,靠門口那張床。」

「別告訴他!」這時候保安跑樓梯衝到三樓了,「他沒有探訪證的!」

可是允浩早已經往316房跑去了,保安一直追在允浩身後。

一路吵吵鬧鬧的,很多病人都探出頭看發生了什麼事。允浩快速地閱盡張張面孔,沒有他心心念念的人。

314,315,316!

「在中!」允浩拉住門框才能停下過快的腳步!

可是,房間裡沒人,只有一張看上去有人睡的病床。

「在中……」

這時候兩個保安追了上來,死死地拉住允浩。

「金在中!」允浩放聲地喊,歇斯底里地,眼睛有點紅,似乎還有點濕潤。

此時,走廊盡頭熱水房有一個穿著雪白病人服的男人,拿著款式老舊的保溫壺,站在那裡,看著316病房這邊,一動不能動。

「允…允浩……」

允浩掙脫掉保安的桎梏,但也不能動彈一般看著離自己三米左右的人,兩人對視著,仿佛時間停止了,世間也只剩下他們。

「他是你的朋友啊?!」保安大聲地問在中。

「嗯……」在中的聲音幾不可聞。

「以後記得帶證件了!」

保安離開之後,在中緩緩走了過來,一直到允浩身邊。兩人還是一句話也沒說,允浩跟著在中進了病房,關上了316病房的門。

良久,在中說了句:

「你都知道了?」

「嗯。」

「嗯……」

「第二次了。」

「………」在中不解地看著允浩。

「第二次了,你一聲不吭地走掉。」

「對不起……」

「該說對不起的是我……對不起,一直以來,沒能讓你覺得我是堅固的依靠。」

「不是…不是這樣的……」在中茫然地搖著頭,「不是這樣的……連我自己都還沒接受得了的事情,我不知道怎麼開口跟你說……」

「不管……不管屬於我們兩個人的以後還能有多久,我希望你能把我當成另一個你,你開心的話我就會開心,你難過的時候我也不好受,如果要面對什麼艱難險阻……」允浩的話還沒說完,在中牽起他的手:

「就算現在上天要收回我的命,我也沒什麼好抱怨的了。」

「我求你別說這些,金在中我求你別這麼對我好嗎?你就不能說為了我你一定會好好活下去麼?」允浩看著在中的眼神裡,除了溫柔,甚至還有哀求。

半躺在床上的在中別過臉,緊閉著嘴唇。我又何嘗不想?如果可以,我希望能為你好好活下去,這一輩子,下一輩子……直到你不想我留在你身邊為止。

「你什麼都別再想了,」允浩撫摸著在中的手,「明天我們就出院。」

「啊?」

「轉醫院,去我們家相熟的醫院,做全面的體檢,無論結果是什麼,我們都要一起面對。」

允浩手心的溫暖、眼神的堅定,讓在中這些天來建立的泡沫般易碎的“倔強”瞬間瓦解,在中坐直,把允浩拉過來,讓他側身坐在床上,把他抱在懷裡。允浩用力地摟住在中,在中痛了,卻無比幸福:

「怎麼穿那麼少就來了?」

「不冷,和你在一起就不冷。」

我也一樣……在中的話在心裡一直重複,卻沒有說出口。

 

 

 

 

 

 

第九話

 

不顧各種阻撓,允浩接走了在中,讓秘書幫忙辦了出院手續。

「回家吧。」允浩對在中說。

「我不想回去。」

「為什麼啊?」

「我們直接去醫院吧,我怕見了俊秀和有天然後又要離開。」

「他們都想你了,你離開家裡七天了。」

「我……」

「聽我話好嗎?」

「………」

「就算你怕回家見到兒子又要離開,那你也想想我啊,這麼多天,自從知道你騙我了之後,一直到現在,我終於找到你,你還不跟我回家?」

「嗯,那、那回去吧。」

一聽到在中這句話,允浩立刻眉開眼笑,像個孩子一樣。

…………

 

「你的車怎麼在BEL AMI?」

「我來找希澈的,我已經想不到別的辦法,只能找他了。」

「他知道了?」

「他不知道,是我忘了拿衣服,折回去的時候聽到你的好朋友跟他說的。」

「哦,賢重……」

「他叫賢重啊?」

「嗯。」

「我都不知道你有這麼個好朋友。」

一聽到允浩這句話,在中緊張地轉過身看著他。

「怎麼了?」允浩問。

「我不是有意隱瞞你的。」

「我沒說什麼啊……」

「我、我知道,我怕你不高興。」

「傻瓜……」允浩捏了捏在中的臉,「你看你,都瘦成什麼樣了?有什麼事情就會放在心裡……」

在中捂著允浩的手:

「快開車回去吧。對了!誰去接小孩放學了?!」

「哦,希澈幫忙接的。」

「哦……得好好謝謝他啊,他幫了我實在太多了。」

…………

 

兩人驅車回到家的時候,門口停著韓庚的車,但是司機是希澈。兩個小孩在車子旁邊玩耍,希澈眼睛呆呆地盯著他們,若有所思。

「在中爸爸!」有天看到了從允浩座駕副駕駛座上下來的在中,興奮地拉著俊秀就往那邊跑。

「爸爸!」

「禮物呢?」

「啊……忘了,對不起啊,下次補回來吧。」

「呸呸!沒下次了!」希澈走過來,「你們兩個,爸爸回來不會問爸爸累不累,一來就想著禮物!」

兩個小孩一看到希澈瞪大著眼睛就害怕了。悻悻地挪到在中身後,拉著在中的衣服。

「你把他們嚇到了。」在中笑著對希澈說。

「你總算出現了。」希澈嘆了口氣,看了看兩個小孩和剛從車子裡下來的允浩,「你看你有這麼幸福的家,你怎麼捨得走?」

「………」

「我先回去了,你……你接下來該做什麼先做,等一切好了再回來上班吧。」

「嗯!謝謝你,希澈。」

「謝什麼呢。」希澈邊說邊上車,「啊,對了,鄭允浩的衣服。」說著,從車子裡把允浩剛剛落下的大衣還給了在中,湊到在中的耳邊說了句:「你男人真的挺帥的,還這麼寶貝你。」在中“噌”地一下子臉紅了。

 

兩個小孩現在大了,之前嚷嚷著讓在中給他們配了家裡的鑰匙。拿著鑰匙,有天跟著俊秀跑去開門,兩個爸爸去車庫把車子停好。

「回頭我幫你把車開回來吧。」允浩說到。

「我自己去吧。」

「不許去,我今晚跟沈叔通下電話,現在他的位置他兒子頂替了,把你交給他我放心些。明天我先打車跟你去醫院,安排單獨病房……」

「不用不用!」在中打斷允浩,「不用單獨病房。」

「單獨病房安靜些,環境好一些,對你休養有好處的。」

「不用了……」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允浩開門,兩人進了家裡,沿著樓梯上樓,「你的身體比錢重要得多!總之這次你要聽我的。」

「………」在中心想,我哪一次不是聽你的。

「然後等你初步結果出來了我就去把車開回來,然後我會在醫院陪你。」

「不用!」

「怎麼又不用?!用!」

「不是,你先聽我說,我上次已經做過一次掃描了。」

「再做一次!」

「何必浪費那錢呢?」

「反正醫院肯定會讓再做一次的。」

「好,那就再做一次,但是你不用在醫院陪我。」

「為什麼啊?那誰陪你啊?」

「我、我不用陪啊。」

「不行!」允浩一想起去問路的時候護士跟他說終於有人來看在中、在中一直自己一個人躺在床上好多天那句話,心裡就難受得如被千根針紮。「公司的事情我會安排好的,總之明天就這麼辦吧。」

「………」在中又生氣,又幸福。

「你都不知道,你不在這幾天,我們只能去爸媽家蹭飯,又不好天天去,後來又是吃的外賣。」允浩的話裡有撒嬌的意味。

允浩說話的時候一直盯著在中看,仿佛這相離的七天錯過了眼前的人太多;只是,他不知道,他越是這樣,在中心裡就越慌——明天,會是什麼結果?

 

*** *** *** *** ***

 

「沒事?!」一個看上去比較高級的診室裡,在中驚訝地叫了出來。

「嗯……」穿白大褂的高大年輕人有點被眼前人的驚訝嚇到了,「對啊,沒事啊……」

「怎、怎麼會沒事?陰影呢?」

「陰影?」醫生回頭看了看掛在那的片子,「沒有啊。」依舊一臉茫然,怎麼還會有人期待自己肝臟有陰影啊……

「你確定?」允浩問。

「對,我肯定。」醫生心想,這個總算比較冷靜,還有點欣喜的神情,算是比較正常的……

「那、那之前那是……怎麼回事?我之前在區立的聯合醫院做過一次掃描,結果肝臟有個快五釐米的陰影。」

「五釐米?!」輪到醫生吃驚了,瞪著大小眼看著眼前的男人。

「是啊!五釐米!」

兩人你一驚我一咋地對話著,一旁那個高大帥氣的男人看著自己心愛的人,一直看著,忍不住一直微笑著。

「小沈啊,」允浩臨走時對醫生說,「謝謝你。你算是救了我們全家!」

「那他是真的沒生病就是沒生病啊,之前估計是誤診的,自己嚇自己了!」

「嘿嘿!可能是吧。對了小沈,最近沈叔挺好的吧?」

「別叫我小沈了,聽上去挺奇怪的,你叫我昌珉吧。我爸最近挺好的,下棋泡茶,樂得休閒啊。」

「哈哈,那就好,你爸爸也照顧了我們家很多啊。總之,今天實在是太謝謝你了!」

「不謝不謝!」

允浩正想走,小沈拉了拉允浩:

「聽說,那個人……」他指了指在外頭等著的在中,「是BEL AMI的西點總廚啊?」

「是啊,怎麼了?」

「那……」小沈皺了皺眉頭,「那能不能讓他給我一張全年免排隊外加八折的優惠券啊,你知道,一般等到我下班再去,限量供應的都賣完了!」幾乎是痛心疾首的表情啊!

「啊?哦哦哦……這樣啊,我也不知道,不過,如果你喜歡吃他做的甜點,你可以來我們家吃,他在家裡會做給我們吃的。」

「這樣啊?!好啊!」

往後,允浩對自己說出這句話真是悔得腸子都青了……

 

 

兩人回到家,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允浩一直在眯眯笑,在中雖然不知道他在笑什麼,但也跟著他一起揚著嘴角:

「幹嘛啊……」慵懶的嗓音,引得原本坐在床邊盯著他看的允浩起身,從後抱著正要收拾行李的在中。

「沒幹嘛就不能看你啊,嗯?」允浩邊說邊揉著在中的腹部,下巴抵在在中的肩膀上。

「別弄,癢……」

「你把我嚇壞了,知道嗎?」

「知道……我……」

「總之以後不許這樣了。有什麼事情,我要第一個知道。」

「嗯。你快回去上班吧。」

「你就會嘴上答應我,但是真正有什麼事只會自己忍著。今天不去公司了,在家裡和你一起。」

「這怎麼行呢?」

「這怎麼不行?沒問題的。」

「我怕別人說你……」「

「別人說什麼?我說了沒問題就是沒問題。」

「你媽果然沒說錯。」

「我媽說什麼了?」

「說你和你爸爸一樣,大男人性格,什麼都是你說了算。雖然我不是什麼大總裁,但是我也是個男人……」

「也不全是我說了算啊,家裡吃什麼菜是你說了算,小孩什麼能玩什麼不能玩你說了算,我幾點回家你說了算,我穿什麼衣服你說了算,哇……這樣一數,我說了算的只有關於你的事情,而且你還沒幾次聽我的!」

「哎呀,夠了你!」在中回頭揉得允浩臉都變形了。

「我知道你是男人,我明知道你是男人卻還是想完全佔有你,完全控制你,不希望你離開我半步,你說這怎麼辦呐?」允浩握住在中亂動的手,緊緊地握著。

「什麼怎麼辦,我哪知道你啊……你快放手,我要去你爸媽家。」

「沈叔在那兒行了,你別這麼操心,萬一身體真出什麼問題了還要他們老人家擔心。」

「你就嘴巴厲害!」

兩人在房間裡就這麼拌著小嘴,拌著拌著,成了親著小嘴。

允浩把衣櫃的門掩上,不讓在中繼續整理。在中回頭張嘴想罵人,話還沒出來,人已經被允浩按在衣櫃的門上。像在中自己說的,他是個男人,要是他想要反抗,怎麼可能會被允浩這麼輕易地就鉗制住呢?這……就不拆穿他了……

 

允浩用身體抵住在中,一下一下地親著在中有點乾澀的嘴唇。手隔著衣服撫摸著在中的小腹、在中的胸膛,在中一拿開允浩這隻使壞的手,另一隻手就立刻接上,弄得在中的身體越來越軟,雙手圈著允浩的脖子,不住地想要更多的親吻和愛撫。在中微微張開嘴,伸出小舌輕舔允浩的嘴唇,允浩享受著在中的濃濃愛意,不時把它含住,不讓它動作,讓它在自己的嘴巴裡接受自己舌尖的挑逗。親吻、愛撫讓室內曖昧情色的氛圍漸濃,在中忍不住把手搭在允浩的後腰上,今天允浩穿的是牛仔褲,在中稍稍掀開允浩的衣服,把手搭在皮帶上一點的皮膚上輕輕撫摸著,不時還試圖壓低允浩的褲子,不經意地摸到一點允浩的股溝,惹得允浩不禁幾次咬著在中的嘴唇,喉嚨裡的悶哼也不再受控制。

「想要?」允浩輕輕銜著在中的耳垂。

「嗯……」

允浩一把抱起在中,回頭狠狠地摔到床上,自己棲身壓上去,多日來的思念和擔憂瞬間化作一波又一波猛烈地撞擊。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