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

最好的情話

 

從身上傳來窸窸窣窣的溫暖,鄭允浩緩緩地睜開眼。

熟悉的味道包裹著自己,眼前,是家,和在中共同的家。

鄭允浩掙扎著想要坐起來,可一動,長時間沒有好好休息的身體便如同終於有了知覺一般清晰地感知到疼痛。

「快躺著,別動。」熟悉的聲音傳入耳朵,鄭允浩抬頭便看到端著碗匆忙跑進來的金在中。

金在中把鄭允浩扶坐起來,又拿了一個靠枕墊在背後,伸手捋了捋自己幫鄭允浩清洗好的頭髮,然後在床邊坐下,一口一口地給鄭允浩餵雞湯。

空空的胃暫態有了濃濃的暖意,鄭允浩的唇角不斷上揚,然後就在金在中放下碗的一刻立即擁住了金在中。

他想說好多好多的話,可是張口只有單一而難聽的「啊……」

聽著鄭允浩的聲音,金在中不禁有些心酸,他撫著鄭允浩的頭髮,「允浩啊,別難過,一切都會好的。你在回來的路上暈倒後,我們去了醫院,醫生說你的腿還有的治,你看,以後我們允浩還是可以背我啊……」

 

鄭允浩醒來的第二天,便和金在中去了醫院。

金在中請了最好的骨科醫生,經過一系列檢查後,醫生頗為肯定地說只需要三周的時間,鄭允浩的腿就能好。在安排住院病房的間隙,金在中悄悄地去問了問五官科的醫生,得知真的沒有辦法後只能裝作什麼都沒發生一樣回病房陪鄭允浩。

鄭允浩身上有好幾處傷口發炎,躺在床上無聊地輸了一下午的液。期間金在中時不時地給鄭允浩削水果,更多的時間還得拿出電腦解決公司的問題。

真的像是做夢一樣。鄭允浩躺在床上看著金在中的側臉,鍍著一層淡淡的冬陽的光暈。金在中憔悴了些,大眼睛下是黑黑的眼圈,可是他的唇角一直上揚,時不時地從電腦前抬頭看向鄭允浩,然後唇間的幅度變得更大。

其實這樣真的夠了,真的真的夠了。每天能夠在一起,就算待在一塊兒各做各的事情,但是仍然很安心。

 

「在想什麼呢?」金在中放下電腦,俯身吻了吻鄭允浩的臉頰,柔柔地看著鄭允浩,「我們允浩長頭髮也很好看呢。」

鄭允浩甜甜地笑了,支起身子一下子吻上了金在中紅紅的唇。那樣輕柔的吻在彼此溫熱的氣息裡讓身體變得柔軟而敏感。

「嗯……」金在中難耐地呻吟著,調整了姿勢趴在鄭允浩胸前繼續這個纏綿的吻。

VIP病房的窗簾閉合,外面來往的人都感知不到。鄭允浩想抬手摟住金在中的腰,卻發現左手上打著點滴。金在中知道現在兩人都有些控制不住,也顧不得鄭允浩在輸液,更顧不得護士什麼時候會來。

「你左手別動。」金在中輕聲說,隨即咬咬鄭允浩厚厚軟軟的下唇,脫掉外套褲子和鞋子鑽進被窩。

鄭允浩喜歡和金在中這樣做。雖然更喜歡和金在中去有趣的地方玩,但每一次和金在中做這事兒的時候都格外舒服享受。他喜歡看著金在中流著汗叫自己名字的模樣,更喜歡親吻金在中的每寸肌膚,和他有更深的交合。

金在中的手伸進鄭允浩的內褲,軟軟的手挑逗一般地撫摸著鄭允浩的火熱。呻吟從鄭允浩的口中呵出,鄭允浩尋找著金在中的唇,想要吻他,好好吻他。

然而金在中只是蜻蜓點水一般地親了親鄭允浩的嘴,下一刻鑽進被窩,把火熱納進口中。

突然而來的溫熱緊致的感覺讓鄭允浩再也無法控制住自己,他隨著本能向那裡頂動著,一聲一聲地喚著在中的名字。

金在中用力地吸了吸後移上來和鄭允浩拼命地接吻。病床顯得有些小,被子已經滑到金在中的腰際,剛好遮住兩人相互摩擦的部位。鄭允浩剛剛釋放的味道擴展在空氣裡,顯得格外地曖昧。

金在中的額頭滲著細細的汗珠,鄭允浩的身體有些虛弱釋放一次後便有些喘。金在中吻吻鄭允浩的耳朵,「允浩,我愛你。」然後拿過鄭允浩的右手放在自己已經快不行的火熱上,一陣快速地套弄後便隨著一聲滿足的呻吟,金在中射了出來。

 

情事後的金在中就那麼抱著鄭允浩,聲音溫和地說,

「允浩啊,等腿好了我們就一起回家,我們要給他們看,我們才是最幸福的……」

「過兩天我就去和韓秀英辦離婚手續,然後我們去買東西裝扮一下我們的家好不好,允浩都回來了,應該變得更好看才行……」

「我正試著把公司的事情慢慢交給美妍,等美妍能夠撐起公司了,我們就回安平村好不好……」

「我一直想吃允浩摘的野果子,好懷念那個味道啊……」

「晚上我們吃完飯就去散步,還有去看螢火蟲。還有還有,等汛期來之前,我們就去撿漂亮石頭……」

「要是允浩想要到城裡玩,我就開車帶允浩過來。我們還可以去其他國家,好多好多漂亮的地方……」

鄭允浩輕輕地發出一聲「啊……」然後湊近金在中,和他鼻尖碰著鼻尖,在溫柔的對視中,緩緩地笑了,帶著前所未有的幸福。

 

 

鄭允浩的腿在沒到三周的時間內就好了。拆掉紗布那天,硬是背著金在中沿著醫院的花園的小路走了一遍又一遍。

這段時間金在中都和鄭允浩待在醫院裡,公司的主要事情都交給了朴有天和沈昌珉負責。金在中想起昨天晚上朴有天的電話,心裡有些不安。

而沒有想到的是,那不安在早上和鄭允浩出院的時候,變成了驚恐的現實。

兩人一走到醫院候診大廳便被大批媒體包圍了起來。無數閃光燈,以及拋向他們的無數問題。

「金先生,你是因為鄭允浩才和韓秀英小姐離婚的嗎?」

「金先生你作為市內十大優秀青年,怎樣看待你的同性感情?」

「金氏現在基本上已經吞併韓氏了,是不是你當初和韓小姐結婚只是為了利用她?」

…………

還好朴有天已經有安排,保鏢帶著兩人突出重圍安全地上了車。

 

第二天的報紙上的頭條意料之中的全是金在中和鄭允浩。巨大的照片上,金在中和鄭允浩十指緊握。

如果只是曝光和鄭允浩的關係那就算了,沒想到的是,竟然有一家報紙報導了韓秀英曾經對鄭允浩的所作所為,那篇專題報導裡,詳細地寫了整個過程,那位記者甚至還找到了當時被買通的人的朋友,把事情的細節都說了出來。

警方開始調查這件事情,就在金在中應付媒體焦頭爛額的時候,沒想到那篇報導竟然給事情帶來了轉機。

很多市民都開始聲援金在中和鄭允浩的愛情,在無數【十大優秀青年竟然是同性戀】這樣反面的報導中,【金在中和鄭允浩可貴的愛情】這樣的報導也開始湧現。

金在中帶鄭允浩回到金家的時候,金父金母和韓秀英都在。金父的表情不太好,韓秀英在一旁快要哭的樣子。電視裡,播放的正是,沈昌珉和朴有天作為金氏發言人回覆媒體的問題。

「各位,關於金氏總裁金在中的個人感情問題我們不做回答。至於大家都很關注的韓秀英小姐的事件,警方已經著手調查了。現在金氏和韓氏是很好的合作關係,謝謝大家的關心……」

「爸,媽。」金在中叫了一聲,緊了緊握住鄭允浩的手,「這就是我的愛人,鄭允浩。」

看得出來金父很生氣,但是事情已經至此也不好發作。到是金母主動走了過來,拉過鄭允浩的手,反覆地摩挲,聲音裡含著淚,「孩子,苦了你了……」

鄭允浩眼睛紅紅的,張張嘴卻發不出聲音來。

「媽,你知道,允浩他……不能說話了。」

「對不起……」韓秀英突然間跪在了鄭允浩的面前。

「鄭允浩,你原諒我吧,真的對不起……」韓秀英的妝已經哭花了。她知道,要是鄭允浩不能原諒她的話,等待她的只有員警的調查和事情的真相暴露給所有的人。

「啊……」鄭允浩看向金在中,金在中點點頭,明白他的意思。

「你回去吧,」金在中對韓秀英說,「允浩他原諒你了,我已經讓有天去警察局那邊說清楚了,事情不會公佈出去的。」

韓秀英感激地點點頭,起身時一個趔趄,卻沒有人扶她。現在的金家連僕人都知道,她是一個惡毒的女人。

「你快點回去吧,我們一家人還要吃頓團圓飯,這是我們允浩第一次在家裡吃飯呢。」

看到金在中和鄭允浩依偎在一起的模樣,韓秀英覺得自己前所未有的狼狽。

是愛情,讓她走到這一步,而今就算自己不甘心也無能為力了,先錯的是自己。

韓秀英給金家人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後走出了門。

「媽,美妍多久回來啊?」

「快了,我們先去餐廳吧,」金母拉著鄭允浩,又拼命給金父使眼色,一家人總算是和和樂樂地坐在了餐桌旁。

 

金美妍回來的時候,硬是拉著鄭允浩說了好多「哥夫真帥啊」「你們一定要幸福」之類的話,搞得不能回應的鄭允浩有些手足無措。

飯桌上讓金父金母和金美妍都震驚的,除了金在中從未有過的幸福的笑容,還有鄭允浩一直不停地給金在中夾他愛吃的菜,整個人散發著保姆光輝。

金父還是不肯說一句話,直到金在中和鄭允浩要離開時,他也只是背對著他們立於陽臺上。

金在中讓鄭允浩先上車,他走到金父的身旁。

半晌,他輕輕地開口,

「爸,他是這個世上最愛我的人。」

「我也是最愛他的人。」

「相信我,我們會幸福的。爸。」

金父沒有回應,金在中立了會兒便上車離開。

看著漸漸消失在夜裡的車,金父的臉上浮出一絲微笑。吐出一口氣,轉身進屋。

或許,自己曾經的“以為”真的錯了呢……

 

 

新聞發佈會是在金氏的媒體見面室舉行的。

剪了頭髮的鄭允浩顯得英氣逼人,身旁的金在中依然神采飛揚。

金在中笑著回覆了記者的所有問題。現場的氣氛前所未有的和諧。

「到時候的婚禮金先生會公開嗎?」

「怎麼搞得像是明星一樣的,」金在中笑著說,現場的幾個記者也都笑了,「要是到時候你們來了,肯定不會少你們喝喜酒的席位的。」

朴有天和沈昌珉在一旁聽了也笑了,難得金在中也這樣好的心情。看著終於走到今天的兩人,作為他們的好兄弟好朋友自然也是格外高興。

「那金先生能透露舉行婚禮的日期嗎?」

「這個……」金在中看了看鄭允浩,「他都還沒跟我求婚呢。」

鄭允浩在下面記者的哄鬧中紅了臉,笑得有些羞澀。

「咦,為什麼不是金先生向鄭先生求婚呢?」

金在中被問得一時語塞,本來剛剛的回答只是一個搪塞問題的玩笑,他和鄭允浩之間哪還需要求婚結婚啊,早就認定守護彼此一輩子了。

「那是壓與被壓決定的。」沈昌珉邪惡地笑笑,和朴有天眼神交流了一番後笑得更歡了。

就在金在中找不到話說的時候,鄭允浩竟拿過了話筒。

他站得筆直,神情格外嚴肅。

「在…在,中…中,」

現場一片安靜,鄭允浩努力地發著音,眉頭微微皺起,顯然這樣說話對他而言十分困難。

「我…我,愛…愛…你。」

那一瞬間在場地每一個人都不禁鼓掌。金在中濕了眼眶,他站起身來,擁住眼前這位他愛死了的男人。

「我也愛你。」金在中喃喃道。

鄭允浩微微低頭,吻上了金在中的唇。

閃光燈四起。

 

第二天,報紙的頭條上都是這對擁吻的戀人,上面有著巨大的標題。

最好的情話。

 

 

 

 

 

 

《番外二》

太陽花

 

真的是很俗氣的一個比喻,可是我卻樂此不疲地用於你我之間。

我們如同向日葵和太陽,永遠地、堅定地守護彼此。

因而我總不願意稱其為為向日葵,一直叫它,太陽花。

 

Part 1

 

山裡的傍晚有著別樣的風味。錯落的樹影伴著暗紅的天,讓置身其中的人有一種恍惚的感覺。

安平村的新村址就是在這四面環山的大平壩上。經過這麼長時間的重建,它已經基本上能夠趕上文明的步伐,至少,金氏為每家人捐建的平房能夠讓大家不再受“茅屋為秋風所破”之苦了。並且,到了這個新地方,有了金氏引過來的農業技術,大家吃喝算是不愁了。

這不,解決溫飽問題的村民們晚飯後都出來進行文化娛樂活動了,在這平壩上跳起了城裡人說所的,廣場舞。

「李大媽你聽說沒啊,那邊修的特漂亮的別墅是給金老闆修的!」一個大叔扭秧歌扭到大娘身旁開始茶餘飯後的八卦。

「真的嗎?金老闆要來啊,那趕明兒我去把我們家那最會下蛋的母雞送過去,金老闆是好人呐~~」大娘一激動,聲音那個叫洪亮啊,立即引來旁邊的大叔大媽圍觀。

「你說我們要不要舉行個歡迎會啊,得去和村委會那邊說去!」

「聽那邊修別墅的人說啊,金老闆要在我們這兒常住了!還把鄭允浩那小子帶回來了。」

「唉~鄭允浩那小子可憐啊,鄭家老倆口都走了那麼久了,當初還一個人往城裡跑,我說金老闆就是活菩薩啊,把我們鄭小子都帶回來了!」

「你們還不知道啊,那天我看修別墅那邊帶來的報紙,上面說,金老闆和鄭允浩是那個那個關係啊!」

「真的啊,都男的啊!」

「男的就男的,咱金老闆是那麼好的人,鄭小子和他在一起才好呢!」

「對對對,要不我們給金老闆辦個婚禮,我們當地的婚禮!」

…………

一群淳樸的村民就在那兒歡快地討論著,連此刻該去休息的鳥兒們都好奇地飛來飛去地吵鬧著。而在城市的那一邊的金在中和鄭允浩……

 

「這個這個這個,都給我包好了,我都要帶過去!」金在中叉著腰,立在一大堆東西中間。而此刻,金在中和鄭允浩的家已經亂得不成樣子,該搬的東西正陸陸續續地送上貨車。

「我說在中啊,你有必要嗎,搬這麼多東西,昨天前天上前天還買了那麼多東西,至於嗎?」朴有天正當著免費苦力,有些鬱悶地抱怨道。心裡也不免嘀咕起來,你家鄭允浩現在就是不能說話,又不是沒手沒腳,長得那麼壯卻在那裡被你護得好好的玩電腦,只知道差遣我,話說俺在家連地都不會掃的!!再說,你能和你家鄭允浩在一起還不多虧了我嗎,我是大功臣大功臣大功臣啊!!

「朴有天,我就說你這智商!老子要搬去安平村不是曼哈頓!這些東西不買好那邊能有現成的嗎?」金在中突然像想到什麼一樣,「哦,對了,到時候缺什麼東西你可是要在第一時間給我送來!雖然我現在不是你老闆了,但我是大股東哦~你丫的工資獎金都在我妹手上呢,我妹都聽我的!」

朴有天撇撇嘴,辛酸往肚裡咽。看了看旁邊一身環衛工人打扮的沈昌珉,「昌珉啊,你說我們多委屈啊……」

「夠了!在中哥要開始他的幸福生活了,你就不能喜慶點嗎,別哭喪著臉。」沈昌珉就著髒兮兮的手套,挪開朴有天靠在他手臂上的臉。

「哈哈,」金在中端著一盤美食笑得格外開心,「還是昌珉對哥好,來來來,昌珉張嘴,這是哥親自做的壽司哦……」

就在沈昌珉滿足地吃了第一塊等著第二塊的時候,看到金在中端著剩下的食物坐在鄭允浩腿上兩人吃一口親一口地格外甜蜜。暫態,沈昌珉加入了朴有天的委屈行列……

 

 

 

 

Part 2

路人紛紛駐足圍觀,眼前,是一大群記者攝像師擠在這最高檔的酒店門口。

「咳咳,」酒店經理被擠得快吐血,這金老闆可是給他出了一個難題啊,明明金老闆和鄭允浩就不在酒店,還讓他裝作他們現在就在酒店裡準備婚禮,重點是還要攔著這一堆信了他的謊話的記者……「大家不要擠了,我們酒店在沒有得到顧客允許的條件下是不會放大家進去的,這是顧客的隱私問題,金先生說不定後面會補辦發佈會什麼的……」

眾人都當經理說的是屁,卯足勁兒地往裡擠,酒店保安一個個在心裡罵得不可開交,真想大吼一聲,你們都被金在中那小子耍了!!

此刻,金在中坐在轎車裡打了一個噴嚏,鄭允浩立即緊張地看向他,金在中搖頭示意沒事。

後面跟了兩輛車,一輛坐著金家父母,一輛坐著朴有天和沈昌珉。

金美妍呢?哦,她啊,等金在中安全到達安平村後就在金氏舉辦發佈會向媒體朋友道歉啦,當然,金在中還是有留下他和鄭允浩的結婚照給媒體朋友的,當然他們是不會知道這兩張照片是金在中在為防止記者追到安平村來花了他寶貴的購物搬家時間中的兩分鐘隨便拍的。

而就在昨晚,安平村的父老鄉親們就看到了一輛接一輛的貨車進村,然後那棟漂亮的別墅通宵亮著燈,一大群人在裡面收拾。於是他們歡騰了!金老闆要來了!然後他們就幹起他們準備了好久的事,跟著那別墅裡的人一起,集體通宵了……

 

「允浩,高興嗎?我們就要回去了~」金在中靠著鄭允浩的胸膛問。

鄭允浩用力地點頭,抬起靠在自己胸前的金在中的頭,目光溫柔而欣喜。

兩人就那麼對視著,半晌,便情不自禁地吻了起來。

開車的老師傅從鏡子裡看到後手一抖,車猛地偏了一下,當他緊張地向後看去時,發現剛剛因那一偏而沒坐穩的金在中正躺在後座上,身上,是繼續保持著和他接吻的鄭允浩。於是,老師傅連忙收回眼光,臉微微發紅。

金在中是在鄭允浩的吻裡睡著的。鄭允浩把他抱在懷裡,讓他可以睡得更加舒適。

鄭允浩明白金在中此刻的睏倦並不是因為兩人昨晚在那快要離開的房裡瘋狂了一把(……),而是,這麼多天,金在中為了能和他一起回安平村,一起過上安寧幸福的生活,付出了很多很多的精力。把公司整理好,再帶金美妍上手,把家裡的事情安頓好,還要安排安平村這邊房子的事情。鄭允浩輕輕地撫上金在中的黑眼圈,眼神裡流露出無限的心疼。

而這邊,朴有天和沈昌珉在車裡不顧形象地大睡特睡著……原因,原因!TNND沒良心的金在中!

金母坐在車裡,時不時地看看身旁的金父。

「老頭子,你說在中他……」金母看金父表情嚴肅又把話咽了下去。其實她並不怪兒子去安平村定居,至少現在她的兒子能夠快樂,她還能夠在想他時去看看他和他說說話,作為母親她也是快樂的。況且兒子那麼優秀,她一直為他驕傲著。只是她怕她的老伴沒法接受。

金父握住金母的手,「順著他吧,幸福就好。」

上午的陽光照進來,兩個老人依靠在車裡坐著,臉上的笑容恬淡而詳和。

 

 

 

 

Part 3

金在中愣愣地看著眼前的景象。

而不只是金在中,拉著他的手的鄭允浩,站在他們倆個身後的金父金母以及朴有天沈昌珉,甚至是司機都愣住了。

眾人是在鞭炮聲中回過神來的。

眼前,安平村每家每戶都裝扮地格外喜慶,自己用紅紙剪的囍字,村裡巧手姑娘編織的裝飾品,村委會專門去縣裡買的紅布,整個村都是紅通通的一片。

村民們都圍在村口,大夥兒臉上帶著同自家娶媳婦兒一樣喜慶的笑臉,手中端著村裡土產的美食,提著準備的賀禮。

「這太誇張了吧……」朴有天擦了擦剛剛睡覺流出來的口水,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景象,真有一種穿越的感覺。

「這叫深得民心呐,我總算見識了。」沈昌珉抱著手邊說邊自我肯定地點頭。

就算見過再大的場合,金父金母還是被眼前的一切感動了,金母搖了搖愣在那裡的金在中,「兒子,傻在那兒幹嘛呢。」

鄭允浩笑得眼睛都快沒了,緊緊握著金在中的手,而後邊比劃邊「啊啊」的出聲。

「謝謝大家了,」金在中的眼眶紅紅的,「剛好我和允浩還沒有辦什麼婚禮,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大夥兒歡呼起來,幾個大媽拉過鄭允浩和金在中,又是給他們帶大紅花又是給他們換裝扮的,不一會兒,兩人就弄得有點像電視裡演的山寨王結婚的感覺,朴有天一邊捧腹大笑一邊拿相機狂拍,沈昌珉也不閒著,邊吃邊“不小心”地向人家大姑娘放電,村委會的人招呼這金父金母,而金在中和鄭允浩則被幾個小夥子抬起來往他們的別墅走。

一大群人,敲鑼的敲鑼,放鞭炮的放鞭炮,熱熱鬧鬧的景象把守在別墅裡的人都驚了一跳。

大夥兒把自己的賀禮都堆在別墅門口,村委會的人搬來兩張大椅子放在別墅門口的空地上讓金父金母坐下。

大夥兒自覺地圍成圈。有司儀大聲地喊著。

「一拜天地——」

金在中和鄭允浩還愣在那裡,不知道往哪邊拜,轉來轉去兩人直接給撞上了。鄭允浩傻笑著揉揉金在中的額頭,牽著金在中的手向鄉親們鞠躬。

「二拜高堂——」

兩人整理了衣服,沒有了剛才的無措,格外認真地向金父金母鞠躬。

金母坐在那裡,眼睛裡含著淚。金父看著面前的兩人,頭一次地,在他們面前露出認可的笑容,還向他們輕輕地點了點頭。

「夫妻交拜——」

金在中握起鄭允浩的雙手,看著眼前的傻大個兒。

回憶就這樣在執起的雙手間翻騰。

那個背著身負重傷的自己艱難地走了好幾里路的鄭允浩。那個把做活的午飯省下來給自己吃的鄭允浩。那個推著車帶自己散步、背著自己走在山路上的鄭允浩。那個很早很早爬起來摘野果子的鄭允浩。養傷的時光,被蛇咬的那段日子,自製的生日蛋糕,第一次的分別,因趕著來看自己而傷痕累累的赤裸的腳,夜空裡飛舞的螢火蟲,在公司大廳暈倒的鄭允浩,在城裡小心膩在一起的日子,在那個屬於他們的家裡的打鬧,失蹤時的瘋狂尋找,橋下終於的重逢……每一個心動的瞬間,每一個甜蜜的吻,每一次心疼與擔心,每一個瘋狂的夜晚,所有的通通在此刻填滿了整個心臟。

仿佛愛了一個世紀那麼長。

鄭允浩緊緊地看著金在中,兩人的目光灼熱地相交。

而後,用了自己畢生的決心,緩緩地俯下身子。

夫妻對拜。從此以後我們守護彼此。

周圍的人的歡呼似乎已經聽不到了,鄭允浩摟住金在中,金在中收緊抱住鄭允浩的手。

唇齒相接。輕輕地閉上眼,認真地呼吸彼此的氣息,認真地聆聽此刻的心跳。

你說幸福到底是什麼?

幸福就是此刻,還有我們的未來。

 

 

 

 

 

Part 4

<發生在黑夜裡的事>

 

有很多事情,都會選擇在晚上發生。比如,什麼什麼晚會,比如什麼什麼聚餐,再比如鬧洞房,再再比如洞房……

雖然大夥兒都熱鬧著,絲毫沒有察覺時間的流逝,但是,某兩個心懷不軌的男人,在美食與鄉村美女中依然惦念著他們期待好久的事兒。

你說吧,這人就是這樣,總喜歡得寸進尺。想當初兩人一看到鄭允浩和金在中接吻那兩眼就發直,並伴隨著華麗麗的賊光,但後來吧,接吻這場景看得太多,沒啥感覺了,就想看看兩人再進一步的親熱。然後呢,好幾次看到金在中和鄭允浩互相上下其手後,又覺得沒意思了,穿著衣服多礙事兒啊!戛然而止多不爽啊!於是,這就解釋了那兩人為啥那麼累了還要死活跟來的原因。

所以,天一暗,兩人就按耐不住了,放下美食一人鎖定一個目標,可不能跟丟了。

為啥要跟呢?嘿,這你就不懂了吧。根據朴有天和沈昌珉嚴謹地推理,他們堅信著自己的觀點:這鄉下的酒是放不倒金在中的,但是絕對能放倒鄭允浩;你說這鄭允浩這傻大個兒吧,雖說像個孩子,但是在某方面那絕對是一流的!那和智商高低善良與否沒有關係;緊接著,這鄉下的人多熱情啊,全都圍著這別墅,搞不好還要通宵;還有還有,金在中這人絕對有安平村情結,搞不好他和鄭允浩曾經在某個地方搞過什麼浪漫得要死的事,你說在曾經浪漫的地方新婚野戰一次,得多爽啊!!哈哈哈哈……(朴沈兩人的奸笑聲)

沈昌珉和朴有天往人堆裡望去,果然,鄭允浩已經喝傻了,在那兒一個勁兒地傻笑,再看看金在中,雙眼賊亮,估計在醞釀啥壞事。

 

果然,不出十分鐘,金在中便帶著鄭允浩趁著大家該瘋的瘋該傻的傻的時候溜了出去。朴有天和沈昌珉兩人一個對視,隨即默不作聲地跟出去了。

夜不涼,樹林裡格外安靜。金在中牽著鄭允浩的手在林子裡走著。

「喂,這路不好走啊,」金在中抱怨道,「別裝了!!都沒人灌你酒了還在那裡裝瘋賣傻!」

偷偷跟在身後的沈昌珉和朴有天愣住了。

嘿嘿,春宵一刻值千金,金在中那麼聰明的人怎麼會讓鄭允浩傻兮兮地喝醉呢?沒錯,之前鄭允浩的傻樣都是裝出來的,那金在中可是在一開始就給鄭允浩說好的,再者金在中還在那裡幫鄭允浩擋著,所以啊,鄭允浩根本就沒醉!

鄭允浩撓撓頭,然後蹲在金在中面前。

金在中立即嘿嘿一笑,趴在鄭允浩背上,整個人都是幸福的小媳婦兒樣。

「你知道我想去哪裡嗎?」金在中把臉埋在鄭允浩的脖子上,最開始還是輕輕地吻吻,後來來了興致,一個接一個地種著草莓。

鄭允浩點點頭,轉過臉看著背上的金在中,目光溫柔而寵溺。

「轉過去,別動啊!」金在中把鄭允浩的頭扳過去,嘴上一點都沒閒著,吸吸吮吮好不歡樂。

身後被各種植物掛到疼得要死也不敢出聲的朴沈二人此刻看得心癢癢。沒看出來啊,金在中就是一妖孽!絕對的妖孽!!

 

鄭允浩把金在中放下來。

是的,眼前就是那一片樹林,鄭允浩帶著金在中看螢火蟲的樹林。

金在中看著鄭允浩牽起地上的樹枝撥弄著旁邊的灌木叢,呵呵呵地笑個沒完。

一點一點的綠光出現在夜空中,慢慢地飛舞。鄭允浩跑回來正準備討賞時,金在中已經把唇貼了上去。

記憶中那個夜晚,他們也是這樣擁吻著。但是今夜,他們懷著的,是一顆盛滿幸福的心。

呼吸變得急促,金在中主動地解開衣服,三兩下把自己扒光,然後去脫鄭允浩的衣服。唇一直沒閒著,來不及吞咽的津液順著白皙的脖子流淌。

朴有天突然覺得自己鼻子有些濕濕的,一摸,嘩——鼻血了,轉過頭看旁邊的沈昌珉,兩條血路從鼻子出發,蜿蜒至下顎。

怕地上的東西硌疼了金在中,鄭允浩躺下來,把金在中抱在懷裡,雙手貪戀地在金在中身上游走。

突然,金在中從鄭允浩身上站起來,把剛剛脫下的衣服簡單地鋪在地上,從衣服袋裡取出一支KY。金在中在地上躺下來,把KY塞進鄭允浩手裡,張開腿,僅剩的害羞讓他把臉側向了一邊。

就在那一瞬間,鄭允浩覺得自己身體裡有什麼爆發了。

 

至於那晚的激情,由於天太黑,螢火蟲那點光根本就沒作用,只有近距離觀察者某兩男人看到。據說,沈昌珉和朴有天第二天面色蒼白地回去了,一回去就發狠地吃,立誓要把昨晚從鼻子裡流出的血補回來。又據某村民說,那晚路過某片林子的時候,突然聽到銷魂的「嗯嗯啊啊」的聲音,走了很遠了都還在持續。再據全村人說,第二天一大早,是鄭允浩把金在中背回來的,金在中趴在鄭允浩的背上睡得像死豬一樣,鄭允浩則是一臉春風。後面好像好幾天金在中都是扶著腰慢吞吞地走的……

 

 

 

 

 

Part 5

<生活=融入彼此生命地活著>

 

這金在中和鄭允浩的新家是非常應景的田園風格。其實這都不是重點,重點在於別墅所處的環境。很多天早上金在中都是被不遠處的屠殺場裡的豬叫聲吵醒的,每次驚醒時都會以為自己是被人關在豬圈裡,嚇得只剩半條命。而更那啥的是,鄭允浩總喜歡抱著金在中睡,因此金在中被豬叫聲吵醒時,驚恐中還總要抓住某人的胸,那肉感讓金在中的驚恐瞬間升級……

別墅後面是一塊地,金在中和鄭允浩在那兒種點菜吃。其實他們完全不用自己動手,這熱情似火把金在中當作觀音菩薩供的村民,每天都有東西送給他們,這家母雞剛下的蛋,那家剛殺的豬,那那家新鮮的小菜,總之,說不好聽一點,他倆就像地主一樣,而不同的是,“被壓榨”的人都是自願的。

這天,金在中突發奇想地想要種點紅薯。這朴有天和沈昌珉平時說的話並不是準確率高的那種,但是對金在中的分析那可是一個比一個準。他倆不是早說了嘛,金在中就是有安平村情結,所以大家也都明白了金在中種紅薯的原因吧。

一大早,金在中就非常熱情地跑到隔壁去問王大媽這紅薯怎麼種,那王大媽一聽可樂了,立即給金在中生動講解,還非要把自家的紅薯種送給金在中。

所以從外面買完東西回到家的鄭允浩坐在沙發上屁股還沒坐熱,便看到金在中拎著一大包紅薯回來了。而破天荒地,金在中理也沒理鄭允浩,徑直地往後面的那塊地走,只扔下一句話,「別到後面來。」

鄭允浩好奇地不得了,但是沒辦法啊,金在中說的話他可是當成聖經一樣,無奈之下,只得坐在那裡心不在焉地看電視。

 

三個小時過去了,眼看著該吃午飯了,鄭允浩把最後一盤菜擺在桌上,想了一想,這不能把金在中餓著啊,於是決定到後面去一趟。

這一去,鄭允浩總算看到了人生最有趣的場景了。

那一塊地裡,整整齊齊地半埋著紅薯(應該全埋的,俺也是百度的說),而金在中呢,全身是泥不說,重點是他現在正歡騰地拿著灑水壺,挨個挨個地給那些紅薯澆水。

當是種什麼呢,還澆花咩?鄭允浩想憋笑,然而沒有成功。

金在中聞聲轉過來,啊啊啊,本想種完了把自己洗乾淨後再給鄭允浩一個驚喜來著,但是現在……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在做傻事的金在中扔下灑水壺,跑進鄭允浩懷裡,把滿臉的泥蹭到鄭允浩脖子上。

「你怎麼能現在就過來呢?我還沒弄完啊!!」金在中臉紅紅的,分明就是一嬌羞樣,不就是想弄個驚喜半途被發現了嘛,害羞個什麼勁兒啊,想當初是誰一次次地主動把那什麼k什麼Y的塞給鄭允浩主動把自己雙腿大張開的?

鄭允浩吻了吻金在中的唇,然後拉著金在中往衛生間走。

真想不到啊,那個氣勢非凡的青年才俊金在中此刻正比小孩一樣的鄭允浩還要小孩,被鄭允浩圈在懷裡洗手,還時不時搗亂把肥皂泡摸到鄭允浩的鼻子上。

兩人在衛生間裡膩歪了好久才去吃飯。

鄭允浩沒打算揭發金在中的蠢事,因為他知道金在中會不高興,也就任由著金在中每天拎著灑水壺澆紅薯去。

 

不到幾天,那一地的紅薯乾癟了,腐爛了,沒了。

金在中站在那裡,愣愣的,完全不能接受這現實。

而終於反應過來後,金在中便陷入了他的難過時期。

鄭允浩把金在中的難過看在眼裡,每次變著法地逗他,比如趴在地上讓金在中坐在他背上帶他去遨遊(……)別墅啊,比如晚上在床上多多折騰下金在中那啥的地方啊,再比如帶金在中去這新村裡尋找新的秘密基地啊,總之,鄭允浩是每天絞盡腦汁地想,終於在一周之內消滅了種紅薯這件事給金在中心裡帶來的陰霾。

 

這天早上,金在中由於昨夜被鄭允浩折騰地死去活來……啊,好吧,是由於自己一次又一次地引誘鄭允浩失控導致此刻睡得和死豬沒什麼分別,連屠殺場的各種動物叫都沒有把他吵醒。

「啊,啊……在,在中。」鄭允浩叫著金在中,似乎有什麼事一樣,有些急促。

金在中一手拍在鄭允浩臉上,翻個身,繼續大睡。

鄭允浩看著金在中白皙的皮膚上歡愛的痕跡,吞了吞口水,然後連著被子一起把金在中抱起來。

下樓的一陣顛簸終於把金在中弄醒了,而就在他還沒弄清怎麼回事時,就被眼前的景象震驚了。

那後院的一塊地裡,一片綠油油的新芽。

鄭允浩看著金在中驚呆了的表情忍不住笑起來。這是他在之前的一個夜裡,為了把金在中弄睡著,格外激情地要了金在中幾次後,趁著金在中熟睡之時自己跑到後院重新種了紅薯。他知道金在中想要看到後院的地裡能夠長滿紅薯。

「我要仔細看看,」金在中示意鄭允浩蹲下來,然後自己新奇地看著那嫩嫩的芽,心裡一陣感動。

金在中還沒四次元到以為是他自己種的紅薯死而復生了,他當然知道這是鄭允浩的傑作。他明白,只要自己想要的,鄭允浩就會努力去做。

「允浩……」金在中不顧鄭允浩剛剛站起來還不太穩,摟著鄭允浩的脖子便是一個熱吻。

鄭允浩一邊回應一邊把被子拉好,那金在中還沒穿衣服呢,可不能感冒了。

兩人站在一地的綠芽裡纏綿熱吻,當金在中感到有什麼硬硬的東西戳到自己時,唇角揚起一個壞笑,吻上鄭允浩的耳朵,熱呼呼的氣流瞬間縈繞,「回床上去……」

據不太科學的分析,大概是那個清早,剛冒出的新芽們聽到了太多讓它們害羞的聲音,感受到了聲音裡濃濃的愛意,於是卯起勁兒來長,讓金在中在幾個月後吃到了最甜的紅薯。

 

 

 

 

 

Part 6

<說不完的故事,愛不完的你>

 

不是童話裡經常講嗎,從此以後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金在中和鄭允浩也就是這樣吧,他們倆在村裡幸福地生活著。有講不完的趣事,有道不盡的恩愛。

在很多很多年以後,安平村已經發達了很多、人口也增加不少的時候,據說那裡的小孩都知道一個比童話還美好的故事,他們這個幸福的村裡,有一對比王子公主還美好的愛人。

你不信嗎?你看,那邊漂亮的別墅就是他們的城堡,還有還有,他們還依偎在樓頂上曬太陽呢……

 

===============番外完================

 

 

裹著毯子看電視在大冷天裡真是格外的舒服

所以就.....華麗麗的睡著了==|||

等文的親估~咪呀內 >"<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守護你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