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後。

鄭允浩在會議室裡做著最後的準備,這是“鄭氏”公司自成立以來第一次和國際上有名的嘉辰公司合作,他雖然信心滿滿,但仍不免要精心準備。

而且……兩天前嘉辰美國總部臨時通知要換一個名叫Hero Kim的負責人,也讓鄭允浩有些擔心。

突然手機響了,是秘書打來的,告訴鄭允浩嘉辰的人已經到了樓下。鄭允浩讓秘書把人領上來,便掛斷電話,去電梯門口等著迎接對方。

“叮——”電梯門打開,鄭允浩掛著得體的微笑看向來人,卻在與那個Hero目光相接的一瞬間不自覺地愣了。

金色的頭髮讓他顯得張揚卻不跋扈,瘦削的面龐很是精緻,也透著些許正式和嚴肅,一身紫紅色的修身西裝讓他整個人既幹練又充滿了時尚的感覺。

很是耀眼的一個人。

但鄭允浩卻完全沒有注意到這些,他的腦子裡只有一個聲音:這不是別人,正是自己思念了十年的金在中。

縱使變了那麼多,變得那麼陌生,變得如此不同,但鄭允浩還是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認出了十年前的那個小男生的影子。

「總裁!」秘書的小聲提醒讓鄭允浩回過神來,有些不自然地咳嗽一聲,伸出手去,很正式地說:「您好,您就是Hero吧,初次見面請多關照。」

「鄭總您好,我是Hero,您也可以直接稱呼我的中文名字金在中。雖然我是新接手和你們公司合作的case,但我想,這應該不會成為我們之間合作的障礙。」

得體的微笑很美,卻也充滿了公式化的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漠感覺。這讓鄭允浩心裡很不舒服,卻也毫無辦法,不過他很快就調整過來自己的情緒,進入了工作狀態。

 

合約簽訂得很順利,簽字之後是一貫的握手。鄭允浩站起身來伸出手去,些許的緊張感讓他的手不自覺地微微顫抖著。

金在中倒是很落落大方地伸手與他相握。兩隻手相握的一瞬間,鄭允浩覺得金在中的指尖微微發涼。還沒來得及想什麼,金在中已經收回手去,衝著他笑笑,說:「鄭總,既然合約已經簽訂好了,那我就先告辭了,很期待兩個公司的合作可以順利展開。」說著,金在中就和助理向會議室外走去。

在兩個人上電梯前,鄭允浩追上去把他們攔了下來,在兩個人疑問的眼神中,鄭允浩說:「嗯……金總如果沒什麼事的話,一起吃個午飯怎麼樣?就當做是預祝兩個公司合作成功吧。」

「那……」金在中的話剛說了一半,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金在中點頭表示歉意之後,拿出了手機,在看到螢幕上顯示的名字時,金在中臉上突然露出了笑容,與那種公式化的笑容不同,這個笑容真切的帶著溫度:

「喂?昌珉啊,有什麼事嗎?」

「在中哥,快回來吧!我找到一家非常好吃的川菜館,你一定喜歡吃,快來,就在酒店附近!」

「嗯?是嗎……」

鄭允浩聽不到電話那邊的人在說什麼,但他卻突然對那個人產生了嫉妒的感情,因為金在中的表情和話語都是那麼的溫柔。

時間不長,金在中就掛斷了電話,臉上笑意未退,他看著臉色有些陰沉的鄭允浩說:「對不起,今天要辜負鄭總的美意了,有時間我們再一起吃飯吧。」

說著,金在中又對自己的美裔的助手說:「John,quickly,Max is waiting for me.」

然後兩個人就上了電梯,離開了“鄭氏”。

 

金在中很快就到了沈昌珉說的那個餐廳,剛進門就看到沈昌珉坐在一個靠窗的座位正在點菜。

金在中走過去,坐在沈昌珉的對面,有些好笑地看著他對著那個明顯已經紅了臉的服務員不停地拋出溫柔的笑容。

點完菜沈昌珉才看著金在中微微鄙視和促狹的表情,笑得很開心:「哥,怎麼這樣看著我啊,不過是附贈一個微笑而已嘛。」

「沈昌珉,你這種人簡直就是禍害人間的……」看著對面人笑成大小眼的樣子,金在中帶著鄙夷地說,眉梢眼角卻存留著濃的化不開的溫柔。

「誰讓他們都沒有包間了……」沈昌珉不滿地嘟囔,「坐在外面不覺得很吵鬧嗎?」

「行啦,吃飯哪有這麼多事。」金在中雖然嘴上是這樣說的,但是也覺得有些熱,順手把西裝脫下了搭在椅背上,又把襯衫扣子解開兩顆。

沈昌珉看著他的動作:「喂喂喂,公共場合注意影響好嗎?有傷風化啊……」

「滾!你哥我又不是女的,解扣子怎麼啦!」金在中拍一下沈昌珉的頭,看著他做出委屈的表情,又忍不住揉了揉他的頭髮。

不過這次,沈昌珉卻意外地沒有反擊回去,而是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沉默了一下,說:「哥……你見到他了?」

一說到這個,金在中臉上的表情也略微收斂了些,低頭喝了口水才說:「……是啊。」

「怎麼樣呢?」

「什麼怎麼樣啊……你說他嗎?很好啊,比以前真是要優秀很多啊,沉穩帥氣的樣子完全看不出以前的影子了。像他這種沒有背景的人,要做到現在這樣子的程度,比我直接在自己家公司裡實習什麼的要辛苦得多吧……」金在中慢慢地說,語氣很平靜,但沈昌珉還是聽出了其中的心疼。

「可是難道你就不辛苦嗎?難道你就是直接就變成現在這樣有能力的嗎?難道你就是靠家裡的公司隨隨便便上位的嗎?你都不知道他究竟對你是什麼樣的感覺,就在看到鄭允浩的時候直接從Linda那裡把這個case接手過來,只有兩天時間讓你去熟悉這個已經談了兩個多月的case的全部內容,熬夜做分析看資料,你是怎麼想的?而你又知不知道Linda會怎麼想?解釋說你去追男人嗎?!金在中,十年了,你變了這麼多,為什麼就是放不下他呢?」沈昌珉有些激動,因為在公共場合而不得不壓低的聲音裡滿是憤怒。

金在中一瞬間沉默了,伸出手去摸摸他的頭髮,嘆了口氣才說:「昌珉啊,你是我在美國第一個朋友,我們認識這麼久了,你應該知道我是怎樣一個人的。而且……沒有鄭允浩哪會有現在的金在中啊……我變了這麼多,就是因為允浩才變的啊,這些年,想他已經成了習慣,這種感情怎麼能是說放下就放下的呢?」

沈昌珉有些挫敗地嘆氣:「就是因為知道你是一個怎樣的人,所以才會為你生氣,為你感到不值得啊……算了,我早就知道你放不下,所以我還能怎麼辦呢?不過是不要讓你太辛苦而已……」

「你明白就好,有的時候我也覺得我好傻,居然就這樣傻了十年,可是……有些事情,不是我想放下就可以的。只是想一想,都覺得和要拿走自己的心一樣,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啊。」金在中說著,突然笑了起來,「昌珉啊,謝謝你,這些年沒有你的話,可能我也不會是現在的樣子吧……」說著話,菜已經陸陸續續地端了上來,兩個人便開始吃飯,聊一些其他的事情,而不約而同地忽視了剛才略顯沉重的話題。

沈昌珉邊吃著東西邊向窗外不自覺地瞟了一眼,卻突然看見了一個坐在車裡戴著墨鏡正在向他們這邊看的人。

隔著墨鏡,其實沈昌珉只能知道他在向這邊看,但卻根本看不清那個人具體在看什麼,但他就是覺得那個人是在看他和金在中。

而且他覺得,那個人就是鄭允浩。

雖然之前他並沒有見過鄭允浩本人,最多也只是看過他的照片而已,再加上那個人的臉被墨鏡擋了不少,其實也看不太清那人究竟長什麼樣子,但這種直覺卻揮之不去而且越來越強烈。

「昌珉啊,看什麼呢?」金在中抬起頭,看著望著窗外的沈昌珉,有些奇怪,也扭頭向窗外望去。

「啊?……哦,沒什麼啦。」眼看著金在中也要向外看,沈昌珉突然回過神來,給金在中的盤子裡又夾了些菜:「哥,吃菜吧。」說著,沈昌珉又放下筷子,拿出張紙巾:「哥,給你張紙擦一下汗吧。」

「嗯……」金在中收回視線,伸出手去準備接紙巾,但沈昌珉卻直接站起身,越過他的手,彎著腰給他擦起了汗。

金在中感覺有些彆扭,卻也沒想太多,只是把劉海向旁邊撇了撇,等著沈昌珉擦完了,才繼續低下頭吃飯。

 

窗外的鄭允浩臉色已經差到極點,他看著金在中和那個人說笑,看著金在中和那個人打鬧,尤其是看到那個男人給金在中擦汗時,他真的很想衝進去把金在中拉到自己身後,告訴那個人他是自己的。

想到這裡,鄭允浩又突然覺得自己可笑。他是金在中的男朋友,自己又是什麼呢?十年了,自己早該想到金在中會重新找到自己的愛情的吧。

而且……當年的事是自己太過分,現在的自己又有什麼資格去和過得這樣幸福的金在中說讓他和自己在一起這樣的話呢?

整個人重重地靠在座椅背上,鄭允浩有些挫敗地歎氣,就這樣待了一會兒,鄭允浩還是默默地開車走了。

開著車走在回家的路上,鄭允浩的腦子很亂,而且因為沒有吃午飯,他的胃也開始隱隱作痛。

這些年,鄭允浩的胃一直都很差,尤其是他開始自己創業之後,吃飯更是不規律,經常有了上頓沒下頓的,所以現在他的胃病已經越來越嚴重了。

胃部傳來的疼痛越來越強烈,鄭允浩臉色慘白,額上的冷汗也越來越多。一隻手壓著胃,鄭允浩把車向路邊開去,想要停下車讓自己休息一下,但卻沒想到恍惚中,鄭允浩把刹車踩成了油門,“嘭——”的一聲,鄭允浩的車子直接撞上了路邊的綠化帶。

猛烈的撞擊讓鄭允浩的頭磕在了擋風玻璃上,血順著額頭緩緩流下,鄭允浩也昏了過去。

 

 

兩天後,金在中按約定再次來到“鄭氏”,準備就合約的具體實施問題再做一些磋商。但沒想到,鄭允浩並沒有像上次一樣早早地等候著他。

金在中感到莫名的不安,在會議室裡坐了幾分鐘之後,門突然打開,走進來的一個他從沒有見過的男人。

看著金在中微微地皺起眉頭,那男人露出笑容做了自我介紹:「金總您好,我是朴有天,是“鄭氏”的副總經理,我們總裁有些事沒辦法親自過來,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我相信我們之間的合作會很愉快。」

朴有天的笑容很得體,配上他帥氣的面容很是好看,但金在中的臉色卻有些陰沉,朴有天還想再說什麼,金在中突然打斷了他:「那麼朴副總,您能告訴我你們總裁究竟是有什麼事,重要到連和嘉辰的合作都可以放到一邊置之不理?」

朴有天覺得有些不妙,和嘉辰的合作可是“鄭氏”發展的一個絕佳機會,輕聲咳嗽一下,他才說:「是這樣……總裁他兩天前回家的時候,路上不小心出了車禍,雖然不是很嚴重但確實是不能來工作,真是不好意思,我們公司真的是十分誠意的,請您儘管放心好了。」

金在中一下子變得緊張起來,又不好表現的太過明顯,只能裝作一副官方的樣子問:「那你們總裁現在情況怎麼樣呢?」

「沒什麼大礙,不過是腦震盪而已,還有就是胃病比較嚴重,有勞您牽掛了。這兩天他在市醫院裡休息,應該不用多久就可以恢復正常工作了。」

金在中心裡的擔憂再也壓抑不住,猛地站起來和朴有天說:「那今天我們的會議就取消吧,我突然想起來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會議的時間您再和我的助理商定好了,那就這樣吧,再見了。」說完,金在中就步履匆匆地離開了。

朴有天有些詫異,但也只能無奈地聳聳肩,回去處理其他本該由鄭允浩處理的事務了。

 

金在中一出門,就給沈昌珉打了電話:「昌珉啊,你去酒店問問能不能借用下他們的廚房,我一會兒回去想用一下。」

「哥,想用廚房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本來就是嘉辰的酒店,只是你突然想用廚房幹什麼?難道是想給我做點好吃的東西?」說著,沈昌珉就笑了起來。

「沈昌珉!我沒時間和你開玩笑,鄭允浩他出車禍了,我回去做點東西去醫院看他。混蛋,十年了胃病都沒有好……」金在中的語氣很急躁,充滿了擔憂和不安。

沈昌珉也沒有想到會聽到這樣的消息,愣了一下說:「好的,哥,我馬上去給你準備廚房,你路上小心,別出事了。」

 

很快金在中就帶著飯盒從酒店踏上了去市醫院的路。

一路上金在中都把車開得飛快,也不知道闖了幾個紅燈,本來要二十分鐘的路程,竟然只用了十分鐘就到達了目的地。

在前臺問清楚鄭允浩的病房,金在中就急匆匆地向住院部的三樓跑去。在路上,抱著飯盒的他突然想起來十年前他給鄭允浩作便當的時候。

果然十年了,自己還是依舊放不下這個男人。

很快到了門口,金在中喘口氣想讓自己看起來不是那麼狼狽,但在要推門的一瞬間,他卻愣在了那裡。

通過門上的小玻璃窗可以清楚看到門裡的情況:鄭允浩並沒有穿著病號服,反而穿著一身淺灰色的家居裝樣式的衣服,躺在病床上,左手輸著液,臉色看起來有些蒼白。旁邊有一個相貌清秀的男孩子在給他餵粥喝。兩個人不知道在說些什麼,不時露出好看的微笑。

金在中站在門外,突然覺得自己是那麼的可笑,自己還在為他擔心,還在為他這樣盡心盡力,但他始終就和十年前一樣,永遠不會看到身後的自己。後退兩步,金在中的手一鬆,飯盒就那樣砸在了地上。金在中看著地上的一片狼藉,愣了愣,露出一個慘澹的笑容,轉身快步走了。

飯盒落在地上的巨大聲響驚動了病房裡的兩個人。鄭允浩有些奇怪地皺起眉頭,對另一個男生說:「俊秀,看看這是怎麼了?」

「嗯。」金俊秀點點頭,放下手上拿著的碗,走過去打開了門。

瞬間一股飯菜的香味就飄入房間,金俊秀看著地上的飯菜,帶著惋惜地和鄭允浩說:「允浩哥,不知道是誰把飯盒摔到地上了,好可惜啊,聞起來味道很不錯呢。」

鄭允浩沒有回話,認真聞了聞空氣中彌散的味道,覺得是那樣的熟悉。愣了愣,他突然睜大了眼睛,臉上的表情是不可思議。

沒有聽到回答的金俊秀有些疑惑地回頭,看著鄭允浩正準備拔下輸液的針頭,馬上就衝了回去:「哥,你要幹嘛!有什麼事我幫你啊……」

「不用了,俊秀,這是哥自己的事情,你就在這裡待著就好了。」說著話,鄭允浩已經穿上了鞋,不顧還在流血的手背,他就在金俊秀詫異的目光中跑出了病房。

 

金在中走得很快,似乎早點離開這個地方他就可以把剛才看到的一切都忘掉。眼眶有些發熱,金在中用手背抹了下眼睛,暗罵自己的不爭氣。

明明在美國被嘲笑被欺負被羞辱,自己都忍了下來,但是這些年鍛煉出來的強大內心似乎在遇上鄭允浩以後都會變得不堪一擊。那次自己伸出手與他相握時緊張到指尖微微發涼,這次自己看著他和別人那樣親密又難過到忍不住掉淚。

露出一抹嘲諷的微笑,金在中邊走邊拿出手機打通了沈昌珉的電話:「喂……昌珉嗎?幫我訂明天回美國的機票好嗎?……你別問了好嗎?我明天就要回去,越早越好,嗯,你也和我一起……」金在中用盡全力維持著讓自己不要哽咽到說不出話,勉強和昌珉打完了電話。

金在中,你有什麼可傷心的呢?十年了,你怎麼還是抱著和以前一樣不切實際的幻想。你以為你是誰?不管你變得如何優秀,他從始至終都沒有在看你,這你不是在十年前就應該已經知道了嗎?明明是自己自不量力,為什麼還要這樣一廂情願沒有意義的付出呢?真是太傻了啊……

金在中想著,淚水越來越多,模糊了視線。

 

雖然是跑,但鄭允浩的速度並不快。

身體依舊有些虛弱,再加上一陣陣的頭暈,鄭允浩總會不小心踩空,幾次差點摔倒他都只是勉強維持了平衡。

不過那個熟悉的背影終於出現在了他的視線裡。

鄭允浩很高興,步伐比剛才又快了一點,看著自己和金在中的距離越來越短,鄭允浩正想伸手去拍拍金在中的肩膀,卻看到了他拿出手機打起了電話。

在金在中的身後,鄭允浩其實並不能特別清楚的聽到金在中說了什麼,但他還是從飄來的零零散散的詞語中猜出了金在中的意思。

“昌珉”“明天”“美國”“機票”……這些詞告訴鄭允浩一個異常殘酷的事實,金在中要走了。

硬生生地停下了自己的腳步,鄭允浩看著金在中的背影露出了一個苦澀的微笑。

自己一高興,便忘乎所以了呢……他現在在美國的事業那麼成功,又有男友的陪伴,就算他以前喜歡過自己那又能怎麼樣呢?自己又不是什麼成功人士,又不能給他那麼優越的生活,自己又有什麼理由讓他留下來呢?

鄭允浩盯著金在中漸漸遠去的背影,明明想要追上去的願望是那樣強烈,卻就是邁不開步子。

看著金在中一步步地走向自己的車,鄭允浩很清楚如果這次不追上去拉住他的手,那麼以後自己就真的再也沒機會了,但看著金在中,也許是膽怯,鄭允浩就那樣不由自主地向後退了兩步。

不知怎的,在後退時他突然踩到了一個易開罐,巨大的聲響讓鄭允浩驚了一下,然後就看著前面的人也回過頭來。

鄭允浩第一個念頭居然是逃跑,他很清楚現在自己的樣子很狼狽:穿著家居服,鞋帶還是鬆的,頭上也纏著繃帶,整個人看起來一定好笑極了。但不知道為什麼,在金在中定定地注視中,鄭允浩只覺得自己的身體似乎不受控制一般,邁不開步子,他有些侷促地露出一個小心翼翼的笑容,仿佛是等著金在中的審判一般,忐忑不安。

金在中抿了抿唇,有些心疼,剛想開口說什麼,但一想到剛才的一幕,他便迅速地冷下了臉,扭頭向自己的車走去。

看著金在中欲言又止,臉色變得難看,鄭允浩愣了愣,突然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便不依不饒地追了上去。

金在中剛打開車門,便發現鄭允浩已經站在了他的身後。深吸一口氣,金在中摔上車門,靠在車上,語氣不善地問道:「鄭總,有事嗎?」

「在中……我……」鄭允浩難得地紅了臉,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說什麼好。

「什麼在中,我和鄭總有這麼熟嗎?」金在中挑眉,「如果鄭總沒有事的話,那我就先走了。」

「不行!」鄭允浩下意識地出聲阻止,「不能走。」

「為什麼?」金在中冷哼一聲,「我去哪裡和您有什麼關係嗎?」

「既然要走,既然和我不熟,那你來給我送飯是什麼意思?那把飯盒扔在地上轉身離開又是什麼意思?」鄭允浩被金在中的態度所刺傷,便想也不想地脫口而出,目光緊緊盯著金在中。

「鄭允浩,你什麼意思,怎麼,我還要進去看你們兩個人恩恩愛愛甜甜蜜蜜,我有病啊我?!」金在中邊衝著鄭允浩吼,淚又湧了上來。他覺得委屈,他都沒有向鄭允浩說什麼,鄭允浩就擺出這樣一幅質問的姿態,咄咄逼人,好像這都是他的問題一樣。

鄭允浩在看見金在中眼淚的一瞬間突然心疼的無以復加,手一伸便把金在中攬在了懷裡:「在中,別哭了……什麼甜甜蜜蜜,你是說俊秀嗎?他是有天的男朋友,只是來幫忙照顧我的啊,我左手輸液不方便,他就餵我點東西吃,你不要誤會。」

說著鄭允浩突然想到了什麼,他低下頭看著金在中,有些遲疑地問:「那你呢……那個“昌珉”是誰?你……你還喜歡我嗎?你還要回美國嗎?」

「昌珉啊,你覺得呢?問我喜歡你,那你喜歡我嗎?」金在中聽了他的解釋,突然心情好了不少,他看著鄭允浩認真地問著他問題,突然覺得他好傻,自己都來給他送飯了,他卻還沒有反應過來嗎?

「我當然喜歡你……不,是我愛你……」鄭允浩有些臉紅,但還是認真地回答了金在中的問題。

「那真是不好意思,鄭允浩,昌珉他是我的男朋友,我們明天就要回美國去了。」

「這樣啊……」鄭允浩有些挫敗地鬆開了手,「那……」

金在中突然打斷了他的話:「那你還會愛我嗎?」

「當然,我愛你,這與你無關。」

金在中一瞬間愣了,鄭允浩停頓一下,繼續說了下去:「離開的那一天,在中想和我說的,就是這句話吧。“我愛你,但與你無關”,卡森喀的句子。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告訴我,你愛我,但卻不一定要在我身邊陪著我;你愛我,不論怎樣,相守離開或者是再也不見,我優秀或者只是一個混混;你愛我,這是事實,但卻不是我一次一次傷害你的理由;你愛我,但與我無關。那麼現在的我,也把這句話還給你,我愛你,但不需要在中留在我身邊,如果在中在美國很幸福,那就走吧,我給不了你那麼優越的生活,這件事是我的事情,和在中沒有關係,在中想怎麼樣都好,不要因為這件事有什麼負擔或者覺得怎樣。」

說到後來,鄭允浩露出了溫柔的笑容,看著淚流滿面的金在中:「不要哭了,在中。」說著,他撫上金在中的臉,將淚水一點點擦去。

「鄭允浩,你就是個混蛋。」金在中有些哽咽地說,「我不愛你還會因為你接手這個case回國,我不愛你還會給你來送飯?你還真是蠢……」

剩下的話金在中沒有說完,鄭允浩突然覆上來的唇打斷了他的話語。十年了,這是他們第一次擁吻,在一個既不浪漫也不華麗的地方,在一個既不美好也不特殊的地方,西裝革履的金在中和穿著隨意的鄭允浩,兩個人久久相擁。

「十年,就這樣錯過了呢……」

「沒關係,還有好多十年等著我們呢,在中,你願意和我一起嗎?」

「好啊。」

 

=====================全文完===========================

 

 

這文若真的說起來~分開前的那段我比較喜歡 (我果南是抖M="=),而結局的有點侷促,若是寫成中篇我覺得會更好一點

十年的設定我覺得稍長了點,畢竟十年沒見面卻守著一個人有點勉強

但畢竟這是短篇,文還是很好看的!

上網找了《我愛你,與你無關》的全文給各位科普一下吧

看完這首詩後,感覺到那濃濃的孤獨與無望

以前的在中就是以這種心情愛著允浩啊~

 

我愛你,與你無關  歌德

 

我愛你,與你無關

即使是夜晚無盡的思念

也只屬於我自己

不會帶到天明

也許它只能存在於黑暗

 

我愛你,與你無關

就算我此刻站在你的身邊

依然背著我的雙眼

不想讓你看見

就讓它只隱藏在風後面

 

我愛你,與你無關

那為什麼我記不起你的笑臉

卻無限地看見

你的心煩

就在我來到的時候綻放

 

我愛你,與你無關

思念熬不到天明

所以我選擇睡去

在夢中再一次的見到你

我愛你,與你無關

 

渴望藏不住眼光

於是我躲開

不要你看見我心慌

我愛你,與你無關

 

真的啊

我愛你,與你無關

即使是夜晚無盡的思念

也只屬於我自己

不會帶到天明

也許它只能存在與黑暗

我愛你,與你無關

就算我此刻站在你的身邊

依然背著我的雙眼

不想讓你看見

就讓它只隱藏在風後面

 

我愛你,與你無關

那為什麼我記不起你的笑臉

卻無限地看見

你的心煩

就在我來到的時候綻放

 

我愛你,與你無關

思念熬不到天明

所以我選擇睡去

在夢中再一次的見到你

我愛你,與你無關

 

渴望藏不住眼光

於是我躲開

不要你看見我心慌

我愛你,與你無關

 

真的啊

它只屬於我的心

只要你能幸福

我的悲傷

你不需要管

 

 

明天繼續下一篇~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