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上一篇慶祝咱們的總攻鄭先森新戲上檔轉PO的溫馨巨作之後,接下來咱們就來慶祝即將結束的鬼月(這哪一招),我決定這次要轉我很喜歡的作者季優亞的《養鬼》。

這篇《養鬼》看名字有沒有一絲絲毛骨悚然的感覺,但千萬不要被作者給唬住了,裡面的內容一點也不嚇人,雖然免不了會有一些描述各種各樣鬼的畫面,但還不足以讓人看得冒出一身冷汗、頭皮發麻的感覺。記住,這是允在的愛情故事,不是靈異小說,自然嚇不到哪裡去。

我在看這篇的時候,一開始追文剛看開頭就想這次優亞是要寫什麼小品的文嗎?這看起來不像是講愛情故事的啊?就很好奇優亞大是要在這樣奇葩的題材下如何展現允在的愛情,但這文就像她的那篇《反轉劇》一樣,文中一點一點透露出來的訊息,愈到文後面漸漸浮出的真相,然後你就以為劇情肯定是這樣那樣,沒想到卻是那樣這樣,反轉的讓人張大嘴巴怎麼都猜不到劇情會是這樣發展,也再次佩服優亞構思劇情的能力,再再讓人折服。這文另一個很大的特點就是很爆笑,簡單的說就是披著鬼皮實則是個爆笑喜劇浪漫又虐戀的允在文(這什麼鬼註解)。

《養鬼》裡的金在中是個出過一場意外而喪失部份記憶的獸醫師,因為那場意外讓膽小的金在中可以看見別人看不見的東西,而且運勢好像也愈來愈糟糕,所以求助了沈大師,而沈大師給了他一個可以豢養大鬼的戒指,說可以幫他消災解難,金在中雖然怕鬼卻頓時覺得一個無依無靠的大鬼很可憐所以就領了戒指回家。從一開始的陌生到後來的熟悉,大鬼愈來愈黏他,雖然這個大鬼很小孩子氣、很傻B,但金在中一直覺得這個大鬼是個很特別的存在,隱約中兩個人好像在很久以前就認識了,大鬼說他姓鄭,自己的生命中似乎也有一個很重要的人姓鄭.....

 

===========================================

 

 

 

 

Part1.翔,嗯...就是大便。

 

夏天悶熱得簡直讓人受不了,偏偏空調又壞掉了,金在中又是個怕熱的人,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汗一直冒,他都感覺自己的髮梢都要滴下汗來。

他又不怎麼敢拉開窗簾或者開門透透氣。

其實金在中狂熱喜愛恐怖片,喜歡卻又害怕,看的過程當中很爽,但是平時吧一個人獨處的時候又會胡思亂想。睡覺的時候不敢拉開窗簾,因為會擔心有人趴在窗臺偷窺他,或者飛過個人頭,如果打開門的話又擔心有黑影立在臥室門口,那豈不是要把他嚇尿了。 金在中想著想著又有點膽顫,用薄被把自己卷起來。早知道睡前就不看那電影了,他也知道自己一個大男人怕鬼,甚至還有點被害妄想症有點不太像話...

但就是害怕嘛!他一邊熱得發瘋一邊在被子裡糾結著。

最後實在熱得不行,哪怕開著電風扇也不能讓他感覺好些,嗓子又乾的冒煙。索性掀開被子坐起來,拿起床邊櫃子上放著的涼白開一飲而盡,走到窗邊唰地把窗簾拉開了,又三下兩下把窗子打開。

其實拉開的瞬間簡直是在挑戰他的極限,但一不做二不休地打開窗子後,反倒不怎麼害怕了。

 

他這棟公寓樓和隔壁樓離得挺近,對面窗戶也打開著,還亮著燈,他甚至能看到對面房間裡的場景,對面的人背對著他坐著,大概也是失眠。

金在中看了看錶,現在是淩晨三四點了,呼吸了幾口新鮮空氣,果然覺得涼爽很多,他正要回床上休息的時候,對面房間的人的舉動吸引了他的視線。

剛打開窗子的時候他也就是掃了一眼沒有注意,這會兒他仔細看了眼,對面有個頭髮花白的老頭背對他坐著,好像要站起來,可又很費勁似的坐下了,但他又嘗試著站起來,又坐下了,一直佝僂著腰在重複著這樣的動作。

老人家嘛,難免有力不從心的時候。可是這場景讓人看著就心裡發怵,你說這都淩晨三四點了,老人家不睡覺在幹嘛呢,鍛煉身體?金在中覺得後背發涼,手臂上的雞皮疙瘩都密密麻麻地起來了,他想趕緊關上窗子拉好窗簾,可卻感覺手臂跟灌了鉛一樣地抬不起來,只能驚恐地瞪著眼睛看著。

金在中這才想起來,對面壓根沒住什麼老頭,他對面住著的是一個漂亮的女孩子,學唱歌的,大早上練嗓子老是把他吵醒。

所以說...對面到底是什麼人?

金在中都急得快哭了,可是就是動不了,張著嘴想叫救命,卻只能發出徒勞地嘶嘶聲。

老頭顫著身子機械地重複著坐下站起的動作,似乎意識到背後有人在看他,緩慢地要扭過頭來,連轉動脖子這樣的動作都是那麼機械,好像很久沒動過了,幾乎能聽到哢哢的聲音。老頭費力轉過了半張臉,那半張臉都是腐爛的肉,都能看到鮮紅的肌肉組織,一塊肉皮在他轉動的過程中啪地掉了下來。

………

 

“che bella cosa e na iurnata e solel'aria serena doppo me tempesta...”

一陣詭異的歌聲傳到了金在中耳裡,他費力地去想這是什麼歌,聽到熟悉的旋律他才恍然醒悟過來是《我的太陽》。

他這才睜開了沉重的眼皮,望著蒼白的天花板,恍惚地分辨是現實還是夢境,感覺手腳都發麻,腦袋也運轉得緩慢,聽著那歌聲有一會兒了,才意識到是隔壁那個漂亮姑娘大早上的在練嗓,側過腦袋看向窗戶,很好,窗簾還是拉上的,又看了一眼門口,門也關的好好的。

試著抬了抬腳,能動。掙扎著坐起來把蓋在身上的被子掀開,摸了摸自己因為做噩夢而起來一腦門的冷汗,金在中喘了口氣,還好還好,這不是真的。

經高人指點說,他經歷過生死邊緣,撿回一條命,所以能看到很多平常人看不到的東西,他確實是出過一次車禍,記憶喪失了一部分,但也不傻,根本沒當回事。

後來他這房子鬧鬼,他親眼見到了那個綠幽幽飄在他家天花板上的鬼,嚇了個屁滾尿流,他才真的相信,連忙去找高人驅了鬼,高人跟他說短期內他這裡不會有鬼出現,他還是怕的不行,雖然也真的沒再見過什麼奇怪的東西出現在他家裡,但運氣卻變得很衰。

做什麼事都不順利就算了,還老是做噩夢。

想著要趕緊找人來把空調修好,一邊把窗子打開了,溫熱的陽光是真實的,金在中這才感覺到早晨的美好,對面那小姑娘一邊給花澆著水一邊唱著嚇死人的美聲歌曲,看他打開了窗,很可愛地衝他微笑了一下,大聲說了句:「good moring!」

嗯,一切都是正常的,對面也沒有住什麼滿臉腐肉的廢柴老頭,他只是做噩夢而已。金在中心情稍微好點了,也回了一個微笑。

 

早餐當然不會隨便對付一下就算了,金在中是會做飯的人,昨晚就熬在小鍋裡的粥倒出來喝正好,再配上奶油饅頭和一點酸菜,總算是有驚無險的吃完了。

為什麼說有驚無險呢?這也是有原因的,因為最近他實在太倒楣,做個早餐也會出意外,就拿昨天來說吧,他煎個雞蛋都能把平底鍋砸到自己腳上,害得他捧著腳在廚房疼得跳來跳去,還打翻了牛奶杯,現在腳上還上著藥綁著繃帶。

今天的運氣會好點吧,畢竟早餐都很正常的吃完了。

他在一家寵物醫院上班,希望今天去的時候,那些來看病的貓貓狗狗不要再衝著他亂叫了。金在中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對著鏡子露出一個笑容,牙齒白白,眼睛彎彎,他可是出了名溫柔英俊平易近人的金醫生啊。

 

但事實告訴我們,做人是不要太自戀的。

當金在中邁出公寓大門,自信滿滿地走在大街上,為了瞄一眼自己在玻璃櫥窗裡倒映的英俊身影,不幸左腳勾右腳把自己絆倒了,而自己也很沒出息地發出了少女一樣嬌羞的尖叫聲,用壯烈的臉蛋親吻地面的姿勢趴在了地上,成功地吸引了路上行人的注意。

齜牙咧嘴地想要趕緊爬起來,左手撐著地面卻感覺到了奇妙的溫熱感覺,他暗叫不好,果然...他的手掌埋在了一條狗翔裡。

還有什麼比出門就抓到翔更噁心的事嗎?- -

金在中憤憤地甩了甩粘在手上的翔,噁心地差點要吐出來,前方那隻無辜的小狗正搖著尾巴瞪著烏溜溜的圓眼睛看著他,可能是不明白為什麼牠剛剛拉完了翔,就有人著急地撲了過來。

 

 

 

 

 

 

Part2.你就算知,也不會想是我。

 

在金在中還未曾見過鬼之前,他一直是一個相信科學的社會好青年,他走在光明大道上,覺得這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美好,見到誰都想微笑。可是自從他能看見鬼之後,他就成了個神神叨叨的迷信封建份子。

用肥皂把手拼命搓洗了好幾遍,又伸到鼻間聞聞,那股子臭味還是久久不散,導致他讓護士小姐幫生病的貓貓狗狗拿藥的時候,可愛的護士小姐皺了皺秀氣的眉毛,敏銳的鼻子顯然是嗅到了那臭味,可是又欲言又止,最後還是忍不住天真地小小聲地問了句:「金醫生...你是不是上廁所沒洗手啊?」

「......」

小護士沒察覺他瞬間黑了的臉,一邊安撫著打針的小喵,一邊念念叨叨,「上廁所不洗手可不是好習慣哦,有細菌的,你想啊,你還要吃飯呢,手髒的話那些病菌會全都吃進自己肚子裡去的...」

當醫生的總有潔癖,幻想了一下大量病菌在自己身體裡腐蝕,有輕微被害妄想症的金醫生決定再去用肥皂把手搓一層皮下來。

他要不要有個宗教信仰什麼的,好歹可以庇佑一下,金在中很嚴肅地思考著要不要回家之後燒香,因為最近真的是太倒楣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個鬼的晦氣傳到自己身上了,驅鬼大師雖然幫他驅鬼,可也沒說他的運勢會不會因此受到影響啊。

他可不想一直這樣,不然他如果有一天被雷劈中,那也死的太冤枉了,照他這個倒楣程度,這種事情也不是不可能發生。

金在中決定下班之後再去大師家裡拜託他一下。

 

大師住的地方是郊區,金在中開車去也花了不少時間,大師也不一定在家,因為之前金在中就來找過他卻沒遇上,聽說去某個深山裡修煉的,至於要修煉多長時間卻沒說,害金在中這段時間是越來越倒楣,如果大師還沒回來,金在中估計自己要命不久矣。

到了那棟陰沉沉的老屋,金在中壯著膽子敲門,沒人應,門是虛掩著的,就索性自己推門進去了,他猜大師八九不離十就在家裡,因為只要他在家就從來不關門,推門就看見地板上亂七八糟扔著的易開罐吃剩的肉骨頭零食包裝袋,因為實在裝不下的垃圾桶傾倒在地上,就差沒有蒼蠅在上面飛舞了。

說實話金在中第一次來這裡的時候懷疑自己找錯了地方,在他的記憶中,大師的房子應該是陰暗的,裡面燃著嫋嫋的煙,大師打坐念著經。而不是這種像垃圾場一樣的房間,甚至牆上還貼著當紅女明星搔首弄姿的海報,電視機在放著傻B的海綿寶寶。

不過還好,今天放的不是海綿寶寶,而是飛天小女警。

金在中瞅了一眼腳邊發了黴的蘋果核,強忍著要去收拾的衝動,環顧了一下四周沒見那個高個子大師的身影,就小聲喊了句,「有人在嗎?」

………

『一天又平安的過去了,感謝小女警的努力!!』

回答他的只有電視裡嘰嘰喳喳的臺詞。

金在中是真心不想吐槽什麼,又問了幾句有人在嗎,都沒人回答,茫茫然地站著等了會,想著大師會不會不在就打算走的時候,聽到嘎吱嘎吱的聲音,像是有人從二樓沿著老舊的樓梯下來,不多時就看到高個子的沈大師一臉嚴肅地過來了。

其實如果不是他拿著兩隻油亮的豬蹄膀在啃,他那嚴肅的表情還是挺像那麼一回事的。

金在中已經見怪不怪了,正要開口說話,沈大師先發話了,揮著手裡的豬蹄膀指揮著金在中,

「唉唉!你就是那個什麼鐘點工吧,趕緊把老子地給掃了衣服洗了買菜給老子做頓飽飯,趕緊的!」

他這身打扮很像鐘點工嗎,金在中懷疑地低頭看了自己的衣服,決定原諒這個叫沈昌珉的小子的粗神經,好脾氣地陪著笑,「還記得我嗎?上次給你做飯的那個人。」

沈大師想了一會兒,似乎是記起的確有這麼一回事,扔了手裡的豬蹄膀,瞅著金在中的眼睛都發綠光了,把油光發涼的手隨便在褲子上揩了揩,一把就把金在中抓住了,「是你啊!給我做飯!」金在中真是嫌棄死了他,但因為有求於人沒辦法,只好苦笑。

冰箱裡翻了翻,食材沒什麼,就乾脆拿雞蛋火腿冷飯炒了一大鍋,整鍋端到沈大師面前,給他一個勺,大師就呱唧呱唧埋著頭猛吃一通,好像被人虐待餓了好幾天沒吃飯。

 

沈大師長得一點也不像個大師,他頂著一頭還算時髦的卷毛,毛絨絨的,臉也有些嘟嘟的,雖然穿的邋遢了點不修邊幅了點,但是看起來是個十七八歲的青少年,很少笑,只有見到好吃的才會笑的一眼大一眼小,但是很嚴肅,不准別人叫他小孩,叫了要生氣。

金在中第一次來找他的時候,簡直被他的難民樣嚇壞了,門沒關,他推門進來就看到一人“橫屍”在玄關,聽到有人進來的動靜就抬起髒的烏漆麻黑的臉,抓著金在中腳脖子要吃的,金在中險些認為自己見到了個餓死鬼,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可是人家沈大師不慌不忙地從地上爬起來,扒拉扒拉亂七八糟的卷毛嫌棄地嘖了聲,「膽子真小,不好玩。」

差點要尿了好嗎!居然還被人嫌棄說不好玩!有這麼玩的嗎!

最後沈昌珉被他的一頓飯收買了,幫他驅鬼的時候沒收他一分錢,這倒讓金在中覺得心理平衡了點,沈昌珉說覺得和他挺投緣的,願意和他交個朋友,有啥事來找他就行了,其實金在中挺懷疑的,今天總算瞭解了,他在沈昌珉心裡的不是個人,而是個代名詞,看到他就等於有飯吃。- -!

 

沈昌珉把一大鍋飯解決完了,啃著蘋果聽金在中把最近的情況說了,就搖了搖頭,「這事我沒法幫你啊,你要倒楣是你自己運勢的問題,我又不是什麼菩薩,你要什麼我能給你什麼。」

說完就不管不顧了要去看還沒看完的飛天小女警,金在中擋住了電視機不許他看,可憐巴巴地央求,「我知道你一定有辦法的,幫幫我。」

沈昌珉翻了一個真拿你沒辦法的俏皮白眼,「也不是完全沒辦法。」

金在中搬了個小板凳坐到他面前,表示願意洗耳恭聽。

而沈昌珉也擺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嚴肅地開口了,「在泰國,人們相信人是要投胎變成人,要福報足夠了、才能夠投胎到好人家去。但是…有些人是沒有辦法去累積福報的,像是這些來不及有能力去累積福報就離開的孩子們(難產、夭折…等)。他們的靈魂沒有辦法去投胎,只能夠在人世間遊蕩……而且會被徘徊世間的大鬼欺負(他們會躲到廟寺去像是祈求庇護,希望可以得到福佑。雖然說廟寺過於正面的能量會讓他們感覺到不大舒服,但是比起被大鬼傷害,他們寧願選擇委屈自己的躲在廟寺屋簷下。)而徘徊於世間不能轉世的孩童若是有緣被擅長古曼童術法的泰國師傅遇到,便會將這些靈體收入不同法相的人偶或者其它造型的法相內(可能有各種的材質,比較傳統的就是泥制的人形泥偶中),並安置於廟寺內受佛法洗禮、受龍婆大師之教導。並等待有緣份的爸爸、媽媽帶他們回家供養...」

金在中忍不住打斷了他,一臉震驚,「你是說,你是泰國人妖?」

「………」

好吧,雖然是泰國的人也不一定是人妖,金在中也識相地乾笑了聲,「沒事...你繼續說。」

這人聽別人說話的時候到底知不知道重點在哪?沈昌珉默了會才繼續說:「我不是泰國人,不過我知道如何收服一個鬼魂,我有一枚戒指,上面寄居著一個魂靈,但不是兒童,是我去山裡修煉的時候碰到的大鬼,他在路上徘徊不知該去往何處,只說是要找一個人,卻又記不得自己要找的是誰,也難怪,人死了之後是會忘記一切的,只記得生前的片斷和心裡的執念,他的執念很深所以一直留了下來。我看他也不壞,也很可憐,所以收服了他,讓他寄居在戒指裡,尋善人領養做功德,等到他有一天想通了解除執念,可以投個好胎。」

這小孩看起來沒心沒肺,居然還有這麼溫柔的一顆仁慈之心,金在中感嘆,然後問:「所以說,重點呢?」

「………」沈昌珉再次翻了個俏皮的白眼。「別人給他做功德,他也會心存善念,會知道報答,所以會讓主人運氣、人緣、桃花等方面的運勢都有所增強,但不能強求,主人作惡也會遭到反噬,我看你也不像個壞人,應該也不會做什麼壞事,如果你真的希望改變下你的運勢,你可以試試這個,反正我留在身邊也沒用,我也懶得管他,是個漂亮女鬼我可能還多理一會兒。」

金在中有點目瞪口呆,傻呆呆地用食指指著自己,「你是說讓我養他?」

這人還可以再白目一點嗎,沈昌珉白眼都翻的打了個骨碌。

「可我,我怕鬼啊。」

「有惡鬼,也有好鬼,這鬼長得不嚇人,更何況還是我收服的鬼,又不會害人,出了事我包修包退。」沈昌珉從衣服口袋裡摸出了一個黑玉戒指,一看就是做慣交易買賣的人,懂得拿捏人的口味,「你讓我給你還不一定能給呢,也需要有緣的人,他可能還不願意跟你,願意跟你的話,就給你個八八折吧,不能再少了,我也是看在熟人的份上給你這個價的,別人我還不便宜呢。」

說實話金在中是有點動心了,他從來沒接觸過這個東西,好奇心加上新鮮感讓他有點蠢蠢欲動,你要想啊,一隻鬼聽你的話,替你排憂解難保護你,那該多有成就感。可又擔心沈昌珉獅子大開口漫天要價,猶豫了下說:「多少錢啊。」

沈昌珉摸了摸下巴,兩隻手比出個八手勢,「只要八塊八,大鬼讓你帶回家!」

這麼說來原價是十塊?

不知道大鬼知道自己本來只值十塊錢還被打了八八折,八塊八就被人給賣了是什麼心情,拜託,鬼也是有鬼權的好嗎!這樣買賣鬼口真的好嗎!= =

「好啦,我只是開個玩笑。」沈昌珉把戒指放到了金在中手心裡,「送你的,如果他願意跟著你,你好好待他就行了,你把戒指帶到手指上,閉上眼睛感受下有什麼特別。」

一點也不好笑好嗎!- -

T1dACUFcXaXXXXXXXX_!!0-item_pic.jpg_400x400   

雖然很無奈,但金在中還是依言把戒指套在了自己無名指上,仔細端詳了一下,戒指是很簡單的一個環,只是那一圈黑玉裡浮著一絲腥紅,那腥紅很刺目,就好像會流動一樣,應該就是寄居在這戒指裡的魂靈吧。

戒指靜靜的沒什麼反應,就在沈昌珉打算收回的時候,金在中忍不住用另一隻手觸碰了一下戒指,想看看那腥紅色怎麼會那麼真實,就瞬間感應到了,猛烈的刺痛感讓金在中甚至頭暈目眩起來,那絲腥紅瘋狂地在黑玉裡竄動著,可他定睛一看,那絲腥紅那是安安靜靜的在那裡,刺目的。

突然金在中不覺得那麼害怕了,還有點要把這戒指帶走的決心,想想一個魂靈孤零零的在這世間飄蕩,也真的是很可憐,尋找著自己也不知道的執念,如果有人願意收留他,也算做了一件善事吧。

這時沈昌珉一拍手,「好了,他願意跟著你,你把戒指拿走吧。」

這也難怪,誰願意和沈昌珉待在這個垃圾遍地亂七八糟的房子裡,人不願意,鬼更加不願意了,哪個鬼願意跟個神神叨叨的驅鬼大師待在一起戰戰兢兢的。接下來金在中就聽沈昌珉BALABALA說了大堆注意事項,沈昌珉怕他記不清楚,還拿了個筆記本讓金在中像小學生聽課一樣老老實實記了下來。

最後沈昌珉讓他給大鬼取個名字,還告訴金在中,這大鬼只記得自己姓鄭,其他的不記得了,所以金在中要給他一個名字,方便召喚和做功德。

「姓鄭啊?」金在中念著鄭這個字,突然有些莫名,但又說不上哪裡莫名,猶豫再三,總算決定了,「就叫二傻吧,鄭二傻吧。」

就這樣,大鬼被迫接受了一個土裡土氣的名字,鄭二傻。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