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2

 

車開到南壇在中住的地方的那個巷子口,允浩緩緩停下車,看著在中的睡臉,有些不忍心叫醒他。但在中本來就睡的不深,感覺到允浩停下車子,就緩緩睜開眼睛。有些朦朧的視線,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允浩正靜靜看著自己的專注的眼。

「嗯……允浩,到了嗎?」

允浩回過神來,看見他迷迷糊糊的樣子,淺淺一笑:「到了巷子口了,裡面怎麼走?」

在中只覺得渾身上下都不舒服,清醒了一下,伸出手想去打開車門,但一點力氣都沒有。

允浩看著他的動作,想去阻止:「你這樣子怎麼回去?我開車進去。」

「車子進不去的,巷子窄,會卡在那裡。」在中沒什麼力氣的解釋到。

允浩看了看他,把車子又向路邊開了開,停下來,微微俯身打開在中那一邊的車門,自己下了車,走到在中那邊,背對著在中,微微俯下身子:「上來。」

在中被他一連串的動作弄得有些發愣,看著允浩的背脊,一時沒反應過來。

允浩回頭看他:「上來啊。」

在中回過神來:「允浩,不用了……」

允浩看著他:「快點,回去睡一覺就沒事了。」

在中只覺得像有千萬隻螞蟻在自己身上咬,難受不已,自己頭重腳輕,恐怕還沒走回去就死掉了。於是也不再拒絕,爬上了允浩的背。

允浩身上淡淡的體香傳到鼻息裡,讓全身酒氣的在中感覺到一陣舒服。

 

允浩背著他,關上車子門,向巷子裡走去。背上的人,1米8的身高,卻讓自己幾乎感覺不道他的重量。允浩皺了皺眉頭,他怎麼能這麼輕。

「車子停在這裡不安全呐……」在中還是不放心。

「不怕,車子有GPS定位系統。」允浩只覺得在中說話的氣息帶著酒香,噴灑在自己頸側的皮膚上,讓自己一陣酥麻。

在中「嗯」了一聲,帶著有些孩子氣的鼻音。

允浩笑了笑,背著在中進了巷子裡。狹窄的路面,年代久遠的磚石路面,昏黃路燈旁的住宅大多都是多年前的三層樓房。允浩有些驚訝。在中好像明白他的想法,問他:「像不像穿越時空?」

允浩笑笑:「我在想這裡也需要舊城改造了。」

「那樣的話,」在中的聲音因為疲憊而有些模糊,「我就沒有地方住了。」

允浩脫口而出:「我怎麼會讓你沒有地方住。」說完之後暗暗有些後悔,自己是造次了,不知道在中會不會介意。

在中呵呵笑了:「不要一副救世主的模樣。」

「我哪有那麼大的能耐。」允浩故作調侃的說。

「你能耐本來就很大,」在中的聲音有些含糊了,原本清爽的聲音帶上濃重的鼻音,「有錢就有社會地位了嘛……好多事都可以想做就做……不過,幸虧你不是壞人。」

「你怎麼知道我不是壞人?」允浩問他。

「因為你非親非故的……就肯幫我這麼多。」在中很自然的答道。

「說不定我有什麼企圖呢?」允浩微微一笑。

「你能對我有什麼企圖,」在中毫不在意的說,「我什麼都沒有,賣給人家當苦力都沒人要……」

你怎麼可能沒人要?允浩很想說,但是想想剛才的事情,就沒有開口。

「我知道你的想法。」在中依然毫不在意的開口,「你知道有些事情是我無能為力的,所以你覺得有必要幫我一把……畢竟你是好人……有良心的人都是這樣,覺得自己有義務去保護弱者……」

允浩心口微微一滯,他想不到自己對在中的幫助會被他理解為同情弱者,不由得心寒了下。不過轉念一想,如果這不是因為自己覺得在中的力量太單薄,有些同情他,那又是什麼呢?不忍心嗎?不忍心看到他受委屈,不忍心這樣的人被欺負嗎?自己在商場上打拼,見慣了各種黑心的手段,自己做的事情中,大有損害他人利益的,因為你不那樣做的話,別人就那樣對你做,這是存在於整個世界的定理。自己從來都不是一個心軟的人,可是在面對金在中的時候,自己卻無法不去擔心他,甚至是心疼他……為什麼會這樣……鄭允浩,你變的好奇怪……

 

在中不知道允浩心中所想,只是接著剛才的話喃喃說:「不過,我很高興你能這樣幫我……如果不是你,我……」在中頓了頓,「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允浩,謝謝你……真的謝謝你……」

「不要再說謝了,」允浩低低的說,「說的我很有負擔。」

「呵呵,」在中笑笑,從朦朧的眼睛中看了看路,「前面,向左轉……」

允浩應了一聲,背著在中轉過彎,面前是一條更狹窄的道路,連路燈都沒有,只能借著旁邊居民宅窗子裡透出的燈光分辨著路,允浩安靜的走著,在中也沒有說話,只覺得渾身都酸麻不已。

又走了一段,在中有些虛脫的勉強笑笑:「快到了。」

「哪一家是?」允浩來回看著前面的幾戶房子。

在中輕輕抬起右手,逐一指著旁邊在黑夜中模糊了輪廓的樓房說:「一、二、三、四,第四家。」

允浩跟著他的手指看去,「哦」了一聲就繼續走。突然回過神來,忍不住笑了,覺得兩個人好像小孩子一樣。

在中住的地方是一個過去的廠房職工單元樓裡,下面有一個堆滿雜貨的院子,允浩一進門洞就被橫在那裡的一輛自行車嚇了一跳,下意識的把反在後面摟著在中的手緊了緊。

在中看了看漆黑的院子,費力從衣袋裡拿出鑰匙,對允浩說:「第一家就是,我租的是房東的閣樓。」

允浩點點頭,依然集中注意力在腳下,生怕什麼東西絆倒兩人。

到了樓下,在中對允浩說:「我自己上去就好……」

「你怎麼上啊。」允浩不放他,接過在中手裡的鑰匙,開了大門,發現一進門面前就有一個過道一直通向右邊的樓梯,過道的那邊被不甚乾淨的玻璃門隔住,勉強可以看出那裡是一間面積不大的客廳,客廳沒人,只有微弱的光從客廳那頭的房間裡透出來。

允浩也沒多看,向右走,背著在中上了仄仄的樓梯,一邊低低的笑笑說:「我好不容易來到你這裡,你竟然還不肯讓我上去坐坐。」

在中知道允浩故意這樣說,是怕自己感覺到不好意思,想說什麼,只是太累了,沒什麼力氣跟他多講話。

 

上了三樓,允浩小心的打開門,走了進去。在中費力的伸出手,按下門邊的開關,房頂的電燈微弱的跳動了幾下,便亮了。

很小很小的空間,卻異常整潔。什麼東西都安靜的存在在那裡,不擁擠,也不多餘。

允浩把在中放到門邊的單人沙發上,自己又退回門邊,脫下了鞋子。門邊有兩雙拖鞋,在中指著昌珉的那雙說:「你穿這一雙吧。」

允浩換下了鞋子,抬頭看看,在中竟在沙發上昏昏欲睡了。走過去,輕輕搖搖他:「在中,到床上睡吧?」

在中用手按住額頭,有些難受的開口道:「頭好痛……」

允浩伸出一隻手摸了摸在中的額頭,沒有發熱,卻有冷汗絲絲滲了出來,當下擔心的說:「怎麼樣?很痛嗎?你這裡有沒有藥?」

在中搖搖頭,掙扎的要站起來:「我要洗澡。」

「洗什麼澡啊,」允浩有些急了,「你都這樣了。」

「不行,我一定要洗。」在中堅持的說,他只覺身體上到處都是那些流氓碰觸的氣息,即使現在全身都在痛,還是要洗掉那些讓人作嘔的氣味。

允浩為難的看看他,半晌才說:「我幫你吧。」

不等在中開口,允浩就蹲下身幫在中脫下了球鞋,打橫把他抱起來,向浴室走去。浴室裡除了一個淋浴頭,什麼都沒有,允浩開了一點水,試了一下水溫,發現冰涼無比。

「在中,熱水在哪裡?」

在中掙扎著扶住牆壁站起來,咳了咳,說:「這裡八點之後就不供應熱水了……沒關係,我……」

「你還要不要你身體了!」允浩有些氣急的環顧著這間根本不算浴室的房間,頓了頓,一把把在中打橫抱了起來,又走了出去。

「允浩……」

允浩皺著眉頭,有些生氣的把在中放在沙發上,又幫他重新穿上鞋子,問他:「你換洗的衣服在哪裡?」

在中有些發愣的看著他,允浩看了他一眼,眼神也不知道是心疼還是生氣,然後又把他打橫抱了出去。

「允浩你……」

在中更加著急的喚著他,想掙開,卻怎麼都使不上力氣。

「用涼水洗澡你會更嚴重的知不知道?」允浩臉色很差的說,「你到底是怎麼照顧你自己的?」

在中沒說活。

允浩看了他一眼,當下也不多言,任憑在中有氣無力的驚呼,只是冷著一張臉,又大步把在中抱了出去。

 

大步流星的走出巷子,再把在中放回車上,允浩二話不說的開到最近的一家星級賓館裡,停好車,把在中抱出來,對服務台前的小姐說了聲:「一間豪華間。」

服務小姐有些驚訝的打量著他和他懷中的又是急又是難受的在中,當下也沒多說什麼,辦了手續,有禮貌的說:「二十一樓七號房,請客人乘坐電梯,樓上會有服務生接待你們。」

允浩點了一下頭,放下在中,騰出一隻手辦了手續,接過房卡,又把在中抱起來向電梯走去。

進到房間,允浩把在中放到床上,自己面無表情的走進浴室,調好水溫,放了滿滿一浴缸的水,又回到房間,把在中抱到熱水蒸騰的浴室裡。

允浩把在中放在浴缸邊,蹲下身體看著他的臉,對他說:「在中,今天夜裡你就睡在這裡吧,現在好好洗一下。自己能洗嗎?」

在中從驚愕中回過神來,看了看四周,當下也沒力氣再多說反抗的話,於是只好點點頭。

允浩臉色微微好一些,幫在中脫下外套,不放心的看了他幾眼,但是又覺得自己在這裡不方便,雖然都是男人,但自己就是說不上哪裡不方便。所以還是離開了。

在中費力脫下衣服,支撐著自己坐到浴缸裡,溫暖適中的水立刻包裹住全身,在中舒服的嘆了一口氣,在浴缸裡閉上了眼睛。疲倦的感覺一層層襲來,正在昏昏欲睡的時候,突然被關門的聲音驚了一下,是允浩走了嗎?下一個反應就是,自己沒有拿換洗的衣服。

在中有些焦急,但是想想還是先洗了澡再說,於是平定了一下心,又閉上了眼睛。

 

允浩趁著在中洗澡的時候驅車到了商業街,現在只有十二點多,整座城市的夜生活才剛剛開始。把車停到國貿大廈門口,允浩逕自走到自己平時穿的一個休閒的牌子那裡,估算了一下在中的尺寸,挑了一件柔軟的米色T恤,又拿了一條淺色的牛仔褲,想了想,又去專櫃買了睡衣和內褲,吩咐服務員把標籤都拆下來,刷了卡,就拿著包裝袋又回到了賓館。

到了賓館,吩咐了服務員幾句,就又開門進去了。

在中在浴缸裡睡著了,突然被敲門的聲音驚醒。

「在中,你洗好了嗎?」允浩的聲音從浴室門外傳來。

「啊,」在中聽見聲音,立刻關了嘩嘩作響的水管,才發現自己睡著了什麼都沒弄,「還沒有……我剛才睡著了……」

「那不洗了好嗎?明天再洗?」允浩的口氣有些哄他的意思。

在中扶住被熱水蒸騰的更加發暈的額頭,只覺得自己根本沒有力氣去用沐浴液,於是說:「那好吧……」

「我買了衣服,你要換洗的,」允浩頓了一下,問,「我可以進去嗎?」

「啊,」在中有些不知所措,雖然知道允浩只是拿衣服給自己,但自己就是不怎麼想讓他看到自己身體,不是厭惡,怎麼說呢,竟然有點害羞。可不讓允浩進來,換洗的衣服都濕了,自己總不能光著出去吧?沉默了一下,才有些困窘的說,「那,你進來吧……」

允浩遲疑的打開浴室門,滿房間的熱氣鋪面而來,允浩小心的走向浴缸,雖然看的不大真實,但還是不敢正視在中的身體。浴室到處都是水汽,在中環顧了一下,不知道要把衣服放到哪裡。

允浩停了一下,拿著衣服走到壁櫥處,從裡面拿出一條消過毒的潔白的大浴巾,對在中道:「你先披著浴巾出去吧……到房間裡再換。」

在中看著有些尷尬的允浩,倒是有些安心了,接過浴巾,允浩立刻拿著衣服轉頭就出去了。在中看見允浩的反應倒是有些不開心了,沉默一下,扶著防滑牆壁緩緩站了起來。

 

允浩坐在外面的沙發上,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竟有些心慌,隨手拿過遙控器胡亂的開了電視。

在中披著浴巾從浴室裡走出來,外面的空氣很清新,在中低頭咳了一聲,允浩立刻放下遙控器起身過去扶他。

在中放下掩住嘴的手,對允浩笑笑。白皙的皮膚因為洗澡的緣故,泛著嬌嫩的粉紅色,漆黑的大眼睛裡滿含水霧,微翹飽滿的雙唇鮮紅欲滴,一滴水順著服帖的髮梢流下來,劃過粉色的脖頸和精緻的鎖骨,流進浴巾敞開的領口。允浩突然有些口乾舌燥,這樣的一個人,這樣驚心動魄的美……怪不得那些好色之徒對他趨之若鶩,怪不得……

想到這裡,允浩突然有些輕鬆,幸虧自己發現的及時,不然他出事,被那些變態糟蹋了的話,自己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允浩只看了一眼,就移開了視線,在中看允浩有些慌亂的樣子,突然有些莫名的開心。他不是不知道自己有著怎樣的外貌,只是從沒有把它當作資本。一直以來,自卑的心理始終潛藏在內心中,外貌帶給他的,更多只是麻煩。然而允浩的表情讓在中微微笑了,突然覺得自己並不是一個一無是處的人。

 

允浩把在中扶到床上坐下,指了指旁邊的衣服,然後笑笑對他說:「你先換衣服吧。」說完就起身出去了。

在中目送著他離開,伸手拿過旁邊的衣服,發現竟然有睡衣和內衣,不禁臉一紅。觸了觸柔軟的面料,還是換上了。環顧了一下這個豪華無比的房間,伸手拉過被子,芳香柔軟的感覺讓全身都滿足起來,身體上的疼痛一下子仿佛減輕了好多。

允浩其實知道自己沒必要大驚小怪的回避,但是害怕剛才的事情給在中留下陰影,所以還是出來了。在門外等了很久,約摸著在中應該睡下了,才推門進去。一推開門,就看到在中慵懶的蹭著被子的樣子。

允浩笑著關上門,走過去,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笑容中帶著多麼多的溫柔和寵溺,俯下身子坐在在中床邊,輕聲問他:「好些了嗎?」

在中睜開眼睛看著允浩,目光溫順而又柔和:「好多了。」

允浩很帥的笑了。

在中看著他的笑容,不由得開口:「允浩,謝謝你……」

「你怎麼又說……」允浩沒辦法的看著他,剛想開口說什麼,門外突然傳來敲門聲,允浩起身走過去開門,在中只聽見有人說了禮貌的說了什麼,允浩道了一聲謝,便又關上門,端著兩個精緻的飯盒走到自己床邊。

允浩看著在中疑惑的樣子,對他說:「起來喝藥。」

在中看了看他,只覺得說不出的暖意湧上心頭,便沒再多說什麼,順從的扶著允浩伸過來扶他的手臂,半倚著枕頭坐起來。

允浩打開一個飯盒,在中有些好奇的看看,竟然是藥湯。允浩攪了攪,坐到在中面前,舀出一勺,放在嘴邊吹了吹,遞到在中嘴邊:「來。」

在中被他弄得很不好意思:「我自己可以的……」

「快點喝,」允浩微微板著臉說,其實也是想掩飾自己的不好意思,「喝完了好睡覺。」

在中用有些小心的眼神看了看允浩的臉色,以為自己把他弄煩了,當下也沒再拒絕,張開嘴喝了下去。

淡淡苦的味道綿延在嘴裡,但是喝下去胃裡又有說不出的溫暖舒服。

允浩滿意的看著在中的表現,又舀了一勺,吹了吹,餵他。在中看看他,又張開嘴。

 

一碗藥就這樣在沉默而又微妙的氣氛中被在中喝完,允浩放下飯盒,又打開另一個,濃郁的香氣立刻彌漫開來。

「好香啊。」允浩笑了笑,端起來,又舀了一勺餵到在中嘴邊,「來。」

在中看看面前的白色的湯,愣了愣:「這是……」

「鯽魚奶湯。」允浩對他笑的讓在中有些頭暈,「你今晚肯定沒吃什麼東西,早餓了吧,快點喝了。」

「你呢?」在中問他。

「你不用管我,」允浩繼續把湯往他嘴裡喂,「快點喝,喝完了好好睡覺。」

讓人流口水的香味充滿鼻息,魚湯鮮美而又濃厚,顯然是用文火煲了數個鐘,湯裡面帶著小小的魚肉顆粒,非常好吃。

在中喝了一口,立刻睜大眼睛點點頭:「好喝。」

允浩看著他的笑容更好看了,又舀了一勺繼續餵他。在中也沒再扭捏了,乖乖喝著,允浩看著他喝湯的的樣子有些失神,心突然微微一痛。這樣的一個人……因為小小的滿足就可以明媚起來的人……真的是好讓人心疼。

 

滿滿一碗魚湯被在中喝光了,允浩拿出手怕給在中擦擦嘴,在中僵硬了一下,還是順從的接受了。雖然床頭就有紙巾,但兩個人誰都沒有多說什麼,在中看著允浩把擦過他的嘴的手帕又收回衣袋裡,沒說話。允浩也沒說話,扶在中躺下,伸手按下床頭櫃上的一些按鈕,刺眼的吊燈關了,只剩下床頭燈散發出柔和的光芒。允浩站起來,又俯下身幫在中掖了掖被角,看著在中白皙無瑕的臉,突然很想去親親他。

允浩掐了一下自己的手心,直起身子,柔聲對在中說:「你好好睡吧。」

「你呢?」在中輕輕的問,聲音裡竟有了一些依賴。

「我回去了。」允浩答道。

在中沒說話,心裡陡然劃過深重的失落感。

允浩看看他,頓了頓,又加了一句:「你好好睡,我明天再過來看你……」

最後一句話讓在中頓時心安起來,帶著鼻音對允浩「嗯」了一聲。

允浩看看他,伸手關掉了床頭燈,室內陷入了黑暗中。在中只聽見允浩臨走輕輕的關門的聲音,長長的睫毛眨了眨,裹了裹自己身上的薄被,出了一會兒神,然後昏昏沉沉睡著了。

 

外面燈光璀璨,耀眼的霓虹仿佛要把夜燃燒起來。允浩靜靜開著車,眼前浮現出的一直都是那張不染纖毫的臉。

黑色的Rolls Roye高貴而又沉默的行駛在高速公路上,允浩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回過神來,在下一個路口又急速轉彎,返回了賓館。

掏出剛才拿走的房卡,小心翼翼的打開門,在黑暗中辨別著方向。在中已經睡著了,允浩站在床邊就著夜色靜靜看著他的睡臉,有些不受控制的俯下身子,就在唇碰觸到在中的臉的那一霎那,允浩突然驚醒了似的,立刻又直起了身子,心臟有些失去節奏的狂跳起來。深深吸了一口氣,允浩平穩了呼吸,拿出自己的手機,放到在中的枕邊,在一張餐巾紙上寫下自己辦公室的電話,壓在手機下面。

這樣在中夜裡有什麼事情的話,自己也可以知道了。雖然允浩很想守著他,但是突然不知道自己該拿什麼身份,或者,有什麼資格……像在中這樣敏感的人,自己還是不敢觸到他的底線,害怕他因此而回避。

允浩又看了看他,然後深深吸了一口氣,離開了。

seoul-002   

沒有回家,因為房子在郊區,離賓館太遠。允浩驅車來到Desin的辦公大樓。四十幾層的大樓已經完全在沉睡了,允浩開車進去,保安看見是他,立刻打開電子監控的大門。

乘坐專用電梯來到辦公室,允浩打開燈,一室明亮,又一室冰冷。允浩沖了一杯咖啡,站在玻璃窗前,靜靜看著外面的世界。

心裡突然被一個人滿滿的佔據,這是允浩前所未有的感覺。以前不是沒有交過女朋友,也不是不喜歡,只是從來沒有像這樣的牽掛。無論在做什麼,心裡都是被那個單薄的影子佔據著,攪的胸口生生的疼。只有在他旁邊靜靜看著他,才覺得生命是滿的。

想寵著他……照顧他……

允浩修長的手指緩緩撫過手中剔透的杯子,看著窗外的繁華,眼神深不見底。過了一會兒,有些認命的笑了一下。

鄭允浩,愛上他了吧?

從他在海邊被水弄進眼睛裡有些慌亂的拭擦的時候,就應該微妙的感覺到了悸動吧,不然一向冷漠的自己又怎會情不自禁拿出手帕遞過去……愛情,或許真的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可是卻讓自己在以後的時間中體會出了它的甜蜜和心酸……

為那個人心神不寧著……那個受過風霜的,堅強的,冷漠的,卻在冰冷外表之下有著一顆柔軟純淨的心的絕色的少年,成了自己時時牽掛的念想。想看著他,聽他講話,看著他對自己微微的笑,自己也會立刻笑起來,看著別人侮辱他,恨不得把那個人撕碎……

想一直陪著他,只要能看見他自己就很滿足,可是,見到他之後,心裡又想要更多……

允浩是一個自負的人,很少會懷疑過自己做不好什麼,但如今卻真的害怕了,害怕這樣的自己會傷到他,害怕他會因此厭惡自己,畢竟,自己就算再優秀再成功,仍舊是一個男人。鄭允浩不是一個優柔寡斷的人,可這一次,真的猶豫了。

沉默很久,允浩走到桌前,面無表情的打開筆記型電腦,開始做明天的工作。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