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1

 

沒有回聲的是你離開的腳步

還有我在你身後靜默的背影

有一種愛 一直都在

只要你轉身

我就可即可擁你入懷

不讓你再受任何傷害

愛你愛你

因為你獨一無二的美麗

 

 

 

在中去到“暗跡”的時候,如往常一樣,夜生活剛剛開始。微微吸了一口氣,又走入那片糜爛的世界裡。

一對對男女相擁著走進舞池,在中面色沉靜的走過去,拿起剛剛被喝空的酒杯,放進托盤裡。

突然背後傳來小彬的聲音:「在中哥,9號包房裡有一個人要見你。」

在中有些驚訝的回過頭:「找我?」

「是啊,他指名要找17號。」小彬有些擔憂的看著他,「是思頓特電路公司的黃老闆,在中,你認識他?」

在中搖搖頭。想了一下,把托盤放下,還是去了。畢竟,這裡的客人都是他不能得罪的。

“暗跡”舞池的另一端,有一排豪華的包間。不同于普通的KTV,這裡的包間更像一個縮小了的星級賓館。裡面包裝考究,設施健全,很多有錢的老闆常常花大價錢去裡面,形形色色妖嬈的店員進出于此。雖然“暗跡”對外表示,店只是正當的娛樂場所,但這些包間是用來幹什麼的,大家都心知肚明。

曖昧的燈光照耀在猩紅的地板上,走廊上傳來糜爛的熏香味道,混合著酒氣,散發著魅惑的氣息。在中有些反感的走過來,停在9號房間。看了一眼包房的大門上鏤空的白色花朵,面無表情的推門進去了。

9號。百合花開。

 

裡面沙發上兩個妖嬈的女孩子中間坐著一個略微發福的中年男人,看見在中進來,小眼睛裡散發出像野獸看見獵物似的光芒,他拍了拍偎在身邊的兩個女孩,對她們笑笑說:「看啊,我們的百合花來了。」

白襯衣的在中面無表情站在那裡,臉色在暖橙色的燈光下蒼白的好像下一秒就要融化在空氣中。

男人揮了揮手讓兩個女孩出去,兩個女孩子都是店員,出去的時候,都有些擔憂的看看在中。

「過來坐啊。」男人對在中笑。

「黃老闆找我有事情嗎?」在中平靜而又有禮的問,卻沒有動。

「“暗跡”裡有那麼多漂亮的花啊,」黃老闆環視著這個包間內被繡有白色百合的精美綢緞包裹著的牆壁,又把目光聚焦在在中身上,帶著粗大戒指的手指摩挲著手中的酒杯,「我只想請最漂亮的這一朵喝杯酒。」

在中被他的目光弄得渾身不舒服,聽出了他話裡的意思,也不想和他多費口舌,於是淡淡的答道:「我不喝酒。」

「我就喜歡你這樣性格的人,」黃老闆沒有被他的口氣激怒,依舊笑著說,「過來陪陪我,不會讓你吃虧的。」

「我只是店裡負責端盤子的服務生,陪酒的工作不是我做的。」在中的眼神冷冽的像寒潭裡的清水。

「在中是吧?」黃老闆的笑容已經有些隱約的戾氣,「看你的樣子不像不明事理的人,你覺得我看上一樣東西,會輕易的善罷甘休嗎?」

「我只覺得黃老闆不是那種願意為難別人的人吧。」在中微微一笑,畢竟是聰明人,在中知道硬碰下去自己不會有好下場。

黃老闆見在中口氣軟了下去,笑的更曖昧了:「那要看在中你的態度了,如果你聽話,我自然不會為難你,但如果你不懂事,我也就不得不做一次壞人了。」

在中聞言微微一僵,半晌才道:「黃老闆找我過來到底是要做什麼呢?我是服務生,黃老闆無論點什麼酒品,我都會保證送到。」

「呵呵,」男人的眼睛裡的光芒讓在中只覺得想嘔,「那我就點你們這裡最好的酒……」男人站起身,把玩著手中的酒杯,慢慢向在中逼近,「你知不知道,你就像最香的酒品,讓人只聞一下,就欲罷不能……」

在中有些厭惡的看著他的樣子,頓了一下,轉身拉開門就往外走。

左手腕被大力拉住,在中有些憤怒的回頭,想甩開他:「黃老闆,請你尊重一些。」

「你最好放聰明一些,金在中。」黃老闆看著他的眼中金光暴長,「得罪我你不會有好下場的!」

在中一把掙開他,打翻了他拿在胸前的酒杯,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出了豪華包間,在中幾乎是什麼都沒看的就幾步走出了那條讓人窒息的長廊,他只覺得那種曖昧的燈光讓自己全身都在作嘔。

小彬看他出來了,連忙過來問他:「在中,你沒事吧?」

在中臉色有些蒼白,一言不發的搖搖頭。

李永基在一旁皺著眉說:「那個老色鬼不會輕易甘休的,在中你什麼時候招惹上他?」

招惹?在中聽到這兩個字眼覺得有些刺耳,看了李永基一眼。

小彬剛要說什麼,從包間那裡匆匆跑過來一個男孩說:「在中,你去九號包間去一下,那裡的客人正在向經理告你的狀。」

幾個人的臉色都微微一變,在中沉默一下,還是過去了。

李永基跟著他一起過去了。

去到九號包間的時候,大堂張經理正在跟黃老闆說著什麼,看見在中過來,輕輕問他:「在中,為什麼把酒灑在客人身上?」

在中一愣,想是剛才自己掙脫時打翻了那人拿在手裡的酒杯,沒有說話。

黃老闆似笑非笑的打量著在中,他的幾個手下此刻也跑過來一副挑釁的樣子。

在中雖然很鎮定,但臉色已有些發白。

「是你做的嗎?」張經理又問他。

「是……」在中說。

旁邊李永基一急,叫了聲:「在中!」

張經理示意旁邊的人都退下,然後對黃老闆說:「既然是本店的店員做的,我代他向黃老闆道歉,這次黃老闆的一切費用本店都會免去,紹明,倒一杯酒來,給黃老闆壓驚。」

黃老闆呵呵一笑,然後眼光投向在中,又對張經理說:「費用什麼的是小事,只是這個店員,怎麼沒有一點道歉的意思?」

「在中,給黃老闆道歉。」張經理回頭看在中,眼神沒有警告,而是大有包庇在中的意思。

「對不起。」在中淡淡的說。即使自己萬般不願開口,但事已至此,也就不得不低頭。

「這麼沒誠意的道歉嗎?」黃老闆冷冷一笑。

「本店會處理的,請黃老闆放心。」張經理冷靜的說。

黃老闆揮了揮手,他的一個手下拿來一個吧台常用的大啤酒杯,裡面竟是滿滿一杯白酒。

那個手下把酒遞到在中面前,黃老闆看著他:「喝下去,這次就放過你。」

身後的李永基立刻說:「你不要欺人太甚,他不會喝酒!」

黃老闆沒理他,只是用眼神打量著在中。

在中沉默一下,然後伸手接過酒杯,看見面前那張噁心的面容上透著奸詐的笑,一咬牙,把一整杯酒直接灌了下去。

火辣辣的感覺順著喉管一路燃燒下去,來不及下嚥的酒順著嘴角滑落,在中閉著眼睛用力咽下酒杯裡的所有酒,放下酒杯,踉蹌了一步,然後咳喘了起來。

李永基接過他手中的酒杯,上前扶住他,看著他蒼白的臉上因為咳嗽而浮現出兩朵病態的紅雲,不禁有些擔憂。

張經理看了看在中,然後平靜的對黃老闆說:「酒他也喝了,黃老闆滿意了嗎?」

黃老闆用意頗深的看了一眼在中,然後揮了揮手,示意他手下離開,自己沒說什麼,轉身又坐下了。

 

張經理帶著眾人離開了,走出去之後,張經理看著氣息不穩的在中,對他說:「你回去休息吧。」

在中掙開李永基攙著他的手,勉強站定了,說:「經理,對不起。」

「做好你自己的工作,別太顯眼。」張經理淡淡對他說。

「是。」在中低低應著。

張經理點點頭,轉身離開了,其他人看了看在中,都又自己忙自己的了。

李永基又扶住在中:「我送你回家。」

在中對他勉強笑笑:「不用了。」然後抽出手臂,自己向門外走去。

「你硬撐什麼呢。」李永基沒好氣的看著他,剛要開口說什麼,突然被其他人叫去做事,在中立刻對他說:「你快去吧。」自己就支撐著往外走去。

李永基有些焦急的看著他的背影,卻不能放下手中的工作,只好任由他自己回去了。

 

一路上無視著投向自己的或擔憂或異樣的目光,勉強出了店門,外面的天已經全黑了。從沒有喝過酒,第一次就灌下這麼多,頭有些暈暈乎乎的。堅持著上了公車,人們擁擠推搡著,誰也沒有注意到這個臉色隱忍而又蒼白的少年,他美麗的眼中,似乎有倔強的淚光閃現。

晃的人頭暈眼花的公車好不容意到站,在中立刻衝了下去,踉蹌的走到巷子口,扶住牆,劇烈的咳了幾聲,忍不住吐了出來。

胃裡翻江倒海的難受,嘔出來的酒氣讓自己都不堪忍受。正扶住牆低頭艱難喘息著,一隻有力的手突然扶上他的肩膀,帶著關切的聲音子耳邊傳來:「在中,怎麼了?你沒事吧?」

在中勉強抬起頭,看見了放大在自己眼前的臉,允浩的帶著關切的臉。腦子裡轟的爆炸開來,一瞬間,巨大的恥辱排山倒海的湧上心頭,在中立刻想也不想的使出渾身的力氣掙開他的手。

「在中。」允浩的手停在半空,有些焦急的看著他。

「你來幹什麼?!」在中憤怒的看著他。

「我……」允浩一時有些窒息,因為從沒見過在中如此失態的樣子,但仍舊上前一步想去扶他,「我送你回家。」

「你滾開!」在中退後一步,踉蹌的靠到牆邊,眼睛裡隱約有血絲,有些不受控制的衝允浩喊,「滾!」

允浩怔住了,但是控制了一下還是去拉在中的手臂:「喝酒了嗎?」

「我讓你滾你聽見沒有!」在中又猛地掙開允浩,因為酒精作用,腦子裡異常朦朧而又衝動,平時壓抑著的隱忍和自卑一下子爆發出來,允浩不溫不火的態度顯然激怒了他,在中說話開始口不擇言,「鄭允浩你算什麼東西,誰給你的資格讓你干涉我的事情?!你給我走開!」

允浩聽著這樣的話,一時愣住,面前的金在中,像一隻豎起全身刺的刺蝟,而自己,像是他厭惡至極的想要攻擊的敵人。他等在這裡,是因為想對在中說一些今天被嫻雅攪局,沒有來的及說的話。可是他等了三個鐘,等到在中的回來,卻換來他的惡語相向。

巨大的失落和受傷感湧上心頭,可是看見現在在中的模樣,心裡更多的是擔心。定了定神,讓自己不去計較他喝醉了說的話,允浩依然一言不發的走上前去,想要扶住在中。

沒想到在中再次甩開了他的手,剛才亂吼一通,在中清醒了一些,只是用嘲諷而又堅決的眼神看著允浩,冷冷的說:「鄭允浩,我不想看見你。」

語畢,轉身離開。

 

允浩看著他努力想直起身子,卻依然有些踉蹌的腳步,以及漸漸遠去的背影,一時只覺得渾身無力。

在中最後給他的那個眼神太過於冷酷和絕情,刺得自己連開口的氣力都沒有。

如此反常的態度,是因為遇到了什麼嗎?還是借著醉意,把他心裡想說的話都講了出來。

今天下班之後,推掉了應酬,因為在披薩店自己那樣匆匆離開,心裡總放不下,自己本來也有事情想對在中說,又不知道在中什麼時候下班,所以一直守在這裡。不知道是出於什麼樣的心態,只覺得自己對這個人,關注到了讓自己都覺得驚訝的程度。

然而見到他,他的態度讓允浩的心一下子冷了下去。從兩旁吹來的風像在冷冷的嘲笑著自己,對自己說,自作多情。莫大的荒唐感湧上心頭。

可是心底的擔心無法褪去。他……是出了什麼事情嗎?他身邊也沒有人照顧他,如果真遇到什麼的話,誰來幫他呢?

夜色撩人,更讓人清醒。

允浩靜默良久,才轉身離開。

昏黃的路燈下,只覺得剛才在中沒有換掉的制服上,鮮紅的“暗跡”兩個字,像一把火焰,灼燒了他的眼。

 

很久很久沒有情緒失控的感覺了,一直都用冷漠把自己牢牢的冰封,今天遇到的侮辱,卻像一把利劍,挑破了他面具的一角。一直默默隱忍的情緒全都爆發出來,所有的委屈和憤怒像幽靈一般,回蕩在眼前,嘲笑他,諷刺他,告訴他,他有多麼的卑微和寡助。

冰冷的水灑落下來,在中坐在地板上,把頭靠在冰冷的牆壁上,從臉上不停滴落的,不知道是水還是眼淚。

在中咬住下唇,始終不讓自己發出一點聲音。金在中,這不算什麼。

生活還是要繼續的。縱然它惡劣到自己都無力去持續,但就算辛苦,也要活下去。要連同身在天堂裡的人的時間,一起活下去。

死對在中而言,是時時刻刻都存在在腦海裡的念頭。然而他並不想死,因為經歷過死亡的打擊,所以尊重並且敬畏生命。只有真正目睹過死亡的人才明白那種恐懼,就像自己看著弟弟因為呼吸衰竭,幼小的身體漸漸冷下去的時候,就已經明白,能活著,就是上天的一種恩賜。

不要輕易的說死。因為那是最不負責任的表現。你最愛的家人造就了你的生命,不是讓你隨便就放棄的。

 

 

在中第二天在披薩店的時候,臉色不是很好,但情緒依然很鎮定。小憶在工作的間隙走過來對在中說:「在中哥,你是不是生病了?」

「好端端的咒我啊。」在中勉強一笑。

「不是,你看看你的臉色。」小憶皺著眉頭看著他,「哪有像你這麼辛苦的,你要注意身體。」

「怎麼每個人都要對我說這些話。」在中不在意的說,「我沒事。」

「那是你不照顧好自己啊。」小憶有些擔心的樣子,「在中哥,別人見到你都會替你擔心的,你要多開心一些啊。」

一句話說的在中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頓了頓,才淡淡的說:「我真的很好。」

小憶剛要張嘴再說什麼,電話突然響了。

「您好,“必勝客”水門分店。啊,在中哥?嗯,他在,您稍等。」小憶把聽筒遞給在中,「哥,找你的。」

在中接過來,輕聲說:「喂?」

那邊頓了頓,然後才說:「在中嗎,是我。」

在中聽見允浩的聲音,沉默了一下,然後才說:「哦。」

「昨天,你沒事吧?」允浩輕輕的詢問。

在中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雖然喝了酒,但對允浩的無禮態度自己還是記得的。當時在那種情況下遇見允浩,讓允浩看見自己那樣不堪的樣子,自己真的感覺到極度的羞恥。雖然自己的禮貌不允許自己這個樣子,而允浩不過是自己失控的炮灰,可是卻不想再去跟他解釋什麼。只是又淡淡的開口道:「沒事。」

反正他們也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他怎樣想自己,又有什麼關係呢?

允浩聽見他這樣說卻微微的笑了:「沒事就好,我真的很擔心呢。」

在中一滯,沒想到允浩會這樣說。

「謝謝……」

「多休息知道嗎?照顧好自己。」允浩說著和別人說過的一樣的話,卻比任何人都來的真摯溫暖,「還有,真的有什麼事情的話,可以跟我講……就算幫不了什麼,也總比一個人承擔要好。」

很溫暖很堅定的口氣,像一個真正關心著他的人才會有的口氣。在中握著聽筒,又說了一句:「謝謝。」

「不要這麼客氣呀。」允浩又微微笑了。

在中突然好像看見允浩笑起來眼睛眯起來的樣子,讓自己的心愧疚起來:「允浩,昨天對不起,我說話過份了。」

「你不會真的很討厭我吧,在中?」允浩問。

在中一愣,立刻說:「怎麼可能。」

「那就好了,害我傷心很久呢。」允浩的心一下子輕鬆了好多,笑起來的聲音更加清爽而又動人,「我昨天真的找你有事情呢,哪天能再叫你出來嗎?」

「哦,好。」在中有些疑惑的答應了。

「那你忙吧。」

在中掛上電話,突然覺得自己一直低沉的心輕鬆好多。允浩簡單的幾句話,像一隻輕柔的手,輕輕為自己驅散了陰霾。

 

然而努力營造的平靜生活卻總是被打亂,在中夜裡剛去到“暗跡”的時候,就被裡面的氣氛震住。

數十個一臉挑釁的男人正拿著兇器在店內鬧事,可巧的是老闆和經理都去了釜山。

在中一進門,幾個男人看見他,就陰冷的笑了。一個男人上前抓住在中的手腕,就把他往外拖。

在中掙扎著說:「你幹什麼!」

「幹什麼?」那個男人冷笑一聲,「我們老闆看上你了,乖乖跟我們走!」

「放開我。」在中用力甩開他,臉上帶著憤怒。

那個男人使了個眼色,旁邊幾個人立刻從背後制住在中,在中的手臂被人按的生疼。幾個店員想要阻止,為首的男人兇狠的掃了一眼眾人:「我看誰敢過來!」

「放開在中!」李永基想走過來,立刻被人阻擋住。

「你們這群人,如果不怕惹火上身,最好還是不要管老子的事!」為首的男人惡狠狠的發話。帶著威脅性的話語果然都讓眾人止了聲。

在這裡工作的人都有著在危險時刻自保的自覺性,明白來人不是自己可以惹得起的人,所以就默默躲開了視線。

在中拼命的掙扎著,正拽著他向外走的男人咒駡一聲,向旁邊的同夥使了個眼色,一個人順手從吧臺上拿了一隻裝滿紅酒的杯子,遞過來。扯著在中的男人從衣袋裡掏出一片白色藥片,放進酒杯裡。紅酒立刻發出“哧”的一聲,泛出可疑的泡沫。

在中有些害怕的看著朝著他伸過來的杯子,掙扎的力度更加大了。那個男人一把捏住在中的下顎,用力把那杯酒灌了進去。

在中咳嗽著不肯喝,卻硬生生被灌了幾大口。辛辣的味道順著喉嚨咽下,一股撲鼻的味道刺得自己睜不開眼。幾個人冷冷一笑,對同伴揮了揮手,硬是脫著在中出了門,把在中塞到一輛車裡。

 

 

一輛黑色的車子靜靜停在門外,一個英俊的男人從車裡走下來。

沉默的看了一眼“暗跡”鮮亮的招牌,允浩頓了頓,還是向裡走去。

門外本該靜立的保安卻反常的在議論著什麼,允浩不在意的向裡面走去,耳邊卻傳來一句話。

「在中這次是跑不掉了……」

允浩側過頭,皺眉,問了句:「你說什麼?」

 

 

 

在中只覺得自己全身都沒力氣,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這輛車帶著駛向了一個自己從未來過的別墅區。心裡有驚恐和絕望在翻滾。剛才不知道自己被灌下什麼,這個時侯的自己連大聲呼救的力氣都沒有,也想不出任何辦法來。駕車的人不時斜眼過來又是得意又是挑釁的看著自己,像看一個任人宰割的獵物的眼神,帶著侮辱和淫穢的光芒。

外面的燈光一閃而過,映在車窗內,

車速漸漸慢了下來, 一輛車突然從後面超過來,攔住了這輛車的去路,駕車的男人罵了一句,本想下去廢了那個車裡的人,但是害怕老闆等的著急,就罵罵咧咧著掉轉了方向盤,想從旁邊過去。

又一輛車駛過來,堵住了他調轉方向的去路,在中有些驚訝的看向窗外,第三輛,第四輛,第五輛……足足來了十幾部車將困著自己的這輛車和一起走的後面那幾輛輛車團團圍住,旁邊的人坐不住了,幾個男人拉開車門,氣勢洶洶的下去看看是誰在找茬。

圍住他們的那十幾部車上也下來一群人,一個穿著黑色正裝的男人看著剛剛坐在在中旁邊開車的那個人說:「你們是誰派來的?」

「你們要幹嘛?!」因為人數不比對方的多,黃老闆的手下顯然氣勢有些不足,看著這群開著名車過來的人問道。

「叫你們老闆過來。」那個男人也沒有說廢話,只是冷冷說道。

幾個人面面相覷,過了一會兒,那個在“暗跡”裡囂張的發話的,顯然是領頭的人走上前去,息事寧人的說:「兄弟,我們不知道哪個道上得罪了你們,你看我們正急著辦事,你們要有什麼事直說無妨,我會轉告我們家老闆,改天一定登門道歉。」

「少廢話。」那個男人冷冷的道,突然從腰間拔出一把槍,指向說話人的額頭,「叫你們老闆過來。」

幾個人看形勢不對,急匆匆的掏出手機開始打電話。

在中在車內,雖然頭暈暈沉沉的,但是看到這樣的場面,還是不免有些害怕。

 

過了一會兒,黃老闆帶著一大幫手下過來了,他先看了一眼車裡的在中,然後面對著那個剛剛把槍收回的男人說:「不知道這位兄弟大半夜的找黃某過來,有何貴幹?」

那人冷冷一笑:「原來是你。」然後又指著在中坐的那輛車說,「裡面的人我要帶走。」

在中一驚,黃老闆在玻璃外看了他一眼,又轉過頭對那人呵呵一笑:「我當是什麼事呢,原來為了一個小服務生。不過這個人是我先看中的,我對他可是喜歡的緊,萬不會讓別人搶了去。」

男人正想開口,突然被身後引擎的聲音吸引住,大家轉過臉去,看見一輛黑色的Rolls Roye緩緩停在不遠處,一個年輕挺拔的男人從車上下來,來劫車的那群人看見來人,紛紛讓出了一條路。男人走過來,居高臨下的看著面前的黃老闆的臉,漆黑的眼眸中帶著難言的氣勢:

「黃進國,如果我非要搶呢?」

在中看見來人,突然重重的鬆了一口氣,剛才手心都滲出了冷汗,現在只覺得全身都放鬆了下來。甚至有一種活過來的慶倖。

黃老闆看見來人,顯然也大吃一驚:「鄭少爺?」

「我剛剛收到鄭氏總部發來的黃老闆要與我們簽的一千萬美元的合同,沒想到這麼快就見到你了。」允浩淡淡看著他,目光卻好像可以穿透他肺腑,「黃老闆最近身體還好吧?」

黃老闆看著允浩,道:「鄭少爺今天親自帶人過來,就是為了從我手上要一個人嗎?」

「我怕叫人過來,你不給這個面子。」

「鄭少爺言重了。」黃老闆搖搖頭,知道鄭允浩是自己無法得罪的,也不再多言,只道,「既然是少爺看中的人,黃某自然是搶不過,罷了,就送給鄭少爺了。」

「我從來不知道,」允浩有些微的怒氣,「金在中是你可以隨便說用來送人的人。」

黃老闆有些微的驚訝,沒想到這個一向諱莫如深的鄭氏繼承人也會有為這種事情動怒的時候,看了看車裡的在中,在中正靜靜看著允浩,臉色蒼白,卻又恢復了平靜。

「怪不得金在中不把我們這些人放在眼裡,原來是有鄭少爺這樣的靠山。」黃老闆的口氣不知是自嘲還是諷刺,對手下揮了揮手,「我們走。」

 

允浩收回視線,皺著眉頭快步走到在中坐的那輛車前,在中用力拉開車門,允浩伸出手扶住他的胳膊,關切的問:「在中,沒事吧?」

在中對上允浩的眼睛,笑了笑,搖搖頭。

在中扶著允浩的手臂從車上下來,剛站到地上,就一陣天旋地轉,允浩立刻伸手摟住在中的腰,怕他摔倒。在中從來都不喜歡跟別人有肢體接觸,但此時倚在允浩懷裡,自己只覺得前所未有的安全和放鬆。

黃老闆上車前看著兩人的動作,輕輕笑了:「沒想到鄭少爺也是多情的人啊。」

允浩聽出了他話裡的意思,卻沒有解釋什麼,只是淡淡的對他道:「既然知道了金在中的位置,以後就不要再讓一些人去騷擾他了吧。」

「那是自然。」黃老闆笑容意味不明。

「那就好。」允浩點點頭,把在中往自己的車上扶,又回頭對黃老闆道:「我們簽合同的時候再見。」

「少爺多保重了。」黃老闆聲音中有些諷刺,畢竟自己想要的被人搶了去,但也沒再說什麼,帶著手下離開了。

允浩對自己這邊的人道:「辛苦你們了,都回去休息吧。」

那群人也沒多說什麼,對允浩打了招呼,坐回車裡就相繼離開了。

 

允浩把在中扶到自己車裡,從衣袋裡拿出手帕幫在中擦了擦臉頰上的汗。在中任他的動作輕柔的進行,有些虛脫的說:「謝謝你。」

允浩搖了搖頭,收回手帕,拿出剛買的藥,打開包裝盒,擰開保溫杯,倒出一些水,送到在中嘴邊:「把藥喝了。」

在中有些遲疑。

允浩淡淡的說:「解酒藥而已。」

在中沒說什麼,就著允浩的手把藥和水喝下去了。

柔軟的唇觸碰到溫暖的手心,允浩靜靜看著他吃完藥,說:「睡吧,待會兒到了我叫你。」

溫暖的溫暖的語氣,在中抬起眼,看著允浩說:「允浩,真的謝謝了……」

允浩看著前方,發動了車子,嘴唇彎成一個精緻的弧度:「再說謝謝我臉都紅了。」

在中也笑了,聲音沒什麼力氣,卻很輕鬆:「你也有不好意思的時候嗎。」

「這話聽起來怎麼這麼不舒服呢,在中是說我臉皮很厚嗎?」允浩故意有些鬱悶的問。

「不是啊,」在中雖然虛弱,但是笑起來眼睛彎彎的,「只是覺得你不是會不好意思的人。」

「那在中覺得我是什麼樣的人?」允浩一邊把車開出別墅區,一邊問。

「很厲害的人,也是很善良的人。」在中看看他。

「善良嗎?」允浩笑了,側過臉看見在中臉上的疲倦,輕聲對在中說,「不講話了,你休息吧。」

在中看著允浩轉向自己的臉,突然有些不知所措,把全身的重量放在座椅上,疲憊的閉上了眼睛。

允浩看了一眼他要睡的樣子,又轉過臉繼續開車。公路上路燈明亮,道路兩旁店面的霓虹飛速向後退去。眼前卻又閃過身旁人閉著眼睛,無邪的臉龐。

 

 

 

 

 

文章標籤

允在 YJ 豆花 耽美 BL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