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3

 

在中醒過來的時候,天已經大亮了,模模糊糊的睜開眼睛,下意識的環顧周圍。沒有人……即使還不算太清醒,自己仍舊掩不住心中的失望。

第二個反應就是,現在已經幾點了?立刻用手支撐著從床上坐起來,身體還是有些發軟,但頭已經不痛了。

手按住了一個東西。在中下意識的低頭看,是一部黑色的滑蓋手機,允浩的……下面還壓著一張紙巾,寫有一個號碼。

在中伸手拿起來,輕輕把蓋子滑上去,螢幕亮出了漂亮的顏色,在中看一眼時間,竟然已經是下午了,心下一驚,自己在披薩店的工作已經遲到了。

定了定神,在中還是播了允浩留給他的號碼。

嘟……嘟……嘟……

漫長的忙音過去,沒有人接。在中咬了咬下唇,又播了一遍。

允浩的電話轉到秘書那裡,一個甜美的聲音接起電話:「Desin總經理辦公室,您好。」

「您是……」在中的聲音有些遲疑。

「我是總經理的秘書,」女子有禮的答道,「總經理不在,請問您有什麼事嗎?」

「不在嗎……」在中睫毛眨了眨,掩飾不了心裡的失望,「那算了,謝謝您……」

「不客氣。」依舊甜美有禮的聲音。

在中放下電話,有些不開心。他留給自己這個號碼不是要自己打過去嗎?怎麼又會不在。靜靜出了一會神,在中突然冷冷的笑一下,畢竟允浩那樣的人該有多忙,是自己想不出的,人家這樣對你已經是仁至義盡,金在中,你有依賴性了嗎。還想怎樣呢?

頓了一下,在中果斷的起床,雖然披薩店的工作已經遲到了,但是去總比不去好。床頭,上面整整齊齊的放著允浩昨天買給自己的衣服,在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睡衣,還是拿起來準備換上。

穿好牛仔褲,在中低頭看看,很合身,下擺包住腳跟,款式也很好看,一道精緻帥氣的拉鍊從腿的一側裝飾而下,顯得腿筆直而又修長,在中又看了看,有些複雜的奇怪心理在心底發酵,說不好是心酸還是感動。沉默了一下,又拿起T恤往身上套。

 

房卡插進門的聲音,接著門鎖哢嚓的一聲,允浩推門進來,正好看到在中頭上套著T恤,上半身全部暴露的樣子,不禁愣住了。在中聽見開門的聲音,立刻把卡在頭上的T恤往下拉,一眼就看到允浩提著一大袋東西站在門邊看著他的樣子。

在中說不好看見允浩自己為什麼會突然一下子開心起來:「允浩……」

允浩回過神來,笑著走進來:「起床了啊,我還以為你還在睡。」

「我睡了好久。」在中拉好衣服,看了看被窗簾遮住,但仍舊有強光透過來的窗子,有些不好意思。

「你就是要多睡一會兒。」允浩把手中的東西放到餐桌上,叫在中,「過來吃點東西。」

「啊,不行。」在中想起什麼似的說,「我……」

「披薩店我去幫你請過假了。」允浩好像知道他要說什麼,接過他的話,仍舊說,「快來吃飯。」

在中咬了咬嘴唇,沒說話,輕輕走過去了。

允浩已經把袋子裡的東西都拿出來了,擺好碗筷,回身仔細打量著在中的穿著,笑了:「不錯,挺合身的,好看。」

溫暖的米色襯得在中整個人的氣色都好多了,在中看著他的笑容,也笑了,把臉轉向一桌子的佳餚:「好餓啊。」

「餓了吧。」允浩說,「我也餓,我們一起吃。」

很多樣式的菜,有在中吃過的家常菜,也有一些名店的主打菜。允浩想買一些營養的東西,又怕買的太好讓在中不自在,所以乾脆就跑了幾家店,混著一起買。

在中坐在桌前,絲毫不做作的對允浩笑笑,就拿起筷子。

允浩坐在他對面,看著他專注吃的樣子,也笑笑拿起筷子。只是只吃了一口,就皺了皺眉,下意識的撫住胃。

昨天一夜和今天一上午不停的工作讓整個身體都疲憊下來,允浩本來就有胃病,再加上熬夜喝了過量的咖啡,又沒好好吃飯的緣故,一下子有些堅持不住。

在中抬頭的間隙看見他的反應,嚇了一跳,連忙問道:「允浩,怎麼了?」

允浩勉強笑笑:「沒什麼,有些胃痛,老毛病了。」說著起身要去倒熱水。

在中連忙放下筷子,站起來,到他身邊扶住他:「怎麼會胃痛?你身上有藥嗎?」

允浩搖搖頭,額角已經有些冷汗滲出,但仍舊對在中說:「我沒事……」

在中有些焦急的看看他,按他坐下,跑過去倒了一杯熱水遞給他,說:「你喝點水,我去買藥。」

「你身體還沒好亂跑什麼。」允浩接過水,但是不讓在中出去。

「現在生病的是你好不好。」在中的口氣很焦急,也沒多說什麼,放開允浩就匆匆跑了出去。

允浩本來說可以叫客房服務的,但是在中走的太急,也沒來得及說出口。

所幸賓館底層就有設備良好的藥店。在中匆匆詢問了一下售貨員,又留神看了看說明書,選了一盒藥,付了錢就又往房間趕。

 

回到賓館,允浩吃痛坐在沙發上,背脊有些彎曲的樣子讓在中一下子就心疼了,連忙一邊跑過去一邊撕開藥盒,倒了兩顆就餵到允浩嘴邊。

允浩看了看在中白皙又帶著薄繭的手心裡的那兩顆藥,輕輕低頭把藥吃下了。

精緻的唇觸碰到微涼的掌心,在中收了收手指,也沒說什麼,就拿起剛才倒的水,餵允浩喝下。

允浩吃下藥,鎮定了一下,對在中勉強笑道:「謝謝。」

「謝什麼啊,」在中聽到這兩個字突然很不開心,「要不是因為我你才不會生病,是我該說抱歉才是。」

「好了,」允浩看著他的樣子,對他道,「快去吃飯吧,待會兒就涼了。」

在中卻沒動,只是看著他問:「你待會兒還有工作嗎?」

「沒有了。」允浩喝了一口熱水,答道。

「工作……不忙嗎?」在中有些好奇,因為今天並不是週末。

「沒有,只是昨天夜裡都做完了。」允浩淡淡的說。

「你一夜沒睡嗎?為什麼?」在中一下愣了。

允浩沒說話。

在中靜靜看著他,半晌過來扶他:「到床上睡一會兒。」

聲音輕柔,卻帶著不容置否的肯定。

允浩看著他,順從的跟著在中到床上睡下。剛剛在中起床被子還沒有疊,整個溫暖的大床上到處都是在中的體香。

很讓人心安又心動的味道。金在中的味道。

在中像昨天允浩對他那樣幫他蓋好被子,掖了掖被角,允浩看著他的動作,笑了。

「怎麼了?」在中問他。

「沒有,只是覺得你很像我……」允浩突然停住了,過了一下才改口說,「像家人一樣……」

在中也笑了:「休息一下吧,等醒來就不會痛了。」

允浩溫順的點點頭:「去吃飯吧。」

「好。」在中輕聲對他說,「你快睡。」

允浩看看他,閉上了眼睛。

在中看了他一會兒,然後輕輕轉身離開了。

允浩睜開眼睛看著他的背影,眼神裡有著說不清的情感。

真的很像我老婆呢……溫暖而又美好的感覺。很久沒有體會到被人關心的滋味了呢……鄭允浩……

 

在中幾乎是有些逃也似的又回到了餐廳,坐回餐桌旁,拿起了筷子,卻一直在出神。

好奇怪……真的好奇怪……金在中,你這是怎麼了?為什麼會對你的朋友起異樣的感覺?剛剛以為允浩在忙其它的事情,自己竟然那麼的失落,允浩過來,掩飾不了的喜悅發酵在心底,看見允浩生病,自己擔憂的把其它的事情都忘記了……

是因為他對自己的好讓自己把他當……親人了嗎?可是,昌珉也是同樣的好,自己卻從來都只是把他當弟弟,那才是正常的朋友之間的感覺。可是他跟允浩不一樣……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氣氛實在太曖昧了。

怎麼弄成這個樣……在中咬了咬嘴唇,沒說話。過了一會兒夾起一塊章魚燒,放在嘴邊輕輕咬了一口,已經有些涼了,但仍舊鮮美。允浩真的是一個難得人,細心,認真……可是……

在中看著面前的美味,突然沒有了胃口,放下了筷子,走進浴室。昨天沒有認真清洗,今天要好好洗一下才是。

在中雙手撐住洗手台,看著鏡中自己的面容,蒼白而又隱忍的面容。鏡中的人依然是原本的樣子,可是在中又說不上哪裡不一樣了。自己的眼中已經多了一份東西,在冷漠和麻木之中又隱藏著什麼……

是期待嗎,還是悲涼。上天在跟他開什麼玩笑,自己活著簡直是一個天大的笑話,喪失了一切的自己,一無所有的自己,竟然在期待著一份荒謬的感情。

金在中……在中緩緩閉上了眼睛。

不要對任何人抱有期望……你早該明白,這個世界沒有誰能救得了你……不要去期待,永遠都不要。

冷漠如花的冷笑綻放在嘴角,在中面無表情的轉過去,走到浴缸邊,俯身打開熱水。背影在一室潔淨中顯得那麼纖弱,又那麼倔強。

 

允浩其實沒有睡,即使全身都感覺到疲憊,但還是無法入眠。在中去洗澡了他知道,可是洗完澡呢?要離開了吧。然後兩個人生活再也不會有交集。即使有,那也只是像普通朋友見面那般,甚至連普通朋友都不如。

這是唯一的結果,允浩不知道要不要去打破它。如果跨出了一步,會有什麼樣的結果呢。或許連朋友都做不起了。

自己並不是一個患得患失的人。可是在這件事情上,卻無法下定決心去真正做什麼。

 

 

在中洗完澡出來的時候正看見允浩坐在床上面無表情的按著遙控器的樣子,不禁開口:「怎麼起來了?胃還痛嗎?」

「已經不痛了,睡不著。」允浩看了他一眼,在中的衣服已經穿好了,依舊是自己買給他的那一身,頭髮還在濕漉漉的滴著水。頓了頓,允浩俯身從床頭櫃裡拿出一條毛巾,朝他遞過去,「把頭髮擦一下。」

在中眼神明顯停頓一下,咬了咬水亮的下唇,還是走過去把毛巾接過來,一言不發的擦著自己的頭髮。

允浩看了他一眼,也沒說話,依舊把目光投向電視。

過了一會兒,在中才開口問他:「你公司沒事情嗎?」

允浩沒回答,過了一會兒才開口:「你夜裡還要去上班嗎?」

「是啊。」在中點點頭,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放下毛巾,走到床邊,拿起床頭的手機,遞給允浩,「你的手機。」

手機安靜的在兩個人手中傳遞,在中有些好奇,畢竟像允浩這樣的身份,這麼久都沒人打電話過來,有些奇怪。其實允浩今天淩晨就把自己商務用的另一隻手機關掉了。不是自己沒有責任心,只是很不想讓什麼打擾到這樣難得的時光。

允浩關了電視,下床,問道:「現在走嗎?」

「現在嗎?」在中突然有些不捨。

在中的頭髮被擦的有些淩亂,濕漉漉的一小絡一小絡的,允浩笑笑,伸手輕輕揉了揉。

在中被他嚇一跳,然後也自笑了。氣氛突然變輕鬆了,允浩揉了揉眼睛,向浴室走去:「等我洗一下,我們一起走。」

在中點點頭,又拿毛巾開始擦頭髮。

 

 

賓館底樓,允浩站在櫃檯前退房,在中在一旁看著他刷卡,心裡有些不是滋味。他知道這不是說「我自己來結帳」的時候,可是允浩的樣子讓他覺得自慚形穢。雖然自己並不是愛財的人,但是不得不承認,在生活的很多方面,金錢佔據著相當大的地位。甚至代表著一個人的地位。

允浩付完錢,對服務小姐禮貌的點點頭,轉過來對在中說:「走吧。」

在中沒說話,和允浩一起離開了。出了門,在中對允浩道:「允浩,這次真是謝謝你了,你去忙吧,我坐公車回去。」

「我載你。」允浩看著他,「我們順路的。」

「允浩,」在中的聲音有些淡漠,回視著允浩,眼睛剔透而又讓人看不懂,「我在這個城市生活了二十幾年,Desin在哪裡,你覺得我會不知道嗎?」

允浩一滯,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我只是……」

「你快去忙你的吧,我上晚班還要好久。」在中平靜的對他笑笑,「我改天打電話給你。」

允浩沉默了一下,過了一會兒才說:「那好吧。」

在中衝他笑笑,說了聲「拜」,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允浩看著他的背影,困惑於他突然的冷漠,有些洩氣的輕嘆了一聲,咬了咬嘴唇,轉身去開車。

在中米色的背影靜立在一堆等車的人群中,像一片乾淨的羽毛落在五顏六色的塵世中,美好的一眼就能分辨。

允浩開車經過的時候不受控制的看了看他,突然覺得胸口微微的痛了。

這都是什麼跟什麼……無緣無故的疏離感,像一片初雪落在心頭上,輕無重量,卻又帶著化不開的涼意。

 

在中擠在公車內,搖晃的感覺讓自己眩暈不已,幾乎一整天都沒怎麼吃東西,此刻胃裡又是空又是酸。旁邊座位上的人到站下車,在中咳了兩聲,低頭坐下,抬起臉又看見有老人上了車,就又站了起來。

搖搖晃晃的總算到了站,在中下了車,臉色有些蒼白的往前走,到巷子口前面的時候突然愣住了,允浩正一動不動的靠在停在路邊的車前,靜靜看著自己。

「你……」在中停住了腳步。

「我忘記了一件事情。」允浩看著他,平靜的微笑。

在中躊躇了一下,然後走向前去:「什麼事?」

「那天去披薩店其實就是想問你。」允浩精緻的唇角微微彎起,「這次新城建設,我們下個月就要動工了,Desin在動土儀式會給新城取名字,所以我想來徵求你的意見。」

「這個問我幹嘛?」在中看了看他,「我對這些一竅不通。」

「怎麼會。」允浩溫和的看著他,「你對那裡有感情的,所以,起的名字也會有感情一些……」

在中沉默了一下,然後開口:「你不急著工作吧?不急的話,去我那裡吃點東西,你剛才都沒吃什麼,我做些給你。」

「可以嗎?」允浩簡直可以用驚喜來形容。

在中看著他有些孩子氣的樣子,笑了,拉了拉他:「走吧。」

 

 

在中住的地方雖然不是很好,但是給人一種非常潔淨的氣息。允浩坐在桌邊有些好奇的打量著,在中招呼了他一下就到廚房裡忙碌開來。

在中的床上鋪著很潔白的被單,床邊放著兩三本書,允浩好奇的走過去拿起來看,發現是一些文風淡淡的散文,書看起來被翻過很多遍,但是書角沒有褶皺的痕跡,不新不舊的樣子看起來很服貼。允浩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想,好像在中的所有東西都是讓人感覺到舒適的,他即使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也會讓人從心裡不由自主的微笑起來。

在中端著盤子從廚房裡出來的時候,正好看見允浩站在床邊靜靜捧著書的樣子。窗子外的夕陽斜斜的照射進來,給允浩鍍上一層耀眼的光芒,在中突然有些眩暈的感覺,這個人,好像至始至終都是陽光一樣的存在。

聽見餐盤被輕輕放下的聲音,允浩回過神來,連忙放下書。在中輕輕一笑:「過來吃飯。」

允浩走過來,看了看在中做的菜:「哇。」

「我手藝很好的哦,」在中驕傲的笑笑,擺好碗筷,拉允浩坐下。

允浩夾了一筷子菜,迫不及待的放到嘴裡,剛嚼了一下就瞪大了眼睛:「好吃!」

在中笑的眼睛眯眯的:「嚐嚐我做的火鍋。」

允浩立刻拿勺子去舀,濃濃香味再加上各種新鮮的蔬菜讓湯汁飽滿爽口,允浩一邊品味著一邊點頭,咽下一口,繼續吃第二勺,眼睛連在中都來不及看了。

在中看著他的反應,忍不住咬著下唇笑了。自己有些像孩子一樣的炫耀著長處,急不可待等待著允浩的讚揚,看到允浩的反應是他希望的,立刻開心了。

 

允浩吃了幾口,抬起頭對他笑,突然發現在中沒動筷子,於是問:「怎麼不吃?」

「只是想先看看你的反應,」在中笑著起身,給自己盛了一碗飯,坐回允浩對面,「我也餓了。」

允浩往嘴裡填了一口飯,又在稱讚:「你做的真的很好吃。」

「我知道,」在中有些的得意,繼續說,「我從小練出來的。」

說完自己一愣,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咬了咬嘴唇。

允浩心裡也猜測到一些,所以故意說:「原來你小時候就對做飯感興趣呀。」

「不是,」在中搖搖頭,「那時候爸媽在忙,我弟弟身體不好,我每天要照顧他,也想給我爸媽減輕點負擔,所以就慢慢學會做飯了。」

在中用筷子撥了撥碗裡的飯菜:「我小時候基本上沒有出去玩過,每天都在家裡,所以有時候覺得很厭煩,跟我爸媽這樣說過,我媽媽當時就哭了……」在中的眼睛裡已經有細碎光芒在閃爍,「現在想想,真的是我太不懂事了……」

「我要是知道……我寧願一直都在家陪著我弟弟,也不要像現在這樣。沒有家,沒有幸福,什麼都沒有……」

「在中……」允浩擔憂的看著他,想說些什麼,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

在中回過神來,搖搖頭,低頭吃飯:「不說了。」

「在中,」允浩卻突然輕聲喚他,看在中抬起臉看著自己的美麗的眼,輕輕的說,「幸福還是會有的……就算失去了一種,它還會以另一種方式存在在你身邊。」

在中聽著他口氣中的篤定,突然無言以對,只有匆忙轉開話題問:「你們,那個,新城的名字,要叫什麼好呢?」

允浩笑笑,問:「是啊,要叫什麼好呢?在中你說呢?」

「我不知道。」在中很誠實的說。

「對你來說……」允浩突然止住了話題,畢竟那個地方是在中心裡的禁地,自己這樣冒失的問他,他心裡肯定不好受。

「對我來說,」在中的眼神看不出是喜是悲,「那裡只是一個充滿回憶的地方。」

「那,」允浩想了一下,笑笑說,「那新城就叫“回憶城”好了。」

在中看看他,有些失笑:「好像在拍悲情劇一樣。」

「那你就起一個不悲情的名字啊。」允浩一邊吃飯一邊對他說。

「幹嘛讓我起啊。」在中不明白,自己也低頭吃飯。

「因為我內疚嘛。」允浩扯出一個笑臉,夾了一塊肉放進在中碗裡,「多吃點。」

在中看著碗裡的那塊肉,半晌才說:「你內疚什麼啊。」

因為我知道,拆掉那些房子,你該有多傷心。允浩心裡默默念一句,臉上依然是無害的笑容:「哎呀,你就幫幫我呀。」

在中沒辦法的看著他:「叫“允浩城”好了。」

「我又沒死,不用建一個標誌來做紀念的。」允浩一本正經的說,突然問在中,「在中,你最喜歡什麼東西?」

「鹽。」在中吃著飯,頭也不抬的說。

「為什麼?」允浩很好奇。

「做飯時鹽很重要,」在中夾了一些菜給允浩,「有鹽的菜才有味道啊。」

允浩吃掉那些菜,繼續問道:「還有呢?」

在中微微眯起眼睛,看著窗外已經快要消散的夕陽說:「陽光吧……」

允浩突然收起剛才的不正經的笑容了,過了很久才開口:「“陽光城”呐,好名字。」

「不會很俗嗎?」在中問他。

「大俗就是大雅。」允浩說,「老少皆宜,童叟無欺,又是在中你起的……」

在中知道允浩這樣說是故意調動自己剛才有些低落的情緒的,當下笑著跟允浩說了一些無關緊要的話,兩個人很開心的吃完了飯。

 

飯後允浩要幫在中洗碗,在中不幹:「哪有讓客人洗碗的。」

「那你就不要當我是客人了嘛。」允浩一邊幫在中清盤子一邊說,沒在意捏住油的地方,手一滑,差點打了盤子。

「你不要給我搗亂了,」在中接過他手上的盤子,自己摞好,「你不上班嗎?」

「嗯,等一下就去。」允浩住了手,看著在中清理,說。

「先回去休息一下吧。」在中看著他,目光裡帶著擔憂,「你剛剛還在胃痛。」

「來不及了。」允浩搖搖頭,「今天夜裡九點有一個法國的客戶來,鄭氏總部幾天前就讓我等他過來立刻簽合同,我住的地方不在市區,來回就要一個鐘,再加上堵車,沒時間回去睡的。」

「九點?那麼晚,不是下班時間嗎?」在中有些好奇的問道。

「在法國不是下班時間啊。」允浩細心跟他解釋道,「這些國外的合同都是鄭氏在美國直接談好的,來這裡只是走個形式而已,這次來的人也是合同簽好就立刻直接離開的。」

「那為什麼要你簽這個合同?」在中不明白,「不是Desin跟他們談的,直接在你們總部那裡簽不就好了嗎?」

「是Desin要合作的工程啊,所以我還是要過目的。」允浩冷淡一笑,「跟誰合作,簽什麼合同這些,都不是我說的算的,我只需要簽個字而已……」

「允浩。」在中看看他,突然說,「那你在我這裡睡一會兒吧,等到時間了我叫你,我也是九點的晚班。」

允浩一愣。

在中直接拉他:「別磨蹭了,你看你黑眼圈能明顯的。」

「很明顯嗎?」允浩一邊走一邊問。

「是啊,待會兒把國際友人嚇住了就不好了。」在中拉允浩坐到床上去。

允浩聽到這話笑了,原來在中還是挺好玩的,把外套脫下來對在中說:「你不怕我把你的床弄髒了啊。」

「你要是髒我就不可能讓你睡了。」在中接過允浩的外套,放到一邊,小心的不讓它褶皺了,一邊又把窗簾拉上了。

允浩看著在中的動作,笑容更溫暖,突然看見床頭上放著一小包牛奶糖,剝開一顆放進嘴裡,沒說什麼,就一邊含著一邊躺到床上睡了。

在中看看他,幫他蓋上了被子。

允浩只聽見在中在廚房細碎的走動清洗的聲音,很和諧,很舒服,沒過多久就模模糊糊的睡下了。

 

 

天慢慢黑下來,因為允浩在睡,在中也沒有開燈,只是坐在沙發上,把窗簾拉開一角,靜靜看著遠處慢慢亮起來的燈火。

其實在中非常不喜歡別人與他肢體上的接觸,自己的東西也很少讓別人去碰,可能因為這些年太過封閉的生活和強烈的自我保護感讓自己染上了輕微的潔癖,自己的床從來沒有讓別人睡在上面過,包括昌珉。

可是在中真的不排斥允浩,就算現在他因為熬夜有些微的憔悴,衣服夜裡也沒有換過,但自己就是覺得他不髒。隱約記得第一次遇見他時他拿給自己穿的那件外套,即使是他上一次去的時候忘記在那裡的,上面還是散發著隱約的清香,那好像是只屬於鄭允浩的,獨一無二的乾淨。

過了很久,在中才回過神來,等到時間差不多的時候輕輕走到床邊,輕喚允浩:「允浩,起來了,允浩……」

允浩的睡臉竟然有些天真無邪的意味,平時英氣逼人眉宇間現在寧靜的像個孩子,在中伸手搖著他:「允浩……」

允浩皺著眉頭,臉有些鼓鼓的,半天才睏倦的睜開眼,看見已經是漆黑一片了,在中正忽閃著大眼看著自己,有些不清醒的說:「這麼快啊……」

在中看著他的樣子,感覺自己父性都要爆發了,像哄小孩子一樣說:「是啊,時間到了,夜裡回去了再好好睡啊。」

允浩在在中的細聲細語下終於起來了,到浴室裡用涼水洗了洗臉,半天恢復神清氣爽,出來對在中說:「睡的好香啊。」

在中看著他,把西裝外套遞給他:「那是因為你累了。」

「是你的床太舒服了。」允浩接過衣服,卻因為熱,不穿。

在中指了指自己身上穿的允浩買給他的衣服,說:「這件我洗過之後再給你。」

「什麼啊,就是拿給你穿的,」允浩皺皺眉,「你的尺寸我也穿不上啊。」

「可是……」在中有些猶豫,自己從來都不喜歡要別人的東西。

「就當你替我穿著啊,你穿這個多好看。」允浩笑,「咱們不要提這些,多傷感情啊。」

在中有些哭笑不得的看著他,過了半天才說:「我們走吧。」

「好。」允浩搭了一下在中的肩膀,在中也沒閃開,兩個人到門口換鞋離開了。

 

本來在中不肯坐允浩的車,因為Desin並不在同一條道上,而且這裡離“暗跡”並不遠,平時在中為了省下坐公車的錢,都是提前一會兒步行去的。但是允浩不肯,執意送在中,在中約摸一下時間還夠,所以也就坐上了允浩的車,其實他自己心裡面也隱約有些不希望這麼早跟允浩分別。

到了“暗跡”門口,允浩看了看那外面刺眼的霓虹,覺得自己好像是在把羊送入虎口,很不想讓在中進去。但想想自己也沒什麼立場讓在中辭掉這份工作,所以只是有些擔憂的看著在中,不放心的說:「以後遇到任何事都打電話給我,好嗎?」

在中老實的點點頭,畢竟要不是允浩,自己現在也不知道是什麼樣了,想想真的挺後怕的。

「我的電話號碼你還記得嗎?」允浩又問道。

「嗯。」在中又點點頭,臉有點紅。不知為什麼,從來不對別人事情上心的自己居然有些刻意的去記了允浩的電話。

「進去吧,」允浩微微俯身,幫在中拉開了車門,英挺的側臉在在中眼前一晃,頓了頓,允浩又加了句,「裡面的人要是對你說什麼,不要理他們。」

「好。」在中答應著下了車,關上車門,從玻璃外對允浩笑著擺擺手,然後轉身走了,進入“暗跡”大門的時候又回過頭看見允浩的車子還停在那裡,雖然自己看不見玻璃內的允浩,還是對著他的方向燦爛的笑了笑,然後進去了。

允浩看著那個讓人驚豔無比的笑容,嘴角彎了彎,然後發動車子離開了。

 

 

在中一進“暗跡”就感覺大家的目光都朝自己聚集過來,沒說話,只是面無表情的走向更衣室,準備換上工作服。小彬匆匆跑過來,有些著急的問他:「在中,你沒事吧?」

在中感覺大家都在關注著這邊,淡淡的說:「沒事。」

「可是黃老闆……他沒對你怎麼樣嗎?」小彬不放心的又問。

在中一聽到那三個字就一陣反胃,厭惡的皺了皺眉,冷冷的道:「他那裡出了點事,就放過我了。」

小彬還想問什麼,在中卻沒再多講,輕輕越過眾人,走到更衣室裡。

鏡中的人依然是蒼白瘦削的自己,在中換著衣服,突然笑了笑,覺得心情還不壞,至少這件事讓自己瞭解了允浩。能走進自己心裡的人真的很少很少呢。

想到這裡,在中突然心裡泛起一絲暖意,突然又想起允浩看著自己,微微笑著露出一整排潔白的牙齒的樣子。

 

更衣室的門突然大力被撞開,在中從鏡中看見來人是李永基,連忙扣好自己還沒來得及扣上的扣子,回過頭,有些慍怒的說:「你怎麼不敲門就進來了?」

李永基關上身後的門,定定的看著在中,眼神有些異樣。

在中有些莫名其妙,剛想問什麼,李永基突然開口道:「在中,對不起……」

「嗯?」在中有些疑惑。

「那天沒能保護了你,對不起……」李永基依然用那樣熾熱的眼神盯著他。

其實在中並不喜歡別人對他說什麼保護不保護的話,但知道他也是好意,於是就認真的說道:「我沒事,謝謝你。」

李永基靜靜凝視著在中,突然上前一大步。

狹小的室內讓這樣的距離一下子變得曖昧起來,在中有些反感的往後退了一步,說:「怎麼了?」

「在中……」李永基定定的看著他的臉,半晌,有些難耐的開口說,「我喜歡你……」

在中一愣,然後回過神來,淡淡的說:「謝謝。」

「我知道我給不了你什麼,但我會努力,不讓你受傷害不讓你受委屈,關心你保護你……」李永基有些失控的不停對他說,「從你來這裡我就開始注意你了,在中,你知道嗎,我……」

「對不起,」在中打斷他的話,冷靜的看著他,「請不要用這種口氣說話,金在中不是女生,不需要這樣所謂的“保護”。」

「在中,」李永基定定的看著他,「你是不是因為我是男人……你不喜歡男人是嗎?」

在中眼前突然閃過允浩的臉,自己也有些愣住了,不知道該怎麼說。

李永基向前一步,突然去握在中的手:「在中,我……」

在中在他觸碰到自己的那一瞬間立刻甩開他,推開他面無表情的走向門外,在推開門出去的瞬間,低低的說:「謝謝你這樣說,但是,抱歉。」

 

外面的空間熱鬧而又曖昧,從舞池那裡傳來震耳欲聾的音樂,燈光照的人光怪陸離。

在中看著這個環境,突然真的很想離開。

討厭這裡……討厭這些明明生活的很好,卻還要為自己猥瑣的欲望找藉口,過來發洩的人。討厭這個骯髒的環境。討厭這些在燈光下因為興奮而扭曲的讓人作嘔的臉。

可是自己能到哪裡去呢,生活沉重的鎖鏈把他牢牢捆綁住,讓自己怎樣都掙脫不得……

難道就這樣過一生嗎?這樣麻木卑微的活著……等著自己變老,再頹然死去嗎?

好累。在中默默走到吧台前為客人取酒。我真的好累。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