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1-2

 

幾天後,在中剛剛準備出門,門鈴就響了。開了門。

「您是……」在中疑惑的看著來人。

「我是鄭氏集團的企劃部經理,」來人拿出一張名片放在在中眼前,面無表情的問他「少爺在嗎?」

在中一下子沒有回過神來,愣了一下才說:「哦,在,您請。」

說著自己就又放下手中的東西,進去叫允浩:「允浩,有客人來了!」

允浩聽見在中叫他,從書房裡出來,單手拉住在門外正要向書房進的在中,問:「是誰啊?」

在中沒說話,允浩越過他肩頭看見了來人,臉色微微一變。

「少爺。」那個人停在不遠處,淡漠的打了個招呼,然後說,「董事長派我過來的,聽說您出了點事。」

允浩向前一步,遠遠的站定,把在中緊緊拉著,淡淡的答道:「已經沒什麼事情了。」

「那就好。」來人點點頭,然後道,「董事長讓我轉告您,明年二月必須要開始建設工程的第四期,Desin的進度還是太慢了,少爺要再抓緊一些。」

「我知道了。」允浩說。

來人又點點頭,看著允浩,繼續道:「鄭氏明年要專攻亞洲,董事長讓我代他囑咐少爺,做好自己該做的事,別整天為了一些不必要的事情浪費時間。」

「這種事情,不是你們需要操心的。」允浩的口氣依然很平靜。

「少爺是聰明人,有些事情確實不需要我們來提醒。」來人面無表情的說,「我回去了,希望明年儘快看見少爺的成果。」

允浩沒說話。

來人正要轉身離開,在中突然在允浩身旁出聲:「請等一下。」

中年男人回過頭:「還有事情?」

「允浩的父親專門讓你從美國飛回來一趟,」在中看著他,聲音已經不再平靜,「難道他就沒有想過要擔心一下他兒子的傷情嗎?」

「少爺不是很好嗎。」依然是沒什麼語調的聲音。

「很好?他右邊的胳膊都不能動了還叫很好?!」在中咬住嘴唇,問他,「你一過來就逼著允浩做工作,就一點沒有考慮過他的健康允許不允許嗎?」

「在中。」允浩安撫似的按住他的肩膀。

來人看著在中:「這是董事長的意思。」

在中別過臉去,沒有說話。

來人收回目光,對允浩點點頭:「少爺,告辭。」

允浩淡淡應了一聲。

 

直到關門聲響起,允浩才扳過在中的肩膀,低頭去看他的臉。

「在在……」

在中很難過,想想自己沒有家人,但至少還有童年的美好回憶,而允浩卻一直生活在這樣的環境裡,連一絲家庭溫暖都感覺不到,他真的好心疼,好心疼允浩。

允浩湊過去親親在中的臉,看著他默不作聲的樣子,知道他是為自己傷心了,心裡微微感覺到寬慰,於是說:「好了啦,你不是還要去上課嗎?張司機肯定在門外等你好久了,還不快去。」

在中突然伸手抱住允浩的腰,把頭埋在他的肩膀裡。

「在在……」

「允……」在中在他肩膀裡,聲音帶著哽咽,「你要有不開心,一定要跟我說……」

「沒什麼,」允浩抱住懷中的人,親著他的頭髮說,「我都習慣了。」

一句話,讓在中更加難過起來。

允浩緩緩收緊抱著在中腰的左手的力度,說:「我現在不是有你了嗎?我不需要其它的什麼了……」

在中從允浩懷裡抬起頭,看著允浩的眼睛,認真的說:「允,我很愛你。」

我會加倍加倍的愛你,你缺失的愛,我一個人全都給你補回來。

允浩笑了,低頭親親他的眼睛,溫柔的說:「我也是。」

在中看著他,臉色終於好一些了,然後又說:「我今天不去上課了。」

允浩摸著他的腦袋:「不想去了嗎?」

「嗯。」在中聲音還是悶悶的。

允浩摸著他的臉,溫和的說:「不想去就不去了。」

 

允浩拉他到書房裡,拿手機給司機打了個電話,然後對在中笑笑說:「寶貝,你想玩什麼,我陪你玩。」

「我想看著你工作。」在中坐在沙發上,抬起頭,用烏黑的大眼睛看著他。

允浩被他的眼神弄的差點把持不住,掩飾性的咳了一下,急急的轉身到書桌前:「那好。」

允浩坐在電腦桌前,卻沒有繼續剛才在電腦上的工作,而是打開一旁的公事包,拿出一大疊文件。

在中坐在沙發上,看著允浩皺著眉頭在整理那些東西,又按順序一張一張的掃描進電腦裡,有些好奇的開口問:「允,你在做什麼?」

允浩抬起頭看著他,揚了揚手裡的紙張,說:「整理檔啊。」

在中起身走過去,探頭看了看:「你們公司的報表啊。」

「是啊,」允浩拉在中坐到自己腿上,單手環住他,手裡還在忙,「都是要按順序一點點弄,很麻煩的。」

「這些不是秘書該做的事情嗎?」在中有些不解,雖然他對商業知識一竅不通,但這點常識自己還是知道的。

允浩頓了一下,然後說:「這是要傳到鄭氏總部的東西,我必須自己做……」

「可是,」在中看著他手中那一厚疊紙上密密麻麻的資料,看著他,「你一個人做要好辛苦的,你還要做其它的事情。」

「沒辦法,」允浩搖搖頭,「這些是不能交給秘書的。」

「怎麼,你信不過嗎?」在中還是有些不解。

「不是……」

「嗯?」

允浩看著在中臉上的疑惑,放下手中的東西,捏住在中的手,淡淡的說:「秘書是我父親安排的……是他手下很能幹的一個人,但是我父親不允許她做這些東西。這都是要傳到鄭氏的資料,可除了她,我也不放心交給其他人,所以只有自己做了。」

「你父親為什麼不允許?」在中反握住允浩的手。

允浩摩挲著在中的手心,以前因為工作留下的一層薄繭已經慢慢在消失:「因為他信不過……」

在中看著他,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

「在在,我爺爺還在的時候,我父親就是掌管Desin的,那時候因為我父親的一個疏忽,公司裡的一個高層竊取了一些非常重要的資料,賣給了鄭氏的對手,Desin是鄭氏旗下最重要的企業,所以那一次差點導致鄭氏破產。這件事對我父親的打擊非常大,所以他掌管鄭氏以後,一直對這些方面掌管的很嚴格。我回韓國之前,我父親就一直囑咐我,不許把傳往高層資料交給別人。」

允浩說話的口氣很隨意,好像在講其他人的故事一樣,在中伸出手撫摸允浩的眉心,然後說:「允……我真的很心疼你,這樣辛苦。」

允浩笑了:「心疼我啊,那就好好補償我。」

在中捏著他的臉:「你要什麼?」

允浩一隻手伸進在中的衣服裡摸索,一邊湊近他的臉,笑的很下流:「你說呢?」

在中一把按住他不安分的手,沒好氣的說:「你亂動什麼啊,胳膊都還沒好。」

「胳膊長在上半身,能影響什麼啊,」允浩咬住他的下巴,眯著眼睛笑,「你老公的實力你還不知道嗎?」

在中白了他一眼,推開纏在自己身上的手,從他腿上下來,一邊很大爺的向門外走去,走到門口回過頭瞪著允浩,大大的眼睛裡滿是囂張:「鄭允浩,你以為你現在一隻胳膊能制得住我嗎?」

允浩低低的笑了,看著在中晃出門外,沒辦法的搖搖頭,繼續低頭工作,卻止不住臉上的笑意。

 

過了一會兒,在中又進來了,一副無害的模樣,端著一個小燉盅,放在允浩手邊。

允浩放下手中的資料,掀開精細的陶瓷蓋,一陣香氣撲鼻而來。

「這是?」允浩聞到了甜甜的味道。

「腐竹雞蛋。」在中說。

「你怎麼總是讓我吃甜的東西啊。」允浩說,雖然在中的手藝很好,但是自己確實自小就不喜歡吃甜食。

「有營養呐。」在中邊說邊把手裡的勺子放進燉盅裡。

「你不怕我長胖啊。」允浩望著在中,沒有喝。

「你胖什麼啊,」在中不聽他廢話,拿起勺子舀了一勺就往允浩嘴裡送,臉上的表情很認真,「張嘴。」

允浩看著他,順從的張嘴喝了下去。絲滑的雞蛋順著甜甜的湯水佈滿口腔,不是自己習慣的口味,但是喝下去感覺很爽口。

在中看他沒反抗,臉上露出了笑容,繼續拿勺子餵他,一邊還碎碎念:「這才乖嘛,你就是要補充些糖分……你看你整天一臉臭臭的表情,一看就知道糖吃少了……」

「你這是什麼邏輯啊,」允浩很不滿意的看著他,「我什麼時候臭著臉啊?我哪次看著你的時候都是笑著好不好。」

「不是說我。」在中白了他一眼,繼續餵他吃東西,「是你公司的人,你看你那些員工,見到你連大氣都敢不出,在你手下工作真可憐。」

「這才叫管理者的氣質。」允浩一邊喝一邊湊上去問,「你不覺得我工作的時候很帥嗎?」

「把你嘴裡的東西咽下去再說話。」在中沒好氣的說。

允浩很小孩的笑了,在中看著他的樣子忍不住嘆了口氣。

「鄭允浩你真的是一個怪人。」

「為什麼?」允浩一副納悶的樣子。

「有時候你簡直就是一小孩子,心理年齡只有三歲,又喜歡撒嬌又愛耍無賴。」在中故意搖搖頭,一副“我就不明白”的樣子,「我當初怎麼就被你騙了呢?」

允浩笑的一口大白牙閃閃發光,像在做牙膏廣告一樣,揚了揚還在打著石膏的右臂,得意洋洋的說:「你現在誤上賊船,可是沒辦法後悔的嘍,就跟著我淒風苦雨飄揚過海吧……」

在中餵完最後一口,拿手裡的勺子使勁磕了磕允浩的頭,勺子上還帶著的湯汁甩到允浩的衣服上,允浩連忙用手去擦,抗議的說:「你看你看,弄我一身。」

「又沒讓你洗。」在中收拾好東西,走向門外,沒好氣的甩出一句。

允浩連忙陪笑著大聲在他身後說:「親愛的,我是怕你累到呐。」

在中在門外微微笑了。

允浩就是這樣一個人,即使受到再大的打擊和挫傷,他也能夠以驕傲姿態面對,從來不把痛展現出來,只是用淡然的態度直面著外界加諸在他身上的冷漠,還給世界一個堅定的眼神。

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才讓自己如此的愛著吧,和英俊外表一樣閃閃發光的內裡。受過的委屈沒有在心裡留下扭曲的陰影,而是讓他成長為更為強大的男人。

 

 

吃過晚餐之後,允浩摟著在中繼續在書房看檔。允浩打開電腦讓在中玩,自己戴著眼鏡仔細的核對著報表上的每一份資料。

在中本來在隨便的上網看東西,翻了一會兒感覺沒什麼想玩的,就把目光投向允浩在看的文件上。

允浩感覺到在中的目光,就把檔往在中那裡挪了挪,好讓他看清。

「這不是機密檔嗎?你不怕我看到之後高價賣出去啊?」在中故意抬起臉問允浩。

「那就賣吧,」允浩毫不在意的說,眼睛還是在看檔,「賣的錢我們一人一半。」

「真是。」在中衝他撅了一下嘴,然後又低頭看那些密密麻麻的東西。看了半天沒看懂,於是問道:「允,這都是什麼啊……」

允浩的思路被他打亂了,但是依然好脾氣的細心跟他解釋道:「這是上一季度Desin在日本的合作資料,你看這些,是支出的情況,這些是利潤。有些房地產商虧欠了我們的建築材料,這些是按市面價錢算出的金額……」

「好亂啊,」在中仔細看了看,看懂了,「為什麼不統計好,一列一列的弄出來?」

「這就是我要做的工作……這些是Desin甚至是鄭氏最大的利潤來源,如果一層層統計上來,中間的油水太大,而且有些人會從中弄虛作假,用的材料和進貨源不合格……所以碰到這些項目,我父親都要我親自做好,然後直接交到鄭氏總部存檔。」

在中沒說什麼,過了一會兒才輕輕開口問允浩:「你父親……對你好嗎?」

「一般。」允浩淡淡的說,「畢竟我是他唯一的孩子,他知道這點,所以……」

後面的話允浩沒再說下去,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說,從小到大,自己都沒有感受到一個父親該給孩子的寵溺和關懷,現在自己和父親的關係,好像只是單純的上司和下屬。父親從來都不干涉自己的私事,但是自己的人生,卻被父親一手操縱著。他所走的道路,是父親一早就鋪設好的,他無法違背,無力抗拒,也無從逃避。

 

在中靜靜看著允浩,過了一會兒才低下頭說:「他怎麼捨得讓你這麼辛苦……」

「他從來都不會這樣覺得,因為他比我辛苦幾倍。」允浩搖搖頭,看著在中的臉,淡淡的說,「我沒什麼可抱怨的不是嗎?畢竟,我的一切都是他給的。」

在中沒說話,走了一會兒神,然後又把目光投入到允浩手中的檔中,看了一會兒,突然說:「其實這也不是很難嘛,就是把資料按時間和金額統計到一起。」

「是不難,」允浩微微一笑,「只是比較麻煩。」

在中沉默了一下,然後說:「允浩,我可以幫你做這些……」

允浩抬頭看他。

「雖然別的我不懂,但整理資料我還是可以做好的,」在中看著他,眼神純淨,「剛才來的那個人不是催著你做工作嗎,你現在身體都還沒好,又這麼多事,會累壞的……」

「不用了。」允浩吻了吻他的額頭。

「允……」在中低下頭,「不相信我嗎?」

「怎麼可能。」允浩摸摸他的臉,「只是這些都是太枯燥的東西,你不會喜歡的……」

「可是我更不喜歡允浩忙的連陪我的時間都沒有,」在中拿臉蹭了蹭允浩的手心,聲音卻很清晰,「讓我幫你做一些事情吧……我不想看見你那麼累。」

允浩心裡微微一歎:「那好吧。」

 

結果在中做的出奇的好,雖然速度沒有自己做的那麼快,但顯然要比自己細緻多了。允浩工作之後過來看在中的進度,不禁對著他整理出的資料感嘆一番。

「在在你真是太棒了,做什麼都能做這麼好!居然能把那些一團糟的東西弄得這麼乾淨!」

「只要用心做,誰都能做好呀。」在中被他誇的直臉紅。

「反正我們在在就是厲害!」允浩還是在讚嘆。

在中放下手中的東西,揉了揉坐了幾個小時變得發酸的肩膀,站起來對允浩說:「我做飯給你吃。」

允浩一邊單手捏著在中的肩膀,一邊跟他一起出去了。

 

兩人吃過飯,在中清理好之後出來看見允浩正吊著一隻胳膊坐在那兒看電視,於是削了水果,走過去坐在他身邊說:「允,不工作了嗎?」

「不了,」允浩拿起一塊鳳梨放進嘴裡,「工作都被你做完了啊,我現在是無業遊民。」

在中往允浩嘴裡又塞了一塊蘋果:「那今天早點睡覺。」

「你不跟我玩了嗎?」允浩咬住他的手指,含糊的說。

「你這幾天都沒休息好,」在中現在已經習慣了允浩的胡攪蠻纏,抽出手指,依然一臉淡定的說,「胳膊還沒好,早點睡。」

允浩又吃了一點水果,然後站起來說:「那我洗澡去。」

因為一隻手不方便,最近都是在中幫他洗澡。聽允浩這樣說,在中立刻放下手裡的盤子跟允浩一起進了浴室裡。

 

雖然他們常用的是臥室裡的浴室,但其實一樓的大浴室更為豪華一些,在中好玩的按著門邊的一堆按鈕,把各種各樣的燈,換氣扇等東西開了又關。弄好之後轉過頭,發現允浩正裸著身體做在浴缸邊饒有興趣的看著自己。因為是秋天了,允浩怕弄濕手臂沒有泡澡,所以在中開了最亮的浴霸,室內的溫度很快的升高,在中只覺得明亮的燈光下,允浩的身體也在閃閃發光。

在中有些臉紅的走過去,一聲不吭的拿起淋浴頭就給允浩洗頭,白皙的手指在略微有些僵硬的髮絲間按摩著,允浩一直閉著眼睛,享受著在中手指不輕不重的力度。

洗過頭之後,在中拿毛巾簡單的給允浩擦了擦頭髮,就依然一聲不吭的給允浩沖澡,今天不知道怎麼了,自己竟突然不敢看允浩的臉。允浩看著他不說話,自己也沒開口,只是一直盯著在中,溫暖的室內,氣氛有些微妙。

 

沖好水之後,在中拿起浴液想給允浩擦身體,剛碰到浴液的瓶子,允浩突然一把又把他拽到自己身邊,單手摟住在中的腰,就劈頭蓋臉的吻了上去。

自從允浩出事以後兩個人就沒有發生限制級的事情,在中是擔心碰到允浩的胳膊,一直不肯做,允浩看在中沒什麼心思,自己吊著一隻胳膊確實也不好行動,就也沒有勉強。

但畢竟是正常的男人,允浩又不是欲望低下的人,一個大尤物整天在自己眼前晃來晃去,自己忍了幾天,也算是意志力堅強的男人呐。

在中想躲開允浩的索吻,但是又怕傷著他,不敢冒失的推開他。允浩用牙齒咬住在中肉嘟嘟的嘴,齒間微微用力,頂開了在中嘴。熟悉的氣息撲面而來,在中下意識的回應著允浩,嘴裡不由自主的發出呻吟。

「允……」

「在中,」允浩微微分開了兩個人的嘴,在在中齒間喘息著說,「我想要。」

「嗯……」在中被他吻的也有些情動,但是又有些顧忌他的傷,「可是……」

允浩啃咬著在中的脖頸,把手伸進在中的衣服裡摸索,喘息著說:「你自己脫了吧……我不好弄的……」

在中有些不好意思,他跟允浩做愛從來沒有自己主動脫過,但是自己也不是沒有欲望,幾天沒做,自己也有些想念允浩的身體。面前的允浩在燈光下英俊的讓人目眩,結實的肌肉,迷人的線條,小麥色的皮膚好像全都在發光一樣。猶豫了一下,最終情感戰勝了理智,把全濕的衣服扯了下來。

允浩的嘴唇像發了瘋似的在在中白淨的身體上游走,在中被吻的七葷八素,趁著允浩的嘴開始向下移動的空檔環顧了一下四周,摟住允浩的脖子說:「允……去床上……」

「不要……」允浩繼續在在中小腹上開墾,一邊低低的說,「我們還沒有在浴室做過……」

低沉沙啞的嗓音帶著說不清的蠱惑,在中難耐的呻吟了一聲,任由允浩把他抵到冰冷的牆壁上,後背傳來刺骨的涼意,身體卻又緊貼著允浩發燙的軀體。在中閉上眼睛,感受著允浩的唇,手下意識的不停撫摸著他的背。

允浩的唇一路下移,終於包裹住在中最脆弱的地方,在中打了一個激靈,感受著允浩賣力的為自己服務著,手指插入允浩的髮絲中,嘴裡忍不住發出呻吟。

溫暖的室內因為兩個人的親熱而更加沸騰,喘息和律動的聲音和著來不及關掉的水聲,像一曲華麗美妙的共舞樂章。

 

等到在中釋放出來的時候,允浩在欲火燃燒下依然停下來看在中的臉,他貪念在中的這個樣子,因為他而爆發的,只有自己能看到的性感而又魅惑的樣子。

細緻的舔著在中脖子上的汗水,允浩拉在中坐到浴池邊,把他摟在腿上,一邊吻一邊在在中耳邊難耐喘息著說:

「在在,自己坐上來,快……」

堅硬的灼熱抵在洞口處,幾天沒做,那裡又變得狹窄緊密。在中看著允浩急切的臉,狠下心,鬆開了支撐著自己的腿的力度,完完全全的坐到允浩的腿上,一瞬間允浩就感覺自己被火熱的內壁包裹住,禁不住喘息起來。

在中感覺到自己的私處又被硬生生撐開,痛的不禁叫喊出來,但沒過多久,熟悉的快感就從結合的部位傳來,不由自主的摟緊允浩,想索要更多。

允浩呻吟一聲,單手摟住他站起來,一把把在中抵到牆上,支撐起他的全部重量,把他的腿纏到腰間,讓那個地方暴露的更大,然後肆無忌憚的用力進出。

在中緊緊抱著允浩,感受到允浩的律動,把臉埋在允浩的肩膀裡,吸吮著他的脖頸,嬌媚的呻吟著。

允浩被他發出的聲音弄的更加急切,緊緊的抱著他,兩個人從浴室轉戰到床上,喘息聲交織在一起,帶著阻攔不及的快感和心悸,把彼此揉進自己的身體裡。

 

 

第二天醒來,在中只覺得自己全身都又酸又無力,身旁的允浩也還在睡,果然縱欲過度對身體不好啊……勉強著坐起來,一下子就覺得下面有東西流出來了,昨天兩個人一直做到睡著,自然也忘記了清理戰場。

看著允浩沉沉的睡臉,在中捨不得叫醒他,自己還想睡,可是全身都是粘稠的汗水,大腿上粘滿了兩個人的精華,自然是無法再睡。沒辦法的起床,一臉疲憊的往浴室走去。

溫熱的水灑下來,整個人都清醒過來,在中滿足的輕嘆一聲,拿浴液仔細的清理著全身,洗到下面的時候突然停住了,昨晚允浩在自己身體裡面留了不少東西,平時都是允浩幫他清理,現在要他自己把手指伸到那裡面去嗎……在中的臉騰地紅了。

猶豫了一下,在中關了水,拿了一條浴巾披在身上,自己出去了,走到床前,看著允浩的睡臉,心裡突然很不平衡,一狠心,伸手去推他:「允浩,起來。」

允浩睡的正香,感覺到在中的動作,迷迷糊糊的動了動,繼續睡。

在中看他不醒,開始用力搖他。

「允浩允浩允浩允浩允浩……」

允浩被在中搖醒,極不情願的睜開眼睛,迷迷糊糊的問:「在,怎麼了……」

「起來給我洗澡。」

允浩呻吟了一聲:「自己洗好不好,乖……」

「不要!允浩,我要你給我洗!」在中不滿的嘟囔著,「你看你在我身上做了什麼!」

允浩萬般無奈的睜開眼睛,掙扎著從床上坐起來,清醒了一下,沒辦法的下床,嘆道:「知道了,我的小祖宗。」

「你這是什麼態度?」在中瞪他,「這麼心不甘情不願的。」

允浩沒辦法的走過去摟住他的肩膀,往浴室裡去:「哪有不甘願,我高興還來不及,你做什麼都要我陪著……」

 

浴室裡,允浩拉下在中裹在身上的浴巾,看到乾淨潔白的胴體,停住了,狐疑的湊到在中身上去聞了聞,聞到了熟悉的浴液的香味,抬頭盯著在中的眼睛:「你真沒洗澡嗎?」

「洗了一下,沒洗乾淨。」在中一臉平靜的說。

允浩咽下到嘴邊的抱怨的話,什麼都沒說,打開水籠頭,重新幫在中洗過。

在中看著允浩的臉,得逞的笑了。

允浩一邊把沾滿泡泡的手往在中周身遊走,一邊看著他嫩嫩的臉,說:「滿意了?」

「是啊。」在中挑了挑一邊的眉毛。

允浩拍了一下在中的屁股:「你就會折騰我。」

「你不知道手上有水打人會疼嗎?」在中的聲音都可以掐出水來。

允浩揉了揉被自己輕輕拍的地方,寵溺的笑笑。

「我感覺現在就拿你當我兒子養。」允浩說。

「你不要沒大沒小的,」在中毫不客氣的說,「我是你哥。」

允浩知道跟在中拌嘴自己是永遠不會贏的,一方面金小在伶牙俐齒,一般人都講不過他,而且就算吵不贏他也會對自己使出撒嬌耍賴的看家本領,讓自己不得不屈服。另一方面自己也讓著他,不捨得讓他氣呼呼的跟自己頂嘴,逗逗他就好了。

「在在,知不知道……」允浩一邊不老實的在他身上摸來摸去一邊湊上去吻他說,「你什麼時候最可愛……」

「不知道,你個色狼,」在中在他吻的間隙喘息的說,「把手拿開……」

「生氣的樣子,」允浩去咬他白嫩的臉頰,「生氣的時候,臉和嘴巴都鼓鼓的,很可愛……」

「啊,變態……」

「就是對你變態。」允浩一不做二不休的更加開墾著,一會兒,呻吟聲就從浴室裡傳來。

 

等到兩個人終於清洗乾淨走出來,已經是兩個鐘之後了。在中整個人幾乎癱軟在允浩身上,允浩滿意的單手摟住在中的腰,兩個人滾回到床上。

在中累的躺到允浩腿上,允浩故意笑著來來回回的看著他:「就這麼光著啊?怎麼不害羞了?」

在中白了他一眼,不理他。

允浩用手撫摸著在中的頭髮一會兒,然後手下移,揉了揉在中的臉,感覺手感太好了,就越揉越起勁。

在中閉著眼睛,任憑允浩蹂躪他,過了很久才開口說:「鄭允浩,你適可而止。」

允浩笑著住了手,說:「這麼累啊,大清早的,都不跟我玩了。」

「我快被你弄死了。」在中睜開眼睛看著他,很沒辦法的質問他,「你怎麼就做不夠呢?」

「我做一輩子都做不夠。」允浩看著他一開一合的柔軟的唇,說,「你不也是很喜歡,配合的那麼積極。」

「我是看你“性”致那麼高不想打擊你。」在中支撐著坐起來,皺著眉頭說,「我去做早餐。」

「都十點了,不吃了。」允浩拉住他,「陪我玩。」

在中兇狠的掃了他一眼,逕自披了件衣服,走到廚房裡去了。

 

 

一個月後,允浩的手臂就基本康復了,拆除石膏之後允浩抱著在中在家裡轉了幾個圈,直到在中嚷著頭暈,才把他放下來。只是康復後的允浩立刻就投身於水深火熱的事業當中,忙的不可開交。

一方面“陽光城”的工程正在緊密的進行中,一方面Desin忙於與其它公司的合作,所以這幾天允浩都是早出晚歸,在中報了一個日文學習班,每天忙於學習,又在幫允浩做公司裡的事情,夜裡等允浩回來之後,兩個人都沒說上幾句話,就累的都睡了。

 

「在中,我今天下午要去一趟東京。」允浩一進門就對在中說。

今天中午允浩打電話說回來吃飯,在中還覺得稀奇,原來是有事。

在中愣了一下:「去日本嗎?今天下午?」

「是啊,」允浩走過來,放下手中的公事包,「跟Awon有一個必須要簽的合同,我也是上午剛剛得到通知。」

「那,要去幾天?」在中接過他手中的外套,看著他問。

「三天,我大後天回來。」允浩有些歉意的看著在中,「在在,對不起……要讓你一個人在家了。」

「說什麼呢,你是去工作啊。」在中拉他去餐廳,「先吃飯吧。」

在中擺好一桌飯菜,端湯的時候對允浩說:「早知道你下午走,我就多做點好吃的。」

「你哪天做的飯不好吃啊。」允浩幫在中擺菜,然後兩個人坐下來一起吃。

在中吃了幾口就放下了:「我去給你整理行李。」

允浩拉住他:「急什麼,好好吃完飯。」

「你快吃吧,我上去看一下你要帶什麼。」在中示意他放開。

「怎麼,急著趕我走啊,」允浩皺著眉頭站起來把在中按下來坐好,又拿筷子給他,「快好好吃飯,我四點半的飛機,不急。」

在中嘴上應著,卻還是匆匆扒了幾口飯就上樓去了。

 

第一次的別離,沒有沒有任何離奇的橋段,只有淡淡的一句「路上小心。」

允浩抱抱在中,認真囑咐了幾句,就拿著行李離開了。

外面的陽光明媚而又溫暖,噴泉折畫出美麗的弧線,所有的綠色植物全都沉默無語,像在昭示著什麼是永遠。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