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允浩從未這麼挫敗過,金在中的毛病怎麼還是沒有改?!

固執倔強的像頭牛,現在是任性的時候嗎?!

前所未有的累。

傷口在劇烈的跑動中再次裂開,鄭允浩喘著氣,閉上眼,他沒辦法順從自己就那麼放棄,他擔心他,那個十足的混蛋,要是讓他找到一定要狠狠懲罰他!

 

聽著腳步聲遠去,金在中終於哭出了聲音,他知道他讓允浩失望生氣了,可是,真的沒有辦法坦然面對。

忽然,眼前出現一雙高跟鞋。

金在中抬起頭,Kanal居高臨下的看著他,眼神裡帶著輕蔑。

「金在中,你就是這麼愛著鄭允浩的嗎?」

金在中渾身一抖,沒有動。

「你TM給我站起來!」被女人大力拉起,金在中單薄的睡衣被露水打濕,貼在身上,讓他看起來弱不禁風。

「你還算男人嗎金在中?!允浩為你做了那麼多他為了你被子彈打穿了胸口,他為了你放下尊嚴求我幫他,他為了你就算身上還有傷也不顧一切的追出來,可是你帶給了他什麼?!你軟弱你任性,你覺得你自己才是世界上最可憐的人,所有的人都要為你的痛苦買單是嗎?!」

Kanal毫不留情的發洩著心中的怒火,在她眼裡,金在中就是一個耗去鄭允浩所有心力的麻煩精,那個曾經被自己崇拜著,迷戀著,高高在上的鄭允浩,因為這麼個不懂事的小屁孩,變得卑微,變得憔悴,她不甘心!

這個一無是處只知道逃避的傢伙根本配不上鄭允浩!

「你有真正為允浩哥想過嗎?!有嗎?!你有看出他其實傷口發炎導致高燒了嗎?!你知道他整日的擔心你的身體吃不好睡不好嗎?他最大的願望就是你能快點好起來但是你卻一點都不配合!被強制注射了毒蘏品又怎樣?!你覺得他會介意嗎?!你真的,一點也不懂事,你自己好好想想,作為一個男人,逃避是你該有的態度嗎?!氣死我了!」Kanal恨不得搧他一巴掌把他打醒,揚了揚手最後還是放了下來,伸手撥開他,徑直離開。

 

金在中踉蹌了一下,木然的站在原地,是啊,他在逃避,他不給於大叔信任,再有耐心的人也會有想要放棄的時候吧。

心臟早就沒了知覺,伸手摸胸口。

大叔,這裡受了傷的啊。

他比我痛呢。

呵,我為什麼總要想那麼多,害的所有人對我失望,他們都快要無法容忍我,只有大叔一直一直在包容我,愛護我。

看來,金在中這個人真的不怎麼樣。

手被凍得慘白,想要握緊拳頭卻怎麼也合不攏手指。

抬眼,看到了不遠處的大叔。

剛收住的眼淚刷的就流了下來,腳上的拖鞋早就不知道掉在了哪裡,金在中看著一動不動冷著臉的鄭允浩,突然就害怕起來,大叔生氣了嗎?

心裡焦急,走了兩步卻又停下,他侷促的扯著睡衣的衣角,不知道該怎麼辦。

手心有些癢,像爬了幾隻螞蟻似的,很快,那種痛癢的感覺順著四肢蔓延至全身,五臟六腑都像被小蟲啃噬著,鑽了心的疼,金在中閉上眼,他幾乎咬碎了牙才克制住自己不露出痛苦的神色,想轉身跑掉,卻被大力拉回。

鄭允浩還來不及說話,就被金在中蒼白的臉和顫抖的身體嚇了一大跳。

「在中,你怎麼了?」連忙扶住他,鄭允浩伸手去擦他額頭上的汗水。

「好難過,允浩,好痛。」被鄭允浩眼裡的心疼和焦急震撼,金在中只覺得前所未有的委屈,他抓緊了鄭允浩的手臂,不再掩飾自己的疼痛,有大叔在身邊,我也許可以抗過去。

鄭允浩知道金在中是犯了毒癮,他打橫抱起他,快速回了屋。

 

金在中的症狀沒有昌珉嚴重,但也足夠折磨人。

為了不讓他傷害到自己,鄭允浩抱緊了他,任他抓傷自己的脖子,咬傷自己的肩頭。

「啊啊啊!」金在中掙扎著想推開鄭允浩,卻被束縛著不能如願,他太難受,胡亂揮舞著的手沒輕重的砸在鄭允浩身上,腳亂踢亂蹬,鄭允浩覺得他快按不住金在中了。

「殺了我吧!啊啊!」尖叫著,金在中一股蠻力掀翻了鄭允浩,撲向窗邊。

「在中!」鄭允浩眼疾手快的拉住他,卻被他一個耳光搧破了嘴角。

似乎是被那鮮紅刺激,金在中猛地跪在了地上,拿頭撞著牆,手胡亂抓扯著頭髮。

鄭允浩顧不得太多,趕緊拉開他的手,再一次將他抱進了懷裡。

「再難過,再困難,我陪著你,但是求你在中,不要這樣,不要傷害你自己。」鄭允浩忍住金在中咬著自己肩膀的疼痛,緊緊抱著他,一下一下的撫著他的後頸,這麼溫柔的鄭允浩,終於讓金在中嚎啕大哭起來。

鹹澀的眼淚浸濕那一道道傷口,針刺般的疼,鄭允浩看著漸漸安靜下來的在中,鬆了口氣。

把他抱回床上,已經是傷痕累累,鄭允浩坐在床邊,吻了吻熟睡人的額頭,這才出了房間。

 

本想洗個澡趁在中睡著時也睡一會兒,但被Kanal強制的按在沙發上讓醫生檢查處理傷口。

「那金在中還沒昌珉懂事呢,看看你自己那傷,再被他砸幾下你就可以躺著了。」Kanal沒好氣的看著醫生給鄭允浩換繃帶。

「這也不是他願意的。」鄭允浩笑笑,微微閉上眼,他的確有些累。

「你知道我在說什麼,金在中一點也不體諒你,真是討厭。」越來越覺得在中不順眼,Kanal有些後悔沒有去爭取一下就放棄鄭允浩。

「Kanal,」鄭允浩睜開眼,神色淡然,「他還小,這些都是他成長的必然過程,他比你想像中的還要難過內疚,他覺得對不起我,是他害我受傷,再加上他被注射了藥物,他不敢面對我是很正常的,就算我不介意,他也沒法消除那些罪惡感和膽怯感,我都明白,所以我才要更加的包容他愛他,而不是和他生氣讓他的負擔加劇。」

「你。」Kanal感到一陣無力,「行行行,隨便你們怎麼折騰,我不管了。」

「謝謝你,Kanal,在中是有很多缺點和顧慮,但是這些都是建立在他愛我的基礎上的話,我想,不算什麼大問題。」鄭允浩露出笑容,疲憊卻滿含甜蜜。

「反正你們就相互折磨吧。」Kanal一副不干我事的模樣,轉身上了樓。

鄭允浩看著她的背影,低頭一笑。

他的在中啊,不管怎麼樣都沒辦法討厭。

 

在樓下休息了一會兒,鄭允浩還是上樓走進在中的房間。

替他掖掖被角,頓了頓,手指順著他的下頜攀至臉頰。

細細的,留戀的撫摸著。

忽然手指被抓住,鄭允浩看著金在中清明的眼睛,知道他早就醒了過來。

「再睡睡吧。」

金在中垂下眼睫,卻緊緊攥著鄭允浩的手,半天才開口,「對不起。」

鄭允浩用大拇指摸摸他的額角,「好了,過去的就過去了,現在專心養病,乖乖配合治療,知道嗎?」

金在中沒有說話,他坐起身,伸出手,輕輕觸碰著鄭允浩脖子上的傷痕。

「沒關係的。」鄭允浩拉下他的手握在手裡。

「弄傷了你我很難過,但是又有點變態的覺得爽。」金在中撇撇嘴,突然湊上去親吻著那些抓傷。

「在。」柔軟的嘴唇擦過帶有灼燒感的傷,鄭允浩心跳猛地加快。

「不要動。」金在中伸出舌頭小心的舔舐著,像隻乖巧的貓咪。

這簡直是……

「大叔,我給你帶來很多麻煩,一點都不乖,現在你不推開我,以後厭煩了想甩都甩不掉了。」金在中也不再點火,靜靜的把下巴擱在鄭允浩的肩上。

「我為什麼要甩掉?」鄭允浩抱著金在中,笑著說。

「我毛病一大堆啊,以後不知道又會怎麼樣,我寧願你現在就離開我也不要看到你對我露出厭惡的表情再離開我。」

「我就這麼不值得你信任嗎?」鄭允浩拉開他,看著他的眼睛。

「我是對自己沒信心。」金在中低下頭,癟嘴。

「以後的事誰說的准?我還擔心以後你嫌棄我呢。」鄭允浩捏捏他的臉。

「對啊,我會嫌棄你老的!」金在中幼稚的衝鄭允浩吐吐舌頭,然後又撲過去抱住,「大叔,我們交往吧!」

「我們難道沒有在交往嗎?」鄭允浩失笑。

「哎呀,正式一點啦。」

「好吧,我同意。」

「不行,重來」

「………」

「鄭允浩,我們交往試試唄。」

「好啊。」

「啊,鄭允浩你好沒意思,你應該受寵若驚的說,太好了我就等這一天了!」

「嗯。」

「………」

「那麼,在中,可以做我的男朋友嗎?」

「啊啊,大叔不害臊!」

「答不答應?」

「答應啦!」

「乖。」

「那為了紀念這一刻,親個嘴吧!」

「………」

「鄭允浩你臉紅了!哇塞,天下奇觀,我…唔…」

果然是行動派……

 

 

戒毒的日子過得很艱難,金在中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要去醫院,其他一切都乖乖配合,鄭允浩便也點頭。

倒是昌珉懂事的隨著Kanal去了醫院。

「在中你要來看我哦。」臨走前,昌珉拉著在中的手,認真的模樣還真讓人難以拒絕。

在中當然不會拒絕,他笑著點頭,親親昌珉的臉頰。

「哎呀,討厭,又沒叫你親我,一會兒允浩哥哥要生氣了。」一臉嫌棄的表情氣的金在中沒兩拳頭砸在他腦袋上。

看著遠去的車子裡突然伸出的一隻小手隨意的揮了揮,金在中沒忍住笑了出來,「小鬼。」

「走吧,回去。」鄭允浩攏攏他的肩膀,往回走。

「欸,聽見昌珉叫你哥哥好奇怪,我都叫你大叔的。」金在中癟癟嘴。

「還在想這個呢。」鄭允浩好笑地看著他。

「彆扭死了,下次我一定要讓沈昌珉叫Kanal阿姨!」看著金在中咬牙切齒的樣子,鄭允浩扶額,還真記仇。

 

偌大的別墅,現在就剩下鄭允浩金在中兩人,Kanal因為要照顧昌珉所以回到離醫院更近的家裡了,家庭醫生住在後院,基本上打不了照面。

說實話,還挺冷清的。

『大叔,你的傷…』還記得半個月前金在中吞吞吐吐的問起那個窘迫的樣子,鄭允浩低笑,看著好的差不多的傷口,鄭允浩關掉了花灑。

洗好澡,見金在中盤腿坐在床上,鄭允浩有點納悶。

「在中?」他並不和在中住一個房間,平時在中也沒少往他房間躥,但是,大晚上的這個時間他應該已經睡了才是。

「嗯?」金在中扭頭看他,呵呵乾笑兩聲,「我睡不著。」

「怎麼了?還難受嗎?」鄭允浩條件反射的想打電話叫醫生過來看看,卻被按住了手。

「我很好啦。」金在中在心底翻白眼。

「那怎麼會失眠?」

「我想和你睡行了嗎?非要人把話說白才聽得懂啊。」金在中瞪了還愣著的男人一眼,沒好氣的鑽進被子。

鄭允浩有一秒的石化,看著背對著自己的在中,挑起嘴角,也躺了下去。

 

乾燥溫暖的被窩因為有了另一個人的體溫而顯得燥熱。

鄭允浩看著金在中的後頸,伸出食指,輕輕摩挲那塊突出的頸椎。

金在中身體一抖,僵硬起來,在他看來這可是屬於調情範疇。

「你你你…」

「我我我什麼?」

被嚴重鄙視了,金在中騰地轉過身,熊熊怒火對上鄭允浩充滿笑意的眼睛,哧——熄滅了。

鄭允浩伸手將金在中拉近,然後抱在懷裡。

溫熱的身體相貼,金在中心裡升起一股奇異的激動。

「最近很累吧,好好睡一覺。」低沉的聲音透過胸腔在耳邊震動,金在中覺得很舒服。

「我還不睏,我在想,等昌珉好起來我們領養他好不好?」身體往上蹭了蹭,金在中睜大眼看著鄭允浩。

「好啊。」這是意料之中的,鄭允浩並不驚訝。

「我已經想通了,仇恨什麼的,說實話,真的有些淡也有點倦了,和大叔平靜的生活才是我現在最想要的。」

鄭允浩伸手撫摸著在中的頭髮,靜靜的聽他說話。

「你爸沒有讓你死我已經很慶幸了,不是說就這麼簡單的原諒,只是,不想再和他們扯上一丁點關係。」

「這樣想很好啊。」鄭允浩笑笑,傻瓜終於開竅了。

「以後呢,我們就搬到鄉下,啊,海邊也可以,白天呢我們輪流著送昌珉上學,然後工作,中午你也許回不來,那就我去接昌珉,晚上我們一家人圍著桌子吃出自本大廚的晚餐,然後出門散步,有空的話我們還可以再養隻狗,睡覺前你要給昌珉講故事哦,然後我們……」本來說得好好的,突然噤了聲,鄭允浩不解的轉頭。

看見金在中的大紅臉,鄭允浩只需要稍微那麼一想就明白了。

「然後什麼?」鄭允浩壞心眼的追問,金在中更是吞吞吐吐的掩飾不及。

「沒什麼啊,然後就睡…睡覺嘛。」

「哦,這樣,那我們現在睡覺吧!」鄭允浩拽著金在中把他拖進被子裡,摟緊。

「喂你!」金在中被鄭允浩強烈的氣息籠罩,心跳如鼓,伸手想推開他,「太緊了。」

鄭允浩鬆開手臂,手改為捧著他的臉,湊近,兩人的鼻尖輕碰,昏暗燈光裡的眼睛閃爍著深情的光,「怎麼辦,我現在太想吻你了。」

「啊?」金在中完全沒有反應過來,還愣著神,嘴唇便被另一片灼熱的溫度密密貼合。

失神的眸子清晰地將鄭允浩細密的睫毛收入眼底,金在中感受著唇上的溫度,慢慢閉上眼。

 

鄭允浩感到搭在自己腰上的手收緊,勾起嘴角,然後毫不猶豫的伸出舌頭撬開金在中微閉的牙關,長驅直入,掃過口腔的每一處角落,然後卷起他生澀的舌頭重重纏繞吮吸著。

嚴絲密合的四片唇也輾轉著任由透明的唾液潤濕,不受掌控的滴落。

「唔。」第一次被這樣深入的掠奪,金在中的確很不習慣,但心理上的激動使感官更為敏感。

鄭允浩溫熱的鼻息噴打在臉上,他張開嘴迎合著鄭允浩的動作,舌尖被吮的發痛,氧氣也消耗殆盡。

鄭允浩當然清楚現在幾乎是在中的極限,微微向後撤,輕微的粘、膩聲響為這個吻增添了情色的意味。

微笑著欣賞對方緋紅的臉頰和潤澤的嘴唇,鄭允浩修長的手指繞到金在中背後若有似無的畫著圈往下遊移而去。

金在中輕輕一顫,臉上顏色更深,但還是直直的望著含著笑的大叔,說,「我們做愛吧。」

鄭允浩一直是知道這孩子直白,不算太驚訝,翻身俯視著他,「想好了?」

「嗯,來吧。」金在中點點頭,拉起鄭允浩的右手,往下探去。

隱忍了許久得到允許,鄭允浩也不再委屈自己,低下頭再次擒住那紅潤的嘴唇,手開始一顆顆的解著金在中睡衣紐扣。

環著鄭允浩的脖子,金在中感受到了濃烈的情蘏欲氣息,他屈起膝蓋,不輕不重的抵在鄭允浩下身揉動。

鄭允浩悶哼一聲,抬起頭,狹長的眼裡是潮濕的欲望,「哪裡學的?嗯?」

金在中不好意思,嘟嘟嘴,「你不喜歡?」

「當然…喜歡」話尾被吞進喉嚨,鄭允浩一口咬上了他的脖子。

被重重吸著脖子,金在中難耐的呻吟出聲,腳也不再亂動,只是有股陌生的欲望讓他不可抑止想要更多的愛撫。

 

細細的啃咬在白皙的身子上留下一連串殷紅的吻痕,昏暗的燈光下更顯淫蘏靡。

潔白的睡衣大敞,胸前兩點粉紅格外的誘人。

鄭允浩的手指細長有力,攀上金在中的胸口,食指和中指夾住左邊挺立的小點揉搓起來,另一邊也不冷落的用嘴唇包裹起來,吮吸,舔舐,末了還用牙齒拉扯。

強烈的快感在身體裡流竄,金在中抱住鄭允浩的頭,輕聲哼著,下身早已起了反應,寬鬆的睡褲微微隆起。

鄭允浩不急不緩的順著金在中的腹部吻下去,舌蘏尖在肚臍裡打了個轉然後離開,期間,手探進對方的睡褲,火熱的手掌包裹著他挺蘏翹的臀部,色情的揉捏。

「啊…」金在中喘蘏息著,手不知道該往哪兒放,只能無措的抓著身下的床單。

隨著鄭允浩漸漸加大的動作,睡褲也往腳踝滑去。

「呵呵。。」男人帶著情欲的沙啞聲音很是悅耳。

金在中自然知道他在笑什麼,羞愧的拿手捂住臉,「不要笑啦。」

「原來我們在中已經準備好了。」鄭允浩碰碰那勃起的部位,調笑道。

「不就是沒穿內褲嗎,有什麼好笑的。」金在中透過指縫看鄭允浩,臉紅的滴血。

「嗯,不好笑。」附和著,鄭允浩看著那淡色的器官顫巍巍的立在那裡,也沒多想,張口含了進去。

「呃啊…鄭,哈,不要…」下身猛地被溫暖的口腔包裹,金在中如電擊般挺起腰,快感伴著鄭允浩的動作一波接一波的來,想推拒卻臣服於欲望,不受控制的小幅度抽蘏送。

被堵的有點難受,鄭允浩還是認真的為在中服務,吸弄,手也在兩顆小球上撫摸揉蘏捏著。

從未這麼被服侍過的在中很快便繳械投降,高蘏潮來臨之前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推開鄭允浩悶哼著射了出來。

金在中被快感刺激的渾身一軟,嘭的倒回床上喘氣。

鄭允浩好笑的看著他,也不等他把氣喘勻了,握著他的腳腕一拉,算是提醒他還有個沒解決的。

金在中看著鄭允浩下身支起的帳篷,吞吞吐吐的說,「要不我也幫你…那個?」

鄭允浩搖搖頭,期身而上,重新覆上那具令他著迷的身體,嘴唇掃過精緻的耳廓,唇角「我要你,完整的你。」

 

 

有了愛情的滋養,金在中這臉色也是愈發的紅潤,去醫院看望昌珉的時候不免被昌珉調戲幾句,但是沉浸在甜蜜的某人完全的大度,絲毫不介意的樣子似乎更是欠扁。

在中坐在高級病房和昌珉東拉西扯,昌珉那嘴也是閒不下來,不僅拿來說話還要使用吃這個功能,一會兒說護士姐姐給他打針不溫柔,一會兒又說哪個新來的護士多漂亮多溫柔,最後話題還是扯到必不可少的Kanal身上,看著沈昌珉那小色胚一個勁的說著Kanal的好話金在中心裡挺吃味兒,好歹我是你救命恩人,怎麼對著你恩人使勁說前情敵的好?

沈昌珉是個很機靈的小子,雖然才八歲可是鬼靈精怪的,察言觀色還是很有一套的,見金在中不怎麼搭理自己也就自覺地轉移話題。

「欸?允浩大叔呢?」

「在醫生那裡,你怎麼又叫他大叔了?」金在中瞪著這個牆頭草,一把搶過他的薯片吃起來。

「我這不是配合你嘛。」狗腿的一笑,沈昌珉又摸到一袋豆腐乾,麻利的拆開繼續吃。

「切,你不要你Kanal姐姐啦?」金在中能大他多少,十歲差不多了,也像個小孩子似的又把昌珉的豆腐乾搶了。

「咋不要。」昌珉理所當然的又撿回薯片吃的起勁。

金在中深刻感覺他被沈昌珉小鹿般的眼睛深深欺騙了。

 

「對了,問你個嚴肅的問題。」

昌珉嘴角還沾著薯片碎屑,見金在中正經的樣子,有些無措的放下食品袋,「什麼?」

「你要不要跟我和允浩走?」

「走?去哪兒?」

「去一個安靜祥和的地方過平靜的日子。」

昌珉眨了眨眼,顯然還在消化這個事實。

「那我豈不是個大燈泡,我不幹。」似乎是想通了,昌珉一臉嫌棄的拉回薯片袋,再吃。

「沈昌珉!」金在中瞪著個牛眼,他快被這死小子氣死了。

「幹嘛啦。」委委屈屈的放下吃的,昌珉乖乖坐好。

「我是認真的,我們三個一起生活,就和那些幸福的家庭一樣,我和大叔去賺錢供你上學,哪裡會有很多和你一樣的的小朋友和你一起玩,然後我們就去接你放學,一起回家,解決完晚餐,我們就會出門散步,也許還會養隻狗呢。」

金在中看著愣愣的昌珉,安靜的等他回答。

「真的嗎?」見慣了昌珉活蹦亂跳的樣子,忽然見他小心翼翼又帶著期待的樣子一時心酸,再怎麼鬼機靈他也還小啊。

「當然是真的,你要是想Kanal了,也隨時可以回來找她。」在中摸摸他的頭,充滿愛意。

「啊啊,在在真好!」昌珉突然歡脫的抱住在中的脖子,高興地蹭來蹭去,「那我們什麼時候走?」

「快了,等大叔把事情都辦妥我們就可以離開了。」在中抱著昌珉,不經意看到了門邊微笑的允浩。

「哎,還是有點捨不得這錦衣玉食的生活啊。」昌珉裝模作樣的做出哀怨的表情,手卻偷偷摸摸的抓了一袋餅乾拆開。

「沈昌珉你古裝劇看多了啊!」金在中一把拍開昌珉的手。

癟癟嘴,昌珉看到一邊看得有趣的大叔眼睛立刻亮了起來,「允浩哥哥~~」

這一聲差點沒把金在中的早飯給嘔出來。

這個房頂大冬瓜兩邊滾!

「看來你精神還不錯,明天就可以出院了。」允浩走進來,揉揉昌珉的頭髮說道。

「真的嗎?!」最高興的莫過於沈昌珉了,待在醫院的日子實在是無趣到人神共憤。

「嗯。」鄭允浩對昌珉也是喜歡的緊,是個堅強樂觀的機靈小孩。

在中啃著蘋果,看著眼前的兩人,深深吸口氣,一種難以言喻的幸福感像氧氣般令他滿足。

 

昌珉很快出了院,身體雖然好了不少,但是比起同齡的孩子還是要瘦弱一些,由於長時間沒有接觸陽光,膚色也是偏白,一大一小的眼睛總是骨碌碌轉著。

在中牽著昌珉的手等在醫院門口。

昌珉舔著冰激淩也沒空嘰嘰喳喳的說話,反倒是在中,看著旋轉的玻璃門上自己的倒影,被勾起了回憶。

他和大叔的劫難,就是從這裡開始的。

那天他被J叫到了咖啡館,之後的一切像一場翻滾的車禍,來得猛烈,撞得全身疼痛。

長吐了口氣,金在中抬頭迎著陽光,告訴自己,都過去了,現在是全新的一刻。

他現在不僅有允浩,還有昌珉,他不會孤獨。

透過玻璃看到向自己走來的允浩,在中微微彎起嘴角。

這一次,我等到你了,大叔。

 

 ================全文完==================

 

 

最後的結局在中、允浩、昌珉三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一開始我以為結局會有黑幫火拼、允在兩人一起併肩作戰、直搗大毒窟什麼的

結果沒想到結局是這麼樣的溫馨甜蜜

其實對於J及鄭父這麼輕易的放過兩人感覺有點驚訝

前面這麼不擇水段的要讓允浩屈服

感覺轉個身就改變了態度--去吧~我不為難你們了

Kanal對允浩的態度亦然,也是很輕易的就放手了

允在能不受太多的波折就在一起當然是好

可太順利了反而覺得不太習慣啊.... (泥就是個抖M無誤)

不過這個結局比電影要來得好太多了(看了介紹感覺真的很好看說)

 

那親估們,咱們下禮拜再見囉~~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