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人間界:陸廣茨私J偵探事務所

 

「哇!小茨你這裡不錯啊!」在中一進門就興奮的東跑西跑,好奇的摸這摸那,「這個好酷~」

一道陌生的聲音在在中身後響起。

「那是遠紅外透視望遠鏡,除了普通望遠鏡的基本功能,它還可以輕易的看透一些較薄但可見光無法透過的材質,比如化纖面料、塑膠、茶色玻璃、油漆、粉塵、煙霧等。目前被廣泛應用於軍事、探偵、消防、醫學……當然還有……偷情。」

在中警惕的轉過身子,一個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年紀的男人眨著好看的桃花眼走到他面前,十分優雅的執起在中的右手:「初次見面,請允許我先做自我介紹。我叫朴有天,是這家偵探社的偵探……助理。」

說完,彎腰紳士的在在中手背上輕啄了一下,後腦勺上的小辮子隨著他腦袋的上下微晃。

OMG!陸廣茨在胸口畫個十字,默默的為那可憐的孩子祈禱。

果然………

「哎呀!」

「臭小子你看清楚!我是男的!我是男的!!」

「哎呦……痛痛痛……放手放手!!!」

「我偏不放!我來這那麼久還沒見過你這麼噁心的人!今天不好好修理你一頓我就戒肉!!」

「哇啊!我錯了!老闆救我~~」

陸廣茨一臉幸災樂禍的攤攤手。活該,誰叫你摸了豹子屁股。

 

 

魚躍鳶飛,雞飛狗跳。

金在中把剛才的不快,連同這幾天的鬱悶通通發洩了出來,此時正坐在老闆椅上翹著二郎腿翻漫畫,時不時喝一口果汁。哎~~人生啊~~怎一個爽字了得~~~

我們可憐的朴甜甜側身坐在竹凳上,咬著下唇,神情哀怨,楚楚可憐,就差一條小手絹了。嗚嗚嗚,明明漂亮的像朵花一樣的人,發起火來怎麼跟頭老虎一樣?

「有天,今天有人委託案件嗎?」

朴有天立刻收起那副可憐相,左手托著右手肘,右手捏住自己的下巴,低著頭陷入了沉思。

「哇呀~~」陸廣茨狂抓自己的頭髮,「就這樣一個問題,你就回答我有或是沒有,有必要學柯南嗎?」

在中抬起頭,看看那個油膩的小子再看看漫畫上的眼鏡小子,額頭上三根黑線。

那招牌動作真夠傳神的。

「哎~~算了,看樣子也是沒有,這個月又沒工資發給你了。大少爺你不介意的哦?」

朴有天在竹凳上換了個舒服的姿勢,瀟灑的揮揮手:「沒關係,你知道我不是為了錢。」

在中聞言再次把視線固定在有天身上。

有天身上穿的名牌在中不認識,不過氣質是不會騙人的。不得不承認,這小子長的真好——溫柔的眼睛漂亮的鎖骨,長長的睫毛可愛的小辮子,高挺的鼻子豐潤的唇,笑起來滿臉的小褶子——看就是被寵著長大的小王子。真是……讓人越看越不爽!

「我真搞不懂你這大少爺在想什麼,」廣茨伸伸懶腰,橫躺在沙發上,「我是考不上警校,你明明能考上卻不去考,委身當個小小的偵探助理,到底是為什麼?」

「因為有趣。」朴有天笑的沒心沒肺,「做偵探是我畢生的夢想,一想到我有一天可以通過自己的推理找到兇手,然後指著他大聲說出“兇手,就是你!”我就興奮的不得了~」

朴有天邊說邊比劃著,那動作和漫畫主人公如出一轍。

「我老爸非讓我考員警,我不去他就控制了我的經濟來源。真搞不懂,當員警哪有做偵探過癮?漫畫裡,偵探都是員警的救世主。」

「朴公子,看來你還是沒有回到現實生活中啊~」

「鄭警官?」

「允浩哥~~」

「…………」

鄭允浩站在門口,夕陽映照,在他周圍形成一圈光暈,微笑,張嘴露出一排白牙,帥得令人髮指。

「在中,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

「還在生氣?」

「我沒有。」

「那你撅嘴幹嘛?」

「我樂意!不行嗎?」

「呵呵,行。」

「…………」

「這幾天過的好嗎?」

「…………」

「對不起。」

「……幹嘛道歉?」

「那天不該凶你。」

「哼。」

「不過你那天也太大膽了,怎麼當著妍秀的面就變身了呢?好在妍秀答應我,不會把你的事說出去,不然的話……」

「停車!」

「在中,怎麼了?」

「我讓你停車!」

「在中,別這樣。」

「停車!再不停我跳車了!」

“吱———”

允浩把車停在路邊,在中推開車門拔腿就走。

「在中~」允浩跟在他後面,伸手去拉在中袖子。

「滾開,別跟著我。」

被在中甩開的允浩火氣突然就上來了,音調也提高許多:「就算判我死刑,也得給我一個定罪的理由吧?」

「你不知道?」在中突然回過身子,抓住允浩的領口,把他猛推到牆上。

允浩吃痛的呻吟出聲,還來不及掙扎就被激動的在中按住肩膀,後背貼緊牆面。

在中貼近允浩的身子,專屬的氣息撲面而來。只要稍稍往前湊湊身子就可以碰觸到在中的嘴唇。“咕咚”,允浩咽下一口口水,喉結上下滾動。

「緊張嗎?」

在中挑起一邊嘴角,又往前湊了幾毫米。眼中的乖戾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幾分媚惑。

允浩大腦完全當機了,仿佛被在中下了蠱,只覺得口乾舌燥。看著那誘人的小嘴一開一合,小舌頭隱約可見。

「想吻我?嗯?」

在中的聲音像是從大腦深處傳出,說話的同時嘴唇若即若離的掠過允浩的下巴,按在允浩肩上的手也遊移至頸窩處,環上允浩的脖子。

「允呐……」

殘存的最後一絲理智被燒斷,允浩低頭堵上兩片壞心的嘴唇。在中溫順的閉上眼,任允浩的雙手扣住自己的細腰,逐漸加深這個吻。

「呀!」

下唇感到一陣痛楚,允浩低叫著推開咬人的小獸,也找回了理智。

在中看著允浩由紅到白的臉色,表情戲謔:「現在知道了?」

允浩抹一下火辣辣的下唇,茫然的看著指尖的血跡。

「鄭允浩,我究竟是你什麼人?」

在中深深看一眼允浩,轉身,輕嘆:「允浩……如果沒有感到相同的悸動,我不會放任自己的感情……再見,或再也不見……你想清楚了,再來找我。」

說完,決絕的走掉,留允浩一人在熙熙攘攘的大街,望著在中單薄的背影陷入沉思。

 

 

 

仁眾醫院

重案組鄭隊長的敬業程度,如果他認第二,全警局沒有人敢認第一。

他可以不厭其煩的一次次重回案發現場,就為了找到之前忽略的蛛絲馬跡;他也可以連續一個星期在狹窄的私家車裡過夜,就為了守著犯罪嫌疑人出現;他還可以在沒有任何保護措施的情況下從三層樓高的地方跳下去,就為了抓住逃跑的疑犯………

所以,當鄭隊長人生中第三次因為某金姓非人類生物失眠整晚時,第二天他照樣可以打起精神去查案。

只是那兩隻巨大的眼袋,出賣了他的憔悴。

「頭兒你還好吧?」

「不太好,昨天沒把貓哄回家,還被他咬了。」

老忠注意到允浩紅腫的下唇:「貓咬你嘴巴了?」

允浩嚴厲的目光甩過來,那眼神分明是在說:私人的事,你最好別問。

老忠嚇的有點結巴:「沒,我,我只是……」

「電梯到了。」

老忠訕訕的跟在隊長後面進了電梯,電梯門快合上的時候一位穿著白大褂的女醫生揮著手從門口跑過來:

「等等,等等……」

允浩按著按鈕等女醫生過來,女醫生跑進電梯後又忙著催促電梯外的友人,不一會兒又跑進來一名氣喘吁吁的女醫生。

「呼~~哈~~還好趕上了。」

「妍秀!」允浩下意識的捂住嘴唇,自己都唾棄自己的反應。

「允浩~~你怎麼來了?來看我?」

「你在這家醫院做事?」

「我們交往這麼久了你還不知道這家醫院是我爸爸的???」

「你提過嗎?」

「你在意過嗎?」

允浩禁聲。

三個月前第一名死者的經手人不是自己,資料上也沒有提及院長的姓名。自己神經是大條了點,這方面是遲鈍了點,不過妍秀因為這點小事沖他發火還是第一次。不,應該說,妍秀對他,從來沒大聲說過話。

 

和妍秀一起的女醫生從注意到允浩後目光就一直放在他臉上,允浩被看得渾身不自在,忍不住開口:「小姐,我臉上有髒東西嗎?」

盯著他的女醫生眼睛突然一亮:「啊,拍戲那個!……不對,你是妍秀的男朋友?那你還……」

「小詩!」

妍秀立刻阻止了友人,允浩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拍戲那個?難道把自己錯認成哪位明星了?看來……我長的……果真是帥啊!-____-"

「浩……」妍秀走出電梯之後又回過頭來:「對不起,我剛才不該吼你。」

允浩想揉揉女友的腦袋,想了下還是放棄了,只是說:「不,是我的錯。」

「浩,我今晚去你家好不好?」妍秀元氣的恢復速度快到不自然,「我剛學會了小雞燉蘑菇,今天做給你吃好不好?」

「對不起,我這幾天會很忙,準備在警局過夜。」

「浩……」電梯門緩緩合上了,門縫中看出去,是姜妍秀欲言又止的表情。

老忠等電梯再次啟動後開口:「頭兒,你女朋友?」

「嗯,怎麼了?」

老忠若有所思的看著允浩:「我以為,你和在中……」

!!允浩怔住。

電梯又停下了,允浩甩甩腦袋:「走吧,去院長辦公室。」

 

站在院長辦公室門口的允浩心情有點忐忑。

這家醫院是妍秀爸爸的,那姜伯父就是院長了。

允浩剛當上員警的時候,有一次和妍秀逛街碰巧遇見了她爸爸。那位嚴肅的中年男子在允浩恭敬的打過招呼之後用45度的眼光一直打量自己,眼神中的鄙視不言而喻。

好吧,她的爸爸不愛我。

允浩是個鄉下小子,又是單親家庭出生。那時候剛到警局,只是一名普通的小警員。妍秀就不同了,她家境好,父親是醫院院長,母親是退休教授,從小就受高等教育,是家裡的小公主。

公主愛上窮小子,多麼浪漫的童話啊,可惜男主人公有點吃不消。

姜妍秀對鄭允浩太好了,好到鄭允浩不知道該怎麼回報。

「我不需要你的回報,我只要你答應和我交往!」大雨中,流著眼淚的女孩讓允浩很心疼。

「………那我們試試吧……」她是個好女孩,或許我也有點喜歡她,試試吧。

一試就試了四年那麼久。

四年來,允浩因為表現優秀,從小警員一路跳級升官坐上重案組隊長這個位置。當年姜爸爸那個眼神刺傷了允浩的自尊心,無數的艱難困苦,說不清到底是因為重視妍秀還是為了爭一口氣,允浩都咬牙挺過來了。

妍秀出國留學前,姜爸爸總算是接受了自己。

「小子,要是讓我知道你把我女兒弄哭了,我一定饒不了你。」

「伯父你就放心吧。」

真的能夠放心嗎?什麼時候鄭允浩對自己說出的話也會沒有自信了?

深吸一口氣,敲門。

我今天是為了公事而來,工作的時候心無旁騖,才是我鄭允浩的作風。

 

 

 

 

 

第十六章

人間界:仁眾醫院院長辦公室

 

「姜伯父,好久不見了。過的好嗎?」

「允浩?你怎麼來了?」姜厚德注意到允浩身後的老忠,「你今天來,不是探望我這麼簡單吧?」

「伯父還是那麼犀利,一眼就把我洞穿了呢~」允浩拿出證件,「我是東方市重案組隊長鄭允浩,這位是我的同事。我們今天來,是關於貴醫院接連兩名醫生被殺一案,有些事需要姜院長協助調查。」

姜厚德摘下鼻樑上的眼睛,把身體交給按摩椅:「樂於合作,鄭警官。」

允浩和老忠在姜厚德對面坐下,拿出那兩名死者的照片:「這兩名死者,林敏姝和陳佩佩,分別於今年9月27日和12月14被人殺害並棄屍荒野。據警方所調查,她們分別是貴醫院的外科和內科醫生。」

「是,那又怎麼樣?」

「那據姜院長所知,林醫生和陳醫生之前有沒有得罪過什麼病人呢?」

「鄭警官你知道的,做各行各業都難免會得罪些人。就拿敏姝來說吧,之前她為了保住一位姓曾的病人的命,不得已鋸掉了他的右手,病人不接受,就跑來醫院鬧事。唉,你們警方也調查過他啊。」

「是,姜院長對著案子記得倒是很清楚。」允浩蹙眉,「聽院長這話,就是說每個醫生都有可能得罪病人咯?」

「可不是嘛。」

「那陳佩佩和林敏姝有沒有得罪過同一名病人呢?」

「哈,允浩,我還以為你很聰明。她們一個內科一個外科,接觸的病人都不同,怎麼可能得罪同一個人?」

「這樣啊~~」允浩的眉頭舒展開來,「那不知道姜院長有沒有得罪什麼病人呢?」

姜厚德不悅:「你這話什麼意思?」

「是院長你自己說的啊,“每個醫生都有可能得罪病人”,是不是,姜醫生?」

「你!」姜厚德坐直身子,「小子,我接受你是因為我那傻丫頭在家一哭二鬧三上吊說非你不嫁,不過你別以為這樣就能蹬鼻子上臉了。談戀愛可以,想當我姜厚德的女婿,你現在還不夠格!」

「姜院長誤會了。」老忠見氣氛不對立馬插話,「實不相瞞,我們警方懷疑這兩所案件為同一個兇手所為。所以,就猜想兇手是不是故意針對仁眾醫院又或者是……故意針對您……」

姜厚德並沒有因為老忠的解釋而消氣,相反看上去更加激動了:「針對我?!我有什麼好針對的?!我殺人了?放火了?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了?啊?」

「姜院長!」允浩面不改色,「請您再好好回憶一下,會不會是您年輕的時候得罪過哪些人自己不記得了呢?」

「臭小子你!」姜厚德面色充血,呈豬肝色,站起來把允浩和老忠往外哄,「出去!這裡不歡迎你們!出去!」

老忠連連後退,嘴裡還不怕死的念叨:「姜院長,請您再好生回憶一下,想起什麼一定要和我們警方……」

“砰!”

「……聯繫」最後兩個字被關在了門外。

允浩拍拍他:「算了,走吧。」

老忠看上去很擔心:「頭兒,這樣好嗎?怎麼說也是你女朋友的父親。」

允浩聳肩:「老忠,你不覺得奇怪嗎?他說我不夠格當他女婿,卻又拿出岳父的樣子教訓我。」

「啊~~頭兒,這樣看來姜院長其實很喜歡你,早把你當女婿了。」

「呵~這只是一種可能。還有一種可能,他只是用憤怒,來掩飾他的不安。」

 

回到警局才知道,玫瑰和正義那邊的調查,收穫也不大。

「我們通過陳佩佩的父母瞭解到,死者生前作風正派,無不良喜好,身邊的朋友也都是正經人,和男朋友的感情也很穩定,凶案發生前也沒有任何反常的情況發生。」

「那她的患者呢?」

「患者那邊的話,大概三個多月前,有名叫刑明康的男子有到醫院去鬧過事。其實他不是患者,是病人家屬。他的小孩患了急性闌尾炎,但是因為沒有及時送來醫院而耽誤了最佳治療時間,最終送到醫生那的時候闌尾周圍已經膿腫,穿孔併發了彌漫性腹膜炎,所以……」

「所以,死在了手術臺上。」

「嗯。」正義的聲音聽上去很沉重,聽者心裡也不好受。

「咳咳」玫瑰乾咳了兩聲,繼續正義沒彙報完的情況,「刑明康認為是醫院的過失,還上了法院。不過法官判定這起意外醫院方面沒有責任。」

允浩冷笑:「真是好笑,明明是當父母的失職,反而怪起了醫生,是沒勇氣接受現實還是推卸責任?」

「那那個刑明康有可疑嗎?」老忠道出了問題的關鍵。

「我們查過,案發當晚他和一群朋友在酒吧喝酒看球賽,鬧了整晚,酒吧裡所有人都可以為他作證。」

「這就奇怪了,難道又成了懸案?頭兒你怎麼看?」

允浩沒有回答老忠的話,反而問了玫瑰:「你說刑明康也去醫院鬧過事,是哪一天?」

「9月25號,林敏姝出事前兩天。」

允浩在一堆檔案中翻出林敏姝的那起案子,輕嘆:「怎麼會這麼巧?」

「什麼?」

「和曾國棟去醫院鬧事的日子,是同一天。」

 

 

汽車停在單身公寓樓下。允浩熄火,放下車窗,注視著三樓某戶的燈光漸漸亮起。

在中,現在在幹嘛呢?

習慣了準點下班,可是家裡沒有吃著零食看著電視的小傢伙,房間空蕩的可怕;習慣了早起做早飯,可是沒有一大清早就嚷嚷著要吃肉的小動物,牛奶比咖啡還苦澀;習慣了一進門就呼你的名字,習慣了每天吃完飯和你說說話,習慣了你的拳頭和小性子,習慣了每天都有你的生活………

習慣了這些習慣之後,你又逼著我去習慣失去這些習慣。

壞小子,隨便出現在我的生活中,打亂我的生活。現在又隨便的離開,讓我的思緒亂成一團。這是你對我的懲罰嗎?就因為我的優柔寡斷?

胸口悶到發痛。

「大象~大象~你的鼻子怎麼這麼長?………」

滑稽的手機鈴聲響起,這還是當初在中逼著自己換的。金在中,連手機鈴聲這樣的小細節都蓋上你的爪印,你憑什麼啊?

「喂,哥,什麼事?」

「允浩,在忙什麼?有空嗎?」

「嗯,很有空呢……」

「那來Cat Eyes,有個人要介紹給你認識,可能對你破案有幫助。」

「好,我馬上來。」

再見在中,明天再來看你……如果明天還是沒有答案的話………

 

 

Cat Eyes是東方市的一家酒吧,有時允浩來了性質,也會和警局的同事們過來喝幾杯。

一進酒吧就聽到崔承煥的聲音:「允浩,這邊,這邊。」允浩環顧四周,崔承煥坐在左手邊靠牆的位置,一邊招呼他一邊揮著手。承煥旁邊是一位衣著得體的男子,正端著酒杯打量著自己,想必就是他口中那位“對破案有幫助”的人了。

「承煥哥。」鄭隊長擺出面對媒體時的官方微笑,「不給我介紹一下嗎?」

「你先坐下吧~呐,這位是余子山,我大學時的學長,現在是一名心臟科醫生,這麼巧他就在“仁眾”工作。」余子山對允浩笑笑,允浩也帶著微笑點點頭。承煥繼續介紹,「學長,這位是市警局重案組隊長鄭允浩,是我很好的搭檔。允浩現在在查你們醫院女醫生連環被殺的案子,遇到點困難,需要你……」

「我知道,」余子山了然的打斷承煥,「鄭警官你放心,有什麼想問的你儘管開口,我一定警民配合。」

「謝謝余醫生,如果你提供的線索幫助警方破了案,我提名你拿“好市民”獎,不知道余醫生稀不稀罕那兩千塊的獎金?」

「哈哈哈,鄭警官,有錢拿誰不稀罕啊?」

兩個人邊開著玩笑邊握手,氣氛很愉快。

允浩要了一杯紮啤,聊天似的開始了詢問:「余醫生是什麼時候到的醫院呢?」

「我一畢業就去了“仁眾”,今年是在那工作的第8年了。」

“仁眾”誕生於上世紀末,余子山在那裡待的也沒有太久,看來醫院的背景他不會很瞭解,這條線是問不出什麼了。

「那余醫生認識先後遇害的兩位醫生嗎?」

「都是一家醫院的同事,當然認識。不止認識,關係還很好。敏姝和佩佩遇害,我感到很遺憾,雖然作為醫生她們並不是百分之百的出色,但想不到為此喪了命。」

允浩明白他是指那兩起醫療糾紛:「其實那兩名鬧事的病人警方已經證實了沒有可疑。意外嘛,誰都預料不到的。」

「不是這樣!」余子山把手裡的啤酒杯猛跺在桌上,發出很大的聲響。酒吧裡的喧鬧戛然而止,客人們齊刷刷轉過來注視允浩這桌,呆了一秒,下一秒又紛紛轉回去各幹各的,恢復了嘈雜。

余子山看上去很尷尬,手指來回滑過杯把。

「對不起,我失態了。」

允浩看出點端倪:「余醫生,你是不是知道點什麼?」

「不知道和這案子有沒有關………那兩人鬧事那天,我親眼看見他們一起離開醫院,去了酒吧。」

靈光一現!

「哪家酒吧?」

「紫藤路那家“老水手”。」

允浩激動的站起來,走之前感激的和崔承煥擁抱了下,又再次和余子山握手:「一點細微的線索也可能是破案的關鍵。余醫生,謝謝你。」

 

 

時間是早上八點半,地點,重案組辦公室。

老忠提著油條喝著豆漿走進辦公室的時候,他最尊敬的隊長正趴在辦公桌上睡覺。

允浩枕著自己的手臂,臉朝外側,鼻息均勻,睡得很沉——這是極度疲倦的表現;電腦是開著的,辦公桌上堆滿了資料和報告;杯子裡還剩有半杯咖啡,從色澤上看已經冷掉多時了。

手機鬧鈴響了起來,允浩閉著眼睛在桌上摸索到手機,閉著眼睛關掉鬧鈴,閉著眼睛坐直身子,閉著眼睛伸展筋骨,然後終於把眼睛睜開了。

「老忠,這麼早就來了啊?」允浩摸摸嘴唇周圍新長的一圈青色胡茬,「唷,油條,有我的份沒?」

老忠把手裡的早餐全部孝敬給隊長,允浩只抽出一根油條:「不要那麼多,我吃這個就好。」

「頭兒,你昨晚通宵?」

允浩咬著油條點點頭,看上去格外興奮。

「有新線索了?」

捶著胸口吞下最後一口油條,再喝一口冷掉的咖啡:「我懷疑這場連環兇殺案有兩個兇手……等那兩個來了我在一起說。」

 

十幾分鐘後玫瑰和正義同時走進辦公室。老忠感到很驚訝:「你們約好一起來的?」

出人意料的,女中豪傑玫瑰姐竟然紅了臉!小義哥看上去也有點害羞。

允浩一心只想著案子,忽略了這些反常現象,招呼三個手下過來開會。

「我昨天瞭解到,原來第一件命案被牽扯在內的曾國棟和第二件命案的那個刑明康之前有過聯繫,這就意味著,他們兩個可能一起合作,交叉殺人。」

「交叉殺人!!!」三個小的異口同聲,分貝高達90赫茲。

「對!」允浩目光如炬,「大約三個月前,曾國棟和刑明康在同一天,同一個時間段,不約而同的去了“仁眾”分別找兩名不同的醫生鬧事。之後有人看見他們去了“老水手”酒吧一起喝酒,後來兩個人喝醉了在酒吧裡大聲嚷嚷著“那些狗醫生,遲早殺了她們”,還有“合作愉快”等等。我昨晚去了那家酒吧,由於那晚兩個人都很吵,後來還被趕出了店,所以酒吧老闆、酒保、保安還有一些熟客都可以作證。………

………交叉殺人有什麼好呢?第一,各取所需。你幫我殺了我想殺的人,我幫你殺了你想殺的人。第二,為自己洗脫嫌疑。在搭檔殺害你的仇人時,你可以為自己創造出充分的不在場證據,警方自然告不了你。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沒有殺人動機。被害者和你無親無故,任警方想破腦子也懷疑不到你頭上。」

玫瑰還是有所懷疑:「會不會是巧合?畢竟那麼明目張膽的在酒吧宣佈過“殺人計畫”。」

「本來我也是這樣想,但我昨晚離開酒吧立刻去了曾國棟和刑明康家,準備找他們問話。」

「那結果呢?」

「結果,」允浩笑著挑了挑眉毛,「這兩人都不在家,電話也轉接去留言信箱。」

正義一躍而起:「那還等什麼,肯定是畏罪潛逃了。殺去抓人啊!」

玫瑰拍一下正義的頭:「莽夫!你知道他們在哪?說不定是在公司加班呢?」

「玫瑰說的對。」允浩贊許的看著玫瑰,「不過今早我打去公司問過,兩個人先後請了長假。所以,這兩人目前為這起連環兇殺案的頭號犯罪嫌疑人。………

………我昨晚已經打電話通知過機場,火車站,還有負責高速公路收費站的同志讓他們留意了。你們昨天才找過刑明康,他應該不會跑太遠。至於另一個,就算好運讓他跑掉了,無論如何我們也要把他抓回來!」

「是!」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