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人間界:警局

 

明天就是新年了,全警局都挺興奮,不過,重案組除外。

快下班時,允浩又收到包裹,又是恐嚇的公仔。這一次,不僅僅是染血那麼簡單。公仔的一隻胳膊被人為的扯爛,幾縷線還頑強的連接著身體,淒淒慘慘的掛在體側。

「頭兒……」玫瑰開始不知所措,正義的情緒也由上一次的憤怒升級為擔憂,就連老忠也慌亂起來。很顯然,這個“恐嚇公仔”完成了“恐嚇”的使命。

「上次的那個公仔,調查有結果了嗎?」被恐嚇的主角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一開口,聲音像是室外的冷風。

「頭兒,查過了,醫院和私人診所都有購血,不過……範圍很廣……」老忠把第二個公仔重新包裹好,「我即刻把這個也送到法證那邊去,和上一個進行比對。」

「好,追著這條線查下去。正義,片場那邊呢?」

「沒用真血,說成本太高,用的咳嗽藥水加蜂蜜。」

「哦,這到是第一次聽說。」允浩整理好資料,「搞定,收工了。明天放假,各位新年快樂。」

大家都愣著沒有答話,允浩又提高音量重複一次:「喂我說,新年快樂!」

「哦,哦,快樂,快樂。」

「唉,真是。」允浩把車鑰匙套在手指上轉啊轉,大邁步離開了。

留下的三個人面面相覷,很有默契的發出一聲嘆息。

 

 

車子還沒到達目的地,遠遠的就看見寶貝在中了。天氣越來越冷,小傢伙卻穿的很單薄。不圍圍巾,毛衣還是低領的,白皙的脖子就這麼暴露在寒冷的空氣中。也不戴手套,要不是為了遮住耳朵,允浩估計他連帽子都不會戴。

「啊!允浩允浩!」在中也看見允浩的車了,一蹦一跳的跑過來。帽子上的小絨球隨著步伐左右晃動,像小狗脖子上的鈴鐺。

「怎麼不多穿點?」允浩鎖好車下來,故意板著個臉。在中是他的愛人,有時候又像自己的孩子。對待不聽話的小朋友,除了哄,凶也是必要的。

「嘻嘻~我又不覺得冷。」在中調皮的吐出舌頭,踮起腳尖,飛快的在允浩唇上啄一口,「看吧,是暖的哦~」

凶也沒用,這個“小朋友”總有辦法化解自己的怒氣。

「調皮搗蛋。」無奈的揉揉在中的腦袋,「晚飯吃了嗎?」

明天要放假,所以今天警局加班。昨天已經做好很多菜凍在冰箱裡,在中只要拿出來熱一熱就可以吃了。

「嗯,忘了什麼也不會忘了吃飯的。」在中說的理所當然,「允浩,這兒不是遊樂園嗎?都關門了叫我來幹什麼?」

「等會你就知道。」允浩神秘的一笑,用車鑰匙敲打緊閉的鐵門。尖悅的金屬碰撞聲回蕩在安靜的遊樂園。不一會兒,有個穿保安制服的小夥子鬼鬼祟祟跑過來,幫他們開了鎖。

「快點快點,」小夥子催促二人進來,“哐嘡”又把門鎖上了,「好你個鄭允浩啊,這種時候就想到老同學了,我真是交友不慎。」

允浩露出一排大白牙:「度根,是好兄弟就別這麼小氣,今天謝謝你,改天請你吃飯啊~」

「行了行了別討好我了,走吧我帶你們過去。」

 

在中坐上摩天輪的時候,還迷迷糊糊的不知道允浩想幹什麼。一直到摩天輪漸漸升高,允浩變戲法似的拿出一個蛋糕對他說「新年快樂」,他才猛然反應過來第二天是新年。

「嘁,允浩你好老套哦~」明明感動到快要流眼淚了,還在嘴硬,「遊樂場,摩天輪,蛋糕,怎麼沒有煙火啊?」

話音剛落,一聲炸響驚得在中抖了下。絢爛的煙火染紅了夜空,也映亮了允浩深情的眼眸。

「在中,我聽人說,摩天輪的每個盒子裡都裝滿了幸福,幸福有多高,摩天輪就有多高。當摩天輪達到最高點時,如果與戀人親吻,就會永遠一直走下去。

呐,你也知道我不是個迷信的人,但是聽到這個傳說就很想和你一起坐摩天輪。雖然這麼做有點傻傻的,但是……反正我已經為你做了太多的傻事了。」

允浩說完害羞的捂住臉:「呀~~~真不好意思,太肉麻了!……在中,你有沒有聽清楚我在說什麼啊?在中?在唔……」

“咻————砰!”

頭頂的煙火編織著五彩的夢,遠處的廣場興奮的市民在倒數。5,4,3,2,1,人群歡呼,戀人們幸福的擁在一起,和最愛的人一起慶祝新年的到來。

摩天輪上升到了最高點,曖昧的鼻息在狹小的空間裡迴響。在中把舌探入允浩口中,有節奏律動般的的繞著允浩的舌尖,畫圈似的舔吻。允浩很快轉被動為主動,捲起那條小舌含住,輕輕的吸吮,動作緩慢而輕柔。

結束了這個熱情卻溫柔的吻,兩個人都不想說話,靜靜的相擁取暖。

是什麼時候開始愛上彼此的呢?也許是從第一次擁抱開始的吧。先戀上對方的體溫,繼而愛上溫暖的擁抱。暖暖的,可以化解冷漠,逐漸敞開心扉,繼而淪陷,的擁抱。

如果是你,淪陷一輩子,也很好。

夜晚的寒風凜冽,摩天輪內卻溫暖如春。

………………

………………

 

「允浩………」

「嗯?」

「摩天輪………怎麼一直停在這兒了?」

「啊?」

這麼浪漫的氣氛,居然出現這種煞風景的場面,允浩突然覺得很無力。

「度根這死小子……」碎碎念著掏出手機,撥打老友的電話,「……耍我是吧?不接電話!」

撥了幾次都是無人接聽,允浩拍著窗戶朝下面大喊:「度根呐!李度根!!………啊~氣死我了!!」

明明說好的,他在控制室裡看著機器。關鍵時刻掉鏈子,度根不像是這種人啊。難道上廁所去了?不對,上廁所也沒必要把摩天輪停在這裡吧。莫非………度根出了什麼意外?

允浩即刻趴在窗邊像控制室的方向看去。

「可惡,黑乎乎的什麼都看不到………對了,在中啊,你能看清楚嗎?」

「我當然沒問題。」在中的藍瞳像兩顆寶石,在黑夜裡射出睿智的光芒,「……控制室……允浩!有人在動手動腳!」

「什麼?!」

又一束煙火在上方綻開,奪目的綠光照亮了大地。雖然只是一瞬間,卻讓黑暗暴露的清清楚楚。

纖瘦的背景匆忙閃進草叢,熟悉的輪廓讓允浩鼻子發酸。

「別跑!」在中按耐不住,拉開摩天輪的窗戶俯身跳了出去。落地時以豹子的形態,閃電般向黑影逃竄的方向沖去。

 

允浩呆坐在摩天輪裡,過了多久?他自己也不清楚。總之後來摩天輪又開始轉動,拉開門時在中站在自己面前,鐵青著臉。

「讓那小子跑掉了。」在中像受了很大的恥辱,「被他早一步跑到大街上,我又不敢就這麼跳出去。該死的!氣味弄混淆了,也沒看見長相。」

「嗯。」 (那張臉,我剛才看見了。)

在中沒注意到允浩的反常,繼續咬牙切齒:「那小子的速度居然這麼快……」

「嗯。」 (當然快,他從小就是球隊前鋒。)

「允浩,你說,什麼人這麼無聊呢?整這種惡作劇害人!」

「嗯。」 (不是,他不會害我,不會……)

「咦?」在中意識到允浩的失神,放軟了語氣,「允浩,你怎麼了?不舒服?」

「……不是。」允浩靠在在中肩上,把全身的重量都交給他,「我只是,被你嚇到了……突然就跳出去……真的,嚇死我了。」

「嘿嘿,允浩你忘了我是豹子啊,這麼點高度不算什麼。」在中把手繞到允浩背後,輕輕拍打他的後背,就像允浩常常對他做的那樣,「好了,好了,我們浩浩不怕了哦,是在在錯了。」

「呵呵,」允浩低沉的笑道,「在中,你真好。」

「哎呀,真肉麻啊~」

「!! 度根!你沒事吧?」

李度根方便完回來就看見兩個人抱在一起膩膩歪歪,剛打趣一句,允浩一臉關心的問自己有沒有事,反而把他弄傻了。

「沒事啊,我能有什麼事啊?我就去上個廁所。………欸允浩,你們是怎麼下來的?」

允浩避開這個話題:「度根,我們要回去了。」

「哦,哦,那走吧。」

 

 

『允浩啊,去辦公室幫老師把作業本抱來發了吧。』

真討厭!人家明明在和新民玩沙包呀,這局都快贏了。新民那小子怎麼會是我的對手!哼!

『哦,好的老師。』

唉……可是老師讓我去,我又不能不去,誰叫我是乖孩子呢?

老師的辦公室好遠啊,對面教學樓三樓,為什麼不能就在我們教室隔壁呢?等會還要抱那麼一厚摞作業本……呀!鄭允浩,你是男人啊!這點重量算什麼?沒事的,沒事的。

咦?老師的辦公室裡好吵哦,又有不聽話的小朋友被教訓了嗎?

『金俊秀,這個花瓶是你打爛的?』

俊秀?

『老師,不是我打爛的。我剛才去洗拖把,回來花瓶就碎了。』

『剛才辦公室裡只有你一個人在做清潔,不是你打碎的難道是花瓶自己長腿跳下來了?』

廣茨說的沒錯,他們老師果然是牛魔王他媽媽,這麼凶俊秀,他會哭的啊。

『嗚嗚嗚嗚,我沒有!不是我幹的!』

看吧看吧,我就說俊秀會哭啊。

『報告!』

『進來。』

討厭的老師,長的都那麼討厭。

『老師,我是二年四班的鄭允浩,李老師讓我來抱作業本。』

我是乖孩子,乖孩子。

『哦,李老師的位置在那裡,去吧。………呐金俊秀,你還不承認是吧?老師要請家長了啊?』

『嗚嗚嗚嗚,真的,嗚嗚嗚,不是我。』

牛魔王他老媽,俊秀才不會撒謊!如果他說沒有,就一定沒有!

嘁,打碎的花瓶也不清理一下,就這麼散在地上。萬一割到腳怎麼辦呢?

咦?等等,這是什麼?

『老師!』

『哦同學,怎麼了?』

『你看!』

『………什麼?』

『這是打碎的花瓶碎片,仔細看這一塊上有血跡,可能是打爛花瓶的人不小心割到自己的手了。可是你看金俊秀同學的手,上面沒有傷痕,也就是說,他沒有撒謊,花瓶不是他打碎的。』

『咦?……好像……金俊秀,你走吧,沒事了。』

喂這樣可不對哦。

『等一等老師。』

『又怎麼了?』

『我媽媽說,如果把人弄哭了,那就是傷害了別人,應該給那人道歉。』

『…………』

哼哼,乖孩子也是有脾氣的!

『…………』

你看著我幹嘛?雖然我眼睛小,但是絕對比你的大!

『咳咳……對不起……行了吧?』

『老師,我媽媽說,給別人道歉的時候,要在歉語前面加上那人的名字。』

『………金俊秀同學,對不起。』

『嗚嗚嗚嗚,沒,沒事。』

『好了俊秀,別哭了。老師拜拜咯~』

哈哈哈,爽死了!鄭小浩大勝牛魔王,呃不對,是牛魔王他媽媽,哈哈哈!

『嗚嗚,允浩哥,謝謝你。』

『沒事沒事俊秀,你有事,哥一定會幫你的。換作是哥出事,俊秀也一定會幫我的,對吧?』

『嗯,嗚,我也,嗚嗚,會幫允浩哥,嗚嗚。』

『好啦小太陽,別哭啦。喂,現在就幫我分擔點作業本吧。』

『嗚,嗯,嗚。』

 

俊秀,哥由始至終都相信你。所以,別讓哥失望好嗎?

 

 

 

 

 

 

 第二十六章

人間界:“綠陽新屯”社區

 

知道什麼是腐敗嗎?

允浩把車開進政府社區時,對“腐敗”一詞又有了新的理解。

位於東方市黃金地段,交通十分便利。占地1000畝大盤,綠化面積70%,水面面積達30000餘平方米。住宅區集居住、度假、休閒和投資於一體。會所占地面積1500平方米,3層,設置大堂、餐廳、會議廳、商務中心、MBA學術論壇中心、美容美髮中心等。周邊配套規模成熟:傳統小吃廣場、古風茶樓、購物超市形成獨具特色的中式風情街;四季廣場、室內室外游泳池、足球場、籃球場、網球場、兒童遊樂場、特色客棧、社區診所、室內壁球館、幼稚園………

就這樣的地兒也能叫“屯”?門口保安穿的制服都比警隊配發的洋氣!中式歐式叫不上名兒式的別墅一溜兒排開,想要購買光預付款就得好幾千萬。

反正公家報銷,怕什麼呢?

所以腐敗就是:不求最好,但求最貴!

 

「唉。」

「唉。」

「唉。」

「唉。」

四位警員發出同一聲感嘆:一單入屋盜竊案也要重案組全員出動,為什麼“人民公僕” 的排場總是比“主人”還要大?

管家帶著重案組和法證兩名同事跨進寬敞的客廳,比自家床還大的沙發上坐著一位少年,正關注新聞的他並沒有發現員警的到來。

「二少爺。」

管家喚了一聲。少年轉過頭看見允浩,不慌不忙的關了電視,起身迎接。

「警官,辛苦你們了。」是個十分討喜的孩子,說話時還帶著微笑,允浩覺得那笑容很是眼熟。

「你就是報案的朴先……」允浩在思索應該怎麼稱呼他,叫先生顯得老氣了,叫同學又不合適。

少年轉轉眼珠,先允浩一步回答:「嗯,是我報的案,警官你可以叫我有煥。」

有煥?朴有煥?政府官員家屬………不會那麼巧吧?

「你是不是有個哥哥叫朴有天?在偵探社當助手的那個?」

這下換少年驚訝了:「咦?警官你認識我哥?」

「算是有點淵源。」真是無巧不成書,「先不說這個,入室盜竊是怎麼一回事?」

「嗯……各位警官,請隨我上樓吧。」

「就是這裡。」

玫瑰和老忠在樓下給傭人做筆錄,法證人員在花園裡取證,有煥把允浩和正義帶入一間書房。房間裡其他傢俱都沒有被盜過的痕跡,唯獨書桌被嘈的亂七八糟,每一個抽屜都被撬開,檔和白紙散了一桌。

允浩瞟了眼桌面上的白紙,又注意到書桌旁邊地毯上,四個排列均勻的小坑。

「小偷的目的性很明確啊。」正義跟了允浩幾個月,總算是學到點東西,「都丟了些什麼東西?」

允浩蹲下,用手指感受了下小坑的深度,「密碼箱被盜了?」

有煥一臉不可思議:「警官,你怎麼會知道?」

允浩挑眉:「很簡單。你們看這些白紙,它們不是普通的紙,仔細看紙面上有暗花,是東方市市標,所以這是政府辦公用的統一公文紙。這個家裡會用到的這些紙的只有你父親,說明這書房是他的。

還有書桌旁邊的這四個坑,呐你們看,對角線很整齊,明顯之前是有什麼東西擺放在這裡,後來被人挪開了。再看這些坑的深度,那個擺放在這裡的東西應該很重,類似於保險箱一類的東西,才會在地毯上壓出這麼深的坑。公安部部長,密碼箱裡會擺放些什麼呢?我猜………」

『允浩哥你放心,就算把我爸的密碼箱爆開,我也要拿到資料!』

允浩回想起有天那句壯志豪言,神秘的一笑。

「是案件資料吧?」

允浩的推理正義早已經是見怪不怪,不過有煥小朋友現在的表情只能用“膜拜”倆字來形容了。正義把有煥快掉地上的下巴托上去,表示理解的拍拍他肩膀,說,「我知道他看上去很神,你要相信他其實是一個人。」

「咳咳,」允浩清清嗓子,「有煥,現在說說這案子吧。」

「哦,哦。」有煥總算是回過神來了。

 

朴正陽把車開進車棚的時候,看見自家院子裡有兩個穿著白大褂的男人。一個蹲在地上東比比西對對,另一個舉著相機四處“哢嚓哢嚓”。怎麼說也是在警界摸爬滾打這麼多年的人,朴正陽一眼就看出了那是法證人員在取證。

「老爺,您回……」

「誰報的警?」朴正陽不悅的皺著眉頭,「我不是說了不要報警嗎?」

管家面有難色,猶豫了片刻,還是說了實話:「是二少爺……老爺,二少爺也是關心您的安危,您別……」

「他們在哪兒?書房?」朴正陽不耐煩的打斷管家的求情,不等他回答就“咚咚咚”上了樓,邊走邊念,「大的這樣,小的也這樣,眼裡沒我這當爹的。」

書房的門是打開的,正義站在書桌前翻閱自己的資料。朴正陽的火一下子就上來了。

「誰准許你動我的資料的?」一把合上檔案夾,「你不知道這是違法行為?」

「爸,你,你回來了……」

「有煥,誰讓你報警的?你明知道我不喜歡別人動我的書房!」

「不,不是。」有煥咬著下唇,「我只是給關叔叔打了個電話,我沒……」

「你給警局局長打電話還不叫報警?」

有煥低著頭,手指攪著衣服下擺,眼裡蓄滿委屈的淚水。

一直被朴正陽忽略的允浩從陽臺走了進來,把正義拉到自己身後。

「朴校長,別來無恙啊。」

「你是……鄭允浩!?對啊,我差點忘了,你現在可是重案組隊長了。」朴正陽冷哼一聲,「那我這案子就更不能交給你了。」

允浩蹙眉,因為當年俊秀的案子,朴正陽對他依然有偏見。

「朴校長,這是兩碼事。況且,我們已經找到證據,證明俊秀是清白的了。」

「清白的?哼哼,」朴正陽從公事包裡掏出一盒錄影帶,「這是社區的保安剛才給我的,你要不要帶回去看看?你那朋友很上鏡呢。」

俊秀!

允浩心裡大呼不妙,還是面無表情的接過那盒錄影帶。

「正義,我們走吧……」

「等一等,麻煩你轉告我那不爭氣的大兒子,下次偷完東西記得把證據消滅乾淨,他爹我可是員警………啊不過,有天可害了你那朋友啊,」朴正陽語氣很得意,「把當年那案子的資料偷走,害得他白忙活一場。」

「………走吧,正義。」

「有煥,你也出去。」

「爸……」

「出去!」

 

所有人都離開後,朴正陽退去了剛才的不可一世。

打開書桌最下面那格抽屜,裡面收著一張照片。有些失神的看著相片中的人,指尖劃過他的輪廓。

「澤彬呐………」

把相片貼在胸口,朴正陽閉上眼睛。

 

 

 

陸廣茨私家偵探事務所

從朴家出來,允浩沒有回警局,而是去了廣茨的偵探社。

陸廣茨看到是允浩來了很高興:「允浩哥,你也來了啊?」

「“也”?」還有誰來了嗎?

歡快的腳步聲靠過來,「允浩,允浩。」

「在中,」允浩笑了,「你怎麼不待在家裡?」

在中撅嘴:「老在家裡悶死了,我就來騷擾小茨,呵呵。」

「哪裡是“騷擾”?在中幫了我很多忙呢。」廣茨把允浩讓進屋,「哥來幹什麼?俊秀的案子有新進展嗎?」

「算是吧……俊秀又有麻煩了……」

 

朴正陽給的錄影反反覆覆看了好幾次,本來想找到否定的證據,哪知越看越肯定。其實哪裡需要看那麼多次呢?高級社區的監控鏡頭都是高級的,俊秀那張臉,諷刺點說,確實很上鏡。

「俊秀真是一點都沒變呢,」再重播一次錄影,放到某處定格,「你們看那鴨屁股,呵呵~」

有天往嘴裡扔一顆爆米花,“啪喳啪喳”嚼的老響:「是哦,身材不錯~」

「朴有天你看電影嗎?還吃爆米花!」廣茨急得跳腳,「允浩哥!現在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開玩笑!!」

「唉……急又有什麼用?」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縱使是鐵人鄭允浩也有些疲倦了。俊秀啊,你為什麼那麼沉不住氣?

允浩起身,準備關了錄影,在中拉住他:「別關!」

「嗯?怎麼了在中?」

「這個背景……好像……」靈光一閃,「允浩,允浩,就是他!那天晚上遊樂園裡的人就是他!」

「………在中啊,你認錯了吧?」

「我才不會!你知道我記性很好的!」

「不是……我是說……俊秀不會那樣整我,我們是好兄弟。不信你問廣茨,廣茨哦?」

廣茨猛點頭:「嗯,嗯,俊秀最喜歡允浩哥了。」

「允浩,我不是三歲的幼仔。」在中直視允浩的雙眼,「你從來不會質疑我的,你現在是在逃避嗎?還是說,你在維護你們所謂的“友誼”?」

「……在中,俊秀是無辜的。而且……」他不會害我。

「是啊,是啊,他是無辜的,你難道不無辜嗎?」在中撫上允浩明顯消瘦的臉頰,「為了幫兄弟東奔西跑,反過來到被他誤會,你難道不無辜嗎?」

「在中………」

「允浩……我幫俊秀是因為他是你兄弟,但如果他想對你不利……不管是不是誤會,只要他傷了你,我決不會手下留情!」

在中水藍色的眼睛裡泛著駭人的殺氣。這一刻,允浩突然感受到身為獸人族的他,血液裡暴戾的一面。

 

 

允浩一大早剛到警局就被傳去了局長辦公室。進門時,關局長正興致盎然的翻著一本什麼,上面花花綠綠的像是畫冊。

「允浩,你來的正好,幫我選選。」關局長把那本小冊翻轉頭,順著桃木桌面滑到允浩面前,那些花花綠綠,原來是一尾尾色彩斑斕的觀賞魚。

「我準備在辦公室裡養一尾魚,可是不知道養什麼好,允浩你對養魚有研究嗎?」

「沒什麼研究………」允浩儘量使自己的語氣聽上去沒那麼敷衍,「關Sir,你叫我來,就為了……」幫你選魚?

“叩叩。”

「進來。」

「局長……鄭隊,你也在啊。」

進來的女子蓄著很短的碎發,穿著深色的小西裝。雖然帶著中性美,但又不是絕對的男性化。舉手投足動作大氣,眉眼之間又散發著女性的柔美。總之,帥氣又陽光,正式又幹練。

這個人允浩認識,普通犯罪科的負責人,與俊秀同一屆的校友,李諾言。

「哦小李,你來了啊,來來來,幫我選選魚。」

俊秀那邊剛剛出了麻煩,昨天和朴正陽又鬧的不愉快,這種時候把李諾言和自己都叫來,允浩知道絕對不是一起選魚那麼簡單。

「嗯……」李諾言斟酌了會兒,指著一尾妖嬈的黑色觀賞魚說,「就牠吧。」

關局長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哦?這條?我以為你們女孩子都喜歡紅色或藍色顏色鮮豔的,沒想到小李你喜歡深色系的啊。」

李諾言微笑道:「鮮豔奪目,絢麗璀璨的魚確實好看,也很有觀賞價值,但是放在辦公室裡顯得太過富饒了,不合適。」

關局長把圖片冊收好,不動聲色的說:「我有說過是養在辦公室嗎?」

「呵呵呵,關局長你考我吧?」李諾言笑起來眼睛會彎成好看的月牙形,「每個人都希望家宅平安,財源廣進,因此,養殖在家裡的魚,都是一些比較祥和的,如錦鯉,七彩神仙等。但是你給我看的那些,都是鬥魚啊。鬥魚帶有戾氣煞氣,不適合養在家裡,不過養在警局就剛好,可以擋煞。」

「哈哈哈哈,允浩,你這個師妹不簡單啊。」關局長滿意的鼓起掌來,轉向允浩說,「看來,你也可以放心把金俊秀的案子交給她了。」

允浩沒想到關局長會出這手,李諾言也有點茫然。

「局長,這是什麼意思?」允浩激動的站起來,「金俊秀雖然是我朋友,但他已經沒有嫌疑了啊。」

「咳咳,兇殺案是沒了嫌疑,但是他現在又涉嫌一單入室盜竊,物件還是公安部部長。」

允浩忍不住拔高音量:「一案歸一案!就算盜竊案可以轉給普通犯罪科,五年前的凶案還應該屬於重案組查!」

關局長眉毛立了起來,李諾言坐在允浩旁邊很是尷尬。

「總之,我不同意。」允浩坐回去,態度還是很堅決,「按照程序,我接手金俊秀的案子沒什麼不可以。」

「你!」關局長氣結,怒瞪了允浩幾秒,突然莫名的勾起嘴角,「允浩,上次誤診說你有“胃癌”的,是哪家醫院啊?」

允浩愣怔住:「局長你……」

「哼哼,鄭隊長,再怎麼說我也是堂堂警局局長,你的“頂頭上司”。」

可惡!

天知道允浩現在有多想拔出配槍,狠狠的摔在辦公桌上,帥氣的說一句「老子不幹了!」 可是他也深知一時的衝動會帶來無法彌補的後果,想到重案組的那些個同事,他只能把拳頭捏緊,再捏緊。

陰謀,一切都是陰謀。

允浩起初還不確定,現在幾乎可以肯定了。

為什麼俊秀的案子拖了五年沒人理?為什麼這麼多疑點資料裡都找不到?為什麼自己剛有頭緒就馬上勒令轉交他人調查?

呵,其實答案早就很清晰了不是嗎?只是允浩一直不願去承認——這案子涉及到警界內部人員,也許還是高層——究竟這世界還能黑暗到什麼程度呢?

關節都發白了,指甲也陷進肉裡。幾年來,再多的陰暗帶來的只是震驚和失望,這一次,還有心痛。

自己所鍾愛的事業,到底,還應不應該堅持呢?

“嘩啦!”允浩推開椅子站了起來,僵硬著步伐走出去。開門之後,又一次在門口看見了崔承煥。

允浩突然很想問他,每一次丟臉都被你看見,你到底是不是故意的?但最終還是忍住了。

「允浩,你去哪兒?」 那不是回重案組的方向。

「哥,別跟著我,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正是一天中最忙碌的時候,每個部門都埋首工作中。窗外警車的警報聲和辦公室裡文秘敲字的鍵盤聲混在一起,讓允浩徹底混亂了。

畢業時的宣誓誓詞自己還記得:

國旗在上,員警的一言一行,決不玷污金色的盾牌。 憲法在上,員警的一思一念,決不觸犯法律的尊嚴。 人民在上,員警的一生一世,決不辜負人民的期望。

為了國家的昌盛,為了人民的安寧;中國員警,與各種犯罪活動進行永無休止的鬥爭,直至流盡最後一滴血。

為了神聖的使命,為了犧牲的戰友;中國員警,寧願清貧,永不貪贓。以我廉潔,守護正義。從警一日,清廉終生。

「呵呵,呵呵,哈哈哈……」沒有原由的,允浩突然很想大笑,事實上他也確實笑了。

不想待在這裡,連空氣都那麼壓抑。

 

同一時刻,朴有天帶著金在中回了朴家。

朴正陽和妻子林雨姝早在15年前就離異了,女人第二年就嫁了個老外移民去了太平洋彼岸,兩個兒子交給了有錢老爸。十幾年年來,朴正陽一直未再娶,家裡唯一的女人就是那幾個傭人。

人說三個女人一台戲,其實三個男人也可以,還是戰爭片。有煥在哥哥的庇護下長大,性格比較孱弱。有天的個性就像足他父親,倔的像頭牛,認定的事情就會做到底。為了要當偵探,和朴正陽鬧到幾乎拆了房子,一怒之下就搬了出去。

「所以,你恨你爸爸咯?」

在中在書房裡轉悠,看著是固體就撲上去嗅嗅,竭力尋找俊秀遺留的蛛絲馬跡。

「NO,NO,父子之間哪有隔夜仇?」有天也東翻西找,幫著在中調查,「我只是不爽他非要我當員警,一點都不尊重我的夢想。」

「那我祝願你夢想早日成真。」金在中沒有在諷刺,嗯,沒有,「這是誰?」

「什麼?」在中在書桌抽屜裡找到一張照片,有天湊過去看,畫面中是兩個年輕的男子,穿著制服,意氣風發。

「咦?這不我爸嗎?他旁邊是誰?方叔叔?」

「誰?」

「就是方亞姐的爸爸啦,死了好多年了。行了放回去吧,沒什麼好看的。」

「哦。」

「喂朴膩膩,」在中移動到陽臺,衝有天招招手,指著樓下說,「你能從這跳下去嗎?」

朴有天心裡“咯噔”一下,頓時嚇出一身冷汗,「在,在中啊,我又有哪裡惹你生氣了嗎?」

「那就是不能咯?」

有天快哭了:「廢話,你以為我是你嗎?十一樓跳下去都沒事!」

「這就怪了,俊秀是怎麼離開的?還背著那麼重的密碼箱。」在中扭著腦袋觀察四周,一根下水管道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湊過去嗅嗅,然後說道,「嘿嘿,朴膩膩,順著這根管子,爬下去給我看看。」

 

 

允浩不知不覺就來到了海邊的集裝箱碼頭。當年,俊秀就是在這裡落海的。

冬日深褐色的海面顯得很凝重。冰冷的寒風氣勢洶洶的掠過海面,湧浪連綿不絕像滑動的絲綢,從北邊的天際前赴後繼、鍥而不捨地撲向堤岸,濺起拔高的浪花,發出撕裂般的拍打聲。

「唉……」

被海風吹一吹,允浩也冷靜了很多,他本來就不是個容易衝動的人。案子有內幕是事實,自己沒能力去改變也是事實,雖然上頭命令他停止調查,不過並不代表自己不能私下調查。當務之急,是要儘快找到俊秀,瞭解案件的全部經過。

這麼想著,允浩覺得現在站在這裡完全是在浪費時間了。

允浩加快步伐向警局跑去。出來時候怒急攻心,小宇宙爆發,一口氣走到海邊完全不覺得累。現在看看路標,自己居然走了十幾公里!!

前方左轉,沿著那條路走下去就是市區………等等,是自己敏感嗎?轉彎的時候,為什麼覺得有人跟在自己後面?

允浩想到之前收到的那兩個染血的員警公仔,心裡又多了一份戒備。故意放慢腳步,突然猛的轉身。

……………

 

 

「金在中你是不是故意耍我?」

「我沒有啊~~~」

「胡說!你明明已經在那根管子上嗅到那個什麼秀的味道了,為什麼還要讓我爬一趟!?」

「呵呵,好吧,我是在耍你。」

「金在中,我,我,我和你拼了!!」

「哎呀朴膩膩,你想死了是吧!給我好好開車!!往左,往左!」

一輛高級跑車順著沿海的公路,橫衝直撞的向目標開去。

 

 

沒人?

允浩轉回身子,繼續往前挪動步子。一邊走,一邊掏出自己的手機。這是XX公司今年推出的新款手機,是在中幫自己選的。除了功能強大外,它華麗的鏡面設計也是吸引在中的一個主要因素。

假裝是在看時間,用手機偷偷的反射了身後。雖然模模糊糊只能看見輪廓,但是允浩心裡已經確定了。

警校的老師沒有教過你嗎?跟蹤時不要距離目標太近。

 

 

「在中,到了沒有啊?」

「嗯,氣味越來越重了,是這個方向沒錯。繼續往前,然後左拐。」

高級跑車駛過了集裝箱碼頭。

 

 

允浩加速度往前小跑了一節,身後有汽車按喇叭的聲音。

就是現在了,轉身!

允在:「金俊秀!你終於出現了!」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