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不幸的我想要轉的豆花文,作者一直沒辦法連絡上,我已經有在她的部落格留言,希望有天能回覆我〒〒

 

放長篇之前我想先放個3萬多字的小短篇(3萬字算短篇吧??)。這個文很搞笑,我前天整理我的豆花文檔的時候看到這篇,我看這篇已有些日子了,印象中就是很搞笑的豆花文,昨天把文再看一遍後就想‥‥不如先放這篇吧(預計4天完結),而且這文最特別的地方就是全文沒有一個對話符號,就是「 」啦~~我看了那麼多文,這樣的寫文方式唯一只有這篇。但每個人講了什麼還是清清楚楚的,這作者厲害!

這故事就是一個背負著老爸刑警大夢的笨蛋小警察,和一個怨自己吃飽撐著領回一個麻煩精的大頭目,如何在警界創造"雙雄"傳說。<---這個簡介真是言簡易賅= =

 

=============================

 

《雙雄》  作者:himinicat (作者無從連繫,若有不妥請告知,會立即撤文)

 

 

 

金在中畢業了。

某日的一個下午,風和日麗,市警屬大院裡被這個消息打破了寧靜。

哐噹一聲,金媽媽的洗菜盆子自手中滑落。她老淚縱橫,顫抖著一路哭回房間,乓的一聲就撲到在金爸爸的靈前。

嗚哇,老金啊,你們祖上總算開眼了哇。在中終於畢業了哇。我也算對得起你了哇‥‥

當晚這個喜訊就傳遍了大院。很多金爸爸生前的老隊友、老下屬都紛紛來賀喜。

真的嗎,不容易啊不容易。

太難得了,老天有眼啊。

是啊,金家後繼有人了。

道賀之聲不絕於耳。更多的是對金爸爸的告慰以及金媽媽的敬佩。

 

話說,金家是員警世家,到了金爸爸這就已經出了9個員警了。從刑警到交警,種類眾多,家裡排滿了立功勳章和獲獎證書,光榮啊。金爸爸有9個孩子,前面8個都是女的,雖然個個有出息,只可惜沒人繼承金爸的衣缽。好容易盼來了個帶把的,金爸爸就天天盼著能指望他光耀門楣了。

我兒子將來一定是個最好的刑警。在在中滿月的時候,金爸爸抱著寶貝兒子狠命的親了幾口當眾立下豪言壯語。

轉眼兒子長到了5歲,一天,幼稚園的老師來告狀。說小在中在園裡打架了。好幾個小朋友頭破血流呢。

哪有孩子不淘氣的。金爸爸心裡挺不以為然,我小的時候更皮。不過不能助長孩子的壞習氣,萬一將來成了小流氓怎麼辦。在老師面前,還得意思意思的教育一下。

不是,老師安撫下怕的臉都青了的小在中。在中沒參與。

事情是這樣的。老師娓娓道來。幾個小朋友們玩過家家,玩著玩著就要選新娘,大家都要在中當新娘,於是就爭了起來,爭著爭著就打了起來‥‥在中勸不住了第一時間跑來告訴我,打架的不是他,這孩子平時可乖了。老師充滿愛憐的看著忽閃著大眼睛、正緊窩在她懷裡的小在中。

你說什麼!金爸爸突然火大,一把拽過小在中,掄起大巴掌就朝他屁股招呼過去。啪啪的幾大掌打的在中滿屋亂竄。

你幹嘛呢,你住手!老師厲聲阻止金爸施暴,拯救在中於水火。孩子又沒打架,你怎麼打他!

打的就是你不打架!金爸是個倔脾氣,信奉棒下出孝子的理兒。鋼鐵是怎樣煉成的?打的!

你要打架了我還誇你呢,你怎麼當的新娘呢!要當也得當刑警!我金家的孩子就要當員警!

你!老師氣結。你再敢打孩子,我就去告你虐待兒童!虧你還是員警呢!

也許是懾於人民政府的威力,金爸爸在老師走後也沒敢再打,畢竟是心頭肉呢。但是,金爸爸也開始正視問題的存在了。平時自己忙的很,在中只好扔給一群娘子軍帶,這樣下去金爸爸要培育金家新一代刑警的美夢就會泡湯的。

形勢很嚴峻啊。

 

想了很久,金爸爸決定,給孩子制定一套科學的、系統的訓練方針,在課餘由自己親自監督。目的是培育孩子當刑警的積極性以及主動性,學習、身體都要抓,兩手都要硬。

當然,計畫一出,在中就哭的昏天暗地,想想啊,每天早上鍛煉2小時,早5點起床、晚9點熄燈,準軍事化管理。

不過家裡還是金爸爸說的算,於是小在中只好頂著寒風每天天不亮就開始晨練:跑步到街口買全家的早餐。一次買一樣,不能多帶。

那段時期,小在中寒風中發抖的可憐勁兒連賣早餐的大媽都覺得心酸。誰家大人那麼缺德啊,有這麼折騰人的嗎。

 

 

當這樣的訓練持續了5年,小在中也10歲了。金爸爸在某日突發奇想,在測了五項全能、三項鐵人後,看著在中訓練表上紅叉一片,覺得五年的心血算是白費了。

你!金爸爸指著出落的越來越水靈的兒子,氣的臉紅脖子粗。

比起5歲那會兒,你的成績半點都沒進步嗎?!蒼天啊!看來不打是不行了。

金爸爸轉頭尋找雞毛撣子。小在中見狀,欲奪門逃命。奈何人矮手腳短,沒出門口就被擰回來一頓胖揍。

當晚,在中高八度的慘叫聲不絕於耳、繞梁三日。

當晚,金爸爸在列祖列宗的靈前發誓。我們金家就算出不了一個刑警,起碼也得出個鐵騎交警。

收拾起心情,金爸爸轉而對在中的學習和思想動態上投注更多的精力。

 

5年後,在中某次期末考試的放榜日。

這是什麼,52+52=114?金在中!你給老子滾出來!I Will Give You Some Color To See See! 金爸爸聲嘶力竭的喊到破聲,將縮在角落裡的在中嚇得真的滾出來了。居然出動了英語,金爸爸氣的不清,因為交警夢也是泡影了。

看來不是雞毛撣子能解決的問題了。金在中也不小了,從小挨揍已經挨出經驗了。於是他放棄逃跑的可能性,金爸爸的特點就是:你硬他就強、你軟他就弱,要想留口氣,暈倒是第一。乓地一聲,金在中轟轟烈烈的倒地暈死過去,震的滿室塵土飛揚,震的金爸爸是五癆七傷——憋久了,容易得內傷。

當晚,在中就被迫“停屍”大門口,嚇得隔壁的黃毛都不敢靠近。

當晚,金爸爸臨窗狠抽了一夜的菸,最後長嘆一聲,命也!

 

第二天,金爸爸一改往日的威風,以懷柔政策對付不成材的兒子。在中啊,答應爸爸,咱好歹也爭個‥‥片警當當。金家傳統不能斷啊,我老金不能沒有員警兒子啊‥‥

咬咬牙,片警就片警吧,好歹帶個警字,為人民服務不分崗位貴賤。思前想後,老金做了最後的讓步。

爸。看到爸爸一下子蒼老了好幾歲,在中也很感羞愧。本來,在中最大的意向是高考的時候選擇藝校,修音樂專業,除了不用考數學這個最大的誘惑外,音樂一直是自己的愛好。不過,親爹都那麼苦求了,再不答應就太不孝了。

嗯。在中忍痛應下了。

 

可惜的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轉眼到了在中高考,金爸爸卻在一起打擊販毒的案子裡與歹徒英勇搏鬥中不幸中彈,送到醫院沒多久就去了。

出殯那天,父親的上司、同事、隊友,都來送老戰友最後一程。金媽媽幾次昏厥,被大夥扶到裡屋休息了。

姐姐們在靈堂謝客,在中坐在院裡,望著靈堂裡爸爸的照片發呆。他沒有過去,手裡握著成績單。他還是沒能考上警校,他不敢到爸爸面前。

要是從前,爸爸一定會拿著雞毛撣子追著滿世界打。可現在,爸爸走了再不能打他了,卻好希望能再挨一次打。

你是在中?一個陌生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在中一轉頭,看到的是一個很年輕的人,穿著警服。

在中點點頭。

你父親是我的上司。年輕人在在中身邊坐下。他去世我們都很難過。別傷心了,節哀。

在中又點點頭。

上周他給我打了個電話,說到了你的事。那人說到。

在中抬起頭來。看著對方的眼睛,希望他把話說完。

金隊說,他希望兒子能進警校。最好能當刑警,要不片警也行啊。

在中眼眶一紅,把頭扭過去。良久才悶悶的說了一聲,我沒考上。

我答應爸爸的事,都沒做到‥‥刑警當不成,警校考不上‥‥我騙了爸爸。在醫院裡,我騙他說我考上了。我不敢見他,沒臉。在中依舊低著頭泣不成聲。

那人拍拍在中的肩,輕聲說。只要你有這個心,就不晚,警校的事交給我辦。

在中頭一回,撞見的是很坦誠的一雙眼睛。眼淚還在掉,但是在中覺得眼前的這個人,可以相信。

去吧,跟你爸爸說聲再見。

 

 

兩個月後,在中就收到省警校的錄取通知書。

警校都是軍事化管理。在中第一次離家,金媽媽有點不放心,是叮嚀再叮嚀、吩咐再吩咐。

兒子,出門在外,一切要小心啊。

弟弟,到了學校別惹事,能躲就躲千萬別逞強。

小弟,要聽老師話,常給家裡打電話。

要是有人欺負你了,別忍氣吞聲,打回去!咱金家不是好欺負的,讓他們瞧——

老八,你別教壞小九!

老大,你懂什麼啊。那小九是會打架的人嗎,一定被人欺負的。小九,要真有人敢欺負你,告訴我,姐我替你出頭!

白癡啊你,人家是警校,你以為你打的過?人家練習的時候用的都是真槍呢!

你才白癡呢!咱們小弟那麼純良,一進那狼窩還不被啃的骨頭都不剩啦!

你白癡!

呀嗨!老六,想吵架啊!

閉嘴!統統都給我閉嘴!還是老媽厲害,姜是老的辣。你們三叔都在門口等急了。

是啊,嫂子,你放心我會照顧在中的,好歹我也是學校的教導主任啊。三叔對金家嘴仗是見怪不怪了。

再說,學校就在你家隔壁,你們激動個啥勁哩!

忘了說了,在中他們家住的警屬大院,就在省警校的斜.對.面。

 

進校前,在中問三叔,是誰幫的忙。 

三叔說,是鄭允浩,現任的市公安局刑偵處處長。過去是你爸的下屬。

鄭允浩。在中把這個名字記住了。

如果你知道在中在學校裡的情況,你就會對“金在中畢業了”產生強烈的懷疑,他也能畢業嗎?要知道,抱著這樣的懷疑,警屬大院對迎來在中順利畢業是多麼意料之外的反響。(參考上一章)

 

 

 

剛進學校那會,在中首先要習慣集體生活。原來在中家裡也不寬敞,不過畢竟是男人,還是有自己的一方小天地的。但是到了宿舍就要8個人擠一間了。這也沒什麼,對在中來說最難以忍受的還是男生宿舍的藏污納垢:3天沒洗的襪子、5天沒洗的衣服、7天沒洗的人,在宿舍裡混雜成了一股酸味,像臭豆腐,愈久彌“香”。

有一天清晨,當宿舍的其他7個人起床早點的時候,發現,衣服褲子鞋子襪子,都不見了。當場就有人嚷著遭賊了,要報警!

警校也敢偷!哪傢伙幹的缺德事啊!

現在偷學員將來就能偷員警,我們可都是預備員警,膽肥了!

不過財物沒丟。

遭了,難道我們遇到了變態狂。據說專門有這種癖好的。

幾個膽小的連忙把被子掀開,檢查下自己是否還完璧如初。呼,幸虧內褲還在。

後來,進來的是一個滿身肥皂泡的金在中。他摸了把汗,笑道,衣服我都洗了。

那,還能說什麼呢。大夥面面相覷。

為人民服務嘛。在中趕緊謙虛一下,看到舍友們古怪的表情,以為他們不好意思。

後來據那天負責早操的教官回憶,某宿舍全體遲到且居然還有裸操的,這在警校建校歷史上尚屬首次。

 

 

 

在中在警校裡也算是名人了。

他暈血。這點在體檢之前沒有預兆,但在某次義務獻血的車子裡傳出了驚天響地的叫聲後,在中暈血的事實被無情的揭穿了。

據那天的護士張小姐回憶,剛開始他還好好的,當針頭插入血管血袋開始鼓脹的時候,他的臉刷的白了然後青了再接著就暈了。本來只抽200CC的血,結果因為在中的暈厥引發休克,醫生倒輸了1200CC,才把命撈回來。

他恐高。這點在練習前也毫無先兆。但某次演習爬高的時候,塔樓裡傳來嘶聲裂肺的呼救聲後,在中風光記錄有多了輝煌的一筆。

據那天教導員回憶,當時大家還以為是發生了火災或者恐怖分子襲擊了,當場就有組織的疏散一部分群眾。等到有人上去檢查的時候,發現原來是抱著樓柱子在喊娘的金在中而已。 所以,在強手如林、臥虎藏龍的學校裡,像金在中這樣的成績,要畢業是很難的。

很有先見之明的,他三叔也多次明裡暗裡表示,過不了沒關係大不了留校,乘自己還有個一官半職的時候,也好安排個職務。同院的叔叔、大媽們,都知道,不過出於對金媽媽的同情,沒把實情相告。在中自己不原意搞行政,他的理想還是能當個員警的。為了爸爸的遺願,拼了命也要先畢業啊。

 

真是不容易,金在中就是憑著這股傻勁,在學校裡摸爬滾打、跌跌撞撞的挨到了畢業。

你可以想像消息傳到大院裡眾人澎湃激動的表情了吧,那好比連中三期彩票的難度啊。

三叔能力有限,但到底是自己的親侄子,於是在在中千辛萬苦混到畢業的時候,就已經打算好了他的出路。現在學生分配是個很大的問題,在中的條件能有部門要就不錯了。

開元區的片警。在中很是感激,終於是如願以償了。警屬大院就在這區裡。還能時不時的偷回趟家呢。

當天夜裡12點,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惹得隔壁的黃毛一陣吠叫。

在中打開門,居然是三叔。

在中啊,你聽我說,大消息!天大的消息。三叔上氣不接下氣。

在中忙端來杯水。

三叔接過,咕咚咕咚兩口灌下。

你不用當片警了!

什麼!晴天霹靂啊,不,是夜半噩耗啊,震得在中面色慘白,人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得到又失去,上帝開的什麼玩笑。

你別急,別急啊。我話沒說完。三叔眼瞅著在中臉色不對,怕把這孩子嚇出個好歹來,連忙安撫。

剛接到市里公安局的電話,他們刑偵隊問我們要人呢,指名就是你啊!在中啊,你能當刑警啦!

刑警?是那種衝鋒陷陣的、風裡來雨裡去的、把腦袋提手上的刑警嗎?在中沒反應過來。為什麼?怎麼可能,人家怎麼會要我呢?

是啊。刑警隊是精英分子所在,每個學員都削尖腦袋往裡鑽啊。在中啊,做夢都沒想到吧,天賜良機,你爸爸在天之靈保佑你呢!

刑警的字眼一直在在中腦袋裡飄來蕩去的,等到在中反應過來,三叔已經走了。

不啊!我不要當刑警。我不要啊~~~~我不想英年早逝啊~~~~~~~~~~

當晚,在中痛苦的哀嚎以及隔壁黃毛淒厲的吠叫響遍夜空。

 

第二天全院的人都頂著黑眼圈來在中家重新道賀一遍。

不容易啊不容易,在中升刑警了。

太難得了太難得,刑警隊(敢)要在中啊。

刑警隊不知道他暈血嗎?

噓! 大家口中的鄭隊應該是很牛很牛的那種人,據說,全域唯一敢和局長拍桌子的就屬他了。

不過為什麼要和局長拍桌子呢。在中想不明白。有話好好說嘛。

 

當然鄭隊長真是很牛的,你看他牆上都密得可以當牆紙一樣的紅旗、證書就知道了。

在中,坐。鄭允浩很隨意的指個位置,請在中落座。

是他。爸爸葬禮上的那個人。以前是沒注意看,現在才發現,他居然這麼年輕,而且很帥。在中有點不好意思了,人家帥干你什麼事呢,再醜也是大恩人啊。

知道我為什麼跟上面申請調你進來嗎。

以前我剛進警局的時候,仗著自己學歷高自以為聰明,差點丟命。是金隊救了我。其實我不算金隊的直接下屬,但是自那天起,我心裡就把他當頭兒來敬重。你爸爸是英雄,我要完成他的遺願。

一番話說的是通情達理,把在中的心說得暖暖的,真想掬把眼淚。其實說白了就是全看你爸的面子,要不你睡大街都沒人理。

隊長。在中想說兩句表示感謝以及代表全家致意的話。

不過。鄭允浩話頭一轉,說明我還沒說完,別急。

我也大略知道你在學校裡的成績了。雖說成績不大理想,過程也稍微曲折了點,但是,能出來就好。

在中覺得這話怎麼聽著怪彆扭的。

當初我打包票推薦你上警校,所謂送佛送到西,我不能撇下你不管。再說了,別的部門也不敢要你。我們不看過程看結果,只要你好好幹,就能有出息,就不會丟你爸的臉。

從隊長辦公室出來。在中覺得甚是委屈,他怎麼瞧扁自己呢,子還不嫌母醜。好,我金在中發誓,要做出件轟轟烈烈、名垂千古的大事來。

沒多久,這件大事就發生了,警局是轟轟烈烈、在中是名垂千古,差點。

 

具體的經過就不細述了,大概的過程是:一起入室搶劫案歹徒劫持人質與員警對峙,雙方僵持了2個小時,談判專家說的是口乾舌燥。正在膠著狀態的時候,由鄭隊帶領一班幹警從旁邊包抄迅速靠近目標。本來計畫是聲東擊西,奈何由於某人在看到歹徒受傷的流血的手臂後很進入狀況的尖聲驚叫然後迅速暈倒,打擾了正常部署導致警方不得不臨時改變策略選擇B計畫。什麼是B計畫,大夥都不知道,本來嘛,A計畫就萬無一失了誰吃飽了撐的想什麼B計畫呢,再說時間也不允許了。歹徒受了刺激,刑警們也只好背水一戰——就是混戰。幸好人質沒有受傷。

不過120(內地救急電話)也沒空車回去,在該次戰役中唯一受傷的就是那位由於見血暈倒從3樓一路滾到1樓導致腦震盪的新進刑警,金在中。

由於在中的“突出”表現,鄭大隊長不得不在全域大會上誦讀今年①號檢討報告,檢討關於個別隊員臨場表現不佳導致整個警隊部署失敗的責任關聯性。

 

金在中因禍得福,在醫院裡休息了一周後,光榮的歸隊了。不過才進鄭隊辦公室2分鐘就被咆哮著趕了出去,絕對不是打擊報復。

在中被丟出來的菸灰缸和筆記本打的抱頭亂躥,嘴裡還不停嘀咕,不就是問下我這算不算因公受傷,可不可以領補貼嘛,幹嗎那麼激動。

經過這件事,金在中在警隊裡算是揚名立萬了,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話說到了很久以後,仍有前輩拿來當反面教材教育新人。這是後話,現在的情況就是,警局上下,沒有願意跟他搭檔的。

 

剛開始,金在中是被分給老王的,結果人家老王的媳婦鬧上門來了。一屁股坐在他鄭大隊的辦公室門口,扯開嗓門就嚎,哎喲喂呀!王**你個死沒良心的,你上有老下有小的你怎麼能拋下我們不管呢你要是有啥三長兩短的俺也不活了要死俺們陪你死黃泉路上也好有個照應啊不然俺們孤兒寡母的可怎麼活啊% *?#¥

老王家的就這麼哭天搶地的,搞的不知底細的還以為老王已經英勇獻身了呢。當然,鄭允浩也不是笨蛋,聽的出那話裡有話。況且被人堵在門口也是很尷尬的,進不去出不來,萬一被領導看到了還以為他私生活有問題呢。於是他勸了一會直到答應再不把禍害金在中派給她男人才甘休。

這場鬧劇後,全域的人都表態了:死有輕於鴻毛重於泰山,當員警的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但你要把金在中這個麻煩配給我當搭檔‥‥那我也死的太冤了/太慘了/太不明不白了‥‥金在中是你弄回來的,你自己處理!

於是,鄭允浩發揮一不怕死二不怕苦的精神,勇敢(也算被逼無奈)地接下了金在中為搭檔的艱巨任務。

就這樣,金在中很榮幸的成為該局自建國以來最年輕的刑偵大隊大隊長——的搭檔。不管怎麼,在中還是很心滿意足的。為什麼呢,老人不是說了嗎,大樹底下好乘涼。有這麼精明能幹英勇無比武功第一的上司,歹徒聽到他大名早就嚇的腳軟了,哪裡還敢負隅頑抗啊,自己只要跟在後面撿便宜就成,還不等著立功領獎嗎。退一萬步說像這種英雄一般不會讓手無縛雞之力的人去冒險的,天塌下來鄭隊頂著。(金在中,你也好意思說這話)

 

 

其實啊,金在中也非一無是處,除了業務上很‥‥比較薄弱外,其他方面還算有點用處的。比如說他愛乾淨,他會在早上拿把拖把把局裡上上下下洗個通透。

比如說他會烹飪,他會在心情好的時候把做點好吃的慰勞大家。心情好是指不被鄭隊罵的時候。

比如他很熱心,誰家親人有個頭疼腦熱的家裡又顧不上了,他一準會去幫忙。

特別的是,他對於冷面冷口的鄭大隊是很上心的喲:時不時的端茶遞水、時不時的關懷備至,天冷了給他加衣,天熱了給他搧風。真媳婦也沒見那麼貼心的。

自從那天他暈倒後,護士就告訴他了,是你們鄭隊抱你上車的,當時他緊張的啊臉色都慘白了,比自己受傷還擔心(廢話,你從3樓一路滾下去試試)。聽完這話,在中就有點喜歡上鄭允浩了,真的只是一點而已,無非是關心他點生活小事而已,純粹是階級兄弟的互助互愛哦。真的!

說實話,對於金在中這樣知冷知熱的貼心人,鄭允浩也不是沒感覺。他最大的感覺就是頭更疼了——這毛病從在中進警局那天起就犯的越來越嚴重了。看的出來,金在中人緣還是不錯,只要他不出勤,大家還是很喜歡他的。可是當員警的哪有不出外警的呢?

 

曾經想把他調到內勤去,可在中的文字底子還沒能達到出口成章、妙筆生花的地步,寫篇檢討呢還有1/3的錯字,人家怎麼會要呢。

也考慮過檔案科,可惜科長說了,他們也冗員了正要裁人呢。

法醫科?不行,他暈血。

哎呀,真是很頭疼。早知道當初就別攬這個大麻煩了,這回甩都甩不掉。

鄭允浩啊,你幹什麼那麼雞婆呢‥‥ 總得找點事情給他做吧,單位不能養閒人啊,何況讓一個刑警掃地、帶孩子也太浪費國家資源了。

 

還是問問他本人的意願吧。鄭允浩找來金在中開了個小型座談會。

在中啊,今天這裡沒有上下級,只有同志和朋友。你有什麼困難有什麼想法都跟領導不‥‥我說說。暢所欲言嘛。

我沒什麼困難啊。金在中覺得日子過的滿滋潤的想不出有什麼不好的地方。

在中啊,近來辛苦啦(你闖的禍自己心裡清楚,把我們攪的是雞飛蛋打),作為新時期的人民警察,除了有過硬的心理素質(寫檢討跟寫日記似的,神經粗成這樣算你有種)還要敢於鑽研業務(你這員警當的太窩囊了,真不知道學校怎麼讓你畢的業),拿出掃除一切困難的勇氣(你幹的事真是慘不忍睹,不說你了。要是你的業務也和你闖禍的能力成正比就好了),遇到困難不要退縮,有我們大傢伙支持你、幫助你(全域也就我最倒楣,沒人敢帶你出勤的,知道不?),當然了你做的還是不錯的,但前方荊棘重重千萬不要放棄繼續努力(你除了當保姆還稱職點真想不出還能幹點啥了,在這樣下去遲早把你開了),上頭對你很是重視啊,我說的,你明白?(全域都在等著看你下崗呢,這是最後通牒了,還不把皮繃緊點,我也保不了你了。)

明白!我全明白。金在中滿臉煥發幸福的光彩,精神抖擻的像吃了興奮劑。起身一個立正,啪的敬個禮,長官,我會再接再厲做到最好!決不辜負你和局長的期望!(在中啊,你把局長扯進來幹嘛?人家有說到局長嗎)

那‥‥你先出去吧,有事再找我(最好別找我,准沒好事)。鄭允浩讓在中先出去了,可對著他歡呼雀躍的背影,心裡犯嘀咕,金在中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不過接下來幾天,金在中好像真沒出什麼紕漏。

我果然很有語言藝術,等哪天退了就轉作政委吧。那幾天鄭大隊長都是哼著小曲上班的。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