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你走了,你怎麼老是心不在焉?」

冥莊後院的涼亭裡,昌珉正在與一個少年對弈。昌珉似乎是走了神,惹的那個少年一臉的不快。

「我在想為什麼允浩哥還沒有回來。」昌珉幽幽的嘆了一口氣。

「這還用想?當然是留在你在中哥身邊了。」少年淡淡的開口。

「基范,你說在中哥會跟允浩哥回來嗎?」昌珉看著那個叫基范的少年。

「我怎麼會知道。」基范低著頭「我又沒見過你那個在中哥,不過根據你告訴我的那些事,如果是我的話絕不會跟他回來。」

「我想也是,依在中哥的個性,恐怕沒那麼容易原諒允浩哥,不然當年也不會鬧到那個地步了。」昌珉搖了搖頭。

「這棋你還下不下了?」基范抬眼看著昌珉,眼中明顯的帶著一絲怒氣。

「我現在哪兒有心情下棋啊。」昌珉只顧想著在中,完全沒發現基范的不快。

「也是,五年不見你肯定很想你在中哥吧?哪兒還有心情陪我下棋。想他就去吧,去找他吧,還在這兒幹嘛?」基范說完一抽棋盤,起身走出了涼亭。

昌珉這時才發現基范生氣了,愣愣的看著他,有些不知所措。這又是吃的哪門子飛醋啊?

「基范!」昌珉緊走了兩步追上基范,拉住了他的手腕「你生什麼氣啊?」

基范低著頭,沉默不語。

「基范,我跟在中哥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我不可能不關心他啊。再說允浩哥為了他一直心病纏身,身體大不如從前,我是為他們兩個著急啊,你現在這樣,是不信任我嗎?」昌珉邊說邊慢慢將基范拉進了懷裡。

「我沒有不信任你。」就是覺的你對他比對我好。後半句,基范沒有說出口。

「你不用口是心非,我還不知道你在彆扭什麼?我不否認我以前愛過在中哥,這一點我早對你說過了,但現在在我身邊的人是你啊,以後也只是你,不會有別人。」昌珉說的很認真。

「知道了。」基范在昌珉胸前悶悶的說。

「你不是一直想出去玩嗎?等在中哥回來了,允浩哥振作起來後,我就帶你離開,你想去哪兒我都陪著你,也省的你總是胡思亂想。」昌珉看著基范笑了笑。

「這可是你說的,不許反悔!」基范抬起頭看著昌珉。

「我對你說的話什麼時候反悔過?」昌珉輕撫基范的臉。

基范低頭淺笑,充滿睿智的眼中閃過一抹精光。

看來,他要為允浩哥出把力,將那個金在中勾回來。

 

 

在中到挽秋鎮的第二天,李秀滿便來到了在中暫住的客棧。對於李秀滿的到來,在中一點也不感到意外。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而這也恰恰證明了,那些行刺他的人是李秀滿派來的,不然李秀滿也不會這麼急著來探聽他的情況了。

「金公子,真是好久不見了,老夫真沒想到這次朴閣主會讓您來接貨。」客棧的雅間裡,李秀滿的臉上堆滿了笑意看著在中。

「您是煙雨閣的老客戶了,本來應該是由閣主親自來接貨的,但閣主不巧有事,所以由在下代替,失禮之處,還望海涵。」在中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應承著李秀滿。

「金公子說哪裡話,我們也算是舊識了,當初金公子是冥莊第一殺手,在江湖上也是赫赫有名,老夫曾在冥莊一睹過公子的風彩,當時公子可謂是傲氣逼人啊。」李秀滿的話看似恭維,實則在戳在中的痛處。

在中低頭淺淺一笑,眼中卻閃過一道寒光。

「那都是以前的事了,不值一提。」

「也是,也是。」李秀滿點了點頭「對了,老夫聽聞昨日金公子被不明人士行刺,可有這些事?」

在中聽後在心中冷笑,終於問到正題上來了。

「不錯,確有此事。李莊主的消息倒真是靈的很。」在中微微一笑,不動聲色的說道。

「哈哈,要是連這點本事也沒有,那也不用在江湖上混了。」李秀滿笑道「老夫還聽說,昨日是鄭莊主救了公子,當時老夫還吃了一驚呢。看來公子和鄭莊主之間的情誼還是很深厚啊。」

「李莊主誤會了,在下與鄭允浩之間沒什麼情誼可講。」在中的臉冷了下來。

「哦?可是……」

「習武之人最重要的東西不就是自己的一身功夫嗎?對於廢了自己武功的人還有什麼情誼可講。」在中的眼中帶著恨意。

「呵呵。」李秀滿乾笑了兩聲「關於公子與鄭莊主之間的事老夫也略有耳聞。雖然老夫對內情並不清楚,但不管怎麼樣,鄭莊主做的的確有些過過份,想公子以前是何等風彩,如今卻……不過,昨日鄭莊主捨命相救,可見對公子還是很重視的。」

「李莊主言重了。鄭允浩在江湖上幾乎是無人可敵,他出手救在中易如反掌。如果不是因為他,在下何至落的如此下場。他的這份情,在中才不會領。」在中的臉上泛著冷笑。

「言之有理。可是,公子可知五年前鄭莊主在你離開之後大病了一場,聽說是終日吐血不止,差點喪命,功力早就遠遠不如從前了。不知鄭莊主的病是否與公子有關呢?」李秀滿邊說邊仔細的觀察著在中的神色,眼睛死死的盯在了在中的臉。

在中聽到李秀滿這番話後,心裡不由一震,但臉上卻絲毫沒有表現出來。他在煙雨閣五年,有天也會不時的提到允浩,但他從沒聽說允浩生過重病。是李秀滿在騙他,還是允浩真的重病過呢?此時在中不由的想到前日允浩在房頂偷窺他卻被他發現的事。按說以允浩的功夫,就算是以前的他要發現他在房頂也是很困難的,可那日,允浩似乎是發出了一聲輕咳,難道允浩真的……

「他的病在下全然不知,他的死活也與在下無關。李莊主,您為何總是說起鄭允浩的事呢?」雖然心裡不由關心起允浩,但在中臉上卻沒有絲毫表現。

「哈哈,是老夫把話扯遠了。」李秀滿以笑掩飾自己「對了,老夫今日來是想請公子三日後到斷涯山莊取貨,順便奉上一桌酒席,與公子好好敘敘。」李秀滿笑著說。

「好,三日後在下定當赴約。」在中點了點頭。

「既然如此,老夫就不打打擾了,公子初到此地一路奔波,昨日又遇險,想必十分疲倦,望公子好好休息,三日後老夫在斷涯山莊恭候大駕。」李秀滿邊說邊站起身。

「李莊主慢走,恕不遠送。」在中起身相送。

李秀滿笑了笑便走了出去。

 

李秀滿一離開,一直侍立在一旁的涼兒立刻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氣。

「在中少爺,我看三日後的恐怕會是鴻門宴。」涼兒看著在中道。

「那又怎麼樣?」在中挑了挑眉「我還會怕他不成。如果今天來的是有天,也會做出和我一樣的選擇吧。」

「可是閣主武功高強,在中少爺您不會武功啊。」涼兒的話中明顯有些著急。

在中聽後一怔,沒有說話。

「在中少爺,對不起,是涼兒說錯話了。」涼兒見在中神色有異,知道自己又無意中傷到了他,急忙道歉。

「你說錯什麼了呢?本來就是這樣啊。」在中淡淡一笑,眼中盡是淒涼「涼兒,我是不是很沒用?」

「怎麼會!涼兒從來沒有這麼覺的,在中少爺是因為……因為一些特殊原因才會這樣的。」涼兒解釋道。

「算了,不說這些了。」在中搖了搖頭「我問你,剛才李秀滿說鄭允浩病重之事,你可曾聽有天說過?」

涼兒低下頭,想了想後點頭道:「是,閣主對我說過的。」

在中聽後身子不由的一震。原來竟是真的!

「那……真有李秀滿說的那麼嚴重嗎?」在中皺起眉問道。

「是。」涼兒肯定的點了點頭「聽說是因身上的刀傷反覆開裂,加上思念過度,傷心致極而傷了心脈,終日吐血不止,幸好後來朴大夫及時回了冥莊,若要再晚上一兩日聽說就沒救了。」

「怎麼會這麼嚴重……」在中幾乎要被涼兒的話驚呆了。不由的喃喃自語,臉色有些發白,胸口傳來陣陣的刺痛,讓他不由的捂住了胸口。

多久沒再有過這種感覺了。以前,只有那個人受傷的時候他的心才會這樣疼。可是,不該啊!現在的他不該再為那個人心疼了!不該再對那個有感覺了!那個人不值得,從來都不值得!

「在中少爺,您不舒服嗎?我還是扶您回房吧。」看著在中那一臉的蒼白,涼兒忍不住有些擔心。難道是她說的過火了?可她只是實話實說啊。

「沒什麼,我只是有些累了,回房歇一會兒就好了。」在中說著走出了雅間,涼兒緊跟在他身後。

 

將在中送回客房後,涼兒便回了自己的房間。在中一個躺在床上,心亂如麻。

到底五後前允浩為什麼會得重病呢?難道就是因為他那一刀?那一刀的確是刺在了致命的地方,但最後並未刺到深處啊。而且在他走之前,允浩也並未表現出異狀,那刀傷最多也就調養一兩個月就能痊癒的,不可能會導致那麼嚴重的後果啊!難道真的是因為他的離開?不!不可能的!他才不相信鄭允浩會那麼在乎他!當初鄭允浩會放他離開也是因為希澈哥的原因,根本就不是因為在乎他!鄭允浩從來就沒在乎過金在中!

在中深深的呼出一口氣,閉上了眼睛。

不要再想了,想那些又有什麼用呢?鄭允浩怎樣跟自己有什麼關係,他早就不在乎鄭允浩的死活了不是嗎?當年鄭允浩徹徹底底的讓他明白了什麼叫死心,明白的徹心徹骨。所以,那顆愛著他的心早就死了。可為什麼此刻,心痛的感覺如此清晰?一如往昔。

 

也許是真的累了,在中想著想著便有了睡意。

恍恍惚惚間,在中覺的自己似乎回到了五年前,他躺在他在冥莊的廂房裡,允浩拿著一把匕首一步一步的靠近他,眼中帶著無盡的淒涼。

允浩走到了他的床邊,將匕首塞進了他的手裡,用一種盡乎絕望的眼神看著他。

「在中,我愛你,為什麼現在的你不願意相信我?」允浩的聲音有些顫抖。

他只是看著允浩,沒有說話。為什麼不相信?為什麼要相信!你對希澈哥時可以極盡溫柔,可對我永遠是冷若冰霜,你要我怎麼相信你愛我?你把最好的都給了希澈哥,給我的卻只有傷害,這就是你的愛嗎?

「在中,既然真的這麼恨我,就殺了我吧,這樣,就再也不會有人傷害你了。」允浩說完握著在中的手向自己的心口刺去,鮮血一下子從胸口湧出,紅的妖豔。

「不!不要!」他使勁的掙扎,卻敵不過允浩的手勁,只能看著匕首慢慢的沒入允浩的身體「不要!放開我!不——!」

「在中,我愛你,為什麼你就是不信?」允浩的口中吐出鮮血,眼中的悲傷深的似海。

「不要!放開我!」眼看著匕首全部沒入了允浩的胸口,他卻只能絕望的哭喊。

這不是他要的結果,從來都不是……

………

 

「不要……放開我……求你……不……」

睡夢中的在中大聲的哭喊起來,不斷的在噩夢中掙扎。

隔壁的涼兒聽到在中的聲音後急忙向這邊跑來,可她推開門時,卻發現有個人已經先她一步到了在中的身邊。於是,她便悄悄的退了出來,將門輕輕的掩上。

能比她快的向來只有閣主一人的。在中少爺,其實原諒一個人並不難,尤其是愛你也是你愛的人。

 

 

坐在床邊,看著在夢中哭喊的在中,允浩的臉冷的如冰。

「放開……不要啊……」

在中該不會夢到以前他對他……已經過了五年了,那些記憶在他腦中還是那麼深刻嗎?在中,對不起,讓你傷心致此。

「在中,你快醒醒!醒醒!沒有人會傷害你了,那些都過去了,快醒醒!」允浩輕輕的搖晃著在中。

「嗯……」在中呻吟了一聲,眼睛慢慢的睜開,但似乎還沒有從噩夢中醒來,眼神沒有任何焦距,一頭撲進了允浩的懷中「有天……我做噩夢了……」

一聲「有天」讓允浩覺的胸口一陣陣的悶。從在中如此習慣的動作來看,這種情況不止發生這一次,也就是說在中經常做噩夢,而每次,朴有天都會守在他的身邊。酸楚和心疼一起湧上心頭,讓允浩覺的嗓子有些發緊,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

深吸了一口氣,允浩抬起手輕撫著在中的後背,眼中滿是憐惜。

「別怕,已經沒事了。」

原本窩在允浩懷中的在中聽了允浩的話後身子不由的一震,抬起頭看到那張與預期中不符的臉,立刻從允浩的懷中離開,身子向後錯了一大截。

「怎麼會是你?!」在中有些驚慌的問道。

「這裡不是煙雨閣,也沒有朴有天,讓你失望了嗎?」允浩淡淡的開口,聲音中帶著一絲哀愁。

「你怎麼會在這裡?我昨天不是讓你離開了嗎?!」在中恢復了慣有的冷漠。

「你在玩火,我怎麼敢走。」允浩看著在中,眼中帶著責怪「之前你與李秀滿的談話我都聽到了,三日後你絕不能去斷涯山莊,李秀滿肯定沒安好心的。」

「你在監視我。」在中冷冷的看著允浩,眼中隱隱有著怒意。

「我不是監視你,我是關心你。」允浩皺眉道。

「我輪不到你來關心!你不是對希澈哥發過誓,除非我願意,否則你不會現出現在我面前嗎?為什麼你現在陰魂不散的跟著我?!我不想看到你!」在中狠狠的說。

「我是對希澈哥發過誓,可我不能眼看著你有危險而置之不理。在中,聰慧如你怎麼會看不出來李秀滿在打什麼主意,你難道要把自己送到他手上,讓他用你來威脅我嗎?」允浩不由的提高了聲音。

在中聽了允浩的話後冷笑了一聲,目光犀利的看著他「真是可笑!用我威脅的了高高在上的鄭莊主嗎?我怎麼不知道原來自己這麼有利用價值?真是不可思議啊。」

「在中……」允浩無奈的看著在中,不知該說什麼好。

「我要怎麼做是我的事情,輪不到你來插手!你也不必假惺惺的關心我,我跟你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在中的話裡滿是絕決。

「在中,不要把話說的那麼絕好不好?我知道你恨我,可我們畢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你難道一點情份也不念了嗎?」允浩的聲音透著一絲卑微。

「哈!鄭允浩!」在中的眼中閃著淚光,滿是淒然的看著允浩「你還知道我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你廢我武功的時候怎麼不想想我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五年前那個晚上你那樣對我的時候怎麼不想想我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情份?你對我,念過一點情份嗎?」雖然拼命的忍著,但淚終究忍不住的落了下來,含著在中的怨。

「在中……」

允浩伸出手想拭去在中的淚,卻被在中狠狠的揮開。

「鄭允浩,別跟我提情份這兩個字,你沒有資格。」在中的語氣很平靜,卻字字透著絕情。

「是我對不起你,我無話可說。」允浩深吸了一口氣,覺的胸口痛的要裂開了「可是,別任性好嗎?李秀滿他真的會……」

「閉嘴!」在中打斷了允浩的話「李秀滿要對我怎麼樣跟你一點關係也沒有!別再讓我說第二遍!出去,你現在給我滾!」

「好,我滾。在中,照顧好自己。」允浩說完轉身向外走去,在走出門外的那一刹那,嘴角溢出了血絲。

 

吃下正洙為他專門配製的藥丸,允浩捂著胸口在門外喘息。

的確,當年他那麼殘忍的對待在中時,怎麼不想想他們之間的情份。可是在中,你知道嗎?當初就是因為愛你太深才會想獨佔你,才會讓我迷失了自己,才會一次又一次的傷害了你。我知道我不可原諒,可為什麼你連一個贖罪的機會都不給我,不讓我在你身邊保護你?你知不知道,看你身陷險境我有多害怕。在中,你可以怨我,可以恨我,但不要否認我對你的愛,相信我,我愛你。

 

看著允浩離開,在中心裡一陣煩躁。允浩眼中的難過他不是沒看見,而是選擇忽視。他不該再為鄭允浩而有任何的波動,他不該,真的不該,可為什麼,心會疼?

想起自己剛才的那個夢,在中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頭一次他的噩夢不是被允浩折磨,而是允浩受傷。回想起五年前他將匕首刺入允浩胸口的情景,在中不由的皺起了眉。那種感覺,他絕不想再經歷第二次。

躺回床上,閉上眼睛,在中卻感覺自己怎麼也平靜不下來。

他一定要快點離開,否則他會瘋的,會被自己逼瘋!因為他永遠不可能對鄭允浩無動於衷。

 

 

 

「允浩哥,在中哥的態度到底怎麼樣?你吱一聲行不行?」昌珉看著呆坐在一椅子上的允浩,一臉的焦急。

允浩從客棧回來後就一直坐在椅子上發呆,無論昌珉和基范對他說什麼他都是一語不發,讓兩個人急的團團轉。

「以冥莊現在的實力,血洗斷涯山莊應該沒問題吧?」一直沒有開口的允浩突然問道。

「啊?」昌珉先是愣了一下,過了半晌才反應過來「是沒問題,不過如果師出無名的話恐怕會不太好。」

「這樣的話,明天就召集莊內的人,血洗斷涯山莊!」允浩的目光中露出殺氣。

他剛才一直在思考如何才能解決在中目前的險境。讓在中接受冥莊的保護是不可能了,在中對他恨之入骨,根本不願踏進冥莊一步,更不許他插手他的事,所以,只有用最直接的方法——除掉李秀滿。

「哥,你能不能先冷靜一下,無緣無故的血洗斷涯山莊恐怕會招至其他江湖上的人對我們的不滿,本來五年前因為你的大病就有許多人對冥莊虎視耽耽,如果你這麼做正好給了他們藉口對冥莊群起而攻之,到時候我們的處境就危險了。」昌珉勸解道。

「可是如果不這麼做的話在中就有危險了!他根本不肯聽我的,我越勸他他越要跟我唱反調!如果三日後他真去了李秀滿那兒……我都不敢想像到時候會怎麼樣!」允浩有些抓狂的說。

「可是哥,血洗斷涯山莊實在有點……」昌珉皺著眉。

「有點什麼?」允浩微微眯了眯眼「我要血洗哪個山莊還要找什麼理由嗎?如果有誰不服就讓他來吧,我鄭允浩還從沒怕過誰!」

「允浩哥,我知道你誰也不放在眼裡,不過這樣做的確不妥。」一直沉默的基范開口道「先不說冥莊的實力自你病了以後弱了許多,血洗斷涯山莊絕不像你想像的那麼容易,而且如果冥莊受到江湖各派的打壓對在中哥恐怕也有影響吧。昌珉說在中哥是個嘴硬心軟的人,就算他能狠的下心不管你,也不能不管昌珉吧,他已經沒武功了,如果捲入江湖紛爭的話……」

「那你說該怎麼做?」允浩打斷了基范的長篇大論。

「很簡單。」基范笑了笑「三日後在中哥要去斷涯山莊就讓他去,你跟著他就好,我想潛入斷涯山莊對允浩哥應該是易如反掌。如果李秀滿意圖不軌,哥你可以馬上就發現,然後採取行動,並可以用莊內特有的煙火通知我們,我們到時候再血洗斷涯山莊就不是師出無名了。」

「這樣在中還是很危險。」允浩皺起眉。

「允浩哥,身為天下第一的你,現在連保護一個人的自信也沒了嗎?」基范揚了揚眉「如果是這樣,就算在中哥有一天回頭,你也不再是他愛著的那個鄭允浩了,再不能給他安全感,再不能給他保護。」

「基范,我怎麼感覺你在激我?」允浩看著基范。

「我沒有,我只是實話實說。」基范聳了聳肩「從我第一次見到你開始,就覺的你和江湖上傳說的那個鄭允浩完全不一樣,你一點魄力也沒有,金在中愛的真的是這樣的你嗎?」

「基范!」昌珉覺的基范說的有點過火,拉了拉基范的衣角。

允浩看著基范笑了笑「魄力不是要在這種地方體現的,如果今天把在中換成是你,昌珉也絕不會同意這種危險的方法的。」

「可是……」

「莊主,外面有一個叫涼兒的女子要見您,她說她是在中少爺的丫環。她好像受了傷。」一個大漢走進來打斷了基范的話。

「讓她進來。」允浩皺起了眉,在中的丫環受了傷,難道在中出了什麼事?

 

不一會,一個嬌小的人影便搖搖晃晃的走了進來,允浩抬眼一看,果然是跟在在中身邊的小丫頭。

「鄭莊主,在中少爺被人抓走了!」涼兒一進門便開口說道。

「你說什麼?!」允浩“騰”的一下站了起來「什麼時候的事?」

「就在你走後不久。」涼兒慘白著一張臉「我們本想護著在中少爺逃走,可那些人的武功比我們高出許多,我們實在不敵。鄭莊主,你快想想辦法吧。」涼兒一臉的焦急。

「你們……你們是廢物嗎?!我不過離開了兩個時辰居然就出了這種事!你們……」允浩氣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一掌拍碎了旁邊的桌子。

「允浩哥,先冷靜一下,先想想辦法救在中哥吧。」昌珉開口道。

允浩不說話,慢慢的坐下,努力使自己平靜下來。然後沉思了片刻後看著涼兒道:「抓走在中的是什麼人?」

「這個……不清楚。」涼兒低下頭「但八成是李秀滿的人,除了他沒有人有這個動機。」

「我想也是。」允浩的目光陰沉。

他實在是太大意了,李秀滿說了三日後請在中到斷涯山莊,他便以為這三日內李秀滿不會再耍什麼手段,沒想到他會趁自己離開之時派人對在中不利。看來是他太低估李秀滿了,李秀滿一定在客棧附近安排了眼線,不但能知道在中的一舉一動,甚至連他的行蹤也在掌握之中,否則不可能將時機把握的如此精確。這個老狐狸!

「允浩哥,看來這次是讓李秀滿佔了先機了。」基范沉吟道。

「既然這樣,我們不能等!否則只能被李秀滿牽著鼻子走,到時候救出在中的可能性更小。」允浩抬起頭看向涼兒「你是煙雨閣的人,應該知道怎麼聯繫朴有天吧?立刻想辦法通知他,在中遇險,如果我也出了事,沒能救出在中的話,讓他一定想辦法把在中救出來,以後冥莊和在中我都交給他了。」

「哥,幹什麼說這麼不吉利的話!區區一個李秀滿而已,這種事我們以前也不是沒有遇到過。」昌珉皺眉道。

允浩看著昌珉嘆了一口氣。的確,在中以前也被崔東旭劫持過,可這次跟上次不一樣。首先崔東旭當時可謂是孤立無援,可李秀滿還有斷涯山莊。其次崔東旭以前對在中有過愛慕之情,多少會不忍傷他性命,可李秀滿並沒有,他還不知道會用什麼手段對付在中。所以這一次他只有拼了,用自己的命去拼,用冥莊去拼,就算付出所有,他也要把在中毫髮無傷的帶回來!

 

「去,把所有人召集起來,我們現在就去斷涯山莊。」允浩命令道。

「不行!」基范突然出聲反對「允浩哥,全莊人一起去,如果李秀滿用在中哥威脅我們,難道要我們全部投降?要去,只能你一個人去。」

「基范!你在說什麼?!允浩哥一個人去也太危險了吧?」昌珉看著基范。

「那也總比一下全軍覆沒好吧。昌珉,你平時不是總比我強嗎?怎麼到這種時候反而犯起糊塗來了?關心則亂,你和允浩哥都太不冷靜了。」基范一臉的平靜。

允浩看著基范,皺了皺眉。的確,如果全莊傾巢而出會有許多的破綻,但這是最快的方案,他現在無法冷靜的分析局勢,安排人手,根本無法做出計畫。

「基范說的也有道理,但是我等不了了。我一個人先去,你們見機行事吧。」允浩說完,隨手拿起劍向外走去。他不想再多停留一刻了,他只想快點救出在中。

昌珉見狀想攔住允浩,卻被基范拉住。

「讓允浩哥去吧,你不相信我嗎?」基范沖昌珉微微一笑。

看著允浩離開,昌珉有些無奈,低下頭看著基范。

「你到底在打什麼鬼主意?」

「我可沒有,我是在想李秀滿在打什麼鬼主意。」基范的眼中滿是睿智。

「他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還用想?」昌珉瞥了基范一眼。

「既然知道你和允浩哥還要往人家的套裡鑽,不是自尋死路嗎?還真是關心則亂。」基范說完在昌珉的耳邊低語了幾句。

昌珉聽後露出一副了然的表情,嘴角微微的揚起。

「我還真沒想到這一點。」昌珉的眼中閃過一抹算計的神色「如你所說的話,李秀滿要玩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戲碼,那我們就是黃雀身後的獵手。」

「沒錯,就是這樣。」基范點了點頭。

兩人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看著四周密閉的門窗,在中無奈的嘆了口氣。

他真沒想到李秀滿的膽子會大到如此地步。允浩前腳剛走,他後腳就派人把他綁了來。他甚至懷疑李秀滿之所以會在客棧內請他三日後到斷涯山莊就是為了讓允浩放鬆警惕,好找到下手的機會,李秀滿真是個不折不扣的老狐狸!

想到之前在客棧與李秀滿的人交手的情景,在中露出一絲苦笑,他這次帶出來的人基本上都不怎麼樣。當時他挑出這些人時,涼兒還在一旁直撇嘴呢。他明知道這次出來會有危險的,可他還是挑了閣中武功最差的人。他就好像在跟誰賭氣一樣,就是故意要讓對方擔心。他自己都覺的自己可笑,明明想拋開那個人的一切,卻還想引起對方的注意,真是自相矛盾。

 

「金公子,真是委屈你了。」

伴著話音,房門被打開,李秀滿從外面走了進來。臉上帶著笑意看著在中。

「委屈到不至於,對於用特殊方式請來的人,您給的待遇已經夠好了,至少沒綁著我。」在中冷冷的笑了笑。

「哈哈,公子先不要生氣,老夫其實並沒有惡意。只是想請公子幫一個忙。」李秀滿坐到了在中的對面。

「哦?」在中挑了挑眉「那李莊主請人幫忙的方式可真特別。」

「那是因為這個忙比較特殊。」李秀滿露出一個詭異的笑「我想讓公子假裝成人質,引鄭允浩上勾,助我侵吞冥莊。」

「李莊主真是好大的胃口啊。」在中勾起一抹邪魅的笑「不過,你也太看的起我了,鄭允浩怎麼可能為了我而賠上冥莊呢?李莊主恐怕是找錯了人。」

「找沒找錯試一下就知道了。」李秀滿笑了笑「公子身邊的小丫頭此刻恐怕已經到了冥莊將你被抓一事告訴了鄭允浩,我們很快就能知道鄭允浩到底重不重視公子了。」

在中聽後心頭一緊,但卻依舊是面不改色。

「看來我這個人質已經當定了啊,根本沒的選嘛。」在中看著李秀滿。

「公子不用怨老夫,老夫這麼做也算是為公子報仇啊。鄭允浩廢了公子的武功,公子難道一點也不想報仇嗎?」李秀滿邊說邊觀察著在中的神色。

「我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在中說著搖了搖頭「以前我都不是他的對手,更何況現在呢。」在中笑了笑。他現在只能順著李秀滿的意思走,不然情況會更不利。

「公子不用洩氣,只要公子肯和老夫合作,保證讓鄭允浩生不如死。」李秀滿眼中閃著陰毒的光「若公子不願意,老夫也不勉強,公子現在是煙雨閣的人,老夫也沒有膽子為難公子。」

在中聽後在心中冷笑。說的好聽,要是他真的不答應,恐怕會變成真正的人質!

「不知李莊主想讓我怎麼做?」在中問道。

「很簡單。」李秀滿微微一笑道「公子只要假裝被我們脅持就可以了,必要時可能會稍微讓公子受點皮肉之苦,但老夫保證絕不會讓公子太難挨的。」

「我可以答應你。不過,李莊主,你可千萬別功敗垂成連累到我啊。」在中一臉不放心的樣子。

「公子放心,老夫絕不會失手,否則老夫的性命也不保啊。」李秀滿笑道。

「那就好。」在中扯出了一絲笑容,心裡卻七上八下的。

上一次被崔東旭劫持時,雖然身心受辱,卻不像現在一樣如此的害怕。因為他知道允浩不會有事。可這一次他真的很不安。李秀滿比崔東旭陰險的多,絕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人。不過……也許不會有事的,鄭允浩並不像李秀滿想的那樣在乎自己,上一次他被劫持時,崔東旭當著鄭允浩的面毒打他,鄭允浩都無動於衷,這一次恐怕也差不到哪兒去。在鄭允浩心裡,他比不上希澈哥,比不上冥莊,也比不上他自己!金在中,只是個無足輕重的存在吧。

 

「莊主,鄭允浩已經來了。」一個大漢走了進來。

「哦?他帶了多少人?」李秀滿問道。

「只有他一個。」大漢畢恭畢敬的回答。

李秀滿聽後冷哼了一聲道:「算他還有點腦子,不過這樣一來就麻煩了一些。」李秀滿皺了皺眉「去把他帶到這裡,記住,出莊的時候走密道。」

「是。」那個大漢應了一聲後便退了出去。

在中看著李秀滿,眼中滿是驚異。

「李莊主,難道說我們現在……」

「不錯,我們現在並不在斷涯山莊內。」李秀滿露出一個陰惻惻的笑容「鄭允浩就算有所安排,也完全派不上用場,現在斷涯山莊內的人一部分在這裡,一部分埋伏在山莊外,只要鄭允浩的人一進斷涯山莊就是甕中之鼈了。」

「李莊主真是高明啊。」在中此刻心繃的緊緊的,表情有些僵硬。

他想到李秀滿不好對付,但沒想到他會狡猾到這種地步,這分明就是挖了一個避無可避的坑,等著允浩來跳。只要允浩在乎他的生死,就會為了他來找李秀滿,自然而然的就會走入李秀滿的陷阱。無論允浩是一個人來還是帶著莊裡的人來情況都不會有好轉,因為允浩一定以為他就在斷涯山莊,所有的計畫也都是針對斷涯山莊而制定的,可斷涯山莊此刻就是一個空殼,一個陷阱!

在中低下頭,目光微沉。他現在倒真是有點後悔自己的任性,如果他早點聽允浩的話,事情肯定不會這麼糟。他自以為自己可以應付李秀滿,卻忘了自己早已不是那個武功傲人的金在中了,即使已經過了五年,他還是不能認清自己,無法承認自己現在的無能。

 

「金公子,鄭允浩很快就會到了,我們是不是要準備一下。」李秀滿說著拿出了繩子「恐怕要委屈公子了。」

「沒關係。希望我們合作成功。」在中微微勾了勾嘴角,順從的讓李秀滿綁上了自己。

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他也沒有選擇了。雖然他沒了武功,但卻讓李秀滿對他的戒心降低,李秀滿會認為他是個廢物,而不去在意他,再加上他現在表面上是在跟李秀滿合作,這樣他就有機會。

李秀滿,我一定會讓你後悔跟我合作!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替身玩偶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