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絕配無瑕

 

金在中心情忐忑地去往了鄭沈氏的佛堂。今天她沒有叫自己去幹活,所以他隱約覺得今天她肯定會找自己。

鄭沈氏的丫頭碧簪已經在外面候著他了,不情不願又冷漠地對他到了個萬福之後便道:「老夫人在佛堂等你,快進來吧!」

「是。」金在中連忙進了佛堂。佛堂裡,只見鄭沈氏正跪在觀音菩薩前,似乎正在禮佛。他便行禮道,「請老夫人安……」他知道自己是沒有資格喊她母親的,她也不會答應,故而一直喊她老夫人。

鄭沈氏頭也不回,冷著聲道:「你好生厲害啊,還能向允浩告狀,唆使允浩來我這裡找我理論?!你是在挑撥我們母子的關係嗎?!」她說著,眼神淩厲地轉過了頭瞪著金在中。

金在中猛地後退了一步,不料身後的碧簪竟然一腳踢在他的膝蓋後,他頓時站立不穩,跪在了地上。膝蓋痛得發麻,他白了臉,解釋道:「沒有,我沒有……允浩問我了,但我只是說是我自願的……我不曾……」

「還狡辯!」鄭沈氏站了起來,居高臨下地看著他,「我真不知道前世造了什麼孽啊,第一房兒媳婦比我厲害,第二房兒媳婦也比我厲害,一個個把我的兒子們弄得神魂顛倒,娶了媳婦忘了娘……可林氏她是右執政的女兒,你算什麼東西!也想爬到我的頭上作威作福!」

「我……」金在中還想解釋,鄭沈氏就恨恨道:

「你以為允浩幫你你就不用洗衣服了嗎?!繼續去!不許告訴允浩,你要是敢再告訴允浩,我就叫他休了你!你看我敢不敢!」

金在中頓時如置身冰窖,連忙道:「是,在中這就去……」他說著,連忙起身出去了。

只要不趕他走,不叫他離開允浩,他什麼都做得,什麼苦都吃得……

 

 

晚上掌燈時分。

金在中與鄭允浩一起用了晚膳,鄭允浩在燈下算帳,金在中就在一旁給他研磨,房裡靜悄悄的,只能聽見鄭允浩撥算盤和翻帳本的聲音。

「在中,你可識字?」鄭允浩忽然抬起頭問他道。

金在中睜大了眼睛,緩緩點了點頭:「小時候曾經上過幾天家塾,故而認得幾個字,不過實在是不多……」

「那我來教你學書吧?」鄭允浩溫柔地看著他,「男子要識得幾個字才好。你要是不嫌棄我這個先生教得不好……」

「怎麼會!」金在中幾乎是脫口而出,說完自己也覺得有些著急了,便害羞地錯開了視線,柔聲道,「不會的,你教我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那就好,來,你先寫個“在”字與我看看,可好?」鄭允浩起身,將椅子讓與金在中,也將狼毫遞給金在中。

「嗯……」金在中坐下,又有些擔心似的扭頭看向鄭允浩,「字醜得很,你看了可別笑話我……」

「自然不會,要是寫得比我好,我就無法教你了,不是嗎?」鄭允浩笑著鼓勵他道,「你只管寫,我不會笑話你的。」

「嗯。」金在中這才點點頭,放心地提起了筆,緩緩在白紙上寫了一個“在”字。

字不大,且頗是秀氣可愛。鄭允浩看了有些吃驚,道:「你的字可不像是小時候學過而已,倒像是練了十幾年了。在中,你騙我啊……」

他這樣一說,金在中驚得連忙站了起來:「不是不是,“在”因著是我的名字,所以是西席先生第一個教我的字,我也記得最清楚,有時間我也會寫寫……所以我沒有騙你,別的字我認不得幾個,也寫不出幾個來……」

鄭允浩看見他的大眼睛裡滿是緊張,連說帶比劃地向他解釋著,忙拉住他的手道:「我只不過隨口玩笑罷了,你無需這樣緊張……來,快坐下,那我們就學別的字,嗯,學個什麼字好呢?」

金在中被他按在椅子上,扭過頭看他,緩緩問道:「允浩的“允”和“浩”,可好?」

「呵,也好。」鄭允浩笑了,伸出手去,握住了金在中的手,「我先教你寫一個,然後你自己寫。“允”呢,先如此……然後點,接著一撇出去,然後是豎彎鉤。好了,這就是“允”字,會了嗎?」

「嗯,會了。」金在中支吾著,其實面紗下的他已經滿面通紅——允浩握著他的手啊,他溫熱的大手正覆蓋在他的手上,讓他感覺很溫暖,又有些癢癢的。鄭允浩離她如此之近,以至於他身上好聞的氣味都縈繞在他的鼻尖,讓他的臉紅得更厲害了。

「那你寫與我看看。」鄭允浩放開了他的手,卻依舊站在他邊上。

「好。」金在中不敢看他,集中精神在紙上,仿照著鄭允浩寫的,端端正正地寫了一個“允”字。

「嗯,寫得真好。我們在中要是從小就學的話肯定寫得比我要好……」鄭允浩誇獎他道,「既然學了“允”字,那就再學一個“浩”字吧。」

「嗯,好。」金在中點點頭。

鄭允浩的手又伸過來,把住他的手,慢慢寫了起來:「“浩”字呢,又有些不同,它需先寫三點水,就是這樣三點,然後一撇,一橫,一豎,再一橫,然後是一個口字……這樣就好了,會了嗎?」

「嗯,會了。」金在中點點頭,在另一張紙上緩緩描摹了起來。和允浩在一起的時光都是他最幸福的時候,就是這樣一小會兒時間,都讓他覺得白天的一切都不算什麼了。

「是這樣嗎……」

「你這裡……」

金在中扭頭問鄭允浩的時候,恰好他俯下身子來,兩人便猛地對了臉。

金在中的臉頓時熱得像是燒著了,他看見鄭允浩英俊的臉近在咫尺,而他那雙深邃的雙眼,正注視著自己。

他那雙大眼睛正又羞又溫柔地看著鄭允浩,他的眼睛像是一潭碧波蕩漾而又幽深的湖水,又漂亮又深邃,尤其是他蒙著面紗,那雙眼睛被無限放大,更襯得美麗絕世。

鄭允浩覺得他的眼睛仿佛會說話,只要他看著自己,自己就知道他在想什麼,他想說什麼,從來沒有一個人能夠讓自己如此的瞭解對方的心思。

「抱、抱歉……」金在中先反應過來,別開了鄭允浩的視線。

「沒關係。」鄭允浩也反應過來,直起了腰,剛剛他看到金在中慌亂的眼神,想來定是怕自己嫌棄他,便又補了一句道,「在中你別怕我,我們是朋友,不是嗎?」

「嗯,謝謝你,允浩。」金在中低著頭說道,但是他很快抬起頭來,看著鄭允浩道,「但是,允浩,我是害死你爹爹的仇人的兒子,而且……我是小妾生的……醜八怪,你不要對我太好……」和鄭允浩做朋友對他來說簡直像天上的星星一樣奢侈,自己何德何能,自己根本不配……

「我不許你這麼說……」鄭允浩一把捉住了金在中的手臂,「誰都可以看輕你,但是你自己不可以……我說了,我父親的事不怪你,與你完全無關……小妾生的又怎樣,我嫂嫂便是嫡出的大家小姐,可她還不是嬌縱成性,長得美又如何,她整天只會撒嬌撒潑和發脾氣,把我娘都氣出病來了……相比之下,若是娶她那樣的人,我寧可娶在中你……」

金在中睜著大眼睛,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隨即便有淚水從他的大眼睛中溢出來。原來真的有人不會嫌棄自己貌醜,也不會嫌棄自己的出身,甚至連自己是仇家兒子這樣的身份也不在乎……“若是娶她那樣的人,我寧可娶在中你……”聽到這句話,哪怕讓他立時去死他也心甘情願……

「好好的怎麼哭了?」鄭允浩俯下身來,伸手給他擦了眼淚,為了逗他開心,他又道,「要不這樣吧,從今以後我們也不要做朋友了,就做夫妻好了,我以後喊你“在兒”,你喚我“允郎”,可好?」

「啊……」金在中沒料到他會這樣說,又羞又驚訝得低呼了一聲,反應過來又連忙推辭道,「唔……不好……」

「哪裡不好?夫君長得很醜?」鄭允浩見他的眼神又羞又怕,便知他是有五分情願的,又玩笑道,「是啊,我也知道我很醜……所以啊,我們正好醜夫配醜妻,不好嗎?」

金在中明白他沒有任何惡意,只是在逗自己開心,便嬌羞地笑了,柔聲道:「你是在拿我消遣呢……」

說著,羞得起身逃走了。

鄭允浩看著金在中逃走的背影,溫柔地笑了。

 

 

 

 

 

 

第六章 擁爾在懷

 

今日傍晚,金在中特地親自下了廚房,做了一小桌的菜,還做了一盤糕點。其實對他來說洗手作羹湯根本不算什麼,因為在金家,他和梅香是沒有資格叫別人做飯的,只能靠自己動手。雖然金在中是個十六歲的少年,但是他幾乎是什麼都能幹。

「梅香,你去請昌珉少爺過來吧?也不知道他現在是不是在屋裡。」金在中有些緊張,「若是不在,就算了,別驚動了別人。」

「是。」梅香一福身,轉身輕快地走了。

按照昌珉的性格,該是不會嫌棄他做的菜的,可他還是有些擔心,生怕自己的這些東西入不了他的眼。還有允浩,這個時間,一定也快回來了吧。哎,自己怎麼像個女子……金在中咬住下唇,其實他已經在笑了。日裡挑水劈柴的勞累,對於他來說,似乎都已經不算什麼了。

 

「嫂嫂!」

一聲清亮的聲音讓金在中喜得猛地轉過了身,只見沈昌珉已經笑著站在他身後了:「昌珉,我做了些菜……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

沈昌珉聞言,看了看那些菜,頓時開心地笑著道:「怎麼會不合我的胃口!看起來就很好吃的樣子,昌珉都快流口水了!」

金在中聞言,一雙大眼睛裡流露出了無比的歡欣和喜悅,忙將一雙筷子遞給他:「你先嚐嚐?允浩怕是還要再等會兒……」

話音還沒落,就聽到鄭允浩的聲音從外面傳來:「在兒,我回來了!」

只見鄭允浩滿面笑容地走了進來,見沈昌珉也在,又看見那一桌子菜,便打趣道:「哦,一餐飯換一雙鞋來了!」

「哥!」沈昌珉招呼他,「你再不來我都要吃了!」

「是我叫昌珉過來的。」金在中笑著說,將布巾遞給鄭允浩擦手。「也不知道合不合你們的胃口……」

鄭允浩擦了手,也在一旁坐下,又拉了金在中在自己身邊坐下,轉頭對沈昌珉道:「昌珉嘴最刁了,他要是說好吃就定然是美味了。昌珉,你嚐嚐,你嫂嫂可是專門給你做的。」

「嘿嘿,那我就不客氣了。」沈昌珉伸出手去,夾了筷炒青菜,結果沒嚼幾口就豎起了拇指:「嗯,好吃,好吃極了!」

「你會不會有些浮誇啊……」鄭允浩笑著看了金在中一眼,「那我也要動口了。」

金在中睜著大眼睛,期待地看著鄭允浩,結果鄭允浩吃了口魚之後一拍桌子,將他嚇了一跳:

「在兒,你忒壞了,你把我們的嘴養刁了讓我們家的廚子怎麼辦?」

金在中愣了愣,才反應過來,笑了道:「抱歉了……」

沈昌珉邊不停地吃著,邊還道:「嫂嫂以後有什麼事差遣我,我一定辦到,還請嫂嫂千萬勿要客氣!」

鄭允浩笑著對金在中道:「看吧,我就說,你以後儘管打發他便是了。」

金在中亦是笑著道:「那怎麼好意思……不過昌珉要是不嫌棄,以後可以經常來這裡吃飯,不過得通知梅香一聲,我好提前準備。」

「我會的我會的……」沈昌珉耿直地說。

「你也真不會客氣……」鄭允浩摸了摸沈昌珉的頭,「成天讓你嫂嫂下廚房,這像話嗎?」

「嘿嘿。」沈昌珉傻笑,又不見外地招呼金在中道,「嫂嫂你吃啊,你別光看著啊!」

金在中「嗯」了一聲,捧起了飯碗。他吃飯都是罩著面紗的,而那面紗,也時時刻刻提醒著他,他是多麼醜陋的一個人。他因為鄭允浩和沈昌珉的不嫌棄而開心,但是他的內心深處有著深深的自卑。他們若是看見自己那醜陋不堪的臉,一定也會像那些人一樣,嫌棄和厭惡自己吧……

他一想到這裡,就心情沉重了起來。不過沒辦法,這都是自己的命啊。

 

吃完了飯,沈昌珉還在懷裡揣了幾塊糕點,然後對金在中和鄭允浩道:「哥哥嫂嫂我溫習功課去了啊,你們倆就好好“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吧!」

金在中雖然沒有學過詩詞,但這兩句平白如話的詩句他怎麼可能聽不懂,頓時羞得不敢看鄭允浩,起身道:「衣服還沒做好,我、我先回房裡去了……」

鄭允浩見他嬌羞的樣子頓時忍俊不禁,金在中那麼善良,又那麼純淨,簡直比任何女子都讓他動心。雖然他沒見過他,也不知道他的臉到底如何,但是他就是忍不住想靠近他。他身上香甜又好聞的味道讓他心醉神迷,他嬌羞的眼神讓他怦然心動,他想……自己該是對他動情了。不過他本來就是皇帝御賜給自己的妻子,自己愛他有什麼不行的呢?別人的眼光對他來說根本不值一提。

 

金在中正在做衣服,只聽門“吱呀”一聲開了又關了,原來是鄭允浩進來了。

他有些羞澀,開口問他道:「允、允浩,你是要算帳嗎?我給你研磨吧……」

「不用了,你坐著吧。」鄭允浩叫住了轉身正欲去研磨的金在中,笑著道,「你繼續做你的衣服,我今天很閒。」

「哦。」金在中坐回自己的位子,拿起針線又開始做起了衣服。

過了一會兒都沒動靜,金在中便疑惑地抬起了頭,只見鄭允浩正坐在他平時看書寫字的位置上,一手托著腮幫子,目光炯炯地看著他。

他頓時慌亂地側了側身子:「你、你看我做什麼……」

「我閒著無事嘛。」鄭允浩笑了,「要不你陪我說說話?」

「哦。」金在中不敢看他,因為他的眼神好熾熱,讓他根本抬不起頭來。

「你以前在家裡的時候也這樣做衣服嗎?」鄭允浩問道。

金在中搖搖頭:「不,不是的……在家的時候,沒有時間,而且,也沒有布料做。我存了點錢,打算都給梅香做嫁妝呢。」他說著,似乎想到了什麼開心的事,抬起頭說:「梅香應該算是我的姐姐了,從小就照顧我,到現在都還沒嫁人……我想著,該給她找個好人家嫁了才好,起碼對方人要勤快老實一些,別讓梅香再受罪了……」

「自己都還沒嫁就開始打算梅香的了啊……」鄭允浩語氣頗不正經地調侃他道。

「我、我……」金在中被他問得答不上話,最後只好低了頭,「我從來沒想過要成婚……若不是、若不是父親……」

鄭允浩愣了愣,才反應過來,自己似乎說到金在中不願提起的事了。他故作輕鬆地逗他:「所以嫁給我不開心嗎?」

「不是,不是的……」金在中連忙否認,話都出口了才抬頭看見鄭允浩的笑容,頓時有些後悔和害羞,「雖然開始是不好的……但是很慶幸嫁的是允浩這樣的男子……」

鄭允浩看著他低垂地雙眸,嬌羞地模樣,真的很想知道,那面紗下的臉,若是嬌羞起來,怕是好看一萬倍吧?他開口試探道:「那你信任我的話,就跟我說說你自己吧?」

「我嗎?」金在中黯了星眸,垂下了頭道,「我母親若是地下有知,知道我這樣活了十多年,想必也是很後悔生我的……」

鄭允浩頓時再也笑不出來了。

「梅香說我小時候不是這樣醜陋的……」金在中翦水雙眸凝視著鄭允浩,緩緩道,「她說我小時候就長得和我母親極像,也沒有這塊斑記。後來六歲的時候,我父親抱著我在家門口玩,有個癩頭和尚路過,對我父親說我命薄,活不到九歲,若想我好好活著,就需捨了我隨他去,我父親自然不肯。那和尚也不再勸他,只是伸手摸了摸我的臉……不久之後,我的臉上就長了一粒紅色的小斑點,之後便越來越大……本來父親還憐我母親不在,常來看我,但是自我變醜了之後,他便再也不來看我了……大娘脾氣不好,府裡下人又跟高踩低的……」

金在中說著,聲音都哽咽了,暗暗垂了淚。

鄭允浩知道金在中只會往輕了說,情況只會比這更糟糕。頓時心疼得像刀割一樣,他走過去將他攬在懷裡,安慰他道:「以後不會這樣了……“後悔生你”這樣的話,你是在跟你自己置氣呢。你想想,若是你不變醜,按你大娘的個性,哪裡會放過你呢,她只有兩個女兒,你又是個兒子,若是你父親愛你、關心你,你遲早會被你大娘謀了命去……再說了,你若是不生在金家,哪裡又會嫁給我呢?是與不是?」

恐怕那癩頭和尚說的命薄也是這一層,只是他岳丈金堯臣沒想到這裡,否則,早些時候也不會如此寵愛在中了。

 

金在中點了點頭,止住了淚水。他這時才反應過來自己竟然在鄭允浩的懷裡,頓時有些羞,掙扎著想出來,卻被鄭允浩摟得愈發緊了:

「別動,我抱一會兒……你我是名正言順的夫妻,還怕人說閒話不成?更何況現在夜深人靜的,又無外人……」

聽了他的話,金在中的心頭突突地跳得像揣了隻兔子,臉上也像在燒一樣。他動也不敢動,任由鄭允浩抱他在懷。

「在兒,你以後只許在我面前垂淚,你一落淚我就像這樣把你緊緊抱在懷裡……」鄭允浩溫柔地在他耳邊道。

金在中羞得連耳朵都紅了,自然也不會再回答他了。

「你好好休息,別做衣服了,費眼睛。」鄭允浩說著,放開了他,「明天回來我給你帶禮物,保證是你喜歡的東西。」

「嗯……」金在中看著他,乖巧地點了點頭。

「你早點歇息,我走了。」鄭允浩在他額上落下一吻,然後得逞地笑著走了。

身後的金在中愣住了,好半天沒回過神來。

 

 

 

 

 

 

 

第七章 媸()顏麗心

 

第二日。

鄭允浩和金在中一起用了晚膳,日頭也西沉了,便一起回了房裡。

金在中還在為昨天的事情害羞,也不敢與鄭允浩說話,只是在紅燭下做他未完成的衣服。那件衣裳是給鄭允浩做的秋衣,還差幾顆扣子就完成了。

「在兒,我昨兒晚上跟你說過今天我要帶禮物給你的。」鄭允浩拉了一張椅子過來,坐在他身邊,笑得燦爛的看著他。

「嗯?」金在中有些不敢看他,低聲道,「是,是什麼?」

「你猜猜嘛。」鄭允浩央道。

「唔……是吃的?」金在中試探地問道。

「不是,繼續猜。猜中了才給你。」鄭允浩逗他道。

金在中忍不住抿著嘴巴笑了,一雙大眼睛裡有著笑意和溫柔,道:「我哪裡猜得到,那就別給我了,反正我也要不起……」

「什麼要不起,你再說一遍試試!」鄭允浩佯裝不高興道,「你駁我的面子……我不高興了……」

金在中驚得連忙站了起來:「不是不是,你不要誤會,我喜歡的,你送什麼我都喜歡的……」

鄭允浩看他著急的可愛樣子,忍不住一把摟過他的細腰,將他抱在了自己大腿上。

「啊……」金在中低低地驚呼一聲,「你……」

「我的結髮妻子,我不能抱嗎?」鄭允浩挑起眉,霸道又無賴地說。金在中很瘦弱,輕得很,看來以後得好好養著才行。

「啊……」金在中羞得臉上要滴血,鄭允浩可是實實地抱著他,他身上的溫熱都通過薄薄的衣衫傳了過來,讓他心頭又甜又緊張。

鄭允浩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來一支紫紅色的髮簪,那發髮簪是男子插髮的式樣,做工精緻,光滑亮麗,還鑲了一塊小小的紅寶石,尤其漂亮。他道:「好不好看?我前幾天路過的時候就覺得很配你,一直沒機會買……喜歡嗎?」

金在中的水眸看也不敢看鄭允浩熾熱的雙眼,像是小雞啄米一樣點頭道:「喜歡……可是,一定很貴吧,我、我……」

「你是我的妻子,買什麼給你都是我應該的。」鄭允浩說著,將髮簪簪到了金在中的髮髻裡,又欣賞了一下,覺得金在中白皙的皮膚和大眼睛是最襯不過了,便嘖嘖讚嘆道,「真好看,我們在兒最美了……」

金在中深深地低下了頭,他從未聽人說過他長得美,鄭允浩是第一個說他美的人。其實他自己知道,自己哪裡會美呢,只不過是鄭允浩說來哄自己開心罷了。不過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心裡還是好開心好開心,似乎十多年來從來沒有這樣開心過。

 

然而下一刻,他突然發現自己臉上的面紗被揭了下來!他下意識錯愕地抬起頭來看鄭允浩,只見他的眼神裡滿是驚訝,他頓時如一桶冰水當頭澆下,渾身冰涼!錯愕之後,他從鄭允浩懷裡掙了出來,一邊用雙手捂住自己的臉一邊哭著喊道:

「不要看!允浩,不要看……」

他被椅子絆了一下,跌倒在了地上,手臂摔得生疼,但也沒有放開自己的臉頰。允浩應該都看到了吧,自己醜陋不堪的臉……他那麼驚訝,肯定被嚇到了吧。自己那麼醜,他從此以後一定也會厭惡自己,離自己遠遠的……

鄭允浩一直手中還攥著那塊面紗,他看著躲在角落裡傷心地垂淚的金在中,緩緩走了過去,蹲下來從背後抱住了顫抖不止的他:「抱歉,在中……我嚇到你了吧……」

金在中聞言,恍若臨刑之人聽到了大赦,身子都僵硬了一會兒,他懷疑自己是不是幻覺了,是不是聽錯了,為什麼允浩見了他醜陋的臉,還會抱他,還會這樣柔聲細語安慰他……

「抱歉,我只是想見見你……」鄭允浩說著,揉著他的手臂,溫柔道,「摔疼了吧?我揉揉……」

金在中沉默了好半天,才鼓起勇氣問道:「我、我是不是很醜?」

鄭允浩含笑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醜,醜得像西施一樣,難看死了……」

金在中聽到第一個“醜”字的時候簡直心都涼透了,但當他聽到後面那句話的時候,心突然又像是從三冬轉到了六月,他再也難以抑制,再一次哭了起來。

「我說過,你以後要是再哭,我就把你緊緊抱在懷裡……」鄭允浩說著,將金在中轉過來,緊緊摟進了懷裡,「其實在兒你在我心裡什麼樣都是最美的……以前我還幻想過你是不是歪鼻子大嘴巴滿臉麻子,不過看來是我想多了,你只不過是半邊臉上有塊小小的斑記而已……在兒你很美,在我心裡驚為天人……」

「允浩……」金在中低低喚了他一聲。

「嗯。你勇敢點,抬起頭來看著我好不好?」鄭允浩鼓勵他道,「剛剛是我不好,嚇著你了……我那麼喜歡你,你就抬起頭來看我一眼,好不好?」

金在中頓時把頭搖得像撥浪鼓,他將頭埋在鄭允浩懷裡,依舊不肯面對鄭允浩。

「真的不看我?」鄭允浩挑起眉又問道,「我可是想到了用什麼方法讓你看我……你確定真的不抬起頭來看我?」

金在中依舊搖頭,像是篤定了主意不看他了。

「好啊,那我就要出非常辦法了……娘子你別害羞才是……」鄭允浩說完,一手一把捏住了金在中的下巴,強迫他抬起頭來,然後迅速側過頭,吻住了那張被咬的嫣紅的小嘴。

「唔……」金在中果然睜大了眼睛看著鄭允浩。他完全沒有料到,鄭允浩竟然會吻他,他溫熱的雙唇,正溫柔地覆蓋在他的唇上,舔舐著他的唇。

鄭允浩又放開了他,看著呆呆而又嬌憨地看著他的金在中,頓時心頭喜愛:「娘子,以後我們再這樣親熱的時候呢,記得把眼睛閉上,把嘴巴張開,可記住了?」

金在中的臉簡直燙得能煮茶,他又驚又羞,簡直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事情發展得遠遠突破了他的預料,鄭允浩非但不嫌棄他不討厭他,反而抱他、吻他,讓他一下子驚喜得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我、我……記住了……」

鄭允浩看著不知所措的金在中,伸手輕輕拭去了他臉頰上的淚痕。其實金在中真得不醜,他的一雙星眸又大又漂亮,鼻樑又挺又直,小巧的紅唇讓人忍不住一親芳澤,皮膚又白皙細嫩。只看左臉真真是驚為天人,可惜右臉長了一塊斑記。若是沒有了右邊臉頰上那一塊紅色的斑記,必定是京城最一流的俊俏公子哥。不過那塊斑記不僅遮去他絕世的美貌,也救了他——長得那麼美麗,必定遭人嫉妒和覬覦,定是多災多難。

 

他捧著金在中的臉頰,吻著他的額頭,眼睛,鼻子和臉頰,最後看著他的一雙星眸道:「在兒,我真高興只有我才看得到你的美貌。」

「你不要哄我開心……」金在中小聲道。

「我沒有哄你開心。」鄭允浩認真道,雙眼真誠地看著金在中,「在兒,我喜歡你,我愛你……我喜歡你的善良和單純,也喜歡你的溫柔和嬌羞,不管你長成什麼樣,我都喜歡,哪怕你真的如我所想歪鼻子大嘴巴滿臉麻子,我也喜歡……你在我心目中是最最珍貴的珍寶,是我這輩子唯一的結髮妻子,不要抗拒我,好嗎?」

金在中感動地說不出話來,他何德何能,能夠得到鄭允浩的喜歡,還說自己是他心目中最珍貴的珍寶和唯一的結髮妻子……最後,他終於忍不住,摟住了鄭允浩的脖頸,抱緊了他:「謝謝你,允浩,不嫌棄這樣醜陋不堪的我……我、我……」

「你也喜歡我嘛,我知道的。」鄭允浩笑了,看著滿臉通紅欲說還休的金在中,他忍不住,再一次吻住了他的唇。

金在中的小舌可愛極了,欲拒還迎,最後還是被他纏住,恣意愛憐。他這樣甜蜜的小嘴,真是教他欲罷不能啊!

 

 

 

 

 

 

 

第八章 結髮合歡

 

酉時,太陽西沉。

結束了一天累活的金在中終於得到了休息,他坐在窗下,正給沈昌珉做秋衣。其實他坐在窗下,不僅是採光,更是因為方便看到外面的情況,好看到鄭允浩回來。他最近天天如此,就像一個尋常人家的妻子,等待丈夫回來。

果然,鄭允浩高大的身影不久便進入了他的眼簾。

金在中連忙去準備布巾,把他遞給進來的鄭允浩:「回來了啊,來,擦手。」

鄭允浩笑著看著愉快的金在中,邊擦手邊道:「我回來了就有這麼高興嗎?」

金在中很是害羞,低了頭嬌羞道:「誰高興了,你看錯了。」

「讓我看看到底高不高興……」鄭允浩壞笑著伸手揭開他的面紗,湊過頭去親了親他的臉頰,「明明很高興嘛……」

「你幹什麼呀,大白天的……」金在中的話一出口便覺得很是曖昧,再加上現下天也不亮了,更是令他害羞起來,「別不正經了,餓了吧,快去用晚膳。」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我還真的餓著了。」鄭允浩牽住金在中的手,「走吧娘子。」

金在中頓時害羞地低下了頭,好不甜蜜地咬住下唇,讓自己別笑得太燦爛。

 

兩人在桌旁坐下,鄭允浩便對梅香道:「梅香你先回去休息吧。」

「是,少爺。」梅香屈了屈膝,關上門出去了。

「在兒,我要跟你說件事。」鄭允浩神秘兮兮地說道,「而且還是件好事。」

「何事?」金在中說著,主動伸手替鄭允浩挽上了袖子。

鄭允浩享受著自己妻子的照顧,笑著湊過頭去道:「今天我問了長生,問他梅香長得可好看,你猜猜他怎麼回答?」

「不知道……」金在中迷茫地搖搖頭,長生是鄭允浩的隨身侍從,據說跟了他好幾年了。他見過一次,人長得齊整,也憨厚老實。

「那小子紅了臉,說:“不、不知道,沒敢看……”哈哈哈,那小子說沒敢看,不知道偷偷看了多少次呢!」鄭允浩笑得開懷,又道,「你看把梅香嫁給長生,如何?」

「呀……」金在中有些驚喜,但又有些疑惑,「好是好,可梅香比長生長了兩歲,而且也不知道梅香是否喜歡長生……」

「那這樣,你得空問問梅香……看她的反應就知道了……」鄭允浩在他耳邊道,「她若是跟你見我的時候反應相像,也紅了臉咬著嘴唇不敢看你,說話支支吾吾說不全,就證明她也喜歡長生……」

金在中被他這變相的調戲惹得耳朵都紅了,嬌嗔道:「你、你……你亂講……」

他亦嗔亦嬌,一雙星眸又是笑又是甜蜜,流轉的柔情蜜意真真叫人好不憐愛!鄭允浩忍不住伸手摟住了他不盈一掬的細腰,在他耳邊低語道:「可如何是好,我看著你便覺得好餓……」

金在中被耳邊的熱氣激得顫抖了一下,面紅耳赤地不敢看鄭允浩:「那你快吃飯嘛,看我做什麼……」

「哈哈哈。」鄭允浩笑得開懷,也不再逗他,兩人吃起了飯來。

 

吃完了飯,鄭允浩依舊在燈下算帳,而金在中則在他邊上做衣服。他給鄭允浩做的衣服鄭允浩喜愛得不得了,一直穿在身上,所以金在中想著,也給沈昌珉做一件,聊表“嫂嫂”的心意。

「你這件衣服又是做給誰的?」鄭允浩偶然抬起頭問他道。

因為只有兩個人,金在中已經揭下了面紗,他現在已經敢於直面鄭允浩了——他們倆自從那日晚上互訴衷情以來,兩人一直都是同床而睡,從未分房睡過。

他微笑道:「是給昌珉的,你瞧瞧,這個顏色他會喜歡嗎?」

鄭允浩看了看,笑道:「月牙白顯得嫩了些,不過他會喜歡的。」

「是啊,我也覺得月牙白嫩了些,可總見他穿藍色,所以給他換種顏色的,希望他不會嫌棄才好。」金在中看著布料道。

「他倒是敢……」鄭允浩橫眉道,末了又笑著說,「不過他不會的,他是個懂事的孩子。」

「對了。」金在中一壁做著衣服一壁問道,「總也不見你大哥,你也不提起,你跟你大哥……是有隙嗎?」

說起鄭允浩的大哥鄭雍浩,鄭允浩就直搖頭嘆氣:「不提他倒也罷了,一提他我就一肚子火……我大哥實在是不濟,當官站錯隊,在家又只聽那個嬌縱成性的林氏,把我母親氣得病都發作了好幾回了,我勸了幾次都無濟於事,還直說我的不是。」

金在中停了手中的針線,思忖著道:「他再不濟好歹也是你哥哥,一家人弄得四分五裂到底不好……」說著,他似乎意識到什麼,怯生生地望著鄭允浩道:「我、我知道我本不該置喙說這些事的……但、但是……」

鄭允浩起身一把拉住了他的雙手:「不,你該說的……你本來就是我的妻子,這些家長里短,原就是你操心的事……」他說著,溫柔地看著金在中:「也只有你才會跟我說這樣的話……我很高興。」

金在中聽到他說開心,也笑了,低眉淺笑著道:「哪裡是只有我才會跟你說呢,怕是只有我才這麼不知天高地厚罷了……」

「我就愛你不知天高地厚……」鄭允浩說著,湊過頭與他耳語,「你不知天高地厚的樣子像極了賢妻……」

他說話的時候唇有意無意地觸碰著他的耳朵,熱氣又都噴在耳邊,使得金在中迅速紅了臉:「你,你又拿我消遣……」

「我的在兒又害羞了……」鄭允浩湊過頭去近距離看著他,笑意盈盈的丹鳳眼直勾勾地看著他。

「不許再看了……我、我長得醜……」金在中紅著臉道,他並非真說自己醜,因為他知道鄭允浩不會嫌棄自己,但是他實在是被他看得難為情了,故而才找這種不是藉口的藉口。

「那該如何是好,我就喜歡你醜……」鄭允浩壞笑著說完,猛地湊過去吻住了他的紅唇。

「唔……」金在中下意識地閉上雙眸,雙手摟住了鄭允浩的脖頸,然後又羞又緊張地微微張開了雙唇。

一開雙唇,鄭允浩的舌頭就侵了進來,纏住他的小舌不放,戲之愛之。

 

金在中渾身都沒了力氣,他意亂情迷地摟著鄭允浩,虛軟得只能靠著鄭允浩摟著他的手才能站立。等他有些清醒的時候,他早已被鄭允浩抱入了床帳中。

鄭允浩將紅帳放落,滿懷愛意地看著金在中:「在兒,你願意和我共結連理嗎?」

他的眼神熾熱而充滿溫柔,仿佛那樣熱切地愛著即將得到的珍寶。金在中羞得不敢看他,只是羞嗒嗒地點了點頭。

鄭允浩想逗逗自己的嬌妻,便爬過去將雙手撐在他的兩耳邊,笑著看著他,問道:「那你知道夫妻間如何魚水之歡嗎?」

金在中聞言,臉頰紅得不能再紅了,連忙用手捂住雙臉搖搖頭。他連男女之間如何歡愛都不知道,哪裡會知道男子和男子如何歡愛啊!

「就是……」鄭允浩俯在他上面,曖昧地笑著道,「等下我的唇會吻遍在兒身體的每一個角落,我的手也會撫摸過在兒的每一寸肌膚,然後我的……」

「啊……」金在中羞得幾欲逃走,他連忙捂住了鄭允浩的唇,「不要再說了,允……」

鄭允浩看著他的反應,忍俊不禁,順手將他捂在自己嘴巴上的手握住在唇邊吻著:「好,不說就不說,我要開始行動了……」

這真是:

(ㄑ一ㄣ)翻紅浪效綢繆,乍抱郎腰分外羞。

月正圓時花正好,雲初散處雨初收。

一團恩愛從天降,萬種情懷得自由。

寄語今宵中夕夜,不須欹(ㄑ一)枕看牽牛。

 

==============================

 

懶大說末尾的詩是首小黃詩

........奴家資質愚鈍實在是看不出個所以然 ="=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