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1

 

被一陣冷風吹醒,允浩才發現自己已經睡了兩個多小時了,外面的天已經大亮,泛著塵囂。

側身試了試在中的體溫,然後舒了口氣。

允浩小心翼翼的將他的腦袋從胳膊上移了下來,活動了一下已經麻木了的胳膊,起身穿上外套,悄悄的鎖上了門,走了出去。

插著口袋走到對面的超市買了些吃的,然後在路上無意識的走著,思索著接下來的打算。

是該找份工作了吧,可該幹什麼,總不能跟人家說以前在精神病院待過吧,做什麼好呢……

被漸漸喧鬧的人聲拉回了意識,才發現自己已經不知不覺的走到了隔街的商業區,心想著在中,準備往回走著,卻被一家商場的招聘廣告吸引住了目光。

「櫥窗模特?」

允浩站住了,只聽說在歐美才有這種形式的櫥窗展示,沒想到這裡……

「小夥子,感興趣嗎?」一個和藹的中年人從商場裡走出,看見允浩站在廣告前,踱過來站在了他旁邊。

「沒,第一次見,好奇而已。」不置可否的回答著。

「是啊,雖然這是不錯的宣傳手段,但至今沒人敢嘗試啊……」中年人感慨的說著,嘆了口氣,又準備往回走。

允浩心裡一動,目光閃爍起來。

「我來試試怎麼樣?」

那個中年人有些欣喜的回頭,看到初春燦陽下那個年輕人的笑臉,自信而飛揚的展現著魔力,宣誓著一切的不同。

就是他了。

 

 

允浩打開房門的時候,在中已經醒了,裹著被子,就露著幾撮黑色的小毛靠在床上,對著電視裡的廣告看的入神。

「什麼時候醒的?」允浩將手裡的東西放下,走上前把他的被子往下拉了拉,好讓他透氣。

「你走以後,就……」還沒說完,就乖乖的張嘴喝著允浩遞過來的水。

允浩笑著看他小口喝水的樣子,然後突生了一種幸福的感覺,縈繞左右。

將杯子放在旁邊的桌子上,看著他聚精會神看電視的小樣子,忍不住抓過來狠揉著他的頭髮。

「不要啦,我……我要看…看…。」

耶?竟然學會反抗了?

「喂,我回來很久了,你一眼都沒看過我,這個有那麼好看嗎?」允浩不自覺的撅著嘴,怨懟的嚷嚷。

「好…好看,剛…剛剛裡面有人唱歌的。」在中不停的掙扎著,還間歇的瞟著電視。

「啊啊啊,不准看,不准看,又沒我帥,不准看……」畢竟才是22歲的人,不自覺散發著孩子氣,捂著在中的眼睛耍著賴。

 

鬧了好久,才漸歇,在中慢慢拉下允浩捂著眼睛的手,從被子裡爬了出來,靠進了他的懷裡。

「好久沒看過了,所以想看……」對著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按滅的電視,在中淺笑著說道。

心裡一緊,伸手環住了他,輕輕的晃著。

「沒關係,以後看我就行了。」

在中沒說話,只是肩膀一抖一抖的笑開了。

「好啊,竟然敢笑我?」又是一陣混戰的開始。

風卷起了窗簾,渲化著美好的弧線,上下翻轉著。

會笑了的,我的小娃娃,我們的生活,要開始了……

 

 

 

 

 

 

Chapter 12

 

第二天早上,允浩很早就下樓買好了吃的,並叮囑著在中千萬不要出去亂跑。

「聽明白了嗎?」將在中身上洗的有點發白的T-shirt往下拉了拉,皺了皺眉。

自己的衣服穿在他身上太大了,該買件新的了。

「你去哪?」在中第三遍問道。

「我剛剛不是說了嗎,我在一家很棒的寫字樓裡找到了工作,現在要去上班,晚上回來給你買好吃的好不好?」允浩看出了他的不安,耐心的重複著。

「我不要好吃的,我要琴,你的那把……」他忽閃著眼睛認真的說道。

允浩心中一窒,又微笑了起來。

「好,等有了錢,我們先買琴。」輕輕的刮了刮他的小鼻子,然後起身拿起了外套走了出去,慢慢的掩上了門。

其實,心裡還是有著強烈的不安,像是把心切了一半留在了原地,而另一半在不停叫囂。強行甩了甩腦袋,向著繁華的商業區走去。

 

 

到的時候商場還沒有開門,經理----就是那個和藹的中年人拿出了一套還帶著標籤的衣服囑咐允浩換上,並配好了鞋子和相應的配飾。

復古暗紋的中短西裝,配上暗藍仔褲,咖色和黑色相間的圍巾,黑色翻毛直筒靴……

那個人站在初春人來人往的櫥窗裡,身後是價格不菲的傢俱桌椅,挺拔又魅惑。惹得過往的人們紛紛駐足於前,品論著他身上的衣服,連帶他精緻的臉龐。

人們說這身衣服好像就是為他量身定做一樣,人們說他的眼神很冷漠,卻又散發著很迷人的氣息,人們說他或許是世界的頂級模特,身價不菲,在為這家商場做著日進鬥金的表演秀。

其實,他們不知道,他前一刻還穿著發白的仔褲,前兩天才賣掉心愛的吉他。可,知不知道,對於允浩來說,已無足輕重。無論是褒貶的眼光,還是世俗的品論,經歷了,才知道那一切不過是過眼雲煙。

 

允浩的腰背開始酸痛,腿也開始僵硬,卻始終都沒動分毫。眼睛只是看著前方,那些流轉的人群在眼中像是透明,絲毫不能打動。

他在幹什麼呢,吃東西沒有,還在看電視啊,下次出來前,要把電視的閉路線拔下來,呵呵……

想著想著,唇不由自主的上揚,才發現日已西斜,一日的時間,竟然就在想像著他的時空中滑走了。

經理敲了敲門,示意允浩可以出來了。

想動來著,卻僵硬的不得不扶住了牆壁,麻癢的感覺像蟻爬一樣從腿上直衝大腦。

經理連忙上前扶住了他,將他帶到外面休息。

「年輕人,辛苦了。」經理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第一天,效果很好啊,以後就拜託你了。」

說完從口袋裡掏出了白色的信封,塞到他手裡,可卻被允浩擋了回去。

「今天的工資我不要了,我,想要那個。」

允浩顧不得發麻的腿,指著商場另一個視窗展示的白色V領毛衣說道。

純白的線在夕陽裡像融了金,領口很合適,現在穿起來,剛剛好。

「這個……」經理有些猶豫著,「這個不太夠。」

「沒關係,以後就從工資裡扣,算我分期買的,行嗎?」轉頭陳懇的看著經理。

「好吧,我去給你拿。」說完,經理就打開櫥窗的鎖,將那件毛衣拿了出來。

「你穿一定很好看。」經理讚嘆的將毛衣疊好放進袋子裡,交給了允浩。

「不是我穿,但會比我穿更好看。」輕輕的揚了揚手中的袋子,朝經理鞠了一躬,有些蹣跚的往外走去。

 

回去的時候已經是華燈初上的時候了,打開了門,他卻沒有如自己所想的在看電視,而是黑著燈看著外面。

「我回來了。」從後面環上他,才發現這句話已經盼望了很久了,說出來時開始在心裡化成了深淺的暖流。

小娃娃回過腦袋,露出了純白的笑臉。

「回來……啦」臉上紅暈流轉。

原來,在枯萎的城市裡佇立了那麼久的我,等的就是這一刻,等的再久,再麻木,都值得的這一刻……

 

 

這樣一個星期下來,備受煎熬。

小腿腫的很厲害,腰和肩都酸疼的不得了。每天從商場到賓館的路,都是咬著牙扶著路邊的牆一點一點蹭回去的,可走到門口,卻還得強撐著笑臉,筆直的走進去給他一個擁抱。

算了,只要他在笑著,怎樣都無所謂。

允浩一邊在衛生間偷偷的貼著膏藥,一邊這樣想著。可胳膊轉到肩後時,一陣酸痛令神經都瞬間麻木,只好放下手中的膏藥,強撐著洗手台喘著氣。

身後突的傳來輕微的響動,門開了,在中伸出了小腦袋,打量著他。

「沒事的,回來摔了一跤,扭到腰了,呵呵。」允浩隨手將還沒貼上的膏藥往身後推了推。

在中沒說話,從門外蹭了進來,小心挽起了白色毛衣的袖子,在水池裡洗著手。

「真好看。」有些無力的將下巴支著他的肩,以緩解腰上的疲憊。看著鏡子裡他潔白的樣子,心裡一陣安寧。

他洗好手,慢慢擦乾,然後小心翼翼的轉過來,將允浩拉到浴缸邊坐下。

「要幹什麼,想BOBO嗎?」嬉皮笑臉的湊上去,卻被他機靈的閃開了。

在中回身用熱水將毛巾泡好,擰乾,轉到允浩身後輕輕的敷到他的腰上。

「唔……」忍不住低吟出聲,麻痛轉化成舒適的觸感,像把疲勞一點一點化成了細沙,漸漸流走。

「小時候扭傷了,李奶奶就會這樣,然後才貼膏藥的……」在中又將毛巾浸了一下,換敷在允浩的肩膀上。

「還是我們在中厲害,我都不知道,我小時候摔倒了,就隨便拿塊創可貼貼上就行了。」

在中輕輕笑了起來,氣息吹到身上癢癢的。允浩剛想轉過身來,抱抱他,卻被他下一個動作弄的愣住了。

在中蹲下來,輕輕卷起他的褲腿,白皙的手指柔柔緩緩的按著。

「怎麼……」一下哽住說不出話來。

「我,趴在窗戶上,看見你了……」在中細心的為允浩放鬆著肌肉,卻沒再接著往下說。

允浩把他拉了起來,頭不自覺的靠在他的腹上,手也環了上去抱住他的腰,「沒事的,過一陣子就好了,最近公司有點忙,所以……」

輕輕拍著我的肩膀,像我是小孩一樣,就這樣睡著的我,疲憊,酸澀,就會消失不見了吧。

 

 

早上出去開工的時候,還回頭為他掖好了被角。

於是在櫥窗裡站著的時候,總是想起走的時候他的睡臉,然後勇氣倍增。

目光有些虛無的掃過了圍著的女生和熙攘的行人,卻在一個地方堪堪頓住,然後心一下子懸了起來。

在靠著這邊的花壇旁邊,那個小小的人站在欲強的風裡,黑髮乖順,眼神專注,透過雜亂的人群,望著自己。

在中!怎麼會……

世界忽的靜了下來,只能楞楞的看著他,沒有頭緒。

人漸漸的少了下來,在中孤零零的站在那裡,似乎左顧右盼的躑躅了半天,才慢吞吞的走了過來。

站在高大的櫥窗前,仰起腦袋,呆呆的看著允浩,細緻的看著他的臉,看著他身上的衣服,然後……

忽的笑了,粉嫩的嘴乖乖的揚了一個角,然後墊起腳尖,伸長著手努力在櫥窗的玻璃寫著。

“真好看……”允浩在心裡默默的讀著,暗暗的鬆了口氣。

一直瞞著他,怕他有心理負擔,沒想到還是被他找到了,也沒想到,他懂的……

允浩也笑開了,看著櫥窗外的他,像是幾個月前的倒影,只不同的是,我在窗裡,你在窗外。

他還在寫,窗上的灰塵沾黑了他的指頭,卻也不在意。

“加油!”

單純的美好,像是劃破塵埃繁雜的清澈,一下灑在心裡。

為了你,我會的。

允浩偷偷的將插在口袋裡的手掏出,比了個隱蔽的V,惹得在中又輕笑起來。

 

不一會兒,午飯過後的人群又開始熙攘起來,知道在中怕人多的地方,比了個手勢讓他快點回去。卻沒想到,他回轉了身,一下子坐在了櫥窗前,背對著自己。

窗棱上只露出了他小撮的黑髮,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周圍路過的人都在看他,讓他瑟縮著,卻固執的不肯走。

我陪你……

他剛剛在轉身前寫道,那字跡透了些陽光進來,照在臉上,身上,心上,讓允浩忽的一陣眼熱……

此時,與他同一頻率的呼吸,與他同一節拍的心跳,與他同一方向,看著正中的華美驕陽漸漸變成垂西的暗淡落日,心中會突生暖熱,然後再站站筆直,與他一起送走最後一片的光線。

 

 

下班了,急急的跑了出來,然後看著那抹純白在不遠處縮著,走上去,蹲在他的面前。

「上來。」

在中抬起眼,看見他時一陣欣喜,卻被他拉著自己胳膊的動作搞得一陣疑惑。

「上來,我們回家。」允浩沒等他反應,拉著他的胳膊將他拽到了肩上。

「腰……」在中小聲的提醒著,卻又沒太大的反抗。

「已經不疼了。」將在中的腿牢牢的托住,慢慢的往回走。

夜已初顯了,街邊點綴的淡彩,有人悄悄的指點著,卻渾然不覺了。

「怎麼找來的?」故作嚴肅的問著。

「早上,跟……跟你來的。」他把頭埋起來了,有些小心翼翼的語調,「不……不要生氣,我…我只想看看你在幹什麼,就只想看看,可看你那麼累,想陪你,所以,所以……」

他似乎有些急,想解釋,卻怎麼都說不好,結結巴巴的。

「輕輕拍了拍他的腿,示意他別著急。

「怎麼會不生氣,你跑出來丟了怎麼辦,所以要懲罰……」話還沒說完,忽地原地大幅度的轉著圈,嚇的在中死死的扒住他的脖子,不敢鬆開分毫。

毫無顧忌的在路燈覆蓋不到的小巷裡大聲的笑,然後忽的鬆了托著他腿的手,讓他小聲的尖叫,再及時的抱住,任他輕聲細語的求饒,也樂此不疲。

終於鬧夠了,安靜的背著他往回走。

「我聽見了……」趴在背上的聲音悶悶的。

「什麼?」允浩微微的回過頭問著。

「你的心在跳……」

「小傻瓜,不跳的話我就死了。」不自覺的微笑著。

「我第一次聽見,所以覺得很……很奇妙。」他搜刮著形容詞,支起腦袋說著。

放大了笑容,走得更快了。

第一次啊,第一次這麼靠近一個人吧。以後還有好多的第一次吧,全都給我吧,我都想要……

 

 

 

 

 

Chapter 13

 

於是那之後的很久,允浩除了要忍受早起的酸痛,還要應付那個一下子變得粘人的小鬼。

「乖,再睡一會兒。」想要將他塞回被子裡,卻失敗。

「我去……陪你……」還打著哈欠,揉著惺忪的眼,卻還是固執的拿起衣服往頭上胡亂的套。

無奈的為他將錯塞到袖子裡的腦袋拔出來,調整好領口,再給他穿上。

「你一個人,丟了怎麼辦,被人拐跑了怎麼辦,我可沒辦法時時刻刻都看著你。」不得不拉下臉,想要他知難而退。

「你看得到我的,我不跑遠的……」見允浩黑了臉轉身走了,連忙上前拉著他的包帶。

於是,那個早晨,還有以後很多個早晨,人們都會看到,一個高大的男生在前面競走似的大步前行,而一個嬌小的男孩在後面一手揉眼,一手牢牢的抓著那個男生的斜跨包帶,小步跟的匆忙。他們此時會會心一笑,說這是哪家的小孩,要遲到了才在這兒飛也似的跑,背影都要驚飛了早起的鳥,不會覺得怪異,而是很和諧,很美……

 

允浩站在窗裡,眼睛緊盯著露出視窗的那一小撮毛,生怕一眨眼就不見了。一個小時過去了,緊張感卻開始轉化為了哭笑不得。

早該知道他是亮眼的存在,在這個亮眼櫥窗口坐在地上的他,尤其的惹人矚目。

以前經常在櫥窗前流連的小女生似乎開始注意到這個低頭不語的男孩,圍著小聲竊竊私語著,有膽大的還蹲下細聲的問著問題,最後掏出錢就往在中手裡塞,嚇得在中把頭埋到胳膊裡不敢出來。

這年頭的女生,還真是……

允浩心裡暗嘆著,默默祈禱著這群嘰嘰喳喳的小人們別把員警給招來了。

午上的陽光開始斜照,人們都漸漸散了。允浩張望了半天,才看到那團黑髮慢慢的從櫥窗上升了起來,似乎看到人散了,小小的出了口氣。回身趴到櫥窗邊上,大眼呼扇的看著允浩,偷偷的吐了吐舌頭。

不自抑的笑了起來,眼卻沒有放過呆呆紅了臉的小傢伙。

 

還沒一會兒,麻煩卻又來了。

染著五顏六色頭髮的混混聚了過來,似乎是隔街學校的學生,三五的無事可做,看見在中手裡攥的錢,眼都亮了。

「小弟弟,借點錢花花啊。」為首的走了過來,伸手去奪在中手裡的錢。

可在中雖然害怕的往回縮,手卻抓的死緊。那人拽了兩下拽不到,手就發狠的往裡掏。

在中爆發出了尖叫,一口咬在那人紋的花哨的胳膊上。那人大叫著,周圍的人一轟而上。

允浩在櫥窗裡急紅了眼,卻看不真切發生了什麼,回身拉門卻拉不開。心裡塵封已久狂亂分子在拼命的叫囂著,令人瞬的昏沉。

想都沒想,回身抄起了精緻的木椅就往櫥窗上砸去,碎片霎時紛飛,被陽光直射的刺眼而疼痛。

外面的人驚得呆住了,楞楞的看著,窗裡爆出碎片,然後那個人像煞一樣的從裡面跨了下來,拉開了和矮小男孩糾結的頭頭,揚手就是一拳。

於是嚇的四散飛逃,只是那雙眼,再也忘不了。

蹲下檢查著在中的傷勢,卻看到他大眼忽悠的看著自己。

「怎麼了,不認識?」沒好氣的說著,心卻看到他毫髮無傷時鬆了口氣。

「剛才的樣子,好嚇人。」晶亮亮的看著,又吐了吐舌。

「還不是為了你,再吐就把你舌頭剪掉。」伸手恐嚇著,慢慢的卻放到他頭上,將上面的灰塵掃了掃。

 

經理將允浩叫去一頓好罵,而他卻低頭不語,將身上僅有的錢賠償了玻璃,然後走出了門口。

又是夕陽西下,一如昨天,只是明天,又得開始找工作了。

背起了地上埋頭愧疚的小人,哼著歌謠,像未發生什麼似的往回走著。

「在中?」

「嗯?」

「剛才,幹嘛不把錢給那個人?」背著他在有些稀少的人群裡走著,真是越來越沉了。

「因為,要買琴,不能給。」正兒八經的小嗓子。

呵呵的笑了起來,繼續問著,「這麼喜歡琴?」

「嗯。」他似乎在後面重重的點了點頭,「因為,允浩彈琴的時候,很帥!」

很帥呢,呵呵,他叫我允浩呢……

美滋滋的回身放下了他,看了看周圍,飛速的在他嘟起的嘴上親了一下,然後看著他的小臉在金色的餘暉裡,一點一點的刷上粉紅的光彩。

小娃娃,允浩想要告訴你,生命不只有一種顏色,它是一段凝聚億色的旅行。我,只想站在你的身邊,看著你將甜美苦澀都嘗遍,看著你的臉渲染人世的色彩,看著你的眼卓然生輝,看著你的心朝我敞放,然後,猛地將你抱個滿懷……

 

 

 

 

 

Chapter 14

 

第二天就是週末,想著許久都沒有好好休息過了,於是想拉在中出去轉轉。

他剛開始有點猶豫,似乎是在害怕外面對他來說過於多的人群。

「我們去看琴好不好,幫我參考一下。」允浩哄著,心底希望他能多出去走走。

他聽到的時候眼睛一亮,低下腦袋躊躇了半天,還是經不住誘惑的點了頭。

允浩淺笑了一下,哎,還是琴的魅力大啊!於是將他的衣服拉拉好,抓著他的手出了門。

開始有綠色的芬芳蔓延,描畫到了樹上,路上,人的臉上。陽光透過葉子的間隙滴了下來,滴到身旁緊握自己手的小人的臉上,像斑駁又新鮮的雲朵,飛散出好奇的靈動。

他一路走一路小聲的問著什麼,可又不敢踏離允浩半步,手抓得牢牢的,慢慢的沁出些汗來。

允浩就任他拽著,問著,心情也隨著風動的樹葉波動著。

 

到了琴行的門口,卻沒辦法走近。那裡周圍全部圍滿了人,還有樂器調試的聲音,有些吵雜的氣氛。

在中有些怕的往回躲了躲,允浩也弄不清狀況,只好一邊伸手將他護到懷裡,一邊走到旁邊掛滿宣傳語的地方看看。

「原來在選秀啊。」允浩看了看標語,小聲的說著。

「什麼是選秀?」在中在懷裡仰起了腦袋,張大了眼。

「就是……就是在選那些在電視裡唱歌的人。」對於這兩年才興起的風潮,一下子還解釋不清楚。

在中低下頭哦了聲,似乎沒怎麼明白。

只是疑問很快就被人群裡爆發出的尖叫沖散了,有什麼人站上了舞臺,還沒有說話,鼓點就已經響起。

「你的手握在我的手裡/不要問我去到哪裡/沒有終點也沒有目的地/明天只是回憶/怎麼感覺不到你的呼吸……」

那個人頭髮很長,高高梳起,眼睛很大,畫著濃重的妝,身上穿著黑色的西裝,肩頭綻放著一朵妖異的黑色花朵,總之,整體感覺,很……特別。

底下有女生爆發出尖叫,「希澈,希澈……」

叫聲劃破耳膜,感覺懷裡的人又往裡縮了幾分,不過眼卻還是一錯不錯的看著。

「我是王,這是我的世界,等待黎明來臨之前全部是黑夜……」他瘋狂了起來,隨著節奏震顫著,低下的手也朝向他揮著。

「我是王,這是我的世界,白色的粘液注入誰的心誰的血……」

激越的旋律配著他揮灑的汗水,允浩覺得心裡也開始翻湧著一些不明的東西,忘卻了已久的東西,躍躍欲試卻又欲言又止。

 

等到在中扯著自己衣服的時候,允浩才發現那個樂隊一曲已終,臺上已經換了其他的歌者。

「怎麼了?」低頭問著,還能感覺剛才被激起的脈搏在突突的跳著。

「那個,那個……」小傢伙似乎興奮了,不停用手指著一個地方。

抬眼看去,看到了一個玻璃罩,裡面,是一把電吉他。

銀白流線的設計,機身描繪著深濃火焰的樣子,琴弦閃著光,讓人一眼看去就深陷不已。

「這把YAMAHA的限量吉他“焰棲”將送與今天的優勝者,請大家踴躍的報名,展示自己的……」

主持人尖亮的嗓適時的拉回了注意力,發覺窩在懷裡的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回過了身,大眼蠢蠢欲動的盯著自己。

那個眼神拉開了一道門,將想望都釋放了。原來忘卻已久的,是高聲唱歌的感覺,是揮灑綻放的感覺,是讓你的眼裡都充滿了我的感覺。

那,現在,在你的面前,就把它們全部找回來吧……

 

 

 

 

 

 

Chapter 15

 

報了名,拉著在中在台下看著其他人的表演,無意中看到了剛才在臺上唱歌的男生在一邊喝著水,冷眼觀著臺上的人,嘴角閃現出一些輕蔑。

在中似乎對那個男生也很感興趣,拿眼睛偷偷的瞟著他,想看又不敢看的樣子。

那人似乎也意識到有人在偷看他,忽的回頭朝這邊一瞪,大眼加上濃妝,嚇的在中一下子閃回了允浩身後,縮著腦袋不敢再出來。

允浩笑開了,回身將彆彆扭扭的在中拉了出來,俯身問著。

「那個哥哥,好看嗎?」將他的衣服平了平。

在中點了點頭,又想了想。

「好看,可是好凶。」惶然的瞟了一眼,趕緊又收了回來。

「那,想不想跟那個哥哥說話?」嘴角不自覺的上揚,寵溺的看著他。

在中有些犯難,半晌搖了搖頭。

「不要了……」

「我去跟他說。」

摸了摸他的頭髮,允浩在他耳邊悄聲的說了句。說完就拉著他直衝衝的朝那邊走去。

 

「我叫鄭允浩,你的歌不錯!」允浩在那人面前站定,伸出了手。

「金希澈。」那人沒有伸手,只是撩了撩頭髮,報上了名字然後示意的點了點頭。

允浩笑了下,將手收了回去,轉身將急於逃跑的小人拉到了前面。

「是這樣,我等會兒要上臺,麻煩照顧一下我弟弟可以嗎?」完美禮貌的笑臉,卻含著不容拒絕的氣勢。

希澈有些錯愕,自認為冰冷的氣質總難讓人接近,竟然會有人找自己看小孩?

「我……」還沒說完,就被臺上報幕的催促聲打斷。

「拜託了!」允浩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然後回給在中一個鼓勵的眼神,就往臺上跑去。

原地兩人大眼瞪小眼的呆立了半天,希澈才不尷不尬的將縮在一邊的在中往裡拉了拉。

「小鬼,下次再偷看我就把你眼睛挖掉!」

 

娃娃,說出你熱愛的,不屑你痛恨的,學著和別人說話,學著傾聽並發現,學著去感覺,是我想教給你的第一課,加油吧……

 

隨便在一邊挑了一把吉他,就走上了舞臺。

坐在高椅上調試了一下,發現有些微微的走音,卻還是正了正話筒,向下看著。

一些參賽的選手都露出了看好戲的神情,沒有樂隊伴奏,沒有事先調試的音效燈光,舞臺上穿著破舊牛仔褲和白色襯衣的男生,似乎毫無威脅感可言。

允浩沒有急著開口,而是先確定了在中的位置,看著他有點羞赧的站在希澈的旁邊,想說話又不知道說什麼的樣子,一時心情好了起來。

「搖啊搖,為你搖散月亮橋,

搖啊搖,為你攪亂雲彩襖,

搖啊搖,搖出滿河小星星,

為你妝點夢中謠……」

允浩慢慢的開了口,將小人的視線吸了過來,微微的彎起的嘴角,在春的陽光裡唱著。

下面發出了小聲的嗤笑,破舊的童謠加走音的吉他,像是玩笑一樣。

允浩沒有生氣,只是在收聲的時候低著腦袋慢慢的撥著,沒有停止的打算。

漸漸的,修長的手指開始在琴弦上漸快的撥著,翻飛著,編織出花樣繁複的調子,琴聲也愈加激烈和高昂。

下面的聲音止住了,一時所有的人忘記呼吸,靜靜的看著臺上的人用一把破舊的吉他演繹著絕美的聲音。

嘴角的笑意深了,抬起了頭,對上了那個人的眼,然後一幕幕的,初遇,重獲,相伴,在眼前上演著。

「搖啊搖,為你搖散眼裡悲傷的河流,

搖啊搖,為你搖去風中莫名的顫抖,

搖啊搖,搖斷人世無盡的蒼茫和感傷,

為你融化成純白的笑魘,直至盡頭……」

我想,想為你搖亂所有的喜悲,為你搖盡時間,搖盡我滾燙的,搖盡我平淡的。所以,快快長大吧,我的愛……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