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6

 

比賽結束了,允浩幾票之差,次於希澈。

想想也是,半路出來的毛頭小子,畢竟還是比不上當紅地下樂團的人氣積攢高。

沒有等到頒獎,就拉著在中沿著來時的路往回走。不是輸不起,只是不想讓在中看見他歆慕已久的琴轉手於人。

他頭一直低著,看不見表情,許是傷心了吧。

慢慢的,手中的手開始慢慢的往外抽,允浩回過頭,看著那隻轉拉著衣服的手。

「那個……餓…餓了。」他扭捏的扯著。

真是破天荒頭一回,平時怎麼哄都不肯多吃,現在竟然說餓了。

「想吃什麼?」好整以暇的問著。

「麵…麵包。」想了半天,才開口說。

「那個太乾了,吃點別的不好嗎,我去給你買點好吃的?」側著頭徵詢他的意見,卻意外的看見他搖腦袋。

「就麵包,麵包。」眼睛張得老大,很倔強的樣子。

舉手投降,轉身到超市里買了麵包,拉他到附近的花壇坐下,扯開包裝,遞到他手裡。

他大大的咬了一口,還沒咽下,就回頭說著。

「然後……該唱…唱歌了,咳咳……」

一下噎住了,埋著腦袋咳著。允浩愣了一下,忙拍著他的背,替他順著氣,心裡卻開始明朗了。

今天和帶他走的那天,一樣,坐在路邊,有麵包,然後……

小傢伙是在擔心自己輸了琴,心裡不好受,所以才做和那天一樣的事情,想讓自己唱歌抒發一下吧。

「怎…怎麼不唱?」強咽下麵包,白著小臉問著。

「想唱來著,可沒有琴伴奏,怎麼辦?」朝他可憐兮兮的眨著眼。

他緊張了起來,結結巴巴的開口,「沒…沒關係的,沒琴更好聽,好聽的……」

忽然把拼命舒解的他緊抱入懷裡,抑制住自己飛揚開的笑臉。

傻娃娃,有你就夠了。允浩已經不是那個迫不得已賣掉琴的允浩了,他有了寶貝,所以,所向無敵了……

 

猛地,一道光打了過來,然後是機車的隆隆聲。

那輛車在允浩面前停住,車上的人摘掉了頭盔,甩了甩頭髮,在暮色中閃著黑色的弧線。

「媽的,跑那麼快幹嘛,找死我了!」希澈鐵青著臉,看見允浩就開口罵道。

允浩詫異的看著眼前的人,一時沒出聲。

「這個,拿著!」希澈從車的後座上拿下一個黑色封套封好的東西,扔到了允浩手裡。

「這個……」允浩拉開了封套,看見那把焰棲靜靜的躺在裡面,此時被夕陽染的火紅一片。

「給你了,我又不會彈,拿回去又不能當飯吃。」斜靠在機車上,有些不自在的擦著把手。

「謝了!」沒有拒絕他的好意,因為這是應得的,不需要矯情,只需要自信的感謝。

「我叫鄭允浩。」站起來再一次向他伸出了手,筆直的。

「金希澈!」希澈愣了一下,也伸出了手,眼裡閃著賞識的光。

娃娃,第二課。相信自己,散發自己的光亮,調出自己的顏色,然後,讓別人發自內心的握住你的手,感覺你的光亮,吸收你的顏色……

 

 

沒過幾天的一個下午,竟然收到了一家知名娛樂公司的面試要求。

有些茫然的拉著在中站在高大的樓前,還是有點不敢置信。

「在這兒等我好嗎,我馬上出來,不可以亂走,也別跑到馬路上去,知道了嗎?」自己還真是……越來越婆媽了。

在中乖巧的點著頭,剛才在賓館裡求了半天,他才肯帶自己出來,現在,自然不會亂跑。

「允浩!」允浩轉身往裡走時,身後響起了不大不小的叫聲,回頭望去,對上了他的眼。

「加油!」

兩手握成拳頭,大聲的說,然後看見周圍的人都注視著自己,飛紅了臉快跑到樓角的花壇坐下。

一下子笑開了,眼裡都要有東西流出來,時而燙燙的,時而暖暖的。

 

面試的氣氛並不緊張,只是拿出些樂器,讓允浩自行挑選演奏,並唱了幾首自己創作的歌曲,就算結束了。

「我們那天看過你的表演,台型台風都不錯,有意向做歌手嗎?」面試的大哥沒有在辦公室,而是在寬亮的走廊裡遞給了他杯咖啡,隨意的問著。

「求之不得!」將手中的咖啡舉了舉,微笑的抿了口,然後定下了此後的命運。

在出門的時候意外的碰到了希澈,只是濃厚的妝卸了,素顏著,竟一時沒認出來。

「面試?」詫異的問著。

「嗯!這家還不賴,空間風格都有夠寬鬆,適合本公主。」大眼斜著,從口袋裡掏出菸,伸向允浩。

「戒了。」自從和在中住後,都已經忘了菸是什麼滋味。

「公主殿下,以後多多關照了!」拍了拍他的肩膀,不顧他的白眼,笑著走了出去。

又是日暮了,好像這幾天一直都在黃昏中度過一樣。

用眼睛搜尋著那個人的背影,然後在臺階上看到了他。

他低著頭,細瘦肩胛骨像天使的羽翼一樣微微的支楞著。微紅轉淡的光從他面前斜落下來,讓他的輪廓鑲上了似金似紫的光輝,淡淡的,倔強的,等待著的。

「手機,借一下!」不自覺的向旁邊伸出了手。

「幹嘛?」雖是說著,但還是將手機掏出來交給了他。

將那個背影框了起來,哢嚓,留在了記憶裡,變成了永恆的瞬間。

「你花癡啊,照這個幹嘛?」旁邊響起了不屑的聲音。

「幫我好好留著,日後必有重賞!」嬉皮笑臉的將手機塞回去,飛速逃離眼睛要噴火的人。

一下子將那個輪廓抱個滿懷,然後告訴他錄取的消息,讓他驚喜的小表情牢牢的映在腦子裡。

我用眼睛,照下了你每一個改變的瞬間,讓我欣喜的,讓我愉悅的,我的美好,放不下了,忘不掉了……

 

 

 

 

chapter 17

 

終於搬出了賓館,暫住在公司分撥出的宿舍裡。

拉著在中進門的時候,希澈已經大爺般的坐在客廳的茶几上,嘴裡叼著蘋果,對著電視哢嚓著。

在中對這個暫時可以稱為家的地方表現出了極大的熱情,一會兒跑到陽臺,一會兒奔到臥室,惹得公主樣的某人恨得牙癢癢。

「我說,你安靜一點行不,沒見過啊!」兩眼一橫,令小人立刻靜悄悄的立在原地。

「你要罰站也換個地兒,擋著我了!」又開始百般挑剔。

「別靠在那兒,那可是我的幸運麥克風,弄壞了怎麼辦?」

「別……」

短短的半個小時,低著腦袋的娃娃已經被他從頭到腳的訓了個遍。

允浩沒做聲,只是在臥室裡慢慢的收拾著不多的衣物,然後不時的抬頭看著左躲右閃的在中和語氣恐嚇卻嘴角泛笑的希澈。

「好了好了,在中,陪我出去買些東西。」允浩終於在小東西快要哭出來的時候,打斷了希澈的惡作劇,穿上外套拉著在中出了門。

 

「他……討厭我…」走了好半天,在中才哽著開口控訴著。

允浩笑了笑,回身攬住了他的肩膀,繼續往前走。

「怎麼會,那是他喜歡你的表現。」

「我看不出來……」委屈的低下了頭。

允浩停住了腳步,彎了下來,用手抬起了他埋起來了的臉。

「那是因為你低著頭…」對著他的大眼,一字一句的說,「因為低著頭,所以沒看見他的笑,那裡面在告訴你他有多喜歡你,有多想跟你說話。下一次,他再這樣逗你,你就睜大你的眼睛,瞪回去!」

「那樣好嗎?」偏著腦袋想著,似乎對從來沒有做過的事情有所遲疑。

「試試就知道!」朝他眨了眨眼,然後起身拉著他的手臂繼續走。

 

幾天過後,練習室

「小鬼,那個水給我一下。」

「那是允浩的。」雖然還低著頭,聲音倒還乾脆。

「他的怎麼了,我今天還就喝他的了。」在被拒絕時愣了片刻,接著嗓門又大了起來。

「要喝…要喝自己去買。」被他的聲音嚇了一跳,但還是硬著頭皮說著。

「哎呦呵,翅膀硬了啊,敢反抗本公主了……」話還沒說完,希澈就衝上去狂揉著他的腦袋。

「不要…不要這樣,允浩的,是允浩的,不能動……」在中死命護住懷裡的水,不停的在間隙重複著這句話,氣的希澈頭上青煙直冒。

「你給他下蠱了?」事後希澈還意猶未盡的扯著允浩問。

「沒有。」用毛巾擦著汗的允浩笑得燦爛,「只是解開了他的咒語而已。」

 

後來生活的記憶開始模糊了,只知道不停不停的錄音,不停不停的練習,手被琴弦磨出了血泡,身體也疲憊到了極點。所幸的是,午夜回來打開房門時,看見那個開著燈就在床上睡的無防備的人,才會在心裡長長的出一口氣。

娃娃,我許你的未來,不遠了……

 

 

三個月後,出道了,這麼慢,又這麼快。

希澈依舊是暗黑冷冽的風格,單曲封面的黑貓配著他妖冶的眼神,在唱片行裡格外的引人注目。

而另一側,端放著的單曲,封面只是一個背影,在一日最後時分裡的背影。黑髮白衣,昏黃的光好像透過了他的身體,照進了每個人的心裡。封面的照片不很清楚,卻給人以泛黃的溫暖,那個人宛若天使一樣,倔強的,淡淡的,等待著的。

鄭允浩………懷抱………NOW ON SALE……

這張單曲的面市,令這位謎樣的創作型歌手一夜風靡。住過的街道,站過的櫥窗,路過的店鋪,到處都在彌散著他的聲音,低低的,沉沉的。

而同時,緣於這首歌裡的歌詞,也令封面上那個神秘的背影成為女生們猜測的話題。

「我的雙手,蒸發出你的笑臉;

我的眼睛,折射出你的飛揚;

我的懷抱,鎖住了你的背影,

想飛,別太遠……」

在很久的以後,允浩問起在中第一次在廣播裡聽到這首歌時的感覺時,他只是笑了笑。

我不想飛,想要的,只是你的懷抱……

 

 

 

 

 

Chapter 18

 

成名帶來的,鋪天蓋地的宣傳,沒完沒了的通告,永無止盡的應酬,還有,越來越夜的歸來,越來越少的見面。

永遠只能看見睡夢裡的他,蜷著的,抓著被角的,連呼吸都安靜的。

反覆的問自己這樣值不值,可是,看見他手邊堆滿的家居雜誌時,又鬆了想法。

在中喜歡看明亮寬敞的房間,各式各樣的,無論溫馨或是簡約風格的,都著了迷的翻,所以一下給他買了很多,讓他一次翻個夠。

其實,心裡知道他對一個屬於自己地方的想望,寬亮潔白的,能自在伸展的。於是,不停的對自己說,要讓他衣食無憂,要給他買大房子,要把世界上最好的都給他,於是,只有努力點,再努力點……

 

「允浩,這麼晚了,趕快回去吧。」經紀人大哥皺著眉的看著夜戰不已的人,才剛出道,就這麼拼,以後怎麼辦。

「還有一點就完成了,哥你先回吧,我來鎖門。」

允浩撥了幾下弦,急匆匆的往紙上寫著,頭也不回的說。

經紀人無奈的回身,掩上了門,一時房間只有間歇的琴聲和紙筆摩擦的聲響。

“falling slowly,sing your melody……”

手機的聲音忽的響起,允浩回身從桌上拿起,按下了接聽,瞬間又不得不將它放的遠些。

「鄭允浩,你個豬頭!以前的號為什麼停機,工作為什麼辭掉,房子為什麼不租了,我×××……」

有仟的聲音像爆破一樣,一下噴濺了出來,在空蕩蕩的房間裡迴響著。

「我不是迫不得……」

「迫不得已你個鬼,我不是人,我不能幫你啊??」還沒說完的話被吼叫瞬間覆蓋。

「你冷靜……」

「我冷靜個鬼,鄭伯父都快把我逼瘋了,一天八遍的催,問我找到了沒……」

「別提他。」聲音一下冷了些,凍住了對面狂躁的聲音。

「好好好,不說行了吧。」有仟的口氣緩了下來,「說真的,要不是俊秀翻到娛樂雜誌,我還真不相信你做了明星。這樣吧,明天有空見見,讓我也看看明星長什麼樣?」

「好,明天晚上好了,我帶在中一起。」聽到他有點哽的聲音,心裡也有些歉疚。

「就這麼說定了,我也讓你見見小桃子……」

「你知道我不吃桃子……」

「豬頭吧你就……」

…………

有多久沒見了,一個月,兩個月,記不清了。但,感覺,好像還沒斷的扯著,很開心……

 

 

早早處理好手裡的事情,和在中來到了有仟說的公寓門口。

說是在飯店吃缺乏人情味,一定要安排到家裡,也不知道有仟是不是真的定性了,會安家,太奇怪了……

按響了門鈴,開門的,是個眼睛細長,嘴唇嘟嘟的小男生,很可愛的模樣。

「是允浩哥吧,我是俊秀,有仟等你們好久了。」聲音很興奮,臉也變的紅撲撲的,確實很像桃子。

將手裡的啤酒隨手送上,然後拉著在中往裡走去。

房間很大,最顯眼的是直對著門口的落地窗,此時被夜裝點的格外璀璨,窗前是白色的三角鋼琴,閃著淡光。

在中一臉欽慕的直直就走過去了,拉都拉不住,只好隨著他的腳步一起走到鋼琴邊上,好笑的看著他蹲在前面,小心翼翼的撫著鎖死的琴蓋。

「想彈嗎?」有仟的聲音忽然傳來,嚇的他急速的把手縮了回去。

在中回頭看著毫無惡意的笑臉,然後又轉頭看了看允浩,在得到默許之後幾不可見的點了點頭。

有仟笑著打開琴蓋,示意在中坐到凳子上去。

白皙的手指沒有全放上去,只是伸出指頭小心的點著,好像在想著旋律,下一刻又好像記不清楚的死死皺著眉。慢慢的放下了手,站起來又回到了允浩的身邊。

心疼他的小動作,知道那個在琴行裡彈奏的小娃娃已經忘卻了太多,忘了節奏,忘了指法,也忘了歡樂,忘了笑。於是,回身拍了拍他,順了順他低垂著的頭髮。

「呃,吃飯吧,餓死了。」俊秀突然叫了起來,打斷了尷尬。

娃娃,我未來的購物清單裡,在剛才又多了架三角鋼琴,白色的好,還是黑色呢?

 

圍坐在桌旁,吃著一眼就可以看出出自何處的外賣,心裡卻很溫暖。

「對了,允浩,俊秀就是金奎中伯父的兒子,沒想到吧!」有仟滿嘴的菜,嘟囔著開口。

「真的嗎?好久都沒見到伯父了,他身體怎樣?」允浩驚喜的說道。

金奎中是新選入不久的議員,在他還在做市長的時候,經常與家裡的老頭一起喝茶,是一位溫文爾雅的人,為人很正直風趣,也是自己一直仰慕崇拜的長輩。

「呵呵,爸爸他身體還不錯,只是前一陣子有些不太舒服,休息了幾天,現在已經好的差不多了。」俊秀抓了抓腦袋,不好意思的說道。

「下次一定要去你家裡蹭茶喝,現在正是雪霧下來的季節吧……」允浩開心的說著,回味著很久以前品嘗過的滋味。

 

哢噠,旁邊傳來了碎裂的聲音,在中慌張的彎下身,忙撿著打碎勺子的碎片。

「在中,別動,別……」允浩著急的制止著,卻已經看見有血從他抓著碎片的手裡流了出來。

「快放下,有仟,去拿藥箱過來。」頭也沒回的將他拽了起來,抱在懷裡,叫有仟幫忙。

「啊,沒…沒那個東西怎麼辦?」有仟在旁手足無措的站著。

「你……」狠狠的瞪了一眼那個還處在新生活迷茫期的人類,只好起身叫俊秀那些紙巾幫忙包一下,拉著那個白癡飛奔出了門。

「拉我幹嘛?」有仟有些氣喘吁吁的跑著。

「因為你有這個。」晃了晃手裡隨手拿出來的車鑰匙,甩給他就往車的方向跑去。

只是,如果時間能倒回,娃娃,我一定不會留下你一個人。我沒看見你恍然若失的臉,沒感覺到你忽而僵硬的身體,沒發現,只一瞬間,我為你築起的堡壘就要消失了……

 

 

 

 

 

Chapter 19

 

急匆匆的趕到隔了幾條街的藥店買了一些碘酒和紗布,又拖著有仟一路狂奔的往回趕。

「我說,你會不會神經過敏了些,有那麼嚴重嗎?」有仟支著頭,懶得看他緊張兮兮的表情。

「等那個小桃子受了傷,你就知道是什麼滋味了。」允浩調笑的說道。

於是,當允浩打開那扇門的時候,真的有種一語成箴的不祥感。

俊秀倒在地上喘著氣,死死捂住的胳膊上血流不止,他白色的襯衣上,綻滿了鮮紅的血朵,刺激的讓人不敢呼吸。

「俊秀!」有仟呆立了幾秒,瘋了一樣的衝了上去,將地上躺著的人抱了起來。

有仟的聲音喚回了允浩的神智,雙眼急急的搜索著在中的位置,最後在沙發的角落裡發現了他。

手裡緊握著一把帶血的水果刀,痙攣的抖動著,身子死命的蜷著,像冷極了的小獸。

「你對他做了什麼!!」看到他的眼神空洞的厲害,允浩的心裡一下劇烈恐慌了起來,那些曾經注入的點滴,像要從面前的小人身上流走了一樣。回頭衝上去抓著俊秀的衣領質問著,卻覺得胸腔的空氣瞬間都被吸空了。

「鄭允浩你他媽的發什麼神經,現在是誰受傷了,你瘋了嗎?」有仟放下俊秀,站起來一拳打到允浩的臉上,令他的頭猛的偏向一側。

「你做了什麼?」眼一下衝了血,還是直直的望著俊秀,聲音冰冷的不像自己的,拳已緊握,等著他的回答。

有仟見勢準備又是一拳,卻被俊秀緊緊的抓住了衣擺。

「我……我只是想看看他脖子上的項鍊,沒有惡意的,誰知道他……他突然……」似乎傷口在不停的作痛,俊秀的喘息開始急促起來。

項鍊?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手好像也是碰到什麼冰涼的金屬物體,才會被他咬傷的,難不成就是那個項鍊?後來在中一直放在衣服裡,就沒太注意到。可他這回為什麼會反應這麼激烈……

「別說了,我們去醫院。」有仟狠狠地瞪了一眼無神沉思的允浩,回身橫抱起俊秀,頭也不回的往外走。

 

允浩站了很久,站的很僵直,但感覺血液都是逆向流動的。沒有衝出去道歉,也不敢回頭看那雙眼,只能這麼站著。

慢慢的,深吸了口氣,轉身走到了黑暗的沙發角落裡。

那個人還維持著剛才看到的姿勢,看不到眼,令人產生莫名的恐慌。一時靜了下來,只有時鐘的滴答聲敲擊著心。

「在中……」聲音低低的叫著他,生怕驚到了他。

他頭抬了起來,眼睛是沒有焦距的,無聲渙散的看著面前的人。

心裡一緊,蹲了下來。

「在中。」又叫了一聲,緩緩的伸出了手,「在中,是我,把刀給我好嗎?」

他的眼還是不清明,手卻下意識的伸了出來,還沒觸到允浩的手,又猛地一縮,身體開始狂抖的往更深的角落躲去。

「你……你不是允浩,你跟那人是一夥的,你會把我交給他的,我不相信你,你走開,走開……」開始還顫抖的說著,漸漸變成了歇斯底里的大叫,拿著刀的手不停揮舞著。他像是瞬間被黑暗覆蓋了一樣,絕望緊緊的抓著他的眼,「你走開,你是騙子,走開……」

那斷續又瘋狂的聲音像是一把輾轉反覆的刀,捅在了心裡,讓允浩一時無法回神。

娃娃,你搭過積木嗎?

你知不知道,你一個指尖,一句言語,就可以這麼輕易的將我為你累積的高塔,像積木一樣頹然化成廢墟。好像我們未曾見過,我未曾說過,你未曾笑過,只是夢一場……

 

一下子狂躁了起來,熱辣辣的血開始往上衝,手猛的伸出去抓著他的手腕,想將刀子奪下來,卻在看到他手上開始流血的傷口時,心軟的鬆了手勁。

在中爆發出了尖叫,手裡的刀子拼命的揮著,在允浩鬆手的瞬間,狠狠的斜刺進了他的手裡。

血,滾燙的,冰冷的,濺了出來,濺在在中雪白的衣服上,濺在他蒼白的臉上,讓他一下鬆了刀,呆呆的看著前方。

哐噹一聲,砸在靜夜裡,空氣裡混著濃重的血腥氣,讓人的心都要一起埋葬了一樣。

劇烈的疼痛從手上傳到了身上每條神經線,激的太陽穴不停的狂跳,允浩一下跪倒了地上,緊握的手間瘋了一樣的往外冒著血,止都止不住。

「允浩……」顫抖的聲音傳來,引的允浩抬起被疼痛扭曲的雙眼。

「允浩。」在中似是清醒了過來,看見允浩滿身的鮮血,單薄的肩膀狂亂的抖著,嘴裡卻不停的喊著允浩的名字。

「在中,過來好嗎?」咬著牙將一隻手伸了過去,儘量語氣放鬆的說。

在中驚恐的看著朝自己伸著的沾滿血的手,搖著頭不自主的後退著。

「允浩受傷了,受傷了,是我幹的……」他開始無意識的喃喃自語,大眼張到了極限,「我拿刀捅了允浩,他流血了,怎麼辦,怎麼辦……」

「在中,我沒事,過來好嗎?」感覺眼前開始模糊,語氣開始急促的想要靠近他。

他不停的搖著頭,不停的自言自語,忽的瘋了一樣的繞開沙發,奪門而出,跑的踉蹌,卻絕然。

「在中!!!」允浩狂亂的叫了起來,猛的撐起身體想要追出去,卻敵不過一陣眩暈,頹然倒地。

眼前開始擦黑,嘴裡卻停止不了,一遍一遍,一聲一聲。

「在中……在中……」

娃娃,你的背影,開始模糊了,我看不清了,怎麼辦。沒了你的我,沒了心的的我,怎麼辦……

 

 

 

 

 

Chapter 20

 

允浩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正午的陽光溫暖的照進來,讓人有種安靜欣榮的錯覺。

「醒了?」有仟擔憂的臉浮現,黑眼圈很重,聲音也啞著。

送俊秀包紮回來,就看見大敞的門,和倒在血裡的允浩。那種惶恐,瞬間彌漫著。和俊秀把他抬進車的時候,才發現手抖的連車都發動不了。

「在中呢,見到了嗎?」像有千把刀刮擦著喉嚨,允浩疼的只能費勁的往外擠聲音。

「不知道。」有仟皺了皺眉,把臉撇到了一邊。

一夜之間,將生龍活虎的兩個人搞成這樣,他金在中就是天使,這輩子也再也不想見了,管他死活。

允浩閉上了眼,然後狠狠的皺著眉支起了身體,將手上正在滴入的血袋針頭一下拔了出來。血,飛濺到了白色的床單上,豔的醒目。

「你幹什麼,你的手筋都斷了,還想往哪去,非要把你手砍掉,才肯安靜嗎?」有仟噌的站起來,死命按著披著外套準備往外走的人。

「你別管,他身上什麼都沒帶,出了事怎麼辦?」允浩將有仟撥到一邊,傷手費力的往身上扯著衣服。

「你有病嗎?那個小白癡有什麼好,等到你連命都搭上,才甘心嗎!!」有仟狠扯著他的衣領往後推,拼命的朝他吼著。

“啪!”

有仟的臉狠偏到一側,漸漸浮上了紅色的指印,火辣辣的燒開了。

「他是白癡,我也是。不,我可以比他更瘋,更不要命。你知道以前的我吧,所以,不要再勸我放開他。」允浩冷冷的用左手將衣服扯了回來,頭也不回的往門邊走。

「他叫在中,金在中,不叫小白癡。」他在門口停了片刻,又開口說道,「還有,對不起。」

有仟楞楞的坐回了床上,臉上的火燙像是烙在心裡的一道疤痕,從中,仿佛又覷見了六年前的鄭允浩,不,比六年前更決絕的鄭允浩。

誰來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

 

允浩在街上穿行著,太陽有些猛烈,手上的紗布也開始往外滲著血,暈眩的感覺像潮水一樣,一浪一浪的湧上來。

你在哪裡,如果你能夠感知我此時的疼痛,就給我回應好嗎,不,給我暗示就行。讓我看見你黑色的頭髮在太陽下的光芒吧,或者看見白色的衣角也好,一下,一下就行……

身旁急促的喇叭聲打散了允浩的想念,回頭看去,熟悉的紅色跑車降下了車窗,有仟半邊臉紅腫著,看著自己。

「上來吧。」前傾著身體打開了車門,有點不自在的說道。

抬頭看了看越演越烈的驕陽,再看了看眼前的人。

「等什麼,成烤乳豬才走啊!」嗆聲又起,卻帶著絲絲委屈。

允浩坐進了車裡,嘆了口氣,回頭看著旁邊恨恨發動汽車的人。

沉默了很久,靜的一時只能聽到汽車引擎的微響。

「從小到大,敢搧我朴有仟的耳光的人都死了千百次了。你倒好,語言攻擊也就罷了,還打我,打身上就罷了,還敢打臉……」有仟突然開始嘟囔起來,越說越委屈,越說越大聲,最後眼圈一紅,咧嘴竟然要哭出來了。

「我欠你的啊,憑什麼每次都是我先低頭,你還為個小白……在…在中和我杠,我還沒為小桃子的事情跟你算帳呢,你算什麼朋友嘛,豬……豬頭。」一手扒著眼淚,一手還不忘轉著方向盤。

哎,還是沒長大啊,和小時候一個德行,一受委屈就抹淚。

「有仟…」允浩窩進了座椅,頭看著窗外飛逝的人群,嘆了口氣搜索著那個瘦弱的背影,「其實,有時候連我自己都不明白,對什麼都冷漠的我,為什麼獨獨在意一個瘦瘦的小孩……」

有仟止住了聲音,靜靜的聽著。允浩淡笑著看著肩膀還在抽著的他,繼續說道。

「但是,當有一天,我從口袋裡掏出他偷偷放進來的糖和紙條的時候,突然明白了……」慢慢的將頭抵在車窗上,心裡默默的湧動著,「原來,我要的不是什麼山崩地裂,什麼海枯石爛,而是這個,幾個圓圓的水果糖,還有字條上圓圓的字……」

「或許在別人眼裡,在中是一個異類,可在我眼裡,他的美好,誰也取代不了……」

有仟沉默了,車裡開始回復到初始的靜默狀態,只是,有些東西無聲了,改變了……

 

 

找了三天,允浩一天比一天更消沉。

有仟只能嘆著氣看著午夜猛然坐起的允浩一根接一根的在陽臺上抽菸,手上的紗布被血漬浸透著,卻不肯更換。

他每天都不好好吃飯,每夜都失眠,他的眼裡密佈著血絲,鬍渣也泛著青灰。

能將堅強如允浩折磨至此的,也只有那個人了吧。

 

終於,在第四天晚上的時候,瞥見了希望的身影。

他被埋沒在人往的海潮裡,坐在喧嘩的街邊。由於一直在偏僻的地方尋找,在華燈初上的鬧市區看見他的時候,還真的一時讓人無法置信。

允浩猛吼著停車,打開門不顧雜亂的車流就衝了過去,連心都要飛出來了,生怕一眨眼,就幻滅了。

跑到幾步之遙的地方,一點一點的減慢了速度,然後,輕悄的蹲下身,看著面前的珍寶。

他很憔悴,大眼深陷,嘴唇乾裂著。身上的白衣已經看不出顏色,還散發著難忍的氣味。

他恍然未覺身邊有人出現,手裡捧著一個散發黴味的麵包,小口小口的咬著。眼睛,卻直直的盯著鬧市區中央的大螢幕。

「本周強力推薦,鄭允浩,懷抱……」

螢幕上出現了允浩的特寫,在午後清澈的走廊裡,撫琴而唱。

「我…我認識他。」在中還是直直的看著螢幕,臉上忽的綻放了小小的笑,小聲的說著,「他好棒的,會唱歌,會跳舞,還會彈吉它……」

「我每天都在這裡看,他每次都是第一,很厲害對不對。」他回過頭對著允浩,可裡面卻沒有允浩的倒影。

「在……」允浩覺得聲音堵在喉嚨裡,根本一絲都發不出。

「噓,別吵!」他小心翼翼的朝這邊說著,又仰頭看著大螢幕。

「可是,我那天拿刀刺他了,他流了好多好多血。」他的神情突然一緊,回頭睜大了眼睛,驚恐的說道,「我殺死他了是不是,我是兇手,他流血了,我是兇手,你抓我吧,他流血了,他流血了……」

有什麼東西狠狠的掐住了喉嚨,要窒息了。看著面前的小人抱著腦袋哭著,不停重複著血啊血的,手中的麵包也掉到地上,瞬間被灰塵裹滿,心一瞬間仿佛被投進了冬夜盡頭的沉潛裡,連迴響也痛。

「在中,在中,娃娃,娃娃……」允浩不顧一切的把掙扎的他鎖在懷裡,眼裡滾燙的滑下淚來,心痛欲裂,「娃娃,娃娃,別嚇我啊,娃娃,我是允浩,我沒事的,我在這兒……」

「允浩……對了,他叫允浩,他流血了,你去救他吧,他流血了……」

聽到聲音的人慢慢的靜了下來,嘴開始喃喃著。

「他被救了,他很好,是你救了他……」緩緩的拍著他的背,用最輕柔的聲音撫慰著他。

「你騙人,他流血了……」

「我沒騙你,他在呢,在大房子裡彈著吉他,等你回去聽呢……」

「允浩,允浩……」

娃娃,昨天的我們,化成灰燼了。不過沒關係,我們從頭開始,從我的名字開始,從教會你說話,教會你生活開始。這回,我會更小心,更珍惜,直到你破繭為蝶的那天,直到你感覺得到我的那天……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