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6

 

允浩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午夜了。

打開在中的房門,走到床邊,微微掀開了被子,將他的頭髮一絲一絲的理順,然後緩緩的俯下身,慢慢的吻上了額頭,再滑到眉眼,掠過鼻尖,輕輕的印到了唇上。

不敢有太大的動作,只是輕輕用嘴唇摩梭著他的柔軟,感受著他身上淡淡的味道。

漸漸的,心跳止不住的加速起來,唇被迫離開那片溫暖。嘆了口氣起身走到浴室,脫掉衣服,打開了龍頭。

有溫熱的水灑了下來,像極了他嘴唇的溫度。只能抑制不住的將額頭靠在冰冷的瓷磚上,慢慢的冷卻心中的煩躁。

忽的,有溫暖柔軟的東西纏住了腰,接著茸茸的觸感貼在了光裸的背上。急欲轉身,腰上的東西卻瞬的收緊。

「在中,是在中嗎?」轉不過身,卻感覺得到熟悉的心跳在輕輕震顫著皮膚。

背後的人沒出聲,卻忽地有溫熱的東西滲了出來,順著允浩的背一滴一滴的往下淌,讓允浩一下慌了手腳。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不…結婚,允浩……不結婚…好不好……好不好…」他的聲音細嫩沙啞的從身後傳來,被嘩嘩的水聲攪的霧濛濛的不真實。

心裡一下雜亂起來,順著他滾燙呼吸的節奏一起一伏。

「怎麼會呢,允浩永遠不結婚,陪在中好不好……」強壓下心裡的迷亂,低聲哄著。

「你騙人,他們說允浩要結婚,要有自己的寶寶,就不要在中了……」聲音大了些,充斥著委屈,隨後調子又慢慢的降了下去,「在中會乖乖的,以後會自己喝牛奶,自己睡午覺,再也不煩允浩了,行不行,不走,行不行……」

他哽咽哀求的聲音在空蕩的浴室裡迴響著,允浩對著面前的瓷磚,心裡火燙的悸動著,顫抖的慢慢問出了聲。

「在中…在中心裡,把允浩當作什麼人?」

後面忽的沒了聲音,他的頭髮濕了,黏在自己的背上,衣服也濕透了,可以感覺他的體溫和脈動。一時間,只有水流動的聲音,像是不會停止一樣。

「算了,你不懂的……」允浩嘆了口氣,暗自揶揄自己不該問這種問題。

「我懂,我懂。」在中急急的反駁著,停了一會,繼續說,「允浩,允浩是在心裡穿了個小洞的人,允浩…允浩是想…想睡在他懷裡的人,是想讓他把眼睛時時刻刻都停留在自己身上的人,是每天晚上…晚上都想偷偷親的人……」

一段話說的結結巴巴,顛三倒四的,聲音越來越細,越來越小,到最後,似乎紅透了臉埋在了背後,連大氣都不敢出。

像是有一雙手,將心裡那面一直蒙著霧的鏡子一點一點的擦亮,從裡面,看見了一直映照在心裡的想望。那些不明的,遊移的,漸漸明晰的顯出了輪廓,那個男孩的輪廓,大眼黑眸,唇角輕揚,靈動的心也一片一片隨他蕩漾。

不知道什麼時候轉了過來,將他的小腦袋抬了起來,覆上了渴念已久的地方,輾轉深入,品嚐著甘美。

水打濕了兩個人,四周只彌漫著水汽的況味以及小人微微的喘息。

娃娃,你微微墊起的腳尖很可愛,你仰著腦袋手臂緊緊圈住我脖子的樣子很可愛,你緊閉著眼陶醉的樣子很可愛。我的娃娃,你的一切,都可愛……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娃娃雪白的手臂還纏在脖子上不肯鬆,肩膀上點點的痕跡一下子又讓心熱了起來。

他,終於屬於我了,是我的,我的了……

不自抑的唇角上揚,然後攏緊了他,將臉埋在他的脖頸裡笑,從未有過的傻傻的笑,讓幸福的氣息越發濃重起來。

「幹…幹嘛……」打擾到了的小人眉頭一下皺了起來,想將妨礙呼氣的人推開。

「娃娃…娃娃…」又吻住了他紅潤的嘴,加深再加深,直到讓他也深深沉迷。

清晨的塵埃在照射進屋裡的陽光中跳著舞,旋轉輪起,描繪著那個叫愛的美妙映射。

我很幸福,因為你……

 

(peggy:是的,不要懷疑,沒有漏掉H,因為根本沒有H = =)

 

 

「有仟!」允浩坐在舒適的辦公桌前,叫住了在門口鬼鬼祟祟觀望的人。

有仟猛地一驚,轉身逃跑的時候一下撞翻了一旁的高大花瓶,一時唏哩嘩啦的一片亂響。

「找…找我什麼事。」還是被揪回來的某人一臉不自在,站在桌前問著。

「哦,沒什麼大事。只是,昨天在中一直哭著說我要結婚的事來著,可我記得我好像已經把那期雜誌報紙都買斷了,電視媒體也打了招呼,你說他是怎麼知道的?」允浩淡笑著坐在桌前,把玩著手裡的鉛筆。

「是,是哦,他怎麼知道的……」面前的人冷汗直冒,無意識的重複著允浩的話。

「所以啊,有仟不是好哥們嘛,幫我查查到底是誰放話給他的,到時候,我一定……」

哢嚓一聲,手裡的筆應聲斷成兩截,激的有仟呼吸一頓。

「我一定好好照顧一下他……」允浩將手裡的斷筆扔到一邊,將剛剛的話說完。

「好,我…我去查,告…告訴你。我忙,我走了…小…小桃子找我……」有仟硬擠出兩抹笑,倒退著往後走去,回頭時卻一下撞到了門框,也顧不得疼,一溜煙飛似的跑的沒影了。

允浩看著他的身影消失,慢慢露出了潔白的牙齒。

讓我的娃娃哭了那麼久,禮尚往來而已,別怪我啊……

 

 

 

 

Chapter 27

 

夏豔轉為了秋色,讓人由疲憊交換為慵懶。娃娃迷迷糊糊的時間越來越多,似乎總也睡不夠,等待吃飯的短暫時間,也能趴在寬闊餐廳的桌上沉眠。

允浩接完電話回來就看見這一幕,然後不自覺的嘴角上揚,坐到了他身邊。

娃娃長高了,髮有些長,總是沒空帶他去剪,現在已經細碎到了肩膀,顯得眼睛更大了。

慢慢伸手穿過他的頭髮,在指尖摩梭著,然後突然憶起了第一次見他時候的樣子。

不是沒有想過去了解他的過去,可每次說起,他都躲閃。於是只好將那些疑問都遮罩到心裡,只說讓他開心的,只看他喜悅的。但,不說,不代表不存在。總想他由心底拔出那些陰霾,可卻無從下手,只能碌碌的看著睡著的他,一點辦法也沒有。

 

「您的牛排套餐……」侍者及時的打斷沉思,也讓小人迷蒙的睜開了眼。

「總算醒了,再睡就成豬了。」允浩一邊說著,一邊伸手輕撫著在中臉上一道一道紅紅的睡印。

「太陽好暖和,坐著坐著就想睡……」還揉著眼,然後胡亂的理了理頭髮。

“Falling slowly,sing your melody……”允浩還沒開口,就被鈴聲打斷了。

「少爺,老爺明天出院,說想見見你……」管家蒼老的聲音漫出。

「知道了。」回答,然後慢慢的軋掉了電話。

轉頭看向在中,看他努力吃的滿嘴的咖色醬汁,然後心裡的鬱結消散。

是時候讓那個人見見他了,即使是狂風暴雨,也總有到來的一天吧……

 

 

到醫院的時候,已經是日幕了。那個人坐著在醫院的院子裡,安然的閉目養著神。

「你找我?」拉著在中走到他的面前,低聲問著。

他睜開了眼,視線凝視著允浩,然後落在了一旁羞澀的在中身上。

「我想和允浩說幾句話,你去那邊坐一下好嗎?」他的臉上竟然泛著百年不遇的微笑,和藹的輕聲對在中說著。

在中臉紅的乖巧點了點頭,看了允浩一眼,走到遠處的長椅上坐了下來。

「那個孩子,就是你從醫院裡帶出來的吧。」在中走了好一會兒,鄭父的眼睛還停留在他身上,忽地開口問道。

「嗯。」他知道在中是在意料之中,可沒想到,他會開口問。

「好面熟的孩子啊,叫什…….」

「你找我來什麼事。」允浩被他的異常搞得有些煩躁,一下打斷了他的話,並不想透露在中太多的事情。

「呵呵,還在生我氣吧。」他轉頭看向允浩,眼裡的光溫和的閃動著,「我也是病了以後,才感覺到的。原來,我們之間可以回憶的片段那麼少,於是,只能對著你媽的畫像,一遍一遍的說你小時候的事情…」

允浩沒做聲,心裡卻想起了很小的時候,父親抱著自己騎自行車時的情景。於是,忽地發現,他曾經會笑的臉是因為母親的離去而淹沒的,他曾經的強健是因歲月而彎折的,他的易怒易躁,也是由於自己的叛逆而日漸顯露的。那麼,這些,都是誰的錯,還是,這只是生活的車轍……

「你的單曲我托陳管家買了,雖然你們年輕人的調調聽不懂,卻還是可以聽到你的努力。」鄭父伸出乾瘦的手,緩緩的抓住了兒子修長的手指,慢慢摩梭著說,「我兒子的手,就應該是彈琴的吧。那些檔和金錢對你來說,太沉了,也太髒了,還是我來吧……」

眼裡開始有溫熱回湧,讓一直凝視的娃娃在眼裡化成了泡沫。沒有說話,只是收攏了手,牢牢的纏住那些枯木一樣的手指,不放了……

 

兩人頭一次說這麼久的話,一直說到有星開始綴上時,說到院子裡的人聲消散時,說到娃娃的腦袋又開始一點一點的垂下時。

「那個孩子。」道別的時候,鄭父面朝向在中對允浩說著,「那個孩子,應該不太適合這裡。有可能的話,帶他走吧。有什麼需要,對我說說…」

「嗯,我知道了……謝謝。」

 

 

「那個,是允浩的爸爸嗎?」在中仰著腦袋,走在去停車場的路上。

「嗯。」

「那一定是個好爸爸……」在中大步的走著,將允浩的手一上一下的搖著。

「是啊,他是……」

那面牆的漸漸轟塌,才看清了你的臉,已是滿面塵霜,兩鬢斑白了。恍然發現原來錯失了那麼多機會,那麼多面對面說清楚的機會。沒能理解你,對不起;沒能關懷你,對不起;沒能說出我的愛,對不起……

 

 

 

 

 

Chapter 28

 

再一次拿起焰棲的時候,心裡真的是感慨萬千。

坐在錄音室外的沙發上,只能慢慢的勾出單音,一到繁複的地方,手就開始不聽使喚的僵硬起來。

這樣的我,真的還可以嗎?

衣角被牽動,看到在中手裡捧了一大疊紙,站在面前看著自己。

「怎麼了?」拉著他往沙發上坐,可他卻固執的站著。

「我…那個…沒事幹的時候…寫的,允浩…允浩可以看看嗎?」越說臉越紅,後面和蚊子叫差不多。

笑開了揉了揉他的小臉,接過了紙,順手拉他坐下,在旁邊一同看著。

「寫的很好啊,快趕上我了!」允浩看後誇張的大聲說著,表情生動的把臉埋在在中的肩膀上假泣,「啊,超過我了,我不要啊!」

「真的嗎,真的…好嗎?」

在中的臉一下亮了起來,興奮的呵呵笑著,似乎對允浩的讚賞十分的開心。

「嗯,很好,非常好!」毫不吝惜的讚美著,然後親親他紅紅的臉,然後突然有了靈感。

「在中,明天下午再到這裡來一次好嗎?」抱著他搖晃著,誘哄著,「允浩明天下午先有個通告,不能帶你來,自己能找到吧?」

在中低下了腦袋,猶豫了一會兒,最終敵不過允浩的搖晃,無奈的點了點頭。

 

 

 

 

 

 

Chapter 29

 

《只為你唱》的發行,預示著允浩歌手生涯中的又一次輝煌,也意味著,曝光率的大幅度增加。

很快,那個為這張單曲做序言的男孩兒的臉,出現在了八卦娛樂雜誌的封面。天使一般巧笑嫣然,而最重要的是,環抱著他的當紅新星臉上流瀉出的一臉寵溺。

很快,允浩的性向成為了熱烈討論的話題,而伴隨而來的,是對過去歲月的抽絲剝繭。在中的病歷很快被翻出,在雜誌明晃晃的標題上掛著,引起媒體譁然。一個明星包養著一個智力非正常的男孩,這無論如何都是傳媒眼裡的絕好新聞和有利可尋的發掘點。

樓前開始通宵架起了攝像機,一群聞訊而來的人像蜜蜂一樣孜孜不倦的圍堵著,尋找著讓雜誌銷量猛增的爆點。

允浩默默的拉上了窗簾,轉頭看著在床上睡熟的小人,走到跟前按滅了壁燈,輕輕的開門走了出去。

這件事,在中應該是知道的,雖然那些不堪的雜誌並未送到家裡,可電視上的新聞卻是擋也擋不住的。可他表現的很淡,一樣的按時吃飯,一樣的准點睡覺,讓允浩的心裡一下沒了底,惴惴著。

 

在客廳點上一根菸,卻沒有放到嘴邊,只是任它燃著,不做聲響。

「睡不著嗎?」忽然響起的聲音讓允浩手一抖,煙灰落了一地。

在中穿著寬大的睡衣,扶著門框,直直的站在門口。

「不是睡了嗎,怎麼起來了?」趕緊掐滅了煙,伸出手讓他過來。

在中乖巧的靠坐在允浩的懷裡,將允浩的手拉出來,放在手下比著。

「害怕嗎?」將手指從他的指縫中滑過,交叉握緊。

懷裡的人搖了搖頭,另一隻手將允浩的手撐開,繼續將手放在上面比著。

「允浩的手,很大,很溫暖……」在中喃喃的說著不相關的話。

一時沒了言語,將手展開,任他的手在上面亂畫著。

「允浩的眼睛很亮,嘴笑起來會有斜斜的弧度,允浩吃飯的時候很優雅,辦公的樣子很嚴肅,可唱起歌的樣子很溫柔……」在中仔細的描繪著允浩掌心的紋路,繼續說,「這些,外面的那些人都不知道,可我知道。所以,我很厲害對不對?」

聲音裡忽的有了調皮的調調,回頭笑彎了眼的看著允浩。

心裡突生的暖流讓淚都回淌,笑著點了點他的鼻子。

「我的娃娃,最厲害……」

 

 

公司召開了緊急的會議,商討著解決的辦法。

「不如,開一場歌迷見面會,把這事兒澄清一下。」經紀人大哥打開話頭,想著提案。

「目前來說,只能這樣了,不要引起反效果才好。」公司主管沉思了片刻後說,「允浩,準備一下,好好想想兩天後怎麼說服歌迷。」

「嗯。」

允浩埋頭想著,隨口應了一聲。

娃娃,是時候帶你看看,那個我曾經渴望的地方……

 

 

兩天後,歌迷見面會

「在中還沒到嗎?」有些焦急的問著剛從外面進來的有仟。

「你放心吧,昌珉帶著他呢,八成還要梳妝打扮一下,當然會遲一點。」有仟一邊說一邊將手裡的花束交給陪著一同來的俊秀,示意他找個地方休息一下。

「就是,你著個什麼急。快開場了,等你唱完一首,他差不多就來了。」一旁助陣的希澈也閒閒的說著,手一刻不停的整理著頭髮。

「允浩,該上了!」工作人員突然推門催促。

「放心去吧,我去你家看看,說不定昌珉那傢伙溺死在飯桶裡了呢。」有仟調侃的拍了拍允浩的肩,讓允浩不得不正了正心神,整了整衣服往舞臺上跑。

場下尖叫四起,燈光打了下來,坐在臺上安靜的唱,心裡一陣茫然。

原來,那些聲音,沒了你,都是空……

 

開場的幾首歌終了,就又迫不及待的往後台跑。

推開休息室的門,搜尋著熟悉的身影,卻落了空。

「允…允浩哥。」俊秀在看他進來的時候肩膀一抖,眼睛紅紅的,聲音裡帶著哭腔,一旁的希澈也一臉陰沉。

心,猛地一沉,那種縈繞已久的不安開始透過縫隙蒸騰出來,讓允浩呆立原地。

「怎…怎麼了?」好久才開了口,發現聲音已經緊的暗啞。

「有仟…有仟剛才來電話了,家裡的門大開著,昌…昌珉倒在地上,都…都是血。在中,在中不見了……」

俊秀哽咽的聲音漸漸的在耳邊消失了,只有那句不見了,不見了一直在迴響。

整個人被掏空了一樣的靠在牆上,隱忍的焦慮瞬間爆發,想也沒想的回頭拉開門,往外衝去。

「你去哪裡!」希澈上前一把拉住他的衣服,阻止他的去勢。

「我…我找他,我去找他。」無意識的嘴裡胡亂說著,連眼睛也開始狂亂起來。

「你現在去也沒用啊,有仟已經報警了,你回去幫不上忙,不如,等見面會結……」

「去他見鬼的見面會,我要去找他,讓我去找他!!」允浩一下爆發似的推開還在說話的希澈,大聲的吼道。

「你他媽把爛攤子扔下誰來扛,好歹也交代一聲再走。」希澈也火氣來了,將允浩硬抵在牆上,聲音更大的叫著,「就是找,你知道去哪找嗎,你知道怎麼找嗎,冷靜點好不好!」

允浩被冰冷的牆壁一撞,眼裡的狂亂漸漸渙散了些。兩人對峙了好久,一時這剩下休息室僵硬的時鐘聲和外面隱隱可聞的尖叫嘩響。

沉默了一會兒,允浩慢慢將希澈抓著衣領的手掰開,拿起了一邊放著的焰棲,慢慢的沿著走廊往舞臺上走去。

 

底下的人群在看到允浩身影的時候瞬間沸騰了起來,尖叫聲不絕於耳。

允浩將焰棲挎在身上,走到了話筒跟前。

《只為你唱》的旋律慢慢響起,身後的樂隊賣力的拉開了前奏,可半天,那把熟悉的聲音都沒再響起。

場下開始有了悄聲的議論和譁然,可臺上的人置若罔聞,沒聽見似的發著呆。

允浩慢慢的抬起了頭,調整了一下話筒,樂隊停止了伴奏,準備重新開始,卻在他開始說話的時候堪堪的停住了。

「本來今天讓大家來,想讓大家認識一個人。」允浩撫著話筒,眼睛盯著舞臺前方的燈光,聲音淡淡哽咽流淌著,「可是他怕羞,不敢來,所以只好我來代他講……」

「我認識他有兩年了吧,若追溯到以前,那就更久了。知道我們的人都說他是我的心頭寶,其實,他們錯了。他是纏在我心裡的藤蘿,每一條根,每一片葉,都深深的紮到了我的血脈裡。我看著他長出芽,開出花,看著他稚嫩的朝我綻放微笑,看著他溫暖的向我伸展雙手,看著他曾經漆黑的眼刷上了光彩,看的我的心也慢慢的纏繞了進去……」

允浩緩了口氣,將視線放在一瞬間鴉雀無聲的場內,繼續說著。

「或許你們認為我們是異類,或許你們不能相信這種感情,可,沒關係,我只想說出來,說給你們聽……所以,謝謝…再見了……」

慢慢的將身上的焰棲取了下來,掛在了話筒架上,轉身朝來時的路往回走,不顧身後的哭叫和雜響,只是往前走。

娃娃,我小時候聽過一個故事,內容記不得了。只記得在故事的最後,媽媽告訴我,神在我們得到的同時,也會讓我們失去一些,這樣才會有所平衡。於是,我將那些繁華,那些光鮮,那些爍爍然的渴望,都埋葬了。這樣,神會讓你會回到我身邊嗎……

 

 

 

 

 

Chapter 30

 

昌珉的傷不是很嚴重,頭上縫了幾針,就回家了。

到家的時候,已經是午夜了。和有仟進門的時候,迎面就是一陣煙霧。只看見允浩整個人都埋在裡面,坐在沙發上無神的抽著菸。房子裡很亂,到處都是員警取證搜查的痕跡,地上的血也有點乾涸了,泛著黑色,沒人理會。

「哥,我回來了。」昌珉彎下身取掉允浩手裡快燒到手指的眼,按滅在一旁的菸灰缸裡。

「回來了。」允浩被嚇了一跳,看清來人時鬆了一口氣,起身拍了拍昌珉的肩,繼續說,「很累吧,去睡會兒…」

昌珉沒有動,半晌才轉身坐在了允浩剛坐的位置上。昌珉知道允浩心裡想問的要爆了,可卻又心疼自己,沒有直接說出口。

「下午,我和在中要出門的時候…」昌珉一手將允浩拉坐在沙發上,一邊也示意有仟坐下,慢慢的開了口,「有人按門鈴,從監視器上看,應該是送快遞的人…」

「我開了門,轉頭拿筆準備給他寫回執,然後頭猛的一痛,就暈過去了。」昌珉邊說,一邊輕輕撫著頭上的紗布。

「看清臉了嗎?」允浩將一根菸抽出,放在手裡捏著。

「沒看見,帶著帽子,壓得很低。」

允浩靠在沙發的靠背上,一時思緒紛亂。只好按了按太陽穴,慢慢的理著頭緒。

「現在,有兩種可能。」直起身向昌珉和有仟分析著,其實是想將心裡的慌亂強壓下去的,令自己的聲音都散發著不易察覺的顫抖,「一種,是我的仇家,擄走在中只是為了錢或者想找我報仇。這個,只有等對方的勒索電話了。還有一種……」

「還有一種,是和在中嚴重自閉症的根源有關,也就是,和他一直避諱的身世有關的。」昌珉接下允浩猶豫未出的話,繼續說道,「這種,只能靠我們查了。」

「允浩,在中以前都沒給你講過有關他的事嗎?」有仟探了探頭,疑問著。

一時沉默了下來,靜的讓人發慌。

總以為對他瞭解的很深透,總以為對他無所不知,可卻發現,除了他叫金在中,自己什麼都不知道。只要他走出這個房門,就徹底斷了聯絡。原來,看似堅強恒久的東西,這麼脆弱,我還憑什麼信誓旦旦的要保護你,我壓根什麼都沒能為你做……

「好了,現在只有重新整理一下思路了。」昌珉打斷允浩的陰鬱,拍了拍手,「哥,你不是說過,第一次見在中是在一個琴行裡嗎,如果去琴行查的話,應該還有在那裡學習過學生的個人資料吧,不如……」

「就這麼定了,我和小桃子去那家琴行看看,我現在就去發動車……」有仟重重的拍了一下昌珉,表示對他想法的崇拜之情,卻換來他的白眼。

「現在是淩晨四點,哪家琴行還開著?」

「呃……」

「我會在網上查尋一些過往的報導,再去警局查一查戶籍記錄……」昌珉收回白眼,安撫著焦躁中的允浩。「哥你好好休息一下,我們明天再行動。」

 

送走了有仟,然後將自己關在娃娃曾經睡過的房間裡。拉開他的衣櫃,將他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拉出來,疊整齊,然後再放回去,再拉出來,再疊……

一直等到有晨光透露了進來,才發覺一直跪在地上的腿已經麻了,手卻還在僵硬的疊著,停不下來。腦子裡亂糟糟的想著事情,卻不知道在想什麼。最後癱倒在床上,側過身,將那些疊的整齊的衣服大包大攬的擁在懷裡,將臉埋在裡面,任那些氣息蔓延。

娃娃,如果你看到此時的我,一定認不出。我的眼裡都是血絲,下巴也泛著青,我的手指痙攣的抓著你的衣服,像是瀕臨下墜的人抓住了希望。告訴我,我是不是要瘋了……

 

第二天,有仟俊秀一早就去找那家琴行,允浩去了警察局,而昌珉則關在房裡不知道在倒騰什麼。

通過父親的關係,總算是將以前的戶籍檔案調了出來,卻怎麼都找不到與在中情況相符的戶籍,一時心裡更空了。

「是不是,銷戶了,要不再找找銷戶記錄。」管戶籍的老員警好心的提示著。

於是,兩人又搬出一大堆銷戶記錄,在和煦的下午佈滿灰塵的檔案室裡,翻找著。

「是不是這個……」老員警的手剛揚起,就被允浩一把奪了過來。

「金在中,1986年1月26日出生……銷戶原因:死亡……」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