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參-

 

戀愛究竟是什麼樣子的?手牽手一起散步?做自己喜歡的食物給他吃?買情侶裝穿?一起去看電影吃西餐?在圖書館的角落接吻?

……總之,應該不是現在這樣的。金在中嘆了口氣,心想這還真是一段亂七八糟的戀愛。金在中沒有跟別人談過,鄭允浩也沒當過一個稱職的男朋友,所以兩個人在這個領域裡還真都是門外漢。

金在中仍在電腦城打工,每天從早上忙到下午,而鄭允浩也在忙暑假實習的事,金在中很好奇地問過,鄭允浩只說要到軍營裡去。

於是金在中有些喪氣,因為不知不覺就要八月了,他們學校跟大多數大學都不同,向來是在大二開學前軍訓,據說還會去較遠的一個營地,而鄭允浩也有自己的事,這樣的話不是整個假期在一起的時間都屈指可數了麼嗎?哪有人剛談戀愛就天各一方的?

聽到金在中抱怨的朴有天哈哈大笑:「哎呦這才幾天啊,你就成功進階成抓心撓肺思念夫君的小媳婦兒了!」

「媳婦兒你妹,這是正常人的正常反應好不好?」

「好好好,正常反應,我是理解不上來啦,不過你家鄭允浩看起來倒是挺春風得意的嘛!」

金在中沉默了一下:「有天,你說允浩他……是不是跟以前一樣,並不把這當回事啊,就算大半個月見不到面,好像也只有我會煩惱,他卻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金在中說著,覺得有點委屈,好像費了很大的勁買到一盆美麗卓絕的鮮花,卻在短短幾天後就凋謝了。

朴有天樂了:「你放心,我跟他這麼幾年的好朋友了,他什麼時候認真什麼時候敷衍我還是分得清的,你就是想太多,他如果看起來處之泰然的模樣,那就是因為……這丫早做好了打算……」

金在中聽得很茫然:「……什麼意思?」

「嘿嘿,你猜啊!」朴有天留下這個大懸念就掛了電話,留下金在中一頭霧水,恨不得衝到電話那頭撬開朴有天的嘴。

  

*

  

難得金在中下班之前鄭允浩就已經先一步忙完了,於是當他走出電腦城看見鄭允浩靠在電線杆邊等他的時候還真嚇了一跳。

鄭允浩走過去撲棱了一下他的腦袋:「怎麼?不認識我了?」

金在中有點難為情地抓下他的手:「……別弄,頭髮都亂了……」金在中沒說出口的是,其實這種感覺很幸福很微妙,鄭允浩的手心溫熱,輕撫他頭髮的時候,有種所有的不安都被撫平的感覺……

鄭允浩彎了彎笑眼,拉著他從街邊走。

「我們去哪兒?」金在中問。鄭允浩的聲音裡帶著笑:「趁現在還早,先去看電影,然後吃西餐,要不你做飯給我吃也行……散步的話得晚上,不然就不能牽手……我想想,啊,待會兒去買兩件同款的衣服,你喜歡哪個牌子?不過圖書館得緩緩,最近沒什麼時間……」

金在中睜大眼:「你在……說什麼啊?」

鄭允浩轉頭又揉他頭髮:「笨蛋,雖然我現在還是個初學者,不過我一定會好學向上,唔……爭取早日成為金小爺滿意的男朋友。」

金在中這才反應過來,又羞又惱地抗議:「說了多少次了不准偷偷看我博客,啊啊啊我要重新申請一個!」

「幹嘛?害羞了?這不是挺好一途徑嘛,以後有什麼不好意思說的都寫在博客裡,我保證定期查看隨時反思,爭取獲得組織的認可!」鄭允浩半是認真半是玩笑地說著,然後伸手攬住了金在中的脖子,在路人看起來就像是兩個關係不錯的好哥們一樣。

金在中推了推,沒掙開,然後聽見那人在耳邊說:「我會變成全世界對你最好的人,比金俊秀更好,比你那個大哥更好,你不用羡慕任何人……」

噢,你看,這才是最要命的甜言蜜語。金在中鼻尖紅紅地抬頭看鄭允浩,然後兩人相視一笑。

  

*

  

趕上四五點快到晚飯的時間,電影院裡人並不多,鄭允浩買了兩張靠後的票,拉著買好爆米花和可樂的金在中進了放映廳。身後有兩個女生小聲交談,在猜測兩人的關係,金在中怕鄭允浩不習慣,下意識想往旁邊移,沒想到鄭允浩卻抓緊了他的胳膊,用有些低沉的聲音說:「小心點,裡面黑,別被絆倒了。」

身後立刻傳來壓抑的尖叫,金在中臉上有些發熱,瞪了鄭允浩一眼往前走。

電影是典型的美國式喜劇,調侃意味濃重,倒是在後半部分來了個巨大的反轉,受盡家庭的壓力,男女主角從不同的城市去到了一個小鎮放鬆心情,經歷一連串匪夷所思的爆笑事件後像鬧劇一樣僅僅認識了一個星期就走到一起閃電結婚,然而婚後生活開始卻截然不同,不能忍受彼此對過去的隱瞞,男女主角在閃電結婚之後又閃電分手,而在各自回到了原本的城市和家庭過回了平靜的生活以後才幡然醒悟,之前的那些荒唐經歷早已經成為不可割捨的回憶,於是時隔一年兩人再一次在曾經相遇的時間去往了那個國外小鎮,最終坦白了心意幸福圓滿地在一起。

金在中是個感性到了極致的人,前半段哈哈哈地笑,看到分手的時候開始沉默,最後結局的時候幸福地快要抹眼淚。旁邊的鄭允浩前半段提供爆米花,中間提供肩膀,結尾的時候開始考慮要不要拿紙巾出來……

這件事告訴我們,當一個感性的女孩兒的男朋友很不容易,當一個感性的小受的男朋友……也很不容易。

沒等鄭允浩考慮完,金在中突然伸手在黑暗中精准地握住了鄭允浩的指尖,鄭允浩轉頭,他卻仍然看著電影螢幕,幕布上男主角跪在女主角面前深情地說:「如果你還願意接受我,我可以用一輩子的時間來讓你瞭解我,認識我的過去……如果你不願意,那我會用後半生的所有時間來回憶我們相遇的那些日子,或許你不知道那短短的一個星期對我有多麼可貴,你帶給我的,是足夠我品味一生的幸福……」

鄭允浩像著迷一樣湊過去,在金在中的臉頰邊吻了一下,金在中的睫毛顫了顫,然後緩緩轉過頭,兩個人在漆黑的電影院中,在隱隱綽綽的幾個認真看電影的人身後,靜靜地接吻。直到片尾音樂響起,放映廳驟然大亮的一刻才分開。

金在中看著近在咫尺的鄭允浩的臉,覺得自己比所有的電影主角還要幸福。

這就是戀愛了,戀愛的方式有千萬種,但愛著的人的心情都是一樣的……

  

看完電影後鄭允浩帶金在中去了附近的花園餐廳吃西餐,吃完西餐又到附近的商場買衣服。金在中拉著鄭允浩興致勃勃地一層樓一層樓逛,最後選了一黑一白兩件T恤,白色比黑色尺碼稍微小一點,他拿了白色,鄭允浩自然就要了黑的,店員是個眼睛雪亮的女孩兒,一眼就看出來兩人關係不一般,結完帳的時候一個勁鼓勵他們穿著走,金在中連連擺手,鄭允浩笑了笑意味深長地說:「也對,得找個特別的時候穿……」

於是店員小妹立刻兩眼放光,眼神差點燒死金在中,金在中埋著頭率先出了店門。鄭允浩走在他身側,之間金在中拍拍胸口感嘆道:「這個世道太兇殘了,在腐女面前就跟沒穿衣服似的……」

鄭允浩「噗嗤」一聲笑了:「你以前在樓下叫我名字的時候不是挺膽大的嗎,怎麼現在這麼……額呃,含蓄了?」

金在中一臉“囧”的表情,眼珠轉了轉笑了:「那是因為以前你還不屬於我,現在嘛……」金在中「嘿嘿」一笑:「自己的東西當然要低調點啦,不然被搶走怎麼辦?」

鄭允浩有些寵溺地看著金在中笑意盈盈的模樣,見四周幾乎沒人,用手勾住了金在中的手指。

  

 

 

 

  

-拾肆-

  

再怎麼戀戀不捨,所謂的假期還是結束了,金在中數了數工資,不禁得意洋洋地大笑,然後拿著小錢包,在出發去軍訓的頭一天帶朴有天和金俊秀去吃好吃的,噢,當然還有他的男朋友鄭允浩同學。

朴有天跟金俊秀對於兩人的膩歪已經見怪不怪了,鄭允浩還好,至於金在中嘛……金俊秀常常扶額長嘆,認為金在中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跟鄭允浩之間有別人插不進去的粉紅泡泡。

早一段時間的時候,金在中還知道害羞,可時間一長了,他就完全忘記了自己在談的是對大多數人來說驚駭世俗的戀愛。就比如這樣四個大男神走在路上原本是很正常很和諧的事,可金在中那個話嘮分分鐘都要湊到鄭允浩耳邊去跟他有說有笑絮絮叨叨一番,兩個人手臂緊挨著,氣氛曖昧得厲害,偏偏鄭允浩臉上還始終帶著有些……寵溺的笑,等等……寵溺?!朴有天深吸一口氣,這種表情竟然也會出現在鄭允浩臉上,還真是……活得長了什麼都能見到,攤手。

 

去吃飯的路上,朴有天一直想東想西,旁邊的金俊秀倒是很自得其樂,走路也沒閒著,一直都在看手機裡下載的遊戲實況,眼睛裡還時不時迸發出火熱的光亮……朴有天第一次覺得,一群人中只有自己才是正常人。

吃飯的時候金在中又好奇地問起鄭允浩和朴有天實習的地點,鄭允浩笑笑沒說話,朴有天老神在在地說:「這可是軍事機密,怎麼能說出來。」

於是金在中和金俊秀都在不同程度上表達了對兵哥哥的崇拜(偽)……以及……鄙視。

怕在軍營裡吃不好,金在中晚上纏著鄭允浩一起去逛了商場,大包小包提了不少零食回出租屋,鄭允浩哭笑不得地拎著商場的購物袋走在後面,金在中一邊對著小票一邊考慮是不是再買點別的東西,鄭允浩果斷打消他的念頭:「你是去軍訓可不是露營,小心讓首長拉出去當典型!」

說的也是,金在中點點頭,放棄了。

  

一拐進社區,周圍的嘈雜就都消失了,只有光線很暗的路燈和影影綽綽別家投射到外面的燈光。金在中近來對牽牽小手、親親小嘴有些食髓知味,等走到綠化帶深處的幾棵大樹下,確認了周圍一個人也沒有,便向鄭允浩勾勾手指,在他靠過來的時候把人推到了樹幹上。鄭允浩似乎是已經習慣了金在中的突然襲擊,只詫異了一秒,就無奈地鬆開了手裡的購物袋,怕金在中被地上的石頭絆著,伸手扣住了他的腰。

金在中笑嘻嘻地在黑暗裡摸索鄭允浩的嘴唇,鄭允浩把他攬在身上,主動把唇貼了上去。接吻的感覺太美妙,尤其是這樣在隨時可能有人經過卻看不清的昏暗的角落,在樹枝的掩映下,微風吹拂著樹葉沙沙作響,金在中甚至能隱約聽見某一戶人家電視裡播放著廣告的聲音……兩個人就像偷腥的貓一樣,刺激又滿足。

金在中一想到要分開大半個月難受得要命,只好一邊安慰著自己小別勝新婚,一邊把半個月的憤怒和不滿都發洩在這個吻裡。鄭允浩像是知道他在想些什麼,任由他用嘴唇把自己裡裡外外都感受了一遍,然後在他退縮時又反過去以牙還牙,甚至手已經不滿足於握著他的腰,而是貼著金在中的腰線往裡探,突然的麻癢讓金在中驚呼一聲然後推開了鄭允浩。

鄭允浩低聲笑了,湊到金在中紅透的耳邊說:「別再撩撥我啊,不然明天你可能就上不了去部隊的車了……」

金在中面紅耳赤,半天才擠出來一句跟一個東北同學學到的話:「去你奶奶個腿兒的!」

說罷他撿起地上的購物袋,有點難為情地快步走到了前面,但耳朵還是很輕易聽見了身後鄭允浩的笑聲。

真好……金在中心想,原來不僅自己在享受這段愛情,鄭允浩也是,他雖然不是天生的同性戀,但卻不會像很多同性戀人那樣在外人面前諱莫如深,他從跟金在中交往的那一天起,對這件事就一直都很坦然。

  

進了公寓,金在中換上拖鞋拿著袋子啪嗒啪嗒進了屋,鄭允浩跟在後面,也取出一雙拖鞋換上,一抬頭就看見某人的腦袋從廚房裡探出來:「你什麼時候回去?喝不喝果汁?」

鄭允浩沉吟了一下:「我剛才給我媽打了電話說今晚要準備實習資料。」

「……所以?」

「………」鄭允浩摸了摸鼻子:「你不是說有很多喜歡的電影要跟我一起看麼嗎?」

金在中點點頭,果真走到DVD前找碟片了。公寓是精裝出租,房主著急走也沒打包傢俱,於是金在中撿了個便宜,休閒娛樂一應俱全。

金在中翻找碟片的時候故作輕鬆地吩咐身後的人:「浴室裡有乾淨的背心,你先去洗個澡吧。」

鄭允浩「哦」了一聲,聽話地進了浴室。注意到腳步走遠了金在中拍拍自己的小心臟:我去啊,看電影什麼的肯定都是浮雲啊,難道這是要開葷了嗎???!!!

如果這時候朴有天在旁邊,一定會呵呵嘲笑:「小處男就是小處男。」

而金俊秀的話……大概是:「我們一起看電影啊,XX演的頭球人生行嗎超級經典的!」

至於金在中……之前在大樹下的熱度好像又漸漸回到了身上,總覺得腰間有一隻大手在溫柔地撫摸,還有鄭允浩身上的味道,他呼吸的熱度……那時候他怎麼會……那麼主動呢?金在中突然覺得自己可能對鄭允浩的認知太延後了,那傢伙哪裡正派了,他這樣一看見鄭允浩就熱血沸騰的人還沒想到那茬呢,他鄭允浩居然就把手伸衣服裡了,而且晚上找藉口還賴著不回家!

不過好像也不太對……男人之間,碰碰肚子碰碰腰睡一張床不都是很正常的事嗎,太扭扭捏捏反倒像女人吧?但他們又不是普通的朋友,是戀人啊……

那種事啊……也不知道會不會像小說裡寫得那麼痛,去超市的時候怎麼也沒想到買什麼潤滑劑之類的呢……啊呸,兩個男人買潤滑劑才奇怪吧!

  

「在中?你發什麼呆呢?」

「啊……啊?」金在中回過神,只見鄭允浩一臉茫然地看著他。

「你、你這麼快啊?」金在中結結巴巴地問,鄭允浩手裡拿著毛巾,略微側低著頭,頭髮濕濕的,額頭邊還有沒擦乾的水珠,穿著一件貼身的背心,下身只有一條四角褲,隱約能夠看見形狀……金在中一瞬間面紅耳赤,媽呀,老子要流鼻血了誰來給老子收屍啊!

鄭允浩擦了擦腦袋,笑答:「我們學校經常忙訓練趕時間的時候,一個人就給三分鐘,洗不完就只能帶著一頭洗髮水去跑操場了。」

金在中想了一下那個場景,噗嗤笑了。接著鄭允浩就把毛巾搭在了金在中腦袋上,接過他手裡的碟片盒:「換你了,還沒挑好?」

眼睛一下子被遮住,毛巾上是洗髮水的味道,是金在中平時用的牌子,但又好像哪裡不一樣……金在中身子晃了一下,拉下毛巾,頭髮變得亂七八糟,暈乎乎地轉身也進了浴室。

等他再晃晃悠悠再出來時,鄭允浩已經關了燈窩在沙發裡了,螢幕裡放著一部色調陳鬱的老片子。金在中走過去坐到鄭允浩旁邊,鄭允浩很自然地取下金在中搭在脖子上的毛巾幫他擦頭髮。

隔著毛巾的厚度,卻覺得好像頭皮都在被鄭允浩溫柔的雙手輕輕安撫著一樣,有種酥酥麻麻的感覺。

 

電影是從夏冕家裡搜刮來的,金在中也沒看過,不過這個風格倒不像是鄭允浩會喜歡的,金在中還以為像他們這樣的人應該會喜歡諜戰、槍戰或者科幻片,總之……不是這種慢節奏的黑色文藝片。

他猿意馬地注視了鄭允浩一小會兒,發現他一直都認真在看電影只好也半靠在他身側也跟著看,沒多久就有一點昏昏欲睡,於是只好找點事做轉移注意力。他把本來就搭在自己肩上的鄭允浩的手拉到眼前,仔細觀察起他的手指。

金在中有個不為人知的癖好……特別喜歡看別人的手,特別喜歡手修長漂亮的人。鄭允浩的手骨節分明,手背能摸到骨頭的硬度,手指修長,指甲修剪得乾乾淨淨。金在中越看越喜歡,覺得這個人就好像是上帝送給他的禮物,連每一個細節都恰到好處讓自己滿意不已。他不自覺地露出一個笑容,然後把自己的手心朝上,扣進了鄭允浩的指岔間,真奇怪,明明不是接近心臟的地方,但手心相貼的話,就像兩個人完全契合在一起一樣,毫無縫隙。

金在中突如其來地有一些感動,覺得這段時間的所有事都像在做夢,莫名其妙地,有了喜歡的人,然後,那個人告訴他他也喜歡他,他們在一起了,像現在這樣靠在一起看一部安靜的電影,十指相扣。明明是最簡單的劇情,但就是幸福到快要溢出來了。金在中小聲地嘀咕:「真好,給我什麼都不換。」

鄭允浩注意到聲音,轉頭問他:「什麼?」

「……沒什麼。」金在中閉了嘴,然後把腦袋擱在鄭允浩胸前,重心全部都放到了鄭允浩身上。鄭允浩愣了愣,摸了摸他柔軟的頭髮,輕輕攬著他。

咚……咚……咚……這就是鄭允浩的心跳聲,金在中心滿意足地數著,也不知道第多少次的時候終於睡著了。

  

最終,以為會發生點什麼的夜晚什麼也沒發生,第二天從床上醒過來看見鄭允浩留的短信的金在中用了三分鐘來讓自己清醒,然後終於忍不住抓狂:「金在中你是傻逼嗎你居然那麼早就睡著了啊啊啊啊啊接下來的半個月你要怎麼過啊啊啊啊啊!」

睡得早也就算了,第二天還睡到十點才醒……鄭允浩估計見他睡得香才沒叫他,只發了條短信說自己已經出發去實習了,讓他下午回學校集合別遲到。

餐桌上放著莧菜粥和灌湯包,金在中垂頭喪氣地吃得乾乾淨淨,然後把腦袋磕在桌上:「鄭允浩這傢伙,都要分開十幾天了也不說早上叫醒我,連話都沒說就走了媽蛋!」

黏在一起的時候恨不得更緊一點,才剛剛分開就抑制不住想念,金在中嘴裡罵著自己沒出息,卻還是覺得有些甜蜜。

小別勝新婚小別勝新婚……金在中第無數次給自己打氣:壯士,你可以的!

如果金壯士能料到第二天會發生什麼事的話,一定會一腳踹飛前幾天悲痛至極的那個憂鬱少年……

  

*

  

下午金在中收拾好行裝準時回了學校,跟著大部隊一起分批上了開往某營地的綠皮卡車,軍訓的隊伍很龐大,金在中也不知道他們是第十幾輛車,總之是個挺壯觀的景象。

越往後路越不好走,車上有好些人暈車,班長拿了暈車藥過來挨個問需不需要,金俊秀正跟金在中聊遊戲聊得起勁,揮揮手就攆走了班長大人,金在中頗為無奈地給班長做了個抱歉的手勢,繼續被金俊秀拉著傳播遊戲裡各種奇葩事。好在有金俊秀這個話嘮,金在中全程倒是沒什麼不舒服的感覺。

大約兩三個小時的車程,終於到了目的地。一群新兵蛋子下車看見滿眼的荒山野嶺一下子就崩潰了。金在中下意識撈出手機來看了一眼,不出所料,只有極不穩定的一個信號,這下好了,就算抽空想給鄭允浩打個電話聊解相思之苦還得看運氣好不好。

部隊的人員給他們簡單分配了一下不同專業各自的連隊就離開了,說訓練從第二天早上開始,第一天他們只要分好寢室收拾好自己的隨身行李領好作訓服就行了,晚上有一個教官見面會,所在連隊的教官會告訴他們一些基本常識。

金俊秀伸了個懶腰說道:「好像軍營也沒有傳說中那麼恐怖嘛。」

金在中抿著嘴,沒好意思打擊他,很多中學軍訓都只是在學校進行,而他高中時候就是被拉去了某個軍營,那一周的日子……簡直生不如死。

  

分好了寢室,金在中還跟金俊秀是相鄰的兩張床,一間小小的屋子要睡十二個人,左邊右邊各六張床,說是床,其實就是幾張草席加個軍用床單罷了。

收拾完東西有動作快的人已經從食堂回來了,一臉菜色明顯沒吃好。金俊秀見狀嚷嚷著沒力氣去吃飯了兩人只好吃了點麵包零食當晚餐,然後就在幾個兵的帶領下去見教官。

金在中他們專業的男生打亂了班級,他和金俊秀被分在三連八班,班上沒幾個認識的人。總教官叫郝兵,名字很符合他的職業。年齡估摸著二十七八歲,看起來非常嚴肅難以親近。

聽完教官的自我介紹了解到他們連隊非常不幸地遇到了最嚴格的教官隊長後金在中旁邊的人就忍不住哀嚎了一聲,然後郝教官一個眼神射過來:「第三排左數第七個……別往旁邊瞅,就是你,叫什麼名字?」

哀嚎的男生慢吞吞站起來:「楊……楊偉。」

此話一出一刻爆發了陣陣笑聲,楊偉這個名字對於一個男人來說,實在是有點兒毒。

金在中當然也沒忍住笑,不過同時他也注意到郝兵仍舊冷著一張臉,瞧瞧這定力,不愧是當連長的人。

果然下一秒郝教官就沉聲命令:「解散後不准回寢室,先去站兩個小時的軍姿……其他人,如果以後敢在教官說話時不打報告就冒雜音,處罰加倍。」

這是一開始就給了這群小子一個下馬威啊。於是,可想而知,這群小孩兒那半個月,每天都活在心驚膽戰當中,生怕一個不小心犯了錯誤當了典型。

  

*

  

晚上睡覺前同寢的人閒聊說晚上沒見著他們班的教官,不過聽說這次的教官中有不少都是實習生,嘻嘻哈哈地猜測如果運氣好分到實習生會不會輕鬆一點……金在中坐了一下午的車有些昏昏欲睡,沒怎麼聽進去,給鄭允浩發了兩條短信,最後都顯示不成功被退回,金在中喪氣地關了手機,閉上眼睡覺。

第二天早上一群人聽見口哨手忙腳亂收拾好到操場集合時又忍不住哀嘆,為什麼別的班都有看起來年紀不怎麼大好說話的教官,偏偏站在他們面前的……還是郝兵。不知道為什麼,金在中覺得那幾個實習的教官看起來頗為眼熟,不過又搖搖頭,大概是寸頭穿迷彩的男人都有一種相似的氣質。

郝兵冷冷看著一堆衣衫不整的弱雞大學生,很輕易就猜出他們想什麼,但什麼也沒說就領著他們開始站軍姿。

文學院的男生底子大多不怎麼樣,加上他們很多都是獨生子女怕苦怕累,所以這一早上就氣得郝兵差點吐血,不過好歹他經驗豐富,很快就抓住了制服這群學生的要領。

十八九歲的年輕人,肝火都挺旺,自尊心更是強,最經不起激。於是每次看到有人懈怠,郝大教官就加大訓練強度,然後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再加上一兩句諸如「像你們這種堆牆都嫌軟的貨色就應該回爐重造」「你們這些軟不拉耷的就再訓練幾次那也是鐵匠鋪的料——挨打的貨」這樣極具內涵的損人話,還沒多久就見了效。沒辦法,惹不起教官大人,就只能服從命令任人剝削了。

  

一上午的訓練讓這群大學生宅男叫苦不迭,回寢室的時候都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樣,兩個大大咧咧的男生直接就在寢室罵起了娘。

然而令同寢室人很不解的是,金在中貌似細皮嫩肉的,卻似乎一點也不嬌生慣養,整場訓練看起來輕輕鬆鬆的樣子,相比許多抱怨不停的人實在是淡定得讓人佩服,還被教官拉到前面做了兩回示範。

金在中嘿嘿笑了兩聲沒說話,他還真不能算是有當兵的潛質,認真完全是因為鄭允浩的緣故。他知道鄭允浩訓練有多努力,也知道鄭允浩平時有多出色,他總覺得,自己再認真一點,再努力一點,或許就能更靠他近一點,成為配得上他的人。

穿上軍裝站在營地裡是件很神奇的事,那種驕傲難以言喻,金在中仿佛能夠體會到鄭允浩的想法,想要成為最出色的那個兵,想要有一天扛著槍把走上第一線。他由衷地覺得,自己喜歡上的是一個帥氣優秀到了極點的人。

 

金在中的淡定很快就被郝兵注意到了,他想試試這個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小子能堅持到什麼程度,所以下午一次全班連續站了兩小時軍姿後他無理由地讓金在中留下又站了一小時。楊偉和金俊秀他們都搶著去吃飯了,臨走前還很同情地安慰金在中說會給他留兩塊饅頭。

金在中曬著太陽,目不斜視看著正前方,想破腦袋也沒想通原因,不過他半句也沒多問,因為他覺得,作為一個連長,郝兵的每一個指令都必須有他的道理,他遲早會清楚的。當然也沒等那麼久,一個小時後,緩慢進食結束的郝兵就慢悠悠地踱回了訓練場,身邊還跟著一個笑容爽朗的高個子,兩個人興致勃勃在討論著什麼。金在中睜大眼睛,差點沒兩眼一黑暈倒在那裡。

尼瑪……他……他媽的那不是鄭允浩嗎?!

在他們離金在中還有大約十米遠的時候,鄭允浩停下來像模像樣地敬了個禮:「那連長,我回去跟有天研究下比賽流程,就不陪您散步消食了。」

郝兵擺了擺手,笑呵呵地說:「你也就不說了,有天那個鬼小子精的很,要整這幫臭小子還非得讓他出點兒餿主意,保證所有人都哭爹喊娘的。」

鄭允浩笑著撓了撓腦袋,轉身跑步離開了。一旁待著的金在中眼尖地發現,鄭允浩那傢伙走之前衝他眨了眨眼。

原來他們實習的地點就是這裡啊,鄭允浩那傢伙肯定老早就在嘲笑他像個女人一樣傷春悲秋了……還有朴有天,保准每次看見他都在心裡大笑三次。

分手!絕交!震驚結束後的金在中開始生悶氣。

  

也許是餓久了又憋了一肚子氣,金在中的肚子在此刻吹響了空城號,金在中皺著眉頭連鑽到地底下的心思都有了。

郝兵當然也聽到了,當初知道楊偉名字時穩住了表情的他此刻卻繃不住笑了,他拍拍金在中的肩膀:「不錯啊小子,就今天比其他班高幾倍的訓練強度只有你從頭到尾完成得挺好,還半句抱怨也沒有,穩得住,像個當兵的。閱兵時候每個班都得選個代表領頭,我考量了一下,等這周基礎訓練結束,你就去跟別的教官學學組裝槍械,到時候就由你來表演示範……啊對了,就是剛才那個小夥子,跟你們差不多大,可厲害著呢。」

他說完了看見金在中還有些愣愣的,踢了他一腳:「要說“是,教官!”」

金在中反應過來,跟著學:「是,教官!」

「行了,有氣無力的,吃飯去吧。」

金在中咽了咽口水,道:「剛才那個兵……」

郝兵道:「那是你們班的教官,今天有別的任務,明天就會正式上崗了。」說罷他奇怪地看著金在中:「你想問什麼?」

金在中撓撓頭:「他還教裝槍?感覺很牛的樣子……」

郝兵哈哈大笑:「確實很牛,跟他好好學,人家從小就在部隊裡長大的,軍事素質比不少老兵都過硬。」

金在中一臉血,莫名地……有點驕傲啊。

  

晚上訓練的時候金俊秀總想湊到金在中旁邊來,像是有什麼話要說,不過總也沒找著機會,好不容易訓練完回去路上一下子就撲了上來。

「我去,你幹嘛呢?」

金俊秀吞吞口水:「我下午吃飯的時候見著一個教官長得超級像朴有天,我明天一定要找機會照一張照片發給他,媽呀原來那傢伙臉那麼大眾啊!」

金在中:「……」

六個點的隱含意思是:見過白癡的沒見過這麼白癡的。

  

解散是晚上九點左右,教官規定有一個多小時的活動時間,十點半查房熄燈,有的人訓練累了直接回宿舍睡覺,有的人肚子餓結伴去一公里開外的小賣部買泡麵,一個班就四十幾號人三三兩兩四散開後走在金在中旁邊的就只剩金俊秀了。

兩人停在宿舍樓下,見金在中不動了金俊秀奇怪地問:「走不動了?」

金在中故作泰然:「我想起來我忘帶洗髮水了,去小賣部一趟。」

「我陪你?」

「不用不用,大老遠的,我自己去就行了,反正也不是很累。」

金俊秀一臉哭相:「尼瑪拉仇恨啊,老子腳上都快長泡了你還說不是很累!」

金在中攤了攤手:「為了不給軍嫂隊伍丟臉我一個假期都在鍛煉好嗎,每天都跑步去打工,誰像你一樣就知道天天宅在家裡玩遊戲。」

金俊秀擺擺手,一副不堪回首的模樣轉身進了樓道。

  

左顧右盼了一下,金在中慢悠悠朝樓後面的小樹林踱過去,果然才走進樹林就被人一把拉到了樹跟牆之間的夾角。

沒等看清人,金在中就一腳踹了過去,對方沒認真躲,悶哼了一聲。金在中這才心疼了:「你幹嘛不閃啊,今天剛學的,很疼吧?」

鄭允浩笑眯眯看著他:「不是讓你發發氣嘛。」

聽到這裡金在中沒忍住又「哼」了一聲:「你跟朴有天一直都把我當猴耍呢是吧,看我在那兒難過兮兮的樣子是不是很得意?」

「哪敢啊,」鄭允浩求饒:「不是朴有天那傢伙說給你一個驚喜嘛。」

「喜你妹!」

「我其實昨天就想跟你說的,不過沒找著空,晚飯時間你又沒去食堂……」鄭允浩嘆了口氣:「部隊伙食其實也沒有那麼差,不用第一天就吃零食吧?」

金在中吐吐舌頭:「不是俊秀懶得動嘛,又不怨我……那你怎麼昨天晚上不找我?非得今天我見著你了才過來認錯?」

鄭允浩撲棱了一下金在中的腦袋:「郝連讓我幫忙寫計畫書來著,一晚上都沒睡呢。」

聽他聲音有點委屈,金在中總算是心軟地笑了,不過沒忘記再給他一肘子:「以後要是還敢給我來這種驚嚇,我就休了你!」

「你確定是你休了我?」

金在中怒:「怎麼著你還想先休了我啊?!」

「不敢不敢!」鄭允浩求著饒把金在中背靠著自己收進懷裡,然後輕輕說道:「我的意思是,休夫這種事不好玩兒,這才多久啊你不會就嫌棄我了吧……老婆?」

鄭允浩的“老婆”兩個字吐得很輕,但卻讓金在中耳朵一癢,整張臉都紅透了。

老半天,他才彆彆扭扭回了一句:「鄭允浩,我以前怎麼不知道你這麼不要臉呢,能退貨嗎?」

鄭允浩把他又抱緊了些,呵呵地笑著說:「晚了,貨已售出,概不退換。」

  

兩個人跑到邊上兩個小石凳上坐下,靠在一起聊天。大概是在山區的緣故,空氣比城市好了太多,抬頭的時候透過樹丫還能看見稀疏的星星。

「等去野外拉練的時候我偷偷帶你去看星星,有個地方特別適合欣賞夜空。」

金在中驚喜地問:「真的?」

鄭允浩答:「真的,你去過西藏嗎,小時候我爸帶我和我哥去過珠峰大本營看星星,那種感覺像伸手就能抓到一樣,以後我們一起再去一次吧。不過這裡的也不錯,以前我們訓練的時候就去過,很漂亮。」

金在中不住地點頭:「好啊好啊,我一直就很想去西藏。」

鄭允浩笑著把他的頭髮弄得亂七八糟。

鄭允浩知道,中文系的金在中其實骨子裡還是有些文藝氣息的,喜歡這些浪漫的東西。雖然他並不擅長,可還是想盡力去做這些讓金在中高興的事。

就像這樣偷偷在沒人看見的角落裡靠著聊天,聽他抱怨一下訓練有多辛苦,或者一起坐在山邊看星星看月亮。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