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在中沒像往常一樣叫我起床,桌子上也沒有往日熱騰騰的美味早餐。

他鎖著門,屋裡沒有任何聲音,看來還沒起床。我只得自己做點吃的。

「在中,出來吃飯吧,一起吃吧。」做好飯,我拍著他的房門叫他

在中沒說話,但是屋內細微的聲音告訴我他現在醒著,並沒有在睡覺。

「在中,你出來吧。」平息了一晚上的委屈再次湧上心頭——我最受不了一片真心卻換來別人愛理不理的態度。

「別煩我!」

又是這3個字。我還能說什麼?於是連聲“再見”都沒說就摔門走了。

之後這一天,工作再次受心情影響,我也第一次被組長批評了。

 

** ** **

 

午休時間,心情煩悶,真想找個朋友喝點酒。

死黨有天肯定不行,要是讓他知道我和在中的小冷戰肯定又得勸我倆分手。

俊秀?我沒撮合成他和有天,現在還真不好意思找他聊感情問題,因為沒準倆個愛情失意人喝到抱頭痛哭。絕對不行!

而其朋友呢?東海啊,希澈啊這些哥們已經好久沒聯繫了,還不知道我和在中的事兒,萬一把我當怪物看……….

算了,還是自己悶著吧。於是我在一家小餐廳要了瓶酒。

「不許喝!」在中的聲音突然出現在腦海裡,同時他瞪眼睛的摸樣也宛若出現在眼前。

滿腦子都是你——我的一切煩惱之源,我的在中。

想著我們的冷戰,想著他喜怒無常難以捉摸的性格。還是那種鏡中月水中花的感覺,我觸碰不到,掌握不了。

我一步步退讓,還是不能挽留愛情嗎?

無力的挫敗感,我苦悶的想著他,卻始終沒有想到答案。

 

** ** **

 

5點下班,我路過五福西點買了他愛吃的蛋撻。

掏鑰匙開門前,我把一會兒進門時要對他說的話默默在心裡念了一遍,然後深吸一口氣

「我回來啦!」

回應我的是颱風的叫聲,我發現客廳的現狀和我上班前一樣——桌子上是我早上做的早餐。看來在中一天都沒有吃東西,甚至,沒有走出房門。

颱風衝著那扇緊鎖的門不停地叫著,叫聲令我聽著更心急。這樣的叫聲我聽到過,上次在中生病,颱風也是這樣叫的………

「在中?在中!」使勁拍著房門

屋內死一般的寂靜,靜到讓我再次心慌意亂。我不停的喊著他的名字,被鎖上的房間裡沒有人回應我。我焦急得不顧一切開始撞門,在我以為肩膀肯定撞碎了的時候,房門終於被我撞開了。

我跌進房間,爬起來只看在中側身背對著我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在中!!」我嚇得急忙撲過去搖他。

該死!發燒了。

在中扭頭看著我,即使生病了還是冷冷的推開我

「什麼時候發燒的?」我按住他推開我的手,摸著他的額頭,那不正常的熱度令我心慌。

「滾!」他短促的對我喊著,然後用力喘著氣

「別鬧了!我帶你去醫院。」我抬手想抱著他走

「別碰我!滾!」他似乎要用盡全力拼死一搏般,在我懷裡掙扎著、踢打著

「別鬧了!聽話!你再鬧我就再也不管你了!」我氣惱又心疼,抬手抱著他

「滾!」他依舊用力瘋狂的掙扎著,忙亂中他隨意的抓起枕邊的硬物,無意又似乎故意,狠狠地砸在我的頭上。

一瞬間天旋地轉,疼痛帶來的委屈和氣惱,我放下他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揉著頭摔門而出。

 

** ** **

 

「師傅,麻煩您在這等一下啊。」說完這句話,我重新坐電梯來到在中家。

5分鐘前還在床上死撐著衝我大喊大叫的人現在無力的趴在冰冷的地板上,無聲的哭泣著,颱風圍在他身邊,關切的發出嗚咽的聲音。

「該死!」我衝過去把他抱了起來

「你還回來…來幹什麼?」在我懷裡,他掙扎著

「你能不能不鬧?咱們能不能都不要鬧了!」我更緊的摟著他,心疼得一顫一顫的。

「你不是說不管我了嗎?走啊!走啊!」他推著我,然後哭到哽咽,不停地咳嗽著。

「我是想走!可是為了你我走得了嗎!如果能走我早就走了!偏偏我傻到根本走不開!混蛋!」我罵著他,也罵著自己

「又騙我!你他媽當我…當我是三歲小孩兒…」他劇烈的咳嗽著,趁著咳嗽的間隙艱難的說著

「我哪騙你了?」我聽出,似乎這就是我們這次的冷戰之源。

「你自己知道!」他終於不咳嗽了,等氣了順了,便怨恨的含淚瞪著我「昨晚下班不回來,和女人勾勾搭搭的!」

「什麼和女人勾勾搭搭!這你聽誰說的?」這可是不白之冤!我必須還自己清白

「聽誰說的?你自己心裡有數!」

「什麼有數?我….啊!我昨天是在機場送朋友。」我心想壞了,是不是有天把在中也偷偷叫來了,然後在心裡搜索著昨天和Jeiro貌似沒有什麼見不得的畫面,便半心慌半自信的問他「你都看到了?」

「我看到什麼了?」在中瞪著我「我還用看嗎?昨晚給你打電話,你連電話都不接!還給我裝什麼?」

「電話?」我蒙了

「一個女的接的,說你們在肯德基…….偷偷約會竟然去這麼沒情調的地方!呸!虧你想的出來!」在中原本發燒的臉因為怒氣而更紅了。

這些帶酸味的語句,似乎………..不知不覺間,我之前的委屈和怒火,全都煙消雲散。

「你還有什麼可解釋的!卑鄙!」他氣惱的說

「在中!」我重新大力的摟著他

「死開!」他依舊試圖掙扎,但不敵我的禁錮

「在中,你聽我說。昨天我和幾個朋友去機場送一個朋友出國。你打電話時,我應該被他們使喚著在肯德基前台買東西。」

「撒謊!」

「我沒有騙你。雖然…雖然我送走的,是我的前女友。」我實話實說,然後明顯感覺到懷裡的人愣了一下

「你放心,我和她早就分手了。我昨天只是送她走。」

「你叫我怎麼相信你?」在中不停地顫抖著

「在中,我對你的心意,你真的一點都感覺不到嗎?」我握著他的手真誠的看著他的眼睛

懷裡人安靜了

「你仔細想想,我對你怎樣?感覺不到嗎?你怎麼這麼傻?因為這點事就把自己折磨病了。傻瓜。」

我的胸口被他的淚水浸濕了。

「別哭了,別哭了。」我的手指穿過他的髮輕輕的安慰他

「那你…你剛才幹嘛走開?」折騰了那麼久,他也沒力氣了,附在我胸前喘息著

「你不聽話我總不能由著你吧?我剛才下樓給你找車了,想著你要是不去我就把你扛去醫院。」我吻了吻他滾燙的額頭「咱不鬧了,我抱你下去,咱去醫院。有什麼事兒也得等身體好了再說啊。」

說完我抱著他站了起來

「不許像抱女人一樣抱我。」他燒到有氣無力的,卻還是用了有氣勢的語句命令我。

「好好好,不抱你不抱你,我背著你行吧?」我把他放在床上,然後蹲下身子「上來吧!快點,計程車司機一直在樓下等著咱們呢!」

終於,他乖乖的趴在我的後背上,我背著他站了起來。

「豬八戒背媳婦兒嘍~!」我背著他,雙手托著他的屁屁將身體一晃一晃的,嘴裡哼著那首經典搞笑歌曲。

「噗,死人!」他啞著聲音輕輕的說,終於破涕為笑。

我關上門,掏鑰匙鎖門時突然忍不住咧著嘴扭頭問他

「在中啊,我只是和女生吃個飯你就吃醋吃成這樣,要是…….嘿嘿…」

 

在中沒說什麼,他突然把臉貼在我的後腦勺上,然後“吭哧”一口,狠狠地咬上了我耳朵,於是我疼得“嗷”一嗓子,3層樓的聲控燈全部被我喊亮…………

原來,是豬八戒背泰森= =

 

** ** **

 

掛號、量體溫、驗血、就診。醫生說夏天上火,輸3天液就好了。

萬幸夏天發燒感冒的不多,加上現在是晚上6點,發燒感冒來輸液的也基本早就輸完回家了。所以床位有很多。

現在我們在的病房一共3張並床,只有在中一個輸液的。

「好了,快輸完叫我一聲就行。」值班護士給在中手背上紮完針,就關上病房門了。

「你要是昨晚就問我,把事情解釋清楚,何苦遭這罪。」只有我們兩個人,我著吊瓶裡的液體一滴一滴的流進在中的身體,伸手摸著他的額頭。

「呀!這麼說我發燒還是我的錯嘍?」輸液二十分鐘後,明顯不怎麼燒了,這孩子也精神了。

「我的錯我的錯,我下次無論什麼事兒都告訴你,行吧?」我無奈的笑了笑

在中瞥了我一眼

「以後有事情一定要馬上告訴我好嗎?」我看著在中「還有,這裡要不要找護士給你擦點藥?」我指了指他腿上的兩塊擦傷

我從他家出去給他找車的時候,他以為我走了,很心急很想留下我,但是發燒沒有力氣,所以從床上摔下來了。

想到這點心裡又是甜蜜又是心疼。

「你給我把點滴調快點行嗎?太慢了!這一瓶掛完得多長時間啊!煩死了!」在中叉開話題,指著輸液管上的調節處抱怨著。

「不行,調快了對身體不好。慢慢來吧。」

「無聊死了!」在中悶悶的說

「和我聊天吧,聊什麼都行。」我出主意

「沒意思。這樣!你給我唱歌吧!」他忽然想到一個。

「倒,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唱歌不行!找虐呐!」我汗顏。

「沒事,這才搞笑啊!你想啊,你唱完了,我心晴就好了!啊哈哈哈」他來了精神

「你這是什麼心態啊?」= =||||

「唱吧,唱首我沒聽過的歌!」他興致勃勃的說

「我這五音不全,你聽過的我也能唱成你沒聽過的。」我乾脆破罐子破摔

「啊哈哈!那快點快點!」

「真拿你沒辦法….嗯….」我想著唱什麼,想了會,就開口唱了「就往後退一步,仔細去觀看這世界,沒道理沒原則,絕對真理也不存在。在這紛亂的世代中你永遠都想反嗎?現實中那些理想,不過是理想哦。哦~~~~~哦哦哦哦,我已經在擔心只為了反對而反對。哦~~~~~哦哦哦哦,只能繼續無止盡的漂流著……….」

「停!」在中滾在床上眼淚都流下來了「啊哈哈哈,你這RAP說的,太好了!」

「我這是在唱歌!」我囧

「求你告訴我這是誰的歌啊!我真想聽聽原唱!」他用沒輸液的的手擦著眼淚。

「嗯,好像是韓國的一個很紅的組合,叫什麼“起”,什麼“起”來著?欸,名字就在嘴邊,什麼起了?」我撓著頭回憶著。

「就你唱成這樣,誰還起得來啊!」在中最擅長的,就是像這樣,說我不愛聽得大實話= =||||

「所以我說我還是不要唱歌了。」我撩撩頭髮,尷尬的說

「你過來。」他忽然正色,坐起身子看著我

「嗯?」

「你去拿些藥水來吧,擦擦傷口。」

「哦。」我起身去找護士,不一會兒,就拿來一瓶藥水。「拿來了。」

「你蹲下。」

「哦。」我蹲在在中有點摸不著頭腦。

在中撩起我的劉海,用藥棉給我額頭上抹上了藥水

「這個,嗯…我道歉啦。」一改之前的蠻橫,他柔聲說

「唉!你啊,你怎麼能用手機砸人頭呢?而且還用諾基亞!板磚啊!」我故意逗他

「我當時哪知道,有什麼砸什麼唄!不過你慶幸吧!我床邊沒花瓶。」他紅著臉強詞奪理著。

「好好好,我慶幸。」我看著在中「不過你輕一點哦,挺疼得。」

「哦。」他立刻乖了,藥棉輕輕的擦拭著我額頭上的紅腫。

我看著眼前俊美的容顏,忍不住伸手摸了他的臉。

淪陷在那清澈的眸子中,世界再次一片空白…………

 

** ** **

 

8點多輸完液,我倆出了醫院。

「別叫計程車了,坐公交就行。」他叮囑我

「哦。」於是我和他並肩走向車站。

貼的好近啊!斜眼看著他的側顏,心跳又開始加速了。我猶豫著,最終壯著膽子拉上了他的手。

「疼!疼!」他毫不浪漫的掙開了我的手 「你也不看清楚!我這兒剛輸完液!!!」

「啊,抱歉。」他徹底打破了我想為他構建的粉紅氣氛,於是我尷尬的手腳不知往哪裡擺動。

他看了看我,最後突然用另一隻手握住了我的手

「在中。」我吃驚的宛若被燙到

「我肚子餓了」他彆扭的撅著嘴

「嗯。」我看了看周圍沒什麼人,飛快的在他臉上熟練的MUA了一口,然後樂呵呵的拉著他走向車站。

 

** ** **

 

回家隨便吃了點東西,收拾好碗筷,我洗了個澡,回到屋子看著在中摸著颱風的毛,颱風討好的衝著他哼哼著。

「寶寶,洗澡吧。」我抱起颱風扭頭看著在中

「哦。」他忽然臉紅了

「寶寶,我幫你擦背~」我笑嘻嘻的看著他

「你又想那個了吧?」他臉紅得像熟透的番茄一樣

「呃。」又被這樣一針見血的戳中意圖,我尷尬死了!

唉,和在中在一起,我永遠也猜不到他下一秒要幹什麼,要說什麼,所以每次都不知道該如何回應他。

「那….你等等哦。我洗澡…自己洗…」他低著頭小聲說了這麼一句,然後轉身跑開了。

欸….這麼說………….今晚…………..嗯………….

哦呵呵呵呵……

伴隨著颱風的哀號,我這才發現,懷裡的颱風被我揪下好幾撮毛………

哦呵呵呵呵……

放下颱風,我開始盼著廁所裡淋浴噴頭嘩啦啦流水聲快點停止…….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