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開始,先是放了幾天假——太難得的假期,然後又開始工作,在韓國活動幾個月,然後再排的日本活動。他們要開演唱會了,第一次大家都很緊張。好在跟著的工作人員都是有經驗的,他們跟著做就沒什麼好錯的。在中的腿漸漸的和常人差不多了,他被悶了好幾個月,醫生一說一般跑跳不妨事,立刻就開始四處惹是生非。昌珉算是被他作弄完了,又和有天打打鬧鬧的,允浩一旦有空,他不把允浩折磨得告饒是不肯罷手的。

允浩偏偏就不肯告饒,兩個人在角落裡鬧得經紀人都看不下去,別人更不用說。大家都說這一對現在是誇張了,可別真弄出什麼來。他們聽了只是笑,卻並不放在心上。

這倒也罷了,有天那次說新年假期,真把經紀人說怕了。他在韓國沒家的,俊秀過年要去奶奶家過,他跟著也不方便,就和在中回家順便考駕照。他說允浩打電話給在中簡直照三餐打,興致起來還要加餐——意思是埋怨俊秀不打電話給他,但是經紀人卻一邊聽得臉都白了。看著允浩和在中想埋怨,允浩只是笑,在中更不在意了,別人說什麼,從來對他沒什麼影響。

 

通告排練再通告,他們的生日就這麼一個個過了,允浩都記不清自己到底慶祝了幾次生日。反正在生日接近的時候所有電視臺都會安排個慶生環節,韓國過完了日本過,節目過完了探班的也過,真的在中和他生日那天他們反而沒怎麼慶祝,忙都忙死了,誰有時間上街買禮物啊。允浩倒是那次看到了Tifanny的手鏈滿喜歡,在中也說不錯,他就買了一對兩個人戴。也沒什麼特別的意義,就圖好看,經紀人在一邊臊不耷拉的說恐怕落人口實,允浩乾脆幾個掛牌都卸了,在中留一個圓的,他留一個方的。昌珉旁邊噗哧笑起來,說這豈不是更情侶了,在中說你羡慕就讓允浩給你也買一個。允浩摟著銀行卡說昌珉掙得不比我少,要買自己買。昌珉嗷嗚一聲撲上來,大家又是笑鬧。

演唱會開始的時候大家的父母都來了,能和家人見面,允浩自然特別高興。圍著爸媽說了好久的話,在中和有天也過來打招呼。允浩的媽媽在中以前就見過,爸爸卻是第一次見面。有天最不拘謹的,笑笑的打了招呼,在中卻稍微有點侷促,允浩也有點不大自然,格外小心的看爸媽的臉色,見沒什麼異狀才放下心來。

演唱會上他們都很高興,甚至有點忘形,在中遞個話筒也非得摟著他的肩,其實怎麼遞不能,他非要玩這套。允浩轉頭對著話筒說話,本來還覺得沒什麼,一眼瞥見家人區,心突然虛了起來。伸手拿過話筒說完話抿著唇站著,臉上熱辣辣的燒,站了一會兒又覺得自己僵硬得沒什麼道理,撇轉頭刻意對在中笑。在中咬唇看他,不一會也笑了。允浩又怕這氣氛太親昵,可是他自己先笑的,斷斷沒有反咬在中說在中反應太熱烈的道理。他努力專心當MC調節氣氛,心下隱隱約約覺得自己是亂了陣腳的了。

下場之後,在中把著他的肩說笑話,他一時忘形大笑起來。惹得在休息室裡的家人全看過來,在中看得出好快活,說完又跑到昌珉面前逗他,本來休息室就熱鬧得像過節,現在更吵。允浩讓在中在那鬧自個兒和伴舞說話,說完回頭,一眼瞥見媽媽看著自己,他沖媽媽一笑,在中又撲回來「允呐允呐,昌珉說剛才在臺上你——」

 

爸爸媽媽看了兩場,演唱會結束第二天回去,一家三口吃了個午飯,看得出媽媽挺猶豫的,但是還是問了允浩。

「你這陣子有和女孩子來往嗎?」

允浩慌的要命,期期艾艾了一會,乾脆直接把月伊拿出來當擋箭牌,只說是朋友,格外強調了自己的忙碌,說短時間內怕是沒時間戀愛。爸媽都沒有釋然的樣子,但也都沒有多問。

送別時刻在中正好打了個電話過來問他在哪裡,允浩已是習慣成自然了,也不顧現在在送人,和他軟聲說了許久才掛電話。爸爸倒看不出什麼,媽媽似笑非笑,又有些怔忡,眼神已經游離了出去。他也是怔然,又說幾句,兩老便走了。

允浩站在原地咬唇沉吟片刻,。他倒突然想起了不久前的MKMF音樂節。

 

韓國唱片市場一年年萎縮得厲害,出道單曲和專輯和二輯比起來賣量居然相差無幾,但就是這樣的成績也不能說是不好了。公司那邊也沒有不滿的意思,只是有傳東方神起雖然賺的多,但是花的也是驚人的多。但橫豎他們的分紅不會少,允浩也就一耳進一耳出了。年末總有大大小小的總結會,也總有形形色色的頒獎典禮,他們自然不可不出席,上升時期,一切都是題中應有之意,允浩都快忘了大部分頒獎典禮的情形。總之獎是有的,但論資排輩,要拿大獎,東方神起還是太勉強了一點,出席出席分分豬肉也就是了。

正是因為大家心裡都有底,MKMF上工作人員把允浩找出去讓他準備準備大獎感言的時候他才實在是驚奇了。怎麼說心裡也是高興的,這世上誰不喜歡拿獎啊。他勉強壓抑著回了座位,心裡激動得要命,恨不得揪著成員們就親。可還得勉強忍著,還真挺折磨的。

最後終於是出來了,果然大獎就是他們。大家都激動了,有天哭得厲害,在中也有點流淚的意思,強撐著給有天抹眼淚,也是緩和自己情緒的意思。允浩他是想哭,但是他不願意哭在大家面前,努力忍著說了感言做了anco表演,下臺的時候忍不住了,摟著在中開始擦眼淚,在中默默撐著他,這會子他倒不激動了,平靜堅忍,一個個工作人員鞠躬感謝過去。允浩只是仰著頭擦眼睛,也不知多少心酸多少喜悅,全都湧上心來。

 

那晚自是狂歡,酒會一開始還正經,後來鬧得簡直不成樣子。有天醉了,俊秀兩杯就醉了,昌珉也被強迫灌了幾杯睡著了。在中酒量好也高了,倒是允浩沒喝過量,但也暈乎了。他都不記得大家鬧了玩什麼,反正一群大小夥半醉什麼做不出來。反正鬧到最後他靠在角落裡眯了一會,再醒來就在宿舍床上了。有天在沙發上睡著,昌珉居然趴在電腦前面,俊秀最乖,好好躺在床上,在中卻半歪在床邊。經紀人倒在床下地板上。看來他也是精疲力竭,只把大家都弄回來就都睡著了。

允浩意識還是迷糊的,他想去廁所,走到一半被東西絆倒,那麼大的聲音居然沒一個人動彈,他也不覺得疼,從廁所出來才清醒些。找了張毯子給有天蓋上——他還想把昌珉架回床上,但是手腳發軟,只得也給他一張毯子。還想給在中蓋點什麼,走到在中身邊他也實在站不住了,倒到在中身邊,想著歇一歇歇一歇。抬頭一望,在中眼睛卻是睜著的。

「你——怎麼——醒著啊?」他大著舌頭問。

在中的眼睛黑的不見底,一眨不眨的盯著他。

「我心跳的很。」他耳語般的說,語氣輕軟。「我睡不著。」

允浩也瞅著他,半天笑起來。

「在中。」他就這麼躺著和在中對視,看久了,心怦怦的跳起來。不知道是因為酒精還是因為在中。

拿了大獎,心裡自然是高興的,意氣風發的喜悅,仿佛自己無所不能。可是比起那臺上的千人矚目,他竟覺得被在中一個人這樣看著,也是受用非常。

「在中啊。」他用氣音叫,小小聲的。

「嗯?」在中也用氣音回他。

「我喜歡你。」他伸手摸著這玉白的臉,玉白的雕塑樣的臉。他喜歡在中,從皮相開始,到深的不能再深的地方為止,他看不到喜歡的邊界,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又會在什麼時候結束。他不再能夠控制自己,他害怕過,現在也仍然害怕著,可是這甜美的感覺,讓他還是不能不往下跳。

「嗯。」在中仍然看著他,專注的眼睛黝黑黝黑。他不知道在中在想什麼,他一直都不知道。

「我一直喜歡你。」他覺得他在做夢,否則為什麼他的語氣這麼幽緲。他在兩個人近的相拂的呼吸裡聞到酒精的味道,醉人的香甜。「最喜歡你。」

在中不答話,只是癡癡的看著他,他表白完了自己,心滿意足的望著在中不說話。過了好久好久,在中才說。

「允呐,你一喝酒,臉就紅的真可愛。」

說著這話的在中,冷靜得簡直不像是喝了酒。他豈不是就是這樣,總投入得讓旁人擔心他不能自己。可是一個回頭才發現,其實他要抽身也太簡單。他是情重,然而他與生俱來的那雙翅膀,總讓他更想飛翔。允浩不知道他能不能抓住在中,他想廝守,不要萍聚。

「在中,你喜歡我嗎?」他像個孩子似的執著,非得切切的問。在中卻不答話,打個哈欠閉上眼睛,長長睫毛扇動幾下,是要睡的意思了。允浩也閉上眼,過了一會兒睡不著又睜開,才發現在中又在看他。他以為在中有話要說,便徵詢的看了在中一眼,在中卻搖了搖頭。

「看看你。」他說,「只是想看看我們允浩。」

他想看,肯定讓他看。只要他想,允浩有什麼不依他。他摸不透在中,但總愛得起他。

酒勁上來,允浩真睡著了,睡夢裡好像真一直有人在看他。只是到底酒後,第二天醒來,他倒把這事給忘得一乾二淨了。過了兩個來月突然又想起來,真真是回首如在夢中。他回味著對在中說喜歡的徐緩語氣,又想起媽媽怔然的臉色,一時之間自是心亂如麻。想是看他沒消息,在中又發短信來催,專門為他設的鈴聲十分悅耳,允浩聽來卻別有一番滋味。他想無論如何,就算媽媽和在中兩個人他都摸不透,卻也總都是愛得起的。

 

 

 

 

 

和SBS合作反轉劇的事情之前就有開會討論,允浩還好,他和有天都是拍過戲的人——雖說允浩拍初戀的時候還出糗了,褲子裂了不說,和全慧彬一個吻戲NG了十來次,在中不知哪裡聽來的,把他笑得半死,足足調侃允浩一個星期才放過他。但這總是經驗,在中拍起戲來才是有趣,他是七情上面最不會做作的人,要強著隨劇情去哭去笑,看上去真是說不出的不自然。允浩卻不敢笑他,就怕私底下在中又給他排頭吃。

其他的劇碼倒也罷了,王的男人在中女裝被大家嘲笑得那是厲害了。其實允浩倒覺得好看,在中被笑得追著昌珉打,長長裙子挽起來,反而真有點反串的味道。允浩在一邊笑著看,真是眼神都離不開在中。他也覺得奇怪,再好看的人,看了三年四年也是會膩的,他卻從來都覺得在中怎麼都順眼,要說單單臉長得好,他又覺得不完全是,娛樂圈臉長得好的有的是,全慧彬就長得很漂亮,可是他也不過看了讚嘆兩句就完事了,偏偏也就是在中,不管擰眉吐舌怎麼歪曲自己,他都覺得自然舒服得很。

錄完了節目去上廣播,在車裡有天打電話俊秀睡覺昌珉玩電腦,允浩也拿了手機想打電話,在中卻靠過來問。

「我下午那樣穿真不好看嗎?」

車裡沒開燈,什麼都是暗的,只有昌珉的電腦散發的微光,還有窗外霓虹的一點點色彩。允浩側臉看他,在中又是自信又是疑惑,微嘟的嘴大大的眼,仿佛在說:我怎麼可能不好看?

他咧開嘴暗笑不已,表面卻只是敷衍的點點頭光顧著玩手機。在中不高興了嘟著嘴坐回去,允浩又去沾他,車行一會兒動他一下,在中不耐煩了,啪的拍開他的手說。

「滾開,別煩我。」

允浩放下手機望著他笑起來,把在中拉到自己懷裡耳語道。

「好看,你最好看了。我什麼時候說過你不好看?」

在中還真認真去想,想了一會兒偏頭,又是跋扈又是撒嬌的笑起來。看來對允浩的稱讚,他倒是理所當然得很。

「你都不說我好看了還有救?」他大模大樣的說。

允浩只是瞅著他笑,在中被他看的漸漸的不說話,頭低下去,又飛快的抬起來湊到允浩面前親他一下。允浩反而怔住了,半天才回味上來,才想逗在中。有天卻正好打完電話回頭和在中說話,把他們結結實實的嚇了一跳。他倆都心虛得很,在中特別熱情的和有天說話,允浩靠回去佯裝打盹,有天是叫在中一會兒下了節目去喝酒。在中也心動得很,可是他昨晚剛出去,今天又出去,允浩便有點不大高興了。

 

整個廣播,他都不大和在中交流。自顧自忙自己,倒也看不出多生氣,就是懶得理人。他不抗議,在中樂得當不知道他生氣。上完廣播回家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和有天紮紮呼呼的出去了。俊秀直接回家去,允浩還在洗澡呢,出來宿舍又只有他和昌珉了。

「你要不要去看電影?」他問昌珉。昌珉愣了下嘟囔著什麼功課什麼的,允浩看看時間也11點多,電影院該關門了,便在他們自己買的DVD裡面翻找。昌珉乖巧的湊過來一起挑,挑著挑著冒一句出來。

「還真怕和哥去看電影呢‥‥」

「幹嘛?」允浩先是不解,隨後想起他難得和昌珉單獨看電影,第一次看就半路沖出去還吐了,把昌珉嚇得半死。「又不是次次都那樣。」

昌珉還是嘀嘀咕咕的不知說什麼,他們隨便挑了個片看,劇情甚是無聊,連允浩都看不下去,但癱在沙發上又懶得挑別的,便和昌珉說些閒話。昌珉嗯嗯啊啊的,冷不防又問。

「哥,你真的想拍那個fanfic改編的戲啊。」

允浩愣了一下才想起來那個戲,仿佛叫危險的愛情,居然企劃的是他和在中的禁斷戀情。雖然用反轉結尾來抹去少許尷尬意味,但是略略看看劇情,稍微保守點的人都會臉紅。當時公司也不無疑慮,問了他們幾個的意見。有天和俊秀無可不可的,昌珉覺得好玩,在一邊攛掇在中,在中本人沒什麼看法,似是有點害羞,但也頗覺得有趣。允浩總覺得SBS電視臺特別喜歡玩這套,不是他和有天,就是有天和俊秀,現在輪到他和在中了,要是拒絕反而著跡,再說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也就答應了下來。

「怎麼不拍啊,我們還挑戲拍嗎。」他隨口笑了一句昌珉,昌珉卻認真了。

「你不是和別人拍個吻戲都NG嗎,回來還學給我們看。你不怕這個NG啊,我研究了下,你還要抱著在中哥走呢。」

允浩靜默了一會兒沒有說話,腦海裡浮想聯翩,各種各樣的畫面紛至遝來,在中被他打橫抱著走算什麼,他還抱著光的在中走過來走過去的呢,抱著走又算什麼了,把在中壓在底下為所欲為‥‥

昌珉在一邊不輕不重的說。

「哥,你流口水了。」

 

 

在中回來的時候,極難得允浩還沒睡著。他今天心裡有想法,難免就翻來覆去睡不著,迷迷糊糊的聽到有人進門,就張開眼等著。在中進來拿了衣服出去洗澡,水聲一起他就起床了。臨出門際昌珉幽幽的在枕上叮囑。

「把門合攏啊。」

允浩又尷尬一下,反手合攏門快快跑進浴室。有天正在客廳看電視,一看他出來直接表情從輕鬆變曖昧,招手嬌呼哥你幹嘛。允浩對他短促的微笑一下,愉快合攏浴室門,還落了兩道鎖,隔著門大聲回答。

「我上廁所。」

在中在浴簾裡大笑起來,允浩刷一把拉開浴簾。在中果然喝高了,臉還是紅的,在水氣下沖他豔豔的笑。

「你笑什麼?」允浩也被他招笑了,一邊把自己身上的衣物往下剝一邊輕柔的問。在中明顯是醉了,被他這麼一問立馬不笑了,神氣又嚴肅起來,伸手去拿沐浴乳往自己身上抹,滿不在乎的瞟了他一眼,哼聲道。

「今天不做。」

說一不二的堅定語氣,本來他們之間也是他說了算數的時間多一些,允浩心疼他第二天工作辛苦,一般也都依著在中,很少用強。可今天他剛自個兒想入非非,一晚上都被折磨的睡不過去,只是想著在中,又恨他不陪自己出去喝酒,因此本來會讓允浩撒嬌的拒絕,今天卻被圓滑的化解了。

「不做,不做就不做。我和你一起洗個澡行不行?」

「不行,你走開。」

「在中你欺負我。」

「哈哈哈哈——」

在中放縱的狂笑很快轉了調,細細低下去,又陡然高起來,中間夾著不少不知誰的嘟囔和喉間發出的滿意呻吟,也不知過了多久,在中突然大叫。

「哎呀,你騙人,又不帶套就進來——」

允浩趕緊拿嘴堵上怕吵著昌珉和沒洗澡在外面憋悶的有天,抽送幾下在中身子又軟了,癱在他懷裡任他擺佈。舌頭頂的是軟綿滑舌,手臂摟的是玉白胸膛,身上壓的是一整個活色生香的大美人,允浩簡直巴不得時間就凝固在這一刻。在中倒在他胸前,也不知是酒勁還是什麼,眼神朦朧得特別可愛,隨著他進進出出呻吟扭頭。他一向都是害羞,這次特別大膽,追著允浩要親。允浩無奈得很,只得賞他一個痛快,親的在中渾身發抖聲音悶在喉嚨裡也發抖,兩個人一起倒在浴缸裡喘氣,在中扇著睫毛嘟嘴打呵欠,允浩摟著他,滿足得一根手指也不想再動彈。

 

過了好一會,允浩覺得冷了,起身推在中。在中居然已經迷糊過去了,渾渾噩噩的揉著眼被他拉起來草草清潔,掛在允浩胸前往外走。有天估計酒喝多了,他們一出來就惡狼般撲進浴室關門落鎖。允浩略微歉疚,摟在中進房安頓他躺下,正躊躇是和在中擠還是回去睡,在中已拉了他的袖子好幾下。他就勢躺下,在中居中,他就纏著在中,雙手雙腳全賴他身上,把在中密切的困在自己身邊。在中輕笑一下。

「愛粘人。」他酒看來運動一番也醒了,語氣正常起來。允浩只是憨笑,磨蹭在中脖子幾下不想說話。在中也睏,打了個呵欠不經意的問。「伯母昨天打電話說什麼?」

允浩過了兩秒才回答。

「沒什麼啊,就身體,休息,身體,休息。」

在中也不說話了,沉默了一陣,允浩嘆口氣。

「你天耳通?怎麼知道我媽問我什麼?」媽媽是問了他和那林月伊關係怎樣,但在中如何知道的?

在中語氣很僵的說。

「直覺。」

「你女人啊,直覺。」允浩笑起來又蹭蹭他,決定把此事糊弄過去。「好了,睡覺。」

在中便不再吭聲,允浩卻怎麼也睡不著了。

 

夜晚很安靜,有天洗完澡進來倒在床上,過一分鐘不到就開始微微打鼾。他懷裡的在中依然柔軟溫暖,可是他怎麼覺得氣氛這麼寒冷。

「你想怎樣,」他受不了推在中。「你說,你說了,我怎麼可能不答應你。」

在中一扭頭。

「我睡著了。」語氣卻是掩不住的得意,得意後面,還略略有些酸楚。

允浩捅捅他的腰,在中黑暗裡拋一個白眼過來,按著他的手翻身和他臉對臉。就著外面的微光看,他的眼睛簡直深邃得可以把人吸進去。

「我要你‥‥」看得出是高興的,允浩還以為他又要興沖沖的出一堆難題讓他撒嬌化解,可在中鼻尖頂著他的鼻尖,“你”字才出口,嘴巴還是張著的,突然又沒了下文。他等了一會,在中也不說話,那口氣哽在喉嚨裡沒看他吐出來,允浩也急得很。在中卻只是看著他,半天才搖了搖頭,湊過來在他唇邊印一下,又想翻身。

允浩扳著他不讓他翻過去,也不說話,就等在中開口。在中看來也是猶豫,垂眸沉默了好一會,才慢慢說。

「你‥‥真的都答應我?」

允浩把他按到自己胸前,在中卻偏偏還要在他胸前抬頭看他,允浩低頭看他,鼻尖頂著他的鼻尖。他心中也不知繞了多少個圈,打了多少下退堂鼓。他也不是全無猶豫,可到底說了出來。

「是你就可以。」

在中眼睛一亮,旋即又黯了下來。

「騙我的吧,你老騙我。」他想低頭,允浩又不讓。床小,他們抱得緊,允浩捏著他的下巴,一點點往下低頭,略有點乾的唇一寸寸的移,總算碰到了同伴。

又酸又甜,又冷又熱的一個吻。

允浩稍稍抬頭喘息,在中也蹭到枕頭上。兩人十指交纏,在枕上對視,說不出的寧洽溫馨。允浩等了一會,忍不住催促。

「你怎麼不說啊?」

在中咬唇看他,神色卻自滿足漸漸轉成猶豫,過了好一會才道。

「允,你讓我再想想。」

允浩的笑容僵住了。

要是第一次,也許會忍不住摔東西踢牆打人,好在他最近對於處理這樣的情緒,已經很是熟練。更何況這也沒什麼不公平的,去年此時,在中也正為了他喜怒無常。只是他仍然不可避免的感到難過,他的心也是肉做的,被刺到不可能不疼。

在中往他的懷裡鑽,允浩不再說話,摟著他閉上眼,很快的,無夢的睡眠好像一塊大黑布一樣壓下來。

 

 

 

 

危險的愛情——允浩懷疑只是為了嘲笑他和在中而籌拍的反轉劇幾乎是他所遇到NG最多的一個劇碼,怎麼都能NG,他也好在中也好,連拍照完了走到桌邊坐下,都能因為和攝影機的角度不對而NG上三四次。更別提那些稍微曖昧的鏡頭了,在中想笑,他何嘗不想笑,可惜工作人員更想笑並且更愛笑,就連在一邊看著拍攝的成員們,也一個個競相捧腹。這或多或少讓他和在中更加尷尬,但某種程度上也削弱了他們的緊張。允浩一再聲明不要大家都興致勃勃的看著他們,這樣只會讓表演投入得更難,對此昌珉頗有微詞。

「無視不就可以了,一如經常對我們那樣‥‥」他嘀嘀咕咕的,允浩差點沒把麵包往他身上噴。

「是你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無視我們好吧?」他咀嚼著麵包,拍攝工作算是十分的緊湊,現在大家又得分頭奔赴攝影棚了。昌珉也有外景要出,只是抽空過來探班,沒功夫鬥嘴,匆匆對允浩做個鬼臉就走了。在中之前不知道竄到那裡和朋友說話,現在又活潑的竄回來。

「我們可以開始了?」

導演竊笑數聲,表示差不多可以開始了,但是讓他倆先對對戲,好讓別的工作人員再準備準備。

在中沒什麼意見,允浩看著劇本,心想這個單手回環公主抱要真發生了不定在中得摔哪去,也就是劇本裡寫寫了。他站起身和在中排練了幾次,都以他過早把在中毫無美感的揪起作結。別人都笑了,允浩有點臉紅,期期艾艾的辯解。

「那不是我抓不住他嘛,摔了怎麼辦啊?」

在中在一邊又是好笑又是高興,看著他一笑,輕聲說。

「摔也摔不死,擔心什麼。」

允浩訕訕的,想和在中說點私話呢,周圍又都是人。就這麼尷尷尬尬的排練了一會兒,導演說開拍也是NG,允浩你心狠點,等一會再撈在中行不行?

允浩被說得臉紅過耳,喃喃了幾句回去繼續排練幾次,開拍了。他和在中在導演的命令下正大光明的互相接觸,一次次的擁抱一次次的skinship,他打橫抱著在中亂走啦,兩個人在電話亭欲語還休等等,允浩自忖他比起在中這個演戲新手還是表現得好多了。在中老笑場,他NG了也笑,可一喊開拍頓時深情款款,就是心裡覺得太不協調——他和在中這麼親密,確實日常也發生過,因此要當drama表演出來,允浩還真有點真假難分的意思了。

 

「現在知道害羞了?」回去的路上,經紀人一邊開車一邊望著後照鏡笑他們。「以前爸爸媽媽的說著就不害羞,現在突然這麼靦腆,你們不覺得晚了嗎。」

「哥你去和在中演好了。」允浩沒好氣。「你試試你害羞不,那麼多人看著,老大一個攝像頭就在身子下面,你得靠的他近近的,差一點就親到。你不害臊啊?」

在中被他說得面紅過耳,上來捂他的嘴。兩人順勢在後座打鬧起來,經紀人揚聲笑說。

「你們這都不害臊了,親一下又怎樣。」

在中氣喘吁吁壓著允浩撓癢,允浩大笑,哪還顧得上經紀人。兩個人鬧了好一會兒,允浩又纏著在中玩遊戲。DIBIDIBIDI,他一向是贏的,在中和他玩遊戲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總是輸。允浩這方面傻得很,贏了就開心,輸了就賴著還要再玩。看在中不甘心,他更開心,沖在中眨眨眼揚揚頭,在中便很寵溺的望著他笑。

允浩正是得意,又被他這麼一看,心情大好,也不管經紀人,摟著在中便道。

「在中啊。」模仿之前NG多次的鏡頭,把在中手放自己胸前,「這裡面,有你。」

經紀人方向盤差點就沒打歪。在中白他一眼,有點小得意又有點小害羞的說。

「我當然知道。」

經紀人狂呼肉麻,這才喚醒他們的廉恥心。兩個人又躲到經紀人看不見的角落唧唧呱呱大說特說,總之是有點惹人嫌的開心法。允浩猜經紀人回去得和他們抱怨,不過他也控制不了自己。反正和在中在一起,除了某些特定的時刻都很快樂。

 

某些特定的時刻裡,他也並不覺得特別傷感。感情總有這個階段,他感到他在緩慢的成長著,在這樣日常瑣碎的快樂和心痛裡。他不再留戀,因此更加珍惜,他知道這樣的時段總會過去,不管在中再怎麼不願意作出承諾,也不管他再怎麼看不清以後,他們依然是要離開這樣的關係的,雖然美好,但是卻無法長久。

允浩有時候也會覺得害怕,他和在中無論如何是再也作不回朋友了,發生過這樣的關係還想退回去,只是騙自己。可是要再和在中走下去,不管是在中還是他,他都沒有太大的信心。他和在中始終不過20歲,他不敢說一生,又不願承認也許這只是一時。他真的想永遠和在中這樣下去,他生平第一次用這樣徐緩的方式品味這樣迫切焦渴的衝動,從睜眼到安眠,大笑也好沉默也好,這樣的渴望始終繚繞思緒一角。他想和在中在一起,只是想和在中在一起。

而在中呢,在中又是怎麼想。難道在中背負著他這樣焦急的饑渴,卻還是一無所知的生活嗎?

允浩知道不是的,在中一定也有感覺。可是在中會怎麼看待這件事情,做出什麼樣的抉擇,他實在無法預料。他和在中好像閉著眼行走在一面牆的兩側,隔著那堵會呼吸的牆,他摸索著,感受著溫暖和冷風,他不知道在中和他走的是不是一個方向。他只能做好自己,用盡全力去愛。

 

『喜歡你。』偶然在激情過後,在中會這麼夢囈的說,激起他純男性的滿足和喜悅,讓他忍不住一再追吻故意避開的唇,換來在中更情不自禁的微笑。在中翻身把他攬在懷裡讓他好好睡覺,他在在中懷裡偷偷咬在中,在中和他撒嬌。在這樣的時刻他可以稍微感受到在中的心,可以把握到一點點在中的愛。他很饑渴,他不足夠,他想要更多的在中。

在中卻只是一味的笑,一味的逃。允浩逼也逼不緊、鎖也鎖不牢,只得眼睜睜的看著在中滑溜的在他身邊打轉,他不是不氣,但看著在中那高興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樣子,又心軟下來,又想寵著在中,難得在中這麼高興,這麼享受他的無措,那就繼續無措給在中看,也並無不可。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