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親子教育那點小(大)事】

小千不喜歡去學校,這個秘密她沒有告訴別人,這陣子在中好像很多煩惱,她不想讓在中更加不開心,所以每天還是裝出很高興的樣子,讓多多送她去學校。今天也一樣,跟還打著呵欠的多多揮手道別之後,眉頭又不知不覺地皺起來了,回到自己座位靜靜坐著,跟本不想講話。

學校真是個討厭的地方,那些小朋友都不跟她玩,還喜歡欺負人,為什麼不能在家玩就好?為什麼要來學校,沒有朋友,一點都不開心。

每天最期待的,就是放學鈴聲,但今天有點不一樣,她被老師罰留堂了,因為她動手打了一個很討厭的男同學。那個討厭鬼到現在還在哭,討厭鬼的媽媽是個化著大濃妝的胖阿姨,一直在嘰裡呱啦地說著話,這樣什麼時候才能回家?

小千想著,又喪氣地垂下頭。

年輕的女老師賠著笑,她當老師不過幾年,倒也曉得,每個班總少不了這種喜歡小題大做的家長,倒楣的是碰巧這次的家長是當地有名的富商太太,講話的時候就像在用鼻孔看人。

婦人挑著眉,一副討不到說法不甘休的樣子說,「不行,這怎麼能讓老師幫忙道歉就算了事?說什麼也得喊她父母過來!」

女老師笑著說,「太太你先別激動,其實小孩子打打鬧鬧是正常的,這種小事也沒必要通知父母對不對?」

「小事?這丫頭打我兒子還是小事?叫你們校長出來跟我談,不是想讓孩子他爸幫忙出點錢,改善學校設備嗎?這事不給我個滿意答案,我怎麼安心讓我兒子在你們學校念下去?這樣還改善設備做什麼?」

老師臉上笑著,心裡經不住吐槽了起來,也不看看是誰想要炫富主動提起改善設備,她這搶出風頭的心思就算是傻子都看得出來,現在倒說得別人求她似的。

 

「改善學校設備這麼有意義的事,這位太太要是有猶豫,不妨讓給我?」

忽然一道沉穩的男音傳來,濃妝婦人回頭一看,是西裝筆挺的年輕男人,長得倒是不錯,就是臉生得很,「你又是個誰?」

「您好,我是小千的爸爸。」男人說著,上前把小千抱了起來。

一直看著眼前這個自稱是她爸爸的人,小千還沒弄清楚是什麼事,只覺得肯定在哪裡見過。不到一會兒就想起來了,這個很帥的大哥哥,不就是在中的男朋友嗎?然後笑了,接著居高臨下地,衝那哭得眼淚鼻涕一起流的討厭鬼做了得瑟的表情。

而這正好,又被討厭鬼的胖媽媽看見了,於是又接著說,「先生,你得好好管教你女兒啊,小小年紀就動手動腳的以後還得了?我也不是要跟個小孩子計較,可小時候不教,長大就難改了!」

老師聽了有些尷尬,不知道該不該開口調和,卻不料鄭允浩絲毫沒有表現出不悅,反而對著婦人道,「您說得對,孩子是該好好教育,既然您大人有大量,不跟孩子計較,那麼我想先把孩子帶回家了,告辭。」

語畢,鄭允浩向老師禮貌地點了點頭,然後轉身,從表情到舉止無一不得體,婦人氣的差點要跺腳,年輕女老師早就看呆了,如果不是學生家長,該有多好?那種恰到好處的口吻,那不卑不亢卻又分明讓人覺得他沒有將你放在眼裡的態度,再加上那出類拔萃的身高外形,實在讓人忍不住多注意他幾眼。

  

學校門口,鄭允浩的車引來不少矚目,打開車門,小千卻慪氣站在門前不上車,鄭允浩從來沒接觸過小孩,也不知道該如何溝通,想了一會之後,語氣已經儘量放輕說,「不回家?」

「我要多多!你不是我爸爸!」

本來吧,忽然出現了個爸爸,小千是挺高興的,可剛剛鄭允浩說孩子是該好好教育,讓她大失所望,原來還是沒有人幫自己!

鄭允浩臉上的表情沒變,小孩很難應付他是知道的,但溝通跟教育都需要時間的實踐來獲取經驗,顯然在眼下這個狀況是不可能讓他有這種機會了,而他現在確定的是,得讓小千覺得自己是現在她這邊的,於是蹲下看著孩子說,「小千,動手打人的確是你不對。」

「他該打!」小千眼裡都是氣憤。

「所以你就當著老師同學的面打人了?」

「哼!」氣呼呼地,別過臉。

「要對付自己的敵人,就絕不能給自己添麻煩,懂嗎?」

聽到這句話,小千的臉慢慢轉回去看著他,表情開始變得疑惑,「不懂!」

「以後他再惹你生氣,你就等旁邊沒人的時候再打。」

小千想了一下,接著眼前一亮,似乎已經把剛剛心中的不滿全忘了,「好!下次就這麼辦!」

鄭允浩笑了笑,「現在能回家了?」

「嗯!等多多來了一起回家!」

「平時都是多多接你的?」鄭允浩問。

「嗯!她接我回在中的店,上學也是她帶我來的,在中說自己是大明星,不能抛頭露面!」

鄭允浩笑了,一是這幾歲大的丫頭居然直呼金在中的名字,二是那傢伙居然找這麼可愛的理由推卸了接送的重任,「今天多多可能有事耽擱了,我們先回去,她要是不在店裡等你,我再出來找她好不好?」

「好吧!」說完想了想,又問,「大哥哥,你真的要做我爸爸嗎?」

「你不喜歡?」

小千立馬用力搖頭否認,「我喜歡!爸爸!」說完又不好意思地傻笑了下,「所以我現在有兩個爸爸了,真好!雖然在中他不讓我喊他爸爸!」

「哦?他怎麼說的?」

「他說他還年輕,讓我喊他哥哥,可我不喜歡喊他哥哥!爸爸,你為什麼會知道我的學校?在中他知道你來了嗎?」

鄭允浩聽著就笑了,這一大一小還真有趣,「爸爸之前忙著工作,現在忙完了,所以來找你們了,在中還不知道我來了。」

「哇!那我們給他一個意外驚喜!他最近都好像不開心,爸爸回來了他肯定會開心的,爸爸,我帶你去我們的店裡找他!」

「嗯。」鄭允浩來之前早就把金在中現在的住址,咖啡店,還有小千的學校瞭解的一清二楚,但既然孩子說要帶路,自然不能掃興。

  

父女倆回到咖啡店,小千在車上一直說個不停,到下了車還是高興得停不下來,興奮地跑著進店裡,鄭允浩緊跟其後,其實一進門就看見坐在另一旁的金在中,那人也好像瞬間回神一樣盯著他,結果還沒打招呼,就聽見店員分外積極的聲音說道,「歡迎光臨!要喝點什麼?」

多多眼睛都發亮了,金在中就作勢要抽她腦袋,「多多小姐你的人性離家出走了嗎,看見男人就找不著北了,敢不敢關心一下我女兒怎麼回來的?」

多多沒理會他之餘,鄭允浩也只是指了指金在中,作為回應多多的詢問,結果那丫頭就洩氣了,「那是我們老闆,不賣的。」

當時金影帝已經在心底把這丫頭揍了十幾遍,但放在鄭老闆這個更讓他恨得牙癢癢的人面前,他決定先不把這想法付諸行動。鄭老闆出現在他眼前的第一瞬間,他的想法是:我操,總算捨得出現了!

第二瞬間是:不能表現得太期待,那樣太掉價!

結果,鄭老闆還是很任性地把他的反應定義為鬧脾氣,把人帶到邊上“哄”去了,這個“哄”法倒也獨特,都不帶解釋說他為什麼這麼久不來找,而是一來就把人吻得快缺氧,正想發火就塞來一句“我想你”,金影帝沒骨氣啊,聽了之後臉熱的快炸了,明明瞪大的雙眼都好像瞎了一樣看不清楚了,還有些頭暈。

其實金影帝是有些抱怨的,鄭老闆是什麼辦事能力?要找個人有多難,居然還讓他等這麼久才找來。一聲不吭就走了有錯嗎?好吧,其實他也知道做得不太厚道,丟下爛攤子就走,鄭老闆那麼喜歡掌控全域的人,肯定會氣瘋了,但他也只是想徹底地跟那麼混亂的環境斷絕關係,他有自己的想法,如果事前跟鄭老闆商量,絕對會有不一樣的選擇,會安排得完美無缺,可就越發像鄭老闆包養的小明星了!他是小明星嗎?他可是堂堂金影帝好嗎!

鄭老闆怎麼就不下跪認個錯,他也好下臺階是不是?

 

下跪沒等到,倒是被吻得夠本之後,隨著鄭老闆回到店裡,看著小千輕易被鄭老闆收服,心裡就覺得太不爽,女兒果然都是留不住的,暗自垂淚啊!

然後一起聽著小千有聲有色地,說著今天怎麼打了班上的同學,又聽見小千嘴裡複述的“以後他再惹你生氣,你就等旁邊沒人的時候再打”,金影帝就有些火了,對著鄭老闆說,「你怎麼教孩子的?」

多多也在旁聽,連忙點頭,金影帝看著小千,就特別認真,「小千,你是女孩子啊!」

多多繼續點頭認同。

金影帝繼續耐心教導,「所以就算是在旁邊沒人的時候打,打完之後你也要哭著去跟老師說有人打你,知道嗎?」

瞬間,多多的三觀裂了。

小千受教了。

鄭老闆在一旁認可地點著頭。

所以,就這兩個人的思想教孩子,真的沒關係嗎?

 

 

 

 

 

 

 

番外二【換車那點小事】

自從鄭老闆直接在這邊住下,咖啡廳的生意就一天比一天好,附近一家電影院準備開業的樣子,帶動一下客流也是不錯的。說到這小地方,雖然比不上市中心,但有錢人還是挺多。當一群人有錢花,卻又不知道怎麼花,或者沒有地方花的時候,要賺錢最容易,金影帝想,如果他有錢投資的話,電影院自然不用多說,先來建個商城,再來娛樂會所,到時候掌管這一個地區的經濟命脈多好?錢從來不是問題,問題是沒錢。

看著手上那只鉑金戒指,沒錯,一個月之前,在那場“以為鄭老闆要結婚,誰知道原來物件是自己”的所謂婚禮上,鄭老闆給他套上的,現在每天看著,眼睛裡就會自動出現金額,這戒指值多少錢?夠給多多幾個月的工錢?

才琢磨得入神,就聽見咖啡廳的某處傳來一陣陣少女花癡一樣的笑聲,金影帝一直趴在角落,抬頭看過去,順著少女們的視線‥‥噢,果然又是鄭老闆這貨,光坐著都能勾引無知少女,轉行當男公關的話肯定很吃香。行吧行吧,好男人都有男朋友的,你們也只能花癡地笑了。

撇了撇嘴繼續研究戒指,手指在電腦上敲來敲去,營業額明明上去了,怎麼人還這麼煩燥?嘖嘖,呆在小地方久了,差點連自己是誰都忘了,堂堂金影帝,以前一部電影片酬少說幾百萬,現在增長個幾百塊的錢算個屁,越想越心酸,就又不自覺地看向鄭老闆發愁。

鄭老闆怎麼就那麼看不開,辭什麼工,他們可以來個暗渡陳倉啊,又不是沒試過,還騙他說他的錢不是全都從盛宇來的,說的比唱的好聽,錢呢,在哪?一個睡不起小情兒的老闆不是好老闆,再說,現在鄭老闆每天呆在他的咖啡廳裡,白吃白喝,風水輪流轉這話看起來聽風光,可他只不過是個小老闆而已,包養不起大老闆的,到底要怎樣做才能讓鄭老闆恢復以前自強不息的生活?

  

多多剛收拾了桌子從他旁邊走過,被他一把抓住,「你說,養家是不是應該大家一起賺錢?」

「哪裡!將來我老公絕對要養活我,而且隨便花,這樣才是本事!」

金影帝皺眉,「誰管你老公養不養你,我是說鄭老闆,你說他天天無所事事的,就待在店裡玩玩電腦,說的過去嗎?」

多多冷笑一聲,「呵呵!老闆你這是在刺激草根小市民嗎,咖啡廳旁邊就停了少說二十幾套房,有錢還哭窮什麼的最討厭了。」

「瞎扯,哪來二十幾套房,紙紮的啊?」

多多怒了,「我靠,老闆你不知道?你男人開的那跑車,值三千多萬!這不是十幾二十套房的錢是啥?」

金影帝一愣,「別調皮,開這種玩笑我會笑哭的。」

「誰跟你開玩笑,我故意上網查的!」

金影帝突然靜下來瞅了多多一眼,然後心裡暗罵,好個鄭老闆,飯都快吃不起了還開這麼貴的車,過慣了好日子就是不懂低調。又一想,你妹的!三千多萬的跑車每天就停在咖啡廳旁邊不是等於說“我很有錢快來劫我”嗎,心絞痛之餘差點腦溢血了。

多多在一旁看著他臉上那變換得出神入化的表情,最後被他一盯,嚇得一震,好像頓時連那一桌花癡少女的聲音都聽不清了,只聽金影帝說道,「過去跟那桌無知少女說,別再嘻嘻哈哈的,那個名草已經有主了。」

多多搖頭,「小老闆,你以為有幾個人過來是真的為了咖啡?還不是大老闆天天坐在那個位置打電腦吸引的客人,你確定要把這個殘酷的事實告訴她們嗎?」

說到這個稱呼問題,金影帝又差點恨碎一口牙,什麼叫大老闆小老闆?這店鄭允浩出過錢嗎?什麼好事都給他佔盡了,這口氣真難咽,「她們都不看娛樂新聞的嗎?她們不知道坐在那邊的是盛宇的鄭允浩嗎?她們不知道鄭允浩不喜歡女人嗎?她們不知道鄭允浩向金影帝求婚了嗎?」

金影帝說的可大聲,多多都有點覺得丟人,瞥了下那邊的少女們,果然都在看著他,「嗯‥‥現在應該就知道了。」

  

怎麼感覺吼完之後沒爽到,反而覺得自己傻缺了?一瞧鄭老闆不知何時從電腦轉移到他身上的目光,嘴角還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金影帝確定,自己又傻缺了。過了一會兒,鄭老闆收起電腦,走過來了,看著他鬼畫符一樣的帳本,問了一句,「在幹什麼?」

「老闆別鬧,拿著帳本當然是算帳啊,難道寫情書嗎?」

「你要用帳本給我寫的話,我也不介意。」

鄭老闆這話他當作沒聽見,咧著嘴笑說,「老闆,咱們商量個事成嗎?」

「你說。」鄭允浩笑了,手很自然地伸過去,手指在金在中臉頰上輕輕蹭了幾下。

金影帝一邊抓住鄭老闆逗貓似的手,一邊說,「你能不能換一輛車開開?」

「嗯,車庫裡還有別的。」

金影帝一聽,臉都垮了,鄭老闆那車庫,最便宜的都上百萬,可是車庫不是在那遙遠的城市?他都不在盛宇了,還有錢留著那邊的豪宅?剛才是不是應該跟鄭老闆說“你能不能把車折現”才對?「不是這樣的!老闆你聽說過錢財不可露眼沒?」說完想了想,還是不對,「我是說,你都成無業遊民了,是不是應該把它送給能養它的人?」

鄭老闆聽完,若有所思,就在金影帝以為能成事的時候,鄭老闆忽然笑了一下,結果低頭就在他唇上親了一下,「過幾天去看電影嗎?」

「哦,好啊,那家電影院這麼快開業了?」問完,鄭老闆點點頭,金影帝還在心裡想著“還真有速度啊”,轉頭才想起居然那麼輕易被鄭老闆轉移話題了,「老闆,換車‥‥」

「行,聽你的。」

  

結果兩天後,鄭老闆換了一輛法拉利,金影帝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太好了。

 

 

 

 

 

 

番外三【老闆,始終是老闆】

金影帝剛掛上電話,拖著腳步走到鄭老闆坐著的長沙發上趴下,伸出手指一點點把鄭老闆的筆記型電腦蓋起來,推到一邊,然後直接翻過身,頭枕著鄭老闆的大腿躺著,「老闆,完蛋了!」

被打斷思維的人一點也不生氣,反而微微勾起嘴角摸了摸金在中的臉,「誰完蛋了?」

「我們完蛋了,剛才房東說下個月不用交租了。」

鄭老闆說,「不好嗎?」

金影帝睨著他,語氣毫無起伏,「好啊,真是太棒了,我們很快就無家可歸了喲。」

「你就這麼喜歡這裡?」鄭老闆問。

「倒也沒有,只是這房子看著夠氣派啊,配得上我的身份。」

鄭老闆卻很自然地分析起來,「雖然是別墅區,但是從房子的年曆老化,還有坐向,甚至交通來說,它的租金都不值這個價,還有,停車很不方便。」

金影帝心裡已經愁得狠,這都怪誰,想當初他除了好好活著,哪樣事情不是鄭老闆一手包辦的,哪知道租房子是什麼價位,還考慮那麼多,開玩笑呢,「你每天對著電腦就是用來記錄吐槽的對不對‥‥」

「換套房子吧,直接買下來比較好。」

鄭老闆的語氣就像在說“買棵菜吧”,金影帝嘖嘖了兩聲,「誰不知道直接買了好,可買了之後哪有錢吃飯,我都不忍心帶你去探望我的銀行存款了,它每天在哭,哭得我心都碎了!」

鄭老闆又笑了,「一套房子而已,我還是賣得起的。」

「嗯,你買,房產歸誰?」

「歸你。」

「老闆英明!擇日不如撞日,明天就去怎麼樣?」

「明天還是留著陪我吧,房子已經買了,本來打算裝修完再告訴你的。」

金影帝花了三秒鐘消化這句話,最後咧嘴一笑,勾住鄭老闆的脖子,在他臉上啾了一口,然後非常靈活地爬起身來,丟下一句「我去洗澡」就閃得無影無蹤,結果他在浴室心情愉悅地哼著小曲洗澡的時候,鄭老闆進去了,過了一會兒,小曲停了,又過了一會兒,變成了一些悶悶的‥‥細碎的聲音‥‥

  

第二天,金影帝出門的時候,一路揉著腰,一路打著哈欠,並且一路不忘仇視鄭老闆,但想著房子沒到手,還是生生咽下了這口氣,半推半就地被鄭老闆帶去看電影了。

「老闆你說現在的人是有多薄情,好歹我當初也遍地腦殘粉,為了我去殺人都肯,怎麼我才歸隱,她們就不來找我了?」

「還是說她們知道你跟我的關係之後心灰意冷?這就是所謂的真愛嗎?」

「要是她們有良心的話,每天來一批光顧我們店,日子也好過了,還是說她們跟本不知道我去了哪裡?要不我自己上網透露自己的行蹤?」

「以前都是遠距離大螢幕上見,現在是近距離接觸,肯定不少人來吧?」

「老闆你還沒告訴我今天來看什麼電影呢!」

金影帝是個勇於表達自己的好青年,所以就算他一路開啟了話癆模式,卻沒得到鄭老闆一句正面回應,他也還是堅持自我的思想中心,把內心的想法全部說出來了,至於鄭老闆在幹什麼?自然沒有無視他,而是金影帝這傢伙,走起路來,天王老子都沒他氣派。

出門的時候還說腰要斷了,結果到了路上就像隻螃蟹,橫著走,不管迎面還是旁邊有人跟他要撞上,反正不讓路,要不是臉長得好看,衣服穿得得體,光是陰天 還帶著個墨鏡和那狂拽的行徑,還真有幾分村霸的氣息。鄭老闆就是一路護航,被他撞上的,鄭老闆就道歉,差點撞上的,鄭老闆就摟著避開,當事人卻完全不覺得有問題。

  

他們來的也是時候,電影院剛剪完彩,這鎮上第一家電影院吧,怪隆重的,湊熱鬧的人很多,周遭也就一兩家淳樸的小餐館,這下擠滿了人,金影帝不高興了, 見習慣了人潮湧動的場面,但從前這些人潮都是衝他來的,現在成了人潮中的一員,感覺不太好,雖然他們還只是在人潮的最週邊‥‥

鄭允浩這邊才準備提醒他小心撞到人,結果還沒開口,一聲殺豬一樣的尖叫響起,金影帝捂住耳朵回頭一看,是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肥胖貴婦,再低頭一看,自己剛才踩到她的腳了,於是問鄭允浩,「老闆,我有那麼重嗎?」

鄭老闆淡定的語氣中依舊透露著寵溺,「太瘦了,得多長點肉。」

金影帝點頭,對嘛,他還沒修煉出一腳把人踩瘸了的技能,況且被踩的這位體脂肪應該挺厚,「不好意思。」

貴婦人低頭欲哭無淚了一陣,抬頭衝著金在中就吼,「這是XXX新一季限量的!全世界只有二十雙,踩壞了你配得起嗎!」

金在中一聽,心裡“哇”了一聲,原來是心疼鞋子,「全世界限量二十雙也比不上你的腳對不對,世上僅此一雙啊,腳沒事就好。」

「踩了人還滿嘴歪理!」結果說完,視線往旁邊一看,認出鄭允浩來了,「呵呵!原來是小千爸爸,怎麼,知道我們家電影院開幕,專門過來湊熱鬧?也是,畢竟小市民都喜歡湊這種熱鬧,唉,一大早就來剪綵,差點累壞我了。」

「你好。」鄭允浩只淡淡地打了個招呼。

鄭老闆好脾氣,這胖女人講話都帶刺的,他還不痛不癢,金影帝在心底嘆息,對吧對吧,鄭老闆現在確實是小市民了,「院長夫人,我好像沒見過你,你怎麼知道我是小千的爸爸?」

貴婦打量了下兩人,「你們家小千到底有幾個爸爸?」

這個時候,鄭老闆在金影帝耳邊,低聲解釋眼前的貴婦是誰,金影帝聽完,明白過來了,「哦!就是這位啊?太太,您的兒子怎麼沒遺傳到你的潑辣?」

「你說什麼?」貴婦這麼一狂吼,方圓一百米之內的人全部看向這邊,這下好了,怪丟人的,這麼個受矚目法,金影帝不太習慣,結果貴婦接著抨擊,「你說的是什麼話?潑辣?我要告你誹謗!侮辱我的人格,你別走,我等下就喊律師過來!真是,大的小的一個樣,小的沒學好就算了,沒想到是上樑不正,下樑才歪的!」

還又扯到孩子那邊去了,自己兒子打架輸給個女孩子,不是應該覺得羞愧嗎?還是這年頭有錢人家都流行這樣?「首先踩了你的鞋我非常抱歉,我也不是故意的,其實你的鞋子磕到我的腳板了,還挺痛,既然兩敗俱傷,我們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吧?」

金影帝說完,鄭老闆摟著人就問,「真疼?」

「說說而已,她肉厚,磕不著。」

旁邊的貴婦看得惱羞成怒了,看著他倆卿卿我我就猜到是什麼關係,一臉嫌惡的表情,卻又覺得自己孤立無援,在火山爆發前一刻,有個人出現了,是個中年男人,一看就是闊氣的大老闆,後面隨了一堆跟班,找著貴婦之後就是說,「人這麼多,你亂跑幹啥?」

「老公!你怎麼才來,我都被人欺負到頭頂上來了,這人踩了我的鞋子,還說我磕他腳了!」

金影帝湊到鄭老闆耳邊說,「院長夫人找院長告狀了,咱們會惹官司嗎?」

結果鄭老闆只是笑著摸了摸他的臉,說到這老闆樣兒的中年男人,跟貴婦可真有夫妻相,倆都是財大氣粗用鼻孔看人的貨色,應該是打算在老婆面前威風一次, 結果一看鄭允浩,中年男人表情變了,下一秒,立馬恭恭敬敬上前哈腰,小心翼翼地伸手過去要握手,「鄭總怎麼來了也不通知一聲?是過來勘察嗎?留幾天?」

這態度變得,十足一個自來熟,金在中沒見過這個男人,但也知道這是貴婦的老公,這下貴婦的表情就像吃了大便一樣難看,金影帝憋著沒笑出來,只是心裡好奇,怎麼鄭老闆都不在盛宇呆著,還有人這麼給他面子?這商場上竟然還有人情味,簡直是奇跡。

「打算在這邊住下,跟工作沒關係,這是我的‥‥」鄭老闆不知道該怎麼介紹金在中,遂停住看他,結果金影帝接話說,「我是他的金主。」

說完還很得瑟,而中年男人又是賠笑,「金影帝怎麼會不認得!哎喲,前陣子報導多的呀,我真心敬佩鄭總,為了愛犧牲,真漢子!」

「老公!」貴婦覺得委屈了,摟著男人的胳膊就要發難,可惜被男人一句話堵住,男人說「我叫你老子行不行!知道你面前是誰嗎?胡鬧!回去再給你算帳!」

一轉頭又是和顏悅色,「鄭總,這邊人多,要不這樣,咱們找個地方慢慢聊!」

鄭老闆面無表情,口吻卻挺客氣地說,「不用了,今天來是散心的,看看電影而已。」

「那成!改天再請鄭總敘舊,鄭總一定要給面子啊!」

  

最後,電影院老闆親自給他們包起了一整個播放廳,整個廳只有他們倆,放的是盛宇之前簽的男新人主演的劇,金在中在裡面也有個角色,此時此刻,他正抓著鄭老闆的手指在玩,一邊說,「老闆你那朋友也太不厚道了,周圍空蕩蕩的,弄得像在看鬼片。」

「挺好的。」鄭老闆話中帶笑。

金影帝閉嘴,裝著專心看電影,過了沒五分鐘,又說,「老闆你老實跟我說,你其實不需要我養對不對?」

鄭老闆認真地反問,「我不記得我有要求過?」

「你不是沒上班嗎?哪裡來的錢?」

「手頭上還有副業,能賺點錢。」鄭老闆說。

能賺點錢的“點”是什麼概念?那“點”能供他開名車?活得那麼自在?「剛才那個土豪院長對你那麼恭敬又是怎麼回事,別告訴我說是舊相識,沒好處拿的,誰跟你舊相識,你以為誰都像我這樣跟你患難見真情嗎‥‥」

「簡單地說,我是他們總公司的股東,就這樣而已。」

「唉‥‥別人一個分公司老總都可以當土豪,你看你,總公司股東又怎樣,電影院都辦不起。」

鄭老闆一臉正經地開起玩笑來,「怎麼了,你也想當院長夫人?」

「別鬧,你當得起院長嗎?」面子跟財力是兩回事啊!

「也不是不行,花不了幾個錢,你真的要?」

越聽越不對勁,怎麼感覺鄭老闆開了個金礦?「老闆,你到底有多少副業?」

「就幾個。」

「你隨便給我說說就好,我做好心理準備了‥‥」

「都是合夥投資的,沒什麼意思,你真的要電影院?」

「倒不如給我蓋商業城。」說完,一看鄭老闆,一副準備擬定計劃的樣子,「別!我就開個玩笑!」

然而想了想,金影帝臉有點垮,抓著鄭老闆的手掌,往自己這邊拉了一下,「老闆,這不對啊,你跟開了金礦似的,怎麼就只給我買一套房子?給我一個社區吧?以後收租就夠了,好不好?」

「好。」鄭老闆說完,牽起他的手,在手背上親了一下,金影帝又高興了,眼睛笑得彎彎的。

  

最後乖乖閉嘴看電影,一到自己的戲份,就跟播放機一樣在提醒“這裡本來有擁抱”、“這裡本來有動作戲”、“這裡本來有牽手”、全是被鄭老闆廢掉的戲份,「老闆,你覺不覺得你讓我失去了很多表現的機會?」

話音才落,眼睛看著大螢幕,又說,「這裡,本來有親嘴的!」

鄭老闆聽了,特別優雅地側過臉看著他,說著,「現在給你個深入表現的機會?」

金影帝不傻,知道有危險,於是嗖的一下站起來,「我上廁所!」

鄭老闆伸手一撈,直接抓住他的手臂,就這麼一拉,把人扯到自己腿上坐著,「電影沒完怎麼能離場?」

「哎呀!我腰好痛‥‥」這讓人捉急的演技,每次到了要用的時候總是差到令人髮指。

鄭允浩只想著逗他,於是手掌貼在他背上,撫摸著往下,手指故意在腰側滑了幾下,結果金在中僵直了背,雙眼一動不動地盯著他,像是真的怕了,抿緊的嘴唇特別誘人,可愛到讓人想把他吃掉的傢伙。

金在中一直看著他,當他的臉漸漸湊近的時候,鄭允浩忍不住笑著說了句,「要成鬥雞眼了。」

「啊?」接著下唇被人舔了一下。

只聽見鄭老闆說了一句,「吃糖了嗎?嘴巴那麼甜。」

結果還沒回答,就被溫熱的唇覆蓋住,仔細而纏綿的吻,甜的不是嘴唇,而是心吧。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