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鄭允浩沒料到竟然真的連朴有天也不知道金在中的反常究竟是怎麼回事,這樣看來也就真的只有他本人才知道了。可他們之間的交情並不深,哪怕金在中勉強能夠算是他的一個職員,老闆也沒有任何權利去過問職員的私事。

朴有天沒說等查到這件事之後會告訴他一聲,他也不好主動要求什麼。

金在中想不明白,為何朴有天答應向鄭允浩提出的事被他的一句話就給延遲了。他擔心這樣下去他會暴露更多的事,那些原本他打算忘得一乾二淨的事。

 

晚飯之後回到房間裡,在中迫不及待地撥了朴有天的電話。可那個一直對自己關照有加的人卻像是早料到他會打電話過去一般,將手機關了機。

休整了一下,他便下到二樓去打理昌珉睡覺之前需要做的事情。

 

昌珉能夠感覺到他心情不太好,所以並沒像平常那樣鬧騰,乖乖巧巧地坐在床上看著他替收拾房間。

只是‥‥

其實他看得出自己那個嚴肅又嚴格的父親對在中已經越來越關心,哪怕這個關心被他本人控制得很好,一直都沒有超出他自己所劃出的那個界限,可還是有明顯擴大的趨勢了。就像他很容易便看出在中喜歡他父親那樣,他看得出他的父親鄭允浩對待金在中已經越來越特別,尤其是前兩天在中受傷的時候。

鄭允浩第一次不是因為出差或者加班的原因忘記催促昌珉睡覺。

他希望他的媽媽能夠開心,所以答應瞞著父親;他希望父親能夠開心,所以一直沒告訴他媽媽已經不愛他了;他希望在中能夠開心,所以開始認真上幼稚園。

若以前是將在中當成朋友,那麼這麼多天下來,在中已經被他視為家人一般的存在了。

他甚至悄悄希望在中有一天能夠真正成為他的家人,只是沒想到真的會這麼快,而且‥‥還是用一個他的小腦袋瓜子怎麼也想不到的身份進入這個家。

 

因為在中反常的原因趕在朴有天給出個答覆之前就提前公諸於世了。

在中也沒想到睡了一覺醒來大清早就能在下樓後看到那個自己因為不願意再見到所以一直想要躲避著的人再次出現在客廳裡。

看得出沈夫人睡得很不好,眼睛紅腫得嚇人。

「我想見見金在中。」

鄭允浩接到管家通入房內的電話,趕緊起身穿好衣服下樓,還沒來得及行禮問好,便聽到她說出這麼一句話。

無奈,在中在這個家裡並不算是管家幫傭,所以客房裡也沒安裝什麼內線電話。而沈夫人似乎知道這一點,吩咐允浩先別去打擾他,讓他好好睡一會兒,等他醒來之後再說見面的事。

在中從樓上下來,果不其然,允浩看到了他又露出同上次一樣的表情。讓人捉摸不透,感覺很委屈,很憤怒,很恨‥‥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這樣的表情會出現在他的臉上。他所認識的金在中,是一個單純毫無心機的人。

可兩次見到沈夫人,卻都是面露凶光。

或許今天能夠知道一個答案。

「媽她想跟你談談。」

那一聲“媽”從允浩口中說出來,在中忍不住抬頭忘了他一眼。

突然想要笑卻又笑不出來的感覺很難受,可他還是盡力朝鄭允浩笑了笑,隨後越過他朝著客廳走去,在離沈夫人最遠的那個沙發上停了腳步,坐下。

作為主人,允浩也禮節性地坐到旁邊。當然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不希望發生上次那樣的事。在中的手上還仍然纏著紗布,那次的事情他也記憶猶新。

當時他的確是嚇壞了,從來沒見過一個人在他面前會那麼傷害自己。後來看到在中被陶瓷碎片紮得血肉模糊的手,心裡也禁不住痛了一下。人往往都會這樣,看到別人受傷,因為估計不了那疼痛的程度,所以總感覺很疼。

管家端來茶水,茶杯竟也換成了鋼化玻璃杯。

打掃廚房時看到那麼大一灘血跡可不是什麼好玩有趣的事。

 

「英生‥‥他還好吧?」

允浩一皺眉,沒料到岳母開口問的第一句話竟然是在中的弟弟。

「好得很!」在中回頭直直地望著她,絲毫不不帶有膽怯的神色,「事實證明,他還是一個很有出息的孩子,讀的一流大學,現在還沒畢業就被大企業相中提前簽了合約。不像我,讀書不爭氣也沒能力賺錢。」

聽起來是自我挖苦的話,從在中嘴裡說出來卻變了一番味道。

仿佛被挖苦的並不是他自己,而是聽著他說話的那位沈夫人。

「我‥‥我也是剛知道你們父親去世的事,我想我可以——」

「不需要!」在中粗魯地打斷她,仍然直直地盯著她似乎想要看到什麼他所需要的東西一般,「你是有錢人家的夫人,你的丈夫馳騁商界,你的女兒賢慧漂亮。我們可沒指望和你攀上親戚,也沒想過從你身上得到什麼好處。我金在中就是一條賤命,這麼多年的苦日子我不一樣撐過來了,我和英生沒有媽媽還要照顧癱瘓在床的爸爸不也一樣撐到現在?」

話已至此,允浩大概也能明白在中這話裡的意思了。

他一直就知道沈夫人並不是熙妍的親生母親,因為熙妍曾說過,她的親生母親在生下她之後便過世了。現在結合在中的情況再加上他剛才說的那些話,已經不難知道,現在的沈夫人,是在中以前的母親,也就是他失蹤了的親生母親。

沒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關係?

「在中‥‥」

沈夫人也沒想到,過了這麼多年,她還能有機會再這樣喚著自己兒子的名字。

「英生不知道內情,為了懷念他記憶裡的那個母親,他還以為你真的是因為被討債的人帶走了,所以將自己的姓都改了,跟著你姓。他若是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我還不知道他能不能接受得了。最好什麼都別讓他知道,別讓他知道還有你這麼一個人,就當我們的媽媽那一年就已經死了,就當這一次我們誰也沒見過誰,別打擾我們的生活。我會滾得遠遠的。」

一口氣將心裡的話都說了出來,在中長長地呼出一口氣癱在沙發上。

 

允浩不知道這其中有什麼內情,但聽到在中的話,也明白了個大概。至少他聽出他的岳母可能做了一些對不起自己兩個親生兒子的事,使得在中現在這麼恨她。不過,再怎麼說母親也不應該拋下自己的兒子不管不顧,況且她現在的條件撫養那兩個孩子根本不成問題,哪還輪得到在中到海產市場那樣的地方去工作?

這樣想著,心裡不由得更加心疼這個瘦弱的人。

這樣的感覺,從那天在中自殘受傷開始,已經是第三次,第四次,或許是第五次,他自己也記不太清了。

「你走吧,我會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你也別再來找我。」

在中說完,朝著樓上走去。

他該去叫昌珉起床吃早餐準備去上學了。

「媽——」

「我先走吧,你好好照顧他。」

「好,您放心吧。」

 

送走了岳母,允浩進門的時候剛好看到在中牽著換好衣服的昌珉下樓來。

從那雙通紅的眼睛看得出他趁著去叫昌珉起床的空擋肯定又哭過了,可臉上還是擦得乾乾淨淨來掩飾。

「我送你們去吧。」

公司的事情還有很多,可今天他卻突然很擔心。想起上次在廚房裡發生的事,就沒辦法放心讓在中一個人送昌珉去上學,況且他今天發生這樣的事一定會心神不寧,過馬路也不安全。不知道為什麼會顧慮這麼多,他最終決定打個電話給秘書推遲去公司的時間先送昌珉去學校。

 

看著昌珉蹦蹦跳跳地跟著老師進了幼稚園,在中突然很羡慕這個無憂無慮的小孩。

儘管他的父母已經離異,可至少兩人都對他很好,他並沒有失去父愛母愛中的任何一樣,比起自己和英生來說已經足夠幸運了。

 

看到在中望著昌珉的神情,允浩皺了皺眉做了一個決定。

「我陪你去散散心吧。」

他說著,將副駕駛的車門打開。

在中怔了怔,隨後關上了後座的門走進副駕駛位置坐下,系好安全帶,有些不解地望著允浩。雖然他心情確實很糟糕,可也知道允浩不是有什麼閒置時間陪他散心的閒人。

允浩敲敲地將手機關了機,隨後一路上手機便已經安安靜靜。沒聽到手機響,在中還真的以為他今天的確很閒沒有工作。

 

 

 

<12>

汽車飛馳在高速公路上,車內卻安靜得尷尬。

鄭允浩並不知道該帶著金在中去什麼地方好,或者說是什麼地方最為合適,所以只能漫無目的地在高速公路上開著車,時不時地望望各個出口,希望突然想到什麼地方適合他們現在去散散心。

「允浩哥,能不能送我去漢大一趟?」

「好。」

正巧不知道去什麼地方好,在中就提出了漢大,允浩自然爽快地答應了下來。

 

在中去漢大,無非就是想去看看自己那個一心放在學業上的弟弟。經過了沈夫人的事,他突然很想念這個和他相依為命很多年的弟弟。父親過世之後,他們除了偶爾通通電話,竟然真的一次也沒見過面。

兩人都相互擔心著對方心裡因為父親的去世而留下了疙瘩,可實際上都是最在乎對方的人。他們能夠一直堅持到現在並不容易,所以應當更加珍惜這份兄弟之情。

允浩曾經也是漢大的學生。

更是在這裡,認識了沈熙妍。

所以來到漢大,允浩能夠輕車熟路地帶著他找到英生所在的網路管理技術專業大樓。

這一點在中當然知道,這種事情朴有天並不會瞞著他。雖然他也曾經幻想過在大學裡和自己喜歡的人一起度過最快樂輕鬆的時光,可天不遂人願,他連大學長什麼樣兒都沒仔細看清過。這個夢想,只能交給弟弟英生來實現。

 

遺憾的是,英生恰巧被朴有天叫去了公司。

「看來有天真的很重用你弟弟。」

允浩由衷地說著。

上次聽說許英生幫忙破解了侵入公司內部的破壞系統之後,他便知道這個許英生是個厲害的網路高手。幸虧他和朴有天之間沒什麼過節,否則他一定會擔心哪天朴有天利用這個高手侵入到他公司網路內部來偷走某些機密檔。

畢竟電腦內部網路再怎麼保險,也總是會有些漏洞的。

如果許英生真的能夠在短時間內破解那個侵入系統,那麼要研究怎麼侵入私密電腦網路應該也不是一件太困難的事。

或許朴有天正是想要將這個人用作秘密武器。

 

「那‥‥我們現在要去哪?」

在中抬頭望著這個比他高出半個腦袋的男人。

來的時候應該打個電話才是,現在害得允浩陪著他白跑了一趟,這麼想著他不由得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這附近有家甜品店,我以前經常去吃東西,好久沒去過了,不然我們去那裡坐坐吧。」

在中點點頭,跟著他上了車。

允浩說得不錯,甜品真的很可口,連在中這樣不喜歡甜食的人都覺得吃下去特別美味。當然或許是因為陪著自己的人的緣故,所以不管吃什麼,哪怕是苦得難以下嚥的東西,也會覺得是人間美味。

在中正打算開口說點什麼,外套裡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允浩笑了笑,示意他接電話不會有什麼關係。

在中掏出手機,拿起來一看,竟然是沈熙妍打來的電話。

這個時候,沈熙妍打來的電話,他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猶豫了半天,想著鄭允浩坐在他對面應該不至於聽得清電話裡的內容,於是還是按下了接聽鍵。

「喂,你好。」

「在中嗎?我是沈熙妍。」

「嗯,我知道,找我有事嗎?」

或許是由於那個沈夫人的關係,他此時並不想要和沈熙妍說些什麼。他連自己該是一個什麼身份都不清楚,要怎麼面對這些紛繁的事情?

可是沈熙妍接下來說出的話卻讓他不得不面對。

「我今天回了家,我媽她‥‥‥‥告訴了我一些事情,關於你和你弟弟的事情。」

沈熙妍說這話的時候也格外小心,因為母親告訴她這件事的時候提到了在中不願意再見到她所說的那些狠心的話。所以她知道此時在在中面前提起這些,他恐怕還是會十分排斥。儘管如此,有些事情她仍然希望在中能夠明白。

「我們見個面吧,電話裡沒辦法說清楚。」

「我‥‥」

他抬頭看了看對面坐著的鄭允浩,不禁有些猶豫。

允浩似乎看到了他的為難,看他拿著電話不知道該如何應答的表情也大概知道了是什麼事,怕是自己在場對他有些不方便。

「如果你有事的話,我開車送你回去吧。」

在中怔了怔,咬咬唇。

雖然允浩的聲音不大,可電話另一頭的沈熙妍已經足夠聽得一清二楚。她知道此時是昌珉上學的時間,平常的這個時候剛好也是公司裡最忙的時段,允浩幾乎從不會在這個時候放下公司的事情不管,除了去年她過生日那次。

想到這裡,不由得有些奇怪。不過也由不得她多想,現在有一件更加嚴重並且棘手的事情需要她去處理。母親得知她和在中有一些連繫的時候便懇求她幫這個忙。雖然現在的沈夫人並不是她的親生母親,可這麼多年下來,這個後母也對她算得上是盡職盡責了。

「你有空嗎?不然我過去找你好了。」

在中想了想,的確讓允浩送他過去不太好,那樣的話允浩就一定能看到和他約好見面的人是沈熙妍。現在他和允浩的關係已經到了他以前所望塵莫及的地步,出於私心,他暫時還不想讓這兩人見面。

儘管她知道沈熙妍已經回家,鄭允浩得到消息也差不了這幾個小時。

將自己所在的地址告訴了沈熙妍,允浩也明白他應該回公司去了,接下來的事情是在中的私事,他不便於過問。所以吃完了東西,他便開著車回公司去了。

 

沈熙妍聽到在中說的地址,有些驚訝。

那家甜品店是她和允浩大學時期最喜歡去的地方,溫習功課,約會,吃飯,甚至好幾次吵架都在那裡發生。只是‥‥

他原先以為允浩不會再帶其他人去那個地方了。

來不及想那麼多,車子已經到了甜品店門口。走進門,在中果然坐在她以前最喜歡的那個位置上,儘管心裡已經不再對以往抱著那些想法,但看到這些,難免還是會有些不太舒服。在在中對面的位置上坐下,凳子上的溫度似乎還沒消散。

看來允浩剛離開不久。

桌上‥‥還有兩杯喝剩下的綠豆沙。那是允浩最喜歡的甜品。

 

「媽把什麼事都告訴我了。」

沈熙妍開門見山。

在中點點頭,沒說一句話。

沈熙妍也沒想到金在中和自己竟然會有這麼一層關係,原先還真的只是把他當成照顧昌珉的看護,後來接觸久了,看得出這個男孩子單純可愛,也就真心將他當作朋友。只是今天一回家,竟然得知了這樣的事情。

後母嫁進沈家之前曾經生過兩個小孩子,這一點她是知道的,因為後母時常會提起那兩個孩子,惦記著他們是否健康平安。她也說過,她在那兩個孩子很小的時候就離開了,想必那兩個孩子心裡是記恨著她的。

其實這種事情換做任何一個人應該都能夠理解,想到在中兩兄弟受了那麼多苦,熙妍也有些過意不去。畢竟這件事情是因他父親而起。

「你放心吧,我絕對不會打擾你們的生活。我已經拜託了有天哥,過不了多久我就不會再出現在鄭家了,也會辭去照顧昌珉的工作。正好你也回來了,昌珉應該可以得到更好的照顧。他有一個這麼優秀的爸爸,還有你這樣一個好媽媽。」

沒料到他會這麼說,沈熙妍也是一陣吃驚。

「你要走?」

她來找他並不是要趕他走的呀,莫不是他理解錯了?

「在中,我並不是這個意思,媽媽她也沒有這個意思。」

「這是我自己的意思。」

在中抬起頭來望著她,眼神堅定。沈熙妍看到他那樣的表情也知道他定是已經拿定了主意,不論自己怎麼勸說也是徒勞了。雖說不是十分清楚這家人和自己家裡以前的糾葛,但若是母親真的提出什麼要求,她也不會反對自己突然多出兩個弟弟。

況且,和在中認識了也算是有一段時間,並不討厭他。

只是她沒想到在中說出的話會有這麼明顯的敵對意思。從那話裡聽出來,分明就是他不想和他們沈家扯上一丁點兒的關係,就算沈家能夠給他提供良好的生活環境以及他一輩子不愁吃穿的工作作為前提,他也寧願去過以前的窮苦日子。

「在中,可能媽媽以前的確做了一些對不起你們的事,可現在她想要彌補,你不能再給她一個機會嗎?」

沈熙妍也成了她的說客。

他還真擔心等沈熙妍和鄭允浩重逢之後讓允浩來幫忙說辭,恐怕那個時候他堅持下去的勇氣也不多了。

他並不知道沈熙妍心裡已經有這個打算。

本來她並沒有想到這個辦法,但剛才和在中通了電話之後,再加上過來看到的這一切,她心裡隱約有些察覺到了什麼,只是不太確信。若是允浩能夠幫忙說服,她在沈家也好交代,況且她和允浩已經沒有了法律保護,根本用不著擔心太多。

「熙妍姐,你可能沒辦法理解我和英生這麼些年是怎麼過來的,但只要是經歷過一次的人,就會明白有些事情已經無可挽回了。」

這是他的心裡話。

「那好吧,你好好考慮,要是改變了主意隨時都可以找我。」

點了點頭,在中望著沈熙妍走出甜品店。

 

沈熙妍離開了甜品店,回頭看了看還坐在甜品店裡不知道想些什麼的在中,皺皺眉,拿出手機撥出那個許久沒撥過的號碼。

這件事情她無能為力,只能拜託鄭允浩。

 

在中坐在甜品店,許久都不願離開,看到桌上涼透了的兩杯綠豆沙,開口又點了兩杯。一杯給自己,另一杯他也不知道該給誰。

這個時候,還是希望能夠有人陪著吧。

想起小時候,即使生活困苦,只要每天晚上吃飯的時候能看到全家人在一起熱熱鬧鬧的,便覺得別無所求。母親離開之後,只要英生懂事聽話,每天等著父親從工地上歸來,也是一件幸福的事。再後來,父親因工傷癱瘓在床,每天期盼著父親能夠好轉也是一件充實的事。現在,似乎只要英生好好的,便真的別無所求了。

要求‥‥果真越來越低了。

他本來就是個沒什麼追求的人,也不希望過上多好的生活,只是再怎麼樣,也不能丟掉原則。他所謂的原則,無非就是不能讓英生知道當年發生的事。

這次的事情是他怎麼也沒估算到的,他想不到這輩子竟然還能在那樣的情況下再見到那個拋棄了他們父子三人的女人,換做是誰怕是都沒辦法放下以前的一切跟她這麼言歸於好吧?那個拋下他們卻一直過著富足生活的人。

 

還是他這輩子註定逃不掉這樣的命運?

性向從來正常的他,竟然會愛上一個男人,還是只見了一次面就愛上了的,偏偏那個男人是個有婦之夫,偏偏他的妻子是沈熙妍,偏偏沈熙妍是沈家的人,偏偏那個人離開他們之後就是去了沈家‥‥‥

過多的巧合拼湊在一起,就是一種必然了。

下一步他該怎麼做?

鄭允浩那裡是呆不了幾天了,接下來呢?根據朴有天的辦法到朴氏去找份小工就這樣過一輩子?還是自己一個人像以前一樣過著每個月換兩三個工作的忙碌生活?

何時才到個頭?

倘若他沒在朴有天的商業宴會上當服務生,那樣也就不會遇到鄭允浩,也不會再見到那個人。且不說現在如何,至少他有把握,這輩子若是再見不到那個人,他和英生都能過著幸福滿足的生活。

現在‥‥一切都變得不確定起來。

就算他早就下定決心要離開,可心裡還是會感到不安,這種不安也不知道是因何而起,潛意識裡,總覺得他這一次怎麼也逃不掉。

他沒關係,怎麼樣都沒關係,可是英生‥‥

他不能讓英生也淌進這趟渾水。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