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沈熙妍在半年之內回來,這是鄭允浩做夢也想不到的事。

原本想著在這兩年內應該是不可能迎來沈熙妍的回歸,哪知道家中屬於沈熙妍的一切都還沒改變的時候,她就這樣在自己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回來了。

只是,總覺得她變了,卻又說不上是何來的感覺。

或許問題出在昌珉身上。

看到自己日思夜想的母親回來,那孩子竟然沒有一點驚喜的表情。

本來想在外面解決這件事,可看著時間差不多也到昌珉放學的時候,便自作主張去幼稚園把昌珉接了回來,然後坐在沙發上等著允浩回家。管家保姆看到她回家都挺高興,積極地做這做那,甚至進屋去將主臥室好好仔仔細細從頭到尾地清掃了一遍。看到他們這樣熱情地忙東忙西,熙妍也不好告訴他們她這次回來並不打算搬回這裡住。

允浩一進家門,便看到門口多出來的一雙女士高跟鞋。或許是潛意識裡有些察覺,仔細看了看高跟鞋的碼數,果真是沈熙妍腳的大小。

「允浩,好久不見。」

沈熙妍坐在沙發上,對他笑著。

坐在沈熙妍旁邊,允浩顯得有些局促。

或許是三人都還不太習慣這樣的會面,或者說重逢,就連昌珉也是一臉不安地坐在一邊,以至於他們都忘了平日裡在這個時候都會準時去幼稚園接昌珉回家的在中。

 

以為昌珉跟著壞人走了,或者被誰騙走了,他在幼稚園門口急得快要哭了出來。

還是不敢打電話給允浩,若是讓允浩知道了這件事,恐怕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他。他很清楚昌珉對允浩來說有多重要,上次私自帶昌珉出去的事情允浩的態度就已經那樣了,這次明顯比上次嚴重了不知多少倍。一直等在幼稚園門口,昌珉的電話也打不通,天已經快黑了,他只能一個人在門口坐著乾著急,殊不知昌珉此時正在家裡和自己的父母吃著團圓飯。

「我該回去了,允浩,可能這幾天我會有事情要麻煩你一下。」

「沒問題。」

只要她開口,什麼事他都一定盡全力去做。

牽著昌珉帶沈熙妍到家門口,昌珉一眼便看到了正朝著家門緩緩走來的身影。

「在中!」

聽到昌珉的呼喊,在中幾乎癱軟在地上。抬起頭來,正好看到那三人站在門口。

原來是這麼回事。

看來自己多慮了。

剛才,他還在幼稚園附近挨家挨戶地一個一個詢問著有沒有人看到昌珉,嗓子都快啞了,腳也疼得要命,沒想到竟然只是自作多情而已。

「在中你臉色好難看。」

昌珉有些擔心地望著他,不過很快便跟上父親的腳步去停車場開車出來送沈熙妍回沈家,隨後便是汽車疾馳的聲音消失在附近。

自己‥‥從沒真正走入過這個地方,也沒走近過那兩個人吧?

肚子很餓,從上午喝了兩杯綠豆沙之後他就一直沒吃過什麼東西,就在街上來來晃晃好多遍,一直到昌珉差不多放學的時候。然後又餓著肚子挨家挨戶地找那個孩子,著急得最終還是很不爭氣地掉了好幾次眼淚。

真的很怕昌珉出事。

可現在事實不是證明了嗎?他所有的擔心都是多餘的,人家也根本不會在意還有他這麼一個人的存在。

 

躺在床上,頭有些暈暈沉沉的。怕是發燒了吧。

「有天哥‥‥‥」

朴有天在關機很長一段時間之後終於主動打來了電話。他也是剛剛才聽說在中英生和沈家的關係,知道他那個單純的思維一定陷入了困境。

[在中,怎麼聲音聽起來不太對勁?]

「我‥‥咳‥‥好像有點發燒‥‥‥」

[允浩呢?讓他去通知醫生吧。]

「家裡沒人。」

管家保姆剛才定是忙壞了,此時已經回房去休息了。允浩和昌珉,哪知道他們會什麼時候回來,或者,根本就不會回來。

[你等著,我馬上過去。]

電話裡傳出“嘟嘟”的聲音,在中一揮手便將手機扔到了地上,拉過被子蒙著腦袋就睡覺,根本顧不得還沒洗漱,身上因為走了一天也是髒亂不堪。

似乎潔癖越來越弱了呢‥‥‥

 

有天進門的時候管家保姆確實已經睡下了,在中就更不用說,早就睡得跟昏迷似的,哪還聽得見一陣又一陣的門鈴聲。最後管家聽那門鈴聲似乎沒有要停止的趨勢,才不得不起床穿衣給有天開了門。

「這孩子這是怎麼了?」

看到被有天背下來的在中臉頰通紅,用手一摸又是渾身發燙,管家這才意識到這乖巧的男孩子怕是出了事,發燒了。

 

允浩和昌珉回家的時候看到家裡燈火通明,進門卻一點動靜也沒有,想著可能是管家因為熙妍回來所以有些勞累忘記了關燈,於是自己動手關好之後便帶著昌珉上樓睡覺,絲毫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有天直接將在中帶回了他的公寓,陳管家也跟隨著一直照顧在中。等到朴家的私家醫生趕來之後,有天才吩咐他離開。

陳管家雖然擔心在中的身體,但想到明早還要應付允浩和昌珉的早餐以及在中不在接送昌珉的任務,便答應著回去了。

看到在中毫無生氣地被醫生擺弄著檢查身體,有天從沒這樣後悔過。

為什麼當初會傻到將他送到鄭允浩身邊去?就算急於讓他明白鄭允浩不是他可以癡心妄想的人,也應該想想他的處境和傷害。

不論如何,這次在中醒來,他是決計不會再讓他回去了。

 

 

「在中呢?這麼晚了怎麼還不下來?」

允浩一邊整理著襯衫袖口,一邊望著翹起小屁股做到餐桌板凳上的昌珉,轉頭問正在擺放餐具的陳管家。

陳管家頓了頓,想起昨天自己離開不久朴有天追出來對他說的那番話,再看了看允浩關切注視著昌珉的眼神,決定聽從有天的吩咐,這件事一個字也不說。

「在中被朴先生接去朴家了,我想應該是有什麼事,所以這幾天昌珉還是我來負責接送吧。」

「你來得及嗎?」

家裡需要他做的事情也不少,允浩有些擔心。

「沒什麼大不了的,家裡還有她們兩個。」

允浩點點頭,也沒多想什麼。

倒是昌珉之後一直拉著陳管家詢問關於在中的事,也提到在中昨晚看起來臉色不太好是不是生病了之類的話。告訴小孩子也沒什麼用,所以最終陳管家閉口不提,昌珉也就沒再問,雖然心裡忍不住擔心。

他可不希望每天跟這個嚴格的管家一起上學放學,還是在中比較對他的喜好。

 

 

在中隱隱約約記得自己昨晚發燒頭昏,其餘的都是醒來之後朴有天告訴他的。想著送昌珉上幼稚園的時間快到了,正要起身穿衣準備出門,卻被朴有天告知鄭家的工作他已經幫他辭掉了。

舒了一口氣。

這樣也好。

反正昨天那件事發生之後他也不知道該如何留在鄭家,隨時面對沈熙妍的到來。很快鄭允浩也會知道他的事情,直覺告訴他沈熙妍一定會將這件事告訴鄭允浩,雖然他也不知道為何有這種預感,可心裡就是這種感覺。

那天見面的時候,總覺得沈熙妍看他的眼神和之前不太一樣了,他當時想著或許是因為身份的原因,以前畢竟不知道他們兩人之間還有著這麼一層關係,可現在想想,似乎又有其他地方不對勁,可他就是怎麼也說不上來那種感覺。

「跟我一起去公司嗎?」

「我?」

聽到有天的提議,在中不禁感到詫異。

「你以後工作的地方,算是去熟悉一下環境吧。」

點了點頭,在中也只能聽從他說的話。

總不可能有天去公司上班而自己賴在人家家裡好吃懶做的吧?就算是客人,那樣也會覺得臉面無存。

 

朴氏也是一家規模不小的公司,經營的生意很全面,在中跟著有天進去的時候就覺得這地方很大,走了一整個下午都沒走到盡頭。

他一直都知道朴有天很有錢,只是不知道他竟然這麼有錢。

或許他比起鄭允浩都會綽綽有餘。

難怪他能毫不皺眉地給英生提供高額的大學費用,甚至許諾了他的整個下半生。看來像英生一樣為他做事的人還有很多,英生只不過是其中之一而已。驚歎地望著有天的側臉,他忍不住張大嘴。

「你是怎麼了?這樣看著我?」

意識到自己的表情控制失常,在中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越過有天走到了前面去。有天望著他的背影忍不住笑了出來,可還不到一分鐘便看到在中呆呆地站著不動了。

順著他的目光看去,有天走上前將他護在身後。

沈家和朴家向來都有生意往來,沈家兩位老人也時常出現在朴氏。只是有天忘了這一點,也沒想到剛巧這一天就會遇到他們。

本來他替在中安排的工作是在辦公室裡,根本沒什麼機會可以接觸到他們。

他這樣安排,一來是為了避開沈家,他自然也是不希望在中和沈家扯上什麼關係,這對他來說無一點好處,二來朴氏和鄭氏的合作關係更是由來已久,他必須將在中分配到一個不容易見到鄭允浩的地方。或許這也是他最大的私心。

「伯父伯母,好久不見。」

緊緊握著在中的手,有天能清晰地感覺到他渾身的顫抖。

「有天啊,最近還好吧?」

沈先生說著,望瞭望有天身後的在中,還是禮貌地伸出手去拍了拍有天的肩。

曾經他一度以為自己的女婿會是有天,因為沈熙妍除了和鄭允浩交往之外,和朴有天也走得很近。其實相比起來他更喜歡是朴有天,因為朴氏經營的項目對他們沈家會比鄭允浩負責的專案更有好處。

只可惜那時熙妍一門心思全在鄭允浩身上,他根本插不進去什麼話。

「聽說熙妍回來了,怎麼不見她一起過來?」

得知熙妍已經回家,他才放心地提起這件事。

沈先生愣了愣,看到有天似乎還挺關心他的女兒,這才想起熙妍幾個月前已經和鄭允浩離了婚。若是有天真的有心思在他女兒身上,他促成這門親事也未嘗不可。

「她去見允浩了,說是想要見見昌珉。」

他也一直知道,有天很喜歡昌珉那個機靈孩子。

「哦,是這樣啊。」

有天回頭看了在中一眼,皺了皺眉。

「那我不打擾你們了,我還有事,你們慢慢逛,如果有什麼需要我的地方打我的電話就好了。」

「嗯,去吧。」

緊握著在中的手,有天幾乎是用拖的將他帶去了其他地方。

「你到現在還是希望熙妍和有天那孩子在一塊兒的吧?」沈夫人嘆了口氣,望著在中被有天拖著消失的方向,「我也沒想到她這麼快就和允浩離婚了,而且‥‥在中竟然和他們三個都有聯繫,這讓我更加奇怪。」

自己的兒子,還是沒有辦法不擔心。

只有她才知道,熙妍今天出門去找允浩,就是為了幫她處理在中的事情。想著在中畢竟在允浩手下工作,或許允浩幫忙說說能夠起到一定作用。他丈夫並不知道這件事,一心以為自己的寶貝女兒是去探望寶貝孫子去了。

只是‥‥作為女人,或是作為母親的直覺‥‥‥

朴有天對在中,似乎有那麼點兒意思。

 

 

 

 

 

<14>

允浩並沒對在中突然到有天家裡去感到奇怪,畢竟事實上他也不清楚在中和有天的關係密切到如何地步,這和他也沒什麼利益關係。倒是沈熙妍讓他感覺有些奇怪,有什麼事情不能在家裡說,非得要到外面來,也不讓他帶著昌珉。

暫時放下手頭的工作到公司樓下的咖啡館,果然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坐在窗邊的位置上等著他。

離婚前,沈熙妍就時常在那裡等著他下班,然後兩人一起回家。

那也是他一直以來最嚮往的生活。妻子每天等著他回家,兩人一起照顧孩子,閒暇的時候出去逛街旅遊,只要他覺得疲憊的時候,隨時都能看到妻子在自己身邊守候著。只是熙妍渴望自由,一直不十分喜歡他的安排,雖然最後也是默默接受了。

及時他再怎麼寵溺著熙妍,也不可能允許她去過她所想要的自由生活,所以他們才不得不走到離婚的地步。

這一直是他所認為的他們之間沒法維持婚姻的原因。

 

「坐吧。」

脫掉外套,允浩微笑地望著桌上熙妍已經替他點好的黑咖啡。

以前也是這樣,估計著他到達的時間,熙妍會提早替他點好他喜歡的東西。

熙妍是他見過的女人之中最符合他心意的一個,也最懂得他在想什麼,這便是他一直傾情於她的道理所在。

沒有任何一個男人會不喜歡這樣的女人。懂事,識大體,知道為他著想,任性但從不過度,並且能夠在生意上給他提供建議,他所求的也就是這樣了。不需要什麼轟轟烈烈你死我活的愛情,這樣平平淡淡便也好了,相比也能持續得更久。

可他並不知道他這一想法早就錯了。

「允浩,昨天我就告訴過你,我可能會有事情要麻煩你。」

「嗯,我記得。」

沈熙妍昨天強調了好幾次或許會有事情需要他幫忙,他便覺得奇怪。就算兩人已經離婚,按理來說她也不應該對自己這麼客氣才是,除非真的是很嚴重的事。可他又實在不知道沈熙妍能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解決不了來找他幫忙。

沈家正如日中天,也不可能是生意上的事。

「我怎麼也沒想到在中竟然會是媽的兒子。」

她一開口,允浩便察覺到了是什麼事。

熙妍也沒多想,自顧自地說著。

「他是一個不錯的人,雖然和他相處並不是很久,可看得出他對待昌珉是一心一意的,所以媽媽提起這件事的時候,我倒也覺得沒什麼難以接受的。只是我不明白,在中為什麼那麼堅持不肯原諒媽,就算媽真的做過對不起他們父子的事情,但那已經過去那麼多年了,再怎麼說也是親人,為什麼要一直想著過去的事情?」

「你和在中怎麼會認識?」

熙妍張了張嘴,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

看到允浩明顯打算打破沙鍋問到底地表情,她知道瞞不住了。

這也不是什麼大事,說出來應該沒多大影響。

「其實‥‥我已經回來一段日子了,只是因為一些我個人的原因‥‥我‥‥我拜託了在中別將我回來的事情告訴你‥‥」

「什麼個人原因?」

一想到這段時間在中竟然將這件事瞞著他,不知怎麼的,允浩總覺得心裡極度不舒服。

熙妍頓了頓,不知道該怎麼告訴允浩這件事,她一直想著找個合適的機會,可要怎麼說她自己也沒想好,允浩竟然就這麼直接問了出來。

不過她的確並沒打算瞞著他。

「允浩,這段時間我想了很多,我們‥‥沒必要再這麼繼續下去了。你給不了我我想要的生活,我對你‥‥也不再像以前那樣了。」

盡可能地找著不會刺激他的字眼,可熙妍說出的話最終還是使他倍受打擊。從允浩還沒緩過來的神色便可以看出,他定是以為自己出現幻聽了,剛才聽到的都不是真的。既然已經說出來了,熙妍也打算速戰速決,感情拖遝著永遠都不會是好辦法。

「我的意思是‥‥‥‥關於撫養昌珉的事情,這個我們可以慢慢商量,我想,我們應該不會再有機會複合了。」

頓了許久,允浩才顫抖著問出三個字。

「為什麼?」

「或許以前是我太天真了,你對我那麼好,換做任何一個女人都會心動,我那個時候覺得很幸福,我也認為那就是我想要的,我認為我也很愛你。」

「難道不是嗎?」

那樣不就是愛嗎?

允浩不解。

搖了搖頭,熙妍抬頭望著他,眼裡滿是肯定的微笑,讓他無處可逃。

「並不是那樣的。我們都理所當然認為這就是愛,可這一切都太過於理所當然了,難道你沒覺得嗎?一直平平靜靜,我們一路走過來,除了當時有天的出現有過誤解之外,也太一帆風順了。我們從不吵架,從來也不會爭辯什麼,總會有一個人在關鍵時刻主動妥協,所以從不會出現矛盾。愛情並不是這樣的,至少我所認為的愛情不是這樣的。我離開了,我們都生活得好好的,離婚竟然對我們的婚姻一點影響都沒有。有了昌珉的時候我就知道,看著孩子的出生我並沒有你那麼喜悅,反倒是覺得被束縛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也越來越明白,比起戀人,我們更像是家人,不是嗎?」

「家人有什麼不好?」

再次搖了搖頭。

「倘若有一天你,你遇到了一個人,他的一舉一動都讓你沒辦法移開視線,他不論哭還是笑你都感到束手無策,你就會明白了。」

這一番話,在允浩聽來卻成了另一番意思。

「你遇到這個人了?」

「沒有。」

這是實話。

這些看法都是她自己看得多了有所體會,仔細想想覺得確實有道理,才會放在心上現在拿出來告訴允浩的。她明白允浩對她的感情,當然不會是假的,只是距離那種真真正正她想要的愛情,距離還很遠。

 

雖然還不太明白熙妍說的話究竟是什麼意思,不過允浩也隱約感覺到,她的說辭是對的。

「你已經打算好了?」

很驚訝,聽到熙妍說出這些話,剛開始的確有一些難受壓抑,可過了一會兒便也好過了許多,並沒有平常人說的失戀那種痛苦。

難道真像她說的那樣?

想不通也想不明白。

熙妍是他的初戀,他也將自己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這個女人身上,從一開始就認定她將來一定會是自己的妻子。事實證明他也做到了,只是誰也料不到後面會發生這些事情。

「是啊,對不起,允浩。」

「我知道了,你好好照顧自己吧。」

強人所難,也不是他鄭允浩會做的事。

「至於在中的事,我想‥‥」

「我幫你想想辦法。」

嘴上這麼答應著,但只要一想起因為最近沈夫人的事情使在中發生的改變,甚至自虐的舉動,他便不由得擔心。

看得出在中一定不會希望按照沈家的意願乖乖和沈夫人和好甚至回到自己親生母親身邊去,他也能猜到在中或許曾經受過很大的傷害,只是沈熙妍提出的要求他實在沒辦法拒絕,哪怕這個女人已經明確地說出不可能再和他一起生活。

在中那邊,他說的話也不見得就會有什麼作用吧‥‥‥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