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阿銀有非常愛的偶像,所以把他們的海報貼的滿房間都是,如果不是家裡父母加以制止,她可能會把牆上每個角落裡都貼上,她愛的這個組合叫做TVXQ,出道很多年了,她也愛了很多年了,這已經不是簡單的追星,她是把他們當作遙遠的愛人。

她在組合裡有最喜歡的人,那個人叫做JAE。

可能沒有追過星的人不會瞭解,她這樣的心情。

家裡也不算富裕,她需要花很長時間攢錢,才能買下哥哥們出的專輯和寫真,而演唱會,她卻從來沒有去看過。

因為門票實在是太貴太貴了,她要等到她能夠獨立的那天,有了第一筆自己賺的錢,光明正大的去看他們,她為了那一天,等待了很久。

 

那天她流著淚回家,天黑的就像永遠都不會亮起來,家人擔心的話她也全都聽不進去,只是走到房間裡,也不想開燈,在黑暗中站了很久,直到眼睛適應了黑暗,再睜開的時候,觸目都是她愛的人的臉,只是那臉,不是真實的,只是用油墨印在紙上,被她貼在牆上,每天每天用指尖描畫了無數遍。

她遙遠的愛人,遠得她就算拼命想拉近距離,也遠得讓她想落淚。

她就連天花板上貼著的都是海報,每天晚上入睡前都要跟他道一聲晚安,在他的注視下安心入睡。

 

失魂落魄的,就連鞋子都沒脫,站到床上去,踮起腳尖想去觸碰他的臉,她把那張海報從矮矮的天花板上撕了下來,流著淚,把濕了的臉頰貼在了那張海報上面,把那張薄薄的海報抱在懷裡,低語著。

「我不想和你分開。」

 

 

 

 

(二)

有一塊肉,放到餓了很久的人面前,卻不讓他吃,真的是很不人道,是一種酷刑。

鄭允浩一直覺得自己是很能自制的人,可是他同樣也知道,他的自制放在金在中身上就是個屁。

電視裡還放著他正追得火熱的電視劇,可是金在中拿著吸塵器一直撅著屁股在眼前晃來晃去,穿著的老舊T恤沒有弄好,背後那一塊掀起來露出大片白皙光滑的後背,鄭允浩沒辦法不把視線放到那裡去。

想讓金在中不要這樣穿衣服挑戰他的自制力,又不想讓金在中把衣服穿好,不然他吃不到就算了,看都沒得看。

 

原本以為,金在中回來之後就會馬上來找他,拿著戒指和他求婚,然後他欣然答允,然後去國外領證,然後就可以把金在中完全吃乾抹淨,最後皆大歡喜。

但這只是鄭允浩一個人在意淫著的結局。

人家金在中回來之後直接就回家了,還是金俊秀把他帶回家裡交給金在中,本來鄭允浩有一肚子話要說,可是金在中不冷不熱地,鄭允浩想想也是自己理虧,沒話好說,就讓金在中姑且傲嬌那麼一會兒。

 

現在真是時來運轉,變成他成天在意淫金在中了,偶爾還不經意地腦子裡掠過一些低級幻想,比如現在就把金在中吸塵器丟到一邊,把他壓到餐桌上這樣那樣,可是金在中一定會生氣,而且本來為了換他一條命,金在中花費了很多精力,身體虛,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休養好。

倒不是鄭允浩急色,只是金在中這麼一直不表明態度,他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以前還能吃幾把豆腐,現在揩油都要被翻白眼的地步,金在中是不是不愛他了?鄭允浩十分質疑。

可鄭允浩這人豈是一個悶騷能形容的?他哪怕想問,到了嘴邊也得被金在中的冷淡憋回去。

 

金在中再一次撅著屁股從他面前走過的時候,鄭允浩就把腳伸出去,用腳趾頭夾了一把金在中腰上的肉。

突然被夾,金在中驚得要把手裡的吸塵器給差點丟掉,板著臉使勁掐了把鄭允浩腿上的肉,掐得他痛得飛快縮回去,金在中這才拍拍手,繼續打掃衛生。

鄭允浩覺得真的不高興了,他都這樣明示暗示了,為什麼金在中好像無動於衷啊,他每天都把金在中送給他的戒指戴在手上,明晃晃地在金在中眼前,可是金在中就是視若無睹,就算鄭允浩把手都湊到金在中臉上去,金在中也是頗為不耐地掃他一眼,嫌他擋了他的視線。

但金在中也不是不關心他,當他被自身血玉強大的力量弄得無法負荷的時候,金在中不眠不休地照顧了他好幾天,眼中的關切也不是假的。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呢?

 

鄭允浩吃飯的時候把碗裡的飯攪得一團糟,他還是很懷念那時候和金在中湊在一起吃飯,雖然他吃不到飯菜的美味,只能聞聞味道,也能和金在中靠得近些,現在金在中坐在他對面,不是很遠,可是就是和從前少了幾分親近。

「好好的吃飯不行嗎?」冷不丁地就被金在中把碗奪走了,鄭允浩愣著,金在中指著桌上被鄭允浩胡亂攪飯掉出來的飯粒,「不想吃就不要吃,浪費糧食做什麼?」

鄭允浩幾乎要扁扁嘴,做出一個委屈的表情來了。

不過金在中沒時間看他,接了沈昌珉打來的電話,然後拉著鄭允浩要出門去。

 

金在中除了做寵物醫生之外,現在還兼職幫沈昌珉接點活,沈昌珉覺得事情小他又忙不過來,金在中也能做的話,就讓金在中來幫忙,金在中也可以從中撈點外快。鄭允浩雖然是不在意那些錢,可是金在中在意啊,沒辦法只能跟著金在中去。

這次是說有個少女得了瘋病,成天自說自話的,去醫院醫生也看不好,家人都懷疑她撞了邪,不得已才要請人去看看是不是有什麼鬼在作怪,沈昌珉正忙著趕去老朋友那裡吃烤全羊,沒時間管這閒事,但少女的家人懇求,沒辦法就讓金在中去看看。

「我還沒吃飽。」鄭允浩摸著肚子。

可是無奈他面無表情的實在賣不起萌來,金在中不吃他那套,扯著他的衣袖把他往外面扯,鄭允浩順勢抓住了金在中的手,金在中看了他一眼,倒也沒有把手縮回去。

鄭允浩這才心理平衡點了。

 

 

 

 

 

(三)

到了阿銀的家,也沒有察覺到什麼異常,只是很普通的居民住宅,金在中在屋子裡兜了一圈,最後走到阿銀的臥室裡去。

他剛打開門就看到無數的海報貼在牆上,可見阿銀是真的很喜歡這幾個歌手,就連平時複習的書桌邊牆上,都貼滿了寫了他們名字的便簽條,好像有了他們,就有了努力的力量,不管再辛苦的複習也可以堅持。

其實金在中對於這樣的,少女對偶像的崇拜,並不反感。

雖然很多人都說,追星都是無用功,是頭腦發熱瘋了的表現。但無論其他人怎麼看待,卻也不能說,粉絲對偶像的愛,不是愛。

世界上所有的愛都相同,讓人盲目卻又讓人有前進的方向。

 

金在中在那房間裡站著,看不出什麼來,可就是覺得不太對勁,可能現在是白天,陽光很強烈,一些法力低微的鬼怪不會出來作怪,到了晚上可就不一定了。

金在中決定要在這裡待到晚上。

阿銀的母親是個善良的人,也很熱情,金在中來幫她的忙,她很感激,端了好茶糕點來招待他,還為他準備晚餐,和鄭允浩兩人吃了晚餐後進到阿銀的臥室裡,金在中特意沒有開燈,也還是沒看到什麼,乾脆和鄭允浩找椅子在臥室裡坐著。

他就不信了,在這裡待一個晚上什麼都沒有,他分明覺得不太對勁。

阿銀的母親是個好人,他吃了她的晚餐,不說事成之後收她多少錢,就憑阿銀母親這份熱心他也要幫她盡心地解憂。

 

鄭允浩倒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跟著金在中在房間裡坐著,百無聊賴地左看看右看看,冷不防被金在中從梳粧檯上找了個蝴蝶結別在頭髮上,鄭允浩這一張面無表情的臉和可愛的少女蝴蝶結搭配在一起,還真不是一般的好笑。

金在中忍了半天,撲哧笑出來,正笑得開心,看到鄭允浩盯著他的眼神深了,眼看就要俯身過來,金在中連忙就站起來,「也不看看是哪兒,你,你要幹嘛?」

結結巴巴地,想要努力裝的淡然些,可還是臉發著燙。

鄭允浩卻一臉無辜,「我怎麼了?」

金在中瞧他正在認真地看牆上的海報,金在中剛剛坐在那兒,看不到後面,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還以為鄭允浩要過來親他,臉紅著趕緊站起來,可鄭允浩壓根不是要來親他,這讓金在中有點哭笑不得。

 

「你發現什麼了?」金在中正經起來。

鄭允浩站了起來,在房間裡來來回回走了幾遍,金在中雖然不知道到底怎麼,但還是跟著鄭允浩走了幾遍。

打量著牆上的海報,金在中突然發覺了是哪裡不對勁了。

「不管我們走到哪裡,海報上的人,都在看著我們。」鄭允浩皺眉。

滿房間都貼滿了海報,海報上雖然是相同的五個人,卻姿態表情各有不同,眼睛也都是看向不同的方向,可是卻是看著房間裡的人的,不管是金在中站在哪裡,那無數雙眼睛都看向那裡,活生生地,牢牢地死死地盯住他。

金在中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四)

「您放心好了,不會再有事了。」金在中站在臥室門外,對阿銀母親安慰道。

正說著,鄭允浩就打開門走了出來,他做舔舔指尖這種俏皮動作竟然也不顯得奇怪,一副吃飽喝足的饜足表情,走到金在中旁邊的時候,還忍不住打了個嗝。

覺察到阿銀母親疑惑的眼神,金在中用力一拍男人的後背,提醒他收斂一點,那一掌拍得還真夠用力的,鄭允浩一跳,在長輩面前也不好撒嬌呼疼,只是作出一副很靠譜的樣子,露出難得的一點微笑來,恭恭敬敬地站在那。

一些小魔精最愛寄居在某些畫,甚至海報裡面來捉弄人,它們本身沒有什麼法力,他們寄居在那物件上面,擁有那物件的主人如果因為太過悲傷心神恍惚,他們就有機可乘,吸食主人的七魂六魄,來讓自己強大。

雖然只是慢慢地蠶食,可長此以往,被吸食的那個人會喪失自己的意志,失去心神,甚至死亡。

可能阿銀是因為知道自己得了癌症,覺得人生灰暗,悲傷到讓這些魔精有機可乘,才變成了那副摸樣。

既然鄭允浩已經解決了那些小麻煩,應該就沒什麼大事了。

 

兩個人一起從阿銀家走出去,準備回自己家的時候,金在中還是走得挺快的,男人也不知道鬧什麼彆扭,也不拉住金在中了,自己一個人默默的落在後面,直到金在中走出去老遠,他還螞蟻挪步一樣走著。

金在中停下來,回頭去看,看男人垂著腦袋有氣無力的樣子,真是沒轍。

雖然知道男人這副可憐兮兮的模樣並不是有多委屈,只是為了賺取他的注意力而故意裝的,可是金在中還是無奈地走了過去。

鄭允浩還垂著腦袋,看也不看他。

「你真是。」金在中把手伸到男人背後,敷衍地揉了揉,「和個孩子似的,我以前真是瞎了眼才覺得你高貴冷豔讓人嚮往。」

揉完了要把手收回去,卻被鄭允浩攥住,按住了要多揉幾下。

「你每次都打我那麼重。」鄭允浩真的就扁了扁嘴,還把衣服扯起來給金在中看,那後背真的紅了一大塊,現在還沒退下去,「現在和以前不一樣了,我也會疼的。」

金在中真是拿這個大小孩沒辦法,一路走著一路幫他揉著背,「不打你,你都不知道我在想什麼。」

「那你告訴我,你在想什麼?」

鄭允浩真的很想知道,他也不傻,感覺得到金在中是在暗暗跟他鬧脾氣,可金在中就是不說明白到底是為了什麼。

「怪我太天真,以為我不說,你真的就明白。」金在中說著又有點火大,也不幫鄭允浩揉了,反倒又用力拍了他一掌。

疼得鄭允浩都快眼淚汪汪,金在中說他這樣的面癱還故意弄得眼淚汪汪來博取同情看著真是討厭,一溜煙跑到前面去了。

 

 

 

 

(五)

回家比較晚,兩人都是隨便洗洗就睡覺了。

雖然是同床共枕,可金在中說不想的話,鄭允浩這樣的紳士也不可能會做霸王硬上弓的事情,即使身體會難免控制不住的發著熱,放在眼前的肉看著卻不能吃,可如果硬把他吃掉了,可能以後都吃不到了,與其吃不到,倒不如不能吃算了。

鄭允浩琢磨著金在中對他說的話,琢磨到天都快亮了這才有了朦朧的睡意。

就在快要睡著的時候,感覺到金在中醒來了,側過身子把手伸過來撥弄他的睫毛,弄得他癢癢的,可是不想睜開眼睛。

被愛人注視著入睡實在是不能再美妙的事情,就算他還沒睡著,也不能打擾了此刻的寧靜。

金在中看了他很久,輕不可聞地嘆了口氣,小心翼翼地把他的手從被窩裡撈了出來,鄭允浩裝作熟睡,讓金在中握住了手,他知道金在中正在看他手上套著的戒指,看得很還很專注,一動不動地握他的手握了很久。

最後就握著他的手,摸著那枚戒指,挨著鄭允浩躺下繼續睡了。

金在中挨著他,把腦袋依在他的胳膊那,睡容就像個小嬰兒,睫毛長長,嘴唇紅潤,讓鄭允浩覺得可愛的很。鄭允浩等到金在中睡著了才敢睜開眼這樣放肆地看著他,幫他撥開嘴角粘著的一絲頭髮。

其實鄭允浩心裡模糊有了點覺悟,可是很快就捉不到端倪,只得作罷。

 

早上還來不及安安穩穩吃個早餐,就被沈昌珉的連環奪命CALL給打斷了,說是阿銀那件事沒有解決,甚至她病的更厲害了,今天淩晨的時候差點要翻身從病房的窗戶跳下去,要不是被人發現得早,攔腰把她抱下來,可能她就跳下去了。

不太可能啊,金在中困惑了,他分明是把那房間裡的魔精都清理了。

但是也不排除阿銀身上有魔精,只不過那小東西存在感太低,膽子又小,一般情況下大白天的看不出來。

看來還是得走一趟。

鄭允浩嘴裡叼著一個油條,被金在中揪起來對桌上的肉包伸手作戀戀不捨狀,金在中雖然很想把這面癱吃貨也打一頓,但還是拿了肉包塞到他手裡,把牛奶裝在紙杯裡讓鄭允浩可以拿著喝。

因為挺擔心那個女孩子,所以金在中也吃不下早飯,鄭允浩舉著牛奶非要他喝一口,金在中嫌煩得很,就當作沒聽到,卻被抓住了不准他走,正要張嘴凶他又要做什麼,就被鄭允浩堵住了嘴,直到嘴裡充滿了溫暖的液體,金在中才知道發生了什麼。

鄭允浩嘴邊一圈奶沫,還盯著金在中眨巴眼。

金在中立馬就炸毛了,「你個犢子!!你噁心不噁心!!往我嘴裡吐牛奶!!」

 

 

 

 

(六)

因為被吐牛奶的事,臉上的表情實在好不到哪裡去,不過看到阿銀父母還是要撐起笑臉來安撫他們,鄭允浩垂頭喪氣地跟在後面,一看就是被打得很慘。

金在中進病房去,看到那女孩子是比之前更嚴重了,現在臉色慘白慘白的,眼下一片烏青,聽阿銀媽說她不讓任何人靠近她,靠近她的話就胡亂尖叫。

吩咐不許任何人進來,只留下鄭允浩,其他人都出去。金在中這才慢慢地走近阿銀,阿銀看他過來就拼命往角落裡縮著,金在中總覺得她在衣服裡藏了件什麼東西,因為怕讓人發現,所以都不讓別人接近她,把它護得牢牢的。

金在中盡可能地接近她,阿銀揮著手不讓他過來,金在中眼疾手快地把她的手給抓住了,很快地她就安靜下來,金在中只是略微施了一點法術讓她可以不這麼狂躁,可以乖乖聽他的話。

阿銀還是發著抖,眼淚掉著,「你們…你們是要來把他搶走嗎?」

「他?」金在中放輕聲音問,「誰?」

鄭允浩也走了過來,金在中聽到了少女懷裡護著的東西因為害怕鄭允浩的煞氣而發出的尖利的吱吱聲,這魔精倒也狡猾,之前來的時候還能隱藏自己不發出聲音,不被發現,現在同伴都死了,它肯定也覺得害怕,所以隱藏不了自己了。

 

阿銀雖然不是自願的,可是在金在中的控制之下,還是把它從懷裡拿了出來。

果然是一張海報,疊得整整齊齊的,很愛惜地揣在懷裡,金在中把它展開來,那上面是阿銀最喜歡的那個組合裡的一個人,似乎是現在正當紅的偶像,叫做JAE的,海報本身沒什麼問題,詭異就詭異在上面附著的魔精,它因為阿銀的執念和愛而來,在她脆弱的時候蠶食她的靈魂。

「求你,求你別把他帶走,求你。」阿銀哭得絕望,好像金在中要從她那裡拿去她僅有的一點精神寄託。

金在中不可能會放縱這魔精害人,把海報交給了鄭允浩處理,捂住了少女流著淚的眼睛,輕聲安慰她,「都不是真的,不要相信,你別害怕,別傷心,快振作起來,早點治好病,才能更長久地去愛他們。」

阿銀失聲痛哭了起來。

 

阿銀家裡不是很富裕,看一場演唱會的門票就貴到讓她無力負荷,她原本想快點長大,自己掙錢去看他們的演唱會,可是卻得了癌症,她真的很害怕,怕自己活不長,都不能親眼去見見他們,父母心疼她,給了她錢,讓她去圓了自己的心願。

可是她太笨了,什麼都做不好,票早已經售空了,她不得已買了黃牛票,卻受了騙,最後只能站在門外,聽著那裡面傳來的歌聲,她和她愛的人,就只是隔著一道門,她聽得見他們,卻看不到他們。

她哭著鬧著要進去,可是怎麼可能呢,沒有人會放她進去。

所以她靠著門默默流淚,在冰涼的地上坐著,聽完了整場演唱會。

這是她第一次來看他們,也可能是最後一次。

癌症不是無力回天的疾病,可是如果治不好,她真的就再也無法完成自己的心願了,懷著一顆炙熱的心,跌跌撞撞的,只希望看他們一眼。

可是他們聽不到她的心。

 

 

 

 

(七)

金在中是善良的人,心又很軟,所以他沒有收阿銀父母一分錢,還答應了阿銀帶她一起去看演唱會,臉色蒼白的少女原本黯淡的眼睛突然亮起來,拉著他的手孩子一樣的歡欣,金在中被感動了。

粉絲對偶像的愛,很多人嗤之以鼻,說它什麼也不是。

但事實上,那種愛,也真的很執著。

誰也沒有資格嘲笑它。

 

鄭允浩特別討厭人多擁擠的地方,所以去看演唱會的時候,緊緊皺著的眉毛就沒有放鬆的時候,一群小女生的尖叫也讓他不耐煩,捂住了耳朵唯恐不小心刺破了自己的耳膜,金在中踢了他一腳,他才站起來裝模作樣地興奮大叫了幾聲。

惹得前面幾個小女生一直追問他是不是男仙,還誇他好酷好有型。

可只有金在中知道,這傢伙有多難纏。

阿銀亮晶晶的眼睛一直目不轉睛地盯著舞臺,掩不住心裡的激動,臉蛋也紅撲撲的,說我愛你比誰都要說得大聲,金在中看著她,也被她這樣開心的情緒感染到,忍不住笑起來.

唱到抒情歌曲的時候,大家都手拉手做人浪,這時候鄭允浩比誰都積極,趕緊站起來抓住金在中的手,高高興興地揮來揮去,金在中瞪他,但因為心情好,就不跟他計較了,跟著旋律哼著歌。

 

沈昌珉來興師問罪了,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喋喋不休。

「你們怎麼老這樣,都說了做我們這行的,不是義務勞動,是要收錢的,你每次都去幫忙不收錢,我的收益從哪裡來啊?不都說了四六分成的嗎?為什麼這次你又是分文不收?我說你這心腸也太慈悲了吧?要不要我弄個牌坊把你給供起來啊?」說著換了一條腿翹著,「我不管,你看吧這事怎麼弄,我沒收到錢我是不會走的啊,不然你就自己掏錢,不然下次有活不讓你接,早晚這樣下去,別人還以為我沈大師是社工呢免費服務,你知不知道你不收的那些錢,夠買多少肉了啊,換成水果也有一大堆了…」

鄭允浩習以為常地掏掏耳朵,這邊耳朵進那邊耳朵出了。

金在中從廚房出來,端著早上就放在爐上燉著的雞湯,還沒打開蓋子,那香味就飄滿了整個房間,讓人垂涎欲滴。

沈昌珉那廝比鄭允浩跑得還快,搖著尾巴眼睛眨巴眨巴,「今天中午吃的什麼菜啊?我能留下來吃飯嗎?」

鄭允浩很是怨念地盯住他。

金在中在雞湯上撒上香蔥,拍了拍手,很是大度,「去洗手吧。」

沈昌珉屁顛顛地去洗手了,把討錢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鄭允浩的眼神更加怨念了,要沈昌珉留下來吃飯,那誰也別想吃飽,那貨是食物焚化爐。

 

沈大師飽食之後用牙籤剔著牙,在沙發上懶洋洋地臥著,鄭允浩摸著沒填飽的肚子猛吃水果,沈昌珉突然發話了,「你們什麼時候領證擺酒啊,我還想吃大餐呢。」

這不說還好,一說鄭允浩就委屈了,前一秒還埋怨沈昌珉吃得多,後一秒就把沈昌珉當作知心好弟弟來傾吐,還不時瞄瞄廚房,看金在中有沒有從廚房裡出來。

沈昌珉聽完了噴了他一臉,「瞧你看著也不蠢,怎麼是榆木疙瘩腦袋啊?」

 

 

 

 

(八)

鄭允浩突然纏著他說要回老家一趟,金在中算算也是很久沒有回去家裡看父母了,也要去山上看看奶奶,幫她拔掉墳上的雜草才行,所以簡單收拾了一下,和鄭允浩一起回家。

上次回家發生的事情還歷歷在目,想著回去之後再也沒有奶奶笑眯眯地給他做愛吃的飯菜了,就覺得眼眶一濕。

看金在中一路上沉默不語的,只看車窗外的景色,鄭允浩知道他在傷感什麼,只是摸著他的頭,在他的頭頂輕輕吻一下。

金在中父母是知道他的性向的,看到鄭允浩的時候,心中已經了然幾分,只是不見閔律覺得有點奇怪,但是只要自己的兒子過得開心,依靠的人足夠穩妥,能好好照顧他一輩子就行了。

鄭允浩也拿出了一副好女婿的模樣,幫著做這做那,不愛笑的臉也堆滿了誠懇的笑容,讓金在中父母可以安心。

得知鄭允浩曾經是鄰居的時候,金母很是懷念地想起了小時候的在中,小時候的在中就長得很漂亮,粉嘟嘟的,可是脾氣卻很壞,很蠻橫,只有隔壁家的小孩,也就是鄭允浩還願意和他一塊玩,處處讓著他。

「媽。」金在中有點埋怨,「多少年前的事了,還拿來說,現在都是他欺負我。」

「怎麼不能說了?」金母想起來都覺得很好玩,「那時候你和他玩過家家,非要把毯子罩在人家頭上,逼他做你的新娘子,你忘了嗎?允浩那時候還哭哭啼啼地不肯,說明明長得漂亮的才是新娘子,怎麼也不和你一起玩了,後來還冷戰了好幾天呢。」

金在中被說的不好意思,臉上一紅。

原來他對鄭允浩的執念,從很小的時候就有跡可循了。

 

上次是金在中一個人翻過圍牆去隔壁,現在是他和鄭允浩一起,鄭允浩先翻過去,金在中要跳下來他非說不安全,非得把金在中牢牢地接住才放心,此刻的心境和之前又很是不同,金在中坐在牆頭上,看著鄭允浩仰頭看著他,突然有幾分感動。

院子裡的香樟樹還是那麼長得那麼好,天氣涼了點卻還是很蔥郁,鄭允浩蹲在樹下扒著土,金在中知道他肯定是在找那個盒子,也就隨他去了,在院子裡四處轉轉,哼著歌閒適的很。

卻突然被人抓住了手,在手心裡放上了一個東西。

「你可能不記得了,在我們的寶藏下面還有一個寶藏,那是我媽祖傳的戒指,你很喜歡,小時候淘氣,覺得你喜歡就要送給你,所以偷偷拿走了,被我媽懷疑,我也不承認,被打了也還是強撐著。」鄭允浩臉上還有塵土的痕跡,看著有點傻卻又很真誠,「因為你喜歡。」

金在中眼睛紅了起來,看著戒指不吭聲。

不多話的做什麼事都沉著的鄭允浩有點慌了。

「可能我一直都比較笨,不知道你到底想要什麼,不太會說話。」

「可我還是想讓你明白,你對我而言,很重要,非常地重要。」

「現在的鄭允浩已經不是從前的那個了,你給我一條命,從此以後,我和之前那些再無瓜葛,我只是你一個人的。」

金在中一直不說話,讓鄭允浩都手足無措起來,握著金在中的手跪下來,也不管金在中答應不答應,把那枚戒指套在了他的無名指上。

「我,我只是想說,你嫁給我吧。」

從來主動的都是自己,所以難免會覺得委屈,不是不了解對方的心意的,只是男人木訥得要命,從來都不會明確地把自己的心意表達出來,愛不是掛在嘴上說的,但是卻很想從男人嘴裡知道,自己到底在他心裡是怎麼樣的位置。

因為這點任性,所以回來之後一直不說,和男人使著小性子。

並沒有想從這木訥的男人嘴裡聽到什麼動人的話語,想著自己琢磨些時間也就會想明白,其實一直都沒有什麼大的期待的,可是突然從男人嘴裡聽到這樣的話…

真是讓人很想落淚。

 

金在中撲了過去抱住他,那力量之大讓鄭允浩都接不住他,被他壓倒在草地上,卻還是牢牢地把金在中抱住了,親吻他的耳朵。

就像幼年時的自己,蠻橫無理的,霸道地把鄭允浩壓倒在地上,讓好脾氣的鄭允浩接住他,抱緊他。

溫暖的陽光照在兩人身上,香樟樹被風吹得嘩啦啦,一切和從前都沒有什麼兩樣,所有繁雜的聲音都掩不住那一句帶著哭腔的回答。

「我願意啊,我願意。」

 

 

 

 

(九)

鄭允浩也沒有自己家的鑰匙,不過鎖著門現在也難不住金在中了,只要用點法力就能瞬移進去,屋子裡竟然也不算太髒,床鋪也都還在,只是少了以前的很多擺設,有點空,金在中很是懷念,把屋子裡收拾了一下,抱了枕頭被褥想在這裡睡一個晚上。

鄭允浩以前的臥室他小時候是常來的,兩個小男孩兒靠在一起,開心地看著小人書,要嘛金在中就搶鄭允浩的家庭作業來抄,抄得手累就逼著鄭允浩幫他寫,鄭母會端著點心水果來看他們兩個,金在中總會把啃了一半啃不完的蘋果塞到鄭允浩手裡,去剝橘子吃…

能想起來的回憶還有好多好多,那溫馨的場景仿佛就在眼前,只是都回不去了。

幸好現在他們還擁有彼此,還能肩並肩躺在床上靠在一起。

 

金在中睡不著,坐起來扒著窗戶看外面的月色,聽到身後鄭允浩也醒來了,剛想回頭去看,突然被毯子給蒙了頭。

他頂著毯子無奈,「你幹嘛啊?多大的人了還玩這個。」

鄭允浩隔著毯子親他一下,「總得讓我欺負回來吧。」

「你欺負我還不夠嗎?」金在中想想就委屈,現在成天在家裡任勞任怨,做飯做家務,完全淪為家庭煮夫了,這還不夠慘嗎?

可是當毯子真正被掀開來的時候,看到鄭允浩認真的眼神,金在中卻不由自主地臉紅了,他對著鄭允浩總是臉紅的毛病還是改不掉,大概是因為滿腔的愛意怎麼也澆不滅,看到他就覺得沸騰,燒的他臉紅心跳。

「還不夠。」鄭允浩聲音突然有點啞了。

金在中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來了,膽怯想逃,卻被鄭允浩捏住了下巴,嘴唇覆了上來,這看起來冷漠的男人,卻有著異常柔軟的嘴唇,帶著令人迷醉的溫度,感覺舌尖在嘴唇上描畫著,然後探了進來,纏繞著他的。

從前,幾乎是想都不想敢想,他心目中的初戀,神祇一樣的男人,會這樣和他溫柔地接吻,把他抱在懷裡。

隨著吻的加深,濕潤的吻讓他全身都發燙,感覺麻癢的感覺從背脊慢慢爬上來。

 

等鄭允浩放開他的嘴唇轉而吻向他的脖頸的時候,金在中都感覺快缺氧,大口大口喘著氣才能讓自己不至於太過緊張,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已經躺了下來,鄭允浩抬起臉居高臨下地看著他,又很按耐不住地在他嘴唇上咬了一口。

金在中被這不輕不重地吻咬得一抖,整個耳垂就被鄭允浩含住了。

鄭允浩親著他的耳朵,還用牙輕輕噬咬著,舌尖甚至探進來,那種深入的癢感讓金在中難耐地縮起了肩膀,可男人還覺得親不夠,把他整個人抱著翻過去,把火熱的吻纏綿地印在他的背上。

雖然隔著衣物,金在中還是很明顯地感覺到了鄭允浩腿間的火熱,緊緊地貼著他,告訴他男人此刻是多麼的想要他,想著如果他進來,肯定會很疼,覺得有點膽怯,卻不想讓他停下來。

 

 

(....省略,是不是很想揍我)

 

 

第二天要出發回首爾,是強撐著才沒有表現得異常,父母送他們走了一段路,金在中也不想讓他們再多送,太麻煩了,催促他們快點回去,等確認了父母看不到他,已經走遠了,金在中就整個癱軟了,差點就要丟了行李坐到地上。

「你下次別想碰我,媽的,真是要人老命。」

鄭允浩知道他是在鬧小脾氣,也不多說什麼,把金在中行李拿過來,火車就快要開了,金在中在這樣磨蹭下去絕對趕不上了。

「腰好疼,真是的,我都說不要了你還…喂!你是有多饑渴啊!」

「你知道不知道,縱欲過多是不好的。」

「我這得休養多久才能好啊,你看我脖子這裡,丟人不丟人啊,到處都是紅印,你倒好,乾乾淨淨的很,神清氣爽了吧!」

金在中這囉嗦的脾氣是跟沈昌珉學的吧,和金在中這麼多年了,金在中的脾氣鄭允浩還不了解嗎,他這是因為兩人初夜太害羞了所以梗著脖子到處挑刺,如果不想個辦法成功制止他,他可能會一直這麼囉嗦下去。

鄭允浩提著行李停下來,打量著金在中很是嚴肅地想了想,金在中被打量得有點頭皮發麻,想往後退幾步,不過鄭允浩沒給他這個機會,直接就把他打橫給抱起來了。

「喂喂喂,你幹嘛啊!別人都在看啊!」

「你不是腰疼嗎?你管別人看不看。」

「你閉嘴!你這是唯恐別人不知道我們昨天怎麼樣了嗎?!」

「你聲音比我更大。」

「………」

「………」

「喂,你昨天說的話都是真的嗎?」

「哦,那個啊,沈昌珉教我說的。」

「……我看我們還是分手吧。」

 

 

 ==============番外完===============

 

 

這文說了不恐佈的,對吧?!

文中幾個幫助鬼朋友的故事也很讓人動容

當然最精彩的還是允在自身的故事

是不是很峰迴路轉的感覺?

原本以為是這樣這樣沒想到卻是那樣那樣

但故事轉合的卻一點也不讓人覺得突兀

所有的劇情承接都非常合情合理

再次佩服作者說故事的功力!

唯一讓我覺得有些突兀的地方就是最後在中的生世

不知是一開始就設定好的還是後來想到的

若說是為了允浩的重生才必需做這樣的安排

其實安排一個高人也是可以讓允浩重生的

不管怎麼說~優亞又再次讓我們體驗了一個好故事!

 

最後的番外優亞說靈感來自於在飯做的一個視頻

講的就是一個粉絲買了票卻進不去站在門外守候著的故事

這個也太杯具了!買了票卻不能進去,要我真的會哭死!下個故事待中秋節過後哦~~先預祝大家中秋節快樂!!!7e3e6709c93d70cfd1e14b6bf9dcd100baa12bb9  中秋節包子糖卡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