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找遍了附近的街道,在中最終也沒能找到俊秀的蹤影。

不知道那孩子能到什麼地方去,他擔心不已又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和俊秀認識還不到一天,並不瞭解他,更不知道他可能到什麼地方去。他應該也有朋友和同學吧,所以想必也會想到辦法。

只是這樣會讓他心裡格外難受。

後來實在是走不動了,他才轉身朝著鄭家走去。

就這麼跑出來允浩和昌珉應該會很擔心,他當時什麼也沒想就跟著俊秀跑了出來,卻絲毫也沒見著俊秀的影子。其實俊秀只不過是在鄭家的門外找了個地方躲起來,看著在中跑遠之後才真正離開。

雖然只是無意間聽到了他們的對話,可他怎麼卻不想在中為難。

 

回到家之後在中已經沒多大力氣。走了那麼遠的路卻一無所獲,加上出門之前和允浩之間鬧得不愉快,似乎都被自己給搞砸了。

原本只是想要幫俊秀的忙而已,卻給弄成這個樣子。

「在中。」

昌珉在樓梯口等著他。

「怎麼還不睡?」

他記得他跑出去的時候已經天黑了,又找了好幾個鐘頭,現在應該已經差不多淩晨,昌珉這孩子卻還雙目有神地坐在樓梯口等他。

「老爸剛才出門去了,說是去找你。」

在中這才想起幾個小時前出門的時候什麼也沒顧得上,手機也還放在房間裡。

「昌珉,我累了,你打個電話給你爸爸說我已經回來了好嗎?」

點了點頭,昌珉朝著樓下客廳跑去。

嘆了口氣,在中朝著樓上客房走去。

 

其實自從發生了關係之後,在中一連好幾天都在允浩的房間裡過夜,儘管如此,允浩也只是在房間裡批閱文件到很晚才會洗澡睡覺,往往那時他早就已經做著各式各樣的夢。為了不打擾到允浩工作,他自己又回到了客房。

他和允浩之間的確存在著很多問題,或許是他不懂得要怎麼照顧人要怎麼去愛,也可能是允浩真的沒有時間沒有經歷,他只不過是需要一個能夠陪在身邊的人而已,但那並不一定非得是愛人。

可能真的僅僅只是怕孤獨。

原本以為他只要能夠和允浩在一起便什麼也滿足了,能夠留在他身邊,即使永遠這樣並不到相愛的關係,他就別無所求。現在看來,人潛意識裡的欲望是會隨著時間的增長,相處的深入而變得有增無減。

他現在就是這樣。

他也曾經想過或許真的是他不夠努力,或許允浩對待愛人一直都是這樣,他應該慢慢習慣才是,可經過了俊秀這件事情他才真正明白過來他和允浩之間始終存在的那道鴻溝。這段感情沒有他想像得那麼理想化,允浩也並不是那麼完美的人。他始終是個商人,他看待任何人都會站在一個十分理性的位置上,可自己卻不行。

自己是個感性的人,所以要是再遇到這樣的情況,怕是真的會激化了他們之間的重重不合。

 

第二天在中賴床了。

不僅是因為頭一天太勞累所以不想起床,更是想到他和允浩見面之後一定會避免不了尷尬的氣氛。

聽著允浩離開之後他便從床上坐了起來,昌珉也被允浩開車送去了學校,他呆在家裡根本就是無所事事。正想著要找些什麼事情來做,甚至在計畫要不要再出去找找俊秀的蹤影,他沒有可以依靠的人,說不定會在街上,這個時候電話卻響了起來。

「喂,你好。」

[哥‥‥]

在中一怔,聽著電話裡傳出的聲音咬著下唇。

[哥,明天是我生日,你能不能‥‥來陪我過生日‥‥]

在中這才想起,明天的確是英生十九歲的生日。

英生以前的十八個生日都是跟著自己過的,不管再艱難那也是每一年當中少有的快樂日子中的其中之一。只是誰也料不到今年發生了這麼多的變數。先是父親的去世,隨後自己來到鄭家,再然後在鄭家遇到了那個拋棄他們父子三人的母親,最後英生實在捨不得割捨掉那份母子親情而選擇離開他這個哥哥回到母親身邊‥‥‥

他記得他那天一急之下確實和英生斷絕了關係,事後他也想過他處理地是不是太過於苛刻了,畢竟這件事從頭到尾都和英生沒有一絲一毫的關係,或許等到英生知道自己的身世他也會覺得難以接受。

[哥‥‥你能來嗎?]

[哥,我等你,拜拜。]

一直是他一個人在自言自語,在中找不到話來回答他便只好一直不做聲。

要去嗎?

英生肯定是希望他去的,只是去了那就無可避免會看到那個人。現在英生已經待在了沈家,他只不過是個外人而已,頂多算是個將他養大的恩人吧‥‥‥

似乎越來越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在中啊‥‥」

管家推門而入,正好看到他掛了電話。

「怎麼了?」

「剛才先生走得匆忙忘了帶手機,我待會兒要去工廠一趟,你也知道,這工廠和公司並不在同一個地方,我又不順路,我看能不能‥‥麻煩你幫我送去給他?」

昨晚就看出他們兩人關係變得不太對勁,管家也是努力想才想到了這麼個法子讓他們好好見面,等到見面之後什麼都好說。

在中點點頭,只能答應。

 

進了公司之後,一路上都有不少人跟他打招呼。

由於經常來送飯的原因,所有人都知道這個金在中是在鄭家幫忙照顧昌珉的人,雖說時不時也傳出點風聲說他們有什麼什麼樣的淵源,可這些話終究會在傳入允浩耳朵之前被扼殺。在中也沒想那麼多,熱情地同他們打招呼,隨後到了允浩的辦公室。

辦公室的門微敞著,他正想著是敲門進去還是直接推門進去,卻突然將視線正好停留在了門縫處能夠望到辦公桌的地方。

猛地推開門,他在這種時候怎麼也沒辦法把持住自己。

「你怎麼來了?」

推開靠在自己身上的秘書,允浩直起身子詫異地望著他。

秘書正在和家裡的丈夫鬧離婚,似乎是那個男人在外面找了個另外的女人還搞大了別人的肚子,允浩有些同情她便花了點時間安慰,秘書也放心地靠在他肩上哭泣著。好不容易停止了哭泣,卻突然闖進來一個人。

「我只不過是來送手機而已。」

將手機放到旁邊的圓桌上,在中看了他一眼隨後跑了出去。

「鄭總,這個‥‥」

「然他去吧,你準備一下待會兒十分鐘之後開會。」

朴有天取消了合作案,他就必須儘快找到合作的公司才行,否則這項工程他一個人實施起來有些困難,雖然也不是不可能,只是他從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

在中的事‥‥還是等等再解決好了。

 

 

 

 

<34>

自己看到的一定都不是真的。

金在中堅信這一點,因為他默默關注那個男人一年多,知道他絕不會是四處沾花惹草的人,若是真的風流成性,他分明有那麼多資本,何必等到這個時候。所以他絕不可能為了這件事生氣,也相信允浩不會做出那種事。

可他的確很委屈很難過,為的是允浩剛才對待他的態度。不說應該追出來解釋清楚,至少也不能說出那句話。

[你怎麼來了?]

明明什麼事也沒有,可那句話聽起來卻反倒有了其他的意思。

他不知道他該不該多想該不該誤會該不該在這種情況下無理取鬧,可他分明有那麼一瞬間在允浩眼中看到了一絲絲煩躁的情緒,不知是否與他有關。

「小青年,有興趣陪我喝杯咖啡嗎?」

聽到聲音回過頭,在中看到端著兩杯即溶咖啡的朴有天站在身後。

 

很久都沒像這樣平靜地和他坐在一起喝咖啡,還是這樣端著一杯廉價的即溶咖啡坐在路邊步行街供路人短暫休憩的長椅上,在中反而鬆了一口氣。

有天能夠選擇跟他這樣自然地相處,應該是從以前發生的那些事情當中走出來了。

「最近還順利吧?昨天在街上遇見卻沒來得及問你的近況,不過我看你應該是過得不錯的樣子,那樣我就放心了,把你送到他身邊去也算是我做了一件好事。」

有天故作淡定地說著,但嘴角的苦澀卻騙不了人。

在中裝作沒看見地轉過頭去,小心翼翼地吹著杯中滾燙的咖啡。

「我過得挺好的,他們都對我很好。」

只是最近出了點狀況而已。

有天也不是瞎子。

在中本來就是個將所有心事都寫在臉上的人,若不是因為看到他一個人神情恍惚地在街上搖晃,他也不會放下手頭的工作讓秘書將車開回公司,自己想著辦法來和他聊天想要逗他開心。而能夠左右在中心情的人,應該就是鄭允浩了。

昨天他還喜笑顏開地說鄭允浩是他的愛人,昌珉是他的兒子,不開心的事情應該也是剛剛才發生。

 

「明天是英生的生日,他有邀請我。」

「哦‥‥」

原來英生邀請了有天。

也對,畢竟有天是對他們全家都有恩的人,英生也一直將這個人當做自己努力的目標,況且沈家和朴家本來就有著友好關係。

「英生跟我說過,他很希望你能去看看他。」

有天也不知道他這個好人做得對不對。

明眼人都能一眼看出在中對英生至今仍是疼愛有加,沈家的事情根本就不能成為破壞他們兄弟關係的導火索,即使堅持說著斷絕關係的話,可這麼多年的感情,在中這種重情重義的人根本不可能割捨得下。

「如果覺得為難,就說是我硬拉著你去的也行,你也很久都沒見到英生了。」

「謝謝你,有天哥。」

這確實是個很好的主意,沒人會起疑心也沒人會多說什麼。朴有天和這兩兄弟的交情沈家也是一清二楚,他做這個中間人倒是最合適不過。

其餘多餘的話題是一個也沒有,兩人一直坐到杯子裡的咖啡冷得透徹才分手各自回家。

 

在中回到家的時候家裡除了陳管家和保姆之外,昌珉和允浩都還沒有回來。管家說昌珉是被沈熙妍給接走了,到沈家去準備明天一起慶賀他小舅舅英生的生日,在中點點頭沒多說什麼,隨便吃了點東西便進屋洗澡睡覺。

因為朴有天終止合作的原因允浩召開的會議一直持續到淩晨兩點,回到家的時候在中已經睡得很熟。他走進在中的房間看了看,隨後回到自己的臥室休息。

本想著早些回來和在中解釋一下上午在辦公室裡發生的事,可最終還是被開會給耽擱了。

 

第二天一大清早在中便被電話給吵醒,是頭一天見面的時候和有天約好一起去沈家的時間,他將手機放在枕頭邊上生怕耽擱了時間。

畢竟是去沈家,他希望他不會在那個地方莽撞出醜。

「我有事先走了!」

穿著白色襯衫黑色底褲,在中提著昨天回家路上給英生挑選的禮物從樓上下來,朝著餐廳的方向打了聲招呼,卻沒料到允浩正在吃早餐。

最近他總是忙,已經差不多一個星期沒呆在家裡吃過早餐。

 

當然忙,只是允浩因為昨天一直都沒找到機會和在中解釋便想著早餐的時候和他說說那件事,於是乎慢吞吞地坐在餐桌邊一邊吃著早餐一邊等著樓上的人下來。

「咦?這麼早到什麼地方去啊‥‥」

管家正巧端著在中的早餐從廚房裡出來,卻看到那個白色的身影飛快地閃出大門。

「哦!對了,今天是他弟弟的生日,昌珉不是也去了嗎?」

允浩恍然大悟,也放寬了心。

「先生,你要不要也去看看?」

陳管家建議著,想著這說不定也是個讓他們兩人和好的機會。如果允浩追出去的話,然後兩人開著車一起去沈家,想必這兩天的不愉快也會得到調試。他打著自己的如意算盤,卻沒想到在中或許會有其他打算。

 

於是允浩急匆匆地準備出門去追在中隨後兩人一起到沈家去的時候,正好看到在中笑著坐到朴有天的車裡。隨後朴有天開著他那輛嶄新的跑車呼嘯而去,他根本還來不及去車庫裡將車子取出來。

明知道在中和那人不可能再扯上什麼關係,可那抹笑容著實讓他心裡不舒坦。

直覺告訴他,朴有天不可能這麼快就對在中死心。

在中卻可能對他灰心。

沈家他也用不著去了,改天抽空送份禮物去給英生就好。他知道這種情況下到沈家去一定會讓剛剛同車離開的那兩人措手不及,說不定也會讓他看到他不想看到的東西。與其如此,倒不如安安心心去公司處理剛剛有些眉目的合作案。

只是他太高估了自己。

這種情況怕是很難安下心來吧?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