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如果沒有其他事情的話,我想先下班了。今天你讓我做的事情我都完成了,還把這個星期的帳單清理了一下。」

「清理帳單是我打算明天安排給你的工作。」

無奈地笑了笑,崔東旭也知道在中超額完成工作的原因,便不再過於深究。反正他做事情沒出什麼紕漏,該做的不該做的都做了,自己這個做老闆的還能多說什麼。做了那麼多他也沒要求多加工資,只是希望每天能夠提前一點時間下班。

「那我可以走了吧?」

「去吧,路上小心一點。」

看著他歡喜地提著東西離開婚紗店,崔東旭拿出手機看看時間,確實也不怎麼早了,於是撥了電話告訴妻子自己會早一些回去吃飯。

看在中那麼積極,他也忍不住有些想家了。

 

離開婚紗店之後,在中並不著急去醫院,而是繞路回了一趟家,燒了一些簡單卻很營養的飯菜放在鍋裡保溫,隨後一如既往地在桌上放了一張便條。

俊秀正在準備高考,這段時間的伙食不能怠慢了他。只是允浩那邊也需要照顧,他分身乏術只能先回家來做好了飯菜再將鍋裡燉了一整個下午的補湯盛在保溫桶裡提到醫院去陪著允浩吃晚餐。雖然忙碌了點,但這樣的充實生活倒是讓他覺得安心不已。每天自己期待的事情,就是看著允浩一天一天好起來。

腿似乎真的沒辦法恢復原狀了,但醫生說基本的走路應該不會有太大問題,只要營養充足也不再出差錯的話。

 

慌慌忙忙提著東西出門,正好碰到了剛放學回來的俊秀。

「哥!」

「俊秀啊,飯菜都在鍋裡,你回去自己端出來吃,然後好好看書等我回來,記得把電飯煲和天然氣爐子都給關了。如果來不及洗碗就留著吧,我晚上回來再洗,等我回來給你帶宵夜。今天有沒有想吃的東西?」

「知道了,哥。」

俊秀笑著將他送出家門。

「哥回來給我蒸蛋就好了。」

在中點點頭便小跑著離開了,俊秀搖搖頭轉身上樓,卻突然望見門外的有個熟悉的人影。

「大壞蛋,你來幹什麼?」

雖然很長時間沒見,但他不會忘了這個人。如果不是他,恐怕自己也不會有了在中這麼一個無法挑剔的哥哥照顧著自己。雖然有過不少誤會,但心裡始終還是感激的。

朴有天從拐角處走出來,有些尷尬地站在原地。

本來並不明白這幾個人之間的事情,但現在他也能看得出在中和允浩之間的那些情愫,這個人似乎也想介入,只是沒那個機會。

「你來看我哥哥的吧?他剛走,你應該也看見了。」

「那我先走了。」

朴有天朝他笑了笑轉身準備離開。

「你還沒吃飯吧?我哥做了飯菜,每次都做好多,我吃不完也都浪費掉了,你跟我一起吃飯吧。」

不知為何,看他那種表情總覺得怪可憐的。

 

坐在餐桌邊,看著這個十八九歲的少年從廚房裡端出一道道營養的菜,有天便也知道對待這個弟弟金在中確實用了不少心思。雖然做這些菜花不了多長時間,但葷素搭配得當,對於高考的學生來說確實是不錯的食物。再加上那一小盅煲湯,營養豐盛。

「托允浩大哥的福,我最近每天都有湯喝。」

將小盅裡的湯倒出一半在另一個碗裡遞給有天,自己端著小盅裡的湯喝了起來。

「確實很好喝。」

放下碗,有天意猶未盡地擦擦嘴。

「多吃點飯吧,反正我看鍋裡那麼多。哥他總是以為我能夠吃很多,可我哪有那麼大的食量?早晨還給我準備了課間吃的東西,中午又給我準備了下午吃的東西,晚上吃了晚飯睡覺之前還有宵夜和牛奶。哎‥‥」

「他是為了你好。」

「我知道啊,所以我就算撐不下了也會吃下去。」

埋頭吃著東西,有天勾了勾嘴角。

看來一開始他和允浩的想法果然錯了,這個金俊秀確實是個單純的男孩子,並不是偷竊成性的人,有了在中的調教,現在明顯比一開始的時候乖巧懂事了許多。

不得不承認,在照顧人這一方面,在中確實是十分厲害。

在他的照顧下英生成了出色的大學生,昌珉粘他粘得厲害,現在連金俊秀這麼一個彆扭的小子也成了乖乖學生。

「其實你們之間的事情我一直都不清楚,不過哥哥看起來是真的很喜歡允浩大哥,每天晚上睡覺之前都還會問我明天該做些什麼東西送過去給允浩大哥吃,有的時候還會擔心得睡不著覺。只可惜允浩大哥出了那樣的事,否則哥哥一定會很幸福。」

俊秀遺憾地說著。

「你也覺得他和鄭允浩在一起會幸福?」

「當然啊,允浩大哥是他喜歡的人,和喜歡的人在一起當然會幸福!」

他說得理所當然。

「他是很幸運,可有些人卻只能遠遠看著,沒辦法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

俊秀思維單純,自然理解不了他的苦楚,他也只是找個機會傾訴一下,理解不了倒也是件好事。

「你在說你自己吧?」

俊秀斜眼望著他。

有天一愣,沒料到他會看得出這些事情。

「哥哥本來就是個好人,喜歡他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我也喜歡哥哥啊,只是和你們不一樣而已。」

「有些事情你不會明白。」

「那我就不明白好了。」

「是啊,傻子最快樂。」

 

吃晚飯之後俊秀便回到自己的房間裡看書,讓他在客廳裡一邊看電視一邊等著在中回來。

其實他本打算只是遠遠看看在中的近況如何,前幾天聽熙妍在電話裡說他和允浩已經和好的事情,那時候就想來看看他,只是剛好遇到公司有事情需要去外地一趟,於是給耽擱了。今天打算看看就走,卻意外地被俊秀邀請少來吃了頓簡單的晚餐。

餐桌上還擺放著淩亂的碗筷和餐盤,不知是俊秀忘了收還是沒有收拾的習慣。反正坐著也沒事,便乾脆將東西都收拾起來端進廚房裡清洗。

一進廚房,他驚訝地差點將手中的東西掉到地上。

整個廚房裡貼滿了大大小小的海報紙,上面用各種各樣顏色的筆寫著各種複雜的營養品做法,一看就是費了很多心思。

他還是第一次洗碗,怎麼也沒想到會在這個充滿在中愛心的廚房裡。

 

事實證明,在中一個人也能夠活得很好很充實,並不只是需要他的幫助才能生活下去。沒有他幫忙的這麼長時間裡,他非但沒出什麼差錯,甚至將事情做得更好。尤其是允浩,聽熙妍告訴他那兩人和好的事情他剛開始根本不相信。

以他對允浩的瞭解,這種時候他一定會想盡辦法讓在中離開才是,自尊心那麼強的人,絕不可能容忍自己以殘缺的一面出現在愛慕自己或是自己愛慕的人面前。換作是他,出了這樣的事也不會想讓在中看到自己怯弱的模樣。

允浩竟然克服了這樣的心理壓力。

是他並不在意在中的感受,還是他太過於自信認為不論發生什麼事在中都不會離開?

實在是想不明白。

 

 

 

 

 

 

<43>

很多時候沈熙妍都會以為面對有了缺陷的允浩,在中恐怕堅持不了多久。因為這工作她做過,如若不是為了兒子她可能也放棄了。對於在中而言,這個打擊應該更加嚴重,儘管允浩表面上看起來毫不在乎,實際他的心裡比誰都掙扎。然而這麼過了很長一段時間,直到允浩能夠在借助外力的情況下簡單走動最終出院,她每次到病房都能看到那個忙裡忙外做這做那還依然一臉笑容的人。

在中遠比她想像中堅強多了。

 

出院之後,允浩的工作大部分都是在家裡完成,遇到實在有些麻煩的工作才會在秘書的照料下到公司去處理。雖然腿上不方便,但並不會影響他的工作,加上出門的時間少了,放在其他地方的精力自然也就多了,就連督促昌珉練習畫畫寫字也是親力親為。

白天的時候在中在婚紗店裡忙活,下班之後便回家下廚房做晚飯。

每次看到他那麼辛苦,允浩心裡都有些過意不去,勸過他好幾次讓他放棄婚紗店的工作免得工作壓力太大了還得照顧他搞得身體受不了,可最終都被他給拒絕了。看得出他真心喜歡那份工作,所以最終還是讓他做了下去。

每天換著花樣給他做飯吃,做完之後還要趕回那邊去給俊秀做飯。允浩見他實在是忙得不可開交,便吩咐他將俊秀帶到鄭家來吃晚飯。

一想到允浩已經不介意俊秀的存在,在中心裡便開心不已。

 

對於鄭家,俊秀始終還是有些心理壓力。

他清楚地記得在這個地方發生的事,因為他的事還讓這兩個人起了矛盾鬧得不愉快,即使現在這家主人看起來已經忘了那件事,但他坐在餐桌前仍是有些拘謹。

 

雖然一切都很順利,可有件事只有在中自己才知道。

自從上次將昌珉趕走之後,那孩子便再也沒和他說過一句話。

現在他工作忙碌沒顧得上接送昌珉,昌珉便由陳管家負責接送,他們平常接觸的機會也就只有吃飯那麼點兒時間。只是即使過了這麼一段日子,那孩子卻仍然不肯開口跟他說話,只是偶爾會和他父親笑著談論幼稚園裡發生的新奇事兒。

並不是說受到冷落不開心,或者受不了昌珉前後態度的變化,而是他自始自終都不知道要如何跟這孩子解釋他的想法,他之所以將他趕走的原因。這些就算是給他說了,他一個小孩子也不見得能明白多少。

這樣的僵持也不知要維持到什麼時候。

「在中,今晚麻煩你帶昌珉上去洗澡睡覺,陳管家有事回去了。」

在中點點頭,望著餐桌邊還在擦嘴的昌珉。

陳管家的老母親前幾天過世了,為了趕在母親下葬之前回去,他今天一大早便離開了。允浩不方便,這幾天接送昌珉的工作就得他抽出時間來負責。雖說這項工作早就做得得心應手,但現在這樣的情況難免感到為難。

 

昌珉沒鬧什麼彆扭,安安靜靜跟在他身後上樓去。

放好洗澡水,在中轉頭走回屋才發現小傢伙衣服脫了一半便倒在床上睡著了。無奈地笑了笑,走到床邊幫他脫了衣服抱進浴缸裡,小心翼翼托著他的小腦袋瓜幫他洗身子。

看來小傢伙也累壞了。

雖然彆扭著不肯跟他說話,但每天卻想盡辦法逗允浩開心。

小小年紀要想著那麼多、擔心那麼多也不容易,難怪會這麼快就累得睡著。自從允浩出車禍之後,這小子也沒好好睡個安穩覺吧。

 

幫昌珉洗乾淨了身子穿好睡衣抱回床上蓋好被子,在中一看牆上的時鐘都已經差不多到了九點,俊秀也該下晚自習回家了。他得早點趕回去,順便在路上帶些宵夜給俊秀。最近總是忙著這邊的事,都沒顧得上給他吃什麼燉的補補身子。

下了樓,允浩正坐在沙發上等著他。

「你還沒回屋?要我扶你上去嗎?」

要我扶你嗎?

這是在中最近最常說的一句話。

剛開始允浩還會不習慣被他這麼貼身照顧著,久而久之也就習以為常了。

「沒關係,我待會兒可以自己上去。你累了吧?要不要坐下歇歇?」

「俊秀快放學了,我想早點回去給他熱熱牛奶弄點東西吃。」

允浩點點頭,臉上的表情顯得有些不太自然。

「這段時間真的太麻煩你了,我沒想到你現在會這麼忙,早知道的話‥‥」

「早知道我也一樣會這麼做的,我不是說了嗎,不管怎麼樣我都會好好照顧你,就算是當做保姆也好護工也罷,你不是也一樣給我工錢嗎?」

「你怎麼會是保姆是護工?在中,我‥‥」

看到他為難的模樣,在中已經能夠猜到他這麼多次欲言又止想要說的那些話到底是什麼。

允浩終究有他自己的自尊心,就算受了這麼大的挫折也依然沒辦法說出那些話,這些他都明白。現在的他已經不是以前那個一無所成的金在中,他有自己的事業自己想要照顧的弟弟,所以每每提起這個話題允浩都會咽回去。

「等你想好了再說吧,反正我也不會再離開。不管你的決定是什麼,我只是在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我先走了,明天見。」

在中說完便轉身離開。

允浩怔了怔,無奈地站起身拖著腳朝樓梯走去。

在中的確明白他的意思也瞭解他所想的知道他所擔心的,他說得沒錯,在自己沒想好之前,還是什麼都不要說的好,維持現狀吧。

 

 

 

 

<44>

對於金在中而言,朴有天已經算是個不太熟悉的陌生人了。至少朴有天自己是這麼認為的。

去他和金俊秀的小房子看過一次,也聽了俊秀的話坐在客廳裡等著在中回來,而在中回來之後便是立刻到廚房裡去幫俊秀熱宵夜,忙裡忙外就沒歇著。他隨便找了個藉口離開,總覺得呆在那樣的環境下有些壓抑。

從那天之後,他再也沒去那住所附近像往常一樣看看在中的近況,而是回到公司開始辛苦工作,幾乎不留給自己休息時間。

熙妍勸過他幾次,最終還是說服不了。

而對於在中和允浩最近發生的一些事,她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自從在中當了婚紗店的經理之後,本來相貌就出眾的他現在有了小小的職位便吸引了不少女孩子的目光,這種事情免不了會發生,可偏偏在中就是個不曉得如何回絕女孩子的人,女孩子送的東西他怕傷了人家自尊心能收下的儘量都收下了。雖說他自己也覺得困擾,但在旁人看起來,比他更為焦心。

這些事允浩不可能沒察覺,卻還平靜得跟什麼都不關他事兒似的,這使旁人越發擔心。

她發現這一系列的事情之後,私下提醒過在中幾次,在中明白之後開始拒絕一些女孩子,但同一個公司的職員卻始終不知該如何著手,還得一起共事,若是傷得太重只怕以後會把關係鬧僵。

 

店裡有個叫琳文的女孩子追得緊。那女孩挺漂亮,家裡做著小本生意還算有些家產,並不像其他女孩子那樣整天送這送那,而是體貼地為在中將牛奶蛋糕之類的小東西放在桌上,再留下一張字條祝他當天心情愉快。

很有心的女孩子,在中一直沒下了決心和她說說清楚。

沒明白在中的心思,她便一直堅持著送上自己的心意。

每天下班之後在中會準時去鄭家做飯,這個時段他會謹慎的避開一些女孩子,於是找了個藉口說是要照顧一個生病的朋友,哪知道那些女孩子更加鍾情於他,認為他是個為朋友兩肋插刀上刀山下油鍋在所不辭的人。

 

像往常一樣去了市場買點菜隨後搭公車到鄭允浩的別墅,他沒注意到身後有人一直跟隨著。

一路上他都想著今天要做些什麼給允浩和俊秀吃,還特地準備了昌珉喜歡的食物,希望能早些和昌珉那孩子和好如初。直到臨近鄭家門口,他掏出鄭家大門鑰匙,準備朝著別墅的台階走去,身後的人才突然叫了他一聲。

鑰匙是陳管家給的,說他也算是家裡的一份子,應該有一個鑰匙,況且允浩雖然長時間在家但腿腳始終不太方便。

收到鑰匙的時候,他好長時間都愣著不知該做何反應。

轉過身看到穿著淡藍色長裙的琳文站在後面。

「琳文?你怎麼來了?」

琳文從容地走上前,手裡提著不少水果和補品,微笑著朝他走近。

「我聽說你有個朋友生病了,本來想來看看可找不到地方,只好跟著你來了。不好意思啊在中,這樣是冒昧了點,不過應該沒什麼關係吧?」

搖了搖頭,他實在不知要如何回答才好。

帶了個女孩子到鄭家,允浩會怎麼想?

頭腦一轉,這樣似乎也沒什麼不好,至少可以試探一下允浩內心的想法,他對他們之間的感情是否堅定,讓他做個心理準備。

「當然沒關係,走吧。」

從琳文手中將那些看起來有些重的東西都轉移到自己手裡,隨後拿著鑰匙開了門,領著琳文朝屋裡走去。

 

「在中來了啊!」

陳管家聽到門口的動靜,趕緊迎了出來,果然看到了等待已久的人。只是‥‥

「這位小姐是‥‥」

「呃‥‥她是‥‥」

不知道要如何介紹琳文才合適。

「叔叔,您叫我琳文就好了,我是在中的好朋友,聽說他朋友病了,所以抽空特地來看看,打擾了。」

有禮貌的女孩子誰都喜歡,只是‥‥

「請進吧。」

在中竟然領了個看起來像是女朋友的女孩兒來家裡?

 

昌珉已經放學回來,正坐在沙發上和他父親談論著今天學校裡發生的一些事,看起來聊得很開心。聽到動靜習慣性地抬起頭來看看,看到是在中,咬了咬唇又埋下頭去,可聽到有女人的聲音,立刻警醒地從沙發上站起來。

「我先去做飯吧,俊秀也快要放學了。」

琳文坐在客廳裡,總感覺那小男孩盯著她的目光有些奇怪。

「早就聽說您生病了,現在才來探望真是不好意思,不過在中總是不希望我過來打擾你,心裡有些過意不去便纏著他讓他帶我來了,您身體還好吧?」

「好多了。」

允浩回答得從容,心裡卻忍不住猜想。

畢竟在中這還是頭一次有了個女性朋友,還這樣面無難色地給帶回家裡來,這無論怎麼看都不太尋常。

 

「飯做好了,琳文也留下來一起吃吧。」

第一次耍這種小心思,雖然不拿手,但卻意外地沒有一絲破綻。

或許早就想這麼做了,只是一直以來顧慮太多也太小心翼翼維持著兩人的關係,才會這樣始終沒有進展。這次倒不如來個放手一搏,就算輸掉也算是努力過了。

「在中你會做飯?」

「是啊。」

似乎還沒有外人知道這一點,在中有些不好意思地撓撓頭。

「這個姐姐是誰啊?」

一直沒發話的昌珉突然朝著在中問了這麼一句。

聽到昌珉的問話在中驚喜不已,不敢怠慢地趕緊回答。

「是我店裡的同事。」

「坐吧,不用客氣。」

看得出昌珉的想法,允浩趕緊打斷了這段對話,拉著昌珉坐到凳子上。

剛放學回來的俊秀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琳文他也見過幾次,給他買過禮物也在在中上班的地方看見過她。這女孩子的心思一眼就能看出來,原本他還以為在中對她沒什麼興趣,沒料到竟然給帶了回來。這代表兩人已經確立關係了嗎?

 

晚飯並不愉快,因為外人的到來顯得極為不自然,吃過晚飯之後琳文便說要回去了,在中想也沒想地追出去說送她回家。畢竟是女孩子,天黑之後一個人回家始終令人不太放心,況且也沒有讓人家一個人回去的道理。

正要開門離開,卻突然被昌珉抱住了腿。

「在中不要我們了?真的不要爸爸和我了嗎?」

上次的事情他還記得很清楚,所以一直沒辦法釋懷,今天再看到這樣的場景,心裡難受卻不知道要如何表達。

在中怔了怔,輕輕推開昌珉。

「我待會兒回來跟你說。」

雖然有些詫異,但琳文也沒多想,笑了笑和鄭家的人禮貌地道別之後便跟著在中走了出去。一出門,便聽到在中的聲音從前面傳來。

「琳文,有件事‥‥我想跟你談談‥‥」

不是什麼好的感覺,但她還是跟上去。

 

========================================

 

 蛤??我在趕進度?有嗎?有嗎?有 --嗎???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