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跟金在中猜想的一樣,鄭允浩只打算在首爾逗留兩天。第二天中午,他就要飛回釜山。金在中開車把他送到了機場。這是他第三次在這裡送走鄭允浩,他想,也許這也是最後一次了,因為,以後可能都見不到他了。

換完登機牌,金在中把他送到安檢口。鄭允浩說:「你回去吧。」

「你先進去。」

「我知道,你先回去吧。」鄭允浩半開玩笑地說,「還是你想跟哥一起回釜山?」

金在中心跳突然漏了一拍,以前鄭允浩也跟他說過這句話,但是現在,他很清楚這只是玩笑話。

肩膀被溫暖的手掌拍了拍。

「我走了。」

他還沒反應過來,鄭允浩就邁開步子進了安檢口,連頭都沒回。

金在中站在原地,看著那背影看了好一陣,這才意識到,鄭允浩是真的走了,走得那麼瀟灑,好像就要這樣走出他的世界似的。

雖然他們見面之後做愛了,但是金在中明白,上床壓根代表不了什麼。他們走在一起,連手都沒牽過,這根本就不像情侶。

也許只是床伴吧,在首爾的床伴。哪怕只有兩天。

他們歐洲人,不都那麼開放嗎?

有了這樣的認識,金在中覺得更加難受了,整顆心都酸酸的,還特別委屈。

 

感情上吃了虧,工作卻還是要繼續。

金在中讓秘書把自己的日程從早到晚排得滿滿的,這樣每天高負荷地工作,就沒時間去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了。

但有些事,並不是他不去想,就過去了。

鄭允浩離開之後,他們並沒有斷了聯繫。

他回釜山的的那天下午,金在中就收到他的資訊,說:【已到家,勿念。】

於是金在中想了想,給他客氣地回覆道:【到家就好,好好休息一下吧。】

那邊遲遲沒有回覆,直到金在中晚上睡覺的時候,他才又收到一條簡單地回復:【嗯,晚安。】

第二天公司正在開會,手機震動起來,又是鄭允浩發的——【今天中午吃什麼好?推薦一下。】

金在中盯著手機反覆看了幾遍,才終於確定這條資訊確實是鄭允浩發過來的。

他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於是他側頭,把手機螢幕亮給旁邊的沈昌珉看,低聲詢問:「你說他這算怎麼回事?」

沈昌珉略微想了一下,說:「這傢伙,不找你和好,也不跟你劃清界限,那就只有一個可能‥‥」

「什麼可能?」金在中拽了拽沈昌珉的西裝袖子,示意他趕緊說。

「還能有什麼可能,吊著你唄。看來你小子這次遇到高手了。」

是這樣嗎?金在中醞釀了半天,才猶猶豫豫地說:「他不是這樣的人啊。」

可說出來的話連他自己都覺得沒有底氣。

這樣的短信每天都有一兩條,說不清是出於什麼心理,金在中每條也都客客氣氣地回覆了。

兩個大男人,這麼用短信聊著天,閒話家常,討論每天吃了什麼,幹了什麼事,確實挺奇怪的。

 

這麼不明不白地過了一個月,陳總的慈善晚會如期而至,正式的邀請函提前一周送到了公司。

「嘖嘖嘖,看見沒,“請每位嘉賓攜伴一同參與”,你打算找誰呢?」沈昌珉把邀請函遞到金在中眼前,「我看周家的二千金就挺不錯的,上次吃飯不還找你要電話來著?」

「去你的,找她去的話又要被我媽念叨,乾脆你跟哥一起去得了。」金在中滿不在乎地說。

「喂喂喂,誰是誰哥啊?去這個又沒有加班費。」

「回頭多請你吃兩頓大餐不就解決了?」金在中深知沈昌珉的脾性,只要用美食誘惑,絕對搞定。

「成交。」看吧,果然上鉤。

 

慈善晚會共分為兩個部分,首先是慈善拍賣,會把當場拍得的善款全數捐獻給偏遠的貧困家庭,然後再是內部的酒會。這個晚會邀請了不少商界名流,還請了一些一線明星到場,因此受到了媒體的廣泛關注,電視臺也將對慈善拍賣會進行現場直播。

晚會的排場很大,金在中跟沈昌珉從車上下來的時候,就被此起彼伏的閃關燈閃花了眼睛。而且入場的地方還搞了一個紅毯秀,他們兩人並肩從紅毯上走了過去,然後在禮賓小姐的引導下,在展板上簽署了自己的名字。

面對鏡頭,主持人對他們進行了簡單地介紹和訪問。突然,外面的人群開始騷動起來,不少人在叫著「Vito, Vito」,想來應該是某個明星的名字了。

金在中不禁朝外面望去,只見兩個身材高瘦的男人穿著一黑一白的西裝並肩走在紅毯上,從容地接受著閃光燈的洗禮。

但金在中卻是驚呆了——因為那個身著黑色西裝男人,不是鄭允浩又是誰?!

而他身旁與他併肩而立的男人,分明長著一張混血兒的臉,舉手投足都展現出一個男人中性的魅力。

即使並心不甘情不願,但金在中也不得不承認,他們看起來,太般配了。

 

 

 

 

 

 

 

 

--27--

 

「看什麼呢?」沈昌珉把手伸到金在中面前,晃了幾下,「快回神了。」

「嗯,進去吧。」金在中這才連忙收回視線,推了推沈昌珉的肩,急急忙忙地走進了會場。

會場內佈置得非常正式,貴賓區的每個座位上都貼有受邀人的名字,金在中找到自己的座位,跟沈昌珉一起坐下,等待拍賣會的開始。

見到鄭允浩時的震驚還有些殘留在意識裡,腦海中鄭允浩和那個白衣男人站在一起的畫面揮之不去,金在中不無心酸地想,自己根本就不瞭解他。

鄭允浩昨天還給他發了一條資訊,卻壓根沒有提到會來參加拍賣會。

「Vito是誰啊?」金在中轉過頭問沈昌珉。

「名字倒是挺熟的,好像是個模特吧。」沈昌珉想了一會,補充道,「以前好像在哪本時尚雜誌上看見過。怎麼了?」

「沒什麼。」金在中坐在座位上,他不知道要不要把剛才看見鄭允浩的事情告訴沈昌珉。

 

來賓們陸陸續續到達了現場,貴賓區的座位也基本上坐滿了。舞臺上燈光打開,最近比較紅火的女子組合登臺唱了一首慢歌,主持人緩緩登場,宣佈拍賣會開始。

金在中此行過來是帶著任務的,既然是陳總邀請他來的,那麼一定不能弗了陳總的面子,怎麼著也要拍下一個拍品,以示對陳總發起的公益專案的支持。

其實在座有很多人都是抱著這樣的想法。

拍賣會開始,拍品一件一件地展出。

旁觀了一會之後,一幅油畫吸引了他的注意。這幅大型油畫比較抽象,大概只能看出是一艘輪船在大海中航行,象徵著乘風破浪。並不是由知名的畫家所畫,但是這幅畫線條漂亮地扭曲著,用色也非常大膽、自由,是金在中喜歡的風格。

「掛在辦公室如何?」金在中小聲詢問著沈昌珉的意見。

「不錯,買吧。」

畫品開拍,起拍價一千萬韓幣。

「一千一百萬」、「一千二百萬」‥‥

價碼一點一點地往上加。

時機差不多了,金在中舉起手中的號碼牌。

「兩千五百萬!」主持人煽動著現場的氣氛,「NSK公司的金先生出價兩千五百萬,還有沒有出價更高的嘉賓?」

現場沉寂了一下,金在中向上揚起了嘴角。

「兩千五百萬一次!」

「三千萬。」離金在中十幾米遠的後方,有人舉起了號碼牌。

金在中有些驚訝地回頭向那邊望去,那個名叫“Vito”的白衣男子正滿臉笑容地看著他。

「三千萬!Vito先生出價三千萬!還有沒有更高價?!」

「三千五百萬。」金在中再次舉起號碼牌。

「四千萬。」那邊也不含糊,直接跟他競起價來。

原本是一百萬的加幅,現在一下子上升到五百萬,主持人也不禁有些激動,大聲問道:「還有更高的出價嗎?」

「五千萬。」金在中繼續加價。

「一億。」低沉的聲音,卻讓整個會場都為之一驚。

大家都紛紛轉過頭去看這個聲音的主人。

金在中對這個聲音熟悉得不能再熟悉,這絕對是——

果然,轉過頭去,就看見手裡還握著號碼牌的鄭允浩,他坐在Vito身旁的位置,和他同用一個號碼牌。

他那剛毅的側顏,金在中不知看過多少遍,這次看上去,卻覺得有些陌生,有些遙遠。

拍賣場因為這個一億元而沸騰了,金在中的心裡卻升起一團怒火。

「那不是鄭允浩?」沈昌珉驚訝地脫口而出。雖然沒有見過面,但是他清楚地記得以前金在中的手機屏保,是那個男人,肯定沒錯。

金在中沒有說話,但拿著號碼牌的手指卻有些顫抖。

「一億元!已經有先生出到了一億元,還有人更高的價格嗎?」主持人手拿小錘,這個價碼已經超出主辦方的預期了。

「一億元一次!」

「你不拍了?!」沈昌珉也注意到金在中的情緒不太對,但此時放棄,顯然不像是金少的作風啊。

「一億元兩次!」

「總不能輸給那小子吧。」沈昌珉一把搶過金在中手裡的號碼牌,「一億五千萬!」

「三億。」鄭允浩看了看這個和金在中坐在一起的男人,神色如常地加碼,似乎對這幅畫勢在必得。

沈昌珉咬咬牙,「五億。」

鄭允浩眼皮都沒抬一下,舉起號碼牌:「十億。」

「靠。」一向教養不錯的沈昌珉也不禁爆了個粗口,心底的求勝欲徹底被挑起來了,他正想再次舉手的時候,卻被金在中攔了下來。

沈昌珉朝他投去疑問的眼神。

金在中裂開嘴笑了:「他想要,就讓他拿去吧。」

沈昌珉這才從自我情緒裡回味過來。讓鄭允浩花十億買一幅油畫,讓他回去之後肉疼死,這才是最好的報復方式。

「十億元一次!十億元兩次!」主持人終於敲下了代表成交的小錘,「十億元三次!成交!」

全場一片譁然。

這大概是本年度韓國上下最經典的一次拍賣。起價一千萬元的油畫,最後竟然以十億元的高價成交,整整是起拍價的100倍!

在場的嘉賓都無不好奇地望著那個花費十億元買畫的年輕黑衣男子,他卻面不改色,反而嘴角勾起一絲滿足的微笑。

後來在電視臺對他的採訪中,他淡淡地說:「我覺得這幅畫值十億,它就值十億。」

 

這場拍賣會下來,金在中什麼東西都沒有拍到。後來舉行的內部酒會上,鄭允浩和Vito也提前離開,並沒有參加。

金在中心情不太好,喝了不少。沈昌珉幫忙把他送回金家主宅。

坐在車後座上,腦子已經迷迷糊糊的金在中掏出手機,給鄭允浩發了一條信息。

【鄭允浩,玩我很有意思是嗎?】

沒過一會,那邊就回覆了資訊,金在中的手機螢幕在黑暗中一閃一閃,他卻已經昏睡過去。

 

 

 

 

 

 

 

--28--

 

仁川國際機場。

VIP候機廳內,穿著黑色西裝的年輕男人坐在米色的真皮沙發上。牆上的電子鐘跳到了23:00,已經快到起飛時間了,他拿起手機,上面卻沒有一條未接來電和未讀短信。

「還在等他?他應該不會來了。」Vito走進房間,手裡拿著一杯熱騰騰的奶茶。

「喝點熱飲吧,待會又要飛十幾個小時。」把奶茶遞給鄭允浩,Vito搖著頭嘆了口氣,說,「這次你本來就不用回來的。你看那個金在中,不但裝作沒看到你,還跟別的男人在一起。」

鄭允浩默默接過奶茶,卻並沒有喝。他一向討厭過甜的東西,所以飲品從來只喝美式咖啡,但Vito卻總是固執地想要改變他。

「23點30分飛往倫敦的旅客請注意,您所乘坐的航班已開始登機,請您攜帶好您的隨身行李,到9號登機口上機,謝謝。」

機場廣播裡重複播放了兩遍登機提示。

鄭允浩看了看手機,還是沒有回音。他猶豫了一下,還是撥出了金在中的號碼。

等了好久,卻一直無人接聽。

「走吧允浩。」Vito看他這樣,不禁提醒著。

「嗯。」把手機放回到口袋裡,鄭允浩對他說,「明天記得把東西送到他公司。」

「他都這麼對你了,你對他這麼好?!」Vito聲音提高了一些,把心裡的不滿全都發洩了出來。

鄭允浩的眼神暗了一下,緩緩道:「我怎麼對他是我的事。」

Vito這才發現自己的失言,似乎有些越界了呢。

「好了,我知道了。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Vito雖然一副不在乎的表情,但心裡卻是有些酸酸的感覺。

四年的感情,竟然抵不上那個人跟他在一起四個月。

 

 

第二天,金在中比平常起得晚了些,但好在上午沒有別的安排,倒也沒耽誤太多工作。

手機裡有一條未讀信息。金在中看到那寄件者的名字,躊躇了好久,才按下閱讀鍵。

【在中,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在仁川機場等你好嗎?有事情想當面跟你說。】

金在中趕緊給鄭允浩的號碼回了電話,那邊卻關了機。

有一些小小的失落,又帶著一絲絲高興。

帶著這樣矛盾的心理,金在中下樓開著車去了公司。

到了辦公室門口,金在中像往常一樣進門,卻被秘書叫住了。

「金理事,早上有人送來了一幅畫,說是裕昂拍賣公司的,我就幫您先代簽了。」

「畫?」金在中愣了一下。

「嗯對,已經給您搬到辦公室裡面了,您親自去看看吧。」

「嗯,好,謝謝。」金在中摸了摸鼻子,對於收到畫這件事情,還是覺得有些奇怪。

走進辦公室,果然一個用大的白色紙盒裝起來,包裝得十分精美的包裹正放在牆邊。金在中走近,仔細打量了一下,然後找了一把美工刀,把紙盒拆開。

昨晚那幅漂亮的抽象畫出現在他的眼前。

是鄭允浩!

那一瞬間的心情很難用語言來形容,許多複雜的情感噴湧而出,有感動、有些許釋然、還有一絲絲地不解和疑惑。

既然鄭允浩都跟Vito在一起了,為什麼還要送給他油畫?

金在中有點想不通。

 

有些頭疼地坐到辦公桌上,無意間瞥見了秘書細心地放在桌子上的報紙。

那上面的頭條立刻吸引了金在中的眼球——

【TOP集團接班人攜混血模特Vito高調出席拍賣會,千金為買美人笑】

那標題下面還配了鄭允浩和Vito並肩走紅毯的大幅照片,金在中拿起報紙細讀起來。

【昨日,《愛心接力》慈善拍賣會在首爾大酒店隆重舉行。TOP集團未來接班人鄭允浩出席該拍賣會,這也是他第一次公開出現在國內媒體面前。紅毯上,鄭允浩攜混血名模Vito雙雙高調亮相,兩人動作親密,疑似多年好友。Vito是英國目前炙手可熱的模特新星,在日前的巴黎服裝周上因給眾多國際服裝大牌走秀而受到關注。

拍賣會上,鄭允浩更是大手筆地花費十億元拍下了油畫贈送給模特好友‥‥】

報紙的右下方還專門開闢了一小塊地方來作兩個人的介紹:

【鄭允浩——TOP集團董事長鄭勳次子,集團接班人,其身價保守估計超過50億美金。

Vito——韓文名顧晨,英韓混血,SGM模特經紀公司旗下首席超模,曾為Dior Homme、Versace、Kenzo等國際知名服裝品牌走秀代言。】

 

看完這版報紙,金在中覺得,他真的從來都沒有瞭解過鄭允浩。

那個在他面前溫柔又居家的男人,和報紙上所登的這個成熟幹練的男人;那個會和自己跑去打電動的男人,和報紙上描述的含著金湯匙出身的富家公子。

金在中怎麼也無法把他們合併成一個人。

他以前只知道鄭允浩家庭比較富裕,卻並不知道他竟然是TOP集團的未來接班人。

無論是以前的LK公司,還是現在的NSK公司,都只是在這個行業內小有名氣,年營業額也不過才兩千億韓幣左右。

而TOP集團則在韓國上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說是韓國的國民企業也並不為過。TOP集團不僅包括地產、商場、度假村等產業,最近幾年更是涉足了金融投資、高級酒店、服裝品牌、娛樂等行業。上一年度的年度企業排名裡,TOP集團以絕對優勢成為了韓國上市企業NO.1。

這樣巨大的懸殊與差距讓金在中在心理上有些難以接受。

還有那個叫Vito的模特,金在中一看到顧晨那兩個字,就知道了他就是推特上那個叫晨晨晨晨的男人。這麼說來,他跟鄭允浩已經認識最少有七年了‥‥

七年,那該有多深的感情,金在中不敢去想‥‥

 

仿佛是感受到了金在中內心的糾結,放在桌上的手機適時地響了起來。

『在中。』

一聽到這個聲音叫自己的名字,金在中的內心還是不可避免地顫動了一下。

『畫收到了嗎?』

果然是他讓人送過來的,金在中輕輕應了一聲:「嗯。」

『喜歡嗎?』

「謝謝‥‥」

那邊似乎傳來一絲輕輕的笑聲:『你喜歡就好。』

金在中猶豫了一下,還是說:「可是我不能收,太貴重了。」

『本來就是給你的禮物,好好收下。』鄭允浩的聲音裡夾雜了幾分命令的語氣。

「不行,報紙上說那是你買來送給Vito的‥‥我還是還給你吧。」

『送出去的禮物哪有還回來的道理,你要是實在不想要,就扔掉吧。』

連金在中都聽出來鄭允浩有些生氣了,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真是要也不是不要也不是。

電話裡是一陣令人尷尬的沉默。

『哎‥‥』那邊出來一聲歎息,似乎是拿金在中沒辦法了。

『我現在在倫敦,下周回韓國的時候見一面吧。』鄭允浩說,『想見見你。』

「你又回英國了?!」

昨天他不還在首爾嗎?金在中突然想起昨晚那條【在仁川機場等你】的短信,這才把一系列事情都聯繫起來。

『嗯,這邊有些事情要處理一下。』

也是,他應該是很忙的吧。

「那就等到你回韓國之後見吧。」

在電話裡這樣心平氣和地聊天,對他們來說,似乎是很久不曾有過的了。

 

 

 

 

 

 

 

 

--29--

 

江南區某高檔公寓樓下。

剛走出樓門的Vito便被樓下蹲守的記者們圍了個正著,伴隨著“哢哢哢”的拍照聲,閃光燈也不停地閃著。雖然有經紀人在一旁保駕護航,但還是難以突出重圍。

「Vito,你跟鄭允浩先生是什麼關係?認識很久了嗎?」

「這次參演電影《反擊》,是否標誌你將回國發展?」

「《反擊》是TOP傳媒投拍的,請你當主演跟鄭先生有關嗎?」

「‥‥‥」

面對一連串尖銳的問題,Vito沒有作出任何回答,只是沉默地低著頭,被經紀人護在身後,沒人能看出他那遮住大半邊臉的黑色墨鏡下是什麼表情。

不一會,一輛白色的保姆車停在不遠處,幾個保安跑下車,訓練有素地把擠在一起的記者們隔開,留出一條路來。Vito大步走上保姆車,關上門,車子立刻發動,絕塵而去。

此次出行是為了出席電影《反擊》的新聞發佈會和開機儀式,Vito將在電影裡飾演男一號,跟他演對手戲的,是韓國國民影后林素研。

作為模特出道的Vito,第一次參演電影,就能獨挑大樑,接下大導演的大製作,並且還要跟眾多知名影星同台互飆演技,自然是引發了國內媒體的一致關注。

發佈會現場一切已準備就緒,那兩層樓高的巨大螢幕上是電影的宣傳海報,下面一行黑體大字印著——出品公司:TOP傳媒。

在場的記者們心裡都明白,如果不是Vito跟TOP集團小公子私交甚好,以他目前的資歷,是不太可能接到這樣一部大製作電影的。

 

後臺,經紀人李凱正拿著主辦方發下來的臺本對Vito進行最後的串詞。

「這次咱們只回答跟電影內容有關的問題,其他問題你一律保持沉默,全部由我回答。」

「嗯,知道了。」Vito有些疲憊地把頭靠在沙發上,這段時間他被媒體騷擾得厲害,就連正常出行都成了困難。

已經摘下墨鏡的Vito眼睛下方有些淺淺的黑眼圈,李凱有些心疼地說:「我們明明留在英國發展就很好,你怎麼非要回來蹚這趟渾水?」

Vito微微一笑,說:「我想你應該知道的。」

「你明明不喜歡演戲,何必難為自己?」這句話,並不是作為經紀人李凱,而是以他多年的好友的身份來問的。

Vito攤攤手,表情也有些無奈:「以前他因為我的工作跟我分手,現在,只要能挽回他,我為他在工作上做出一些犧牲,我願意的。」

「你就沒想過他為什麼會投電影讓你拍?!」李凱的聲音高了個八度。

Vito笑而不語,有些答案呼之欲出,但現在卻不能說破。況且,他也有他自己的計畫‥‥

 

 

 

電視機前,金在中看著發佈會裡記者對Vito的採訪,他說的話都非常官方,當記者問到他「此次能出演男一號是否是因為TOP集團特別指定」時,他也只是禮貌一笑,一句「今天只討論跟電影內容有關的話題」輕巧地避過話頭。

鄭允浩送來的那幅畫還一直放在辦公室的牆邊,金在中心裡默默盤算著,等他從英國回來,就把這畫給他送回去。這樣不明不白地收下禮物,還是Vito參與競拍的,讓金在中心裡多少有些疙瘩。

慈善拍賣會那件事情之後,陳總對金在中的態度倒是轉好了很多,連帶著對NSK公司的專案也重視了起來,第二天就派了專門的專案評估小組來跟這邊做專案評估。

城東的舊城改造項目是塊大肥肉,業內凡是有些資歷的公司都想從中分一杯羹。如果金在中能從陳總手上拿下這個工程,那麼剛成立兩年的NSK公司今年的業績無疑將會非常漂亮。

陳總那邊總裁辦的秘書兩小時之前給這邊來了電話,通知金在中明天去他們公司作內部競標。

能被邀請參加內部競標的公司統共只有三家,金在中查了其他兩家公司的資料,卻發現其中一個只是設計工作室,而另一個的資歷也遠遠不能與NSK相提並論。想必這兩家都是被陳總叫去陪標的,而被內定的,則是NSK公司。

金在中此行勢在必得。

 

辦公室裡,沈昌珉和幾個助手正在準備著競標最後所需的檔,金在中在一旁專注地修改著他的PPT。

桌上的手機“滋滋滋”地震動起來。

是鄭允浩。

金在中輕手輕腳地走出辦公室,接起了電話。

『在中,我快要登機了。』鄭允浩那邊背景音有些嘈雜,依稀能聽到機場廣播的聲音。

「嗯。」

『明天我來見你。』鄭允浩說。

「明天?明天不行,公司有事,應該會很忙。」明天可是有競標會,事成之後免不了吃吃喝喝,不知道要折騰到幾點。

『沒關係的,明天見吧。』鄭允浩似乎心情不錯的樣子,說話間都帶著笑意。

電話這邊的金在中卻沒有想到,鄭允浩所說的見面,竟然是以那種他最意想不到的方式。

 

 

 

 

 

 

 

 

--30--

 

NSK公司董事會對這次的舊城改造項目特別重視,金家也對金在中抱有很高的期望。

這天,金在中打扮得一副都市精英的樣子,難得正兒八經地穿上白襯衫套黑西服西褲黑皮鞋的商業套裝,還系了根黑色的領帶。

NSK派出的競標小組共五個人,除去金在中、沈昌珉,還配有兩女一男共三名特別助理,一行人坐著加長版Range Rover來到陳總的綠城建設樓下,一路上好不惹眼。

相比起NSK公司的重視和大手筆,其他兩家陪標企業的團隊實力就顯得格外弱。競標會從上午十點準時開始,幾個助理忙著把檔做最後的整理和校對,金在中和沈昌珉則在會議室外的休息區裡等候。

「我看這次是十拿九穩了。」沈昌珉倒是一臉輕鬆,這樣的競標會他早已經參與過很多回。

而這次畢竟是金在中第一個從競標就開始親力操作的案子,心裡說不緊張是不太可能的,況且他心底裡總是有一股預感,覺得今天似乎是要出什麼事情。

「別太掉以輕心了,我看那個工作室既然能入圍,就說明人家後臺挺硬的。」

沈昌珉點點頭,說:「我們給出的方案一定比他們的漂亮。」

「自戀狂。」金在中忍不住嗤笑。

「自戀也是要有底氣的好吧。」沈昌珉翻了個白臉。

兩個人隨意調侃了一番,緊張的感覺消退了一大半。

快開始的時候,陳總背著手走到休息室裡來,一臉高深莫測的笑。

金在中和沈昌珉趕緊起身,跟陳總握手。

陳總拍了拍金在中的肩膀,笑道:「小金,待會好好表現,我可是很期待跟你們合作。」

金在中莞爾一笑:「那是一定的,我先提前感謝陳總抬愛了。」

陳總滿意地點點頭,笑著踱步進了會議室。

「我怎麼覺得陳總對你有些親切過頭?」沈昌珉皺起了眉頭。

金在中聳聳肩,說:「老人家想什麼我怎麼知道?」

話是這麼說,金在中心裡還是升起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這個疑問一直持續到競標會開始。

金在中跟沈昌珉併肩入場,坐在會議長桌的左側。助理們已經把座位和競標所需的所有東西都準備好。

三家競標公司都到齊了,併排坐在長桌左側。陳總和他公司的幾個董事則分坐在長桌右側的位置,而右側最正中間的那個椅子,卻一直空著。

「還有人?」金在中見競標會遲遲不開始,忍不住湊過去靠著沈昌珉的耳朵小聲問。

「應該是,沒看對面空著?」沈昌珉小聲回答。

沈昌珉的頭還沒來得及轉回去,會議室的大門就被打開了,開門的女助理恭敬地做了個“請”的手勢,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沉著地走了進來。

陳總見那人來了,連忙起身走過去,迎接道:「鄭少來了?來,請到這邊坐。」

「不好意思,晚到了一些。」男人朝在場的所有人微微點頭,表情裡卻沒有抱歉的意思。

「沒晚沒晚,剛好我們這邊還沒開始。」陳總堆笑道。

那男人坐在早就為他留好的座位上,說:「開始吧。」

其他兩個公司的代表相繼發言,金在中一個字都沒有聽進去。

鄭允浩怎麼會出現在招標會上?!還是作為出標方高管?!

所以他電話裡所說的明天見,就是以這樣的方式‥‥

金在中忍不住偷偷地瞥了鄭允浩一眼,卻正好對上對方的視線——鄭允浩也在看他,還是以那麼一副抿嘴微笑的表情。

金在中趕緊撇開了頭。

「綠城建設是TOP集團的子公司。」沈昌珉把頭偏向金在中,對他小聲耳語道。

金在中這才茅塞頓開。

首爾這麼點大一個地方,各個企業根枝錯綜複雜。TOP集團投資控股一層層下去,擁有綠城建設的控制權並不奇怪。反倒是他自己疏忽了‥‥

 

到NSK公司發言的時候,金在中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沈昌珉伸手從桌下不動聲色地扯了扯他的袖子,他才回過神來。

起身,走到台前,助理已經把幻燈片放好了。

聽別人演講和自己講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金在中站直身子,理了理思緒,眼睛向台下掃去。

鄭允浩正專注地看著他,那股灼熱的視線怎麼都擋不住。金在中無緣無故地有些心慌,他不得不理了理自己的領帶,借此來緩解心裡的緊張。

這樣可愛的小動作被那視線悉數捕捉到,鄭允浩露出一個無聲的笑容,薄薄的嘴唇動了動。

金在中看到了他的嘴型,他在說:「加油。」

可不能被他小瞧了。金在中清了清嗓子,自我介紹道:「大家好,我是NSK公司的常務金在中,今天將由我為大家解說我們公司的項目策劃。」

這個策劃是金在中從頭到尾親自參與的,進入狀態之後,最開始的那點小緊張早已煙消雲散,解說起來自然是條理分明、頭頭是道。

男人自信起來的樣子是最吸引人的。

演講完畢,鄭允浩帶頭鼓掌,綠城建設的高管們也跟著鼓起了掌來。

坐回到位置上,金在中這才大出了一口氣。

「表現得不錯。」沈昌珉笑著鼓勵道,「可以出師了。」

金在中皮笑肉不笑地往他的手臂上擰下去。

 

三家公司都陳述完畢後,交上各自的標書,招標會中停半小時,之後再宣佈最後由哪家公司中標。

投標方的人員都被安排到單獨的休息室裡稍作休息。

金在中走進衛生間,剛才在競標會上他的心情就像過山車一樣,實在是需要時間稍稍平復一下。

他站在洗手台前,用涼水洗了洗臉。

抬起頭的時候,面前的鏡子裡多出一個熟悉的身影。

「剛才表現得很好。」鄭允浩輕聲說。

金在中回頭,剛好對上他的眼睛。

「你‥‥你怎麼進來了?」

「我不能進來?」鄭允浩眉毛一挑。

金在中最受不了他那勾著嘴角的表情,趕忙轉移了視線。

腰一下子被一雙結實的手臂抱住了,那溫暖的胸膛也貼到了他的背上。

「你怎麼了?」金在中驚慌失措地想要掙扎開。

腰上的力量卻大了些,把他牢牢禁錮在懷裡。

「別動,讓我靠一會。」鄭允浩從後面輕輕地把頭靠在了他的肩頭。

難得聽到鄭允浩這樣有些示弱的語氣,金在中只得站直了身子,肩上的重量讓他有些無措。

偷偷看著鏡子裡照出來的影像,金在中才發現自己臉已經燙得充血,而鄭允浩的臉則埋在後面,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最近要處理的事情太多。」鄭允浩深吸了一口氣,抬起頭來,「我打算‥‥」

話說到一半,衛生間的們被推開了——

「你怎麼還不出來?!」沈昌珉走了進來,卻沒想到看到還有另一個人在裡面。

「我只是提醒一下,會議要開始了‥‥」沈昌珉的聲音明顯變小,只留下一句「你們快點」便溜之大吉。

先前的氣氛被打破,鄭允浩收回了手臂,金在中訕訕地摸了摸鼻子,眼神躲閃道:「我先回去開會了。」

他正想邁開腿去,鄭允浩卻拉住了他的手臂。

「那就是你秘書?」

「不是秘書,是很好的朋友。」

鄭允浩略微皺了皺眉,先前一走進會議室就看見那兩人貼得很近正在耳語,雖然知道這兩人應該只是普通朋友,心裡卻並不舒坦。

金在中看鄭允浩沒什麼別的表示,便說了句「先走了」,伸手去開門。

可他忘了鄭允浩還抓著他一隻手呢,鄭允浩用力一拉,就把他拉了過來。

「唔‥‥」

突如其來的吻讓金在中不由得睜大了眼睛。

鄭允浩撬開了他的牙關,舌頭輕輕掃過他的唇齒之間。

「閉眼。」鄭允浩輕輕咬了他的舌頭一下,金在中這才反應過來,趕緊死死閉上眼睛。腦子裡什麼都來不及去想,兩個人的嘴唇纏綿地摩擦著。

吻到金在中覺得魂都快沒了,鄭允浩才慢慢地移開了嘴唇。

金在中被這個吻整矇了。

「開會去吧。」

鄭允浩理了理西裝,率先開門走了出去。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